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婚前婚后,大龄剩女 > 327  不过就是情人

327  不过就是情人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看最快更新

    一对小情侣从车边经过,两个人拉着手,王博在车里坐了起来还把人家女孩子给吓了一大跳,捂着胸口,跟受了惊的小兔子似的。

    “我的妈呀……”

    王博有些不好意思,一个大男人猫在车里,他还真不是为了吓唬人,纯粹是怎么样都要回家,现在打算回家了,镇定镇定拿着自己的包锁上车就上去了,徐瑶在家里领着儿子玩呢。

    Oscar一看王博回来了,自己跑了过去,王博抱着儿子,一家三口吃饭。

    晚上徐瑶回王博的房间睡觉了,她自己真是觉得别扭,王博更加觉得别扭,可王博知道女人都爱面子,这个面子无论如何指着徐瑶来给自己不现实,他一个大男人没点面子就没点吧,都这样了,只能他先跨出来这一步。

    “你先坐,我有话要跟你说。”

    徐瑶坐在一边,他们俩很少有对话,几乎都是在故意的漠视对方,徐瑶心里也是委屈,五婶的意思太过于明了,一直到现在还在认为她就是故意在给王博下套子,徐瑶认了,她也反驳不出来,可她是真的没有啊,打落了牙齿漠视,就当自己听不见看不见别人对她的意见。

    “我知道这些天我的态度有点问题,徐瑶咱们绑在一起过日子,不,不应该说绑,是我提出来的结婚,我一个男人就不应该这样对你,当时呢因为我的情况比较特殊,我希望你能理解我,因为真的太突然了,我不为自己解释什么,我有错,我们忘记过去,重新开始,就当是为了儿子,好好的努力一次行不行?”王博起身蹲在徐瑶的腿前,不知道为什么会做出来这样的动作,只是单纯的想做,想要看着她。

    王博从来都不认为这件事儿是自己一个人的错,可他现在承认了,丝毫没有提及徐瑶,完全的保留了徐瑶的面子,她需要一个台阶,那么他就给。

    徐瑶的眼泪掉在手背上,她说不清道不明心里的感受,但还是点点头。

    徐瑶跟娘家是彻底断了,这一次她爸妈似乎也不想来找她了,也许是因为那笔钱吧,就像是徐瑶她爸说的,只要她给了以后绝对不来烦她,她也没有力气去管,过的好与不好她都操不起那个心了,实在是因为自己被伤透了。

    周六王博休息,连休两天,或者说是王博把周末的加班给推了,有了孩子就不同了,他现在想努力跟儿子恢复一下关系,钱这个东西多挣少挣就真的不是太重要了。

    五叔看见徐瑶不说什么话,看见了问两句话,接下来就没有,五婶呢,是徐瑶做什么,她就是各种不顺眼,嘴上不说,可脸上的表情绝对表现得一清二楚的,王博先低气了,现在五婶怎么对自己,徐瑶倒是不往心里去了,她可以做到不在乎的。

    “不用你。”五婶用腰横了一下徐瑶,觉得她干活慢,还干的不好,她可用不了她这样的大人物。

    王博娶老婆了,顺带孩子都出来了,别人说什么的都有,有些说这孩子都这么大了,这是哪一年生的啊?之前王博还领着别人回家呢,讲王博人品不咋地,你知道五婶多委屈?就恨不得喷那些人一脸的花露水,一天闲着没事儿干,就知道出来嘚嘚嘚,你们知道几个问题?你们看见了?她又不能说,不能解释,说是徐瑶自己主意大,未婚生子,憋的五婶难受,只能忍了。

    五叔对着孙子话比较多,家里现在就是这气氛,五叔看见徐瑶也挺客气的,像是对客人,不像是对家人。

    三婶家吃饭呢,三叔看着儿媳妇一眼:“你一会儿要是有功夫,你们俩去你五叔家吧,转一圈在回来。”

    谁都不容易,也别怪那孩子了,事儿已经成为今天这样,那就好好过吧。

    三叔的儿媳妇笑着点头,说那自己现在就去五叔家蹭饭算了,夫妻俩起身,一路上说说笑笑的就过去了,三叔的儿媳妇特别的开朗,家里长辈就都喜欢她,王奶奶是人老了都稀罕这个孙媳妇儿,太懂事了,那小事情给你做的,方方面面的全部俱到,进了院儿里喊了一声。

    “五婶,我来蹭饭了……”

    五婶觉得挺高兴的,吃饭的时候人多就热闹,桌子上的气氛可比刚才好多了,王奶奶最近嗜睡,其实大家心里就都明白,老太太恐怕是撑不过去了,哀伤倒是没有多少,王奶奶已经一百零五岁了,老人家活到这个年纪这就算是喜事儿了,当儿子能尽的已经全部都尽到了,老娘就是现在走,没有人心里有遗憾。

    晚上才说着这事儿,第二天清早,王奶奶去了,睡个觉,就跟睡过去了似的,一点罪都没有遭到,倒是昨天晚上老太太就跟知道今天自己要走一样的,二婶给洗的头发洗的脚,王奶奶就一定要给王冉打电话,她原本就糊涂,二婶合计王冉工作忙,就没想让她打,可她坚持,最后到底还是打过去了,老太太从来就没晚上十点多打过电话啊,在电话里跟王冉说的可好了,叫王冉最近两天来看看她,早上人就没了,走的特别安详。

    二叔早上推门叫了一次,结果王奶奶没醒,二叔以为老娘是累了那就多睡一会儿吧,出去做了个饭,等在进来,叫老娘,已经没有呼吸了。

    “打电话……”

    王奶奶这一辈子,活的算是很是顺心,小时候遭难了吧,生活一下子从天掉到地,可结婚之后王爷爷对她很好,生的几个儿子个个都是孝顺的,除了四儿子走她前面去了,吃喝玩乐都算是经历过了。

    说到底老太太挂着的,最后心里想念的依旧是个大孙女,从小就偏疼,家里就这么一个女孩子,手拿着把掐着,就是对着她好,这不自己昨天就好像感受到了,最后一通电话就是打给她大孙女的。

    别人的情绪还好,就是王冉有点糟糕,别人是都没有遗憾了,她工作忙,她心里有遗憾,毕竟没有陪在奶奶身边太久,人长大了似乎就脱离了过去生活的那个圈子,不再是围着奶奶团团转了,有了属于自己的新生活,在外面忙碌。

    王超是长孙要负责的事情多,到处跑,倒是徐秋华看见王冉,依旧没有吭声,这姑嫂俩的怨恨就算是落下了,谁都化解不了,徐秋华是干脆就不想开口,看见王冉自己就退,或者干脆就掉头走人,她在这里,她离开就是了,王冉呢,现在根本就没心思想徐秋华这事儿。

    大家商量要怎么办这个丧事,王爸爸家里有事儿一贯就是坐在一边当一面墙,他很少会说点什么,今天倒是难得开口了,不想弄那些,说就这样叫老太太简简单单的走,也别办,然后把老太太跟老爷子合葬在一起。

    “行,就听老大的吧。”

    王妈妈看着徐秋华叫住她:“秋华啊,你去把这件衣服给王冉送过去。”

    徐秋华看着婆婆手里递过来的衣服,开始没接,最后合计半天到底还是伸手了,不过她没有亲手交给王冉,转身给了王超,王超也没给送,他现在哪里有心情管王冉穿的多不多。

    王焱回来了,徐秋华围着儿子转,看不够的看,不知道的还以为今天的主角是王焱呢,徐秋华的做派就让王焱觉得不舒服,浑身刺痛,他祖奶奶过世了,能不能别表现得他好像怎么样了是的?

    “王焱都这么高了……”

    三婶夸了一句,这孩子可出息多了,度过叛逆期就好像一夜之间长大了,没在作了,当时你说那闹腾的。

    徐秋华笑笑:“嗯,这不听说老太太没了,特意回来的,这孩子挺孝顺的。”

    在徐秋华的心里自己的儿子就是万般的好,这老亲家过世,徐秋华的妈肯定就是要来的,徐秋华的妈跟徐秋华就站在一边说话,徐秋华叫王焱过来,孩子过来说了两句就走了,长大了倒是害羞了,跟自己姥姥也没有什么话说。

    “王焱现在不作了吧?”徐秋华偷偷问了徐秋华一句,怕孩子听见了,这都是背着说的。

    那时候要送王焱出国,她就是不同意的,孩子那时候都什么样了,还送出去,到外面没人管就更容易出事儿,在一个她对孩子这姑姑有点想法,孩子才好那么一点,就给买电脑,那年纪的孩子都没有定性,要是真的在变坏了,孩子的姑姑能负责吗?现在孩子好了,他姑姑是有成就感了,可当时真的她的选择……

    “改好了,哎想想那时候就跟做梦似的……”

    王焱过来找他妈,还没靠近呢就听见徐秋华在跟他姥姥说,说那时候自己无论怎么样,孩子就是不听话,王焱的脚顿了顿又回去了,王妈妈问王焱:“你妈呢?”

    “没找到。”

    这种隔阂一旦产生了,就很难收回了,就像是简宁跟王焱说,有些父爱母爱你就真的要等到你长大之后才能懂,王焱能明白,他现在想什么想的已经很全面了,可是他当时多难啊,就需要父母站在他身后对他说一句,儿子我们相信你,只要他们愿意相信他就能改好,但是他爸妈的态度就好像在说,你去死吧,你既然想死,你就去死吧。

    王焱挨着王冉坐,闹闹还没有到呢。

    徐秋华就是看不惯自己儿子跟他姑亲,过来叫儿子送他姥姥回家,王焱不耐烦,到底还是站起身了。

    “我自己回去就得了,不用王焱送。”

    “叫他送吧,小时候你也没少带他,应该的。”

    等王焱把自己姥姥送上车,返身回来,徐秋华还在门口等着呢,拍拍儿子的手臂,儿子现在就都比她高了。

    “你小时候你姥姥没少带你。”

    王焱的认知里,从懂事他就是在他奶奶身边长大的,他奶奶接送他给他零花钱这就是毋庸置疑的,虽然姥姥可能也是对他好,但是现在是讲这个的时候吗?怕自己跟姥姥变得生疏吗?

    简承宇醒过来的时候床上就剩他自己了,抓了一把头发,被电话给催醒的,什么事情重要他还分得清,马上就去了机场。

    姚若晖搬家了,也不算是搬家,那房子就扔在那里了,原本是想请人帮忙的,谁知道最后竟然请人请到床上去了,昨天后半夜,这个神经病,她就说处男不能惹,原本身上的东西还有残留,倒是方便他进入了,若晖恨不得一脚蹬死他,真是有心想要弄死他了,他当自己是板子一定的订是吗?

    “我是人……”她的嗓子有些发哑,可身上的人压根就是控制不住。

    床上一片狼藉,场面比较壮观,若晖裹着自己那衬裙光着大腿,内裤留给他做纪念了就这样回去的,简单的冲洗了一下开车就走了,倒是等简承宇回来,过去隔壁敲门,没有人开门。

    出去吃饭的时候问了保安,保安说已经好几天没有回来过了,保安心里也是纳闷,之前闹那么大的动静,女的都进派出所了,男的就说不认识她,不认识现在怎么找上了?

    若晖没有在给简承宇打过电话,她的意思就是到这里为止,大家以后别再有接触了,朋友问,她也不怎么上心的敷衍过去,简承宇有若晖的电话,她给自己打过四次呢。

    拨打了出去,若晖在台上根本就听不到,他打了几次她都没有接到,中午吃饭,自己蹲在台上,严创在下面大脚横在椅背上,身上盖着大衣好像在睡觉,若晖一个水瓶子砸了过去。

    “给点意见。”

    “挺好的。”严创不怎么真心的给了一句,自己翻身接着睡,昨天睡的太晚了,打着哈气。

    他们俩这关系怎么看就怎么有暧昧,姚若晖所在的位置,只要你细心去找,你就能找到严创,并且两个人的肢体……怎么说呢,看着很协调,看着就特别的般配。

    若晖搂着严创的脖子,两个人说话,严创脸上虽然是不耐烦,到底是没有推开她的手。

    “你电话响。”

    若晖放下手接了起来:“谁?”

    简承宇:……

    他倒是开口说愿意帮忙了,可惜这位小祖宗人家不用了,若晖都能想到他愿意帮忙的初衷是什么,以为跟她上床了就想继续下去?你谁呀你。

    “谢谢,我已经找到人了,再见。”根本不给对方说话的机会,直接挂电话,倒是严创脸上的表情终于丰富了起来,挑挑丰润的唇:“又是哪个倒霉的?”

    “瞎说,就是一个小朋友,我跟他清白的很。”

    严创不予置否,是不是清白的只有你心里知道。

    简承宇旷课了八天,第九天到底还是去学校了,依旧是这副样子,距离人远远的,他没在给若晖打过电话了,不是他不想打,而是对方换号了,找不到人,那就这样吧。

    姚若晖晚上答应了一个学姐帮忙,有好玩的事儿她向来热与参加,老早就给严创打了电话。

    “来看我演出。”

    严创来没来若晖也没有注意,倒是今天很有缘分,下一场是简承宇,他们是提早进来的,也是有听说,大家比较好奇,到底是个什么样的女的,朋友的前辈好一通夸,夸的他们都觉得有些夸张,来就是为了看看。

    姚若晖的穿衣打扮就是这种风格,肯定就是难以改变了,今天唯一的不同就是弄了一头红色的长发,跟个小魔女似的,头发一定就是假的,她什么时候有过这么长的长发,怕自己没有场子,提前就告诉了严创,她要花,还要最多的那种,999的那种,叫他来就是为了照顾自己的气场的,别的男人送的她还不想接呢。

    来酒吧玩的都是熟手,嘴上开着荤话也没有什么,台上站着那位一位美人儿开两句黄腔算是什么,你穿成这样不就是给别人看的。

    “这女的身材不错……”

    “这样的放床上感觉不行,两下就不行了,女人啊还是得有点肉,玩起来才够味儿,太瘦了一折腾就不行……”就好像板子跟板子之间在摩擦似的,有什么好玩的。

    简承宇是站在后面,他们几个都在欣赏。

    严创到底还是来了,很拉风的出场,结果被人抢了风头,他还没上去呢,中间杀出来一个熊孩子,买的花束给送了上去,他戴着眼镜,就现在这幅形象,像是成年了吗?

    下面的人就沸腾了,这是谁家的小孩儿来酒吧混了?念高中还是念高中啊?

    简承宇捧着花送到姚若晖的手边,她倒是没推,没看见严创这混球,出来玩这个面子她得给,笑嘻嘻的捧在怀里,在简承宇的脸上一亲,这就算是她额外赠送的回礼。

    严创看见有人上去了,自己就可以歇歇了,横着二郎腿自己喝着小酒。

    若晖从台子上跳下来,有人拽着她的手,好像要邀请她喝一杯,若晖摇头,笑嘻嘻的跟对方说着什么,她今天心情不错,竟然没有开骂,那人似乎就觉得很不爽还在继续纠缠,若晖到底是老套,不知道怎么安慰住对方了,自己坐下身。

    “出风头的紧。”

    姚若晖笑笑,今天这样的夜晚,是不是应该出去疯狂一把呢?

    跟严创两个人往外走,严创看着她这一身,一吹风肯定就容易感冒,自己把自己的大衣披在她肩上,谁看见这样的一幕不会认为这两个人就是一对?

    严创今天没开车,骑摩托车来的,倒是够拉风了,若晖也很兴奋,回家就感冒了,这就是拉风的代价。

    头痛鼻噻,难受的紧,有人敲门,她拉开门,严创靠在墙上。

    “有空就吃了吧。”

    自己把袋子递给她转身就离开了,他倒是帮着买药了,可没说这药要怎么吃,一次吃几颗,若晖捏着药袋子,她得懒得什么程度,自己都懒得去看那上面的字,捏着袋子口拿着杯子灌水,吃完药自己上床那么一横,就等着明天退烧呢。

    简承宇晚上提前走的,姚若晖挎着严创的胳膊出去他也跟着离场了,有幸目睹到了那两位游夜景的壮举,他就开着车在后面跟着,一路看着严创送若晖回家的,严创出来他自然也有看见,脸上的表情忽明忽灭,奇怪的很。

    本来就没有太多接触的两个人突然偶遇的次数好像多了起来,姚若晖是真的快要忘记这人了,不过就是一夜情缘,谁把谁当真啊,出来玩就不能太认真,她出来玩这么久,你说简承宇留给她最大的印象是什么?

    第一他是个处男,第二他很LOW第三他是唯一的一个没有带套子的,这点叫她特别的耿耿于怀,当时箭在弦上就没有办法了,那天也是喝酒喝多了,要不然他别想。

    所以当他频繁的出现在自己的面前,若晖觉得有意思了,小纯情男想干点什么?觉得一夜情不够,想来夜夜情吗?

    台上叫休息,自己看着台下的人,从台子上跳了下去,有台阶她就是不愿意走,走向后面的一个方向,站在他的面前,歪着脸,眼睛亮晶晶的:“你喜欢我?”

    简承宇没有回答,不过他的表情已经说明了他的心意。

    所以才说嘛,这个世界上有什么狗屁爱情的存在,睡了一夜就把自己当成她枕边人了?

    行,你不想走,这么黏糊,那就耍耍你。

    若晖让他请自己吃顿饭,他当然是没有什么意见的,去的学校食堂,若晖从来不吃食堂的饭,就是没来吃过,这次在食堂闹出来很大的动静,叫他去打饭,然后笑嘻嘻的故意的拿着一碗汤扣了他一头。

    滴滴答答的汤水顺着他的头发流了下来,若晖谈谈自己的指甲,这就是给你个教训,别以为你这样的就能追到女人,你还嫩的很呢。

    “还要继续吃吗?”

    简承宇的眸子里闪过一抹别有深意的情绪,从来就没有人这样对过他,从来没有过。

    捏着拳头,松开,周围的人都看傻眼了,毕竟姚若晖给人的印象都是笑嘻嘻的,从来脸上就都夹带着笑容的,这样刻薄的还是第一次,不想跟对方吃饭就说清楚,何必这样做呢?

    一些女生有些看不惯。

    他继续在坐着,若晖笑着拿着碗将米饭扣在他的头顶,自己用手给他做了一个造型,满意的收回手。

    “我没有心情跟你吃饭,你不是我的款,拜托以后别玩这种巧遇,你跟我两个学校的人,怎么可能天天巧遇?”姚若晖弯下头贴在他的耳边,吐出的气喷在他的耳边:“我最讨厌的就是黏糊的男人,小弟弟找个跟自己差不多的女朋友吧。”

    伸出手怕拍他的脸,转身就离开了。

    若晖不在乎他怎么想,她就是看他不顺眼,之前拽的很,怎么睡过一夜就变成这样了?要是一直拽,她还能觉得特别一点,都是这个德行,男人啊,你的名字就叫做犯贱,太贱了,她当初怎么下的嘴。

    快速的离开了食堂,倒是简承宇虽然不是这个学校的,出名了,被女神给扣了一头的汤然后又是一头的米饭,女生呢说姚若晖做的过分,男生呢,则是认为这就是癞蛤蟆想吃天鹅肉被,结果吃了一嘴的灰,想追女神不是不可以,先看看自己的条件再说。

    姚若晖在酒吧又喝高了,今天遇上了一个对心的,人风趣又会说话,嘴甜的很,两个人坐在角落里,男人搂着若晖,他是觉得这个女的也是一盘好菜,出来玩就是要玩得起,他知道姚若晖是谁,她回来一阵子了,挺出名的,大家都是一个圈子的,原本是觉得对一个圈子的人下手,将来她逼婚什么的,好像这样不好,谁知道今天就遇上了,不得不说这女的有一张很漂亮的脸孔,加分绝对的加分。

    两个人在角落里舌吻,这边简承宇跟朋友进场,老远看着就像是她,可能是因为发生了身体上的接触,他的视线范围自然的就会进行搜索,脸上的表情有些铁青。

    “承宇?”

    朋友喊了他一声。

    若晖坐在车里,男的转身要上车,前面出现一个戴眼睛的小弟弟,他倒是笑了,看着车内的女人:“你亲弟弟?”

    这句话调侃的成分比较多,姚若晖是什么样的女人他心里清楚,他是什么样的人呢,估计姚若晖也会懂。

    若晖固定好自己的视线,看着站在外面的人。

    “不认识。”

    男人准备上车,简承宇却不让路,一开始男的还能有好心情陪着他逗逗乐子,现在被他弄的只剩下了厌烦,两个人谁先动手的,若晖不知道,她看着打起来自己推开车门就离开了,这样的场景,她非但不喜欢,甚至觉得厌恶,为了争女人打架这样的男人都是废物。

    “你最好不要跟着我,这样的话别让我说第二次。”

    后面的人却不肯停,若晖今天心情有点不爽,站住脚。

    “你喜欢我什么?或者说你喜欢我身上哪一块儿?觉得我很爽,让你觉得爽了?你随便找个女人都能带给你这种感觉,我想你找个女人应该不难吧。”

    简承宇不说话,他自己都纳闷他为什么要跟这样的女人纠缠不清,她的生活简直就是烂到了极点。

    若晖转过身突然吻了上来,手慢慢向下,她不介意就在马路上表演,手下滑在下滑摸在他的某一处,果然如自己所想的那样胀大了,自己推推他。

    “少年,找个女人泄泻火吧,我们俩不合适,别逼着我说出来更加不着调的话。”

    若晖的话还没有说完,被人直接就给扛了起来,她只觉得好笑,这少年看着可没有什么力气的样子,能把她给扛起来?因为头部朝下,血液有些倒流,若晖的裙子本来就短。

    “喂,我露底了……”

    简承宇的车也在附近,把她扔进去,若晖倒是没跑,她觉得他身上还有那么一点的血气,她今天应该适合扮演一个崇拜英雄的少女。

    自己单手撑着下巴,前一秒还叫他滚,下一秒却改变了主意。

    简承宇把若晖带回了自己的公寓,从进门开始,两个人就在热吻,进步的很快嘛,若晖挑着眉头,男人会接吻就是女人的福利,扒了裤子那一下谁都会,不过就是在床上进行进攻撤退来回的举动有多难?多看两盘光盘就什么都学会了,若晖的唇黏在他的唇上,当你遇上一个很好的情人,这好像是一件会叫人觉得幸福的事情,如果他不这样当真的话,会更好。

    “有套子吗?”

    一样的错误她不会犯第二次。

    简承宇的家里就真的出现了套子的影踪,他什么时候买的没人知道,他又为什么买,或者认为迟早自己会跟这个女人在有什么,或者别的女人有什么,别人也无从得知。

    他吻的认真,做的更加认真,若晖想,现在就这样吧,短时间之内,估计她是换不成男伴了。

    不过有些话要说在前面。

    “别跟我说你有多喜欢我,你只是喜欢我的皮囊,我这身肉,喜欢就拿去呀,你有多大的本事你就使出来多大的本事,我们是炮友,不是情侣OK?”

    是什么关系先提前说好,省得以后麻烦。

    她不是什么善男信女,简承宇的回答只是狠狠的钉着她的身体,若晖咬着他的下唇,自己撕扯着翻身骑在他的身上,吻着他的下巴,用自己的唇去描绘他的唇形,来来回回的用舌尖扫着。

    他被电话吵醒的时候她还在睡,裸着后背,下半身盖着被子有些看不清,他坐起身拿过来一旁的电话,上面显示了一个字,创。

    是叫醒她还是不叫?

    简承宇是直接就把她的通话记录给删除了,将她的手机重新放了回去,搂着若晖又躺了下去,姚若晖瞪了他一脚,这人睡觉有毛病,非要搂着她,弄的她一夜都没有睡好,胳膊腿就没有不疼的地方,昨天弄的动静过大了一点,腿掰了,这个王八蛋当她是练芭蕾的,腿很有柔韧性是吧?若晖心里想着,等自己醒了之后一定要送他两个耳光,等她醒的。

    简承宇的手不太老实,一旦开荤了,这种事情怎么能控制得住?一大早这么香艳的一幕,她还不如什么都不盖了,那样他的性趣会减少一些,用手掌摩挲着她的后背。

    她感觉到他在自己的身体里撞击着她,若晖真是要疯了,她是个人啊。

    王八蛋。

    不配合,可惜身体似乎有些不够听话,还是给了他反应。

    若晖想,以后一定不能跟他睡在一起,很糟糕的经历,身体跟被碾压了一场似的。

    简承宇似乎很喜欢她的团儿,不是揉着就是捏着要不然就是含着,或许所有的男人就都是一个样,姚若晖都有点不好意思的想说,就真的有那么好吗?她一直都觉得自己的胸部不够大,不够壮观,看一眼自己都觉得嫌弃,到了他手里似乎就成了他爱不释手的玩具,突然间觉得母爱泛滥,自己搂着他的头,目光柔和的看着他的头,如果把他们紧紧相连的下半身抹去的话,这个场面就和谐的多。

    似乎达成了一种莫名的协议,大家彼此不过问,她去哪里,他也不知道,她不想叫别人找到,他就一定是找不到的,有时候会在他这里过夜,简承宇也有给若晖买过一些东西,她都没有带走,就随意的扔在他的家里,这些东西对姚若晖来说就像是孩子的玩具一样,多一件不多,少一件不少。

    没有什么好觉得稀奇的。

    严创的脸上挂彩了,若晖一直都觉得严创挺笨的,看着好像挺精挺灵的样子,总是被激,就跟野兽似的完全没有人的智商,自己点了一根烟轻轻吐着烟圈。

    “你哥打的?”

    严创也不说话,自己将啤酒罐照着外面一扔,他不说,谁知道他是不是走马路上摔的,也许他就那么倒霉呢,若晖喝了一口酒,这东西难喝的要命,简承宇背着琴这是才回来,慢悠悠的迈着步子,若晖有看见,也没有躲避,大家就是玩伴,别说严创不是她情人,就算是,简承宇没有资格开口来要求她,合则来不合则去,谁少了谁都能活,能给她高潮的男人绝对不是只有他一枚。

    他就站在车的外面,看着车内的两个人,他永远就都不会理解的她的狂。

    里面的人不下车,外面的人不肯离开,倒是严创笑了。

    坐正自己的身体,这一晚上也就眼前的这个人带给他乐子了。

    “哪儿弄了这么一个傻小子?你要是踹他,你猜他会不会闹自杀?”

    若晖撇嘴,嘴里说着:“谁知道呢,死不死的跟我有什么关系。”

    “真真是薄情呢,好歹也是枕边人。”

    若晖嗤笑:“我的枕边人多了去,多他一个不多,少他一个不少。”

    “真是倒霉呢,谁叫他遇上姚若晖了。”

    严创打开车门,从车上下来对着简承宇喊了一句:“小子,给你一句忠告,这女人会把你吃的骨头渣子都不剩的,她不信爱情的,千万别跟她讲爱。”

    若晖抱着胸,看着把自己踹下车的人,比着中指,严创将装着啤酒的袋子照着若晖身上一砸,若晖幸好是反应快,她跳开的同时,简承宇走过来了,啤酒喷了他一身,严创用的力道很大,他们三个就像是搅进了一个漩涡里,严创翘着唇角,别有深意的看了一眼简承宇,若晖则是全然没有反应,像是没有看见他的动作一样,打着哈气。

    “回家睡觉,不走吗?”她善于发号施令,转身就走,也不去看他是否有跟上,简承宇眯着眼睛看着离开的车,手又冷又硬,倒是进了电梯,她好像变了一个人一样,对着他粲然的笑着,贴在他的胳膊上,整个跟泥鳅似的,滑不溜丢,叫人看不清她的心思。

    “晚上我想一个人睡。”

    距离这样的近,贴着你的身体,嘴里说出来却是最不动听的话。

    简承宇似乎没有什么反应,也不太往心里去,随口应着:“好啊。”

    若晖忍不住笑了起来,眼儿弯弯单手掐着他的脸,两个人接吻,她习惯自己出手,主动出击,她想跟他接吻,他也只能把嘴送过来给她亲,她不想亲了,一个巴掌一个推搡,直接叫人滚蛋。

    “好孩子。”

    若晖要转身却被他拽住了手腕,她不解的看着他的脸,他才答应自己的,这是什么情况?“晚安。”

    若晖不领情,不用你说我也会安,多你一句不多,少你一句就完全不少。

    回到家里,冲了澡,自己在浴室里细细的往皮肤上拍着乳液,用手擦掉镜子上的哈气,清清楚楚的看见了属于自己的脸孔,若晖对着镜子笑笑,又觉得笑的难看,扯过来一旁的浴袍随意的系了那么一下,直接上了床,盘腿坐在床上拿着电脑。

    凌晨一点半,她像是个妖精一样的,那一身看着就不像是往好地儿去的,简承宇习惯晚睡,站在窗子前,看着她笑嘻嘻的上了车,来接她的人不知道是不是严创,他看的不真切,她的笑声似乎远远就能听到,很开心的那种,姚若晖在上车的前一秒,突然转头对准楼上的某个角度,弯身坐进了车里。

    吹着风,倒是身边的人笑了:“我说,你这是心热吗?”

    若晖翘唇。

    他们这群神经病,或者说人渣混子,至少若晖就是这样认为的,仗着家里有钱有势,活着已经似乎寻找不到了什么刺激的目标,她现在有些后悔下来了,有这个时间不如去泡吧喝两杯或者回家睡大头觉,已经过了叛逆期,对于闯路障对于她来说,吸引力实在有些不是很大。

    几辆车前后飞奔出去,当然是有彩头的,车子还没有开过去,前面已经就有出现调头的,开车的男人锤了一下方向盘,暗暗的骂了一句孬种,踩下油门,若晖不耐烦的看着四周,几乎就是同时看着属于严创的车飞了出去,若晖那一秒看见创的脸上只有笑容,那辆车她坐过太多次了。

    “停车……”

    若晖推开车门往前跑,现场很是乱套,据说是几辆车连环相撞,自然严创肯定是要占大部分责任的,跟同伴撞到一起了,他的车上还有人,整辆车翻了几翻,若晖见过现场撞车,没有太大的感触,人活着死了其实就是一线之间,说声上帝保佑她就算是尽了自己的心思,可是现在不,现在飞出去的人是创。

    ------题外话------

    年三十了,祝愿大家福旺财旺运道旺,马上成功马上有钱,能顺便许个愿不,如果还没与找到理想人选,请专注泡我一个,O(∩_∩)O哈哈~假如不行的话,就顺道连我一起泡吧,对手指,再不行的话,那就泡别人去吧,亲,你在胡言乱语神马,多谢那些包容思思又走过一年的亲们,拍拍胸不解释,(╯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