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婚前婚后,大龄剩女 > 322  真相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看最快更新

    “你在说一次?”简禛的母亲表示自己的耳朵是不是出问题了?是她听错了还是女儿说错了?

    简琳也是被这个消息给震的好半响都没有回过神,无论简承宇多好,他现在毕竟年纪摆在这里,这样的年纪可以叫谁信服?从来就没有看见过他参加公司的任何行程,现在却推出来这么大的一摊子,并且还是抢了自己哥哥的那部分。

    简禛母亲脸上都能刮着冰霜了,一个黄口小儿就因为他是谁的孙子就把自己儿子给挤下去了?她儿子辛辛苦苦的为公司当牛做马。

    “我要去找你叔叔……”

    “妈,你就消停一点吧。”简琳拽着自己妈的胳膊,你去说了又能如何?你能改变叔叔的心吗?叔叔这些年就从来没有放弃过要扶着简承宇上位的念头,无论自己哥哥做的有多好,到底是隔了一层,简琳算是明白了,自己大哥终究还是要失望的,他满心以为会用自己的表现叫世人都看得见他简禛做的名正言顺。

    简禛这边的动静倒是不显,等于没有动静,突然之间发生这么大的事情,他那边却没有声响,这倒是显得有些不正常,正常的人都会发发脾气,毕竟为公司辛苦这么多年,简承宇的年纪摆在这里,他不能服众的。

    倒是简耀东一贯的姿态,这件事情交给承宇去做,就是作为他的功课,无论成不成,失败了他们也承受得起,就当花钱买了一个教训,他觉得完全值得,如果成功的话,会为孙子的历史写上一笔,不紧不慢的挑着唇笑。

    “他现在人呢?”

    秘书说孩子昨天好像出去演出了,司机过去了,现在还没有把人给叫醒,简耀东如果对孙子有什么最不满的地方,就是简承宇睡觉的这个姿态,完全就跟昏迷了一样,他这样怎么去当一个合格的老板?

    秘书有些狐疑的看着简耀东,简先生的意思是现在就要把孩子拢到公司来吗?年纪是不是有些偏小,如果不是上头有他爷爷压着,压不住那些老家伙的,试问谁都是这样走过来的,被一个毛孩子压在头上,哪怕这个人就是老板的孙子,也不能服众的,能力不突出,没有表现,直接空降吗?他原本以为至少会叫承宇从底层做起的,或者从外部的公司做起。

    没人能想得明白简耀东的心里在想什么,他对着简禛依旧重用,似乎就好像从来跟简禛就没有产生过隔阂一样,简禛也保持自己对叔叔的尊敬,叫他撤就整个团队全部都撤了下来,简禛没有话说,不代表他的团队没有话说,已经跟美国那方面都在接洽了,这就是一个绝好的机会,结果半路杀出来一个黄毛孩子。

    司机觉得无语,他已经站在房间里一个小时了,无论他怎么去喊,这个孩子就是不肯醒,那边简先生还在等待着呢。

    “少爷……”

    简承宇已经睡昏迷了,他这个劲儿你不得不折服,叫他起床就是一件非常锻炼人的事情,一般人喊不起来,就连王冉十次能喊醒三次就不错了,倒是简宁,十次能喊起来十次。

    简承宇从床上爬起来,看了一眼司机,司机抱着他,不是自己愿意上手,没有办法了,这都快十一点了,在躺下去就可以吃午饭了。

    “简先生在等您呢。”

    闹闹梳洗,换了衣服,挠着自己的脖子,看着镜子里的人,抓起来一旁的黑色镜框眼镜戴上,坐进车里,司机带上车门,自己赶紧的跑回驾驶室,如果有可能,他以后再也不想来接这位大爷了,压根就是喊不醒的。

    闹闹戴着耳机,一路上一句话没有,他不善于跟别人沟通,朋友也就那么四个。

    避无可避,早晚就要跟简禛碰上的,现在等于在简禛的饭碗里抢食,简禛的心思会愉快吗?

    简宁的母亲雍容的坐在位置上,将手里的杯子慢慢放下,她倒不是担心简禛,有本事把你捧起来就有本事把你给踹下去,大家都是亲人,所以不会做的太过分,侄子跟孙子自然是孙子亲,只要大脑思维正确的人都会这样去想,简禛的位置从来就不是中间,总得让他明白的。

    “这孩子你看着话不多,可很有心思,每件事情他心里全部都有数,完全不像是他爸爸妈妈生出来的孩子。”简宁母亲感叹着,简承宇的狠是发自骨子里的,虽然看着外表一副害羞的样子,他是用他的害羞掩盖了他骨子里的自大,他是他爷爷给养大的,丈夫心里对亲情还有那么一丝的留恋,到了孩子这里,完全就是没有所谓的亲情概念,好也不好。

    她现在自己都想问自己,把孩子养成这样就是他们最初的目地吗?恐怕简耀东自己也没有料到,这孩子会变成这样吧,跟简家的人就没有一个亲的,明明是堂兄弟,堂兄妹说话的次数竟然就连五个手指头都数得过来,这些人对于他来说就是陌生人。

    简耀东没有开口,他的态度有些暧昧,叫人捉摸不清,甚至这一步走的就让人觉得迷惘,他到底是在帮着简禛坐稳还是在帮着孙子竖立威信呢?后者看着有点玄乎,孩子从来就没有接手过这些事情,真的行?很多人都表示怀疑,觉得简耀东是把他自己的孙子神话了,这个每个当家长的都能理解,毕竟是自己的孩子,觉得千好万好,这都是有可能的,可商场并不是这样的,不是你认为他好,他就一定能行。

    简宁母亲不愧是跟简耀东做了几十年的夫妻。

    简承宇从外面进来,秘书推着门站在他的身后,简宁母亲皱皱眉头,怎么背个包?出门要顾及自己的形象,还有这眼镜是怎么戴的?

    “明天叫人陪着你去把眼镜换掉,这像是什么样子。”原本看着年纪就小,现在弄这么一个东西看着年纪就更不大了。

    坐下身,秘书随后给他送进来早餐,他才醒啊。

    “我问你,你回答我一句,如果你以后接手公司,你会怎么对你伯父?”

    简承宇不太喜欢这种没有营养的问题,笑纹如刀:“能利用就利用,不能利用一脚踢开。”

    简耀东突然之间觉得胸口剧痛,自己的手放开捏紧,动作持续了几次,真是他养出来的好孩子,压根翻脸就六亲不认。

    “那我要是要求你呢?”

    简承宇低敛着眉目,他就是现在答应了,以后也可以反悔,他答应就算数吗?

    谁规定他就要一诺千金的?

    简禛的团队盼着等待来简承宇失败的消息,所有人都在瞩目,可事实就是,他只参加了一个晚宴,之后宣布全部收购M中国公司,快速的叫人觉得不可思议,这是简耀东提前就为孙子做好了准备吧?这一出戏简直就像是玩一样的,哪里会这样的轻松?他到底是怎么说服对方的?紧紧就是因为在一个晚宴上双方觉得看对眼了?开玩笑,这幕后的主导者就一定是简耀东为自己孙子跨刀,做出来这样的一场戏在忽悠大众。

    简禛也觉得不可思议,他们的团队之前在接洽,美国那边给回来的消息有些苛刻,没有道理到了简承宇这里就这样容易谈成,他凭什么?简禛不信自己这些年纪都是白长的,他只能相信留言,这就是简耀东为了简承宇上位所做的一个烟雾弹,也许他已经谈好了,只等待着对外公布,将这个孩子捧起来,不是这样根本就说不通。

    紧跟着M中国的页面做了很大的调整,就有人会发问身前在美国的前M公司总裁意见。

    “问他?现在公司就是我的,他手里的那35%不过就是占名而已,不要说我改动了首页,就算是我现在要这里变成游戏版面这也是我说了算的,他没有资格来指手画脚,倒闭了也是我的。”

    简耀东的眼睛眯成了一条线,叫他先出去。

    外界都猜测是简承宇靠着他来上位,其实不然的,整个过程他所给他的支持就是资金,就连自己都纳闷,怎么会谈成的这样的快?他不会觉得自己的孙子就是个天才,那些就都是糊弄人的,他是怎么办到的呢?在一个他觉得这孩子……自大的很啊。

    以前并没有发现,自大,狂妄。

    秘书那边的信息传过来,他自己都觉得不敢相信,简承宇要求自己的团队,必须住在他的附近,五分钟之内就可以找到他,要求一天要工作18小时以上十个月内没有休息,这些条件似乎有些苛刻,至于员工的反弹,他则是强硬的压迫,这……

    秘书觉得哪怕就是简耀东够强硬,也没有强硬到了这个地步,那种自以为是的感觉太深,恐怕现在留在别人的印象里就是这些居多,刻薄冷血。

    不知道是不是自己多心,他现在有点隐隐要控制不住这孩子的想法了,这点叫他觉得非常不爽。

    这样下去,恐怕对他是没有好处的,这样的老板最后的下场恐怕就是,众叛亲离,因为他一个人都不相信……

    简耀东头疼,看起来自己的教育方式出现问题了,还是说这个孩子一直隐藏的很好,把他身上所有好的一面展现给他,坏的那边埋藏在心里,到现在发现了又有什么用?

    “你帮我约……”

    他现在就是好奇,他到底是怎么跟对方谈成的?就真的是晚宴上接触了,就谈了下来吗?不是吧?

    出于本能,没有一个老板会这样的随性。

    对方倒是没觉得有丢面子,在电话里说的很是清楚,当然不是就在晚宴上碰了一面就谈成了,他只是笑:“老简啊你这个孙子青出于蓝,你知道他见到我的第一面他跟我说什么吗?”虽然话的意思相差很多,可大体就是那样了,简承宇的意思是说,他需要这家公司来推动本公司集,他自己当然不会去做这样的公司,谈不谈早晚都是要收购的,这样的话如果是简耀东说了出来,他不会觉得受辱,但是现在说出口的却是简耀东的孙子,那个孩子有够自大的,自大的可以。

    晚上回到家,妻子等在门口,简宁的母亲倒是挺高兴的,接过简耀东手中的衣服。

    “他到底是怎么跟人家说的?”

    “你看着吧,他的团队早晚都是要崩裂的。”这是简耀东进门之后说的第一句,这些人都是他精心为孙子挑选的,他是不可能看着孙子出问题的,没有伸手帮,可不代表他不会帮着孙子出外挂,照着目前这样的形式来看,他根本就容不下别人的将、兵,这孩子的性格很有问题啊。

    简宁母亲给儿子打电话,倒是夸了简承宇两句,说孩子不像是简宁,一点都不像,完全就没有看到有所想象的地方,简宁的脾气很平和,很少会出现所谓的波动,王冉就更加不用说了,现在孩子的性格却是这样的?。

    简承宇不喜欢听别人说他喜欢别人来听他说,他用的就是洗脑的套路,反复的说,把我的想法加于你们的想法之中,要你们相信,我做的就是对的,一波一波反应回来的消息,叫简耀东的眉头听得越来越紧,似乎孩子的身上就有很多的一面他并没有接触过,这样的性格完全就是内伤,作为一个领导者,这是大忌。

    很不喜欢这样事情不在自己掌控当中的,这并不是叛逆,他做的事情条理非常清晰,他明明就是有所计划好的,甚至就连他不熟悉的行业,他明明对这种东西一无所知,他反过身来却对别人说可以做这个,简直就是匪夷所思,简耀东觉得自己的孙子就像是长期被关在笼子里的猛虎,看着温顺,老虎是肉食动物,当你把门打开的时候,靠着本能靠着下意识,他只会将你撕裂,因为老虎不是人,所以它不讲感情的,现在他孙子等于同化了,不讲感情。

    这点叫他觉得非常的苦恼。

    这样下去,后果可能有些严重,这样来看,有很多事情不在他的算计之内,最出乎意料的就是这孩子的个性,怎么会是这样的呢?自卑?那种东西你绝对是不会从他的身上看见的,从未有过。

    简承宇入公司发生最大的一件事情,就是遭遇了旗下公司全部员工的反抗,联名蹲在集团公司的外面抗议,多少天公司的外面就布满了员工,这简直就是公司前所未有的,不涉及到自己的利益,不会有人激动,一旦牵扯到了他们的利益,全部群起而攻之,全公司高层都在等着看,等着他的妥协,明明这个决定就是下的有些刻薄不近人情。

    简禛坐在自己的位置上,他依旧保持着自己的风度,原本是什么样,现在就依旧还是什么样,他不会故意去挤兑简承宇,现在他自己不是已经做成这样子了嘛,所以才说他就是个小孩子,敌人还没有出手呢,他就把自己的搞成一片乱,持续的反对声,简禛在帮他想着应对之策,眼下能做的就是妥协,没有其他的路可以走,他并不是为了帮简承宇而是为了这个公司,为了自己叔叔。

    简宁母亲倒是有点乱了,发生这么大的事情,他事先为什么不肯要跟她来谈谈?为什么要自己自作主张?闹成现在这样,他简直就是胡来,觉得之前自己成功了耍了威风是不是?

    简宁母亲憋着没有开口去教训孙子,因为这种时候,她不能站在孩子的敌对面,她要做孩子的后盾,她只能自己跟自己生气,跟简耀东说这个孩子,自大到了一定的境界,你有没有看见,他是听不进去别人的话的。企业人格是一把双刃剑。一方面它有助于打造企业个人品牌,提升个人和企业形象;另一方面,不加限制的性格张扬,可能会造成领导力危机,也意味着人格的不饱满或性格其他方面的缺失。

    物极必反啊。有独特的想法,当别人照着正路前进,你却不,有了这份独特,你就得付出沉重的代价,名誉上的损失以及企业股票的贬值。

    每个人都在等,等待他最后妥协的步伐,可是他却没有,坚持自己的坚持,简耀东看着风声越来越大,弄的很多人都关注到了这件事情上,一个统治者要跟他的民众来做对,摇摇头,还是年纪太小了,虽然年纪小,骨子里的这份霸道却到了极致,不肯妥协,不肯认输,完全就是想用强硬的手腕把这件事情压下去。

    祖孙两个人关在办公室里,最后以简承宇的妥协让步,这件事情终于平息了下来。

    “我就说他只是一个毛孩子,什么都不懂,跟所有的员工做对,他不是疯了吗?”简禛母亲嘴上念叨着,真是疯了,怎么会有这样的孩子呢?以为自己家有钱有势,你就可以指挥别人按照你的想法进行?简直就是天真,简耀东怎么会把孩子给养成了这样呢?简直就是笑话一场,这孩子将来也是废了。

    简承宇没有得失的荣辱,这一次他压不下则是因为自己的实力不够强,他的羽翼不够丰满。

    王冉哪里知道自己的儿子会这样,或者说简承宇在父母的面前,他的形象一向就是有些孤僻的,不怎么跟别人玩,孩子很善良很纯真,这就是他爸妈对他的印象,不得不说他给家里的感觉是成功的,简耀东跟简宁几乎就等于断绝了所有的联系,他自然不会跟简宁去分享这些,简宁的母亲更加不会说,孩子的性格问题,跟他们当父母的说了也是没用。

    一家三口出去吃饭,简承宇跟在王冉的身边,怎么看就怎么关系很融合,他的身上你就找不到一丝一毫的锋利面。

    *

    王博下班,王博这几年过的还算是不错,说实话被张颖给伤了,好不容易谈了一个女朋友,现在正在谈婚论嫁,两个人已经有了那个意思,女朋友也是个很开明的人,接触了很久,两个人谈了很长时间,都知道对方的性格,这才决定要走下一步的,他看着站在门口的人有点熟悉,又有点叫不准,跟徐瑶分手都几年了,他对徐瑶妈妈的印象也是有点模糊了。

    你指望一个男人对你几年抱着放不下的想法,这就太天真了,这个世界上谁离开谁就都能活。

    “王博……”

    “……”看着倒是有点面熟。

    王博请徐瑶的妈妈进去,徐瑶妈妈也是没办法,她真是怕出事儿,心里当然怨恨女儿了,可也没打算叫她去死,丈夫现在这样子,弄不好就真的会做出来什么以后不能后悔的事情来。

    徐瑶?

    这名字离开王博的生命里太久,太久了,他都已经有些要忘记这个女人张什么样了,王博低下头,不是他不愿意管,他没有立场去管,他现在都要结婚了,去管几年之前跟自己有过瓜葛的事情?不是他不讲仁义,他没有资格这样去做,这是徐瑶自己家的事情。

    王博不肯管,徐瑶她妈心里着急,她又不能去报警,到时候把自己丈夫跟儿子给害了,她现在只是希望事情严重性减小下来,然后在继续跟女儿要钱,她不是要命啊。

    “徐瑶给你生了一个儿子……”徐瑶她妈想不到好的办法,直接就这样说了,别怪她,人不为己天诛地灭。

    王博脸上闪过怒意,一闪即逝,这样的玩笑话太没有营养了,试问你之前跟女朋友分手,现在她妈跑出来说给你生了一个孩子,你能相信吗?你会觉得靠谱吗?

    “阿姨,你们家的事情轮不到我来管,还有我也要结婚了,我并不希望你来打扰我的生活。”

    说完话,自己进门带上门,想想徐瑶妈妈说的话,自己觉得特别可笑,王博换了拖鞋进了屋子里,跟女朋友打了半个小时的电话,然后出门跑步,果然徐瑶的妈妈已经没有影子了,洗漱完毕,躺在床上,王博失眠了。

    他想着徐瑶妈妈所说的每句话,说实话当时听见的时候只觉得可笑,非常可笑,可笑至极,现在……

    脑子转动着,他好像看见过那个孩子吧?他努力的回想着完全就不像是自己,怎么可能是他儿子呢?在一个又不是演电视剧,分手之后领回来一个孩子就说是他的,他已经要准备结婚了。

    王博起床有些晚了,头疼的厉害,头都要炸了,昨天晚上压根就没怎么好好休息过。

    上班的时候有点溜号,自己拿着手机甩来甩去的,自己脑子里想着徐瑶妈妈说的话,她家住在哪里来的?

    徐瑶跟家里谈不拢,她父亲就是让她出最后的五十万,然后以后恩断义绝,可徐瑶就是不干,就是杀了她也没有钱,徐瑶的父亲真是火大了,嘴上说把孩子扔下去,可真扔下去他不见得就是敢,从徐瑶妈妈的怀里把孩子抢了下来,孩子不停的踢着他,他想先把孩子送到别人家放两天,先吓唬吓唬女儿。

    徐瑶的爸爸抱着孩子最后一次隔着门问女儿。

    “你出不出钱?”

    徐瑶的嘴被堵上了,她爸跟徐青就害怕别人听见,她点头,满脸都是眼泪,别动她儿子,她什么都给,可是她发不出来声音,徐瑶她爸也是脑子有点涨,不够用了,压根就忘记堵着她嘴的事儿,自己抱着孩子强行出门,王博就站在门外,按照记忆里应该就是在这个位置,他有点记不清了,到底准不准,结果就撞上徐瑶她爸抱着孩子出来,徐瑶她妈一直哭。

    “会不会闹大啊?”

    “你别废话。”生怕别人就不知道是不是?

    王博看着徐瑶父亲怀里的那个孩子,徐瑶父亲也忘记王博了,觉得这人堵着自己的路,他干什么呢?用眼睛瞪他,王博看着那孩子,他都觉得自己可笑,难道还真不成就是他儿子?别开玩笑了。

    可心里又觉得一旦要是呢?如果真的是的话,他现在就有想杀了徐瑶的心思了。

    当初他去追,他是真的很喜欢徐瑶,对她有很多的感情,现在已经过了,感情过了就是过了,还有什么感觉?他有自己的女朋友也要结婚了,她突然冒出来了,还弄出来一个孩子,不弄清楚了,早晚就都是问题。

    徐瑶她妈突然抢过来徐瑶爸爸怀里的孩子递给王博。

    “你赶紧走。”

    徐瑶她爸有点傻眼,这是什么意思?难道她跟别人提前说好了?这小子看着有点面熟呢?在哪里见过?

    “他你认识啊?”

    徐瑶妈哄骗着自己的丈夫:“嗯,我跟他说好的,孩子叫他先带走……”

    夫妻两个人回到房间里,徐瑶妈推门进去,看见女儿跪坐在地上,自己伸手去扶她,徐瑶身上是一点力道就都没有,她觉得人生就完全是笑话一场,自己的父母绑架自己的外孙子跟女儿要钱?

    说出去会有人信吗?

    徐瑶妈哭了,扶着女儿:“你就这么狠心,徐青那是你亲弟弟啊,你要看着他去死啊?你当姐姐的就不能帮帮他吗?”

    徐瑶对父母已经没有一点的期待了,以后就是父母过世了,她也不会觉得伤心的,把感情都作没了,她不欠这个家的了。

    “Oscar呢?”

    徐瑶妈心里就想,你要是早点答应,何必闹成现在这样呢?大家就都不开心,现在好了,你满意了,非要逼你爸爸这样做。

    王博领着孩子找了简宁,简宁听他说表示没有听懂,示意王博在说一次。

    “有人说这孩子是我的,我现在想知道到底是不是我的儿子,姐夫你能做吗?”

    简宁忍不住嘴角抽抽了一下,不是吧?王博也不是什么富豪,谁干嘛生了孩子不跟他说?太荒唐了。

    徐瑶给父母提了钱,要她儿子,已经红眼睛了。

    她妈有些含糊的说着,说在别人家呢,她等下就去找王博,不是他儿子,他肯定会给还回来的,自己跟他道歉就是了,自己跟他开了一个玩笑。

    “我问你,我儿子呢……Oscar呢……”徐瑶对着自己妈喊,眼前的人她直接就当成仇人了,哪里还有什么母亲。

    这样的人不配。

    “王博给带走了……”

    王博……

    那是个在记忆里已经有些淡化的名字,徐瑶没有想过要回头,她也没打算要让王博一家人知道自己儿子的存在,谁能想到她妈竟然最后把孩子送到王博的手里去了,徐瑶觉得心一下子就掉进冰窟里面去了。

    “你跟他都说什么了?”

    “我说这是他儿子……”徐瑶妈动动嘴,好半天说了出来,她也不是故意的,她不是怕闹出来大事情嘛。

    徐瑶没有王博的电话,太久了早就不记得了,上哪里去联系他?所有的通讯都断了。

    幸好徐瑶还记得当初自己住过的那地儿,因为住了很久,不会那样快就忘记,找上门,家里却没有人,她去了派出所报警,可警察说现在不能立案。

    “我儿子已经丢了,为什么现在不能立案?”

    王博看着怀里的孩子,自己也觉得莫名其妙的,他希望什么?当然就希望这孩子别跟自己有一点的关系,看着年纪,根本就对不上啊,当年的事儿早就都忘了,记不清了,什么细节的他真的记不住了。

    怎么会突突然的冒出来一个儿子呢?

    他现在只能奢望,这孩子不是他的,Oscar扯扯王博的袖子,他说要找徐瑶,王博没弄清楚之前不能送他回去,对着孩子摇摇头。

    “我妈妈会给你钱的,你放过我吧……”

    他似乎把王博给当成绑架的了,孩子没有感到害怕,因为这个人没有吓唬他没有打他,他觉得绑架就像是一场游戏,电视里都是那么演的,只要给钱,自己就能平安安全的回到妈妈的身边。

    王博领着他回家,在门口遇上了徐瑶,这个女人已经变得叫他认不出来了,或者说他认得,原来还是这样的模样,只是时间有些远,他得慢慢对上。

    “你有病是不是?”徐瑶不可能不对着王博发火的,是他的孩子吗?他就给领走了?

    王博拦了一下:“你妈跟我说,他是我儿子……”王博一脸的讥讽,不会吧,他们分手,她还生一个孩子下来,她看着不像是那么傻的人,再说你生下来之前是不是应该跟他说一声?有没有考虑过会影响到他的生活?

    “我妈有病你也有病吗?”

    徐瑶多一秒都不想停留,她想王博不至于带着孩子就去验,没验过的话,自己领着孩子马上回去,以后也再也不回来了,这样就没有问题。

    “你现在不能带走他,我要等医院那边的消息,确定了你在带着他走,以后永远不出现都可以,完全也没有必要出现在我的面前……”王博心里是90%都不信这个孩子是他的。

    “我为什么要听你的话?”

    两个人起了争执,徐瑶心虚,这是她自己做的决定,她自己想要的生活,他为什么要干涉?难道查出来真是他儿子,他就高兴了吗?

    王博扣住孩子不肯给徐瑶,徐瑶怎么闹都没有用,甚至她都报警了,警察也来协调了,等警察一来,一听,觉得匪夷所思,因为正常人就不会这样做的,你知道当一个单亲妈妈有多难吗?这女人看着也没有什么毛病,分手几年然后弄出来一个孩子,你信吗?反正他是不信。

    等结果出来了,王博傻眼了,完完全全的就是他儿子,证据就在这里呢。

    简宁觉得人生就真是戏剧啊,眼下要怎么办?马上要结婚了,多出来一个儿子,还是亲生的?

    管还是不管?

    王博坐在椅子上足足能有半个小时就没有动,他的生活全部就都乱套了,他还能结婚吗?跟女朋友说,他之前女朋友给他生了一个儿子?靠谱吗?还是告诉女朋友,你直接当妈了?

    他是怎么想,都都没有想跟徐瑶重新来,感情不再就是不在了,没有了。

    王博这孩子,引起了王家的地震,五婶压根就不信。

    “我就知道她不安好心,现在回来,说孩子是你的,她说你就信?哪里来的孩子就往你头上扣啊……”

    王博把手里的东西扔到炕上,五婶不懂这些,五叔倒是看了一眼,可也觉得不靠谱,这东西也能作假,说是你的就是你的啊?再说既然都生了,现在突然说出来干什么?夫妻俩一致就是这念头,对徐瑶的不喜已经上升到了一定的阶段,认为这就是徐瑶设的一个局,五叔自认自己家还是有点钱的,别把人心就想的太好了,那丫头是不是受过苦现在就想回头了?

    这都是保不准的。

    王妈妈倒是听简宁说了,简宁领着去的,这不可能是人家撒谎,那也就是说,那孩子怀孕了把孩子生下来了,然后现在带着孩子回来认祖归宗了?

    这是要干什么啊?

    王妈妈都觉得头晕,五婶还是不相信,就是不信,说要领着孩子再去验,Oscar看着五婶有些陌生,五婶抓着他的手,抓得很疼,他努力往回缩。

    五婶觉得哪里像是自己家的孩子?身上根本一点看不出来,还有不是说,如果有血缘的话会感觉亲切吗?她现在就一点这样的感觉都没有。

    “报警……”

    五婶觉得徐瑶来诈骗来了,肯定就是诈骗的,她完全就是不能接受这个离奇的事情。

    “证据摆在这里,还有什么不信的?”王博低垂着视线看着地面,这下可好了,生活真精彩了,他这婚估计结起来会非常的带劲儿的。

    他没有替徐瑶去辩解,他甚至现在自己都怀疑,这是徐瑶不知道是她妈背着她做出来的还是他们一家就商量好的?他不能不去想啊,因为这个事情超出自己能接受的范围之内了。

    他会想,是不是她当初自己一冲动生了这孩子,现在觉得自己很辛苦,所以才来要告诉他的?

    为什么有了这孩子没有跟他说过?她就是这样的自私,打乱了自己的生活,打乱了自己的脚步,叫他现在卡在这个位置上,不上不下的,他成什么了?谁给她的权力,可以这样去祸害别人的人生?她觉得自己很伟大吗?

    错了,她坑人,她把自己给坑稀了。

    怎么就会有这样自以为是的女人呢?

    五叔听了王博的话,自己不停的抽烟,儿子这恋爱谈好几年了,他自己真是用心了,毕竟被张颖给伤了,都马上要结婚了,现在怎么办?弄出来这么一出。

    “要真是我们家的孩子,我跟你妈给养……”五叔的意思,王博结婚肯定还会有孩子的,不能叫人家进门就当妈啊,只能这样做了。

    五婶扯着嗓子:“谁给带,我不带,这不是我孙子……”冒出来一个孩子说是她孙子,她就得信吗?

    五婶现在不管什么证据不证据的,她的感情理智都通通都不能接受,不认为这孩子是王博的,她只想站到徐瑶的面前去骂她,她脑子里装的就都是稻草吗?念了那么多书,脑子是摆设吗?这样的事情你也做得出来,你毁了别人一辈子啊。你毁人不倦啊,你坑惨别人家了,你这个恶毒的女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