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婚前婚后,大龄剩女 > 332  男人的世界

332  男人的世界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看最快更新

    “大姨……”

    王冉跟简宁去超市买东西,才到家门口,候文惠在门口等着呢,乔芸领着孩子过来的,开车过来的。

    “姐,姐夫。”

    简宁没吭声,乔芸也不往心里去,解释着:“孩子闹腾要来你家,我现在跟侯林得赶过去外地一趟,家里生意太忙了,姐你能帮我照顾两天孩子吗?对了,这是给你们买的……”

    乔芸一边说话一边赶紧的从车上要拿东西下来,她是买了不老少,应该没少花钱,那些东西都算得上是名牌了,王冉蹙着眉头,叫她给看孩子?怎么合计出来的?

    “你先上去吧。”简宁拎着袋子转身就要进去,候文惠蹦蹦跳跳的跟着简宁就去了,还伸手要帮简宁拎东西:“姨夫我帮你拿吧。”

    简宁看了王冉一眼,眼睛里的东西很明显,他从来不觉得亲戚之间走动有什么问题,但是乔芸真的就让他觉得不舒服,狠狠不舒服,王冉对着候文惠招招手:“你叫你姨夫自己上去。”

    王冉看着乔芸:“东西你拿走,我也不能帮你看孩子。”

    乔芸脸上闪过一抹尴尬,她就说了,找王冉肯定不行,过去她是瞧不起自己,现在呢?觉得自己有钱了刺她的眼睛了吧,她是只能可着自己好,别人好她就受不了那种的。

    “姐你看我家生意……”

    王冉没客气:“你家怎么忙你也不能把孩子扔我家,我天天忙你姐夫也忙,你指望我们俩谁帮你带孩子?乔芸啊你都这个年纪了,做事情应该长点脑子了吧?”话她不想说的这样直接的,可不说,乔芸心里就装不明白,对着乔芸心软,老天爷不劈死她,乔芸就直接上来要劈死她了,王冉真的对乔芸的一切都够够的,一点不想碰触到。

    乔芸领着候文惠,孩子伸手去拽王冉:“大姨,我想去你家。”

    “听话,文惠跟你妈回去,大姨跟姨夫都没有时间。”

    送着乔芸回到她自己的车上的,乔芸新买的宝马,可见真是发达了,领着女儿上了车,候文惠降下车窗,自己伸出手手里拿着几块糖要递给王冉吃:“大姨你吃吧,可好吃了。”

    “大姨不吃,路上慢点开啊。”

    看着车子离开了,王冉才轻轻吐口气,乔芸怎么就不明白呢?他们家不喜欢她从来就不是因为她没有钱,也更加不会因为她变得有钱了就对她高看两眼。

    进了电梯,出门按了一下门铃,简宁踩着拖鞋出来给王冉开门,脸色不是很好。

    简宁就算得上是比较温和的一个人了,碰到什么事儿很少生气发火,他跟王冉吵架的次数掰着手指头数,真的就是那段磨合在一起的时间比较多,再不然就是因为她生病,后来吵架很少很少,几乎就是吵不起来,说话能说到一起去,她忙自己也忙,回到家就干活,休息一晚上白天上班,简宁特别体谅王冉,在一个老婆是自己选择的,如果你都不确定你们俩合适不合适,那还结婚干什么,娶老婆就是用来疼的,多少人觉得他惯着王冉,她就顾着忙工作对家里一点不伸手,简宁听了也只是笑笑。

    这就得看男人自己怎么分析,你干家务了,她也做饭了大家扯平,至于说带不带孩子的问题,男人女人平等,就算是他思想比较超前吧,谁有时间谁带被。

    “走了?”

    王冉点点头:“不知道她怎么想的。”

    闹腾成这样,还能继续走?可人上门她不能说难听的,只能好言好语的叫乔芸把孩子领走,王冉不明白的就是,乔芸她是活在自己为中心的世界里是不是?从来就不考虑别人的情况和心情?因为你们两口子忙,就得把孩子送到他们家来?因为你们给买了东西?

    简宁心里对乔芸膈应,嘴上却不说,自己洗衣服呢,王冉进厨房做饭。

    “这小子最近打电话打的一点不勤快。”

    在王冉的眼睛里,她儿子简承宇那就是一个怎么说呢,就是个半孤单的小孩儿,跟谁的话都不多,哪怕跟王焱感情不错说两句也就没有话了,跟她这个当妈妈的话能说四句,跟他爸爸的话比较多,可能是因为是男孩儿吧,跟他爸爸是同性。

    “可能忙吧。”

    简宁不仅是惯着老婆还惯着儿子,他家就是这种生活方式,有人说简宁你的运气未免就太好了,你儿子管都不管就一路平安的走到今天,你在看看你大舅子家的孩子。

    自己洗衣服洗的特别专业,在外面是个儒雅的院长,医院里很多小姑娘都说,我们院长那真是美男,虽然现在上了点年纪,可男人有些越老越有味道啊,他也不是显得多冷酷无情的那种,看见谁都能笑出来,就是周身给人的感觉,在外面是那样的形象,回到家擦地板洗衣服就没有他不做的,噢,忘记了他不做饭,这点王冉也头疼。

    简宁自从明确的跟王冉分担了家务之后,哪怕就是王冉去外地,多少天不回来,他不愿意出去吃,他自己也不上手去做,很简单的你想吃饭,扔点米仍点水进去,一会儿不就有粥喝了,他不,他就等着王冉回来给他做,要不然就对付出去吃,实在没胃口了就少吃。

    王冉说过他好几次了,她有时候回来的晚,打电话虽然说自己会回来,但是时间不确定,说六点到家有时候可能十点才到家,就这样他都等着,她就说嘛,他在外面的形象保持的太好了,自己说出去都没人信的。

    谁能想到,这么好这么完美的一个人,做饭就跟要他命似的。

    “衣服有点多,我用洗衣机洗吧。”王冉抽空看了一眼在卫生间努力跟衣服做争斗的男人。

    这点来说,她确实说不过去,好多年自己没有洗过衣服了,第一他是觉得别人洗不干净,后来她是没时间,久而久之的家里就形成了这样的固定模式。

    “洗衣服洗的多不干净,我洗的比干洗店都干净。”

    “那你洗吧。”

    王冉不劝了,劝也没用,人家心里主意可正了。

    做好饭菜把饭菜端上桌,简宁那边也宣布结束了,把卫生间从头到尾的先擦一次然后用干毛巾在走一次,这样谁马上进去也没有关系,是有点龟毛。

    简宁擦地就喜欢用白毛巾,王冉用过两次,白色的特别容易脏,特别脏了之后洗一段时间就发现毛巾有点乌突突的,可是他不,估计是认为白色有点污迹就能看得见,洁癖的人啊。

    “这个星期一次电话都没有打给我,打给你了嘛?”

    简宁摇头,伸着筷子夹菜:“学校的事情多,他不是跑夜店嘛。”

    对于这事儿,王冉一直就是持反对意见的,可惜二比一她说了不算,被那父子俩给否决了,简宁就是愿意听孩子自己的,他说愿意去那就让他去,一个男孩子怕什么。

    “我就说不让他去,你非让他去。”

    “多见识见识没什么不好的。”

    “这回好了,连妈都给忘记了,我就生了一个小白眼狼,早知道当初多生一个就好了。”人上了年纪,身边就她跟丈夫,有时候能喘口气的功夫就觉得挺寂寞的,孩子不在身边,好在这样的感觉并不多,一个孩子是有点孤单了,当初要是自己想开了,给他要个弟弟妹妹的,他也能有个玩的,跟别人不亲,跟自己兄弟姐妹还能不亲嘛。

    简宁没什么好后悔的,现在说这些话都是马后炮,再说了,孩子也不是说想生就能生出来的,当初要那一个孩子都累成什么样了,闹闹小时候可不好带,成天成宿的哭,简宁现在回想起来自己都觉得自己挺伟大的,他给抱大的嘛?仔细想想,貌似没有抱太多,可也算是陪着儿子长大了,吃完饭王冉刷碗,他进了房间里,拿着电话给儿子打了一通,儿子没接,发了一条短信过去。

    “有时间给你妈妈打通电话,多少天没给你妈打电话了。”

    简承宇的电话是半夜十二点打进来的,王冉跟简宁都睡下了,听着是手机响,自己扭开台灯抓过来手机看了一眼,开始抱怨这是谁啊,大半夜的打电话,等看清了手机上的儿子两个字,立马就清醒了。

    “还没睡觉呢?”

    “妈,这几天没给你打电话……”简承宇对他妈很孝顺,从来不会觉得不耐烦,偶尔时间太长了,自己有时候也想不起来打电话,可能在孩子来看,给不给家里打电话的效果就都是一样的,他不打电话不代表他不想念妈妈,自己大了,那种想念就摆在心里了,不愿意放在嘴上,大孩子了嘛,将来自己也会有儿子的,现在跟妈妈腻,那种感觉就怪怪的。

    王冉问问儿子都有没有休息好,吃好了没有,钱方面她就没问了,她儿子什么都有可能却,唯一不能缺的就是钱。

    “早点睡啊儿子,你天天睡这么晚,对身体不好。”

    简承宇在电话里说知道了,王冉挂了电话,这就睡不着了,被儿子给弄醒了,简宁靠在一边倒是也没睡,王冉就说他对自己一套对儿子一套,嘴上总说什么早睡早起身体好,那你儿子天天大半夜的睡觉,你怎么就不管管呢?

    “你下次说他,不能总这么下去,现在年轻,等年纪大了,就容易出毛病……”

    “我说他。”简宁把胳膊往旁边伸伸,王冉躺在他的胳膊上,少年夫妻跟现在最大的不同就是,才结婚那时候你的头在他的胳膊上枕一夜,哪怕就是把他的胳膊给枕麻痹掉了,他心里也会觉得爽,因为这代表这个女人从今以后就变成是我的了,属于你的一部分,你每天睁开眼睛就能看见她,那种喜悦跟麻痹掉的手臂一相比,还算是什么啊,现在呢,上了年纪,夫妻生活两星期能有一次就算是不错了,时间对不上,加上身体很容易感觉到累,爱情渐渐转化为亲情,这就是一定的,不是说爱情没有了,而是爱情渐渐的越来越深,两个人经过长时间的相处,一个眼神,一个手势彼此就知道对方要做些什么,简宁不是没有外遇的机会,摆在他面前的机会很多,现在漂亮的小姑娘也很多,会来事儿的小姑娘就更多,只要他想,他也能越活越年轻,用年轻的身体去滋润自己的血液,照样可以三天两天的上一次床,身体是可以年轻起来的,可是自己想想吧,他娶王冉的时候就不是为了她长得好看,机会摆在眼前,自己就不愿意伸手去碰,宁愿回家对着冷锅冷灶,可能天生遗传的缺心眼,守着一个女人一个家安静的过,偶尔她也会嘲讽自己两句,简宁觉得这就是乐趣。

    老夫老妻也有属于他们的欢乐。

    医院聚餐,大家说院长绝对就算得上是一个大方的男人,一个月就肯定有一次,男人聚在一起肯定少不了喝酒,简宁的酒量是高还是浅这点大家都没摸索出来,他的脸色不容易上色,在一个大家都合计,要是不能喝给喝躺下了,这是院长啊,将来背后给你穿小鞋呢,谁就都没敢。

    今天大家都高兴,又要派几个医生去外面,其实出去吧,虽然待遇挺好的,可家里就顾不上,有些人不愿意去可心里明白这是必须的路,你守家带地的你永远不会明白自己差在哪里,就医院这些医生,收入不错了,地位有了,花花肠子控制不住的有很多,简宁不是不知道,他又不是专门打这件事情的,劝也劝过,人家听不进去,你也就不能多说,一个人一种想法,有的男人就是觉得我手里有了点余钱,家里的老婆不在年轻了,我背着她虽然跟外面的人也许是精神上的出轨也许是身体上的出轨,但是他的心还是忠于家里的,工资按月给老婆,儿子女儿结婚他的大头钱都给家里了,这点他没什么觉得愧疚的,老婆不知道,他也风流快活了,将来觉得玩够了,脸一黑,叫身边的人走掉就是了。

    卢一生跟在场的一个女医生是勾搭在一块儿了,这事儿简宁不清楚,因为是同事,因为长时间的接触,人就是这样的,莫名其妙的,可能之前你还觉得她难看,她不好相处,现在就变成了看对眼怎么看怎么喜欢。

    卢一生的老婆也是自由恋爱的,大学的同学,后来结婚生了两个孩子,家里条件一直就算是不错,老婆上了年纪,虽然还是那张脸,身体的皮肤已经开始松懈了,面对着一个女人将近十七八年,每天面对面放个屁都不会脸红,可能老婆有什么妇科毛病都会跟他说,已经超越性别的界线了,就算是光着身体也不会产生太特别的冲动,生理上是有,那也不过就是偶尔冲动一次,并不是因为喜欢,只是因为身体有需求,一个月难得来那么一次。

    卢一生喝着酒,柳如心看了他一眼,这有人带头灌简宁酒,大家蜂拥而上,难得的机会,院长喝了他的那一杯那就不能不喝自己这一杯是吧,这样一杯接着一杯的,简宁苦笑着,今天自己可过瘾了。

    大家坐在一起说说笑笑的,有年纪比他大的,有年纪比他小的,还有才毕业走出校门的,什么样的就都有,简宁去结账。

    “下次院长得把夫人带着。”

    大家一致要求,简宁点头:“行,下次她有时间的,我带。”

    散局了,卢一生上了车,柳如心开车走人,卢一生的老婆打电话问他什么时候回来,他看了一眼柳如心:“院长请客吃饭,后面可能还要去唱歌,要回家的晚一点……”

    卢一生的老婆挂断了电话,丈夫出没出轨她是最直接的人,她心里不会不清楚,闹离婚?撕破脸、

    她跟卢一生结婚这些年了,两个人生了两个孩子老大今年十八岁,老小今年才十岁,他们之间的感情加起来应该比家人还深,闹腾什么?

    “我送你回家吧。”柳如心挑头,卢一生心里觉得有点难受,两个女人他都爱,老婆是责任,应该是责任多了一点吧,他如此想着,柳如心呢这是新发芽的爱情。

    卢一生去了澳门,柳如心这次也在名单之内,两个人远在澳门过起来了夫妻一样的生活,上班每天见面,下班一起买买菜,不见得就是天天去床上翻滚,有些人出轨并不是为了这事儿,卢一生觉得自己很快乐,从来没有这么快乐过,不不不,不能这样说,他跟妻子才结婚的时候也这样快乐过,可日子过的真是快啊,转眼间他就忘记了那种感觉。

    卢一生的老婆崔唐亲眼看着那两个人就像是老夫老妻一样的牵着手在超市里,卢一生推着车,柳如心有时候会跟他说些什么,他就特别有耐心的听着,崔唐不是不生气,自己也恨,恨不得冲上去揪着柳如心的头发对着她喊,她也算是有知识有文化的女人,为什么要偷别人的丈夫,特别是崔唐还有见过柳如心的丈夫,两个人 感情也特别的好,那时候卢一生是怎么说来的?他说自己跟柳如心关系不是特别好,平时是不怎么说话的,所以对她的事情也不是很了解,听别人说的,柳如心跟她丈夫关系吵架好的。

    崔唐回到酒店自己哭了,到了这个年纪,在离婚实在就丢不起这个人,再说叫她现在认输她心里觉得不甘愿。

    柳如心打开门,她听见是有人敲门,自己踩着拖鞋出来,身上一身的居家服,很是休闲,这样的女人看起来气质特别的好,就连崔唐都认为自己赶不上柳如心。

    “你是……”

    “我们见过的,可能你不太记得我,我是卢一生的爱人。”

    柳如心微微挑高着眉头,卢一生的爱人来找自己?她找错了吧。

    “我能进去吗?”崔唐保持着自己的涵养,她今天来不想打人不想骂人,更加不会无理取闹。

    “我跟你似乎没有什么可以说的。”柳如心拒绝。

    “我们也许可以谈谈卢一生。”崔唐见柳如心揣着明白装糊涂,干脆直接开门见山,如果人家愿意给她这个正式的太太一点尊重,她是不会无理取闹的,她来是想解决问题。

    “我跟你谈卢一生?是不是有找错人了?”柳如心脸上很是淡定,心里也并没有起多少的波澜,她只是静静的看着崔唐,仿佛一切都是崔唐无理无脑,是崔唐自己乱猜一样。

    崔唐也不气馁,对上柳如心的眼睛。

    “我听我们家老卢说你跟你丈夫是大学同学,我们俩也是……”崔唐笑了笑。

    “对不起,我想你可能找错人了,我没有什么好跟你说的,我跟我先生的感情更加没有必要跟你沟通。”柳如心想要带上门,她现在的态度就是不愿意谈,多一句不想跟崔唐说。

    崔唐伸出手阻挡住她的动作。

    “我原本是想先礼后兵的,既然你要这样说,那我就把话说的通俗一点,我知道你跟我先生卢一生在搞婚外恋,我不想闹,因为我不想叫我的先生丢人,他是我的依靠,我爱他,我们俩结婚整整二十年,眼看着就要走进二十一的年头里,我希望我能跟他白头到老……”

    柳如心翘翘唇,掀出来一个嘲讽的弧度。

    “你来找我说这些,是不是就有点驴唇不对马嘴,你爱你先生你应该说给他听……”

    崔唐的耐心正式宣布全部土崩瓦解,跟这样的人说不通,她就只能来硬的。

    “我原本是认为我们两个女人能有话沟通,既然你要这样的话,那就别怪我撕破脸了,你勾引别人的丈夫男秘觉得自己特别的伟大是吗?”

    崔唐觉得你既然敢做,你就要接受别人的踩,她愿意好话好说的时候你不肯接受,那就别怪她当了泼妇。

    回到卢一生的宿舍,卢一生那边已经知道崔唐过来了,他没合计崔唐已经知道一切了,等进了屋子里,崔唐在收拾屋子呢,崔唐是个好女人,家务一把罩,有自己的工作,其实工作也不清闲,即便这样还是包揽了全部的家务。

    卢一生从来就没有否定过崔唐是个好女人的事实。

    “回来了。”

    崔唐整理整理自己散掉的头发,叫卢一生坐。

    “我昨天来的,在超市偶然的情况下看见了你跟你女同事在一起买东西……”

    卢一生的脸上表情立马就变了,他想说什么,但是张不开嘴。

    崔唐叹气:“这些年的夫妻,我知道你也觉得我老了,我比不上人家气质好,比不上人家年轻,我也有找过她谈我骂了她……”

    “崔唐我们俩之间的事情你为什么要去找她谈?这事儿是我对不起你……”

    崔唐苦笑:“可不是嘛,就是你对不起我,两个孩子我给拉扯大的,从来没有要求过你什么,你妈瘫痪在床上,我是亲自上手,谁都夸我是个好儿媳好媳妇,可是你却不这样认为。”

    卢一生觉得自己精神压力很大,崔唐说的这些,他都感激,可是……

    “你觉得我说这些就是为了叫你内疚是吧?女人这样干,不停的数落别人的不好讲着自己的好,这女人不太招人喜欢,我也知道,我也不愿意做个跟别的女人相同一样的人,我不想闹,我想留给你脸面,因为你是我的丈夫,我完全可以打到你的医院去,弄臭你就不算是什么事儿,可我忍住了,我一遍一遍的告诉自己,崔唐你不能这样干,大的那个现在念高中,小的那个念小学,我闹了家里就永无宁日,我不能这样干,我这样做只会叫你觉得厌恶我。”

    卢一生不说话,只是低着头看着脚面。

    崔唐哭了。

    “这些年不是没有更好的男人吸引我,我总是想着吧,夫妻一场,你卢一生对我不薄,结婚的时候护着我,我想吃点什么你跑大老远的去给我买,我都记得,念书的时候你自己不吃饭宁愿给我买吃的,你妈哪怕就是没瘫痪之前对着我不好,因为看在卢一生的面子上,因为她是孩子们的奶奶,因为我也当了母亲,我愿意叫别人说我傻,被婆婆欺负成那样,我还上手去做,你妈也夸我,她总跟我说对不起,其实哪里有什么对不起的,我将来也是要当婆婆的人,站在你妈的角度有些事情倒是能理解,可能她的本意并不是那样的,两箱矛盾最后就演变成了那样,我今天来只是想告诉你卢一生,我不用这些来要挟你,你还想过嘛?”

    卢一生点头。

    “那你能跟她断了吗?”

    卢一生没有说话,崔唐心里发苦,过了半辈子了啊,这样的一句话自己就都换不回来,换不回来啊。

    “那好,我一会儿就要回去了,你自己想好吧,如果你想要选择她,我会跟孩子们好好说的,我不是不讲理的人,但是家里的财产你应该明白,我会争到底的。”

    崔唐开始穿衣服,卢一生不想让崔唐走,她才来,哦,忘记了,她说昨天她就已经来了。

    “别送了,你自己记得按时吃饭,你的胃不怎么好,回去吧,我走了。”

    跟多少年一样,每次他送崔唐,崔唐就会说回去吧,她舍不得叫卢一生送她,哪怕就是半夜自己出门宁愿自己走,她很心疼卢一生,这些卢一生不是不明白。

    柳如心还是那样,没有任何的反应,对着卢一生依旧下了班很亲切。

    “晚上一起吃饭嘛?”

    卢一生好半响才吭声,说出来的话叫柳如心一愣。

    “不了,我回去自己吃点泡面就行了。”

    柳如心别有深意的看了一眼卢一生:“你老婆找过我谈,你知道嘛?”

    “她跟我说了。”

    “你知道就好,其他的我就不多说了,省得破坏你们夫妻之间的感情。”

    有时候女人说男人就像是风筝, 你不能任由他自由去飞翔,也许他乐不思蜀就不知道回家的路,时不时的要拽拽风筝的线,崔唐拽了这跟风筝的线,她想叫自己的男人回家,想勾起卢一生跟自己一起走过的那些岁月,她不相信卢一生会为了一时的激情抛弃他们夫妻这些年的感情,她心里也是跨越不过去,自己一辈子为这个家付出,临了临了你卢一生来了这么一档子,崔唐不憋屈嘛?崔唐憋屈,但是崔唐却不愿意深想,她现在想要做的就是丈夫回头,从此以后这件事情她绝口不提,或者卢一生跟柳如心彻底分手。

    柳如心没有说过崔唐一句的坏话,也没有挑拨,她只是工作上跟卢一生继续接触,每天该说话说话,跟家里一样有联系,跟丈夫的感情依旧很好,有时候说起来自己的女儿,她也是满脸的幸福,卢一生不是没想回头是岸,可是这岸头……

    卢一生跟柳如心同居了,如果崔唐不找卢一生来谈,或者卢一生不会走到这地步,是崔唐加快了卢一生跟柳如心的脚步,两个人一个愿打一个愿挨,一个妻子在内地一个丈夫在内地,就这样公开的等于同居,谁也拦不住。

    卢一生跟崔唐发誓,自己已经跟柳如心分手了。

    崔唐也相信了,柳如心的家庭依旧平稳,她依旧是个幸福的女人,有丈夫的疼爱,是女儿心目当中完美的妈妈。

    卢一生一个月能回来一次,回家的时候崔唐将他的裤子送去干洗,裤子要送去洗之前一定就要掏兜的,崔唐不知道自己看见那个东西的时候心情到底是怎么样的,她坐在椅子上,就那样坐了半个钟头,这半个钟头是崔唐这一辈子最难的一段。

    她觉得自己已经足够的大度,跟卢一生往开了谈,最后他也答应了自己,结果却是这样……

    卢一生晚上回家,崔唐没有回来,他照顾着老母亲问了家里的护工。

    “你崔姐今天单位有活动嘛、”

    护工摇头:“平时每天下班就回家了,今天不知道怎么回事儿。”

    卢一生给崔唐打电话,崔唐没有接,她一个人一直走一直走,走的脚很疼,脚底下肯定就是起泡了,可不能停下,她现在很想去死,自己做人是不是就特别失败?为什么每个男人最后就要伤一下女人的心呢?

    是她对这个家付出的不够还是因为什么?谁能给她一个解释、

    护工晚上下班回家,卢一生负责照顾自己母亲,两个孩子一会儿要这个一会儿要那个的,卢一生觉得有点累,崔唐在家的时候这些事情就轮不到他上手。

    给崔唐打电话,崔唐依旧不接,这个时间了,卢一生有点怕崔唐路上出什么事情。

    崔唐十一点多回家的,不知道走到哪里去,又走了回来,进门,卢一生阴沉着一张脸。

    “你到底去哪里了?”他不是不让妻子出去,你出去之前至少要跟我说一声,就这样扔着家里不管,你这是想干什么啊。

    崔唐没有说话,换了拖鞋,自己拎着包进了卧室,脱掉外衣外裤直接就上了床,背对着门睡下了,卢一生推门进来。

    “崔唐,你是不是身体哪里难受啊?你晚上去哪里了?”

    是同事聚餐还是怎么回事儿啊?

    总得跟自己打个招呼吧。

    崔唐眼睛里含着眼泪,她自认自己已经拿出来了她全部的诚意,踩着自己的自尊心跟他谈,就是为了挽救回这个家,可是他呢?

    “你想跟我离婚嘛?”

    卢一生有些恼怒:“你又说这样的话,你还想让我怎么样?崔唐你过去不是这样的人,我跟她已经……”

    崔唐起身从容的将手里的东西摔在卢一生的脸上。

    “我们二十年的感情比不上你跟同事这两年的感情,孩子归我,家里的一切都归我,你还年轻还能挣,这些年我为这个家付出这些……”崔唐想,自己不能让步了。

    她在那个女人的面前已经将自己全部的自尊都踩在了脚下,可这样依旧换不回来卢一生的浪子回头。

    卢一生被崔唐砸的有点懵,自己捡起来地上的东西,看完脸色变得惨白惨白。

    也许每个出轨的男人都会为自己找到一些借口。

    “我……”

    “孩子还在外面呢,他现在是关键时刻,我们暂时先保持这样的关系,你外面想住一起也好,再婚生孩子都可以,我不会拦着你,也不会管着你,你人在澳门,孩子不会知道的。”

    崔唐快速的整理着自己的心情,走到今天,在舍不得自己似乎也应该果断一些。

    卢一生一脸的不平,他不懂崔唐还在闹什么,柳如心是有家的,她的家庭很和睦,她不会离婚,同样的自己也不会离婚,崔唐如果怕自己跟柳如心再婚的话,这完全就是多余的。

    男人总想外面彩旗飘飘家里红旗不倒,永远想做韦小宝,想做皇帝想做一切能享受齐人之福的事情。

    “我跟柳如心不是你所想的那样,她有家我也有家,我们俩就是朋友……”

    崔唐像是第一次看清自己丈夫这张脸,睡在一张床上,在这把年纪干出来在外面同居的事情,他跟自己说他们俩个只是朋友嘛?有时候不是女人难为女人,真的是男人在里面和稀泥,你既然那么喜欢她,那就离婚娶了她,这样也算是成全了他自己的爱情。

    崔唐闭着眼睛。

    “那是你的事情与我无关,我现在只是想要平静,不要影响我的两个孩子,其余的随便你们。”

    卢一生舍不得放下跟柳如心的感情,他自认自己把钱就全部都交给了家里,他没有往柳如心的身上搭钱,同样的柳如心也从来没有伸手跟他要过钱,大家多个朋友,为什么就要纠结着不肯放开呢?

    崔唐说到做到,就真的视而不见,再也不会盼着卢一生回家,他回来还是不回来她不会过问,不会打电话,卢一生打电话回来她也只是听,不会对他多说一句,家里婆婆依旧给照顾的很好,崔唐开始更多的走向朋友,跟朋友一起去吃甜品,跟朋友唱唱歌,一起出去走走,首先发现不对的就是崔唐的大儿子,男孩子这个时候特别的敏感,找母亲来谈。

    崔唐跟朋友才从外面吃完饭回来,大儿子紧绷着一张脸。

    “妈,我能跟你谈谈嘛?”

    崔唐坐下身:“有话想跟妈妈说?”

    儿子指责母亲,因为父亲不在家,父亲在外面辛苦的赚钱,母亲却这样挥霍属于她跟父亲的感情,指责母亲有了神经世界的外遇。

    崔唐看着儿子。

    “妈妈只是跟朋友吃吃饭。”

    孩子不能理解,在孩子的心里,母亲这样就属于背叛,崔唐一个人都撑了下来,顶着莫须有的罪名,她没有对儿子说,是卢一生对不起她在先,没有说她每次跟着朋友出去也都是女人,从来没有别的男人。

    崔唐的儿子给卢一生打电话,在电话里说怀疑母亲有了外遇,男孩子更加喜欢跟父亲去沟通,他觉得父亲就是自己世界里的一道墙,是永远不会倒下的,他表示自己的心里很乱,很想掐死母亲。

    卢一生这个晚上没有睡,是跟柳如心的感情重要还是自己的这个家重要?

    卢一生跟简宁提了,自己想要调回来,他知道院长很难做,他应该在外面待上两年的,现在却提前要调回来。

    卢一生没有骗简宁。

    “我犯了所有男人都会犯的错。”如果不调回去,他也不知道自己是否会控制住自己。

    卢一生回去的时候柳如心才知道,卢一生并没有跟她打过招呼,柳如心也申请了调回来,没有人知道柳如心心里是怎么样去想的,柳如心的丈夫是大学的教授,很博学人很温和,又高又瘦,对家照顾的也很多,孩子几乎就都是他一把手给带大的,相对来说,柳如心很幸福,从结婚到现在几乎没有不好的日子过。

    卢一生跟崔唐谈,崔唐却不愿意谈了。

    “你什么都不要跟我说,一生曾经我那么的爱你,我愿意用我的一切来成全你,我愿意作你身后的那个女人,我愿意在你摔倒的时候陪着你,可是你成功了,你过的不错,你现在不需要我了,我也老了,不在年轻了,我的身体对你来说也许也没有吸引力了,人活着我总觉得有感情才是真,不然只靠着身体的互动,那样的不叫爱情,或许我说的不对,我这辈子,不管别人怎么样说,我自认做到了一个合格的妻子,一个合格的儿媳妇,你也曾经对我很好过,我没亏,我们俩好的时候很平静的走到一起,现在我们要分开了,我依旧希望我们能和平的分手,不要对彼此都造成伤害,如果你照顾不了妈,我可以来照顾妈,虽然离婚了,她仍旧还是孩子的奶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