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婚前婚后,大龄剩女 > 331  兜兜转转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看最快更新

    若晖的头发现在又折腾出来了一个新的层次感,蒋娟她妈指着若晖好半天没说出来一句话,你就从自己家开始数,真是多少辈子都不带出来这样的一个的,这头发给你弄的,粉的?

    若辉脸蛋漂亮,配上什么颜色自己都能驾驭得住,最近减肥减的厉害,锁骨特别明显,整个人就跟纸片子似的,估计风一吹就跑了,偏偏她就以这种为美,还觉得自己不够瘦。

    “好看吧。”把头凑到蒋娟母亲的眼前。

    “好什么看呀,你看看自己弄的就跟一个小妖似的,看看你这身板。”蒋娟她妈心里叹气,老人跟孩子的眼光不同,至少她跟若晖的眼光肯定是不同的,女孩子身上还是有点肉比较有福气,像是若晖这种,一看就是没福,如果自己儿子活着,领这么一个人回来,她八成是不愿意的,怎么就越来越瘦了呢,蒋娟不是很胖但是人很膀,常年等于免费做健身了不膀才怪呢,她家的人都高都有点壮,老太太觉得自己一拳就能把若晖给打飞,她这体重有九十斤没有啊?

    “奶奶,现在瘦是流行美。”

    蒋娟妈妈笑笑,你这个流行早八百年就不流行了,跟没吃饱似的,这样的女人看着就不是很好看,算了随她去吧。

    聊着聊着就聊到她的终身大事上面去了,若晖嘴上没说,可她的做法就是不婚主义,结婚?跟谁结婚啊?到现在为止,能娶她的那个人还没出生呢,能娶她的人至少要能压住她,第二要比她更加的有气势,可惜这样的男的太少了,找不到的。

    心里不以为然,有些话真是听听就算了,何必往心里去呢。

    闲来无事,实在是因为课程就没有什么可忙的,念书的时候估计时间最多,跟朋友去了某音乐学院,据说他们今天有表演,进校门就感受到那种气氛了,进了大礼堂,满满就都是人,是都过来看表演的还是过来凑热闹的就不得而知。

    “这里……”

    有人伸手招呼她们,若晖跟了过去,坐下身,没有等多久,台子上出来人了,出来了一个她不算是陌生的人,很少有人能给她留下特别深的印象,原本对着简承宇她还真就当他是一般人,后来才知道这家伙是疯子,打从心眼里到外的觉得厌恶,从来就没有看见一个人这么的叫自己觉得恶心。

    看见他出来,自己第一个反应就是先站起身马上离开,转念想想,这不是她的作风,打了他一顿打的那么狠自己也算是报仇了,就当看SB吧。

    心里多厌恶,眼睛视觉上的享受骗不了人,她喜欢会穿的男人喜欢能打扮自己的男人,喜欢玩摇滚的男人。

    “这是什么玩意?”若晖指着台子上说了一句,上面声音太大,下面说话就得用喊的,音响声嗡嗡的,朋友探着头努力听着:“他们的主唱,这小子挺帅呀……”

    姚若晖冷着脸,就是因为觉得他帅这才是问题,一个如此叫人觉得厌恶的人,怎么可以让她觉得帅呢?

    他的穿衣风格就是她的款儿,长相方面来说……

    “你去哪里啊?姚若晖……”朋友喊了一声,她跟没有听见似的,起身就直接出去了,猎艳也得分是什么山猫野兽的,那样的还是算了吧,以前就有过交流,能避还是尽量避开,她不管他家里多本事,家不家的跟自己没关系。

    在校园里乱逛着,据说今天的主角是弹钢琴的那个老师,那小玩意只是出来帮着助阵的吧。

    走了两圈,帅哥没见到几个,心里叹口气,白来了。

    正感叹没有帅哥呢,前方一个少年经过,头发有点长,就是这种范儿的,如果他头发短了,就光看那张脸,估计若晖看不上,自己快走了两步。

    “同学……”

    她想泡人的时候表情还是蛮到位的,前面的男生有点懵,主要不知道这人是从哪里蹦出来的,他们接触的女生很少有害羞类型的,能来音乐学院混的,大部分个性都是外向的,除非是很少极个别的,突然杀出来这么一个,有点不适应,有点答非所问,反正状态不在这上面。

    想泡人家也得人家愿意上钩才行,所谓的感情就是讲究个你情我愿的。

    严创的车等在外面,若晖从车门上跳了进去,现在身手是一天不如一天。

    *

    梁抗抗这些女人当中,要说特别的叶茜肯定能算是一个,受宠了这些年,唯一的儿子她生出来的,怎么说就都有地位,领着梁麦去买衣服,梁麦身上随随便便的一件衣服估计就够普通家庭多少个月的生活费了,倒是遇上若晖跟严创了,严创在外面等着,若晖刷卡买衣服,买了不少,看见叶茜懒洋洋的抬着眼睛打了一声招呼。

    梁麦对着若晖笑笑:“姐,你过来买衣服呀?”

    “是啊,梁麦又好看了。”若晖随便夸了那么一句。

    请店员帮着她把衣服送到车上,自己上车就走人了,几个店员就说刚才走掉的人,小声的嘟囔。

    “知道吧,富二代,看见没有,出身好就是好,可以不用努力,每天刷刷卡泡泡男人这就是全部的生活了。”

    另一个笑:“你看现在那些不就都是这样的,仗着家里有钱呗,只要不犯法杀人,他们什么不敢干?”

    你还能指望他们有奋斗的目标吗?这不靠谱啊。

    叶茜不是没有听见,扯扯唇倒是笑了,没有什么新货,这些想买谁都能买,她女儿不穿这样的衣服,还是去国外买的好,省得跟别人撞衫。

    叶茜是这里的常客,等着她走过来,几个店员消声了,很是安静。

    “看见没有?别跟她学,整天游手好闲的,这样的人只能给别人当笑话说。”

    叶茜不知道梁抗抗到底喜欢姚若晖什么,要说纨绔,估计这词放谁身上都没有放在姚若晖身上合适,她这些年除了花钱喝酒泡吧找刺激,她还有什么别的?身为女人自己可不认为这样是好的,同理她当然不希望自己的女儿将来变得跟姚若晖一样。

    梁麦绷着小脸:“谁要跟她一样?好像出来卖的似的……”

    梁麦对着若晖能笑,可不代表她已经忘记了当初姚若晖是怎么说的,说自己出来卖的?她才像呢。

    梁麦当着梁抗抗的面,趴在自己爸爸的怀里,温声温气的说着:“我跟妈今天看见若晖姐了……”

    “她干什么去了?”

    “扫货被,爸我姐每天就都这样游手好闲的吗?”梁麦眨眨眼睛:“我听好几个朋友说的,就像是我姐这样的……”剩下的话梁麦没有说,本来嘛,姚若晖的风评就不怎么好。

    梁抗抗看了一眼女儿,叫她起来。

    “别人嘴欠你也跟着嘴欠?”

    梁麦脸上的笑容僵了僵,到底姚若晖在自己父亲心里的位置就是不同的,梁麦搞不懂,就算是知道以前梁抗抗跟姚若晖的母亲结过婚,可那代表什么?那样的贱女人不要你了,做出来对不起你的事情,你怎么可以对着她的女儿好?姚若晖哪里好?你看看她那副样子,活生生的就是一个反面的例子,梁麦觉得自己哪里都比若晖强,她对人很和气,学习也不错,从来不会乱来,自己这样的才叫做高端,姚若晖那样的只能算是下层。

    梁抗抗听着女儿的有点不爽,你对别人的生活指手画脚的有什么用?过好你自己的就得了,替别人操心那就都是瞎操心。

    “这是怎么了?”叶茜从房间里出来,她就离开这么一会儿,父女俩就闹的这么不高兴了?

    坐在梁抗抗的身边,梁抗抗转身看叶茜:“今天看见若晖了?”

    “嗯,那孩子去买衣服,严创在外面等着来的,若晖是越来越好看了。”叶茜嘴不对心,她知道什么样的话应该用怎么样的一种形式从自己的嘴巴里说出来,这就是别人不如她的地方,外面说她是小三说她破坏别人的家庭,这些话叶茜听的够多的了,可她不在乎,有本事把男人握在手心里这就是一种本事,你管她是不是会说的,能看懂别人的脸色这就是一种外挂技能,比如她现在就看出来了,刚才梁麦肯定就说了不对的话,梁抗抗脸上能看得出来一些反感,问了有没有撞上若晖,肯定就是姚若晖了,没有别的人。

    她也搞不清,自己的女儿不如别人的亲吗?

    怎么看都有点胳膊肘像外拐的意思。

    “外面人怎么说她的?”梁抗抗倒是想听听了。

    叶茜笑的温柔:“何必管那些闲来无事人的话呢,现在社会就是这样的,有些人就喜欢对着别人指手画脚的,我看若晖就挺好的,什么叫努力?苦哈哈的跟普通人一样,她生下来原本就都是什么都有的,再说若晖的成绩不错的,想玩就玩被,孩子年纪小,你等着她要结婚了自然就稳定下来了,若晖啊,个性有点像是男孩子,喜欢玩……”

    你看叶茜多会说,姚若晖的个性像是男孩儿,所以她爱玩,那些少爷有几个不出去玩的?原本生活就是这样的,接受了家里的生意,外面养着一群一群的女人,逢场作戏,还不是除了工作就是每天吃喝玩乐,大家的生活就是相同的,别人有可以奋斗的目标,想努力向上爬挣多少钱到手,姚若晖先天条件就摆在这里了,她就是个阿斗,她也是个幸福的阿斗。

    这话叫梁抗抗听的顺心顺肺的,他的孩子怎么混蛋都行,但是他不愿意听别人来说,就不愿意听,妨碍到社会和谐了还是妨碍到谁家欢乐了?叶茜约好,越显得梁麦不好,梁抗抗扫了一眼女儿。

    “你别每天就知道跟同学听八卦。”

    梁抗抗走了,原本今天打算睡叶茜这里的,结果被梁麦给气走了,梁麦等自己爸爸离开就哭了,哭的这个伤心,她说错哪一句了?外面很多人就都是这样说的,姚若晖算是什么玩意?她就是一个高级鸡,她就连一只鸡都不如。

    叶茜搂着女儿:“我说过你多少次了?”女儿个性根本就不像是自己,叶茜也很头疼,梁麦绝对能算得上是没有头脑的,心眼特别的小还容易嫉妒,不嫉妒的话,总提姚若晖干什么?自己跟她就说了多少次了,那就是一个摆设,你当没有看见她,总跟她过不去,吃亏的就只有你。

    梁麦不听:“我为什么要让着她?我才是我爸爸的女儿,她算是什么?她妈都死了多少年了,她爸不要她,有那样贱的贱人妈……”

    “你行了。”叶茜呵斥住女儿接下来的话,这要是当着梁抗抗的面说,保准会翻脸。

    梁麦又是喊又是叫的,她受够了,她也不是谁家的奴才,为什么自己要对着姚若辉低三下四的?她算是自己哪门子的姐姐?

    “我爸也有毛病,姚若辉哪里好?妈你没有听见外面都是怎么评价她的?她是对着说都能叫出来爸妈,她不就是喜欢攀关系嘛……”不是喜欢攀是什么?自己爸爸不是她亲爸爸,她一口一个爸的,叫谁呢?她就是个杂种,是个野种,这个不要脸的贱货,梁麦嘴里骂着,她舅舅都死干净了,她还赖在蒋家。

    梁麦有个同学的爷爷跟蒋娟的父亲关系比较好,当然这消息不可能是老爷子说的,孩子的妈妈会偶尔跟别人说,孩子也就恰巧听见了,转身就跟梁麦说了,因为知道是梁麦的姐姐,大人的嘴里觉得这孩子就是挺本事,本来嘛,人家的亲儿女也没有享受到过待遇,轮到她一个外人,竟然能把老头老太太给哄住,这就算是一种本事了,你不服不行。

    叶茜叹口气:“你不能掐得过她的时候,你就少说话,说的越多越错。”

    “我就是不明白……”梁麦就绕在里面出不来了,她才是堂堂正正梁抗抗的女儿,现在叫她对着一个不知道哪里跑出来的人叫姐也就算了,偏她爸还护的厉害,如果姚若晖多优秀多好,自己也能服气,可是她算什么啊?

    “我也不明白,你要明白的就是,你爸给了我们一切,你惹你爸不高兴,你爸还有那么多的女儿,多你一个不多,少你一个不少。”叶茜把话扔在这里,怎么回事儿你自己去想,跟你说了多少次,你就是听不进去,事实摆在这里,大家就都是看着梁抗抗的面子吃饭。

    叶茜的娘家也跟着起来了,之前她说马一菲不过就是自己心里不平衡,她不是没有钱,可是不能做的这样的明显,现在不同了,梁抗抗拿出来力气给她靠,叶茜的娘家现在地位就不同,她现在算是上流社会里的核心,至少自己是这样认为的,别人背后说什么她不清楚,可当面有几个敢对着她给脸子的?

    梁麦起床的时候眼睛哭得通红,叶茜看着女儿这样就知道还是没想开,这孩子的个性有点不好,叶茜小儿子的脾气可好了,也不像是叶茜,什么事儿都慢悠悠的,有条不紊的,什么也不争,两个孩子两种个性,她倒是宁愿儿子去挣,女儿别争。

    哄着女儿:“好了好了,妈也就是那么一说。”

    梁麦算得上品学兼优了,有着不错的家世,自己从来不张狂,认认真真的对待朋友同学老师,老师都夸这孩子懂礼貌,一般这样的孩子不好管,可梁麦不同,从来不泡酒吧,姚若晖干的所有事情,梁麦都不碰,那就是一种警醒,姚若晖就是反面的例子,她要做就做最好的。

    虽然她现在还不大。

    *

    “舅妈。”若晖坐了下来,蒋娟看着她的头发,她也有听说这些破事儿。

    “你念完书想干什么?”活着总得有点目标吧?

    想干什么?

    姚若晖摊手,她就真没有想干什么,作死的这条路还没走完呢,严创的话说的精辟,说姚若晖这辈子就是在往作死的路上狂奔,什么时候真的死了,这游戏也就结束了。

    蒋娟难得发火,她忍了很久了,姚若晖这状态她肯定就是看不惯的,以前觉得孩子小,不能强压着管。

    “你不能因为你身下来占了优势就这样的浪费。”

    姚若晖撇嘴,她自己也不愿意出生在这样的家里的,少了多少的乐趣,如果可能的话,她也希望自己出生在农村某个落后特别贫穷的村子里,那样冲劲儿能更大一点,至少爬上一个坡自己能看见弧度,她现在本身就是起点特别的高,她还能有什么打算?

    “你站起来,给我站好了……”

    蒋娟的大道理一套一套的,可惜姚若晖听不进去,心都玩野了,现在想收,根本收不回来,个性说的好听点那叫放荡不羁,说的不好听那就是胡混过日子已经混惯了,习惯每天晚晚的起,有时间去学校报道一下,没时间就接着睡,晚上泡吧跳舞,有时候出国买买衣服购购物花花钱,反正手里有钱花不完。

    看着姚若晖这样子,蒋娟真是恨不得一巴掌拍死她。

    “我跟你说这些你不愿意听,难道我就愿意说?我从来就瞧不起你们这样的人。”若晖的脸上依旧是无动于衷,对于别人的夸或者是贬她从来不是很在乎,嘴张在你们的身上,愿意说你们就说被,也不会叫她掉块肉。

    蒋娟觉得失望,一个孩子变成今天这样,这就是扶不起来了,除了会混日子别的不会,要是个男孩子也就算了,你是开家公司管着打着谁的名头,至少也能算是有点成就,你是个女孩子啊,你这样放L叫别人怎么看?人虽然不是为了别人而活,可也不能不在乎别人的看法,那样叫二皮脸。

    “你舅舅怎么死的你还记得嘛?他以前跟我怕你像是你妈,我不明白他说这话的用意现在我明白了,当初就不该送你出国,你寂寞你孤单你自己一个人,姚若晖有很多人的生活比你想的要艰苦的多,他们比你更加的孤单寂寞,人家能往好的道上你就不能,我是你舅妈,我不是你亲妈,你愿意怎么样就怎么样吧,以前认为你小,总有玩够的一天,现在来看,是我太天真,人的个性生下来就已经成定局了,你是你妈的女儿,你的个性应该像是她的。”

    “你小时候不是觉得你妈那样特别不好嘛?造成了你家里的悲剧,可你现在跟你妈有什么不一样?你也就是答应我了,没有碰那些不该碰的,我得感谢你,你算是听我话了一次。”

    蒋娟接起来电话,她有任务要出,她这辈子自己觉得活的算是挺圆满的,可能外人不那样认为,认为她没有女人味,每天就知道奉献奉献各种奉献,人能找到一条通往理想的道路,这就是一种幸福,她寻找到了,自己也在努力的走,用自己的一辈子换取了自己所为的精神世界,她不觉得孤单。

    穿上衣服,看了一眼若晖,一句话都不想跟她说了,以后愿意过她就怎么过吧,自己何必浪费那么多的心思放在她的身上,她自己不着急,别人替她急有用嘛、

    蒋娟的心里,姚弄璋的外甥女应该是积极向上的,乐观开朗而不是现在这样的一种烂泥的形象。

    姚若晖窝在酒店里,好几天朋友打电话叫她出去玩都没有去,不是因为蒋娟的话她听进去了,只是想起来姚弄璋了,对姚弄璋的印象剩下的只有一点点,若晖从来都觉得自己舅舅就是个笨蛋,不是笨蛋是什么?有捷径他自己却选了一条最笨的路去走,你跟别人玩公平,你知道的,那些人永远都会戴着有色眼镜来看你,你所谓的公平在他们来看依旧是你利用了特权,不如一用到底,她大舅舅是个蠢货,扶不上墙的那种,小舅舅很本事,可是为人却过于不懂变通,二舅舅呢是个天生的领导者,他擅长所有的遮掩,就像是演员,你想要他什么样的状态,他立刻就能表现给你看。

    多少年都没有去看过小舅舅了,早就忘记了,她不觉得人死了之后还会有什么留在这个世界,就那么一点的骨灰能有什么作用?就是活着的人安慰自己的一种念想被,买了一束百合,穿了一身黑色的衣服到底还是上去了。

    墓地很干净,应该是有人收拾过,想来也是,姚弄璋是为了谁死的,肯定会有人经常过来打扫的,将花束放在地上透过墨镜看着墓碑,她妈死的时候她觉得不过就是这样,终于死了,伤心?她分不清那种情绪,那时候太小,长大了之后也忘记了当时的状态,舅舅死的时候她足够的大了,心会疼,可疼过之后慢慢的就痊愈了,自动修复好了。

    “你在这里觉得孤单嘛?”

    若晖站着一直站着,就看着墓碑上的照片,她舅舅离开这个世界的时候是那样的年轻,男人最好的年纪,突然说死就死了,死的时候不太好看,一阵风吹过来,吹开了她额头上的发丝,舅妈对她的失望她能理解,因为每个人对待生活的态度都是不相同的,姚若晖又看了一眼墓碑,转身离开。

    最近倒是消停的很,也许是改邪归正了吧,也许是因为蒋娟的话真的起作用了,不上课的时候去陪陪爷爷奶奶,蒋娟的父亲以前不太愿意参加一些老年人活动,觉得丢了身份,倒是若晖七说八说的把老爷子给拐出去了,每天跑到小公园装一把小市民,跟那些老头子一起谈论谈论国家大事,一起打打太极,当然公园里的人都是退休下来的,闲来无事人家说国家大事,懂得不见得就是真多,蒋娟父亲这老头儿吧去了没两天跟人就呛呛起来了,他倒是没有出声去吵,就连多说一句都觉得跌了自己的身份,他给孩子面子才来这里玩的,要不然他这个层次能来这里嘛?就是他脸上的这种态度刺激了人家,人家老头脸红脖子粗的说他瞧不上自己。

    “爷爷,我爷爷不是那意思,他就是面瘫。”若晖笑嘻嘻的解围。

    她出去玩的姿态跟现在简直就是判若两人,当若晖愿意当一个良家妇女的时候她还是能装一装的,身上没有棱角就像是普通的孙女一样,跟蒋娟父亲辩论辩论,老爷子不开口则罢,一开口保证能把若晖说的哑口无言,当然她不是奔着正路去的,她说自己练的就是邪门武功,说话说着就跑偏。

    若晖的奶奶叫若晖回家。

    “有什么事情嘛?”

    “奶奶想你了,你回来吧。”

    说的比唱的都好听,若晖没有答应,不管她奶奶怎么说,她就是不去,人就是这样的,长时间没有感情,只会越来越淡的,提不起来兴趣,爸爸也好,奶奶也好,她宁愿待在舅妈家里。

    关于爷爷奶奶的事情她也听说了好说,据说有点不近人情,住在这里竟然就连熟悉的人都很少,前后左右都不走动,不是因为瞧不起别人,只是因为不愿意走动。

    姚若晖在楼上睡觉,蒋娟她妈就跟小保姆说话,小保姆挺懂事的。

    “我看若晖姐挺好的……”

    蒋娟她笑:“外人看着总觉得她不着调,这孩子你得细细的去品,你拿什么对她,她就拿什么来对你,什么都是互相的,我跟蒋娟的爸爸 这辈子就没喜欢过谁家的孩子,我自己家两个孩子,我也没有像是疼若晖这样的去疼。”

    在她心里若晖就特别懂事,外人怎么看,怎么说都不要紧,她明白这个孩子,她愿意相信这个孩子的心是柔软的,她相信这个孩子就是善良的,只是她不愿意将自己的那一面表现给被人看,她也听说过一些八卦,说是若晖很尖,对着他们两个老不死的故意这样做的,博得他们欢心,且先不说他们两个人是不是会看不透一个孩子,不是所有愿意讨好他们的人,他们就都能当成亲孙女一样的对待的。

    姚若晖在蒋家人的心里,评价很高。

    她自己看事情角度很是刁钻,有时候她自己吧也许就是无意当中说出来两句,可能是因为从小就生活在这样的家庭里,触觉很是敏锐。

    若晖下课,走到半截被人堵住了,前面的人拦住她的去路。

    她拧着眉头,表情有些不好看。

    找了一个没人的地方,简承宇看着若晖,说实话他是很喜欢她,非常喜欢,至于为什么会喜欢,从什么时候开始的,这点他也不清楚,可能就像是某些人嘴上所说的,通往人心里的那条捷径就是性。

    “我打过你,差点把你打死了,你口过我,你觉得我们这样的能有什么结局?”

    “我喜欢你。”

    “我不喜欢你。”

    “为什么?”

    “也许是因为你给我的感觉很不好,也许天生的我就讨厌你,没有理由的,随便吧。”其实他的长相身材一切就都是她的菜,他们学校校庆的时候,若晖看见台上的人,嘴里说着是什么玩意,可心跳当时确实加快了,那是一种喜欢的征兆,无关于爱情,只是遇上了一个可以叫自己去喜欢的人,但是发生的一些过程不太美好,她宁愿放弃掉这个猎物也不会在回头去选择他。

    出来玩有出来玩的规则。

    “你喜欢我,喜欢我这一款的,因为我们有相同的爱好,你喜欢我穿衣服的方式不是嘛?”他眼睛很尖,只是在叙述一个事实,他所看见的就是这样子的。

    若晖倒是没有别的什么反应,随他说就是了。

    简承宇跟着乐队出去继续在酒吧里打工,有时候会碰上姚若晖,她不是来喝酒的,而是跟着别人来表演的,她一般不会开口唱歌,乐器玩的很好,当然有时候也会破例,偶尔跟朋友喝两杯,自己量控制的很好,说两杯就两杯,意犹未尽的样子,谁在劝却死活不在喝了,对着酒吧里出现的男人目光越来越黯淡,那是一种类似于玩够的眼神。

    他想找机会跟她一起玩,自然就能找到这个机会,晚上他加场,嗓子已经有些疲倦坐在椅子上,手里捏着水瓶子,乐队的人都纳闷,他这是怎么了,从前一天就表演四场的,钱对于简承宇来说从来就构不成吸引力,现在一个晚上要表演十几场。

    “今天主唱换了。”

    若晖也没往心里去,她虽然嘴上不说,却认为之前的那个主唱跟不上自己的节奏,那样的人唱她拿出来五分的力气都是足够的,坐在位置上,那边其他手过来跟贝斯聊天。

    别人在下面喝喝小酒,玩玩游戏,泡泡妞,他们卖大命的在舞台上唱着疯狂燃烧着。

    大家都是玩音乐的,每天面对着相处着,不会一点 改变也没有,他也能放得下,过去的事情决口不提,有时间就往她身边凑,只是为了说句话,也不是废话,切磋切磋。

    中午接到简承宇的电话,若晖懒洋洋的,接了没怎么说话,今天起床心情就不怎么好。

    挂了电话,下午打算出去吃饭,不巧她奶杀上门了。

    “我请不动你,我只能自己来你这里了,正好你也出来了,不然我都进不去。”若晖的奶奶上上下下的打量着孙女。

    两个人在门边说话,若晖又善于掩饰自己的情绪,两句话没说完直接就宣布谈判崩了。

    “你在哪里不能念书?今天要死要活的,明天又跟你妈掐架,若晖啊,你也得为你爸爸想想……”

    若晖觉得烦,她有耐性的时候跟她谈这些她都能听下去,心情不好的时候一点奉陪的心思都没有,伸手拦了一辆车,打开车门,打算送她奶上车,老太太今天来就是打算得到确定的答案,不然自己是不会走的,推搡上了。

    “我跟你说话你听见了没有?”

    不走是吗?

    若晖转身自己就离开了,若晖的奶奶不干了,扯着她的胳膊。

    若晖从小到大的毛病都被老太太给扒了出来,什么孩子翻脸不认人,小时候觉得她爸爸有用,现在不用靠她爸爸了,她有今天都是谁给她的,没有隋涛这个世界上就不会有姚若晖这个人。

    若晖拿着手机,自己把玩着,老太太的嗓门也是不小,路过的人会多看一眼,就人家单方面听见的肯定觉得姚若晖就不是什么好东西。

    简承宇从马路那头走了过来。

    “一起吃个午饭、”

    “走吧……”

    老太太看着突然出现一个男孩子,在看看自己孙女这德行,这就是她外面胡混找的男的是不是?你祸害人家的孩子干什么啊你?

    老太太追着骂。

    若晖依旧无动于衷,除了烦就是烦。

    “奶奶你说话要公平一些,她难过的时候你们家人在哪里?什么事情都是相对的,你们既然没有给过她好脸色,为什么现在来要求她面对你们要表现出来温和呢?”

    简承宇伸出手拉着姚若晖的手,她竟然就这样被他给拉走了。

    感动倒是谈不上,不过倒是有点不懂,他是怎么看出来的?

    她的样子像是会被人欺负的人嘛?

    “你冤枉我奶奶了,我是个真正的混球。”

    简承宇对着若晖说:“感觉吧,觉得你不像。”

    “你别以为你这样说,我就会跟你有什么,我们俩的仇不算是完。”她坐进车里看着他的眼睛说着,这个人的性格很明显就是分裂的厉害,那天的他喝多了?不,他清醒的很,既然保持清醒的状态下为什么会这样?若晖在承宇的身上贴上了危险的标签,可人就是这样的犯贱,你明知道这个人你不能接近,你不能去好奇的,偏就是管不住自己,她的唇角向上,微微轻翘,找到一个能叫自己有感觉的人,能叫自己有一点喜欢的情绪,这不容易。

    炮友也得分有没有缘分。

    他眨眨眼睛,索性嫣然一笑:“我跟你从来就没有仇,我的头缝了三十多针,差点就死在你手里了,这样还不算是报仇了?刚才我可是帮你说话了。”

    “原来打的就是这个目地。”若晖笑着,眼中的眸光闪闪,波彩流溢。

    他的手放在方向盘上,姚若晖的身体微微歪着,头慢慢的靠在他的肩上。

    “千万别跟我谈感情,我这人不相信爱情的,什么时候腻了,说不准的,我人际关系很乱,我不是个好人,对了,还有一点,我比你大。”

    手放在他的手上,笑着。

    两个人属于地下恋,没有人能相信,恨不得磕死对方的两个人,现在竟然又弄到一起去了,高兴的时候一起吃个饭,不高兴的时候她消失多少天他就看不到,简承宇从来不问,她需要人陪了,他就过去陪陪她,或者说是她陪着他,她就像是一团火焰,热烈的燃烧着,燃烧着她自己燃烧着承宇。

    简承宇的状态有些改变,虽然去学校的时候还是那样,晚上跑夜场的时候,会主动给姚若晖买水,当然有时候她喝,有时候她扔给别人,对着他是冷冷淡淡的,团队里倒是有人看出来了简承宇是在追姚若晖。

    “不可能吧,他跟人沟通就都有问题……”

    想当初,刘宇桐用了多少时间才把他给弄到手里的,结果呢?这人就跟木头似的,刘宇桐跟简承宇分手之后自己就说过,跟简承宇这样的人在一起,就跟和尚在一起是没有差别的,他的生活就是一滩死水,永远激不起一点的风浪,你想在他的身上寻找到一丝的所谓的爱情,做梦比较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