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婚前婚后,大龄剩女 > 333  挥刀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看最快更新

    “我已经调回来了,你现在……”卢一生就不明白都这样了她还不满意嘛?他都跟柳如心没有在接触下去了。

    家庭在他心里的分量,难道不够多嘛?

    崔唐看着丈夫的那张脸,每个女人都是一样的,认为自己的丈夫是最好的,哪怕他身上有一些小缺点或者不好的东西自己也愿意去包容,她提出来了跟卢一生敞开了谈,因为她想要保留这个家,她那么的努力,心里一千个一万个觉得自己被他伤了,依旧抱着想团圆的心思去谈,他回报给自己的是什么?

    崔唐不愿意去谈,这个家她应该负担得起的,她仍旧扛着,她自认自己算是尽了孝心了,满世界去划拉划拉都找不到她这样的儿媳妇,媳妇。

    卢一生蹲在地上去握崔唐的手,崔唐躲开了,没有继续谈下去的必要,有些事情真是比吃了黄连还苦,真是哪怕你嘴里有个钉子,面对着儿女,你想叫儿女好,你就得往下吞,吞得自己满嘴的血你还要微笑,男人这种东西,他们就都是忘恩负义的,无论你对他有多么的好,该反咬你一口的时候,他绝对不会留力气,他会想着,我的家还在等待着我,只要我愿意回去,就一定能回去。

    “崔唐……”

    “我有点累,你出去跟孩子说说话吧……”

    卢一生出去不知道跟儿子都说了一些,崔唐的儿子就冲了进来,孩子也是有点不懂事,早就怀疑自己妈是有外遇,咣当一声推开门。

    “妈,你起来,我有话要跟跟你说。”

    崔唐没有动,她现在谁都不想跟说话。

    “妈有点累,你出去吧。”

    大儿子突然之间就爆发了:“妈,你外面有人不想过了是吧?我是没合计到,我妈这样的人竟然也会学着人家玩外遇,你对得起我爸对得起我们吗?”孩子原地乱蹦。

    崔唐有一瞬间真是想一头撞死算了,出事情了儿子竟然指责她,难道妈妈在他的眼睛里就是这样的存在?难道他认为自己的妈妈就是这样的人?崔唐是死撑着咬着唇不肯说出来原因,孩子现在原本就是敏感的时刻,说了他们也不懂,对他们也没有任何的好处,什么事情自己能背就背吧。

    卢一生冲进来拽着自己儿子,给了一巴掌:“你瞎说什么呢?你给我滚出去……”

    “不是嘛?她天天晚上下班不回来,不是外面有人了是什么?爸你要不要这么窝囊废,叫她走,我们自己过,没有她我们就过不了了嘛?她现在是不是就要跟你离婚……”

    崔唐的胸口是挨了一刀又一刀,疼的已经失去了感觉,疼的已经麻木掉了。

    “你别说了……”卢一生很想说出来,是自己外遇了,是自己抛弃这个家了。

    “你叫她滚,我没有这样的妈妈……”

    崔唐的儿子逃课,现在关键的时候到了学校就跑,老师总找崔唐,崔唐每天送着儿子到校门口,可孩子依旧看不住,你说不定什么时候他下课自己跳门就跑了,老师严重警告崔唐,如果这样下去的话,孩子将来就废了,学校肯定会开除他的,崔唐的儿子成绩很好。

    “妈,我哥是不是疯了?”老小看着自己妈妈,女孩子心细,不像是做哥哥的那样冲动,觉得妈妈就是外面有活动,怎么就被说成是有外遇了,在一个小女孩儿想的比较多,自己妈妈是什么样的就特别清楚,爸爸妈妈之间好像是有问题,不过有问题的也是爸爸,绝对不会是妈妈。

    “别乱说。”

    晚上孩子回家了,卢一生对着儿子就是一顿揍,孩子挨打的时候一声不吭,崔唐上手去拦,孩子突然发疯照着崔唐就是一推。

    “我用不着你管,你少给我装好人,我看见你就觉得恶心。”

    崔唐从来没有打过孩子,她认为暴力是不能解决问题的,儿子太伤她的心了,她是为了谁?打了儿子一个耳光,孩子对着崔唐蹦,眼看着巴掌就都打回崔唐的脸上,卢一生也是吓蒙了,他儿子从来就没有这样过,他是个品学兼优的好孩子,怎么会变成这样呢?

    “那你说,你要怎么才能回学校去上课?你说。”崔唐哑着声音。

    “你走,你什么都不许拿,你净身出户,你滚,滚得远远的。”孩子对着崔唐叫嚣。

    崔唐回了房间收拾了行李,卢一生在劝,女儿在劝,小女儿已经哭的鼻涕都出来了,顾忌不上自己的形象,拽着自己妈妈的手:“妈,我哥疯了,你别走,你要是走我也跟你走,妈,求你了……”

    崔唐看着儿子,有些人一定会认为这样叫儿子误会值得不值得?你说出来,问题不就解决了,崔唐却选择了替卢一生保留了在儿子心里的形象,她走,她净身出户,她什么都不要。

    “一生啊,这是怎么了……”

    老太太瘫痪,下不来床,听见孙子的声音就喊,卢一生是顾得了这个就顾不了那个。

    孩子在崔唐要出门的时候表情变得更加的狰狞:“你就宁愿选择外面的野男人也不要我们这个家是不是?”

    “哥,你给我闭嘴……”小女儿上去推自己哥哥,一下一下的扬着手往自己大哥身上打,他说的是什么混账话,他简直就不是人,那是妈妈啊,把他们生了出来的妈妈,为什么要这样对待妈妈,妈妈没有错。

    当大哥的照着妹妹一推,手下也没有留情,老小一下子头就装在茶几的尖上了,满脑都是血,不知道撞到哪里了,这个晚上家里就彻底乱套了。

    卢一生的妈还跟着添乱,你以为婆婆是妈嘛?哪怕就是你在尽心尽力去照顾,等到她觉得是你对不起这个家的时候,她就可以翻脸不是人,她不会记得她瘫痪在床上的时候这个所谓的儿媳妇是怎么去侍候她的,这个时候通通就都忘记了。

    “崔唐外面有人了是不是?”老太太拽着卢一生的手不肯松开。

    “妈,你别跟着添乱了,她外面有什么人……”跟自己妈,卢一生没有藏住话,到底是说了出来,自己弄个外遇,现在弄的家里彻底乱套了,卢一生他妈一听不是儿媳妇外遇而是自己儿子外遇,叫嚣的气焰立马就消停了下来,要是这样的话,那就不能怪崔唐生气了,一生糊涂啊,你外面的女人你以为就那么好养活的?老太太都可以想象得到所谓外面的女人什么样,肯定是年纪特别小,特别的妖然后喜欢卢一生的钱,那些女人就都不是什么好东西,他怎么就那么傻呢?这还是念了大书的人,怎么就那么笨呢?

    “你真不是骗我?”卢一生外遇,崔唐为什么承认?还是说儿子怕自己找崔唐的别扭?

    卢一生摸了一把脸。

    “妈,我现在真是要精疲力尽了……”

    “我知道了我知道了,你把电话给我,我把崔唐劝回来……”

    崔唐领着女儿回了娘家,你住一天两天可能娘家人没有意见,住的时间长什么意见就都出来了,崔唐租了房子领着女儿过,好在女儿很贴心,每天都笑呵呵的,从来不当着崔唐的面说这些。“妈,我能问问吗?我印象里的妈妈并不是那样的人……”

    崔唐继续推:“你还小,什么都不需要知道。”

    小女儿摇头:“妈,我已经长大了,你认为我什么时候可以知道呢?在你的心里我永远就都是小孩子,因为我是你的孩子,你护着我,可妈妈有时候你可以说出来,我能跟你一起面对。”

    这孩子的个性不太像崔唐,崔唐算是能忍的,过去忍婆婆后来也忍过卢一生,最后这是忍不了了,她女儿很聪明很豁达也不会刻意的叫自己忍气。

    崔唐看着女儿的脸,最后依旧还都是什么都没有说,中国式的家长,他们觉得自己很伟大,将一切都扛了起来,无论身边的那个小人如何的想知道,他们觉得大人的事情小孩子不懂,说了你们也不懂那何必去说呢,不然就是,我不离婚就纯粹是为了你们。

    小女儿去找自己大哥谈。

    “妈不是那样的人。”

    “她不是?她自己都承认了……”小女儿看着自己的大哥觉得失望,你的书都是读假的,妈妈是从什么时候开始不对劲儿的?应该是从爸爸去澳门开始的吧,爸爸说是要去一年,为什么现在就调了回来?这里面发生过什么?小的跟大的谈,如果有人出轨了,那只能是爸爸。

    “要是爸出轨了,他自己能不承认嘛?”他当时都要上手打妈了,爸爸还能看着不管?

    小女儿却摇头:“妈很善良,或者说他们这一代的家长就都很善良,打着为了儿女为了家庭的旗号,她不想叫我们难过,哥,晚上我们俩回家去问问爸爸。”

    两个孩子晚上放学回家,护工家里人生病回老家了,现在换了一个护工,因为卢一生白天要上班,这样的话家里就只有护工,晚上虽然有孩子,可一个半大小子,你指望他能干什么?就是摆着看的。

    卢一生下班,进了家门,一口热饭热菜没有,护工请之前就说过了,她是不管做饭的,家里卫生她都不管,她只负责老太太一个人,要想全部都管,那钱就不同了。

    “爸,我能问你一句话吗?”

    卢一生在厨房里做饭,崔唐不回来,一切就都得自己去做,卢一生现在最恨的就是下班,回家有干不完的活。

    “我妈真的有外遇嘛?”小女儿的目光直视着父亲。

    在她的成长轨迹里,父亲至多也就是一个参与者,他没有付出什么,从小到大都是母亲把自己一点一点给拉扯大的,用心血一点一点在浇灌,这个家也全部都是妈妈在支撑的。

    卢一生逃避话题:“瞎说什么,你妈妈是个好女人。”

    “那爸的意思就是说你不是个好人是吗?”

    卢一生被女儿质问的有些狼狈,外面老太太听见了他们父女之间的谈话,突然挣扎这要起身叫卢一生,崔唐背黑锅也就背了,要是卢一生承认了,他这个爸爸以后在孩子们的眼睛里还哪里有什么权威存在。

    “一生……”

    大儿子堵住父亲的去路,今天他就是想知道真正的原因。

    “你们俩到底是谁出轨了?”

    “谁出轨,谁都没有出轨……”

    卢一生不肯说,崔唐也不肯说,崔唐的女儿也开始逃课,不过跟老大逃课的目地不同,她去移动去查父亲的电话单子,看看父亲都跟谁通话,特别是在外地的时候,整个家现在就处于风雨飘摇当中,小女儿查到了,试着给那个电话打了过去,是一个女人接听的。

    “喂,喂……”

    小女儿挂断了电话,她毕竟没有做过这样的事情,自己不知道接下去应该怎么样去操作,要怎么才能找到这个人呢?

    大儿子去见了母亲,他用菜刀逼在自己的脖子上,痛哭流涕。

    “你们以为的并不是我们想要的,一个真相就那么难嘛?妈你以为你很伟大嘛?你知道我恨你,我有多恨你,你一点都不伟大,你说出来我跟老小跟着你,你们离婚就算了,可你选择替他遮掩,你想回头是吗?”

    孩子怪崔唐,不是想回头何必留这样的余地,他最痛恨的就是母亲的善良,谁用你善良了?你善良有什么用?全部都是扯淡。

    “你出轨了还是我爸出轨了?你信不信我死在你面前?”

    崔唐的腿有些发软,真想大白了,却伤害了所有的人,崔唐以为自己做的就是最正确的,她护着孩子,不想叫任何人受伤,到头来全部人都受到伤害了。

    大儿子就想起来自己那阵子那样的对待母亲,家庭迫使他成长。

    大的小的联手,回家跟父亲谈,用自己的零花钱去了一个所谓的律师楼去见了律师。

    “我爸妈这样的情况,如果离婚,我妈能得到什么?”

    大儿子现在就是后悔,更加恨的依旧是母亲的做法,发审过什么应该原原本本的告诉他,他已经长大了有足够的分析能力。

    现在两个孩子就全部都跟着崔唐住,每天回来搬东西,卢一生的妈妈想拦,根本拦不住,无论她怎么样的去哭,奶奶到底不如母亲的感情来的深刻,卢一生的儿子翻箱倒柜的在家里找值钱的东西,翻了一个底朝天,有钱的就通通都拿走。

    “我妈已经说了,你既然那么喜欢外面的女人,那你就跟她去过吧。”

    大儿子现在变得偏激的厉害,不逃课了,安安静静的回到学校里,学习很努力,他心里只有一个目标,以后自己结婚了绝对不会干这样的事情,如果过不下去就离婚,绝对不会脚踏两条船,也想远远的离开这个城市,他恨父亲却更加的恨母亲,现在他却没有选择的站在母亲的身边,因为母亲是弱者。

    卢一生动动嘴:“不是你妈说的那样的,我跟那个人已经断了……”

    大的小的就都不听,逼着卢一生去把房子的房票改了,改成他们母亲的名字,逼着卢一生把全部的存款都拿出来。

    “我们俩跟着妈妈,爸你那么能挣钱,你还年轻,你还有性能力,你还能生得出来孩子,我妈已经老了,我妈已经生不出来第二个孩子了,女儿知道这样做不对,可是只能选择一个的话,我选择我妈妈,我宁愿没有爸爸。”

    小女儿的话说的特别的狠,爸妈离婚之后,她跟这个家再也没有关系了,以后爸爸哪怕就是死了,她也不会回来看一眼的,这个家是你亲手选择破坏的,明明是那样的团结幸福,因为你的私欲,害得今天家里变成这样,你就是罪人。

    “你怎么说话的?婷婷……”

    “我怎么说话?奶奶爸爸是你的儿子,你自然向着他说话,我妈傻我不傻,我爸要是真的爱过我妈,求求你就放过我妈吧,我不知道那个女人是你哪个同事,如果上个班就会喜欢上,那你的喜欢未免廉价……”

    两个孩子出口的话一个比一个更锋利,卢一生没想离婚,从来就没有想过离婚,一开始就是。

    崔唐现在的态度自己说了不算,两个孩子恨卢一生,恨的要死。

    卢一生是满脑门的官司,自己扯不清,小女儿有心眼,那孩子挺精挺灵的,从崔唐的嘴里套话,她妈不在的时候就翻她妈的东西,到底是找到有线索的东西了,也知道了跟自己爸爸外遇的那个人叫做柳如心。

    她这个年纪,她还小,她去闹不丢人,不要脸的女人抢了自己爸爸,她还不能去伸冤了?

    小女儿知道自己大哥的脾气不好,他冲动起来可能都会杀人,所以自己一直没有说,藏在心里,卢一生依旧在跟崔唐谈,想叫崔唐回头,另外一边,柳如心还在跟卢一生接洽,她突然调回来,现在就是不明白的估计心里多少也有点清楚了,为什么这两个人一前一后的就都调回来了,巧合的话,未免也太巧了。

    柳如心的话不太多,为人一直也挺正直的,小女儿跟了几次就发现这个女人有家。

    有时候她丈夫还会过来接她,他就怀疑自己是不是搞错目标了?可不对啊,妈妈不可能说假话的,那是怎么回事儿?

    柳如心中午吃饭的时候,看着卢一生自己坐在一边,端着餐盘走了过去,坐下身。

    卢一生看见是她,自己想起身离开,可又觉得这样坐未免有些过于明显,大家都在看呢。

    “脸色不怎么好。”

    卢一生的唇色发白,从崔唐离开自己就没有睡过一个好觉,柳如心如果这个时候不搭理他,他的那颗心也不至于还在蠢蠢欲动的,偏偏柳如心就好像什么都没有发生过,该说话依旧说话,卢一生跟柳如心吐着苦水。

    “两个孩子现在都跟我像是仇人一样……”

    柳如心从来就没期盼着卢一生离婚,她也没想跟卢一生结婚,就像是卢一生说过的,他们只是朋友,多交一个朋友不行吗?这也算是错吗?为什么别人就非得觉得他们是搞破鞋呢?两个家庭是可以并存的,他们好并不影响任何一个家庭。

    柳如心安慰了两句,说孩子现在也就是一时生气。

    下班柳如心开着车,卢一生在路口等车呢,他的车出了一点问题,柳如心降下车窗,就因为是这种正大光明反倒是叫同事觉得是自己多想了,如果真有什么,还能这样接触吗?不可能的,就是想多了。

    “上车,我送你吧。”

    卢一生上了车,家里的护工来电话,卢一生问明白了,说是他妈无缘无故的发脾气,男人跟女人不同,耐心不够多,白天上班晚上回家还得照顾老娘,谁愿意?不是有一句最经典的话,久病床前无孝子,谁都挨不住,难保就会有怨气。

    “找个地方吃个饭吧。”

    柳如心开着车跟卢一生一同去吃的日本料理,要的包房,拉上门她坐在卢一生的身边,躺在他的腿上,拥抱着他给他力量,卢一生回抱着柳如心。

    “别想那么多了,船到桥头自然直,要不然我跟你妻子谈谈?”

    卢一生不是傻子,这个时候柳如心去谈,等于火上浇油,自然不能叫柳如心去的。

    两个人吃过了饭,径直去了酒店,开了一个小时房,柳如心接着电话,电话里女儿说自己考了不错的分数,她靠着床头赞赏着孩子。

    “你想跟妈妈要些什么?”

    孩子在电话里继续说着,柳如心笑,那边卢一生在卫生间里洗澡,他觉得浑身都疲倦,柳如心跟丈夫说,自己现在在外面呢。

    “可能要晚回去一点,你别着急。”

    当丈夫的腰上系着围裙,在家里做饭呢,孩子一个劲儿的非要他来接听电话,他没有办法不接,柳如心的丈夫条件非常的好。

    “你别着急,家里也没有什么事儿,回来的时候如何喝酒了给我来个电话,我去接你,要不然你就打车……”

    “知道了,老妈子……”柳如心调侃了丈夫一句,挂断了电话。

    卢一生从里面出来,原本是要穿上衣服的,他都这个年纪了,难道真是为了跟女人上床?不是的,崔唐是把他想的过于邪恶了。

    “你先别穿,我给你按按,你最近挺累的。”

    卢一生躺在床上,柳如心上手帮着他捏着后背,捏完了后背两个人搂着躺了一会儿,卢一生搂着柳如心,最多也就是亲亲她的脸,手摸在柳如心的胸口上,柳如心的身材保持的很好,很苗条,崔唐已经发胖了,手感是不同的,卢一生只是无意识的摸着,好像这样就能安定下来,柳如心摸着他的头。

    什么都没有干,然后两个人从酒店分手,各回各家。

    卢一生的女儿就守在酒店的外面,她进不去,也不知道那些先进的东西应该去哪里弄,她只觉得恶心,父亲太叫自己恶心了,他就是这样做榜样的。

    柳如心回到家里,她丈夫给她拿着拖鞋,她穿了一双靴子,拖鞋的时候有些费劲儿,她丈夫弯着腰。

    “没喝酒?”好像没有闻到什么酒味儿。

    柳如心把自己的包包递给丈夫,拉开靴子的拉链:“没喝,怕你等就早点回来了。”

    陪着女儿说说话,丈夫在辅导女儿功课,她就坐在一边听着,等忙完了女儿,等着小丫头回了房间去睡觉,自己洗漱完毕回了房间里,丈夫今天的兴致似乎不错,手摸了上来,她贴着丈夫的身体,自己宛如一汪水的敞开在他的身下,她丈夫并不是性无能也更加没有功能障碍,一切都很正常,包括他们的夫妻生活都是照旧的,等丈夫从她的身上离开,自己下地去找毛巾给她擦,柳如心翻了一个身,裹着被子就睡了,早上起床丈夫负责家里的一切,她起床就有早点吃,孩子也从来不需要她来操心。

    她的车要送去检修,丈夫把她送到医院的门口,说了两句话,开着走人。

    卢一生去了崔唐的家里,崔唐还没有下班,两个孩子在屋子里,却没人吭声给卢一生开门,崔唐买菜从外面回来,撞上卢一生了。

    “崔唐我们夫妻一场,你跟我谈谈,行吗?”

    崔唐黑脸,现在还说什么?不是都说清楚了,现在能谈的就是离婚,其他完全就没有必要。

    崔唐不肯谈,卢一生拉着崔唐的手,男儿有泪不轻弹只是未到伤心处,崔唐看着他哭,自己心里也不好过,可她不是没有给过他机会,就现在崔唐都敢说,卢一生跟那个人没有断干净,肯定的。

    “孩子都在家呢,你别这样拉拉扯扯的……”

    “妈给你打电话,你没接。”

    崔唐想叹气,卢一生啊卢一生,那是你妈不是我的,我既然选择走人了,我还能负责你妈吗?因为老太太想我,我就得回去?她是说过自己可以负责老太太,可卢一生当时就否决了这个提议。

    “我们俩现在是闹离婚,我不想跟你家人过多的牵扯,一生别拖下去了,你给我一句痛快话,你到底想怎么样?”

    “一个好好的家,你就让它这样散了?崔唐你就听我一次,你先带着孩子回去……”

    里面的孩子听见了声音,老大冷着脸看着外面的父亲,指着下面叫他滚。

    崔唐上班的时候,卢一生的妹妹找到了单位来,起先态度还挺好的,求着崔唐回去,好话说了一箩筐,可崔唐就是不领情,小姑子有点翻脸,不耐烦。

    “嫂子,差不多就得了,你得给自己留点后路走,就不算为了自己着想,总得为了孩子想想吧?你离婚了能给孩子带来什么好处?他们现在都是关键的时候,妈你就推给护工……”

    崔唐过去跟小姑子感情不错,两个人也是什么都能说,百无禁忌那种的。

    “你回去吧,我跟你哥是过到头了……”

    “嫂子你到底还要我们家人怎么样?给你跪下来?嫂子你以前也不是这样的人,这一次谁给你出主意了?你就不能看在两个孩子的面子上……”最叫她觉得心里不满的就是,嫂子为什么跟两个孩子说了这些没用的话?为什么要告诉孩子呢?

    大人的事情跟孩子讲有什么用?你就觉得孩子站在你的身边了,你有没有从孩子的角度替孩子考虑过?但凡是亲妈都不会这样做的。

    崔唐觉得腻烦。

    “我跟你哥之间的事情就让我们俩去解决吧,你先回家。”

    崔唐的同事就好像有听见风声,有人会借嘴就问一句:“老崔,怎么了?我听别人说你闹离婚,真的假的?”

    崔唐苦不堪言,她最不想叫同事知道,同事知道的多了,闲言碎语就多了,自己家的事情为什么要让别人知道,崔唐也是一个要面子的人,被小姑子这么一弄,你说背后那些嘀嘀咕咕的人。

    崔唐起诉了,可卢一生就是各种拖,他就是不想离婚,法院肯定是要先劝的,卢一生的弟弟妹妹都跟着来了,小姑子现在是心冷了,你这样闹,不给大哥留一丝的余地,你不就是没打算回头吗?

    倒是小叔子,从结婚就挺尊敬这嫂子的,跟崔唐感情也是不错,跟妻子两个人轮流围攻崔唐。

    “嫂子,老大这次错了,你就给他一次机会,是个男人就都会犯这种错……”

    小叔子是想,为了这个家,我们都知道嫂子你受委屈了,我们都知道你的好,你就别跟老大一般见识,他什么都不懂,小叔子的老婆也是这样说,叫他们都出去,自己跟嫂子谈。

    “嫂子咱们都是女人,出了这事儿我知道你心里不痛快,可嫂子人无完人,男人不就都是这样嘛,你要是这样真的计较下去,受苦的就是孩子,孩子嘴巴上总说离婚吧,我不在乎,那就是说说,我自己也有孩子,嫂子你受苦了,咱们女人就是这样的命,过了一辈子了,大哥也保证了以后绝对不跟那个女人在有联系,孩子现在高中,马上就要考试,你说明年缓一缓,能不能缓过来都不一定,如果嫂子你真的决定离婚的话,就当为了孩子,缓冲一年,等孩子明年上大学的……”

    崔唐也是妈妈,最怕听见的就是这样的话,不是为了孩子的话。

    崔唐觉得自己抓了一手的烂牌,当初事情没有捅出来那时候就应该解决的,现在闹成这样自己在回头,恐怕孩子的心里会更难以接受。

    谁能想到自己的婚姻最后会变成这个样子,这并不是她心里所期待的,不是她想的那样的,她原本是想心平气和的在孩子都不知道的情况下。

    崔唐的女儿大闹了医院,早上就堵在医院的门口,等着柳如心准备进门就被小丫头照着冲过去,迎面用自己的书包一顿伦。

    “臭不要脸的,勾引我爸爸……”

    柳如心被打的有点发懵,因为她不知道眼前的这个孩子是从哪里蹦出来的,怎么回事儿?到底是发生了什么?谁能来告诉她?孩子上手特别的狠,有经过的医生,这个点大家都在上班,遇上了就不能不拦着。

    “怎么回事儿啊?”

    “我是卢一生的女儿,这个臭女人勾引我爸……”

    劝架的人有点傻,卢一生跟柳如心就真的有什么?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震惊的程度就可以想象。

    柳如心面上一点没有惊慌,整理整理自己的头发。

    “你是个小孩子,所以我不跟你计较……”

    柳如心这样的人,你根本就无法从她的脸上看到惊慌,面对着她,她的脸色只是告诉你,她是无辜的,可能是你搞错了,你冤枉了她。

    几个同事也是觉得要是被打,不会这样态度强硬的,是不是哪里搞错了?

    孩子拿着自己的手机。

    “你不要脸我今天就撕破你的脸,你敢做我就敢说,你跟我爸进了酒店干什么去了?进了2050房间在里面待了两个小时又干什么了?你千万别告诉我,因为我爸妈要准备离婚,所以你去安慰我爸,你自己一个人跟一个将要离婚的男人关在一个房间里这么长的时间,你是陪睡还是陪干些什么?我爸给了你多少钱?你是论小时收费吗?”

    孩子的话说的比较尖刻,柳如心的脸上表情终于变了,快速的打算离开原地,孩子却不肯松手,一直闹到简宁的办公室。

    “叔叔,请您为我说句公道话,我想叔叔家也有孩子,也跟我差不多的年纪,这个女人她道德败坏,勾引别人的丈夫,难道医院就用这样的人吗?”

    简宁有点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才来上班你说事先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一个孩子来闹,总得搞清楚发生过了什么吧?

    卢一生今天休息,在家里侍候他妈呢,接到单位的电话。

    “卢你赶紧来吧,你女儿在医院大闹了起来说是你跟柳如心有一腿……”

    卢一生衣服都没有换马上开着车就去了医院,孩子看见自己父亲的到来,没有像是刚才那样的尖刻嘴巴倒是闭紧了,柳如心抿着唇看着卢一生,卢一生进了院长办公室。

    简宁觉得头疼,下属的私事按道理来说真轮不到他管,就算是卢一生道德方面出什么问题,其实站在医院的角度,是不会开除他的,这是他自己的私事,作为上司只能给他一些建议一些忠告。

    “爸我今天只想问你一句话,我从小你就教导我要做一个不说谎的孩子,我自认这些年从来没有说过谎,爸爸你跟这位柳如心是什么关系?”孩子的眼睛就像是刀刮一般的落在卢一生的身上。

    卢一生这人已经丢尽了。

    “你妈叫你来闹的?”

    孩子站起身:“为什么你的第一反应就是觉得应该是我妈让我来闹的?爸爸我妈嫁给你二十年,你却没有我了解她,她什么都不知道,我瞒着我妈来的,我偷偷跟着你,前两天你下班之后跟这位女同事去了一家酒店,然后开了两个小时的房,我没有说错吧?我当时就站在房间的外面,爸爸,你知道女儿站在你跟别的女人房间前我是什么样的心里感受吗?”

    卢一生动动唇,他完全没有想到孩子竟然会跟踪自己,他这个做父亲的似乎有些不合格。

    “不是你想的那样的……”

    “那是怎么样的?你们在里面待了一个半小时多,因为爸爸你要跟妈妈离婚,所以找了这位女同事闲聊,或者她进去安慰你是吗?爸爸我看着你们从房间出来的时候她挽着你的胳膊,我妈从来不会挽着任何的胳膊,我不是三五岁的孩子,我明白的很多。”

    孩子继续说,对父亲的失望可想而知,这个家早就垮了,没有爸爸,有妈妈有哥哥以后这还是家,少了父亲并不会怎么样,她只是憎恨父亲为什么要提早给她上了这一堂课。

    “这位阿姨,我不知道你是出于什么样的理由,据我这几天的观察,我知道你是有家的,我还小不太明白大人的世界,可是我鄙视你,我打从心眼里的瞧不起你,你也许战胜了我的母亲,可是在道德方面,你却是一个地地道道的小人,我不会憎恨你,因为你不配,我的人生应该向前,我爸跟你的事情我没有告诉我哥,因为我哥脾气不好,他冲动之下兴许会捅死你,我想跟哥哥妈妈平平安安的过,我想等以后我大学毕业养着我妈,领着我妈去周游世界,给她买很多很多的名牌,有时间就陪着我妈,人在做天在看,我不信阿姨你未来会幸福,你犯贱老天爷不收,迟早也会被人收的。”

    “如果有幸你会成为我的继母,那么我希望你跟我的父亲多生两个孩子,爸我瞧不起你,你一边想要跟我妈复合,一边却享受着一个贱人的爱情,你们都不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