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婚前婚后,大龄剩女 > 323  冰冷的婚姻初始

323  冰冷的婚姻初始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看最快更新

    “行了,要真是我们老王家的孩子,我们就得管,不能当不知道……”

    “这种女人恶心死人了……”五婶恨得牙根都痒痒,你这不是破坏别人的人生吗?王博现在怎么办?叫她帮着养孩子?五婶还不愿意呢,可不给养,真是王博的孩子,她不能不管。

    五婶提出来在验一次,上一次她全程都没有参与,她不信,一定要眼见为实,也许上次就验马虎了呢。

    王博苦笑,这东西能验马虎吗?

    王家提出来要求了,徐瑶却说不通,她觉得自己跟王家的思维出现了分差,孩子她带走不影响你们家一丝一毫,无论你们家有什么样的计划,你现在就完全可以当做没有过这个孩子,徐瑶心里也清楚,突然蹦出来一个孩子,叫人接受很难,当初就是这样的决定,现在何必翻盘呢,她有能力给儿子足够的爱,王博是强忍着没有翻脸,他过去从来都没有觉得徐瑶这么说不通,如果不是因为在酒店的大堂,他就真的要出手了,说的什么狗屁话。

    “孩子是我们家的,我们家要。”

    徐瑶抬头看了一眼王博,你明明就是因为这个孩子弄的自己现在境地很是狼狈,你何苦呢?这样给自己找麻烦有意思吗?徐瑶带着一丝的伤感,孩子她绝对不能让,想试着跟王博讲道理,可讲不通。

    五婶跟五叔也来了,不过来之前五叔跟五婶说了好几次,叫五婶不要开口说话,哪怕就是要气死了,他们是来解决问题的,不是来吵架的,王博这婚能不能结成现在都两说了,那姑娘要是愿意接受这孩子呢,他们老的领着孩子过,绝对不会亏待孩子一丝一毫的,将来家产也是两个孩子平分,这点他会当着未来儿媳妇说清楚的,知道委屈她了,可没有办法,发生就是发生了,他不能因为要顾虑未来的儿媳妇就对着亲生孙子不管不问的,这不是五叔的做派。

    五婶看见徐瑶就恨不得撕了眼前的人,特别是徐瑶说不通,五婶没憋住,出来的时候自己告诉自己,绝对不能冲动,结果还是冲动了,五婶克制不住,怎么会有你这样恶心的丫头?谁让你生了?你觉得自己特别伟大是不是?你就是一个搅屎棍子,你把别人给坑惨了,这丫头完全就是按照自己的形式套路来,丝毫不顾及别人的感受,还真是有妈生没妈教。

    五婶看着徐瑶就是剩下厌恶了。

    “你那么伟大,何必通知我们家?通知了现在在来装是不是就有些过了?孩子给我们家,你自己走人,你将来是愿意结婚也好,干什么都行……”五婶说的很清楚,孩子留下,你走人,你愿意哪里去就哪里去,没人愿意管你,你是姓徐的跟姓王的也没有什么关系。

    给钱就更加犯不上了,孩子他们来养,凭什么给徐瑶钱?没伸手跟她要钱就不错了。

    徐瑶很不喜欢现在的气氛,她不太喜欢五婶踩着她说话的态度,她堂堂正正的做人,是,有些地方自己做的有些偏颇,她承认,自己给别人家带来了麻烦这些她都愿意道歉,并且心里感到了深深的无力,这不是她想要的,谁知道事情发展发展就到了今天呢,弄的她也是无语,手脚无措,她愿意坐下来谈,是想解决问题的。

    “孩子我不会交给你们。”

    “你还说?”五婶眼睛瞪着,还有脸说话吗?现在你有说话的资格吗?母亲这个词放在徐瑶的身上五婶就觉得讽刺,她觉得也许徐瑶是不清楚,王博这马上就要结婚了,你看她找的时机多合适;“我们家王博眼看着就要结婚了,你弄出来这汤事儿……”

    “妈……”王博对着五婶叫了一句。

    这些完全就没有必要跟徐瑶说,跟她没有一点的关系。

    徐瑶这回真是觉得自己做的有些过分了,她是真的没有想到会发生这样的场景,她想的很简单,孩子一辈子老王家接触不到,谁都不会耽误谁,结果谁知道半路叫自己母亲把事情给弄砸了。

    “孩子是我生的,我自己会负责……”

    “你负责什么?”五婶拍着桌子站起身,她已经忍不下去了,觉得这个女人就是揣着明白装糊涂,她心里什么都清楚,并且就是冲着破坏王博的婚礼来的,她别美,自己家要谁也不会要她。

    王博接下来就难了,要跟女朋友说清楚的,准备开口,好几次都开不了,齐贺也是发现了王博不对劲儿,想着可能是因为工作上累了被,她也挺体贴的就没有多嘴,叫王博多回家休息,错过两次机会,眼看着就要登记了,王博私心里真的想就瞒着算了,登记完了生米都成熟饭了,那时候齐贺在怎么样也不会跟他分手,可终究到底还是理智战胜了感情。

    “干什么?”齐贺看着王博拽着自己的手,好笑的看着他,又坐了回来,原本想去买点东西的,反握着王博的手,齐贺很喜欢王博,哪里都喜欢,看着他就能笑出来,眼睛总是眯着,她觉得自己就很幸福,虽然家里有点不同意她跟王博,主要就是因为王博是二婚的。

    齐贺家里条件挺不错的,父母也就是她这么一个孩子,倒是能理解,人家养得好好的姑娘凭什么嫁个二婚男啊,人好不好,没有深入接触,谁都不敢说,跟王博谈恋爱的是齐贺,并不是她的父母,人家父母不愿意,情有可原。

    王博动动嘴,到底还是狠狠心说了。

    齐贺就跟雷劈了一样,她扯扯嘴:“今天又不是四月一号,你开什么国际玩笑?”

    齐贺压根就没信,觉得王博开这样的玩笑一点就不好笑,什么前女友给他生了一个孩子啊?玩呢?

    “是真的,孩子现在都领回来了,我家的意思,孩子我爸妈养……”

    齐贺把自己的手从王博的手掌心里抽出来、;“你等一下,你现在就是跟我说,你有个私生子是吧?”

    王博不吭声,齐贺拿着包就站了起来,简直就是太欺负人了,这是什么时候的事儿?是你才知道的,还是说你就一直瞒着我?齐贺的心里很乱套,王博追了出去,拽着齐贺,齐贺现在反应也是非常大。

    “你听我解释成吗?”

    “有必要吗?你遇到任何一个女人,你告诉她这样的事情,谁都不会听你解释,王博你在耍我吗?”

    齐贺打车回家,上楼的时候都觉得自己浑身没有力气,到家父母喊她吃饭整个人状态不在,进了房间里就没吭声,齐贺一开始愤怒的就是想分手,这就完全没有考虑的,这样过有意思吗?可她跟王博相处了这么久,齐贺试着叫自己冷静下来,她如果现在说了,父母完全就不会有第二种想法,一定就会马上让她跟王博分手。

    她心里到底还是舍不得这个人的。

    齐贺这几天过的不好,王博打电话她不接,直接挂掉,她父母还纳闷呢,这是吵架了?这还没结婚呢就开始吵架,她很想找个人说说,可找不到一个能帮着她瞒住秘密的人,她害怕家里知道这事儿,家里真的知道了,她就没有退路了。

    齐贺处在迷茫间,她到底是继续走,还是现在就马上回头?

    王家也没有消停,徐瑶想走,现在走不了,证件什么就都没有在她的手里,第二孩子被老王家给领家里去了,徐瑶怎么说他们家就是不同意把孩子给她,她不想当着孩子闹,原本家里的那一幕就容易给她儿子留下不好的印象,徐瑶对别人也许不上心,可对徐令尘她是超上心,自己生的儿子,自己当然要负责了。

    五婶五叔的意思就是孩子归他们,他们来养,要不然就打官司。

    齐贺忍了七天到底还是联系王博了,王博直接在单位请假了,不请假也不行啊,领导挺郁闷的,王博好不容易消停一段,现在又开始这种状态了,领导苦口婆心,你要是这个工作状态,你以后就容易完,王博顾不了了,领导说话多少有吓的成分,不见得事情就真的有那么严重,毕竟他已经安静了好几年,眼下发生这种事儿谁都不愿意的。

    齐贺睡不好,眼睛下放都是青的,看见王博进来就哭了。

    “孩子你们家打算怎么办?”

    发生事情总要解决事情的,她现在就是要知道那个孩子,他们家打算怎么样的去安置?

    王博没有隐瞒,他爸妈一定要,包括徐瑶的态度他也说了出来,齐贺抬头对上王博的眼睛:“孩子的妈妈既然不愿意把孩子给你们家,你们为什么要抢呢?叫她带走不就行了?”

    这是最好的解决办法,她现在还不知道能不能接受这件事情,以后会不会在自己的心里留下别的痕迹,她尽量克服,现在有解决的方法,为什么他们就不愿意去做呢?

    王博觉得孩子留下这就是本能,是他的孩子,没有理由叫徐瑶带着,一个男孩子,跟着爸爸总比跟着妈妈好妈妈就是在心细也不如跟在父亲身边好,女孩子的话,跟着妈妈更好点。

    “我不会给她的,就是打官司……”

    齐贺看着王博咬牙切齿的样子,她没有说完的话都吞了回去,她不是圣母,谁能接受突然出现一个孩子?在还没有结婚之前她就被告知,一结婚她就给人当后妈,齐贺想跟王博好好的,但是前提最好这个孩子就是不存在,可王博现在这姿态,就摆明了,这个孩子他要定了,齐贺就想问王博,不能为了自己放弃那个孩子吗?他们以后还会有孩子的。

    五叔愁的,外人不知道这事儿家里人都清楚,可家里突然多了一个孩子,别人也纳闷,你对别人说是亲戚家的孩子,以后怎么解释?对孩子也不好啊,五婶就选择沉默,邻居一看呢,多少就明白了,说不定是王博跟谁生的,还真是没有看出来,王博有这本事呢。

    几兄弟坐在一起,哥几个感情都算是不错,王爸爸永远就是话少的那个,三叔说那现在没有别的办法,王博这婚不能结。

    “这事儿谁能接受得了?谈了一半马上要结婚突然杀出来一个孩子,跟事先处之前就说明自己有一个孩子是完全不同的。”

    按照三叔的说法,王博这婚最好还是别结,结了到时候恐怕也是会有麻烦的,除非那个女人是心甘情愿的,就是心甘情愿这也不可能,谁能没有一点自己的小心思,看着五叔:“老五你什么意思啊?”

    五叔什么意思?

    五叔没有当着五婶跟王博说,他怕自己说出来之后,王博跟五婶都不干,唯一的解决办法就是孩子跟孩子的妈妈都要了被,要不然能怎么办?五叔也是怕到时候两个人过不到一起去,成天干架,王博前一段婚姻最后不就是那样收场的,他做家长的真的不愿意伸手管,就想按照王博自己的想法走。

    王爸爸压根就不给意见,他就是闷声不吭,回到家,王妈妈一问,王爸爸一句也不说,给王妈妈急的够呛,到底是怎么合计的啊?王博这以后怎么办啊?

    齐贺下定决定了,先领证在说吧。

    五婶特意找到齐贺单位的,拉着齐贺的手:“阿姨知道你委屈了,这事儿真不怪王博,是那个女的自己有毛病,这都是之前的事儿了,那都是在你之前,你别往心里去啊……”五婶感激齐贺,等她过门,自己一定好好的对她。

    齐贺觉得心脏憋得有点难受,她自己脑子都不清楚,以后的事情以后再说吧,现在就先这样把,也许走了这条路不给自己后悔的机会,以后就不会后悔了。

    齐贺现在做的就是切断自己的后路,叫自己没有可选择的,这样做了,没有选择也就这样了。

    五婶对齐贺心里有愧疚,这么好的孩子,受这么大的委屈,只能在金钱上弥补,要给换房子,跟三婶二婶还有王妈妈上街给齐贺准备东西,这就是完全都老王家出,不让姑娘家出一点,他们家都包圆了。

    三婶偷偷的就跟王妈妈说,你看见没,这人啊要是待见一个人,怎么看这个人就都好,就好比五婶看齐贺,那齐贺头顶的虱子都是双眼皮的,怎么看怎么好,人是王博选的啊,可五婶也喜欢,喜欢到了骨子里,怎么看怎么满意。

    这边五婶大手笔,娶儿媳妇哪里有给下这么重的彩头的?五婶定了十个金元宝,没有其他的意思,就是想表达一下自己对齐贺的重视,这边王博跟齐贺越是距离登记,两个人越是心焦。

    王博心里没有一丝的高兴,其实他就比任何人都清楚,这样结婚了,将来肯定会出问题,一定的,不用猜的,他现在前行就是自己逼着自己走,王博躺下来就想,孩子他来养,徐瑶怎么办?

    其实认认真真的想想,徐瑶是个什么样的人王博还算是了解,她如果真的是想叫孩子认祖归宗何必托到现在呢?她父母是什么样,自己也清楚,王博睡不着了。

    徐瑶看着电话响,伸手接了起来,是王博打过来的,王博手机上写着三个字,陌生人,这是他给徐瑶的代号,其他的他真的下不了手去写,对徐瑶有厌恶有憎恨甚至可能还夹杂着一点别的感情。

    “你没有结婚是吧?”

    他想确定一下,她身上是否就有婚姻的枷锁,这样才好方便他去想,接下来应该要怎么去做,其实已经有答案了,不过王博在抗拒当中,他不想那样,也许跟齐贺登记了那种念头就没有了,这样最好,对大家就都好。

    徐瑶好像有点明白王博的意思了,她赶紧打消他的念头。

    “王博你听我说,你结自己的婚去,孩子你给我,将来孩子长大了我可以领着他回来……”

    王博对着电话激动的喊着:“你现在跟我说这话,当初干什么去了?你就没有想到自己的做法会伤害到别的人吗?徐瑶你太自私了……”

    五婶拉着齐贺的手,把东西都拿出来给齐贺看了。

    “阿姨别的准备也没有,将来这个家就都是你们的,明天咱们去看房子……”

    说的好好的,齐贺也答应了,五婶准备出血了,买个大的,花多少钱也没有办法了,现在就是为了稳定住人,一切都商量好好的,齐贺自己也答应了,结果第二天齐贺没有出现,五婶等了好半天,合计孩子有什么事儿被绊住了被。

    不停的打电话,齐贺那边就是不接。

    五婶给王博打电话。

    “妈,你先回家吧。”

    “回什么家啊,齐贺是不是身体哪里不舒服啊?”五婶着急,她只能往好的地方去想。

    王博已经明白了,齐贺躲了,到底还是过不去心里的那道防线,齐贺想明白了,这个婚她不能结,没有办法,心里已经有了刺,除非她能忘记,可自己又不是一个大度的人,她觉得自己小心眼,如果爱一个人的话,也许可能大概会原谅的,或许她的爱就没有那样的深吧,这件事情一直存在她的心里,时不时就会翻腾出来,她觉得闹心,没有办法接受。

    到今天为止,终于想明白了,她不能跟王博结婚。

    五婶上门,齐贺跟家里没有说过,五婶的态度很低气,她是过来求和的,却一下子把整件事情都给戳穿了,齐贺的父母倒是没有明面上表现出来,两个人对视一眼,互相心里就都有了想法,教养家世都告诉他们做不出来泼妇骂街的姿态。

    这件事儿就到这里结束,没有接下来。

    五婶哭了,拉着人齐贺的妈妈说这个说那个,说不怪王博,齐贺的妈妈表面上微笑着,安慰五婶,儿女就都是债,生下来就是讨债的,没有办法啊,等送走了五婶,齐贺爸爸叫自己老婆给女儿打电话。

    “你叫她晚上早点回家。”

    两个人就好像不知道一样,齐贺的妈妈在电话里跟女儿温温柔柔的说着,问她晚上想吃什么菜,有没有特别想吃的,他们不是用强硬压迫女儿而是想给女儿分析,这件事儿为什么不能成行,父母跟孩子之间也是有沟通的。

    齐贺下班,等吃饭的时候就明白了,王家来过人。

    “你自己是个什么意思啊?”齐贺爸爸开口了,齐贺妈妈给女儿夹菜,一家三口坐在一起,有话就直接说,齐贺说自己想来想去,这婚不能结,到底什么时候结她也不清楚,分手的话,她有点不甘心,她现在不想分手。

    “你觉得不甘心是不是?”

    齐贺的母亲开口:“人都是感情动物,别说你们还处了那么久,这些妈妈就都懂,我跟你爸爸的意见也只是给你提供一个参考,或许你会痛苦,可痛苦总是一时的,你要是真的跟王博结婚了,妈妈就问你一句,你能不在意吗?”

    自己养出来的女儿,脾气秉性她就全部都知道,她女儿没有这样大方,入股能放下那么继续前行不会有任何的问题,如果放不下,摆在这里这就是危险,早晚就会爆发的,因为你在乎。

    齐贺不吭声。

    齐贺的母亲也跟王博谈了,原本他们是不满意王博,因为女儿养得好好的,王博条件很好,哪里都好,可一个二婚男,试问如果王博摆在他们的位置上,王博会同意吗?接下来就是说齐贺现在的这个心里。

    “我就是因为太了解她了,或许你认为阿姨就是找到机会,现在终于可以拆散你们了,不是的,我跟贺贺的爸爸都不是那样的人,如果你们彼此都有把握忘记这件事情,我跟她爸爸没有意见。”

    “阿姨,我明白了。”王博起身。

    王博提分手了,或许未来他能过的很幸福,可要是有万一呢?这个万一他不想去赌,那就这样吧。

    齐贺早知道会是这种结果,可听到了自己还是忍不住哭了,王博抱着齐贺,王博也哭了,一个大男人哭成这样就挺不好看的,你说两个人情投意合,什么什么都合适,可事实就摆在眼前,两个人心里就都放不下,怎么结婚?

    “你要是说你现在想结婚,我们现在就去。”

    齐贺还是退缩了,她不能冲动办这件事情。

    王博跟齐贺分手了,五婶一听见又躺下了,这火上的,心里就更加憎恨徐瑶了,其实谁心里都明白接下来会变成什么样子,五婶自己好像也明白了一点,可她抗拒,不接受。

    就像是三婶说的那句话,不喜欢就是不喜欢,你再好在她的眼里她就是看不上你。

    王博按时去上班,按时下班,这一段也不是特别忙,自己叫自己过的充实一点,不去想接下来的问题,全部的人都在等着,等着王博给出来一个答案,他似乎就是不着急,自己缓慢的过着自己的日子,徐瑶已经去补办证件了,这些王博都知道,但是徐瑶想走,孩子留下,她自己愿意走就走。

    五叔到底还是开口了,当着儿子的面:“你跟齐贺不能结婚的话,就跟徐瑶吧,孩子是她生的,现在也没有其他的路可以走了……”

    “我不同意……”五婶喊了出来,从炕上爬起来,全部就都是这个女人精心计划的,你说她的心完全就是黑色的,当初他们都同意他们结婚了,她自己偏要走,五婶是完全忘记了自己曾经对徐瑶说的话,她绝对不承认是自己逼走徐瑶的,就是这个女人搅家精啊。

    王博长叹一口气,家里的意思跟他的意思也就这样了,用一场婚姻来赌一次,似乎输赢都不重要了,他儿子不能当私生子啊。

    徐瑶的反应倒是很强烈,她不同意跟王博结婚,五婶这个时候真是有心想撕了徐瑶,你有资格不同意吗?不同意更好,这样省得你来祸害王博了。

    三婶就劝徐瑶,你自己是那样家庭出生的,你认为你自己就能给孩子一个完整的家庭,这并不是的,孩子现在还小,你有征求过他的意见吗?现在都这样了,就算是为了孩子,你也应该试试,你们毕竟曾经喜欢过,你们又都是孩子的爸爸妈妈。

    “我跟他都分开这么久了,我都说过,我没有想回头的……”

    三婶安抚徐瑶:“我知道,这些我们就都知道,你就当是为了孩子……”

    徐瑶很讨厌这种说法,为了孩子,这有可能将来对孩子来说也是一种伤害,结婚不结婚她跟她儿子过的就是一样的日子,没有丝毫的改变,三婶现在算是明白了,这个孩子太犟了,你知道的有些道理她说不通,她有自己的立场,三婶也能明白,你说当父母的何其忍心啊,把一个孩子给弄成这样,也别怪五婶心里有别的想法,现实来看,这样的家庭跟正常家庭出来的孩子是存在一点差别的,一点不能转弯。

    王博现在的态度就是这样了,他也不是喜欢徐瑶才要娶她的,就这样过吧,相亲结婚不也有就这样能过下去的,先过过看吧,实在不行在离婚,要不然能怎么办啊。

    徐瑶抗拒,最后把二婶三婶都给弄急了。

    二婶就生气,你到底有什么底气?就这样的自信,作为一个女人来说,不是你能赚钱这就是全部,不是这样的,能赚钱那只是一种加分的技能,明白吗?

    “你自己想把,我们跟你说的就都是好话,你能听你就听,你不能听,随便,我也犯不上跟你这样的人生气,幸好你不是我家的儿媳妇……”二婶甩手就走人了,她可不能劝下去了,在劝下去,自己非得吐血不可。

    王博跟徐瑶终于面对面坐下来谈了,一开始徐瑶还是那种想法,王博直接打断她,感情他现在就不能给,他还没有从跟齐贺的那段感情里抽身呢,徐瑶认认真真的听,她不是听不进去二婶三婶的话,可是……

    两个人去登记了,徐令尘改成王令尘,有些手续就很麻烦,徐瑶必须回去一次。

    五婶闷闷不乐,每天拉长着脸,她值得高兴吗?

    王博跟徐瑶就更加没有一个人开心了,登记那天王博先上班了,中间请假出来的,他没有请全天的假期,单位也不是不给,他就是没想请,徐瑶穿了一身黑衣服,这两个人倒是有点办丧事的感觉。

    Oscar的适应能力很强,徐瑶是个很好的妈妈,会顾忌儿子的感受,这事儿就这样定了下来,已经成为老王家的儿媳妇了,至于婚宴,五婶压根就没想给办,王博本人现在也是这意思。

    办不办没有多大的意思。

    出现父亲了,就一定要培养孩子跟父亲的关系,毕竟少了好几年呢,徐瑶想法有时候不全面,但是在孩子的问题上她很注重,也许是想要弥补自己过去缺失的,Oscar很小的时候懂事了,徐瑶就跟儿子讲过,他不是没有爸爸,但是妈妈很自私想要自己拥有你,你是个私生子,她知道儿子现在不会怪她,以后会不会怪她不清楚,从孩子懂事明白一点的时候她任何的事情都是可以跟Oscar说的,可以跟儿子商量的,她陪伴儿子的时间并不是很长,她要工作,老天爷看着她可怜吧,所以她儿子聪明懂事又听话,生出来的孩子也许也是有随机率,她没有付出却得到了意想不到的结果。

    徐瑶很会引导孩子,Oscar短短的时间里已经接受了王博,知道这个是爸爸,是和妈妈生了自己的人,当然会更多粘徐瑶一点,这孩子其实没有安全感,因为徐瑶生完Oscar五个月就开始工作,她没有办法一直带着儿子,她也以为儿子会闹,会有抵抗期,徐瑶甚至就都做好了准备,没有,全部通通都没有,她儿子就这样接受了起来,思路很清晰,这个是爸爸,那个是妈妈,爸爸跟妈妈现在结婚了。

    王博对孩子很好,可以说愿意在孩子的身上花时间,当父亲了就不同了,以前喜欢踢球,周六不是在家睡觉就是出去踢球,现在更多会开着车带着儿子出去转转,徐瑶就是附带品,他不会特意的去关心徐瑶,也不会特意去问徐瑶对这件事儿怎么看,他可以陪着儿子疯,父亲的肩膀跟母亲的就有些不同,Oscar是个很快乐的小孩子,到底是亲孙子,五叔接受起来也没有想象当中的那样难,过了磨合期,孩子看见他就不会发生,偶尔五叔修车,孩子就蹲在一边,也不说什么话,就这样蹲着,五叔就觉得心里有一股子的暗流在涌动着,你看这就是所谓的亲情,像是他们家的孙子,不骄不躁的,就是回来农村,没有一点的不高兴,很快就能融入到这种环境里,孩子被教的特别好,五叔也勉强能安慰安慰自己,这样做也不算是错了吧。

    为了孙子,就是为了孙子啊。

    因为孩子要过磨合期,徐瑶没有办法马上工作起来,甚至推掉了许多工作,凡是以她儿子为主,收拾屋子,做做完饭,以前可以不做,可以买着吃,请人做,现在家里就不能出现多余的人,要让儿子充分的跟王博接触,徐瑶只能自己捡起来自己来做,带着孩子回农村,她话更少了,五婶不给她好脸色看,徐瑶不也不往前凑,自己改上手的就上手,不会特意的谄媚,即便她这样做了,五婶也会喷她一脸的花露水,五婶就是各种不待见徐瑶。

    王博早上抱着儿子下楼,徐瑶拎着包,孩子出门要带的东西太多,他每个星期都领着孩子回农村,估计是想培养孩子跟爷爷奶奶的感情吧,徐瑶没有出声管,自己跟在后面,王博也没说搭把手来管,抱着儿子上车,Oscar回头看见妈妈,自己跑过去伸手要帮着徐瑶拿,徐瑶揉揉儿子的头。

    “你等长大一点的,在帮妈妈。”

    “我多吃饭,我就长大的快了。”

    孩子的世界总是简单的,有问题也不会迷惘太久,因为妈妈给了答案,他就去接受那个答案,Oscar是个很容易接受别人的孩子,谁家的孩子磨合期也得有几个月,他却更快的接受了,看见人会叫,不认识的就问徐瑶,也会到处跑,笑起来的时候咯咯的,掐着小腰就看着母亲,王博看都没有看徐瑶一眼,他们两个现在分房睡,各睡各的,他没意见,她也没有意见。

    王博停好车,五叔已经在门口了,有孙子跟没有孙子就是不同的,天天就想着小玩意儿,醒过来就盼着周六,你说人也是贱皮子啊,那些年都过来了,现在就美的不行了,Oscar坐在车里对着车外的爷爷招手,开朗的小孩儿就总会招人喜欢的,Oscar喜欢鱼,各种各样的鱼,也喜欢吃,这就更加招五叔喜欢了。

    王博看着徐瑶下了车,自己也跟着下去了,徐瑶要上手帮五婶,五婶就用手拦着,横在徐瑶的面前。

    “不用你,你进去歇着去吧。”

    用你干什么?她可用不起。

    徐瑶还想上手,五婶就摔打,徐瑶为了不让冲突继续下去,自己转身就出去了,孩子在院子里跑呢,这么大点的孩子看着什么都稀奇,看见鸭子就追,一边追自己一边笑,脚下没留神,就摔地上了,吃了一嘴的土。

    徐瑶眼睁睁的看着儿子摔下去的,嘴就蹭在地上了,肯定会摔疼的,但是她没有动,男孩子就得粗着一点养。

    五叔一看,吓了一跳,赶紧就跑过去了,把孩子给拎起来,孩子的嘴破皮了,看看五叔,看看自己爸爸,王博走过去,自己给孩子擦着嘴,王博现在就想看看徐瑶的反应,当妈的不是应该第一个就冲过来吗?她怎么站着不动呢?

    强忍住没有回头,懒得看她。

    “疼不疼啊?爷爷给吹吹,不疼啊……”五叔疼的心脏都纠结了。

    Oscar看看自己妈妈,眼泡里有眼泪,徐瑶走了过来,蹲下身从王博的手里把手绢拿了过来。

    “下次跑的时候自己小心一点,你看摔了吧,不能哭啊,你是男孩子。”

    Oscar收一收自己就把眼泪憋回去了,这孩子特别逗,马上就跟没事儿人似的,好像忘记自己是怎么摔的,又去追着鸭子玩了,徐瑶也不管,倒是五叔跟着喊:“你跑慢点,在摔了……”

    王博看了徐瑶一眼,徐瑶也没有看他,起身自己的目光跟着儿子走,吃饭的时候徐瑶也不伸手,叫孩子自己吃,五婶怕孩子吃鱼被鱼刺卡到,自己给Oscar把鱼刺全部都剃了下去,五婶也喜欢这孩子,就是不太喜欢孩子的妈妈,现在王家一家人对着徐瑶就保持一种漠视的状态就当她不存在一样,徐瑶也没有在意。

    王博上班,都到单位了才想起来,自己手机扔在家里忘记带了,这个臭记性。

    同事儿子过生日,就想邀请一些小朋友热闹热闹被,一个办公室的就都邀请了,没有邀请王博,因为知道他家没孩子。

    “李哥,孩子过生日呀?”

    同事点点头,笑呵呵的说着,可惜王博家没孩子了,王博问在哪里办。

    “我周六也领着孩子过去凑热闹。”

    同事的表情就跟雷劈了似的,就算是王博现在女朋友怀孕了,就算是生出来了,这似乎也有点对不上吧?怎么能玩到一起去啊?再说他什么时候当爸爸的?

    王博的话直接就等于扔了一个地雷出来,把所有的人都给炸翻了,领导更是纳闷,每个人都有好奇心嘛,孩子从哪里来的?

    王博又不肯满足他们的好奇心,王博准时准点下班回家的,一进门就看见儿子站在门口呢,他可尖了,知道自己每天下班的时间大概在哪里,王博晚上吃饭,把自己的卡掏了出来,自己也不吭声,从登记到现在也过去一个多月了,王博现在才开始愿意掏钱,之前买菜的钱估计都是徐瑶自己掏的。

    “养孩子的钱,我还有。”生硬的撇下一句话,起身就离开饭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