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婚前婚后,大龄剩女 > 310 谁离开谁都可以活的很好

310 谁离开谁都可以活的很好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看最快更新

    王凌伸手拽拽刘卿晓,你说王凌脑子木的话其实也不全是,至少还知道从自己奶奶这里下手,他爸老早就没有了,他妈后来就嫁人了,怎么看自己都是一个小可怜蛋。

    “奶……”

    二婶听着屋子里属于王凌的哭声,一个大男人现在都这个年纪了,哭的跟死了老娘似的,叫他奶帮他养孩子,这话也就王凌说得出来了。

    王奶奶是糊涂不傻,手被王凌窝在手心里,王凌用自己的脸去贴王奶奶的手。

    王奶奶小时候就偏心王超王冉,原因有很多,王超是第一个孙子,哪怕王奶奶就不是十分的喜欢王妈妈,王冉那是大孙女,感情是不一样的,最讨厌的就是王凌,不是因为王凌不够聪明,小时候王冉看见谁睡觉了屁颠屁颠的给送被子,看见家里谁都喊,几个叔叔就都喜欢她,看见王冉就喜欢扯两把,对于小孩子来说,这样的行为很讨人厌,可王冉每次都是笑嘻嘻的从来不哭,谁要抱就让抱,王凌呢只会扯嘴哭,坐在地上打滚的哭,王奶奶讨厌没有规矩的孩子,除了王冉王超其他的孩子看见王奶奶就发憷,王奶奶是老派思想,你指望她对着孙子和善这她做不到,确实偏心这个东西就没有办法讲,但除了感情她对每个孩子几乎都达到公平了,王凌小时候就不出色,动不动哭还赖,人说五岁看到大,王奶奶那时候就似乎看见王凌的未来了,却没有真想到真的就会成这样。

    她明白了一辈子,老了老了糊涂了,是记性不好了,不是大脑不明白事情了。

    “你自己生的孩子,谁有义务给你养?”

    王凌傻愣愣的看着王奶奶,脸上的表情有点扭曲。

    他奶永远就都是这样,这样的偏心,当初他爸没有了,奶奶为什么不肯带着自己?为什么一定要把自己给送到大伯家去养?大伯家就没有一个人对自己好,王凌说着埋怨的话,继续哭,他是真的觉得委屈了。

    “我什么都没有……”

    难道不是嘛?谁都说老王家有钱,从上到下条件就都好,至于自己是个另类,如果奶奶肯管着他点,他会走到今天这步嘛?就是奶奶的私心重,她一辈子就是对着王冉好,自己就是没人管的,可想而知自己会迎来什么样的人生,他娶朱珠的时候有谁拦着了?大伯家里动迁拿了那么多钱,为什么不肯管管自己呢?给买套大一点的房子就困难嘛?三伯家里也有钱,自己是他亲侄子,三伯挂念着过自己嘛?

    王凌一个一个的数着,他就是觉得不公平,当初把他妈给逼走了,他要是他妈自己也走,什么都得不到,全部都给其他的儿子了。

    “我爸难道就是后养的嘛……”

    王凌这孩子就是不讲理,王奶奶过去家里是成分高,可被斗倒了以后还剩什么啊?那比八辈贫农还穷呢,她能给儿女什么?

    二婶站在门口,听不下去了:“王凌啊你要是这样,你赶紧领着人走啊,你奶奶多大年龄了,你带着人来哭自己奶奶?”

    二婶换鞋进了屋子里,屋子里暖气烧的很好,二婶每天都要在外面给烧,保证屋子里的温度,这样老太太不会觉得冷,进来伸手扯王凌,有没有这么不懂事的孩子?你奶奶现在都这个年纪了,你还来闹腾她?心在哪里呢?

    王凌也浑,甩开二婶的手。

    “我就不,我凭什么走,你就是对我不公平……”

    王凌瞪着眼睛看着王奶奶,跟王奶奶死劲儿蹦跶:“我说错了?全家都有钱,就我家没有,属于我妈的房子凭什么不给她?叫我就那样走了……”

    二婶都有心想伸手揍王凌了,这说什么傻话呢?你那妈是什么好妈?

    “滚出去。”

    王凌站在院子里又是哭又是喊的,二婶就生怕老太太生气,王奶奶不生气,气坏的就是自己,家门不幸才能养出来这种混球,既然觉得你妈好,你就找你妈去,这些年你妈对你付出过什么?养过你?你还不是吃老王家的米长大的,最后你还怨恨老王家啊。

    也许是被王凌气的,也许就是天气的原因,晚上王奶奶就发烧了,烧的比较厉害,吃完饭她说有点累,想先休息了,然后就睡了,二叔半夜起来拉开门进来看看自己老娘,人年纪大了,又是分两个屋子里睡,真是老太太出点什么事儿,对面都是听不见的,二叔就养成这习惯了,天天半夜得过来看一次,给老人盖盖被子,老人要是半天不喘气儿呢,二叔心里就突突,好几次都是这样的,看着胸口又动了才能放下那口气,听着自己妈呼吸有点重,跟风箱似的,二叔伸出手摸摸老太太的额头。

    得,病了。

    赶紧往医院送,人年纪大生一场病就跟劫难似的,儿子儿媳妇就都到齐了,二叔在走廊就蹦跶上了,还能有谁啊?就养出来这么一个混账东西。

    不求你多上进,不求你多富贵,你别叫你奶奶心里不好受,可王凌呢?这是上赶子给他奶奶来添堵,他是生怕他奶奶长寿了。

    “下次别让我看见他,看见他我打断他的腿,我们家没有这种孩子。”

    王凌怎么挂心他妈,大家都没有意见,那毕竟是人孩子的妈妈,别人觉得不着调只要王凌觉得好那就好被,谁也不会拦着你跟你妈好,可气你奶奶这就说不过去了……

    王冉这几天不算是太忙,就在医院侍候,三婶的儿媳妇原本就是有眼力见的,人家就能挤出来时间往医院跑,不管说用不用人家,人家就能到场,这样的比较下,五婶就觉得自己家王博的这个徐瑶不够看了。

    “你奶奶住院了,你晚上就过来看看她,老人家了,上年纪了……”

    你看你跟王博就都要结婚了,奶奶这么大的年纪,生病了你就应该来瞧瞧的。

    徐瑶去新地方自己需要熟悉,一堆的乱套事儿要办,勉强答应五婶了,结果晚上没有过去,真是外面有事儿,原本是打算明天白天跟五婶解释的,王博加班十一点才坐班车回家,开不动车了,进门就看着他妈在呢。

    “妈,你怎么来了?”

    王博语气有点低沉,五婶不对着儿子发脾气,在五婶来看,自己儿子忙,王博从上班就是特别忙各种忙,他不去医院看老人这都说得过去,那没有办法啊,你说生病说不定折腾多久呢,王博也做不到天天请假,可王博这就是情有可原,徐瑶呢?答应自己答应的好好的,人呢?

    “她上哪里去了?这都几点了?”

    五婶就不喜欢徐瑶这做派,女的至少得明白哪里才是自己的领域,就说为了赚钱这也说不过去,现在的钱就不够你们花的吗?用得着你玩大命的在外面挣钱?几点了?人还没回家呢?

    王博第一次因为这种事儿跟母亲起争执,她没回来就一定是因为有事儿,愿意几点回来就几点回来被,你管她那么多干什么,可五婶就偏要伸手管。

    “有没有这样的?我给你奶奶做儿媳妇的时候我敢这样吗?我要是这样,我早就跟你爸离婚了……”

    “妈,你讲点理行不行啊?你没有工作,她有工作……”

    “我没工作,原来你就在心里这么看你妈的……”五婶觉得还真是有了媳妇儿忘了娘啊,她从来就不会因为自己没有工作挺不直腰板,这个家就是因为有她才会这么好,她一心朴实的跟着五叔过,她要是上班能有家里今天嘛?到头来丈夫没嫌弃她,儿子先嫌弃上了。

    徐瑶晚上喝了一点酒,她是跟着出去吃饭了,作为翻译当时人家敬了她一杯,不能不喝的,在楼下试着缓缓酒劲儿,迈着步子上楼,打开门就看着那母子俩跟斗牛似的。

    “阿姨来了。”站在门口换鞋。

    五婶看着徐瑶冷着脸:“我还是那句话,来我们家,别的要求就没有,上班能赚多少我不知道,我家不需要女强人,你看看你三嫂怎么做的?那才是一个女人应该的作为……”

    五婶把三叔的儿媳妇拿出来说,徐瑶不是否认那个小三嫂而是一种人一种选择,有的人就适合待在家里相夫教子有的人选择不是那样的,她不明白怎么突突然的就冲着自己开枪了,她怎么了?

    勉强笑笑,这是王博他妈,自己能退就推一步吧,大家都是为了把日子给过好。

    徐瑶回了房间,她原本是想躲战争,她天生也不是会劝人的人,她不是那种嘴巴能说出来花的,看着准婆婆跟准老公发生战争,她先躲了,她相信王博自己能处理好,结果放到五婶的眼睛里,这又是错。

    “你们俩也别处了,黄了吧,不合适。”

    五婶又说:“你的钱找一天跟她要回来,做什么理财,家里不缺这点。”

    这回徐瑶可是听清楚了,这是冲着自己来的,王博脾气上来了摔门:“我就不黄,我处对象不用你管。”

    这家就没有个安宁,徐瑶早上顶着黑眼圈起床,五婶已经走了,估计心里也不能愉快了,王博早上黑着一张脸,什么都没说直接就去单位了,徐瑶到俱乐部头就昏昏的,睡眠起很大的作用,忙了一上午,中午准备出去吃饭,五婶的电话打了进来。

    五婶找徐瑶谈心,五婶知道自己昨天的态度有问题,她承认自己当时就在气头上,可冷静下来,她不认为自己的想法就存在问题。

    “你们俩处到现在,徐瑶啊,我不知道你跟你家里的人感情怎么样,我们家呢,不管是伯伯还是叔叔都相处的跟一家人似的,奶奶生病了大家都去医院了,你可以说你工作忙,那你王冉姐工作比你忙多了,不也去医院了?你三嫂也在,不是阿姨就说你三嫂多会做,你跟人比压根就比不了。”

    徐瑶听的脑子很疼,她不明白的就是,为什么不能把她跟王博放在一起比较?王博工作忙,她工作就不忙嘛?她没说不去医院看,而是现在真的抽不出来时间,昨天晚上她没有办法,事情总有轻重缓急吧?要是奶奶真的出问题了,她就是跟老板拍桌子她也会去医院。

    “我也没有别的意思,你看你不适合我们家……”

    五婶还是把自己的目地给说了出来,她现在就是不愿意了,原本她就是没怎么看上徐瑶,她家这个条件,想找个什么样的儿媳妇找不到啊?有钱都不能挑,那赚这么多钱有什么用?

    徐瑶一口气顶上来,她真的已经很久没有生气过了。

    “阿姨,感情是我跟王博之间的……”

    五婶又说了几句,徐瑶挂断电话,下午自己有时间去商场转了半天,后来买了点吃的就打车去医院了,王奶奶情况很好,就是一个普通的感冒,徐瑶来的时候五婶也在,不过对着徐瑶就不冷不热的,客气的说话,看着一点也不亲。

    三婶的儿媳妇当时也在场,那姑娘有着一副玲珑心肠,一看五婶这态度就明白了,估计是出问题了。

    徐瑶屁股才坐下来,这边上头给她打电话,叫她收拾东西,说是下午要去南京,徐瑶也坐不了多久就起身走了,五婶送着她出去的,五婶回来的时候还是那张脸,徐瑶坐在车上看着车窗外,她不知道多少人跟自己似的,不太会讨婆婆的欢心,不太得婆婆的意……

    五婶给儿子打电话,先关心关心中午都吃什么了,关心完毕然后切入正题。

    “我从来就没有说过她什么,不是妈挑她,你自己看,平时会主动给我们打通电话问候问候嘛?从来就没有过,回来是干活,干活有什么用啊?跟我跟你爸就都没什么话说,在家里,你说你累一天,晚上一口热饭都吃不上,成天的买……”

    这在婆婆来看,这样的儿媳妇就不能要,太懒了。

    王博对着电脑一上午,上午还开了三个小会,脑子已经处于死机的状态,现在他妈又这样没完没了的唠叨,王博真是扛不住。

    “妈,你什么意思你明说吧,你想叫我跟她分手是不是?你儿子跟她同居了好几年,你现在叫我跟她分?”

    王博觉得自己妈原来就不是这样的,现在这时代是说不讲究什么负责,可也得差不多是不是?他觉得挺好的,他妈就一个劲儿的在里面搅合,打电话,就是打了能说什么吧?

    王博就闹不明白了,徐瑶给他爸妈打电话除了会问候一下老人的身体还能说什么?能陪着老人聊天?就算是她有这个时间,自己家老人也没有这个时间啊。

    徐瑶落地就一直在忙,到晚上终于喘了一口气,自己觉得累得慌,真的觉得累了,追王博的时候没有这样累,那时候就想,成就成,不成就算了呗,现在的累源自王博他妈的态度,准婆婆不喜欢自己,就是嫁了将来估计也落不到什么好。

    跑到德基广场的香奈儿专柜狠狠出了一次血,说实话这里的价格可比代购贵的多了,可她现在除了钱也没有别的。

    回家的时候买了一些孩子的衣服奶粉打算回娘家看看,徐青的老婆还在家里呢,不冷不热的给开了门,叫了一声姐然后就没有下文了,徐瑶这等于自己花这钱送上门吃人家的白眼。

    她妈下楼去买菜才回来,看见她回来了,也没有什么好面色。

    “你还知道回来呢?回来干什么,你心里还有这个家呢。”

    一出口就是各种讽刺冷嘲,徐瑶就问,这样的家自己还回来干什么啊?真的就没意思,她尽到心意就得了,从包里掏出来两千块钱,原本把给自己父母的生活费给断了,过了那个生气的劲儿,也就算了,以后她还是会按月给的,除此之外她对这个家就真的无能为力了,就这样吧。

    “王博他妈想叫我跟他分手。”

    徐瑶她妈一听,就激动了,那能不着急嘛,王博是什么条件啊。

    “那可不行,我找他家去,跟你睡的臭死烂够的,他转身就想踢你?你告诉我,王博外面是不是有人了?”徐瑶她妈心里就想着,要是王博外面有人,自己就跑他家闹腾去,徐瑶怎么不亲那也是她女儿,自己女儿不能被人这样欺负。

    “妈,我就不应该跟你说,没人,就是他妈觉得我俩不合适。”

    “不合适?早干什么去了?怎么之前不说不合适啊?你现在知道着急了吧?就没见过你这么缺心眼的,有钱给人家花,你这回过瘾了,我跟你爸还有徐青能坑你啊?给自己弟弟花就不好,你跟我说,你花到他身上多少钱?”

    徐瑶起身:“那行,我回去了。”

    徐瑶她妈追到楼下,就是要打听出来,徐瑶到底花在王博身上多少钱,徐瑶就说没花,她妈压根就不信,等上楼,徐青的老婆这回出来了,对着婆婆就说:“我姐这就是让人给骗了。”

    徐瑶买的东西她用的是理所应当的,自己心里也没有丝毫的感激,认为徐瑶就是应该这样做的,谁叫她是当姐姐的,当姐姐就得有点当姐姐的样子不是嘛。

    徐瑶觉得自己每次回家,都能刷新自己对家人的认识度。

    最近工作也是忙,感情这东西她不知道别人是不是会累积增加,她现在就想打退堂鼓,虽然说日子是过给自己看的,王博他妈也不过就是个外在因素。

    觉得结婚也就那样了,没什么意思,现在就是觉得万念俱灰,不是丧气,而是找不到什么觉得有拼劲儿的东西。

    王博也是累,这工作他说喜欢吧,现在也有点厌恶,干的时间长了就成了恶心,说不喜欢讨厌吧,那就是骗人的,毕竟不喜欢是不会做到今天的,自己也觉得工作有压力,家庭也有压力。

    徐瑶晚上买了一个小蛋糕,王博进家门,她喊王博过来吃蛋糕。

    “今天什么日子啊?”

    徐瑶笑:“没什么日子,就是想吃了,就买了。”

    徐瑶联系了一家单位,不过是在国外的,对自己发展有帮助,她现在生活在这片土地上说实话太久了,日本那边当初虽然过的很苦,可那时候很有目标的活着,她想回去寻找寻找激情,原本看着钱一点一点慢慢的累积起来,你知道她半夜都会爬起来数钱的,觉得兴奋,慢慢的到每个月几万她都懒得去看,钱已经变成了一种符号。

    “我工作上有些调动,我想去日本。”

    这就是告知而不是商量,王博的脸拉着,就没有那样好看了,在王博来看,徐瑶这样就是不负责,你想追我的时候你就追了,你想走你就走了,拍拍身上的灰就当做什么都没有发生过是不是?做人怎么可以这么随便呢?就因为我妈说的那两句话?

    你当初追我的时候可没有因为我说难听的话就放弃了。

    “愿意走就走吧。”

    徐瑶敛着眼睫毛:“我知道你觉得我不负责,我很累,从小就没感受到过什么所谓的家庭温暖,你妈说的对,我对你奶奶不是很上心,因为我觉得她对我而言不是那么重要……”她不会骗人,不重要就是不重要,当时也许就是因为这种想法,所以才会被人挑出来毛病,至于王博他妈说自己不给他们打电话,这也是自己的问题,她不知道打了之后自己能说什么,她天生对家庭这块就很淡然,想象中的无非就是两个人过好了就行,原来不是的,两个人结婚更是两个家庭的结合。

    “我从来没那么说,你别为自己找借口,你想走我不拦着,你的选择我尊重,我现在挺累的,我想睡觉。”

    王博越过徐瑶的身边自己带上门就上床了,徐瑶一个人坐在客厅里,把属于王博的钱还给他,人家的钱她犯不上去要,要钱的话自己挣,早上跑银行全部就都打理清楚,一笔一笔别等自己走了成烂尾账了。

    王博的手机有提示,自己看了一眼,觉得闹心,把手机扔到抽屉里直接上锁了。

    徐瑶一点一点将属于自己的东西搬回到自己的那个小房间里,回家跟父母打好招呼,她要回日本了,那边才是自己最终的归宿。

    “你是不是缺心眼啊?你们俩处的好好的为什么黄、总得有个原因的吧?”

    徐瑶她妈就是想帮女儿出头,奈何徐瑶就是说感情淡了,她现在想要分手,不让父母去找人家麻烦。

    “我跟他处的时候都是我花他钱,妈你最好别找上门,要不然他家里知道了,到时候跟你要钱,我不负责给。”

    徐瑶她妈这下老实了,谁知道说的是不是真的,要是真的,自己哪里有钱替她去偿还啊。

    徐青到底是亲弟弟,就问徐瑶:“你跟爸妈不说实话,你告诉我,我去修理他去,他是不是看上别人了?”

    徐瑶看着徐青,对这个弟弟她没有什么姐姐样,她对徐青要求一直也不高,就是希望他能脚踏实地的做人,可徐青就是做不到,可以说徐青就是被父母给毁的,父母惯着,现在父母活着能叫他啃老,将来父母没了呢?就徐青那老婆,不是她徐瑶瞧不起人,第一个跑的就是她。

    “你多对自己上点心吧,那车你要是听我的,你就别买……”

    以徐青的收入,买车根本就是奢侈,不现实,能买至少也得自己能付出得起,别叫家里给出油费不是。

    徐青的脸黑了。

    “不用你管,跟你要钱你不给拿,现在还来唧唧歪歪的,我买车碍到你什么了?将来我给爸妈养老送终,家里钱也都是我的。”

    徐瑶心里的那点温情立马就散的无影无踪的,她没打算争什么,就是想叫徐青能好好的活着,依靠自己,别在依靠父母了。

    王博给徐瑶打电话的那天,徐瑶正好办完手续,下午的飞机,王博说手表的钱怎么地也不能叫徐瑶出,叫她下午过来,自己转钱给她,顺便给她践行。

    “好啊,到时候我在联系你吧。”

    徐瑶把自己的房子租了出去,租给了老两口,一个月一千自己收拾好行李,打车去机场,她也不知道自己这样做对还是不对,可是她真的觉得很烦,这不是自己想要的生活。

    徐瑶上了飞机,王博打电话就提示在关机,他这几天都睡单位了,晚上回到家,屋子里属于她的东西少的可怜,能带走的就全部都带走了,分手自然就是这种结果的,王博觉得自己的嘴里有点苦涩,自己被她给踹了是吧?

    给她发微信,徐瑶不回,给她打电话依旧关机。

    徐瑶的微信终于有了更新,头发剪短了,模样好像有了一些变动,下面有留言问她去整容了吧,徐瑶没有否认,做了眼睛的手术,比原来是漂亮多了,王博叫她联系自己,那钱总得给她的,可徐瑶就好像不愿意跟他联系一样,王博每天回到家里,晚上都会等上MSN莫名其妙的就会关注她有没有上线。

    徐瑶过的很快乐,自己有本事可以生活的很好,跟同事聚会,自己出去散心,没有接受任何男人的追求,直接方言自己是独身主义,她这辈子就都不打算结婚了,学会了做饭,展示着自己的成果,开始真的做的有点不像是样子,这方面好像就没有什么天赋。

    家里按月给父母生活费,徐青儿子的奶粉钱徐瑶是关心不到了,如果自己给徐青靠,估计他一辈子也就这样了。

    徐青的老婆就在家里闹腾,闹腾要离婚,两口子干架,徐瑶无辜的躺枪。

    “就你姐给孩子买奶粉,现在又不给买了,孩子都喝惯了,她是你亲生的姐姐嘛?别是抱来的吧,她自己在外面逍遥快活的,有钱自己花,从来不管家里的……”

    徐青是半天一个屁都憋不出来,他没钱的时候给徐瑶打电话借钱,徐瑶就是各种没有,有一就有二,你们生的孩子就得自己去养,她一个月给父母的钱还不都是搭徐青身上了。

    对徐青徐瑶说不上失望,每个人活法不一样,他觉得这样混日子好那他就混吧。

    徐青不干了,工作扔了,觉得自己很辛苦,家里买了车贷款加上养个孩子,就是父母都退休也有点消耗不了了,幸好这是有徐瑶每个月给两千块钱,徐青说自己也想去日本,在他来看,出国就是镀金,回来就有钱,你看他姐不就是。

    有徐瑶在的话,这就有担保的,出国不就方便了。

    徐瑶跟朋友才吃完饭回到公寓,她没有在这里买房子而是租,因为不确定哪天自己就走了,她现在觉得哪里都不是根,她就像是浮萍一样,飘飘摇摇的。

    “来日本?他会什么?”

    徐瑶她妈憋着一口气:“你去的时候也什么都不会,我听人家说就是去韩国刷盘子一个月都一万多呢,要不叫徐青去韩国?”

    刷盘子徐青总会干的吧?

    徐瑶翘翘唇,是,韩国收入高可开支也高,就徐青这样的性格他能待得住?他挣完钱他不花?而且父母说的真是简单,就好像切瓜一样。

    “妈,徐青没有耐性……”

    徐瑶她妈在电话里就破口大骂:“你这就是怕你弟弟出息了,然后压过你……”

    不是这样是什么?

    好好的一个王博,你要分手,分手之后你是走了,把家扔了你就不管了,有没有这么狠心的女儿?你就一个弟弟,不应该拼尽全力的去管嘛?

    “你说是就是吧,我这头还有工作,我先挂了。”

    该尽的义务她尽,不该她管的也别找来她,她不是圣人,谁都要管的。

    还是那句话,父母将来生病了,她全包,不用徐青的,其他方面就这样吧。

    徐青就缠着自己妈:“妈,你让我出国吧,挣几年钱,我回来我们家日子就好过了……”徐青的想法很简单,国外就满地都是钱,你想刷盘子能有多辛苦?自己出去刷刷盘子,回国就变成富豪,不说别的就一个月一两万那回来就成有钱人了,难怪他姐现在活的这么好。

    全家人坐在一起,这回就都心动了,徐青他妈是这么想的,你看一个人一个月赚一万的话,那全家都过去,这样赚的不就发了,回国做什么就都有了,这是条财路啊。

    不能说她财迷,她也有想到自己儿子大手大脚的,叫他们挣的钱随便花,自己的钱攒着,她辛苦一点不怕。

    徐瑶爸爸也是动心了,要是钱这样好赚,为什么不出去?

    “那边物价是不是也特别高啊?”

    徐瑶她妈不赞同这话,物价高不高的话,不买不吃贵的行不行?便宜的总吃的起的吧?

    徐青老婆翻着白眼,要是那么好生活的话,怎么本地还有穷光蛋呢?都成富翁了,人家韩国本地人还从出生就在本地生活呢,没看电视剧啊,该没钱的还是没钱,这个发财梦做的就太快了。

    不过她才懒得泼他们冷水呢,真的赚到钱了,对于自己也是有好处的。

    有的人喜欢上班,自然就有愿意呆在家里的,徐青的老婆就是不愿意上班觉得很辛苦,嫁汉嫁汉穿衣吃饭,一个男人就应该撑起一个家。

    徐瑶的日子过的很是舒坦,王博跟徐瑶分手了,他自己就一个人单过,回家的次数也是少的可怜,工作繁重,有时候出差,想给自己妈打电话帮着他收拾行李把,你说他妈在折腾一圈也犯不上,自己回家就耽误时间。

    五婶觉得徐瑶跟王博分手了这原本是一件好事儿,她给王博介绍别人王博不看啊。

    “你想怎么地?一辈子不结婚了是不是?”

    王博加班连续加了七天,不得不说这个月的工资估计又冒出去了,王博跟五婶存在跨越不了的障碍,王博现在不缺钱,缺的是生活品质,他代表自己公司出去谈判,他所穿的东西,衣服鞋子不仅仅都是代表自己,徐瑶在的时候,五婶觉得徐瑶花钱太多,有点浪费,什么都敢买,无非就是拜金,喜欢买名牌,用现在的话怎么说的,就是有点装小资被,王博这次出门,领导交代他,衣服一定得选好了,不能乱穿,代表的是一个公司的形象,上面的老总就都看着呢,王博跟五婶说的叫五婶回家帮自己收拾行李,他这边走不开,五婶也没看见王博说的那衣服,找了半天没找到,就在衣柜里找了一套给王博撞上了,衬衫都是找赶紧的给准备好,以前她也为儿子准备过行李啊,送到他单位,王博检查了一下,觉得也没有问题,晚上就出发了,等第二天穿上那衣服的时候,他最近有点发胖,西装裤子就有点紧绷,自己就觉得不舒服,可西装五婶就给装了一套,弄的自己浑身就都不舒服,等着回到房间里,手机扔在一边,自己伸手去够,也不知道这西装裤子怎么搞的,直接就绷线了,马上就出发了,裤子绷线了,怎么办?

    他没有带多余的,跟同事借了一条,身高体重都不同,那裤子穿在他身上就跟搞笑似的,王博心里这火气腾一下子就蹿起来了。

    很想找个人说说话,跟一个女人过久了,就有点不熟悉自己妈的步骤了,真是怎么努力都对不上号。

    也就抱着试试的想法给徐瑶留言,说自己这个倒霉,马上开会了,裤线崩了,王博没合计徐瑶能搭理他,她现在的态度就是两个人一刀两断,谁也别搭理谁。

    “你住的是什么酒店?酒店楼下一般都有专柜,你下午看看有没有。”

    王博说不好自己是什么心情,果然裤子还是自己的好,将同事的拿给收拾卫生的送去干洗,同事还纳闷呢、

    “不是说没有带备用的?”

    “楼下有专柜。”

    同事一愣,可真败家啊,去那个地方买东西还能有便宜的?王博向来在工作上就特别突出,条理很清晰,他从毕业进这个公司开始,领导对着他就算是颇为照顾,这个自然有自己实力的一方面,你不够强,你也别指望领导对着你有多好,毕竟人家也不是你亲戚。

    一个男人在外面走的就是形象,五婶舍得给王博花钱,但是五婶所接触的环境注定了她不讲究过多,就是五叔没人相信这样的人家里就是有多少钱的,他过的普通吃的普通穿的普通,而轮到王博的身上他就注定不能普通了,上面领导老总都在用眼睛看着他,除了他的脑子,他的外在形象那都是被考虑在范围之内的,人家派你出去谈判,你穿的不够庄重,首先就是对人家礼貌上的失重,对于王博来说,他现在需要走的就是精致高端路线,有些人装扮自己是为了漂亮,有些人装扮自己则是为了出风头有些人装扮自己是工作所需。

    徐瑶就说过那一次话,之后无论王博在怎么找她说话,人依旧当他不存在一样,王博早上吃泡面,晚上吃泡面,回到家有时间就出去跑步,电视都很少看了,时间太少了,越来越忙,五婶给王博介绍对象,可哪里有大晚八岔的双方见面的?不大晚八岔,王博现在就是各种没有时间,五婶这火上的。

    徐瑶的生活很精彩,自己随心所欲的买自己想要的,吃自己想吃的,不用担心自己没有讨好谁,不用担心自己是不是又有哪个地方没有做到位,人清瘦了不少,喜欢发风景的照片,都是她去的地方,很少会放上自己的脸,王博呢就像是一个偷窥者,躲在某个角落,已经成为每天的习惯了,看看她身边发生过什么,人家说不能成为夫妻也可以成为朋友的,他自己是觉得把徐瑶当成朋友了,是她非要跟自己划清界限的。

    十点到家的,手指头都懒得动,晚上吃的那点东西就全部都消化掉了,打电话叫了外卖,吃完都已经十一点了,换上衣服,出去疯跑了十圈,觉得身上的力气都消耗光了,躺在床上闭着眼睛。

    王博失眠,这段睡的很不好,脑子里总乱七八糟的想起来一些东西,一个人如果心里有事儿的话就睡不实诚,半夜总是醒,恍恍惚惚的,又不能跟别人说,五婶觉得她是为了孩子好,却不知道王博现在除了被工作弄的心力交瘁更多的是对感情的无奈,半夜睡不着自己爬起来点上一根烟,轻轻吐着烟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