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婚前婚后,大龄剩女 > 321  狗急跳墙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看最快更新

    “妈?”

    徐瑶哭笑不得,这已经说不清是她妈第几次打过来求助电话了,认真的去想,如果不是因为有自己这个后盾在,也许家里不敢这样的,徐青的老婆就喜欢做生意,偏偏没有财运,一次两次的去试,自己父母呢则是心疼儿子,轮番上阵,弄的她精疲力尽的,作为人家的子女到底活在这个世界上该怎么样去做呢?

    管自己就容易被家里给拉死,不管的话难道能眼睁睁看着他们一起去死?真的管的话,自己心里那口气放不下,不会做生意为什么一个劲儿的要去做生意呢?还不是觉得欠钱也不要紧,反正还有她来还,徐瑶听着电话里面属于母亲呜呜的哭泣声,说实话有时候她很不孝的就想,妈你这样活着有意思吗?真的觉得有意思吗?母亲是个什么样的存在?母亲不着调就拖累子女,不需要这个母亲多聪明多能干,只要她就像是一个正常人一样的,这要求高吗?

    Oscar坐在一边自己吃着碗里的蒸蛋,孩子很懂事很听话,徐瑶觉得也许是自己真的被坑苦了,老天爷愿意可怜她,给了她一个聪明可爱的儿子,她没有上过太多的心思,从Oscar五个月开始她就一直在工作,有时候整整两个星期都看不到儿子一面,她儿子也会哭,但是哭的次数越来越少,很贴心贴肺。

    这大体就是中奖率一样的,摊上什么样的孩子就是什么样了,徐瑶从自己的父母身上学到了很多,至少父母给她做了一个榜样,告诫她以后千万就不能变成父母那样的。

    Oscar的手拍在徐瑶的手背上。

    “每年你都要跟我说相同的话,妈,如果哪一天我死了,你们是不是就能振作起来了?千里迢迢的打这通电话,最后无非还是叫我替你们还钱,徐青变成现在这样就是被你们给坑了。”

    徐瑶妈不肯承认,怎么就是她给坑的,再说徐青现在就是缺少一个机会,徐瑶不肯拉扯她弟弟一把啊,要是她这个当姐姐的愿意拿出来姐姐的样子,徐青现在的日子肯定好过。

    老是重复一个话题,徐瑶觉得烦,她更加不懂的就是那些愿意借钱给她家里人的想法,也是认为自己不会看着不管是吧?

    小婶孩子那边准备结婚,手头上却一点钱拿不出来,就跟疯子似的轰炸徐瑶,不管当初是谁借的,你徐瑶是你父母的孩子,这没有错吧?你父母借的钱,你就有义务来偿还。

    “小婶那你借的时候你就没有想过他们还不起吗?”

    其实说白了,小婶不就是想两头当好人嘛,知道徐瑶现在混的还算是不差,愿意借给徐家这个钱,徐青要真是赚到钱了,她也没有什么吃亏的,都是亲戚,以后还要走呢,就是迫不得己像是现在这样,最后还有个徐瑶打底呢,无论如何不至于就让钱打水漂就是了。

    你跟她怎么说怎么摆道理就是没用,徐瑶觉得没意思。

    亲情这种东西,有时候也挺妙不可言的,至少对于她来说,并不是一种特殊的存在,只会叫她觉得厌恶。

    领着儿子回国,徐瑶她妈看着女儿怀里的孩子,都傻眼了,这是哪里出来的孩子?什么叫你生了一个孩子?你跟谁生的?这孩子几岁了?

    “你这就是败坏门风……”

    徐瑶嘴角抽抽,她家还有什么门风可言吗?说出来好像有点搞笑呢?

    “他们两口子呢?”徐瑶看了屋子里一圈。

    徐瑶妈脸色不怎么好,她别想转移话题,未婚生子?你是想叫别人吐死你是不是?这要是被人知道了,人家会讲闲话的知不知道?

    徐青两口子躲了出去,徐瑶觉得弟弟弟妹两个人也挺有意思的,又想要钱,又不想在自己的面前低头,这个世界就是他们两个人开的?

    “你打电话叫他们回来,我有话要跟他们俩说。”

    徐瑶妈就当没听见,你看看女儿这副样子,就好像是谁家的姑奶奶似的,回来就指挥,看不顺眼,觉得怎么就变成这样了呢?

    “不找也行,那我走了。”

    徐瑶妈瞪了徐瑶一眼,到底还是给徐青打了电话,那两口子就在楼下的上岛咖啡蹲着呢,徐瑶看着前后进门的两个人,弟妹是跟她一句招呼就都没有,徐青吊儿郎当的也是没开口,往沙发上一坐。

    “你站起来。”

    徐瑶看着徐青说,徐青不耐烦,上次就被徐瑶给气着了,徐青一直记仇到今天,当姐姐哪里有看不起弟弟的。

    徐青的自尊特别的强。

    徐瑶起身,一个耳光照着徐青就抽了过去,徐瑶她妈倒抽了一口气,徐青老婆不干了,哪里有姐姐出手打弟弟的?何况这弟弟都成家,孩子都这么大了,你这是干什么啊?过来揪着徐瑶的手。

    “给我松开。”徐瑶呼吸,努力的去呼吸,对着弟妹的那一句力量很重,徐青眼看着就要翻脸了,他伸手就要打徐瑶。

    “还躲着我是吧?真有骨气就别用我的钱,现在来装什么大爷?真的让我后悔就活出来一个人样给我看,徐青啊,你今年多大了?一个男人至少要能承担得起一个家的重担,你觉得我侮辱了你,瞧不起你是不是?我现在告诉你,我就是瞧不起你,工作工作你没有,每天就知道伸手啃老,自己啃老也就算了,带着老婆孩子一起啃。”

    “徐瑶……”徐瑶妈拽着徐瑶的手,她想逼死徐青是不是啊?

    “姐,你要是回来说风凉话你就走……”弟妹来了这么一句。

    “我要是走了,你们欠的外债怎么办?一个女人能兴一个家,一个女人就能败一个家,就连让我心甘情愿拿钱的姿态都没有,你摆脸色给谁看呢?你从结婚你上过一天的班没有?这个家要是很了不起很有钱,你可以不上,没人拦着你,你有资本在这里叫嚣吗?”

    徐瑶的一番话把弟妹给说的脸色发青,她爹妈都没有说过她,徐瑶一个大姑姐凭什么说?

    “赶紧滚,这个家用不着你。”徐青摆手。

    这一巴掌就当他白挨了,徐青猛然出手推了徐瑶一把,看着坐在沙发上的Oscar,表情很凶:“带着你的野种儿子赶紧滚。”

    啪!

    徐瑶这次真的用力了,徐青也没示弱,反手还了徐瑶一巴掌,把徐瑶打偏了出去,他是个男人力气就肯定要比女人大的多,徐瑶脚步乱了两下,倒是Oscar急了,要去打徐青,徐瑶拽着自己儿子。

    “Oscar你听妈妈的话,你在门口等妈妈一下好不好?”

    这样的场面她就做错了,不应该领着儿子来的,原本是想把儿子送到朋友家,可不巧朋友人在外地呢,回不来,她又不放心把儿子放在别的地方只能带着了。

    “他打妈妈……”

    徐青觉得愤怒:“你别以为自己多了不起,你就是机会比别人多,要是当初我出国,我成功了我绝对就不会变成你这样,我会叫家里一团和气,大家相互帮助的,你觉得自己赚钱了,现在就高人一等了,看不起我们,看不起爸妈,徐瑶谁最差劲?就你徐瑶最差劲,你有资格说别人吗?先把自己说说好吧,不孝敬父母,还伸手打我,你出去打听打听,有几个弟弟都结婚了姐姐还出手打人的?别把自己太当回事儿,你结婚了吗?没结婚领个孩子到处跑,你觉得自己特了不起是不是?你特伟大是不是?还不够丢人的,赶紧走吧。”

    原本是徐瑶教训徐青,现在直接就调换过来了,徐青老婆是觉得自己男人这一巴掌打的爽,可不能叫徐瑶这样走了啊,她要是走了,谁给家里还钱啊?

    “我是不了不起,你之前倒是有机会出国,你怎么没把握住呢?拿着钱出去溜达一圈受不了辛苦就回来了,徐青你总认为赚钱很轻松很容易,你总想着走捷径,你一点辛苦你都不想付出,总认为你做了生意你就赚钱,你根本就不是那块料,这都第几次了?我走的时候房子卖了给了你,这才几年啊?”

    “你最好还是别说话了,身为女儿,买了房子竟然不告诉家里,你从小就心眼多防备着我们,你有资格说?你出去问问,没有人会骂我跟爸妈,错的就是你徐瑶,什么样的女儿会跟家里算的这么清楚?”

    徐青也爆发了,他心里就是各种不舒服,姐姐有钱,搭着弟弟点,拉扯他一把,大家都是一个爸妈生的,一起成长这些年,感情应该不一般的吧?徐瑶呢?太冷血了,什么都瞒着,自己就是现在不走运怎么了?早晚有一天会走运的,难道他徐青就应该穷一辈子?谁说他不是做生意的材料,那什么才是做生意的料?谁生下来就都会嘛,这不都是靠着自己摸索前进的。

    “那什么叫孝顺?我就应该把我赚的钱通通贴给你们?活该我累死累活的?”

    “那也是应当应分的,谁叫你是女儿,你就应该孝敬,别人说不出来一句不是来,作为儿女就应该这样活。”

    徐瑶冷笑:“你这话说的可真是打嘴巴呢,要真是这样,为什么你花爸妈的钱?叫爸妈出去打工挣钱给你花?你们全家一起花?按照你这个逻辑思维,应该你赚钱来养父母的,为什么现在调换过来了?”

    徐青说不过徐瑶,反正他花父母的就是应该的,父母花徐瑶也是应当应分的,国家有规定,子女有赡养父母的义务,要是徐瑶真的不管父母,他们有权力去告徐瑶的。

    “大姐,我们知道你的口才好,你在这里说这些也没用,家里的债你看着怎么办吧。”

    “你别叫我姐,我承受不起,我可没有你这样的妹妹。”

    徐瑶妈哭了,自己就会哭,心里埋怨徐瑶,如果徐青有钱的话,徐瑶过的不好,她敢说,自己也会像是现在这样帮着徐青一样帮着徐瑶的,每个家不都是这样的,条件好的帮衬着条件不好的。

    “行,不叫就不叫,我也没有你这样的姐姐,这孩子是你跟谁生的?”到底还是弟妹的脑子转的快。

    她就没有听说过徐瑶跟别人有过什么深入的关系,当然她不在身边可能了解的也是不够清楚,这孩子跟当初那差点就成了徐青姐夫的那男的有没有关系?

    “跟你有关系吗?”

    “那是没有关系,不过你是孩子的姑姑,现在孩子什么都缺钱,你看着给吧。”

    徐瑶就恨不得一嘴巴打飞眼前这张脸,说的怎么就那么理所应当?

    她都为他们发愁,觉得以后日子不好过,为什么当事人就没有一个愁的呢?

    徐青伸出手摸摸自己的脸,起身去抢徐瑶的包,Oscar看见自己妈妈被欺负,跑过来,家里打成了一团,徐青不是要抢劫,他现在就是要扣留徐瑶的证件,不能叫她走了,想走也不是不行,一口气把义务算清楚,你想脱离这个家是吧?不是不可以,父母养育你到这么大,你总得买单吧?

    “徐青你给我开门,你听见没有……”徐瑶拍着门,Oscar躲在徐瑶的怀里,孩子不禁吓。

    弟妹有些担心,她要是真的报警了,会不会闹大了?

    “你关着她也没用,她就是不肯出手帮我们啊。”

    徐青翻脸:“用不着你管,你该干干什么干什么去。”

    徐瑶爸爸下班回来,知道儿子把女儿给关房间里了,自己叹口气:“让她还完钱走吧,我们家没有这样的女儿。”

    徐瑶妈就是哭,她觉得现在好像有点脱离了自己的想法,她的想法很简单,女儿有钱,女儿就多拿出来点帮衬她弟弟,可徐青怎么会把徐瑶给关起来了?女儿那翻脸不认人的样子,要真是把徐青给弄局子里去怎么办?

    她现在听见丈夫的话,自己都觉得搞笑,徐瑶能愿意伸手管家里吗?两个孩子现在闹的就跟仇人似的,徐瑶妈要的很简单,徐瑶心甘情愿掏钱,为徐青的生活买单,无论多少次,谁叫你就是他姐姐了,他要是不成功你就一直管,有一天你弟弟成功了,你就可以跟你弟弟分享成功的喜悦了,到时候徐青不照顾徐瑶,自己都不会答应的,姐弟两个关系还要好,徐青可以跟徐瑶不好,徐瑶不能不跟徐青好。

    “你帮你弟弟把钱还了,借给他一点本钱,叫他给你写欠条。”徐瑶爸隔着门对着里面的女儿说着。

    Oscar小声的问徐瑶:“妈妈,什么是欠条?”

    徐瑶伸出手摸摸儿子的头,她就不管,大不了不走了,她还不信了,跟她玩横的是吧?她不吃这一套。

    这个晚饭大家也都没有吃好,徐青的老婆领着儿子回娘家了,这事儿一说,徐青的丈母娘首先就出手打自己女儿了。

    “妈,你打我干什么、”

    好疼啊。

    徐青的丈母娘打着自己女儿,逼着女儿回去把她大姑姐给放出来:“你们是不是有点过了?叫人家拿钱还关着她,你知不知道这是犯法的。”就算是当姐姐的在怎么样,也不能把人给关起来啊,这问题就大了。

    徐青老婆撇嘴:“也不是我关的,我什么都不知道,妈晚上我在家里睡。”

    当妈的也拧不过女儿,自己指着她鼻子骂:“你们就作吧,什么时候进去蹲监狱你们就满足了。”

    徐青把门打开,徐瑶听见声音自己抱着儿子就要出来,徐青往里面推徐瑶,徐瑶护着孩子呢,怕伤到孩子,挨了徐青一下,鼻子有点发酸,徐青那一下使力气了,徐瑶父母就都进来了,他们是抱着想好好谈的心态来的。

    徐瑶妈进门就开始哭,女儿这就等于被软禁了,这下闹的可能也许就收不了手了,她想叫女儿明白,没有人想这样做的,他们都是被逼的,不能叫徐瑶恨徐青,上去拉着徐瑶的手。

    “女儿啊……”

    徐瑶这回是真的心寒了,躲了自己妈一下,这算是什么家?算是什么妈?想杀了她吗?还是想抢光她身上的钱?徐瑶都觉得离谱,法治社会啊,回自己的家,自己亲爹妈外加弟弟,竟然把她关起来不叫她走?

    徐瑶妈脸上的表情僵了一下,你看看你看看她说什么来的,这回真记仇了。

    “你坐下,我跟你妈有话要跟你说。”徐瑶爸指着对面的床,他也是强忍着怒气,弄回来一个孩子,这够伤风败俗的,弄完家里的事儿,她也别留在家里,爱哪里去就哪里去。

    “我跟你妈把你养到这么大,就是国家也说了,也有法律,要求子女对父母有赡养义务,甚至不是出台了什么要回家看看父母的……”徐瑶爸觉得自己一下子就找到了依据,有了这样的法律,自己就不用怕吃亏了,你就是委屈死,谁让你是这家的女儿。

    徐瑶的心跳回归到正常,这才是她所认识的爸妈,为了徐青恨不得就从她的身上刮下来一层皮,这样说就对了,心脏一下一下的跳动着,强而有力,她一直都怀疑,为什么家里重男轻女的观念会这样的重,子女就都是一样的,都是自己身上掉下来的肉,以前自己想自己也许是被收养的,可她的血型跟父母就都对得上,甚至长相方面自己跟父母也有相似,这样的念头后来就扔开了,也许天下之大无奇不有,就偏偏奇到她的身上了,她悲剧被,她倒霉,谁让她出生在这样的家庭里了。

    她觉得父母无耻,特别的无耻。

    养了自己一场,就是为了徐青服务的?榨干她身上的价值转嫁给徐青是吧?怎么说出口的?

    哪怕眼前说话的人就是她的爸爸,徐瑶都觉得自己父亲无耻,你怎么能说出来这样的话?法律?你懂得什么叫法律?法律规定的并不是为了你们这样的人服务的,过去多少人说她,徐瑶不是没有听说过,可事情没有落到你自己的身上,你就永远体会不到那种无奈,活活就想生吞活剥了你,跟他们讲亲情?讲面子?渣滓都被吞的不剩,在父母的观念里,他们认为你所做的一切就都是应该的,你就应该奉献,她如果不奉献了呢,她就是错。

    别说她当初回来为什么没有告诉父母自己买了房子,在重新走一次,徐瑶依旧会这样做,不仅这样做,她会做的更加彻底,跟这个家断绝所有的关系。

    总听别人讲父母如何如何的伟大,她从来就没有感受到过,自己的感受就是自己父母所带来的,叫她觉得厌恶,觉得恶心,看,眼前的人就是她的父母。

    浅浅呼吸着:“要么你们就弄死我,要么我一分钱都不会给你们出,打官司那就打。”

    她宁愿舍出去自己这张脸皮,打吧,丢人吧,她不怕别人笑话,这就是一场没有结果的战争,闹大了就是双方丢人,徐瑶都能想到,说什么的都会有,最后丢人的只能是他们自己家,人家外人怎么看,就权当是看了一场笑话而已。

    不伤筋不动骨,人家有什么损失,当着笑料就看了,她也许会变成某些人口中的不孝女儿,人活着总要有所为所有不为,为了面子坑自己,还是算了吧。

    徐瑶爸看着自己女儿,脸上闪过一抹惊慌,这不是他要的效果,他要跟女儿算明白,女儿掏钱,是他们家不要徐瑶了,徐瑶将来还会求他们原谅的,等她自己老了就会明白这些的,可现在徐瑶这态度……

    “我如果是爸妈,我就不会这样的坑徐青,他大学毕业的时候我就说过很多次了,谁的工作都不见得有多好。”应届生就是那样的,除非你有好学历要么有好本事,谁都是一步一步爬过来的,那软件园多少毕业的大学生每天加班,一个月才拿四五千的,刚毕业的拿的更少的也有,人家都没有干?可自己父母不听,就愿意顺着徐青,徐青那时候一直上班,根本就不会变成这样,他在家里闲散惯了,不愿意付出不愿意劳动,就指望着那天从天上掉钱,谁最错?父母的错多过徐青,徐青走到今天,就全部都是父母给坑的,他们是怕儿子太出息了,儿媳妇不上班,为什么不说?你家里条件多好?就这样的,你还打算跟她当个好婆婆,为什么不拿出来缠着自己的劲儿去缠他们儿媳妇?说白了就是怕徐青,怕徐青会介意,怕徐青会生气,怎么不想想自己也会生气呢?

    “徐青念书的时候我记得成绩挺好的,他们老师都夸他头脑好,我跟他是一个爸妈生出来的,我脑子好,他脑子也不至于差,初二他开始逃课去网吧,爸妈你们有管过吗?他都跟什么样的人来往,他每天都去哪里了,你们知道吗?上了高中,一个星期他能逃课五天,老师找到家里来,你们为什么不管?他这样还能上什么好大学”

    “我当初说,叫他学点手艺,你们说我嫉妒他,说我不想让我弟弟好,我是他姐姐,我不会想看着他去死,我过的辛苦的时候我不难受吗?我可以扛过来,他为什么不可以?徐青念大学,一个正常人家一个月给的生活费就是八百块,我们家呢?你们怕徐青辛苦,怕他吃的不好,一个月他只要要钱你们就给打……”

    徐瑶不说不代表心里不知道,徐青这一路走来,就是因为父母所谓的宠爱,彻底把徐青给坑死了,她开过口,可父母觉得她就是个孩子,要么就扭曲她的本意,徐青念大学不用她猜,她就知道徐青压根就没怎么上课,每天就是混日子,玩游戏,一定就是这样的。

    徐瑶母亲听不得女儿这样说,谁当父母的能故意坑孩子?他们也没有吭徐青。

    “你看见了?”女儿说的这些话,她全部都不承认,徐瑶也没有看见徐青怎么念的大学,她哪里清楚?靠猜的就是事实了?

    徐瑶猜的就没错,徐青上的那个大学,就是等于拿钱就能上,一个寝室住着,难免男孩子之间会有一个攀比,再说不在父母跟前,自己也没有控制花钱,有一年开学的时候就是这样的,他父母给他拿了三千块钱,说是几个月的生活费,徐青一个月直接全部都花光了,花光了就打电话要,很简单点的事儿,难道父母能不管他,叫他饿死吗?

    这对象念书的时候就认识了,一个人花两个人的开销,徐青什么家庭啊?

    “我一直都觉得你不应该是我们的女儿,我们老徐家就从来没有过这样的人……”徐瑶爸爸也觉得晦气,真的就不像是他们女儿,不仅徐瑶自己怀疑她是不是抱养的,其实大人当初也怀疑,这丫头是不是就报错了?要不然你说挺正常的一个家庭,怎么就生出来了这么一个异类?从小到大就没有听过父母话的,偏疼儿子怎么了?没有吗?谁家不是这样过的,儿子能顶门立户,女儿能干什么?女人嫁出去就是别人家的人了。

    徐瑶爸爸见过有一些,没嫁人之前父母对着多好的,结婚之后立马就向着丈夫,说白了女儿就是白养,给人家养的,外姓人,中国千百年来相承的,生了儿子才算是后继有人,你看看今天也是一样的,那些电视里演的,那些有钱人为什么都要儿子?他们怎么不相信女儿好啊。

    他们智商高不高,他们做的就都对,轮到自己就变成错了?

    “你从小到大你听过话吗?叫你别念书了,让给你弟弟,你听话吗?寻死觅活的要出国,你成绩好有什么用?”

    徐瑶对上父亲的眼睛,好半响才缓缓说道:“我成绩好,我为自己拼前途,所以我今天可以不靠着家里,我走了就没有跟家里伸手要过钱,最难的时候也没有,本事了是老天爷可怜我,不走运我就直接死在外面了,我哪怕在辛苦我从未想跟家里要点什么,因为我清楚这个家不欠我的。”

    “你现在说这么多有什么用?姐……”徐青倒是听明白了,这一路走来,其实自己过的浑浑噩噩的,你知道的当他想振作起来,现在已经不行了,脑子里已经被控制住了,就是想走捷径,他吃不了苦的,如果说才毕业的时候,那时候他可能咬咬牙也就忍过去了,但是现在不同了,他已经在家里闲了这些年,包括被他老婆被麻痹的……

    徐青的老婆嘴巴很会说,就像是传销组织那样的,她有一套属于自己的理念,不停的灌输徐青,只要这样做这样这样做,我们的日子就会好过,你只要相信我的,就不会错,对此徐青完全相信,有时候自己想想,明白过来可之后又开始去信,就是这种信念,他不可能再去辛苦重头再来的。

    电视剧里演的,给徐青最为触动最大的就是刘欢的那首重头再来,真的那种意境叫人深思,人活着就是靠一口气,他憋足了这口气,准备去行动的时候自己后退了,不要,不要过那样的日子,他的起点可以更高的,因为他有个了不起的姐姐,他不会去想,自己应该脚踏实地,甚至全家人都没有想过要让他重头再来。

    他就是缺个机会,他相信今年不行,明年也会行吧?他总不至于一辈子就都在走背字吧,总得有转运的时候吧,他都输了进去那么多。

    有很多人对于赌徒是抗拒的,为什么?一旦真的沾染上了那些,就真的是戒不掉的,太难了,每个人都梦想翻盘,任何带着可以获利的投资都算,就是看当事人的心态如何,有些人觉得我全部的家当都赌了,闭着眼睛赌一次,也许睁开我就成功了,如果成功呢,我就可以不用受苦,有些人呢则是有控制的在进行,循序渐进,知道一口气吃不成一个胖子,就像是徐青,已经习惯了索取,因为他的父母并不会对他说不,他心里有底,因为有个姐姐,他就知道徐瑶有钱,自己那样就有底气,除非有一天徐瑶是死了,或者真是没有钱了,比他过的还惨,那样没有指靠了也许他会发愁。

    徐青跟他老婆两个人都不上班,养着一个孩子,孩子应该吃的就都吃到了,钱从哪里来的?坑不到徐瑶,就啃父母,父母有退休金两份,父母在出去打工,这样钱就等于多赚了两份,因为你当父母的都做出来了,他就可以安心,心安理得的去想,反正也不需要我出去挣这么一点的钱,开始心里会难受,毕竟一个半大的小子需要父母来养,慢慢的那种自尊心难受就被磨平了,他觉得一切就都是应该的。

    跟父母伸手要钱,包括父母给他养孩子,徐青现在就是这样认为的,父母不是喜欢孙子嘛,自己也给他们生孙子了,那他们就得负责,谁让他们喜欢了呢。

    “没用?所以你就可着我一个人坑?我养父母我有义务,我养你也有义务?有这条法律吗?说当姐姐的需要赡养弟弟?”徐瑶都觉得可笑,怎么就可以说的这样的理直气壮呢?别说把她关起来,就算是弄死她,她也是这样说,她对徐青没有义务。

    徐青不吭声,最后脸憋得通红。

    “那就当我跟你借的……”

    “你也说了,你是借,你有权力跟我借钱,我自然就有权力不借,钱是属于我的……”

    徐青又有点暴怒,这样不行,那样不行,你到底想干什么啊?

    “徐瑶啊,就当妈求你,你看在妈的面子上,你小婶都来闹好几次了……”徐瑶妈一想起来徐青的小婶就头大,一来家里就砸东西啊,不管什么看见就砸,她真是受不了了。

    “妈,我只问你一句,你借钱的时候想什么来的?明知道还不起,为什么还要借?借的时候你们就没有想过还是吧?或者说你们就认为这个事情就一定成,到时候就有花不完的钱……”

    做事情一点后果都不计,认为自己一定会成功,你看你们就是这样引领着徐青往不归之路上走呢。

    人生观价值观都是这样,徐青变成现在这样,就你们才有责任。

    “那时候不是没合计嘛,谁知道会赔这么多?”

    还说什么,完全就没的说了。

    徐瑶抱着儿子,徐瑶爸妈看着女儿这样,知道也说不下去了,怎么说就是她没有良心,不肯为家里奉献,徐瑶想出去,徐青就上手推她,徐瑶到底还是没出去。

    “徐青你也长脑子了,你就是关着我有什么用?我如果愿意的话,我可以推开窗子就喊,你愿意这样丢人吗?”

    她不想将自己家最后的这点脸面就都撕开了,她走了,家里人还得在这个地方生活,尊重也是相互给与的。

    “能不能用她的证件去补办银行卡?”

    徐瑶她爸问着徐青,要是可以的话,徐瑶的证件就都在她的包里呢,去银行一趟,看看行不行,把钱提出来不就完了,徐瑶妈眼睛一亮,是了是了,这样就成,等钱花出去了,徐瑶就是想收回去也没用,到时候她弟弟好好干,将来肯定报答她。

    徐青垂着眼,哪里就那么容易的?

    徐瑶她妈现在晚上压根就睡不着,想从女儿身上要钱,女儿不肯给,她不愿意自己拿出来,别人也没有办法,唉声叹气的,就为了这么一个儿子,徐青也是,要是有点本事,至于就这样求他姐吗?你说被她看不起……

    徐瑶她爸听着她妈一直的叹气声,掀开被子,徐瑶妈还没反应过来呢,就听见那边有开锁的动静,紧接着就是孩子的哭声,徐瑶的叫声,徐瑶的爸爸往里面推了自己女儿一把。

    “你要么就帮你弟弟最后一次,以后我跟你妈都不求你了,就像是你说的,从今以后咱们恩断义绝,我跟你保证,只要这次你帮你弟弟一次,你拿出来三十万……不五十万,你应该有的……”徐瑶爸爸喃喃的说着,女儿怎么会没有钱呢,她手里肯定有,多少钱她都有办法拿出来的:“就要五十万,你就当买断了我跟你妈养大你的钱……”

    徐瑶拍着门板,孩子不禁吓的,容易吓出来毛病,徐瑶爸爸把孩子往徐青的怀里一塞:“你要是看着你弟弟不管,我都这把年纪了,我死不死我不怕,死之前我拉个垫背的。”

    徐瑶的眼睛瞪大在瞪大,不停的放大,这哪里就是父亲?是恨不得吃她的肉,喝她的血啊。

    徐瑶妈抱着孩子,自己哄着孩子,孩子一直哭,估计也是吓到了,她觉得这事情闹的越来越大了,这样会不会出麻烦啊?

    “你吓她干什么啊?”

    徐瑶爸拉过来被子,他不是吓唬徐瑶的,如果她真的不管徐青的话,那么他就把孩子扔楼下去,别怪他心狠。

    “睡觉。”

    徐瑶她妈害怕,觉得这次不能善了了,你看她平时害怕是害怕,可真的要弄死一个孩子,她胆怯,心里不停的打鼓,心跳加快,不不不,他们就是跟徐瑶开玩笑的,不是想逼死女儿。

    大半夜的就听见徐瑶在喊,声音很大,徐瑶的爸爸听见,从床上蹦了起来,和徐青两个人一齐把徐瑶给绑了,把嘴捂上,这样她就叫不出来了。

    徐青坐在地上,他也觉得现在似乎闹大了,不应该是这样的,他只是想跟姐姐伸手要钱,不是为了绑架啊。

    “爸,咱们还是放了我姐吧……”

    徐瑶爸抹把脸:“你姐一直就没良心,要是我们不这么吓唬她,她不可能给你拿钱的,我说了这是最后一次,就当时她偿还我们当父母培养她的,从以后我们家是生是死,绝对不难为她……”

    徐青不知道自己的心脏为什么砰砰的跳着。

    徐瑶妈坐不住,跟丈夫没有说,孩子现在乖了,大大的眼仁就看着她,谨慎的盯着她,徐瑶她妈害怕看见孩子的这双眼睛,就好像什么都明白一样,怎么办?这要闹出来祸事了,到底该怎么办啊?

    徐瑶妈问儿媳妇:“我们这样做是犯法的吧?”

    徐青的老婆胆子可比她婆婆大多了,再说人也不是她绑的就算是将来有什么,跟她也没有关系,跟徐青也没有关系,人是公公绑的,公公总算是徐瑶的爸爸吧,难道徐瑶报警要把自己爸爸给弄监狱去?她要是敢这么做,她不怕口水淹死她嘛。

    “妈,你就放心,对了我这几天要回娘家住……”

    人儿媳妇先跑路,反正她什么都不知道,什么都没看见,要是要出来钱了呢,她就花,没要到钱,最后闹开了,跟她一毛钱的关系也没有。

    徐瑶妈想来想去,一整天都坐不安稳,邻居都有好几个人来问了,她只能说女儿之前回来了,跟家里干起来了,邻居是都知道这家有个徐瑶的,人家听说的就都是徐瑶妈嘴上说的那个人,还有徐青老婆说的,印象是不太好的。

    她想来想去,觉得不安稳,要不然这钱就不要了吧,那也是亲生女儿啊。

    一上门人家就认为她是来借钱的,徐青家现在就是这样,等于就是臭狗屎,原本姥姥家那边走臭了,小婶这事儿发生之后,奶奶家这边也臭了,徐瑶妈咬咬牙,逼得她没招没招的,她去找王博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