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婚前婚后,大龄剩女 > 316  仇人见面分外眼红

316  仇人见面分外眼红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看最快更新

    张颖办的事情就连她爸妈都不知道,她谁都不跟谁说,自己有了主意就这样做了,别说她做的对不对,王博这个丈夫至少是欠她的,她怀孕的时候他干什么了?孩子胎心停跳自己是孩子的妈妈都快要去死了,王博呢?

    如果房子能转移到自己的名下,张颖也想弄到手的。

    划拉划拉,王博这几年赚的钱都在她手里握着呢,王博之前是计较过钱,可五婶劝谁家过日子就都是这样的,细数了王博的所有不对,五婶可怜张颖,毕竟一个女人经历这么一场跟噩梦似的,你就体谅她点,王博为了体谅张颖钱又交还到了张颖的手里。

    张颖起先是一点一点转移,各种找借口,那时候王博就应该留意的,可惜他加班加的自己头昏脑胀的,等到某一天王博回到家,进门就觉得有点不对,到底是哪里不对呢?

    家里被人给搬空了,是的,全部都搬空了,张颖够狠,就连窗帘都给拿走了,家里能搬走的通通都给搬走了,划拉个一干二净。

    王博的脸上出现了一种很是奇妙的神情,他自己都有点懵,现在什么情况?演戏呢?

    给张颖打电话,张颖在电话里说的很清楚:“就是不想跟你过了,你要是愿意离婚呢,我们就办手续,你要是不离婚呢也行,那就这样过,你过你的我过我的,至于东西和钱,我转走了,要么你杀了我,要么你就别想得,你欠我的,你活该。”张颖的情绪很是激动。

    王博要是真杀了她,那也行,王博也得进监狱蹲着去,大家扯平了,我好不了你也别想好,大家一起死。

    张颖闹的动静这么大,王博不可能不跟家里说的,拽着自己的领子给家里去电话。

    “我问你,她要跟我离婚你知道吗?我的钱她都给转走了,家里的东西通通就都给我搬空了,你知道吗?”

    五婶还以为这孩子开玩笑呢,你说天也没黑,怎么回事儿啊?

    身边还有王妈妈呢,就开玩笑说王博:“你这孩子,还跟你妈我开玩笑……”

    “我开什么玩笑啊,你说她脾气好什么都好,现在就差没玩死我了……”王博拿着电话照着墙面就摔了出去,行,不就等着自己弄死她吗?他成全他。

    五婶傻眼了,怎么回事儿啊?心里有些发抖,不是真的发生什么了吧?

    赶紧往回给王博打电话,可是打不通,五婶有些坐不住,王妈妈就问怎么了。

    “我不知道啊,打电话跟我说张颖玩他,什么钱不钱离婚不离婚的……”

    王博真的一股气就冲到头上了,他没有办法不冲动,圣人遇上这么个女的,也得疯,离婚就离婚没人拦着你,你搬家里东西干什么?你是打劫的?在一个那些的钱,这都是王博自己赚的,他不可能不心疼的。

    王博直接就上张颖门去了,可惜没人在家,无论他怎么砸门。

    “你给我滚出来,听见没有?”

    邻居都出来看热闹了,这不是张颖丈夫吗?怎么了、

    “小伙子有话好好说,你现在这样可不行啊……”

    张颖把她爸妈都给接酒店去了,人在外地呢,跟父母说请他们去旅游,二老是高高兴兴出来的,毕竟女儿说带他们去玩,这样女儿也能放松一点,张颖在酒店就说了。

    她爸妈都傻眼,这是什么情况?

    “离什么婚啊,你听妈的话……”

    “妈你别劝了,我跟他离定婚了,我跟他躺在一张床上我委屈……”然后就说自己把王博的钱就全部都给转移了,张颖妈一听就躺床上了,人家的钱你怎么动手动脚的?这要是人家报警你怎么办啊?

    “你给还回去,我陪你去。”张颖她爸一瞬间老了许多,这孩子就跟中邪了似的,什么话都听不进去,你说可怎么办啊?这回不离婚都不行了,拿着人家的钱干这么大的事情,那还能有完吗?

    “还?凭什么还?是他对不起我,我嫁给他为他怀孕不需要对我进行赔偿?”

    张颖现在这态度就是这样,你们叫我还钱就等于往死了里逼我,她父母也不敢有太大的动作,再加上你说真的到时候把女儿给送进去了怎么办啊?

    五婶跟五叔开车过来的,五婶就麻爪了,脑子里一片空白,不可能啊,张颖那样的个性,怎么能干出来这样的事儿,绝对不可能的。

    等到了地方往楼上跑,大门开着呢,里面空空荡荡的,真就什么东西都没有了,也不知道她谋划了多久,竟然能给搬的这么空,你说请搬家公司搬的都肯定没有这么干净,五婶一进门就觉得脑袋晕,这得闹成什么样才会有这样的壮举啊?

    “怎么回事儿?”

    “我报警了。”

    王博眼神冰冷,他自己也傻逼了,自己结婚听别人的干嘛?自己都不对心,也没怎么处,直接把钱交到人家的手上,不是等着人来坑自己吗?什么都别说,他一点都不委屈,王博在心里骂着自己,他就是一个二百五,他都多大了还需要听自己妈的话?

    说不恨五婶,那恨肯定就是有的,没有五婶伸手参与,这件事儿不见得能成,恨得不得了也不见得,那到底是自己妈,自己的婚姻不幸还能怪自己妈做的错了?王博现在就挺矛盾的,所以拐来拐去怪自己就是个傻逼,什么事先都没有发现,叫人拿着自己所有的钱远走高飞了,派出所那边说这事情有点复杂,能不能处理都是问题呢,毕竟是两口子的事儿,里面的说道太多,弄不好到最后他这钱就是没了,打官司他拖不起啊,他哪里有时间去打官司去?

    五叔也是有点懵,张颖够狠的了,五叔实在不相信儿媳妇就是这样的人。

    “拿走多少钱?”

    “从我上班到上个月的工资,外加家里的所有东西,就连窗帘她都拿走了。”王博嘲讽的扯扯唇,他就是找个女人陪睡,一年到头也花不了这些钱吧?这可真是高级价格啊。

    唯一留下来的就是卫生间的坐便垫,估计张颖是觉得这玩意不值钱所以没拿走,剩下真的是抢光扫荡光,通通都没。

    五婶直接就昏过去了,醒了之后第一个动作自然是往张颖跑,跑也没用,人家家里根本就没有人,五婶叫嚷着要报警。

    “哪里有这样的人啊?我对她什么样?这跟小偷有什么分别?”

    王博听着累,站起身:“那你报吧,我等着信儿了。”

    王博开门就出去了,家里也不能睡了,床都没有了,家里就剩空架子了,还睡什么?这哪里还像是家了?

    王博老婆卷着钱跑了,这消息就跟长了翅膀似的飞了出来,从上到下就全部都知道了,五叔也躺下了,王博账户里一共有将近七十多万的存款家里被洗劫一空,五叔能不着急上火?

    王妈妈一听,心里暗暗叹口气,王博这孩子啊……怎么就那么倒霉呢?摊上这么一个老婆,这刀子给捅的,你走就走,离婚也就离了,不是你的钱你怎么能给转移走呢?

    三婶就当着王妈妈说的,反正五婶没在身边。

    “王博当时那样就不想处朋友,老五家的就非得逼着孩子去结婚,孩子结婚是找叫他顺心顺意的,她不啊,非要找个自己能相中的,整天说张颖长得好看,嘴甜这回好了,弄了一个贼进家里,这回好,这把王博给坑的,也别怪人家女孩子,要怪就怪老五家的,活该。”

    三婶恶狠狠的说了一声,不是活该是什么,你就非作啊,现在满意了。

    孩子长大了,他想跟谁结婚,这是你能拦得住的?王博之前处那个叫什么来的?三婶也有点记不住徐瑶的名字,不说就一定是她,之前两个人住一起那么久都要结婚了,你说他们分手了,你是不是得给王博一点时间叫孩子缓冲一下?急的跟什么似的,就要结婚,现在好了,这可好了,老王家都得出名,娶了一个小偷儿媳妇。

    简宁过来送一些东西,王妈妈跟简宁说了,简宁一愣。

    他都过来了,当做没有听见好像又不是那么回事儿,给王博打通电话,男子汉钱没就没了,别在把自己给搭进去了,出事情就想办法解决,你别脑子一冲动,到时候干出来不可挽回的事情,你家里也不是就差这点钱。

    “当时不瞒你说姐夫,我杀了她的心就有,现在冷静下来想想,行,我愿意吃这个瘪,我倒霉,谁叫我摊上了呢,我有不对的地方,可我也不用这么些钱去补偿,钱我肯定是要弄回来的。”

    简宁多余的话他就不想说了,事情是两个人起了摩擦慢慢演变到今天的,谁对谁错还重要吗?重要的是事情已经发生了。

    王焱从出国开始就一通电话没给徐秋华王超打过,就连简宁孩子也是不愿意联系,只打给王冉,偶尔那么一通电话,就好像是要跟全家都断绝关系一样,在王焱的心里,爷爷奶奶不是他不想,可打电话他就觉得好像爸妈都在身边一样,那些过去他不愿意回忆,想起来自己就闹心,睡不着觉。

    王焱出国之后所谓的叛逆期好像就已经全部结束,结束的莫名其妙,甚至别人都没有来得及对他做一些什么,完全是老人的作息时间,早上几点固定起来吃饭,晚上几点睡,一天几堂课,自己安排的很好,剩余的时间去打工,叫自己生活的忙碌一些,喜欢写日记,记录下来自己每天的心情,单从日子上来看,过去满篇都是对父母的抱怨甚至偶尔夹杂着一些诅咒,现在长大了,自己回头去看看,王焱自己都汗颜,这是他写出来的吗?他不愿意跟家里联系,闹闹就成了联系点了,徐秋华动不动就给闹闹打电话,问问王焱的生活情况。

    徐秋华就怕孩子委屈到,给王焱钱给的特别爽快,动不动就在电话里跟闹闹说。

    “闹闹啊,你跟你哥说叫他不要出去打工,家里不是没有钱花,钱不够了就跟家里要。”闹闹反正是没有转达,挂断了电话自己继续睡,就跟没听见似的。

    王焱喜欢画画,那种类似于漫画性质的,自己无聊时候的涂鸦,随便画的,都是他离家出走时候的过的每一天,他并不是为了记录,只是这段经历确实存在过,他把这些归类为屈辱,可在怎么样也是抹不掉的,就像是烙印刻在他的骨子里,他无论多痛苦都要伴随的。

    王焱偶尔会跟王冉多说两句,说说自己的生活状态说说学习情况,说说发生过的有意思的事情,还有跟王冉告状,说简承宇是真的什么都不会,这个世界上,姑姑才是血亲,到现在王焱才彻底的明白这句话,人越长大越害怕的东西越多,就像是以前他对姑父的抵触没有这样大的,他很喜欢姑父,但自己脱离了青春期,认真的开始用大脑去想一些事情,他自己的父母都是这样的看待自己,姑父只是一个外人,他心里也是瞧不起自己的吧?王焱后悔,当时为什么就愿意跟姑父说那些的话呢,这个世界上跟他最亲的就只有姑姑。

    家里他想念,可是做不到去联系,一联系那些不好的回忆就通通都跑到脑子里,有一段时间的状态就是完全的找不到活下去的勇气,他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出生在这样的家庭里,能支撑王焱走到今天的就是,当时他姑姑给他买了那个笔记本,他姑姑相信他。

    王焱永远都不会知道,那不仅仅就是个笔记本,或许在孩子来看,那就是我想要的东西,长辈给了我,那就是对我的一种信任,在他嫉妒缺乏信任的情况下,他愿意为了那种信任粉身碎骨,王冉就是他的支撑,他可以背叛全世界但不能背叛自己姑姑,因为姑姑对着他有期待,所以他得努力往好的方向努力,王焱很想随波逐流,就是一个信念支撑他到了今天,然后回头看看,好像这条路并不难走,不明白当时为什么就觉得荆轲密布,抬脚都费劲儿,也许是真的从当中抽离出来了。

    那台电脑,换做徐秋华是一定不会买给王焱的,当家长考虑的东西比较多,她能想到的就是买给王焱,他在上网结交那些不三不四的人,看一些黄片,这孩子就彻底废了,她不能去冒任何的奉献,当王冉答应后,王妈妈劝王冉不能给买,王冉不是没有犹豫过,因为当那些现实的东西摆在眼前,是个人就容易犹豫,摇摆不定,王冉自己拿不定主意却会问简宁,简宁的选择其实就是一种赌局,要么孩子就真的变好了,要么孩子就变得就像是徐秋华所说的那样的,两种可能性五五开,最后王焱的力气稍微向着正能量的位置偏了偏,他算是走出了那个困境。

    孩子不明白这个过程,他知道的只是自己姑姑对自己多有包容,他姑姑是个特别了不起的人,他会神话王冉,觉得自己姑姑就是万能的,没有他姑姑不会的,王焱能走到今天,觉得自己应该感激的就是王冉。

    那是一种比母爱更深一些层次的东西。

    王焱的画稿某天落在吃饭的地方,等找回去的时候发现没有了,问了老板,老板摇摇头,等他要走出去的时候有个人拦住了他。

    很是莫名其妙的,王焱出了一本画册,不是多出名的,卖的好不好王焱也不在乎,这只是能成为见证自己走向努力那条路上的成果,他恨不得所有的亲人都来跟自己分享,就像是画册里最后王焱所画浓重的那一笔,他成功了,故事的结尾没有结局,当他成功的时候他却感觉屈辱,惟妙惟肖的把徐秋华的神情表现了出来,一个妈妈的形象跳跃在纸张上,那个妈妈会提起来以前孩子如何如何的不懂事,那个孩子在狂喜的同时却备受痛楚,那一种幸福归类为心如刀绞。

    人活着却如同死去,死在了那片灿烂的花海里,他自己做不到死去,却可以将自己的化身死去。

    这就是他想表达的一种心里的所想。

    王焱告诉了王冉,明明应该是很高兴的一天,他却觉得失魂落魄,他抱着电话对王冉哭。

    孩子哭的很委屈,他做不到原谅,说恨不是说不恨又不是,那种感情已经像是一根刺就扎在他的心里,永远不会被拔去,或许三十岁以后他会长大,会愿意去试着敞开心扉。

    王冉拿着电话,她觉得自己很难过,只是一场孩子所谓的青春叛逆期,到了最后就成了一个解不开的死结。

    王焱嘴上说对父母并没有怨恨,其实不是的,王冉看得出来,他不愿意告诉徐秋华,甚至就连徐秋华知道以后的表情画了出来,他想象当中他的母亲就是这样的。

    王冉把画册送到了王超家,王超人在家里,王超是上了年纪越来越瘦了,瘦的特别厉害,他以前吃的不错,心情也好心宽体胖,现在瘦的就一把骨头了,男人太瘦并不好看的。

    “来了,简宁呢?”王超跟妹妹打着招呼。

    王超被王焱给打击的,自己孩子都教育不好,王超还能傲气什么?

    “他没来。”王冉进门换了鞋,徐秋华看见王冉来了没吭声,两个人到现在就都一句话没有说过,徐秋华心里对王冉的怨恨特别的深,不是一句两句就能化解开的。

    王冉踩着拖鞋:“我给你们送点东西。”

    家里很是安静,徐秋华现在白天就出去走,到处走,她不看电视剧什么爱好也都没有,跟疯了也就差不多了,儿子一通电话都没有,不管王焱的立场如何,不管徐秋华这个做母亲的是否合格,她现在的精神状态已经崩溃了,养大的孩子就跟死了一样一点消息都没有,徐秋华每天坐的就是出去不停的走,只要走路,脑子就不用思考,要么就是在家里拜佛,家里的气氛很是诡异,年轻的时候徐秋华希望公公婆婆不要跟他们一家三口住在一起,因为实在待在一起的时间太长,就这么两个房间,你说住一起就连一点自由都没有。

    现在徐秋华怕冷清,公婆却不肯搬回来住了。

    “什么?”王超坐下身问了一句。

    王冉从包里把东西掏出来:“这是王焱出版的……”

    徐秋华一听就上手去抢:“王焱还能出版?他出版什么?”

    王冉拧着眉头,就说前一句话,你自己无意识当中说出来的,这是她听,嫂子就没有想过,如果是一个敏感的孩子听见这句话,对他的信心那就是毁灭。

    徐秋华一开始就把那当成一个故事在看,越是看越是熟悉,为什么跟王焱的经历就这样的像?说是像似乎还有些出入,孩子有孩子的世界,大人有大人的世界,至少在徐秋华来看,王焱有些想的部分跟她所认为的有偏差,等看到最后,王超脸就变了,王超不是傻子,到现在还看不明白那他就白活了。

    王超这辈子觉得自己挺顺风顺水的,真的,你看小时候自己读书的成绩就不错,虽然住在农村吧,自己家条件不差啊,爸妈还都是好人,等自己毕业之后就有工作,挣的不多吧,可家里不缺他这份钱,他就没有憋屈过,后来结婚生孩子,妹妹结婚,大家都是一样的过程,王超就羡慕人家能生出来那种学霸的孩子什么都不需要教,你看人家就成才了,父母一点心都不用操,可惜轮到他就轮来了王焱这样的孩子,王超有过一段特别想掐死王焱的经历,自己回头看看自己的教育方式,他承认他的教育方式存在问题,难道除了他这样别人家就不存在吗?那为什么别人家的孩子都好好的,自己家的孩子就这样?

    王超觉得老天对他不公平,摊上了行,他愿意去改变,改变了之后孩子跟他们就好像不联系了,一通电话就都没有,王超不是不失望,不是不伤心,养孩子一场,最后就养出来这样的一个孩子,王超还觉得沮丧呢。

    不仅孩子跟孩子之间会出现一些比较,王超私心里也会拿着自己跟王冉去比较,他忙难道王冉就没有忙?

    那要是王焱去简宁家生活还不得被逼疯了?

    事实无非就是证明自己生不出来那种听话懂事的孩子,王超现在回头想想,当初盼着要儿子,希望有儿子能继承家业要儿子有什么用?还不如要闺女来的好呢,他都后悔死了。

    徐秋华一开始觉得愤怒,自己就像是他画里想的这样?她什么时候这样过?自己不平,觉得愤怒,觉得委屈,最后归位现实,生气没用伤心没用,徐秋华自己也不明白,她跟王焱到底是怎么了,王焱是她一手给带大的,他感觉不到自己对他的爱吗?如果说这个世界上有人愿意为王焱去死,那个人绝对就是她徐秋华,而不是王焱,他明白不明白?

    他觉得他姑姑,有没有想过,他姑姑有亲生儿子,有亲生儿子摆在眼前,侄子算是什么?真的当车祸现场只能救一个人的时候,傻儿子啊,你觉得你姑姑会救你吗?只有你妈妈我,才会舍了这条命去成全你,成全你我的,好儿子啊。

    徐秋华默默的流泪,母子俩现在就是走进了死胡同里。

    徐秋华不善于表达自己心里的感受,特别是在现下的这种情况,叫她给王焱道歉吗?她难道没有过?可孩子就是不听,现在跟家里就划线了。

    徐秋华叫闹闹把电话拿给王焱,她在电话里哭,一开始有很多的委屈想说,到最后只能哭了,什么就都说不出来,她委屈啊,她的委屈漫得过大海,她的一颗心啊,被王焱给伤得透透的、

    “没事儿的时候给你爷爷奶奶打个电话,好好吃饭,要是缺什么,你就先跟你小弟借。”徐秋华最后只能说出来这样的两句。

    自己养的孩子,你也不能杀了他,就是他再错,你当妈妈的也得包容,她以前话多,从今以后她不说了。

    徐秋华原本是觉得当自己觉得不满,觉得伤心的时候她可以把这份伤心表达给孩子知道,就像是那时候王焱离家出走后来回来了,她可以适当的哭哭,因为她的情绪当时就是控制不住了,她控制不住自己的抱怨,她就爆发了,在王焱的面前哭,在王焱的面前告诉他那时候他害得家里怎么样怎么样,全家都跟着他担心,她当妈妈的有多难受辛苦。

    有时候不要拿着自己的委屈去惩罚孩子,现在徐秋华明白了,可是已经晚了,孩子心里的那根刺已经扎根了,在慢慢的生长着,时不时就会跑出来刺孩子的心一下,叫他永远记着,当他犯错回头的时候,他的母亲是如何的在他面前哭诉,他曾经是犯了那些错,他明明已经努力在改正了,可是这些就都是没用的,因为没有人会记得他的改正,能记得就是他过去的错误。

    徐秋华在努力的生活着,自己得活着啊,跟王冉的这个劲儿还是过不去,就是不说话,就是不来往,甚至就连一通电话都没有,如果闹闹回国了,她会跟闹闹说话,也会关心孩子,但是王冉就别想,徐秋华的心里对王冉就是恨,那种埋藏在心里的深仇大恨,这辈子除非就是她死,不然是不可能化解的。

    王超劝过,王超以前收拾徐秋华,那徐秋华就真的害怕真的听,徐秋华的性格就是这样的,当她真的去恨一个人的时候,她恨的无声无息,王超就是打死她,她也恨王冉,不至于就是盼着王冉去死,也不是盼着王冉离婚,就是一种埋藏进了骨子里的憎恨,懒得把一个眼神用到王冉的身上,懒得跟王冉说一句话,也许以后的五年十年会有改变,但是现在却没有。

    王妈妈这个当老婆婆的夹在中间,一边是女儿,一边是儿媳妇,她能偏着谁?在中间和稀泥吧,儿媳妇女儿就都不领情。

    姑嫂两个人闹别扭,有眼睛的就都能看出来,周末老王家一大家聚在一起吃饭,这顿饭吃的就不太愉快,王博这事儿闹的,五婶现在还在医院里躺着呢,被张颖这给刺激大发了。

    有王冉在,徐秋华人压根就不出现,谁打电话就都没用,不来,用徐秋华的话说,她还差这么一顿了?不吃也饿不死,有王冉就没有她,有她就没有王冉。

    王冉也不愿意跟徐秋华一般见识,我原本就忙,我也懒得理你,王冉不去,简宁自然就不会去,王妈妈给徐秋华打电话:“王冉两口子没来,你过来吧。”

    徐秋华这才姗姗来迟。

    “那钱就没跟他们家要回来?”王妈妈问了一句。

    在怎么样,该是谁的钱就是谁的,你不能说转移那就是你的了,张颖这样做就有点不地道了。

    王博怎么没去要,张颖家现在就是避不见面,张颖父母觉得心里有亏欠,可女儿不听话啊,说那些钱就是她应该拿的,闹的邻里邻居的就都知道,张颖爸妈还觉得出门难看呢,王博现在工作就是受到影响了,领导找了他好几次谈话,也是知道他无奈,婚姻出现状况了,注意力也肯定不集中,可婚姻出问题毕竟也只是你个人问题,你不能试着叫老板去站在你的角度想问题啊,要是这样开慈善机构算了。

    五叔做了这些年的生意,也不是吃白饭的,既然要这样闹,那就别怪最后大家都没脸,托人找关系被,五叔不是不认识人。

    张颖父母就是跟着孩子受连累,两老人这一辈子不说有多优秀,可至少也没有被人戳过脊梁骨,你说姓王的人家一家人找上门,这风声跑出去,谁都知道张颖卷着丈夫的钱,把家里都给搬空了,人家当面不说,背后说不?

    有的邻居干脆就直接说了,弄不好就是张颖父母给出的主意。

    “以前还真是没看出来,离婚就离婚呗,你说哪里有这样的?不是你的钱你就都给卷走了?你没听说那家人都放话了,这肯定就是要打官司的。”

    “我看老张两口子就不像是这样的人。”

    “那是什么样的人?知人知面不知心啊,就是不咬人的狗,突然发疯才叫人觉得害怕呢,会咬人的狗不会叫的,我家要是找这么一个儿媳妇我都能气死……”

    反正各种不好听的就都有,张颖她爸也发脾气了,可张颖不听,她就觉得自己在这段婚姻里,自己很受罪。

    这官司一打,两家人以后肯定就不能好好来往了,不成仇人就不错了,王博承认自己身上肯定就有问题,并且占据了很大的问题,这些他就都承认,那总要当面的说明白吧?

    他有错,张颖就没有?两个人一起过生活,原本就不是熟悉的人肯定会发生摩擦,男的心粗女的心细,一个家总得有个人愿意退一步吧?她想叫自己怎么样她可以当着自己的面好好说,有问题就说问题,你现在弄这样这是解决问题的态度吗?他都承认自己态度想法都有问题,那她就是这样最后解决问题的?

    真的打起来官司,钱是属于王博的,无论张颖是以什么样的手段转移走了,该是王博的就是王博的,钱还是追了回来,除了结婚的那些首饰,这没有办法要回来,剩下包括家里的家具一系列,法院要求张颖在规定的日期里还回去。

    张颖的爸妈没有出头,没有办法出头了,丢人都丢成这样了。

    张颖的堂哥跟嫂子找的搬家公司把王博家里的家具给搬回去的,堂哥这人也是懂大道理的人,张颖以前真就是不是这样的个性,可能是这场婚姻对于王博和张颖来说就真的不合适,各种不合适,然后就发展到了今天。

    “王博啊,张颖她想差了,以后你们俩也不会见面了,你也别怨她,她也是有想不通的地方……”

    堂哥这态度已经拿出来了,他是代替张颖跟王博家道歉,接受不接受这婚都离了,以后也没有牵扯了,从今以后井水不犯河水,你原谅大家面子就都好看,不原谅难道人家就会掉块肉嘛。

    王博没吭声,他现在真是有点害怕女人了,狠起来算计你的时候,你看见没?家都给你搬空了,太他妈的可怕了。

    五婶这回一句话就都没有了,彻底不敢管王博了,你是再婚也好,看不看对象都好,她都不敢伸手管了,自己管过一次,最后弄到这样的结局,五婶恨张颖恨的牙根就都痒痒,这个张颖自己真是眼瞎了,对你哪里不好?

    五婶觉得自己对张颖哪里都好,张颖跟自己堂哥就说了,不仅仅是丈夫不好,公婆更加过分。

    “我嫁进去他们家,我自认对得起他父母,平时他回去过几次,都是我跑,我过年过节的联系他父母,跟孙子一样的侍候那两个老的,不是我亲爸妈,我凭什么?我怀孕了我妈每天给我当保姆,我婆婆干什么了?她就跟没事儿人似的,她生儿子就了不起吗?”

    张颖离婚是一点不后悔,后悔的就是没把王博的钱给弄走,这就是她最大的失策,不过最后买了那么多的首饰,一转手卖掉她也算是赚了不少,她没觉得感激,这就是自己应当应分得的,是老王家欠她的。

    五婶就等着看,看张颖还能嫁到什么样的人家去,自己就不信了,她做了那样的事情之后她还能嫁的好?谁要她。

    可张颖人家离婚三个月后再婚了,嫁的也是一个工程师,丈夫人不错,外在条件看着就都不错,听说夫妻两个感情也挺好的,人家张颖顺顺利利的怀孕了,两口子等着孩子出生。

    五婶从哪里知道的?

    五婶跟张颖的堂嫂在街上撞上的,五婶跟三婶还有王妈妈去给王奶奶买棉裤,老人家嘛,出门穿的不多就冻腿,人家张颖堂嫂也是一个挺爱说话的人,看见老王家的人也没有躲,人家开口就说张颖做的不对,那时候就是中邪了,错他们家是承认的。

    “王博还没再婚呢?”堂嫂说这个话就不是打听,而是真的希望王博能好好的再婚,你看两个人的磁场不合,怎么过条件怎么好就都没用,张颖再婚之后,日子就过的比较好,张颖再婚丈夫的条件说实话还不如王博呢,可人跟人就是一种缘分。

    人家也没有夸大了说,就是评述事实,五婶听了呢,心里就觉得各种不爽,按照五婶的想法,张颖这辈子就应该都嫁不出去,她祸害完别人家凭什么她还能嫁的好啊?张颖就是东西吗这样坑完王博,现在她儿子还没着落呢,人家结婚了,她心理要怎么平静,当时闹离婚钱东西全部都拉走,她娘家就一点声音都没有,这是帮着女儿准备掏空王博呢,五婶越是想越是想吐血,那个挨千刀的,怎么就让她过上好日子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