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婚前婚后,大龄剩女 > 305 坑女专家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看最快更新

    五婶已经控制不住的开始对着徐瑶使脸色看,绷着一张脸。

    “就是有钱也不是这样花的,什么出身啊花这些钱买块表戴?”五婶没有说出口的是,那手腕是镶钻石的?什么样的人什么样的条件做什么样的事情,就是有两钱也别弄的不知道自己怎么回事儿。

    徐瑶点头,她真心是肠子都悔青了,她一年的工资啊,自己还舍不得呢,以后绝对不这样干。

    王博是听不惯自己妈突然就这么刻薄起来,说的话明摆着就是话里有话,这还有外人呢。

    刘卿晓愿意对这家高看一眼了,可惜了可惜王博没看上自己,刘卿晓想到这里自己拢拢头发,试图叫王博发现她的美丽,不是不知道自己年纪有点偏大,可谁不想过好日子,以前过的日子现在突然变成这样,接受起来太难。

    五婶就是因为当着外人现在还没怎么开始说呢,这简直就是有些突破她的脑神经,你想这钱挣的不容易,花起来可就容易了,徐瑶这么大手大脚的,敢情花的不是她的钱。

    五叔这顿饭吃的也有点不怎么香,都不知道是什么滋味儿,他一个大男人吧不能说徐瑶,毕竟还没结婚呢,可不说吧,自己心里又觉得憋得慌,他们家的钱可不是天上掉下来的,要是买个房子买个车哪怕做投资了,五叔意见也不能这样的大,五婶也买过名牌,买过一个包,虽然背出去别人都不认识,认识的也觉得这东西是假的,那也花了不少的钱,五叔觉得一辈子嘛,奢侈一回还是应该的,可徐瑶现在叫五叔心肝脾肺胃哪儿哪儿都疼。

    勉强等吃完饭叫王凌带着刘卿晓走人,王凌是一贯的没有眼力见,明知道家里有事情发生,还不肯走,王凌的本意是想要些再婚的资本,当叔叔的怎么也应该出点钱,可五叔现在哪里就有这个心思?

    五婶说话现在也是有点夹枪带棒的,就没见过这么没眼力见的人,还不走留着等吃宵夜呢?

    好不容易等人走了,五婶的脸拉的很长白山似的,叫徐瑶跟自己进去。

    “我不知道你们年轻人是怎么过日子的,我们家的钱来的都辛苦,你叔叔这一出海,你知道我心里有多担心不?”五婶觉得徐瑶不懂,懂的话她就不会这样的干,五叔晚上出海,只要有风天气稍微不好一点,五婶就成宿成宿的失眠,这钱就是用命换的,命大才能花上,他们两个老的都没舍得花呢,徐瑶一个外来人花的倒是痛快,这点叫五婶觉得不满。

    在怎么样,徐瑶都是外人,你怎么可以这样做呢、

    徐瑶也没有辩解,点点头也保证了,她也就是这么一次,以后脑子觉得不会发热:“我以后肯定不这样干了。”

    五叔也找王博谈话呢,家里有钱是一回事儿,不能这样花的,这不是败家嘛。

    “那钱是徐瑶自己掏的,没用我的。”

    五叔有点发愣,他也不知道徐瑶挣多少钱也不知道徐瑶手里有多少钱,第一个反应就是觉得王博怕他们说徐瑶,帮着徐瑶遮掩呢。

    “谁的钱也不能这么花,能退吗?”

    五叔看着王博的手腕就浑身觉得不舒服,人啊得有自知之明,自己是个什么样层次的就戴什么样的东西,简宁要是买这个东西,五叔会夸这东西适合简宁,王博戴出来,五叔就看着心焦,你一个农村走出去的孩子,得瑟什么?

    你就是一个上班的,也不是千万的大款,折腾什么啊?

    王博也有点叽歪了,不就是一块表?都戴这么久了,怎么退?再说这钱原本就是徐瑶掏的,父母这样上纲上线干什么?他自己也挣工资了,平时也没有太大的消费,买块表怎么了?

    王博是忍着不想跟父母呛声,徐瑶那边从屋子里出来,两个人回去的路上,王博就说:“我没合计你能花这些钱,回去我把钱给你吧。”

    要是叫他买,他也舍不得,毕竟这么多钱呢,可买都买了,自己也戴了,行,一辈子就这么一次,也够本了。

    徐瑶笑:“你给我什么?你钱都在我手里呢,以后不买了,勤俭的过。”

    徐瑶回家之后就夹着尾巴的做人,生怕王博他妈在突突自己,五婶又杀上门两次,想要知道他们俩平时都是怎么过生活的,五婶是典型的老婆婆类型,看着儿媳妇不会做饭,成天买着吃,心里不是没有意见,原本就觉得徐瑶样貌不是太出色,徐瑶买那块表之后又觉得她乱花钱,现在看着桌子上叫的外卖,心里的气儿就是不顺,成天吃这个有营养吗?

    “徐瑶啊……”五婶就要动手教徐瑶做饭。

    徐瑶天生就是没有这个天分,有些人头脑好使学什么都是一下子,比如学习她看一眼就懂,不认真学也会考出来好成绩,有的人成绩好面对家务却素手无策,不知道应该从哪里下手,徐瑶也不是太笨,她自己是觉得不值钱,有做家务的时间她都能把请人做家务的钱都赚出来,这样大家都轻松,做饭的话,她真不行,心情好愿意下厨,心情不好,忙碌的时候回家做饭她会心焦的。

    徐瑶去超市买东西,王博下班进家门看见自己妈在家里呢,一愣,这个时间他妈怎么来了?

    五婶就对着王博嘟囔:“徐瑶根本就不太会做家务,饭也不做,你说说……”

    王博打断他妈的话,依着王博来看,徐瑶比自己强多了,至少她还能做一点呢,家里也不乱,王博是这个耳朵听那个耳朵冒,人家都说儿媳妇就是婆婆的公敌,前阵子王博看着自己妈跟徐瑶相处的很好,谁知道这是怎么了,突突然就演变成现在这样了。

    “我跟你说话呢,你听见没有?天天买着吃能有什么营养啊?”

    五婶不赞同天天从外面买回来东西吃,外面的东西再好也没有家里做的好,没有家里的营养。

    王博叹口气:“妈,我才下班,你看看你……”他不愿意跟自己妈呛声,他在单位累一天了,真的坐的腰都疼,加班回家,就想脑子清净清净,你说他妈从进门开始就唠叨,他大脑有点适应不了,王博下班回家,跟徐瑶吃完饭要么她有兼职,要么王博自己待会儿,完了洗澡出去跑步,这一晚上就过去了,徐瑶这点分寸特别好,不会过于打扰王博,因为她自己想清净的时候也怕别人唠唠叨叨的。

    “我算是明白那句话了,有了媳妇儿就忘了娘,你忘的这也太快了……”

    王博苦笑:“妈,你不就是因为那块表吗?我跟你说了那钱是她自己的……”

    “谁的就能这样花?我跟你说王博,我就是看不惯徐瑶这个劲儿,她身上那些东西花了多少钱?一个女孩子何必就这么虚荣呢,不是名牌的包就不能背了?你别以为你妈就是土包子不知道那些玩意多少钱,你们俩自己挣钱怎么了?挣钱就能这样花?”

    王博不吭声了,他要是在吭声只会叫他妈说的更加狠。

    “你要是听妈的,就在看一步,徐瑶的外貌……”

    五婶一直就是对徐瑶这点不太满意,她家能有这个条件,儿媳妇就应该往好看的去找,找个本本分分的,五婶就喜欢三婶家的那个儿媳妇,你看看多听话,怎么看怎么招人喜欢。

    “妈啊,你让我先吃口饭行吗?”

    徐瑶拎着袋子从外面回来,五婶是说什么她就听,自己也不反驳,更加不会跟五婶对着干,哪怕五婶说的严重了,徐瑶心里笑笑就过了,一辈子的幸福跟被说几句比较起来算是什么?自己不了解王博是个什么样的人吗?只要她不做过分的事情,王博这样的性子将来也不可能朝外发展的,什么对自己有利,徐瑶心里清楚的很。

    晚上王博都睡了,徐瑶工作呢,接了一个活要的着急,给的价钱自然也令她满意,家里煮咖啡了,满屋子都是味道,五婶也闻见了,五婶不喜欢喝咖啡,觉得有别的味道,看看时间,这都快十二点了,她还不睡觉干什么呢?

    徐瑶将近两点才睡,她不睡,五婶也睡不着,有点动静五婶就不行,她也没跟徐瑶说,王博是男孩子心粗压根就不知道他妈有这毛病,早上徐瑶六点多就起了,套上衣服,头发挽起来,收拾自己的东西放到包里,套上大衣从冰箱里拿出来牛奶扎开热了一下,喝完杯子就先放流理台上了,她着急出门,自己带上门就走了,王博原本想着想着送徐瑶的,知道她今天有事儿,可自己起晚了,要是送她上班就要迟到了,今天有一个会,起床就听见关门的声音,五婶才起床要给儿子做早饭,就看着徐瑶扔在流理台上的那个杯子,真行啊,自己喝完就算了,你怎么不说给王博弄一杯呢?

    “妈,你别做饭了,我来不及了。”

    五婶自己看着被儿子带上的门,坐在客厅里,这口气就怎么样也咽不下去了,你说她晚上不睡,晚上早点睡,然后起来给王博做个早饭多好?

    徐瑶昨天熬夜了,今天嗓子就有点沙哑,跟别人说了半天的话才开,好了那么一点,才喘口气水都没喝上一杯呢,家里来电话了。

    “徐瑶啊,你回家一趟吧。”

    徐青这工资一直就不怎么高,弟妹结婚就挺着肚子,后来生了个男孩儿,这把徐瑶爸妈给美的,这有孙子了,成天抱着孩子出去显摆,全家人都高兴,儿媳妇生完孩子就一直没去上班,工作不好找一方面自己也不想去,这样家里条件也就过的紧巴巴的,徐瑶父母虽然也有工资,徐青要买车,闹着一定要买车,徐瑶父母劝儿子先买辆便宜的,可徐青不干。

    “谁上班没有车?我这天天挤大公共,早早就爬起来了,有时候就迟到,孩子生病晚上打车都不好打……”

    徐青老婆就支持自己丈夫买车,公婆手里肯定有钱,不给徐青花,难道要给大姐花?再说姐夫那么有钱,还差这么一点了?

    徐青老婆就有点打从心眼里的讨厌徐瑶这个大姑姐,人家当姐姐的都是恨不得把最好的都送到弟弟的手上,你看看自己家这个呢?还没结婚呢就不跟娘来往了。

    徐瑶打车回来的,给小侄子买了一点吃的,她现在已经停止给父母零花钱了,你说徐瑶心里不恨她爸妈那就是假的,特别是那个钱叫她自己还完。

    “回来了,吃饭了没?”

    徐瑶换了鞋:“我下午还有事儿呢,叫我回来做什么?”

    徐瑶她妈就来气,你说王博家里条件那么好,你怎么就不能搭你弟弟一点呢?这是你亲弟弟啊,要不是你弟弟,你能有机会出国留学?这等于就是你弟弟放弃了自己的机会给你了,徐青要是也送出国,回来肯定就不是这样的,徐瑶妈心里想着。

    “你跟王博商量商量,徐青要买车,你们给拿点?”

    徐瑶的脸子很冷:“他有钱他就买,叫我给拿什么?”

    徐瑶她妈立马就翻脸了:“你说的这是人话?徐瑶啊,你自己亲弟弟啊,他天天上班挤公交车,你说家里还有个孩子,我跟你爸也年纪大了,要是去医院,有车不是方便嘛。”

    徐瑶心里冷笑,有车是方便可也得看具体的家里情况,她没好意思说,弟媳生完孩子那时候说孩子小,她不能上班,现在孩子都能离人了为什么还不去上班?不上班当然也是她的自由,她当大姑姐的就不至于多这个嘴,生活是你们过的,不过跟她要钱就跟她有关了。

    “我还天天坐车呢。”

    徐瑶她爸一听这话,压不住火,对着徐瑶就喷发出来了:“你做人总要讲讲良心的,你出国念书,你弟弟就没的念。”

    徐瑶心凉,是因为她念书了徐青就没的念了?明明就是徐青成绩不好,从高中的时候就是混日子,上大学也是去混日子的,毕业这才找不到好的工作,她有今天别说什么是谁让的,这都是她一手一脚拼出来的,她谁都不欠。

    她要是自己不争气,她就跟徐青现在似的。

    “你跟王博说,你们俩不用出多,出五万块钱。”

    “我没有。”

    徐青的老婆在屋子里也听见大姑子的话了,抱着孩子出来,面上假笑着:“姐你放心,我们会还你的,不会欠你一辈子,实在不行我给你写个欠条,徐青天天上班挤公交车太辛苦了。”

    “谁活着不辛苦?一个月挣那么一点工资还开车?”

    徐青老婆的脸有些发紫,没想到徐瑶会是这个态度,这哪里像是亲姐姐?

    “你就拿出来五万块钱,反正你也不缺……”

    徐瑶起身:“妈,我要是没记错的话,我好像欠了人家一屁股债,才勉强还清……”

    徐瑶她妈不吭声了。

    “没事儿我就走了。”

    徐瑶人在单位,工资才开,徐青过来找她了,说是人在她公司楼下呢:“姐,你忙不忙啊?”

    徐瑶下去找徐青,带着徐青去公司旁边的一家准备吃点饭,这个时间了,她不是不心疼徐青,可日子就是自己过得,你依靠谁都没有用,真正能依靠上的就是自己,要是徐青跟他老婆努力了,条件依旧不行,徐瑶愿意斟酌的考虑给点钱什么的,但是准备张口就跟她要钱,这个想都别想。

    徐青糟践的有点憔悴,生活哪里就有那么多的顺心啊,徐青看着徐瑶,反倒是觉得自己姐姐现在脸色好多了,一看就知道日子过的不错,徐青不是那种没天良的,可家里父母惯着他,有什么都是给他的,弄的徐青有点不懂事,过去跟姐姐感情很好,可现在一看姐姐条件好起来了却不肯拉扯自己一把,心里也是有点憋气,他要是有钱了,肯定就不会这样对徐瑶的。

    “姐,我想买车,可手里的钱不够……”

    徐瑶心里微微叹口气:“不够那就不买。”

    “姐……”徐青叫出声来,不就是五万块钱嘛,你也不是没有,就先当借给他的,等他有钱了在还不就完了?

    “你别叫我,叫我也没用,徐青啊,你什么时候能对自己的生活认真点?”毕业工作都没找怎么样呢就把人家肚子给弄大了,紧接着就是结婚生孩子,明明他自己还没有适应这个身份上的改变,他自己都没有做好准备,做事情之前为什么不想清楚呢?别人开车你就想买车,有没有衡量过自身的条件?养个孩子哪里不用钱,车就是一个消耗品,有钱在去买,没钱想那个有什么用?

    徐青的脸阴沉的可以滴出水,他现在觉得自己妈骂徐瑶的那句话就是对的,白眼狼啊,家里把你给养大了,你回馈给家里什么?

    徐青觉得心寒,他也是第一次跟姐提出来要求而已。

    “你跟你婆家亲,你跟王博现在还没结婚呢,一切就都有变,跟娘家分开距离,你以为这个世界上除了爸妈能管你之外,还有谁能对你负责?”

    徐青对着徐瑶讲道理,徐瑶拿着茶杯自己送到唇边,吞下略微有些苦涩的茶汁,负责嘛?

    她自己会对自己负责的,用不着别人来对她负责,包括王博在内都是。

    对着父母她从来就是不抱任何希望的,念书的时候就知道,一切都得自己争取,不争取就没有,因为父母疼徐青多过于她,偿还那些钱心里怨恨过后也想得挺明白的,自己欠下的就得自己来还。

    “你把老王家的人都当成自己家里人,爸妈你现在就是彻底不管了,钱也不给了,有你这样做女儿的嘛?”

    徐青开始一件一件的指责徐瑶:“爸妈也不一定就是要你的钱,平时回家看看他们也不行?”

    徐瑶心里笑,回家看嘛?她哪一次回家她妈不跟她要求一点什么的?徐瑶就是喜欢打车,走到哪里都打车,可是她妈怎么说的?每次都恨不得拍死她的样子,说把钱攒下来,她还有小侄子呢。

    “你现在工资是多少,你没跟家里说实话吧。”

    徐青也不傻,看着徐瑶公司那么大,他等徐瑶的时候就看着那些人穿的光鲜亮丽的,这种应该算是白领了吧?到现在为止徐青才知道,徐瑶何止是对家里没有说实话,她压根就没说过真话。

    徐瑶挑高眉头,她挣多少跟娘家有很大的关系嘛?

    “姐,你怎么就变成这样了?”

    按照徐青的想法,徐瑶把工资交给家里,他爸妈替攒着,然后将来她出嫁,父母把钱在给她,这样不是挺好的,谁家的女儿不挂着娘家?自己姐怎么就跟外星人似的?自己儿子也没看她有多喜欢,买的那些东西也没看有多贵重。

    “那我应该变成什么样?把钱都交给家里?”

    “那不是应该的吗?”

    徐青回到家里,把衣服扔在沙发上,对着老婆就来劲儿了、;“我跟她是一个妈生的嘛?我到今天才知道我姐多有心眼,她工资多少就从来没有跟我们讲过,爸妈把她养这么大,她还完出国念书的钱就完了。”

    徐青的老婆也不知道这徐瑶出国念书到底是怎么成的,她就是觉得既然婆家条件没有那么好,那怎么送徐瑶出去的?再说那时候的钱跟现在的钱能比嘛?那时候钱值钱啊,哪里就是还完钱就能完的,没有家里培养她,就没有徐瑶的今天。

    徐青跟自己爸妈说,徐瑶她妈就哭了。

    “我就知道这丫头心里恨我,果然啊,你看瞒着我们瞒的这么紧,开多少钱我们当父母的都不清楚,还有比我们更可悲的嘛?行啊,以后就划清楚,我们不占她便宜,我也没有这个女儿……”

    徐瑶她爸将近五点的时候给王博去的电话,王博还在办公室呢。

    他画图都画的要吐出来了,领导说今天要加班,晚上估计九点才能下班,同事都懒洋洋的没什么精神,谁也没有说话的兴头,王博起身接起来电话就往外走。

    “叔叔……”

    徐瑶她爸问王博晚上能不能先到自己家一趟:“你晚上不加班吧?”

    他们也知道王博经常加班,王博说不加,这边挂了电话跟领导打了一声招呼就提前走了,工作就这些,早晚就都还是他的,今天早走了,怎么也还会从其他时间补回来的。

    王博买了一些水果拎到徐瑶家,进门徐瑶父母就都挺客气的,叫王博上桌吃饭,家里有孩子闹,一直哭一直哭,哭的王博脑仁疼,他真的很怕嘈杂的环境,一听见谁密集的说话,或者大笑哭之类的,他就脑袋疼,拿着筷子的手捏得有点紧。

    “王博啊,找你来也没有别的事情,你说说看徐瑶这孩子……”

    这就开始三堂会审徐瑶,徐瑶父母自己说的,徐瑶不孝顺。

    “从她上班开始,我们当父母的就没跟她要过钱,她开多少工资我们也没怎么问,结果原来到头就瞒着自己家里人呢,今天徐青要是没去她公司我们就都不知道,你说哪里有这样的孩子?当初家里条件不是那么好,你说就我跟你叔叔上班,我们俩也没有什么外来钱,她就要出国念书,这孩子不懂事从小就是这样的……”

    徐瑶她妈似乎就想起来当初徐瑶闹着要出国的那一幕。

    “明知道家里条件困难却提出来这样的要求,什么孩子能办得到啊?我跟你叔叔是东挪西借的这送她出去了,她觉得自己在外面过的苦,心里就怨恨我跟你叔叔,能怪我们俩嘛?我们有多少钱能给她的?徐青念大学,你说都不敢念好的,我们没钱啊……”

    徐瑶她妈这话说的就是扒瞎了,是,送徐瑶出国的时候家里条件不好,钱也都是借来的,可徐青没考上好大学是他自己成绩不行,想去好地方分数不够人家也不收他,徐青念大学的时候生活费他父母可给的挺足够的,徐瑶是脾气犟,自己闹着要出去,出去之后赌一口气,死活不跟家里要钱,她父母也就真的没给,开始是打算等她求饶的时候再说,后来是觉得既然她自己能想到办法,那他们就不用担心了。

    在日本的生活过的没有想象中的那样美好,至少过去的第一年徐瑶过的很苦逼,家里从来就不会打电话主动询问询问她生活是不是有什么困难,海啸那时候全部能撤的就都往回国内撤,徐瑶那时候瘦成什么样了,家里一通电话就都没有。

    王博听了心里很不舒服,他是不知道这些事情,徐瑶从来不跟他讲,他不舒服的不是觉得徐瑶人品有问题,不舒服的是,眼前的两个人就都是徐瑶的父母双亲,当着自己的面这样说徐瑶,他们就没有想过,要是自己以后心里记住了这事儿,徐瑶有好嘛?

    王博不太能理解徐瑶父母的做法。

    徐瑶她妈现在就是找个人来抱怨,她不是故意要坑女儿,就是觉得徐瑶太不孝了。

    “这还没结婚呢,就跟我们划清界限了,生怕我们跟她伸手要钱啊,别说我跟你叔叔现在没病,就是有病她当女儿的也是有义务,她以为她跑得了?哪里有这么有心眼的孩子,跟家里藏三藏四的,我们是能偷她的还是抢她的?你自己看她是个什么样的人,她要出国我们给她借钱,等她回来了叫她自己还清有什么不对的?”

    她不是有那个条件嘛?

    “她现在工资能开多少?”徐瑶妈看着王博问。

    王博放下筷子,他没有办法替徐瑶回答,她愿不愿意说这都是她的事情,在这些事情上王博尊重徐瑶。

    “那个阿姨叔叔,我还有图没画完呢,我得先回去了……”

    徐瑶她妈当场就不干了,我养出来的女儿,我想知道她现在能开多少工资过分嘛?你帮着藏着掖着的,你王博想干什么啊?

    “我还真没看出来,人家说有钱的人家心眼就多,现在我算是知道了,我女儿的钱不如你家多,你现在也认为那些就都是你们家的是吧?”

    王博觉得无语。

    徐青到底觉得自己妈说话有点不好听,自己姐以后还要跟姐夫处呢,这么说话,他姐以后怎么办?徐瑶虽然对他不仗义,他不能不是人,拽了自己妈一把。

    “姐夫,我想买辆车,可是手里钱不够,缺五万。”

    王博没吭声,你缺钱跟我说什么?我跟你姐现在还没结婚呢就伸手跟我要钱?

    王博的思维有点混乱,他不知道是不是自己抠,反正就没有听说过一个准姐夫给小舅子掏五万买车的,他是工资不少,可自己有钱给自己爸妈花,给徐瑶花,犯不上给她弟弟花吧?

    徐青以为王博能答应下来,毕竟王博家里就有钱,为了面子他也得应下来,结果没有,王博就愣是一句话都没有,场面有点尴尬。

    徐瑶爸爸送王博下楼:“叔叔呢不应该这样说,可你们年轻人算计的也太厉害了,她现在还没结婚呢……”

    王博上了车连声再见都懒得说,开车就走人了,回到家里,徐瑶还没有回来,王博给他发微信,徐瑶说人在上海了,她现在接活就是看心情和价格,价格给的好,自己就勤奋一点,钱总是好东西的。

    王博没说去她家了,问徐瑶考试在哪天,她最近在准备,学历这个东西永远不嫌多的。

    说了一会儿,王博换了衣服出去跑步,跑了十几圈,觉得身上还是有力气没有发泄出去,真的整天只有这时候才觉得自己是活着的,会赚钱,赚到钱却没有可以花的地方,因为花钱也是需要时间的,他最最紧张的恰恰就是时间,说出来有点讽刺,有命挣钱还不知道有没有命去消费呢。

    念书的时候对未来充满了希望,脑子里有这样那样的梦想,可等工作之后才知道,原来生活真是乏味的很,从学校出来心态上就有了一定的变化,他不需要供房不需要供车,自己条件又不差,可每天依旧忙忙碌碌的,也不知道在忙个什么,现在回头看看,干的这份工作似乎就远离当初的初衷了。

    想着徐瑶父母的话,王博深深叹口气,无奇不有啊。

    徐青想从王博跟徐瑶手里借钱,奈何徐瑶就是不肯松口,徐瑶父母轮番上阵,那徐瑶就是不吭声,不说给,直接回绝,知道女儿工资不是那些,徐瑶她妈就有点坐不住了,再一次的在女儿这里碰壁,觉得当妈的就一点尊严都没有,养你这么大,叫你出点血怎么了?

    问了徐青地址,跑到徐瑶单位找徐瑶的领导谈了谈。

    徐瑶的老板是个日本人,中文不是很好,开始是不见徐瑶她妈的,他难道闲的没事儿还天天要去见员工的母亲?最近老板是对徐瑶有点意见,谁出手他心里都是有数的,徐瑶在外面兼职,过去他不知道,这是员工自己的事情,私下不占用办公时间似乎也没有什么可说的,但是他现在知道了,心里有点不舒服,我提供你这样优厚的工资待遇,你这样做未免有些卸磨杀驴。

    所有当老板的就都是一样的,恨不得榨光员工身上每一分资源利用。

    秘书帮着徐瑶的妈妈翻译。

    徐瑶她妈是专门来坑女儿的,指责徐瑶对着家里隐瞒工资,完全就是把徐瑶给说成了一个下等的小人,有心计有心眼,本事了就连爹妈弟弟都不要了,当老板的听了能是什么心情?

    原本对徐瑶就是有点不满意,现在找到借口了,得感谢徐瑶她妈把这个借口给送到门上,人家很客气,那就是礼仪,徐瑶她妈觉得受宠若惊,以为这老板太有人性了,听进去自己所说的话了。

    “我没有别的意思,我就是想叫她把工资交给我们父母来管,家里还欠着外债呢。”

    徐瑶下午回到公司,就发现同事看自己的眼光有些不一样,怎么不一样她也说不上来,这边老板的秘书叫她进去,老板是开门见山,要求徐瑶自己辞职,自己辞职跟被公司辞退这是两码事儿,待遇也是不同的。

    徐瑶有点反应不过来,干得好好的,她为什么要辞职?

    等她从办公室出来,黑着一张脸,自己忍不下这口气,她不是一定就要在这里干,这里不留她自然有留她的地方,对母亲的做法,徐瑶真是寒心了,她想干什么啊?现在她满意了吧?

    同事也有听说这事儿,扔过来一句。

    “徐瑶,你这样未免也有点太那个了,自己爸妈都不管,工资听说还瞒着呢?”

    其他人没怎么吭声,在他们听起来也觉得不可思议,简直就是匪夷所思,你有见过开多少工资还有瞒着自己父母的吗?怕父母知道什么?

    老板说的很清楚,绝对不会开除徐瑶,现在办公室都知道这风声,如果徐瑶干下去的话,他没有问题,只要她能坚持住,他不过就是站在一个老板的立场提醒徐瑶两句,人言可畏,换言之就是换方法的叫徐瑶走人,嘴上说的好听,一切都是为了徐瑶好,还不是为了钱,已经算计到了骨子里。

    徐瑶没有吭声,同事说话的声音更大。

    “你是你爸妈抱养的吧。”说着撇撇嘴自己拿着杯子就进了茶水间。

    徐瑶用手撑着头,下班到家,王博给她发微信,徐瑶压根就没回,没有心情,她有想过回到家里去问问自己妈她想干什么,可是过了那个火气,觉得没有必要,她早就已经过了受伤的阶段。

    不是没有别的公司联系过她,这里不干别的地方也是一样的干,之前别的公司准备挖她,就准备的好像有多着急一样,等徐瑶真的松口了,人家却不着急了,话里话外在推脱,徐瑶算是看出来了,玩精明的话,自己玩不过这些人的,找工作也许就是一件简单的事情,也许也是一件很是艰难的事情。

    晚上王博回家,徐瑶跟他讲了,自己要辞职不干了。

    “在公司受气了?”

    徐瑶哭了,她跟王博谈恋爱这么久,王博第一次看见她哭,不是那么痛哭,哭了几秒眼泪就没了,特别释然的哭。

    “我有个好妈妈,算了不想说了,重新找就是了。”

    王博也没有继续追问下去,她愿意说,她自己就会说的,徐瑶一边参加考试,一边继续找工作,接洽的是一个足球俱乐部,现在虽说国内的足球被骂的可以,可跟她的工作是两码事儿,她要的是工资,其他不在她的范围之内,对方也是有意想接收她,双方接触接触,差不多就算是定了下来。

    徐瑶她妈就等着徐瑶来给自己送工资呢,徐瑶一整个月就没有出现一次,她妈就坐不住了,给徐瑶打电话。

    “我不在公司干了。”

    徐瑶她妈脑子一热:“你傻吧你?那么好的公司你不干,你是不是以为自己特别了不起啊?”开口就骂上徐瑶了,徐瑶妈倒是比徐瑶反应来的大,都快被气死了,那里就有这样的,你说不干就不干了?那以后怎么办?

    徐瑶静静的听着,“妈,你问我为什么不干?你去公司干什么了,难道你心里不是应该比我更加清楚的吗?”

    徐瑶唇角带着一丝丝的嘲讽,她真不愿意跟亲生母亲这样说话,徐青说她跟婆家比跟娘家亲,她自己不想跟娘家亲的?从今以后她还就偏要跟王博家里人好。

    徐瑶她妈呛声:“我那是为了你好,你自己问问自己有没有你这样的孩子?瞒着家里瞒的那么紧,你弟弟要买辆车,你推三阻四的……”

    “我欠他的吗?他要买车我就得给他出钱,我该他的?没钱买什么车?就他跟别人不一样,他一个月开几个钱?”徐瑶对着电话就喊了起来,这口气她已经憋得很久了,不跟她要钱,她懒得说,她没出力自己说什么,生活就都是他们的,他们愿意怎么过就怎么过,可现在惹到自己了就是不行:“妈,我告诉你,我一毛钱我都不会掏,我就没有,我谁都不欠,谁的生活谁负责,我就是不孝,你跟我爸将来要是有病了我出钱给你们治病,但是别指望从我的手里拿钱,一分都没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