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婚前婚后,大龄剩女 > 336  爱情这玩意一直不靠谱

336  爱情这玩意一直不靠谱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看最快更新

    若晖不喜欢刘宇桐,不喜欢的原因很简单,仅仅就是因为刘宇桐曾经撞了她的那一下,当然还有今天刘宇桐看她的眼神,怎么想劝着眼前的这位远离自己这个妖精是吧?她就偏要吸干他的血,若晖得意的扬着小下巴。

    男人喜欢把女人比喻成车子,简承宇是她的什么?

    若晖想来想去,如果自己几百年出生就一定是在大家族的,他充其量也只能当一个牲口了,男宠都算不上。

    简承宇拧着眉头,他不喜欢若晖这么说,并不算是男女朋友,再说也分手了,过去的就是过去的。

    “不进,心里觉得不爽。”若晖的脚不肯移动,有本事你求我啊,你把我弄进去算你本事。

    她挑衅的看着简承宇,你不是待见我嘛,那就让我看看,你能待见我到了什么地步,我现在就是作你,你吃得消吃不消?吃不消的话,她可以调头去找个能吃得消的人来,笑眯眯的挑着眼睛,伸出手勾着他的脖子,唇贴在他的脖颈上,吹着气。

    “你哄我啊,你不哄我就换人。”

    简承宇直接蹲下身把若晖给扛了起来,他没打算求,就是之前真的有那个打算也因为她说出来的话全部都烟消云散,他最最讨厌姚若晖的就是这点,其实女人拿这些来威胁男人很不明智,偏偏他就知道她不是跟自己开玩笑,他堵她两句,弄不好明天她就直接往家里领回来一个人,没有什么事儿是她不敢做的,只有自己不敢的没有她不敢的,黑着一张脸,若晖的手抓着门板,死活就是不肯进去,不求我,我就不进,有本事你把我给打晕了。

    一个要往里面抱,一个死活就不肯进,两个人就僵持在了门口。

    简承宇也是火大了,他不喜欢别人对着自己阳奉阴违,眼前的人就因为是姚若晖,他给过很多次面子,拉下脸,她说要背自己就背着她,她说难受想干什么,自己都顺着她,现在就连进门也要难为他了?就想把她给扔在原地,有本事你别进去,你在走廊上睡,可自己又没有那个狠心,继续扛着还要动,若晖的手就是不松开。

    “我手疼,你要是在拽我,我就要骨折了,我前段时间不是生病过嘛,你继续拉,反正死的人也不是你……”若晖吹着口哨,我疼我已经告诉你了,你要是在拽,拽出来一点毛病我就跟你没完。

    自己怎么就摊上这么一个无赖呢?想拿着棍子干脆敲昏她算了,怎么就那么不叫人省心呢。

    “你想怎么样、。”

    到底还是问出口了,无非就是为了难为他,给他出难题,他现在迎着难题而上,这不就是她想要的嘛。

    “你跪下求我呀,你求我我就进去……”

    姚若晖看着上面,要是简承宇真的跪下来了,她也不能要这个这个男的了,必须得踢,没有听说过一句话嘛,男人膝下有黄金,随随便便的对着别人就跪,这样的人她可看不上,当然了他不跪自己心里不爽还是一样的要踹他,他自己想去吧,姚若晖就是想难为他,我给你出道题,前面后面只有两条路,前一条是叫你去死,后一条依旧还是叫你去死,有本事你化解啊,化解不了只能怪你自己窝囊废。

    简承宇把她从肩膀上放下来,若晖的双脚沾地他的唇就跟着压了过来,若晖气息有些不稳,毕竟刚才说话的人,她浪费了那么多的唇舌,呼吸不稳也是有的,他堵着她的嘴,鼻尖压着她的,若晖有些难受,喘气有些不稳,自己的手试着推着他的身体可他不动,看着他身上没有三两肉,人有力气的很,若晖才推开一点点,正要大口的去吸气,这个不要脸的直接盖了上来,唇口被他直接封住,自己想伸舌头去咬他,立马又被他给吮住,勾着她的舌吸吮着。

    这个王八蛋。

    若晖的脸憋得越来越红,简承宇就势推着她直接进了家,后脚踹着门,门板就关上了。

    若晖的肺子都要气炸了,没有见过这么不要脸的,狠狠的瞪了他一眼,他也不气也没有更进一步,仿佛刚才着急的人并不是他,转身进了卫生间,若晖听见里面的水声,自己恨不得在门板上瞪出来一个窟窿,里面的人在干什么,她需要想嘛?

    自己解着身上的扣子,把衣服扔了一地,跳上床扯着被子盖在身上,等他出来的时候,若晖已经想好了,想碰她?谢谢,姑奶奶今天身体不舒服,你跟你的左手过夜去吧。

    简承宇从卫生间里出来,好像自己才干了什么了不得的大事件一样,若晖想要试图从他的脸上找到一丝羞愧,好意思进了别人家就奔着卫生间去了吗?你好意思嘛?简承宇的回答就是他非常好意思,没什么不好意思的,迈着步子往床边来,自己的手停在裤子的拉链上,看那意思是想脱,若晖的腿从被子里蹬出来,故意的把被子拉开一点点,她睡觉有个毛病,必须得穿的少点才能入眠,不然睡不着,现在为了惩罚他,更是进门上面就连内衣都扒掉了,自己微微坐起身,脚抵在他的裤门位置,半面的肩膀露着,微微能看见桃尖儿。

    “你回去吧,我自己就行。”

    若晖想象当中的,这人一定就会扑上来,你敢扑上来我今天就叫你知道什么是打脸,抽他一个没有商量,男人就都是犯贱的,虐不死你,我跟你姓。

    简承宇那手顿了顿,然后倒是动了,伸出手拽着若晖的脚脖子,她的一条大白腿就都在他的手里,摸着摸着就要往上,若晖眼里闪过一抹不屑,你看就都是这个德行的,男人啊,脱了裤子自己姓什么就都不记得了。

    他把若晖的腿放回到被子里,自己拉上拉链,弯下身亲亲她的脸,手顺势就摸进了被子里,在上面抓了一把,在若晖要开口的时候整个人掀开被子直接骑了上去,动作不大,对准那个小桃儿一口咬了上去,狠狠的吸着,力道很大,她的身体有点敏感,慢慢的在张开着,浑身的汗毛孔都大开着,好像在喊着欢迎,结果刚才激烈的那位起身,整理整理自己的衣服。

    “晚安。”

    若晖还在傻眼,人家体贴的为她带上门,只听见大门关上的声音可能已经回家了,姚若晖气的肠子隐隐有些疼,她可以不要他,但是他不能这样对她,他算是什么?

    姚若晖试着叫自己赶紧睡,送上门的就从来不会是她姚若晖,夹着被子,可惜怎么睡就是睡不安稳,心里跟长了草一样,难受的厉害,坐起身看着自己的腿,恨不得就把它们都给剁了。

    “能争气一点嘛?”

    跟下身打着商量,重重的又将身体扔回了被子里,胸口残留着他刚才下口的那个狠劲儿,跟个狼崽子似的,明明咬的那么用力,现在转身他就没事儿了,拍拍手走人,若晖用被子蒙住头,烦死了,真是烦死了。

    好不容易睡着了,大腿横在床上,被子早就被踢到地上去了,裸着后背半侧着身体对着门口。

    简承宇回到家里,姚若晖还真说对了,每个男人都有一个作弊利器,那个外挂名叫左右手,老天对男人不薄,给了他们两个选择,你想要哪个就选择哪个,亲自上手,万事无忧,频率可以自己调动,想怎么样就怎么样。

    姚若晖早上三点半,自己从床上爬起来,身体不舒服,严重的不舒服,拽过来一边的睡袍套上就系了一下,光着脚直接出门就奔着对门去了,他昨天睡的晚,或者说他就没有一天晚上睡的不够晚,躺在床上没有动,倒是唇角往上勾了勾,人还没有清醒彻底,脸上的表情先漂浮了出来,有些叫人看不真切,外面的人拍着门板,舍弃了门铃,似乎耐性马上就要宣布告捷。

    简承宇躺足了三分钟,自己慢悠悠的,就这样直接下床去开门,站在外面的人脸上不知道是气的还是掺杂了别的情绪,眼睛瞪得大大圆圆的就恨不得一口将他给生吞活剥了。

    “怎么了?身体不舒服嘛?要去医院?”

    他对着若晖直接来了这么一句,若晖看明白了,原本以为就是个蠢货,结果自己反倒是被蠢货给玩了,他眼睛的笑意在告诉姚若晖,这一层她败了,突然就觉得有点扫兴,是个男人就都能解决她的麻烦,没有来之前的急切,身上的热源似乎就一下子被人给掐断了,喜欢不喜欢其实也就是在一秒之间,会莫名的对着你有点喜欢,也会莫名的看着你就觉得厌烦。

    简承宇是压根就没有想到,姚若晖是这样的性子,面对着他散发出来身上属于青年男人不在觉得有味道了,有些意兴阑珊的靠着门板。

    “没,你睡吧,我回去了。”

    心里所有的想法就全部都打消了下去,一丝不剩,只有一个念头清醒的挂在头脑中,想要踹了他,说白了就是想分手,身体也冷了下来,不在急切的需要一个人来温暖她,若晖原本出门就穿的很少,身上只有那么一件睡袍,走廊照比着屋内还是有一定温差的,睡袍的两端渐渐有些鼓起,硬挺着撑了起来,他的喉结动了一下。

    玩人最后变成玩了自己,上手去扯若晖,若晖现在就是一丝兴趣都没有了,不想跟你玩了,推着他,躲避着他落下来的吻。

    “行了,你乖你进去睡吧,我早上还有事儿呢。”

    简承宇饶是心粗也发现出了一点问题,她眼睛里现在什么情绪都不剩了,只剩下平淡,这跟自己彩打开门的时候是不同的,怎么会冷的这么快?

    如果他一开门就把她给扯到床上,也许现在他们还在热烈的彼此喜欢着,可惜没有如果。

    简承宇上唇,手想往里面摸,若晖讪笑了一下。

    “表演给别人看,好了,我回去了。”自己转身就要回自己的房间,却被人从身后整个人给抱了起来,踢上房门把她压在门板上,伸手急切的扯着她的睡袍带子,架着她的腿……

    若晖有些意兴阑珊的看着在自己身上忙活的那个人,眼睛里一丝温度都没有,觉得厌恶,有点恶心,扭开头,他是看出来了一点门道,自己越是着急,越是不合她胃口,姚若晖不是一个很好讨好的女人,她疯起来的时候她就是一个事儿精,她不耐烦起来她跟龟毛,看着这人没完没了的,自己不耐烦:“你还有完没完?没完我给你出钱去Z小姐。”

    一句话,直接两个人全部都冷了下来,他停留在她身体里最为饱满的一个地方,指尖微颤,属于她眼睛里的那种不屑,手觉得有些痒,他的手抚摸着若晖的脖子,来回的在她脖子上细细抚摸着,恨不得一下子掐下去,这样就永绝后患了,她反抗他就偏要,咬着牙将他们挪到里面,姚若晖翻身,可惜就是找不到感觉,身体也不给力,干脆就当自己是死人,躺在床上,你愿意怎么做你就做吧。

    从床上起身推开他,简承宇要上手去帮她清理,若晖夹着腿,她很想跟他认真的说两句,可又觉得两个人不算是签过协议,更加不是夫妻,谁对谁都没有义务,不需要特别的说明白,这样就散,挺好,你也爽过了。

    拢拢睡袍,自己想走,他挡在她的前面,眼神不太友好,姚若晖就曾经说过简承宇这人肯定就是一个神经分裂的货,他眼睛里现在流淌是的是想把自己给弄死的征兆吧?她敢打包票说,这个男人就是疯子,他想弄死自己,很直观的感觉。

    她没猜错,简承宇现在手里如果有刀的话,估计是会克制不住的照着她的身体直接捅进去,他控制不住自己的思维,没有人敢用这样的眼神看他,没有过,从小到大就没有,眼睛里的那种不屑让他浑身的血液沸腾,叫他全身沸腾,自己得不到的他宁愿就毁了,她只能笑嘻嘻的看着自己,就像是昨天一样的努力攀在他的身上。

    “你想杀我嘛?”

    若晖笑,轻轻勾着唇,如果想杀人,现在赶紧动手,别等着她离开之后的再来,这样就没意思了。

    姚若晖回到家里,睡了不到五个小时,从床上爬起来,联系人要把这里的房子转手,一栋房子而已,又没有什么好值得留念的,更加没有值得纪念的,一个人的身体能叫她保持多久的新鲜度?

    什么再好的东西,一吃在吃,也会觉得反胃的。

    她是完全不按照行价来,就是想马上甩手,马上卖出去,收拾着自己的行李,今天肯定就不会搬,还没有吃饭,找出来自己的钱包,换了衣服,因为没有活动,只是简单的套了一条牛仔裤,裹着外衣就出门了。

    若晖今天很点背,自己不知道怎么就那么寸,吃饭用了不到一个半小时,她吃东西慢,吃完东西准备回家,那边也给来消息了,她这个房价肯定出手就是特别容易的,姚若晖有点不耐烦,看什么房子?她的房子卖这个价格,还有什么需要好看的?到底还是忍着火,想着晚上自己去酒店睡一夜,愿意看就看吧。

    “我现在回去,钥匙我给你放在……”

    她要把行李拎着,家里有点东西得拎着走,酒店长期有她居住的房间,从里面出来,今天的天气还算是不错,不是很冷,不过她穿的有点少,自己拢着衣服,手里掐着钱包,慢悠悠的散步,自己觉得心情好多了起来,她贪图近路,自己走了一个小路,谁知道就是因为走了这条路,自己这个倒霉,有辆摩托车从前面冲了过来,骑摩托车的人就好像喝多了一样,若晖想躲,可惜人遇到危险的时候腿就不是自己的了,不肯听她的话,若晖的腿勉强动了一下,那辆车照着她直面就撞了过来,姚若晖被撞到了,自己也不知道哪里疼,那辆摩托车转眼就跑了,估计也是有点害怕,毕竟给人撞了。

    若晖就希望能有谁经过,把自己给弄到医院去,浑身骨头就跟散了似的,肉隐隐作痛,肯定就是撞的不轻。

    那辆摩托车快速的开着,一直开到某个地方,前面站了一个人,他过去跟前面的人说了一句什么,前面的人似乎给了他钱,结果自己钱还没拿到手呢,就出来几个人围着他一顿踢,他抱着自己的头。

    “是你让我撞她的……”

    “可是我没叫你把她撞成这样……”

    按照原本说好的,钱倒是多了,那人随手扔了一地,趴在地上的人扯着唇想笑却笑不出来,实在太疼了,妈的,这个世界真是疯狂了,还有人出钱请人去撞自己女朋友的,小姑娘我给你一句忠告,这男人就不是人,离他远一点,看着无害,像是个高中生似的,这样的手段,你早晚得死在他的手里。

    男人有点后悔了,不过转念这种念头就烟消云散,他有这个好心还不如多关心关心自己呢,再说了得到这些钱,自己能好好玩一段时间了。

    若晖醒过来的时候发现自己是在医院,估计是有好心人把她给送到医院来了吧,护士在给她打点滴。

    “骨头没事儿?”

    “没事儿,休息两天,观察一下,有些轻微的脑震荡,现在会感觉晕嘛?”

    若晖摇头。

    “晚上在看看,如果行的话晚上可以回家,你男朋友可真好……”护士笑着说了一句,她原本以为这是她弟弟呢,因为那孩子看着……

    姚若晖拧着眉头,男朋友?

    她哪里来的男朋友?

    简承宇打饭回来,他就好像是掐着点回来的一样,姚若晖看着进门的人,玩味的看着他,他救了自己啊?

    怎么就那么巧呢?她距离小区很远的,他怎么会走到哪里去?别跟她说,是凑巧,这个世界上哪里就来的那么多的凑巧?

    脑筋还没有转过来呢,门口有人敲门,一个男人长得有些猥琐,探头探脑的,简承宇冰着一张脸。

    “我说过了,我会给你钱,你出去等着。”

    男人搓搓手:“你也知道现在好人不好当,我当时救她,别人还以为我要对她干什么呢,你看看我的脸……”来人比比自己的脸,那上面隐约能看得出来好像被人打过的痕迹,外面的人无赖的提出来自己的要求,他救了人总得给点报酬吧。

    姚若晖听了倒是笑了出来,她倒不是怕被人讹,搞清楚搞明白了自己才能放心。

    “救人不是做的好人好事儿嘛,怎么还要钱呢……”

    又是老一套的故事,什么上有老母下有几岁几岁的孩子,若晖听的腻歪,那人眼睛亮了亮?“你的耳环不都是那个什么牌子货,我想你不会戴假的吧……”

    得,这回她算是看明白了,伸手要去抓自己的钱包,闹闹打开自己的钱包,领着人就去外面说了,若晖安心的躺着,头是有点晕,好像砸的严重了,你还别说她最近的生活还真是多灾多难的,依着现在的情况肯定就不能说把两个人的关系分得清清楚楚的,她受伤了身边自然就需要一个人来照顾。

    简承宇在从外面回来,脸色依旧不太好看,若晖拿着电话不知道打给谁,脸上的笑容倒是蛮真切的,比对着他的时候来的真的多。

    “你什么时候回来?”

    严创这又出去疯了,他什么时候不发疯若晖才会觉得奇怪呢,千山万水当中,隔着这么多的人,她就是跟严创好。

    “再说吧,听说你进医院了。”

    “你听谁说的?”

    “你那小男朋友,刚才我打电话他接的……”

    若晖翘翘唇:“错了,是炮友,谁的男朋友,未来别人的男朋友,不是我的。”

    严创看着远处,收回视线认真的说着:“我说真的,你别当我是开玩笑,我俩生个孩子玩吧,孩子的妈妈是你倒是没什么难接受的,我们依旧是朋友。”

    “脱线。”若晖撇嘴,这人有病吧,生什么孩子?你当生孩子跟吃块肉那么简单?

    让她的身材变形,就为了生一个孩子?这个男人就目前来说,好像还没有出生呢,还没有一个人可以叫她这样的牺牲。

    “我儿子的爹还没来到这个世界上呢,那么多的女人任君选择,你要是眼睛不够用我可以借给你一些。”

    严创那头又说了两句就挂断了电话,若晖将手机放到一边,自己试着坐起身,起的有点蒙,头眩晕的厉害。

    “撞我的那个人找到没有?撞我也就算了,把我撞的一直晕……”若晖伸手,闹闹过来扶住她,她说要上卫生间,简承宇蹲下身把拖鞋给她扔在地上,若晖看了一眼,果然自己没说就是正确的,不然谁给她拿拖鞋?这人可比保姆好用的多,身兼数职,想用的时候顺便还能拉到床上,不高兴了一脚踢开,叫他滚蛋走人。

    简承宇抿着唇:“没有。”

    他的脸紧绷着,若晖知道他为什么不高兴,这个人比自己想象当中的心眼要小的多,你看着他这样你就清楚,这样的男人不狠则已,自己也没有说假话,她儿子的爹是来没有出生呢。

    若晖说自己站不稳,简承宇揽着她的腰身,若晖就攀着他,省得自己滑落下去,被扶着进了卫生间,自己手也不肯动一下,看看他,挑挑眉头,那意思要他伸手把她的裤子给她退下去,简承宇伸手,若晖跟没事儿人似的吹着口哨眼睛一直转,他倒是背过去了。

    “扶我起来。”

    头晕的厉害呢。

    简承宇又把人给扶了起来,看着动作挺粗鲁的,下手的时候就已经加小心了,若晖推了他一把,自己用腿别在他的腹部上,就这么一个动作,自己就恶心的想吐,她不是装的,是头真的很晕,好像在船上摇摇晃晃的,眼前晃动,自己伸着手扶着墙,闭着眼睛试着叫自己平稳下来。

    嘴凑近他的脸颊。

    “你喜欢我吗?”睁开眼睛又是一副玩世不恭的样子,眸子眨啊眨的。

    简承宇不肯开口,回答她了,自己也是被调侃的货,他又不是真的犯贱,紧紧抿着唇,若晖上手去掐他的脸,努力把他的脸扭正叫他对上自己的视线:“问你话呢,你喜欢我吗?”

    简承宇扭动着脸,若晖低着头,假发还在头上呢,长长的黑色的长发顺着小脸往下滑,咬着他的喉结。

    “你告诉我,你喜欢我吗?”

    “喜欢。”

    若晖松口了,拍拍他的脸,怎么办啊,玩上瘾了,有些人生出来就是给别人玩的,比如眼前的这一个,你这样的表情,看上去那么乖,不欺负你欺负谁?

    “我不喜欢你。”

    简承宇要动,若晖把脸靠在他的胸口上,自己的小手圈着他的腰身:“我原本就不喜欢你啊,以后呢我遇见合适的,我还会跟他上床,当然了,要是遇见我爱的人,兴许我就给他生孩子了,生气嘛?”若晖听着他的心跳声,她觉得刺激。

    简承宇的手捏着,她的小嘴说出来的每一句都是那么的不动听,每一句都是往他心里捅刀子。

    “随便。”

    “真的随便?我给别人生孩子也没有关系?”

    “我说不可以,你会听吗?”简承宇认真的直视若晖的眼睛,他是把自己的真心铺在地上给她踩着玩,什么时候自己被她踩死了,大家也就都安静了,或许哪天吧,自己就不得已她了,她对自己再也没有吸引了,那时候他就不会太难过了。

    “当然不会,你不高兴干我什么事情?”

    简承宇咬着牙。

    “你就是个坏女人。”

    若晖笑的嚣张,所以才告诉你,不能沾她的,知道嘛,漂亮的女人不能招惹,不然就是麻烦,她是淬了毒的。

    简承宇的手抚摸着若晖的脖子,若晖继续靠在他的怀里,自己的手感受着他胸前的跳动:“你不高兴的时候,我就可高兴了,看着你生气我就愉快,你想掐死我吧,可是怎么办,我知道你舍不得,你喜欢我啊,我没求着你来喜欢我,那你就喜欢上了,因为我是你第一个女人?”

    若晖一贯对这些觉得滑稽,谁是谁的第一能怎么样?该散还是散,人生没有不散的宴席。

    也对,男人的第一次兴许自己会觉得有点特别,比如梁抗抗那种,那种渣男竟然到现在还怀念着她妈,若晖真是想不出来自己妈到底有什么值得别人这样想念她的,追根究底,能解释通的就是男人的第一次。

    简承宇对这件事情很在乎,却从来没说出来过,没办法遇上的人就是姚若晖,她的个性那样的放荡不羁,真的问到底,不但问不出来答案,甚至有可能转个身她就把自己给飞掉了,真正喜欢一个女人,心里不会不在乎这样的事情的,是她的那个朋友?睡不着的时候自己嫉妒的发狂,无数次自己想甩了她,他想找什么样的女人找不到呢?可不甘心,就是不甘心。

    若晖觉得自己也够了,在闹下去,一会儿走人,就没人照顾自己了,特殊时候保姆还不好找呢,何况是免费的劳动力。

    “你扶着我上床,我要眯一会儿。”

    若晖躺床上,自己胡言乱语的瞎说着,没一会儿就睡着了,她不说话的时候脸上没有跋扈的神情,看着就是一个特别温和的人,身上的棱角全部都磨平了,简承宇就想,她要是变成残废了多好,或者变成哑巴,她要是一个残疾的,她还能在自己面前这样嚣张嘛?她现在之所以敢这样的有恃无恐,第一就是因为自己喜欢她,第二就是因为她的完美。

    姚若晖个性不好,非常的不好,这样的女人绝对不会有人违心的说她是个好人,坏进了骨子里,除了空有那么一张脸,这也许就是她的幸运,她应该感谢她爸妈的,把她给生成这样。

    承宇握着若晖的手,他现在觉得撞轻了,真的撞轻了,她躺床上一辈子,自己照顾她一辈子。

    中间王冉来过一次电话,简承宇平静的跟母亲沟通着,眼神停留在病床上。

    “妈,你多注意身体。”

    王超住院他不是不知道,可自己不想去,亲舅舅他也觉得陌生,不太习惯对着别人付出,除了自己的父母,简承宇在自己的父母面前是有所保留的,因为那样的自己并不是父母所期望的,所以他只能把自己最好的一面表现给父母看。

    挂上电话,护士进来看看情况,说晚上就可以出院了,在医院待着也没有必要,再说还花钱呢,护士是出于好心。

    “她晚上不走。”他开口。

    “可是她已经没什么事儿了。”护士说。

    “她觉得头晕,恶心想吐。”

    护士拧着眉头,要是这样的话,是应该留下来在观察一下的。

    简承宇关了手机,自己就坐在床边,静静的看着若晖熟睡的脸,若晖睡的很稚气,手一直动,睡觉不老实,他起身给她扯过来被子给她盖上,亲亲她的额头,把她的头发弄到一侧去。

    若晖晚上七点多才醒,自己是憋醒的,睁开眼睛就看见了他,没有意外的就对上了他的视线。

    “我想去卫生间……”

    简承宇扶着她起身,人的脚才落地,整个人照着地面就跪了下去,简承宇的话蒙对了,她头晕,头晕的厉害,睡醒了之后头就更疼,看着地面都是在旋转的。

    “护士……”

    他夹着她,试着将她给抱起来,若晖低声的笑,一会儿笑一会儿皱眉,因为头晕,因为觉得搞笑,他着急什么?怕自己死了?

    以前那么危险她都没有死,他惊呼什么?

    若晖靠在床头上,把自己的脚放在他的腿上。

    “你给我揉揉,脚痛……”若晖撒娇,她乐意的时候其实也蛮小女生的,会撒娇,会用一种信任你的目光看着你,当然她翻脸的速度一贯就都比翻书快,简承宇退开了一点距离,这个他没有办法做出来,这辈子他还没给别人捏过脚。

    “我给你找个人。”

    他要打电话,若晖的脚就勾着他的裤子,一下一下的蹭着,她的脚很白,能隐约看见血管,蹭在他的胸口上。

    “你都不管我,我投这么晕,我的脚疼,你都不能帮我捏,我洗过脚的……”

    简承宇看着她的脚片子,自己认真的盯着出神,还是想要往后退,姚若晖的脸瞬间就掉了下来,嫌弃她脏?

    若晖收回去的同时,简承宇出手了,若晖冷冰冰的看着他,简承宇手攥着她的脚一下一下的给揉着,他不是专业干这个的,自然手法就不行,护士进来,看着眼前的一幕有点傻眼,不就是有点脑震荡嘛,这算是什么病啊,这女的一看就不正经,你看她的表情,在看看坐在下面的那个男生。

    简承宇的长相过于无害,人又话少,原本脸就显得小,闷声不吭的,对比之下,若晖就像是个妖精,坏女人,护士打从心眼里觉得这个女人不是干正经职业的,正经女人能把一个男生给弄成这样?说给捏脚就捏脚?你伤的好像是头吧,不是脚。

    小护士也是没出来工作几年,有同事不就是闹离婚,说是外面的女人现在都可厉害了,你看着人家是洗头房出来了,可是有手腕啊,能把男人给拢住,男人就不嫌弃对方脏,就愿意在一起,就为了这样的女人闹离婚,小护士直接把若晖跟那个洗头房的划等号,虽然眼前的这个看着形象有点不符合,那就是高级的被。

    一看就是有手腕那种的。

    若晖善于观察别人的表情,她看人脸色看的最准,从小看到大的,别人皱皱眉头她就能猜的八九不离十。

    笑着将视线转移回来,简承宇买了晚餐,她不肯吃,说自己要减肥。

    “吃两口苹果?”

    若晖摇头,没有胃口,不太想吃,不吃东西都想吐呢。

    简承宇咬了一口送到她的唇边,若晖嫌弃的扭开脸,她从来不吃别人吃过的东西,没那习惯,看着她不肯吃,自己默默的嚼着,若晖转过来视线盯盯看着他,看得他身上有点发麻,她脑子里又在想什么。

    若晖呵呵笑着,拽着简承宇的手,自己的手指在他的手背上滑动着,慢慢的摸着。

    对着他勾勾手指,简承宇探身过去,若晖在他耳边说了一句什么,他摇摇头。

    “现在不行。”

    “不行那你就走吧。”

    “你不是晕吗?”

    “也许更晕一点之后就不晕了呢。”

    她这算是哪门子的经验?简承宇管不了她,她说自己现在要出去,他就得送,给她披着衣服,自己搂着她,里面还穿着病服呢,上了车,简承宇开车出去,去了附近车程六分钟左右的一家药店,若晖进门跟个大姐大似的,直奔着柜台就去了。

    “有套儿吗?”

    把里面的人给问傻了,见过来买计生用品的,但是没见过这么理直气壮的,身上还穿着病服,这么着急用吗?

    人家的眼神变换着,说有,指着一边的柜台,种类很多。

    “螺纹的?”

    若晖指着里面,他就负责观看,不负责说话,两个人的头挨在一起。

    “这些我都用不惯,上次买了那么多,都扔你家里了,下次在车里准备着一点……”

    药店里的人眼睛瞪圆着,要不要这样的开放啊?车里备着一点准备干什么用的?不是吧?这么豪放?

    这女人到底是干什么职业的?

    不会是靠着这个赚钱的吧?还真是人不可貌相。

    不过说真格的,看着可不像是低等的那种,是被人包的那种吧?然后自己又包了一个高中生?

    站在柜台里的人眼神一会儿一变,没有多久自己干脆脑海里出现了一个二十集的电视剧,家庭贫苦,为了养家出卖自己的身体,跟着老头子。

    “你决定吧。”

    “也不是我自己用,你不用吗?”若晖上手去掐他,简承宇无语问苍天,他用。

    “就这个吧。”

    自己指指里面,若晖抱着他的胳膊脸靠在他的胳膊上,这会儿又开始虚弱了。

    “我头晕,怎么办?”

    简承宇冷声说着,知道她装的成分比较高:“忍着。”

    “忍不住了。”

    付了钱自己拿着盒子,勉强走到药店门口,到底还是把门给抱起来了,若晖心里比了一个胜利的手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