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婚前婚后,大龄剩女 > 320  论智商的成败

320  论智商的成败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看最快更新

    梁抗抗懒得反驳他妈,娶叶茜他也没准备对外公布,这就算是安抚叶茜的一种手段,就像是家里说的那样,等叶茜挂了或者等离婚的时候也许别人才会知道,给个甜枣顺便挥一巴掌这事儿梁抗抗做起来是特别的拿手。

    “小孩子喝酒。”梁抗抗扫了若晖一眼。

    这孩子有时候他都不知道应该拿着怎么办,怎么看姚若晖这个性有点跑偏,或许就是自己影响的,个性有些放浪,现在梁抗抗能指望的就是,将来若晖跟严创结婚挺好的,两个人门当户对家世相当,天造地设的一对,严创那小子依着他看,对若晖确实不错。

    若晖笑着贴着梁抗抗的身体,自己把梁抗抗的手放在手心里,柔和的说着:“嘴巴太淡,没有味儿。”

    若晖抿了一口酒,身体觉得舒服多了,要是哪一天不喝酒她才会真正的生病。

    梁抗抗眼中的柔情如同水波纹一样的散开,密集的散布着,也许姚静业活着那时候他们已经走向敌对了,可惜姚静业死了,最大受益者就是姚若晖,若晖不是他女儿,他疼若晖那种也不是疼女儿的方式,更多是像是知己吧,或者说是朋友。

    “你病才好。”

    “我听说你要结婚了,恭喜呀。”

    若晖巧笑着挑着眼皮不怎么真心的恭喜着,她的敷衍梁抗抗不是听不出来,大人的事儿,小孩儿还是不要管了。

    “嗯。”

    他不说话了倒是叫若晖无处下口,马一菲这棋就折了,也是怪她自己笨,情分这东西难道是靠天长的?叶茜能叫梁抗抗对别人心里产生隔阂,为什么别人就不能呢?

    梁暖回国,若晖一大早去接的,还没有睡醒,因为最喜欢的妹妹回来,这才勉强昨天早点上了床,打着哈欠,手里晃着手机,一会儿一甩出去,自己弯身去捡,看着时间,应该差不多了,人呢?

    梁暖在这边并没有多少的亲人,亲人早就都被梁抗抗给送走了,回来就完全是冲着若晖的,跟若望不同,巧即便心里有什么别的想法,从来不会拦着若晖跟梁暖的关系,梁暖什么都听若晖的,是那种比若望崇拜若晖崇拜的更加深,若晖看着她长大的,教她懂事叫她做人。

    梁暖这次回来,就是为了恭喜父亲再婚。

    梁暖心里对父亲的感觉有点奇怪,可能是因为太长时间不在一起,要不然就是这个父亲对她的关心不够,梁抗抗跟谁结婚梁暖似乎就没有太大的触动,反倒是巧。

    “这里……”若晖晃着手,已经看着推着行李出来的人。

    等梁暖站到若晖的面前,梁暖敞开怀抱:“姐,你应该给我一个拥抱。”

    梁暖很开朗就像是一团阳光,个性很好,从小就喜欢笑。

    说话的过程就冲了过去抱住若晖的腰身,扯嘴笑,她来了,呲牙咧嘴的看着若晖,眼睛里面有光。

    “行了行了,都多大了,叫人看见,还当自己是儿童呢?”

    梁暖退开一点身体,若晖帮着她推行李,能叫姚若晖上手干活的也就是她这两个妹妹了。

    走出出口,司机跑了过来帮着梁暖把行李放到后车厢,梁暖是看见哪里都觉得稀奇,自己到处看,根本没回来过,一路上叽叽喳喳的,正好赶上若望打过来电话,若望有点生气了。

    可能所有的小丫头就都是这样的吧,把自己的姐姐当成一种特殊的存在,她平时跟别的朋友玩就把姐姐给扔脑后面了,当姐姐出现在眼前了,却不肯时常陪她,若望就不干了,谁劝都劝不了。

    “姐,晚上我们俩出去吃饭吧,你请我。”若望好脾气的商量着。

    梁暖直愣愣的看着若晖,目光清亮,她也算是若晖给抱大的,主要小时候梁暖是有点意思,虽然现在也不大,不过照比小时候可失去童趣多了,梁暖一直都认为姚若晖就是钢铁人或者就是蜘蛛侠要不然就是内裤外穿的超人,她姐姐是这个世界上最厉害的女人,若晖说她可以坐飞机自己过来,哪怕巧就是拦着,梁暖还是听了若晖的话,因为这是女神跟她讲的,是不会出错的。

    若望跟梁暖摆在一起,若晖自然要偏重梁暖,到底是一起生活的,不是说不喜欢若望,梁暖才下飞机呢。

    “今天不行,今天我要给别人接风,明天的吧。”

    若望撅着大嘴,一脸的不开心,不肯挂电话,一直问若晖今天晚上干什么去。

    “我妹妹过来了,我要送她去酒店陪着她去吃饭。”

    若望不愿意了:“我也是妹妹,你只有我这么一个妹妹……”

    “若望你别跟我不讲理。”若晖的个性就是这样,谁逼她都不行,哪怕就是打着妹妹的旗号,有话可以好好说,你要是撒娇呢,怎么就都行,你要是玩横的,你就等着看。

    “我哪里不讲理了……”

    “你自己想吧。”

    直接挂了电话,梁暖挽着若晖的胳膊,自己笑眯眯的,眼睛里闪过一抹暖意,跟我抢?哼。

    若晖领着梁暖下车,有人将行李送到楼上,梁暖跟若晖一起住,孩子毕竟不算是大,梁暖现在在纠正牙齿,牙上有东西看着有点可笑,不过很可爱,也懒得出去,姐妹俩直接在楼上吃的。

    “你爸爸的电话。”

    梁暖接过,她中文超级不好,说几个字就都是勉强,磕磕巴巴的,你也不能要求她过高,毕竟就是在那边出生的,跟梁抗抗的电话更像是汇报工作,孩子没有什么好赌气的,就是不亲,有着隔阂。

    梁抗抗对这个女儿在金钱上是舍得的,该给的肯定就是不缺,或者说他所有的孩子就都是这样的,至于能不能得到他的爱,这就看孩子们了,像是梁麦呢天长日久的待在眼皮子底下,又会撒娇,人家说会哭的孩子有奶吃,这是有道理的一句话。

    晚上梁暖出席所谓的家宴,叶茜也在场,若晖整理整理自己的裙子,梁暖从她的手包里拿着唇膏,小女孩儿就是对这些感兴趣,总要比划比划的往自己的唇上抹,还总喜欢去试穿姚若晖的鞋子,觉得自己现在就可以变成一个大美人了。

    若晖看的眼睛一跳一跳的,这嘴叫她给涂的……倒是有点抽象的风格。

    领着梁暖,牵着梁暖的小手,梁暖四处看,看看这里跟自己生活的地方有什么不同?

    “一会儿你看见她了,叫妈妈。”

    梁暖点点头,若晖说什么,她就信,反正她姐是不会害她的,叶茜这并不是扶正的晚宴,梁家说了除非她是要离婚或者准备去见阎王爷了,不然这辈子也就这样了,梁抗抗的生日,到底还是要大办的,今天叶茜风光的就是,梁抗抗的这个生日宴就只有她叶茜陪在身边。

    这就是她的不同。

    “妈妈……”

    梁暖叫了一声,不仅把叶茜叫傻了就连梁抗抗现在都有些呆愣状,这孩子……

    一般的孩子哪里会叫一个小三妈妈?巧原来是梁抗抗明媒正娶的,现下这关系,不是仇人就不错了,可看梁暖的面上你是一点不甘心就找不到,孩子满脸的诚恳,笑眯眯的,笑起来的时候超可爱,自己还喜欢卖萌。

    梁抗抗觉得听着就那么刺耳,说真的,他霸占别人的女儿,让姚若晖叫他爸爸的时候他一点都不觉得刺耳,觉得就应该是这样的,反倒是若晖叫隋涛爸爸的时候梁抗抗听着别扭,今天换了地位,梁暖叫了这一声妈,他听着很是别扭。

    “叫阿姨就好。”

    梁暖莞尔一笑,叫什么也不过就是一声称呼,也不会掉块肉,梁暖的个性不像是巧,没有那么敏感,一个单亲家庭出生的孩子竟然会这样的快乐,从小没有人瞒着她,她家里是什么情况就是什么情况,她也没有像是若晖那样逆成长,她是真的没什么心眼,一片天真烂漫,就是有时候不太喜欢别人跟她抢姐姐,当然了有自己朋友玩的时候,姐姐也仍脑后面了。

    出生在这样的奇葩家庭竟然跟一朵小白花似的,这也是奇观了,巧也许不算是个合格的女人,但是却是个合格的妈妈,自己无论多闹心叶茜,她不会当着梁暖的面去说,尽量给女儿营造一种很好的家庭氛围。

    “嗨,我是梁麦,我是姐姐吧?”

    梁麦突然走了过来对着梁暖伸出手,她有点分不清自己是姐姐还是妹妹,梁暖跟梁麦沟通就有问题,梁暖一直一直看若晖,若晖摸摸梁暖的头发:“她是姐姐,你是妹妹。”

    梁暖伸出手握住梁麦的,她的手掌厚实温暖,有些干燥的热,拉着若晖一直在说什么,若晖就低着头听着,偶尔回答一句,梁暖吃东西就喜欢去若晖的盘子里拿,她自己就像是没有手一样,若晖说她,她就笑,笑容就是她的武器。

    “若晖跟梁暖的感情可真好。”叶茜笑笑说着。

    “一起长大的,肯定是好的。”梁抗抗的头一扬,活到这个年纪,他就算是成功的,身边有这么多的红颜知己,事业成功,儿女双全,自己应该为自己庆贺一下。

    梁麦不喜欢梁暖,不喜欢的理由很简单,因为梁暖跟姚若晖的关系那么的好。

    从小梁麦就知道自己爸爸对姚若晖好,那个姓姚的也不是自己家人,没脸没皮的总混在自己家,有意思吗?难道她自己没有家没有父亲吗?总跟她抢,叶茜虽然多次告诫过梁麦不要去惹若晖,可梁麦到底还是个小孩儿,小孩儿有自己的心计和脾气,谁说他们没有脾气?

    梁麦端着盘子,故意的将盘子扣在了梁暖的身上,她就等着梁暖跳脚,当然如果梁暖出手推她那就更好看了,今天只有她妈妈陪着爸爸,她妈妈才是最不同的那个。

    梁暖看着自己的身上,倒是没生气,好脾气的劝梁麦不要伤心。

    “没关系的。”

    梁麦就靠猜的,看着梁暖这脸上的表情就知道她没往心里去,暗暗的骂着,这人是不是木头啊?她把东西扣她一身,她为什么不生气?

    叶茜自然看见了,铁青着脸,都告诉她今天别惹事,她到底还是没有听自己的话,叶茜对这个女儿很是头疼,因为是第一个孩子,所以比较疼,惯的梁麦不像是样子,加上梁抗抗对梁麦比较宽容,养在眼皮下的,自然跟别的孩子不同,梁麦自己心里也是清楚,主意也就跟着大了起来。

    “暖暖去换件衣服吧。”

    梁暖对待叶茜很有礼貌,微微一笑,那边若晖手里握着杯子,她一直都觉得小孩儿在怎么有心计智商就摆在哪里,硬件你说怎么也不可能超标的,当然她这种儿童太少,姚若晖摸摸自己的脸。

    结论就是梁麦碰上梁暖,她会被梁暖给气吐血的。

    梁暖这孩子有点傻大姐的感觉,什么事儿都不往心里去,心粗心也宽,那心简直就是一条地平线,就宽成这样了,从来不会为别的事情伤心一秒钟,从小就高兴,自给自足,自己就能叫自己高兴起来,自己掌控着生活里的嗨点,活成这样你也得佩服。

    叶茜看着梁抗抗,若晖早晚都会说,不如自己先说出来。

    “梁麦这孩子都被你给惯坏了,把东西碰到暖暖的身上,撒了一身……”叶茜半真半假的嗲着,白了梁抗抗一眼,那意思就是你给惯的,孩子现在毛手毛脚的。

    梁抗抗哪里知道梁麦就是故意的,小孩子发生碰撞不是经常的。

    梁抗抗伸手捏捏叶茜的脸,这样的场合这样的举动也算是抬举叶茜了,叶茜巧笑嫣然的贴在他的身上,若晖看的腻歪,等梁抗抗走开了,若晖拿着杯子,抿了一口酒,脸上的表情很酸。

    叶茜看着走过来的人,自己就想跑,她实在不太愿意跟姚若晖起正面冲突,真心的。

    完全就没有必要,自己讨好不了姚若晖,靠近她就吃瘪,何必呢?这孩子也不知道是不是谁告诉过,对自己就是有警戒心,叶茜自己还觉得冤枉呢,她跟梁抗抗的亲生女儿们都可以打成一片,至于难为一个外人吗?可姚若晖就似乎不是那样想的,把她当成假想敌,叶茜一看若晖这脸上的酸,心里立马就警戒了起来,她想干什么?

    叶茜的脸上带着几许的不自然。

    若晖就想自己以前对梁暖说过的话,梁暖问若晖最大的梦想是什么,若晖说不太有,她心里就真的不存在什么梦想,能活一天是一天嘛,如果她要是活在古代的话,她知道自己的梦想是什么,不用猜,就一定是盗墓者。

    为什么要当一个盗墓者?

    如果梁抗抗跟叶茜合葬到了一起,那她就去挖坟,把叶茜挖出来,然后叫她去扑街,把梁抗抗的那些女人全部摆在梁抗抗的周围,你看能养出来她这样的女儿,梁抗抗应该满足吧,死了都有美女环绕,若晖就是立志努力在叶茜的生活里添点堵,看她不顺眼那就是天生的,没办法,谁叫她长了一副叫她觉得讨厌的面孔了,做作。

    “若晖……”叶茜见自己也躲不过,忙笑着对着若晖招招手。

    “这酒是不是就过期了?有点酸呢?”

    驴唇不对马嘴,叶茜脸上的笑容僵了僵,根本就不会出现这种情况,她想多了。

    “若晖,我是拿你当朋友看的,但是你似乎就不太喜欢我……”

    “这可能就是一种天生骨子里带出来的东西,就像是我不喜欢吃臭豆腐,我倒不是把你比喻成了臭豆腐,别多想。”

    叶茜的嘴角一抽。

    “马一菲跟你爸爸分手跟我并没有关系。”

    叶茜知道若晖私下跟马一菲有很多的接触,你能不能因为你的喜好来干涉你父亲的喜欢,何况这还不是你真正的父亲,你这个女儿操心的未免有些多,叶茜也懒得迂回了,既然大家都保持不了平和,那就正面冲突吧。

    若晖笑着看着叶茜,看的叶茜有些发毛,她这样看她干什么?什么意思?

    若晖听着叶茜的话有些啼笑皆非:“觉得今天自己是独一无二的女主角,兴奋了吧?血液激动了吧?”若晖自顾自的说着:“所以才说你们这些小门小户出来的,这样就激动了?作为一个三,你未免也太不把这份职业当成一回事儿了,能当三的都是本事的,能爬到打老婆的位置上更是本事中的本事,我就是好奇,你为什么没有爬上去呢?”

    叶茜吐血。

    梁家梁抗抗全部就都压着她,不许她说,是她要是说也没人来封她的嘴,就是梁抗抗之后马上会觉得她两面三刀,她好不容易走到今天的,不会轻而易举的因为一个小丫头的两三句话就冲动,叶茜欣赏若晖,这孩子心里不见得就是不知道自己跟梁抗抗现在的关系,故意刺激她的吧?

    梁麦将来要是有这么两下子,她就该高枕无忧了。

    凑近若晖:“你不是已经知道了……”

    若晖一脸的不以为然,我知道不知道重要吗?重要的是你不能当着任何人的面去说你是梁抗抗的太太,你现在的身份依旧就是个小三,笑盈盈的摇头:“我什么都不知道呀,不然你可以告诉我呀……”

    叶茜抿抿唇,被若晖一而再再而三的挑衅,是个人都恼了,勉强压下恼怒。

    “我跟你爸爸可是已经登记的……”

    “爸这边……”若晖招手,梁抗抗看着若晖站在灯光下对着他招手,这些孩子当中他最偏疼的其实就是若晖,不说钱,就从感情上而言,莫名的就跟中邪似的喜欢若晖,真是当成女儿一样,当然感情里参杂了一些别的东西,也许是有对姚静业求而不得的情愫吧,少女长大了,站在人群里第一眼就能看见她,她长大了就意味着自己已经老了,按道理来说他应该觉得不开心的。

    “嗯。”

    梁抗抗应了一声,这辈子唯一一个能叫他觉得暖心的就是姚若晖,不是姓梁的。

    “她跟我说,她跟你登记了。”若晖朗朗一笑,眼睛溜圆:“怎么样,要不要我来帮你们公布。”

    叶茜的脸瞬间上面就挂满了密集的蜘蛛网,嘴唇也跟中毒了一样的抖啊抖的,若晖心里想着,千万别中风了,这样就不好玩了,叶茜的战斗力不是就这么一咪咪吧?梁抗抗的视线落在叶茜的身上,高高低低的,叫叶茜有些看不清,叶茜试着开口想解释,她到底还是掉坑里了。

    若晖靠近叶茜,轻轻的咬着叶茜的耳朵道:“我忘记告诉梁暖,我还有一个梦想,就是想做个挖坑的,不停的挖。”

    若晖就像是一把匕首,出鞘的时候跟闪电一样,快的离奇,她不喜欢那些花架子,拿着一把剑舞来舞去的,还没舞明白呢,直接被敌人一刀捅死,这样死多憋屈,不好看却实用,一刀致命。

    “她不喜欢我……”叶茜幽幽的说道。

    “没人逼你选。”梁抗抗微微颔首,这条路是你自己选择的,那么多辛苦,你自己走下去。

    叶茜的脸色很是不好,多少次自己话到了唇边,她现在就想找借口离开,可是不能,她如果走掉,打的就是梁抗抗的脸,她可以叫梁抗抗打她的脸,却不能出手打梁抗抗,憋得自己内伤。

    叶茜圈子里有些朋友,她混得开,自然什么朋友就都交得到,那些朋友自然就是愿意附和她的,她也只能在这些人当中寻找到一丝的安慰,觉得自己这样并不亏不是嘛。

    *

    “我X……你他妈的抽风吧、”严创睡到半夜被尿意憋醒的,昨天带着她们姐俩出去玩,自己都要累趴下了,晚上就没有走,反正房间这么大,半夜爬起来,推开卫生间的门,就看见里面姚若晖对着镜子涂口红呢,心肝都要飞出来了,严创觉得自己的自信受到了打击,这个神经病,你妹的。

    若晖抿抿唇,她就是睡到半夜突然想起来自己新买的唇膏似乎还没有试色呢,反正醒了也睡不着了,自己就起来看看颜色嘛,抿着唇看着上面的颜色,貌似挺好看的,她就喜欢各种各样的大红色。

    严创拽着自己的衣服,一路的摔摔打打。

    “我在出现你面前,我就去死。”

    若晖不以为然,最多几天他就会出现了,严创的个性,也只有自己能受得了吧,或者说他从来都是在自己这里找安慰的,严创摔门离开了,若晖继续,睡不着总要找点事情来做的。

    一大早的领着梁暖下去吃早餐,梁暖看着她姐脸上的这妆容,怎么都觉得有些灵异,一大早就化成这样真的好吗?

    若望给若晖打了几次电话,若晖都推有事儿,小姑娘不开心了,对裘灵发飙了。

    “那是我姐姐,为什么跟别人亲?”

    裘灵懒得理女儿,你姐姐很多,有好多都是你姐姐,你为什么就要粘着一个不喜欢你的?

    “妈……”

    “我听见了,她不跟你玩,你也不跟她玩就是了……”

    “她是我姐……”小丫头嘟着嘴,拿着自己的电话,那意思就是让裘灵去打给若晖,她自己拉不下脸,裘灵只当没有看见。

    裘灵原本就不喜欢若晖,现在是更加不喜欢,若晖越大她越不喜欢,拿着家里的钱就每天吃喝玩乐,不是吃喝玩乐是什么?

    才多大啊,就这样混日子。

    裘灵摇摇头。

    隋涛这两年干的还算是不错,一路爬升,自己当然更加爱惜自己的羽毛,家里人跟着借光,人心这种东西呢,永远就都是不足的,拿着你一点点就想拿着更多。

    隋涛他妈就一直很挑剔若晖,觉得这孩子不像是儿子的,可儿子又说不存在这种可能性,她就说直接做一个对比,她亲眼看见了自己也就安心了,可隋涛却不肯达成她这个心愿,这件事不落实她就永远不会觉得安心。

    隋涛如果做了,那才是真正的打脸。

    老太太的大寿,隋涛没有出现,他现在的身份不太合适出席这样的场合,大儿子了不起越干越大,当妈的当然会觉得自豪,可自豪的同时又夹带着一股子的失落,毕竟儿子不能掌控在自己的手心里,儿子也不愿意听自己的话好像距离一下子就拉开了,隋涛越干越好,主意就越大,老太太不敢捏着儿子,真的叫隋涛翻脸,一家人都没有好果子吃,可儿媳妇就不一样了。

    裘灵觉得差不多自己都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就说这些年隋涛的弟弟妹妹从她手里划拉了多少钱?对钱她一贯就是不在乎,人只要活着就能有钱,他们家现在缺的不是钱,而是一种姿态。

    “若晖不是回来了?怎么没看见她呢?”

    老太太开口就是奔着这个目地来的,怎么说都是自己孙女,自己奶奶过寿,她在这个地方还不出现?

    裘灵就特别看不上婆婆这样,给你钱你就花,每天的不停的整事儿出来,生怕别人不知道你是哪里出来的,文化层次就太差,跟这样的人说也说不到一起去,层次太低,裘灵觉得隋涛根本就不像是这个家生出来的儿子,或者说,这个家的孩子就全不像是老太太生的,老二也尖,只有这老太太……

    人贵在有自知之明,你首先得明白了自己是个什么玩意,才能叫别人准确的对你定位,可眼前的这位,自己从来不知道自己的定位。

    “可能忙吧。”

    “忙什么?我看她就知道怎么败家吧。”

    又说到钱上面了,老太太这心思也是挺重,这些年了就时时刻刻记挂着若晖手里的那点钱,不管是隋涛说还是裘灵说,谁说就都没用,她不管是不是姚静业的钱,不管是不是姚家的钱,这些就都应该算在他们隋家的头上。

    或者说她就是觉得隋涛骗她,这些钱都是儿子私下给若晖的。

    “你给她打电话……”

    裘灵有点不愿意,愿意打你自己打,怎么对别人发话就那么顺溜呢?

    这老太太年纪越大越离谱,真把自己当成老太君了,指望别人尊敬你,你也得做出来一些叫别人尊敬的事情才行。

    当着谁摆谱儿呢?

    二婶一看自己嫂子这脸色,就知道不耐烦了,她都劝多少次了,没用呀。

    老太太总说,不管隋涛怎么往上爬了,到底是她生出来的儿子,她把隋涛生出来了,别人就得尊敬她,特别是裘灵,以前还能对着裘灵有点小模样,这两年越发觉得自己不同了,动不动还想使唤裘灵,二婶不是没在中间劝过,劝不住。

    要么就说没文化真可怕,你说什么她就听不进去,自己一条路走到黑,觉得别人会害她一样。

    “妈,嫂子怎么叫若晖……”二婶笑,帮着裘灵打圆场。

    老太太横着眉头:“她怎么不能叫?她是若晖的妈妈……”

    裘灵觉得腻歪,还能不能吃了?不吃就赶紧散局,她好赶紧走人。

    老太太就坚持,她过寿这么大的事情,必须全家人都到场,隋涛不能来她表示理解,也支持儿子,但是孙女绝对就不行。

    “我姐有自己的事情……”若望看不惯自己奶奶如此霸道,小声嘟囔了一句。

    老太太看着若望撇嘴:“你姐就不是个什么好鸟,一点礼貌就都没有,不知道尊敬长辈。”

    若望要回嘴,裘灵掐了女儿一把,你当着你奶奶你怎么样就都是错,她是长辈,你是小辈,不让女儿多说,若望撅着大嘴,反正是不高兴了。

    二婶给若晖打的电话,若晖又没有跟她的通话记录,自己第一次没有接,她在睡觉呢,横在床上卷着被子,自己睡昏迷了,手机一直响一直响,自己抓过来看了一眼,扔开了。

    二婶继续打,若晖爬起来横在床上在地上伸啊伸的,捡起来睡袍披上。

    “哪位?”

    若晖看着电话,她奶奶?

    脑子好像突然清醒了一下,噢噢噢,对她还有个奶奶呢,你看她这记性,直接就给忘到天边去了。

    “在哪里、”

    梁暖就在房间里,不可能扔着梁暖她自己出去的,叫梁暖赶紧洗脸刷牙,梁暖皱着小眉头,一脸正经的样子看着若晖。

    这丫头你说在国外长大的,思想就比谁都保守。

    “严创要是睡在这房间内呢?”

    梁暖看着她姐露在外面的大腿,眉头都快要打结了,她最喜欢干的事情就是帮助自己姐姐多穿两件,把身体都盖上,最好胳膊手就都没露出来,小姑娘自己也喜欢美,自己也会穿漂亮的裙子,梁暖说最适合若晖生存的地方其实就是阿拉伯,从头到脚的一身,只能看见脸,最好弄个东西把脸挡住,只剩下眼睛,这样大家就都安心了。

    若晖推她进去,自己在房间里换着衣服,她的那条羊绒裙子超级短,是连体的,看着不断,可动一动,大半截的腿就都飘在外面,她就是喜欢这种风格,梁暖从里面出来撇嘴。

    “难看死了。”

    “死小孩儿,闭嘴,刷你自己的牙。”

    *

    “我儿子真棒,这次又是第一名?”秦朗看着秦聪夸了两句。

    秦朗是直接从养父的状态转换到了亲生父亲的角色,他对这个孩子的警戒心已经都推去了,孩子懂事又贴心,他自己又没有孩子,可董丽一直就是对小聪防着一层,该出的她全部都出,就是不肯付出真心。

    当婆婆的不是没有劝过董丽,你养都养了,何必这样僵着呢?多给他一点爱,人都是有感情的,孩子不至于没良心,可董丽就时刻记着小聪那时候闹绝食一定要来她家里的事情。

    董丽跟婆婆说过多少次了,将心比心,谁遇上这样的孩子谁不害怕?

    不认识呢,就要去别人家生活,这孩子要么就是太有心机了,要么还是有心计,除了这点她想不出来别的,她很讨厌小聪喊自己妈妈,一点都不喜欢,觉得厌恶,这不是她的孩子,从来就不是。

    吃完饭,一家人围在一起,董丽动着筷子,突然觉得有点恶心,自己起身往卫生间去,吐不出来什么,秦朗给儿子夹着菜。

    “你中午吃什么吃的不对了?”

    老太太到底是过来人,眼睛里多了一抹其他的别的情绪。

    董丽这几天肠胃就一直不舒服,去了医院检查,医生直接宣布了一件叫她觉得出乎意料的事情。

    董丽怀孕了。

    按道理来说,谁怀孕都是一件值得高兴的事儿,秦朗却笑不出来。

    三个人坐在沙发上,秦聪上课呢,这个点还在学校呢。

    “打了吧……”

    医生都说了,这孩子对董丽身体只有害没有益,也许到了五个月到时候董丽又挨不住了,到时候打胎更加伤身体,秦朗觉得头疼,怎么好好的会怀孕呢?不可能的,怎么可能呢?

    倒是老太太的想法比较多,董丽对秦聪这孩子一直就不满意,难保她不是玩命的想要自己的孩子,拿自己的身体来开玩笑?你现在几岁了?你这身体能承受得了吗?你年轻的时候都不行,现在这个年纪还敢尝试?

    当婆婆的是有心说儿媳妇两句,这没孩子,断的就是他们老秦家的根苗,她说过一句废话没有?她都想开了,为什么董丽却想不开呢?她知道董丽的心思,想生个自己的孩子,庸俗。

    秦朗不伤心吗?那是自己的孩子,可不能要,要这孩子的话,弄不好到时候就是一尸两命,董丽五个月都撑不到。

    董丽就是犟,谁劝什么都没用,她就是要这个孩子。

    “我自己的命,我愿意给。”

    秦朗觉得无语,这是完全就没有胜算的事情,你觉得合适吗?

    怎么跟董丽就是说不开,董丽自己很小心的保护自己,每天叫自己开开心心的,婆婆不能劝,丈夫劝了她也不听,对着小聪都有了两分的笑意,倒是小聪觉得有些欣喜,他妈对着他就一直不冷不热的。

    “医生怎么说的?”当婆婆的问自己儿子。

    “怕就是怕孩子大一大她身体吃不住,医生的意见也是劝她打掉……”

    秦朗觉得无奈,他问过很多医生了,医生都是不建议董丽生的,这个赌注太大。

    “我们现在说什么,她都不肯听,觉得我们害怕她有属于她自己的孩子,愿意要就要吧,拦不住怎么办,我这话就扔在前面,不是我心狠,是她自己固执,我都放开了,她却一直放不开,那生吧……”

    愿意生就生吧,不行到时候真的死了,也别怪老天爷,你自己作死的。

    秦朗听着自己妈的心心里泛酸,他也是气董丽,可不至于就盼着董丽去死,怎么样还得劝。

    董丽做的够绝,她对小聪好也是因为有了肚子里这个,不是说有了这孩子她就是要放弃养吴聪,丈夫婆婆的意思她都明白,可人生总要为自己而活一次。

    “妈妈有件事情想跟小聪说。”

    吴聪看着董丽,一直以来他对母亲的感情就很复杂,因为无论他表现得多好,母亲都吝啬给他一句夸奖,他不敢忘记自己不是这个家的亲生儿子,一路走来,战战兢兢的,他逼着懂事,逼着自己要少说多做。

    “妈你说……”

    “妈妈给你生个妹妹怎么样?你放心,妹妹不会跟你抢任何东西的……”

    吴聪觉得嘴巴里有点苦涩,为什么用抢这个字呢?这个家的一切就全部都应该是妈妈肚子里这个孩子的,他只是被收养的而已,吴聪对着董丽笑笑,他从来就没在董丽的脸上看见过这样温和的笑容,哪怕对着他这样笑一次自己也就满足了,从来没有。

    董丽摸摸吴聪的头:“我就知道你很贴心。”

    吴聪这一次的测试成绩掉了很多,完全就是发挥失常,就连老师都纳闷,成绩怎么会掉的这么快?问他,他自己又不说,其实吴聪已经开始失眠了,他被收养的时候就已经什么都明白了,会患得患失,什么道理都懂,但是会怕自己在被送回家里去,孩子有点事情自己消化不了,最直接的反应就是注意力不集中,成绩开始迅速的滑落。

    奶奶来学校接他,老师就跟当奶奶的说了,说孩子最近是不是玩心就重了。

    当奶奶的就纳闷,吴聪很少会玩,全部的时间都用在学习上了,很刻苦很努力,他天分其实不怎么高,完全就是后天靠着努力一点一点拼上来的,各种习题自己不断的做,别人做一百道他可能要做一千道或者更多,没有人灌输孩子这种想法,也没有人告诉他必须要这样做,那他就这样做了。

    “你妈跟你说过什么是不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