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婚前婚后,大龄剩女 > 311 请您不要伤害我

311 请您不要伤害我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看最快更新

    早上四点半单位的车到楼下,来接王博,昨天的工作还没有做完,领导也是没办法,不得不赶不是他不让员工休息,现在没有办法休息,王博把手机扔到被子里,可惜依旧在响,他已经要疯了,他都连续三天没有睡好了,坐起身恨恨的看着手机,手机好不容易不响了客厅里的座机跟催命的似的,王博掀开被子光着脚接起来电话。

    “车已经到楼下了。”

    头还晕乎乎的就到单位了,一车的人就没有一个精神的,一个办公室大部分全部都是高度近视,不仅近视貌似这段都有加深度数的情况。

    “老王有眼药水没。”

    同事拍拍王博的桌边问了一句,眼睛难受的厉害,睁不开,看着电脑还好,一离开电脑看着窗外就难受的紧,说实话加班加点的干他们真是拼出来血了,王博拉拉自己的抽屉,谁知道眼药水叫谁给拿走了。

    “不知道哪里去了。”

    七点大家去吃早餐,早餐给准备的很是丰富可以算得上应有尽有了,种类很是繁多,单位的领导也不是傻,想叫驴马出力总要先给吃饱吧,几个工程师胃口都不好,晚上吃的晚又吃过宵夜,睡的少起的早,根本就吃不进去东西,这个点不吃,到十点又会饿,等于是强逼着自己往下咽,福利待遇好有什么用,你得有命去花才行,工作就是这种紧张的进度,照比着前两年现在的经济肯定就是大幅度的跳水,不过他们还好,干的多得的多被,全公司上下今年分红全部都翻一番,从上到下就没有一个不累的,据说下面一般水平的,分红拿到手都是六七万这还不算上年终奖等各种奖金,王博他们这种就更加有可看性了。

    养家的男人不敢说累,活着就有压力,怎么也得为老婆孩子打算,拼了老命的不停赚钱赚钱,不能对着领导抱怨,一句话都不敢说,甚至愿意这样累,累说明效益好,说明有钱拿,当一个男人也不是一件轻松的事儿,是没管孩子了,就差没爪子全上然后去划拉钱了,现在什么东西不要钱?他们也委屈呢,总说他们不管家,要怎么管家?一工作爹妈都快要忘记是谁了,还辅导孩子哪里有这个闲心,他们也想回家带孩子,然后老婆各种牛逼,老婆能赚,他们就不用挨累了啊。

    王博压根就没下去,自己两张椅子合到一起,披着衣服就躺下了,没一会儿就睡着了。

    吃过饭准时准点的开始工作,晚上十点多这还是领导好心,明白力气得省着一点用,领导亲自说要送王博,车开到王博眼前,降下车窗。

    “王博啊,上车,顺路正好送你一程。”

    领导跟员工之间也是需要沟通沟通的,作为领导来说,他希望手底下的员工就全部都能保持现在这种状态,家里有事情他们千万也不要参与进去,孩子生病了孩子的所有事情都有孩子的妈妈们去负责,男人赚钱养家,女人就负责家庭活动,自古以来就是这样的,他希望王博结婚,并且希望王博感情顺利,他盼望着所有男性员工都早点生完孩子早点收心,听别人说的,说王博跟女朋友分手了。

    王博拎着电脑准备上车,手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儿,电脑就掉地上了。

    “小王啊,最近是不是就挺累的?”

    王博没什么心思拍领导马屁,要是平时自己还能说上两句,现在全身心的都是累,不愿意开口,你想啊,人精神都没了,还能舔着脸去夸领导去套近乎?反正他是做不到的。

    领导就想跟王博谈谈心,王博就是不往正题上说,两个人驴唇不对马嘴的说了半天。

    “女朋友不是处挺好的,男人啊该低气的时候就低气一点,女的也不容易不是嘛……”

    男性员工领导盼着早婚早育,女性员工老板这是恨不得你永远别结婚别生孩子。

    王博被领导送到小区门口,自己从车上下来,领导开车就离开了,门口的保安认识王博:“这个点才下班啊,真是够辛苦的了。”

    王博牵牵唇角,回到家,一室冷冷清清的,人到了特定的年纪,就不是父母能管得住的范围,更多的是倾向于跟伴侣说说自己工作上的事情,发泄发泄自己的牢骚,哪怕父母就是在关心,总是少了那些什么,王博坐在沙发上,吃了多少天的外卖了,想换样吃点,这个时间了,还哪里有什么可吃的,除了泡面就是各种快餐,吃的他想吐。

    五婶给王博来电话,还是说叫王博看对象的事儿,王博从来没有对他妈发过太大的脾气,这次真的控制不住了。,

    “我见?我用什么时间去见?我哪里有时间?我一天恨不得全部的时间都在工作,妈我好累啊,我回到家还得去见另外的一个女人,还得去培养感情,我哪里找时间?要不然你就直接把人给送家里来吧,我挂了。”

    五婶觉得这孩子说的是什么话啊,谁家好好的姑娘跟你处都没处呢,就直接上门了?像话嘛?这说的是人话嘛?这不就是难为自己呢嘛。

    自己也被孩子气的够呛,不过王博说自己累了,五婶晚上就睡不着了,翻来覆去的,当妈的就没有不关心儿子的。

    “要不然不干了?”

    五叔翻身,觉得自己老婆真是想一出是一出,当初都是有签协议的,你看现在给的工资奖金什么都高,越是这样你要是离开了,赔偿的越是多,签几年五叔不知道,不过恐怕不会签的少了就是了。

    王博觉得心里烦闷,只能去找徐瑶吐槽,控诉徐瑶。

    “就没见过你这样的女人,你耍完人就跑了,一点责任感就都没有,当初是谁主动的?”

    徐瑶有看见,不过只当自己没看见,她也不是圣母,明知道他妈不喜欢自己,还上赶子送上去给人凑,她就想活的自在一点,多为自己考虑一点,想工作的时候就多做一点,不想工作的时候就少做一点,待在家里看看没有营养的电视剧,吃点小零食,日子怎么精彩怎么过被。

    王博这一拳就是打在棉花上了,徐瑶不是为了吓他,她是一个活的很自私的女人,没有人就不自私,她想要的就是舒心,当我觉得这个对我有利,我会主动出手去争,当我知道这条路行不通的时候,她不会墨迹,会转身马上走人。

    徐青闹着要出国,可现在出国手续哪里就是那么好办的,徐瑶不管,她父母则是轮番上阵轰炸,就是要徐瑶为徐青的挣钱梦买单,徐瑶自然不会掏这个钱,坚持自己没有,她父母除了骂她也没有别的办法,不过有亲戚可以借,又找到舅妈家,舅妈觉得无语。

    “借钱?”

    过去借钱就总不还,还躲人,典型的玩脸皮的,遇上这样的小姑子你也没有办法,你总不能报警或者抓花你的脸吧,这不可恨,可恨的是她继续卖弄着自己的脸皮,舅妈现在就想,你说徐瑶真是他们两口子的孩子?看着可一点不像呢,人家说龙生龙凤生凤,老鼠生的儿子会打洞,徐瑶这是基因突变吧。

    “又要借钱干什么?”

    徐瑶妈就说了,徐青想出国挣钱,舅妈撇着嘴:“你就以为国外的钱那么好赚?不是我说徐青,他做什么就都没有长性,干个两三天就不干了,工作不是挺好的?怎么就不做了。”

    徐瑶妈撇嘴:“好什么啊,一个月就那点钱,养孩子就都不够。”

    舅妈心里暗想,这怨谁?念书的时候徐青不好好念,上了大学就更加是混日子,说实话他这个学历恐怕人家拿着中专证的就都比他的含金量高,不是她小瞧徐青,徐青跟徐瑶根本就不像是姐弟俩,属于吃什么都不够那伙的,做什么都没有真本事。

    “我跟你哥现在手里也没有多少了……”

    徐瑶她妈堵着气回到家:“你舅妈现在就是看不起我们家,你可得争点气啊,别被人瞧不起……”

    徐瑶她妈觉得这就是机会,行不行就看这一次了,到处借钱,当初给徐瑶借钱出国,两口子那都是堵着气,被孩子给逼的,觉得徐瑶这种孩子就应该天打雷劈,直接劈死,你见过有跟父母这样闹腾的嘛?谁家孩子就都出国了?就你了不起,那时候满肚子的怨气,觉得女儿就是白眼狼,现在借钱是带着满心的希望,觉得儿子出去回来就真的成了,肯定就有了。

    徐青想要钱,需要钱,他老婆逛淘宝的时候就说:“哎呀,这人中了一千多万,一个二十多岁的姑娘……”

    两口子就是感慨,你看人家这命运,有个姑娘在淘宝一家海外店花了一千多买了一瓶海蓝之谜的眼霜,老板就赠送了一张价值两块钱的彩票,谁知道就是那张彩票叫这姑娘中奖了,徐青的发财美梦好像突然之间就找到了突破口,天天的买彩票,从两块钱起开始买,然后加注,越来越多,这个梦他不信能碎掉。

    徐瑶父母为了这个儿子就真的是拼了,家里不是还有房子嘛,人家儿媳妇一听就不干了。

    “爸妈拿房子做抵押肯定不行,我也不同意。”

    开玩笑,没钱至少还有一个房子,她跟孩子将来还能有依靠,叫这两个老的这么弄下去,将来房子没了,自己怎么办?她就是太过于了解丈夫了,知道他八成成不了他想象当中那样的,靠刷盘子发家?这又不是做梦也不是故事,要是徐瑶愿意出钱,她乐得接受,谁叫姐姐有钱了呢,她手里有花不完的钱,给弟弟花点怎么了,动房子,别想,门就都没有。

    徐青每天待在家里,他抽烟还抽得厉害,十块钱一盒的烟一天要抽两盒,晚上要是玩游戏呢,抽的就更加厉害了,他妈背着他嘟囔,可不当面说,这一个月下去开销可就多了起来,玩游戏还喜欢买装备,自己喜欢自己的号更加强一点,伸手就要钱,现在等于一家三口一齐啃老,小的那个就没有办法,毕竟那么大点,徐瑶爸妈现在这日子过的就精彩极了,你说买车贷款还没还完呢,儿子工作不干了,儿媳妇今天买点这个明天买点那个,叫她回娘家去要点钱,人家儿媳妇直接就开口,她是嫁人,不是招女婿。

    徐瑶她爸也没有办法,只能在出去打工,自己赚点是点被,徐瑶她妈直接跑浴池给人搓澡去了,别小看搓澡这活,一个月搓下来数目很是客观呢,就是对身体不好,容易得风湿之类的病情,她现在还能管这些,挣钱要紧啊。

    今天洗澡的人就比较多,从里面出来就差点躺在地上了,里面的空气太闷,拿着电话给徐瑶打,徐瑶根本就不接。

    “听说你女儿在国外呢?”

    徐瑶她妈这就找到知音了,跟一起干活的人就讲自己这个女儿。

    “谁都管不了她啊,就没见过这么心狠的孩子,跟狼似的,你对她多好就换不回来,以前高中毕业就嚷着要出国念书,逼着我跟她爸出去借钱啊,我跟她爸就差没直接上吊吊死了,没办法啊,怕她死,只能给她借,现在人家学成回来了,原本以为我们老两口能借上一点光吧,结果工作了工资是多少瞒着我们,瞒得死死的,一个月好几万好几万的赚从来不跟我们讲,怕我们算计她,自己用名牌进出星级大酒店,家里父母都要去要饭了,她弟弟这毕业了就没找到好工作,你说求她当姐姐的帮忙,眼睛一闭,打电话也不接啊,我只能出来打工,我到了这个年纪,还受这个累,我这个命啊……”徐瑶妈越讲越觉得自己委屈。

    那些出来干活的多少都是因为家里有压力的,儿子结婚,儿媳妇生孩子你说哪里不用钱?当老人的就真的能眼睁睁的看着不管?想管的话,搭上一份工资还不够呢,就只能在赚一份,一听说老徐家的闺女是这个样的,大家就都抱不平了。

    “天打五雷轰啊,就这样的孩子狼心狗肺的,你当初怎么就没掐死她?”

    “是有点不像是样子了,父母给了你生命,那给父母怎么了?给多少就是应该的,现在的年轻人,什么叫礼义廉耻就通通都不知道了,一个一个的只知道啃老……”

    “就是,你去告她,找媒体,我就不信她还不管你们……”

    “找什么媒体啊,弄臭了她,我跟她爸能高兴啊?那到底是自己的女儿,我也就跟你们抱怨抱怨……”

    徐瑶她妈一个月赚了七千多,可胳膊腿就都出毛病了,人就整天晕晕乎乎的,头脑不够清楚,玩大命的给儿子挣钱,她这一挣钱徐青身上的压力就减小了,原来自己妈还能这样赚钱呢,他也没看见,不就是搓澡嘛能有多累。

    *

    “王焱啊,你回家行不行?”徐秋华在电话里说着小话。

    去了王冉家,王冉也没怎么管啊?不就扔着孩子一个人在家,就是有闹闹也没有用啊,闹闹一个不大点的屁小孩子,懂什么?

    王焱无声息的看着地板,他就是不想回家,自己说不好那种感觉,姑父试着跟他谈过,他不是不知道父母有多辛苦,不是不知道自己父母也对他伤心,但是就是过不了那个劲儿,回到那个家,他就喘息不上来,觉得好像被人掐住了脖子。

    王焱还记得,自己回家两天,去语言学校,他妈是怎么干的,天天跟着他,监视他,说白了就是不相信他,那种感觉很不好。

    王焱没有跟简宁说的就是,当王超伸手打他的时候,他就想还手,当时一股气冲到头顶,他都有心想杀了王超,真是有那种憎恨的心情,他不知道自己是不是混蛋,但是确实存在这种想法的,不愿意跟姑父说就是因为怕姑父瞧不起他。

    徐秋华挂了电话,这孩子就是怎么说都不回家,自己收拾收拾屋子,然后直接奔商场去了,给王焱买了几件衣服,给送过去。

    闹闹在睡大觉,他整天就都是处于昏迷的状态,王焱在客厅里看电视。

    昨天姑父把闹闹的鞋子给刷了,王焱顺便帮着收了回来,摆在一边,闹闹不会穿鞋带,王焱虽然会,不代表他就喜欢干这个呀,年纪使然自己就当没有看见,放在一边打算叫闹闹醒了之后他自己穿。

    徐秋华上门,王焱推开门。

    “妈……”

    “嗯,吃饭了没?”

    王焱说还没有呢,等着闹闹醒了一起出去吃,徐秋华这脸子就好不是颜色,这都几点了还没叫孩子吃上饭呢?

    “你姑呢?”

    “不知道啊,昨天晚上没看见。”

    王冉昨天回来的晚,她回来的时候王焱都睡了,早上又早早走的,徐秋华翻冰箱看看里面都有什么菜,自己在厨房忙活着,甭管这谁家的厨房,不能叫儿子饿着肚子啊。

    “你去叫闹闹起来吃饭,这都几点了?十二点还在睡觉呢?”

    这孩子都懒成什么样了?

    王焱叫闹闹,闹闹一点知觉都没有,王焱想着姑父,这就是看着的学会了,简宁喊自己儿子,从来不会大喊大叫的,先是摸摸孩子的屁股然后拍拍各种给捏按摩,叫他起床,特别有耐心,就是叫足三十分钟他都不会生气的,王焱脾气不好,这点应该是随了王超,你别看他表面不发火,火气就全部都聚集在心里,等憋不下去了,他就干大事儿了。

    因为有简宁做着样子,自己上手先是扯开闹闹身上的被子,去扯闹闹的胳膊。

    “起来吃饭了。”

    闹闹被王焱转了两三下,直接头就朝下横在床上,就这样还不肯醒呢,王焱就坐在床边给他按着肩膀。

    “吃饭了,有你喜欢吃的鸡腿……”

    闹闹眯着眼睛就是不醒,王焱又是拍又是哄的,好半天人坐起来了吧。

    “你先去洗个手。”

    他出去自己盛饭,顺便将闹闹的那一份给盛出来,徐秋华看着就觉得很是心酸,自己儿子以前都不会主动干这些,你看跑他姑姑家里来了,还得帮着他姑姑照顾小崽子。

    王焱回到卧室,闹闹果然又蒙着被子在睡觉呢。

    “简承宇……”

    闹闹看着桌子上的东西,笑笑,果然是有他喜欢吃的,他很能吃,身体看着稍微有点圆,可身上实际是没什么肉的,特别的瘦,王焱坐在另外一边,两个人没有声息的吃着饭。

    “你跟妈回去吧,嗯?”

    总待在这里不是那么回事儿啊。

    王焱胃口还是那样,没改善的太好。

    王超上班,同事就说孩子现在叛逆,说自己都管不了。

    “那是我祖宗啊,说不能说,打不能打,我真不知道应该怎么办了,就一点不懂事,你指望他自己来心疼你,估计这辈子就不可能了,你说我这当爸爸的……”

    王超起身没有继续往下听,他自己孩子都没管教好呢,里面的同事抹了一把眼泪。

    “他妈就天天不上班的跟着他,就往网吧去,谁都拦不住,你稍微没注意到,他就钻进去了,为了他工作都不要了,跟他说,孩子还犯浑,说那是他妈自愿不要工作的,跟他一点关系都没有。”

    大家也都是在劝,说孩子还小,现在还不懂事,慢慢就好了。

    王超点了一根烟,他知道自己的缺点,活的有点自我,徐秋华顺着他,父母也不跟他一样的,他横惯了,说白了就是大男子主义,这种个性说想改,真就不是三天两天的。

    徐秋华晚上回家就跟王超说,王冉不给王焱做饭。

    “我去的时候都快中午了,孩子早饭还没吃上呢,最可恨的是……”

    徐秋华说着下午发生的事儿。

    她原本想着,毕竟自己孩子待在人家家里,自己力所能及的为小姑子干点什么被,她能做的就是给收拾收拾卫生,可简宁家实在太干净了,地上就连根头发丝都没有。

    “你把鞋带穿上。”

    闹闹有一双红色的小鞋,他就喜欢穿这双鞋,王焱也是知道,因为长时间相处,就告诉他鞋子干了,他只要把鞋带穿上就好,下午他们俩打算去博物馆逛逛的。

    闹闹理所应当的摊手:“我不会。”

    他没有学过穿鞋带,这活他也从来没有接手过,不会觉得也没有什么的,他就是不会的呀。

    王焱张着嘴,好半天自己拿着他的那双鞋自己坐在沙发上就开始给穿上鞋带了,叫闹闹过来看:“挺简单的,你看一眼就会。”

    “那也不会。”闹闹就不看,他心思根本就不在这上面。

    王焱觉得其实有时候看着一个人聪明,可能他就是生活白痴,比如眼前的这位,会玩高雅的钢琴,会弹吉他会打架子鼓好像他不会的就太少,成绩还好,可惜生活方面就是一个无能儿,王焱想起来某天闹闹叫自己帮着他把手机充电,王焱也不是故意去看闹闹手机的,那手机上面标的都是什么?

    饺子馆,中国料理,西餐,日本菜,法国菜通通就都是这些,就一吃货。

    袜子没有洗过,衣服不会叠,鞋带不会穿然后自己还特别的理直气壮,说自己就不会干这些。

    徐秋华当妈的,自己的孩子自己的鞋带他穿过几次?

    “不是我挑王冉,她也没时间管孩子,简宁也忙,咱们把孩子接回来吧,闹闹什么都不会做,鞋带王焱给穿的,就连声谢谢都没有,我给他做饭,对着我一句感激的话也没啊,低着头就知道吃,不是说他礼貌特别好吗?上桌子连续吃了三碗米饭,菜都给吃的光光的……”

    徐秋华越说越不待见,觉得这一点礼貌就都没有。

    “接回来,你管还是我管?”

    “那他们两口子管什么了?”徐秋华对着王超大小声,所有人都认为简宁会教孩子,简宁会教的话,孩子就睡觉一直睡到十二点?简宁会教就让孩子跟没吃过饭似的?

    王焱跟闹闹从博物馆出来,小兄弟俩往简宁医院去,简宁下午有时间,正好陪着他们俩去看牙,简宁换着身上的衣服,简承宇喜欢穿西装裤挽着裤脚,格子小西装裤挽着裤腿。

    “这是院长的儿子?”

    闹闹一出现叫一群女人炸开锅了,这孩子长得一点都不像是院长啊。像他妈妈吗、

    王焱觉得自己现在就好像被人群观的猴子,不能怪王焱这样想,闹闹平时不来医院的,就是王冉因为现在医院这些就都没有几个见过的,院长又早早说自己结婚了,老婆孩子很神秘,难免大家就都会多关注一点,越是神秘,人家就越是好奇。

    这孩子像是院长的儿子?这么大了?

    看着就根本不像嘛。

    简宁领着孩子两个孩子去停车场,遇上了熟悉的人打一声招呼。

    “这是您儿子?”

    “是啊,闹闹王焱喊人。”

    王焱先进去看牙的,简宁跟儿子坐在外面等,陶林玉这边效益还算是不错,光靠着一个牙科就足够了。

    “几点睡醒的?”简宁摸摸儿子的头,这小子看着就是一副没睡醒的样子。

    闹闹比了比手指,父子俩感情不错。

    看完牙送他们俩去电影城。

    “票已经买好了,想吃什么你们就自己买,我先回医院,晚上带你们去吃饭,行不行?”

    简宁说话的时候手就一直没离开他儿子的头,王焱点点头,闹闹跟着王焱就进场了,两个大小伙子坐在里面看电影有些怪异,散场往医院回走,简宁晚上领着两个孩子去吃日本料理。

    “简先生里面请。”

    核对过订餐人的名字,这边服务员带领着他们往里面走,简宁把自己的大衣挂了起来,地上放着一个小座椅垫,闹闹从来就是会吃,能吃的一个选手,王焱开始有点不习惯,现在也接受了。

    “我妈没下班吗?”

    “我给你妈打个电话。”

    简宁起身拿着电话走到外面,王冉说自己在往回走的路上,估计几分钟之后就到了。

    王冉进门,简宁伸手去接她的大衣,她看了一眼那两个在吃的小孩儿:“有那么好吃吗?”

    王焱笑:“开始不习惯,慢慢就好了。”

    王焱跟自己姑姑比较有话题,主要姑姑不是自己父母,没有那种压迫感,他不爱学习的大部分原因就是自己的脑子真的不够用,讨厌学习,看见书本就闹心,就想睡觉,父母呢则不明白这些,一个劲儿的逼着他要努力学习,王焱只觉得痛不欲生,可姑姑不,从来不会逼着他去看书,不会逼着他学成什么样,可以给他一个相对的立场,把他当成大孩子,叫他自己来做主。

    “闹闹你把妈妈的包递给妈妈。”王冉跟儿子说着,闹闹起身去把王冉挂起来的包递到母亲的手里,自己坐下身盘着腿就继续吃,王焱相对就斯文一些了,可能孩子也是有点放不开,王冉接起来电话,自己走到一边去说话,简宁管着两个臭小子。

    “我就觉得自己脑子笨,不够用,学不好。”徐秋华经常对王焱说的就是,儿子啊,这样的社会,你不靠自己你靠谁啊?除了你爹妈谁还能管你?是,家里有钱,可这些钱花完就没有了。

    原本徐秋华想的事情很简单,家里终于不缺钱花了,她可以叫儿子活得顺心点,但是想法跟实际举动就相差太多,谁都不能控制自己的想法,还是想让孩子好好去学习,一个学生不好好学习能干什么?等着坐吃山空吗?

    家长没错,孩子也没有错,可家长把压力转嫁到了孩子的身上,他学不好哪怕自己用了心依旧学不好,他就是讨厌学习这件事儿,他就是吃不进去,王焱听着徐秋华经常嘴上挂着羡慕这个羡慕那个,羡慕人家能养出来好成绩的孩子,这不就是说他不行嘛。

    简宁摸摸王焱的头:“尽力就好,你心里想的话就不能跟你爸爸妈妈说说?”

    王焱想,如果自己爸爸妈妈是姑姑姑父自己一定会愿意去学习的,可惜不是,当着父母他不可能把心里的话就全部都说出来,从小没有那样的气氛,就是跟姑父有些话能说,有些话他依旧是藏在心里的。

    王焱就怕别人提他离家出走的事情,很怕很怕,这就是他心底的一道伤口,甚至看新闻听见别人说话,刮倒一点边他就会马上离开,因为不能听。

    对于闹闹来说,这样的话无非就是安慰,他爷爷说的好,没有尽力,什么叫尽力?能做好的事情就必须付出全部的力气做好。

    徐秋华跟王冉这量子就是结下了,当嫂子的没有办法理解小姑子的做法,徐秋华不主动王冉也不吭声,两个人就僵在原地了,王妈妈倒是想劝,可劝过一回没有效果,儿媳妇儿媳妇有自己的心思,女儿有女儿的心思,王爸爸又不让她管,要是依着王妈妈的意思,王冉主动说个话也就算了,家和万事兴,秋华怎么说都是嫂子,她既然不能跟你哥离婚,弄成现在这样,你哥夹在中间也是为难,可王爸爸不让,不是说王爸爸偏着谁,孩子都长大了,心里都有主意了,随他们去吧。

    王冉起身要走,把手机扔到包里,自己过去拿大衣:“我得过去一趟,儿子妈妈不能陪你了。”王冉有些抱歉的看了闹闹一眼,闹闹没有多大的反应,习惯了,点点头,王冉跟徐秋华别扭,可心里还是挂着自己哥,给王超打电话,叫王超过来跟简宁一起吃,顺便看看孩子,什么感情都是在与培养的。

    王超来徐秋华就肯定跟着来,王超现在心里说实话他有点怕见王焱,就一个孩子,你看别人家的孩子都顺顺利利的就长大了,自己就摊上不省心的了,教吧,自己教不了,对着他就没有办法下手,说不知道从何说,打吧,他现在真是肝颤,就王焱这孩子在打下去,估计他不疯了自己也得疯了,王超打的最后一次,就从那以后自己就板着脾气,他试着叫自己宽容一点,甭管着对着谁,生气的时候自己出去转两圈,有事儿说事儿,生气也没用,可成效不是太大,生出来就是这样的脾气,改不掉了。

    坐下身,徐秋华开始装的很好,能把所有情绪都压下去,陪着孩子吃饭,王焱今天胃口似乎开了,跟闹闹俩进攻刺身,王超来了自然就要在点的,简宁把点餐权交给那两个孩子,王焱有哥哥样儿,闹闹负责吃。

    “金枪鱼刺身、黑鱼刺身……”自己点着然后小声的问着闹闹,闹闹就是个吃货,叫完人就负责低头闷着吃:“醋拌赤贝、水果天罗妇、鸡蛋鳗鱼卷、飞鱼籽寿司、鳗鱼手卷、金枪鱼寿司、马哈鱼寿司……”

    “点那么多吃的过来吗?”在徐秋华之前,王超就准备开口了,他觉得孩子这做法就有点不合体面,你姑父掏钱你就这样花啊?想开口,被简宁给按了一下,王超就忍着没出声,在王超的心里,王焱是他儿子,还是小孩子什么就都需要大人来做主,他懂什么啊?简宁按住了王超却按住徐秋华,徐秋华就数落王焱:“钱不是这么花的,你才多大啊花钱就大手大脚的……”

    王焱的好胃口一下子就没了,自己低着头也不点了,更加没有刚才那点的兴致勃勃,说实话他跟他爸妈从来不会来日本料理,因为爸妈都不喜欢吃这个,更加不会带他来,就是因为知道他们没有吃过,王焱想把自己认为好吃的点给父母尝尝,在徐秋华的眼里,这就是一种浪费。

    筷子放在桌子上就没有动过了,王超是从头看到尾的,看见了王焱刚才的高兴到现在的灰头土脸的,徐秋华说自己来点吧。

    “就吃他点的那些吧。”

    徐秋华瞪王超,王超的眼神有点吓人,徐秋华就怕王超啊,不怕别人啊,马上就老实了,大人有大人的话要说,孩子有孩子的话题,王焱跟闹闹俩也有话说,不过闹闹的话少,喜欢笑,真的开心了就笑的没心没肺似的,王超尽量不提王焱的事情,往公事上谈,往王冉的身上谈,可徐秋华对于这些就都没有太大的兴趣,她熟知的范围就是家庭这部分啊。

    “王焱出国手续能办下来吗?我听说现在出国手续也不是那么容易的,还有他英语学的也不行啊,平时考试都不及格,不会说出去怎么跟人沟通……”

    徐秋华说的就是实话,王焱这方面确实不行,可对于敏感的王焱来说,这话就无疑等于照着他受伤的伤口上又给了两刀。

    “那边也有语言学校,待时间长了自然就好了,大环境熟悉熟悉就好。”简宁笑笑:“闹闹英文也不是特别好。”应该说闹闹这孩子怎么说呢,有点也处在叛逆期了,简宁看见过闹闹给他爷爷的秘书回信,大概是把成绩单发给人家,人家用英文他就用中文,人家用中文他就偏偏用英文,就好像跟人家过不去似的。

    “闹闹就挺不错了,成绩那么好,就算是成绩不行,有个有钱的爷爷……”徐秋华这是放轻松了,又忘记自己前段是怎么担心王超过于关心闹闹省得王焱不痛快的。

    简宁没吭声,简宁的意思就是让这个话题直接跨越过去,王超也没搭话,跟简宁说着话,原本都已经转移走了,徐秋华自己又提了起来。

    “王焱妈问你,就打你的那些人你都记得不?我得报警,我饶不了他们……”

    王焱的脸瞬间就变得煞白,全身的血液全部都凝注了,他就怕别人提这些事情,他做错了现在知道要改了,能不能别在他的面前在提起来了?

    “怎么不说话啊?现在这些孩子啊,就不懂家长的心,为了你们都操碎了心,前天看电视节目,那孩子也是离家出走……”徐秋华眼圈隐隐有泪光,她说的很是感慨。

    简宁看着闹闹:“你跟你哥先回家。”

    闹闹起身扯了王焱一把,王焱坐在原地就没动,他现在就想找抽,打吧,早晚打死他就拉倒了,真的,活着没劲儿。

    这个劲儿上来了,他就是过不去了,他觉得活着没有意思。

    闹闹又扯了一把,已经上力气想把王焱给拖走,可王焱不动,一屁股坐在哪里,按照王超那暴脾气,以前第一个举动肯定就是上去轮王焱嘴巴子,这回竟然没动,徐秋华哭了,满脸都是眼泪。

    “你说说你多不懂事?我说你什么了?你就这样……”

    王焱脸上的青筋全部都绷着,脖子上的尤为明显整个人都在发抖,简宁过去想推孩子出去,还没上手呢,王焱哗啦一声就把桌子上的东西全部都推下去了,自己拿着盘子碟子往地上摔着,整个人情绪特别激动,王超被孩子掀翻的东西弄了一身,王超不是没觉得手痒,真是想上去抽他了,可王超忍住了,他的手放在身边攥紧拳头,告诉自己,冷静冷静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