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婚前婚后,大龄剩女 > 338 闲闲谈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看最快更新

    “起来了?”简宁是听见房间里有点动静,难得他这样远离厨房的人今天进厨房了,不是没想过买着吃,一年到头也就这么一次,对付做了一点,实在是因为太长时间不进厨房手艺有些生疏,王冉睁开眼睛,昨天有人请吃饭,回来的晚,在桌子上喝了两杯,人家是给她过生日,知道家里正日子是肯定要给过的,就提前过了,推不掉。

    穿好衣服起床,看着客厅里摆的饭,这人倒是真的有点叫自己刮目相看了。

    “哎呦,今天这太阳是打哪边升起来的?你给我做饭?”

    王冉调侃了一句。

    这位大爷这些年就保持着不进厨房的观念,今天这是怎么了?

    简宁温和的叫她赶紧去洗漱去,这边王冉还没进卫生间的大门呢,儿子来电话了。

    简承宇是想回来,王冉没让。

    “别折腾了,都过了,明年还有生日呢,妈妈收到祝福就行了,晚上跟你爸一起吃个饭。”

    她不想折腾孩子,就是个生日不过也行,再说简宁都给过了,孩子再回来没有那必要,简承宇跟自己妈说话,王冉洗漱完从卫生间出来,简宁给拉的椅子,王冉倒是真的对丈夫改观了。

    老夫老妻的,突然这么热情,有点叫人心里不稳定,这是背着她在外面干什么了?

    她今天休息,吃完饭简宁洗的碗筷,让她在客厅里看看书或者就在躺一会儿,今天不用她伸一手指头。

    “那敢情好,以后做饭你也包了吧。”

    简宁笑:“那就天天买着吃。”他是无所谓,反正他的嘴也不见得就有多挑,不给他做,他就买着吃,想让他做饭,门也没有,让他收拾屋子,他愿意,术业有专攻嘛。

    王冉挑挑眉头,果然就是这样的。

    就装一天啊,怎么不多装几天呢。

    十点过后家里开始不断的有人上门,都是王冉的学生,有几个年纪不大可特别的会交际,那么大点的小孩儿就连简宁都佩服,王冉这人是从来不会跟别人说自己什么时候过生日的,昨天那些都是老同事,一起工作这些年,加上单位领导记挂着,你做出来成绩了,该属于你的一样就不会少。

    家里顿时欢声笑语的,简宁也能陪着,其实他本人是不太喜欢热闹的,听的头疼,太吵吵了。

    好不容易等人都走了,简宁跟王冉下楼,准备去吃饭,那些孩子避开了饭点就提前走了,简宁去取蛋糕。

    夫妻俩算是过了一个二人世界的生日,中间王妈妈给来过电话,叫王冉吃两个鸡蛋。

    “你晚上回来不回来?你要是回来,妈一会儿出去买点菜。”

    王冉看了简宁一眼,简宁这个性是年纪越大越不喜欢凑热闹,宁愿跟她两个人待在家里,看看电视,或者就那么坐着。

    “不了。”

    王妈妈挂上电话,早上起床就煮了好几个鸡蛋,以往王冉没结婚的时候在家起床就能吃啊,过生日嘛,不管怎么样多少就是那意思了,徐秋华老早就出去买菜回来了,早上跟王超开车回的婆婆家,不管王冉过不过,她当嫂子的得拿出来自己的姿态,要是冲王冉她肯定不管,她是冲简宁,毕竟王超生病的时候简宁前前后后的跑,他们家欠人家的。

    徐秋华拎着大包小包的菜进门,王妈妈说王冉不回来了。

    “晚上做好的,在给打电话,叫她回来吃一口,多少就是那意思了。”

    王超给简宁打电话,说的好好的,叫他们俩晚上回家里吃饭,外面的饭在好吃,你留着明天吃后天都能吃,回家大家团团圆圆的坐在一起吃口饭,简宁得给自己大舅子面子,就答应了。

    徐秋华在厨房里忙里忙外的,以往王妈妈肯定是要伸手的,自从王超生病之后好了,徐秋华就变了,回婆婆这边来,绝对的不让王妈妈上手,自己能干就全部都干了,干点活自己也累不死,省得王超看着不高兴,自己心里堆着气,徐秋华现在就一切向王超看,但凡王超能有点不高兴的事儿,她自己委屈,自己也忍了,回家做饭嘛,她可不认为自己就应该全部都干,只是没办法,谁叫丈夫生病了,丈夫是孝子嘛,顺着他。

    王妈妈帮着洗菜,要上手,徐秋华就拦了。

    “妈,你别上手,你要是上手他就得跟我急眼,你回屋里坐着去。”

    王妈妈是有话说不出来,徐秋华做菜有点咸,王冉以前就说自己嫂子做饭没有自己妈做的好吃,在一个自己女儿喜欢吃什么,王妈妈心里清楚,她女儿就喜欢吃她做出来的这个味儿,可儿媳妇现在这么好,王妈妈不能扫徐秋华面子。

    “王焱啊,你出去帮你妈干点活……”

    王焱起身就进厨房了,徐秋华跟自己儿子唠叨着:“看见没,你姑是你奶奶的亲女儿,我过生日你奶可没这么想着。”徐秋华能不挑理嘛,她嫁到这个家,婆婆什么时候大清早起来就说去买菜回来就给做一桌?根本就没这种时候,总得问她,秋华啊,你生日你想怎么过啊,她想怎么过?要是婆婆都给准备了,她能说出来别的嘛?待遇不同啊,她现在也往开了想,争这些就都没用,谁的女儿谁知道心疼。

    王焱有点不耐烦。

    “你过生日,我奶不是给你钱了嘛……”

    “那钱跟操心能一样嘛?你奶啊就是偏心,心里只有你姑,你姑心里可就不一定了,你看闹闹……”徐秋华巴拉巴拉的说着,说简承宇怎么不懂事,自己妈妈过生日就愣是不回来给过,你要是多忙也可以,明明没事儿,怎么就不能回来?

    王焱听的耳朵疼,以前这些话徐秋华都是说给王超听,现在不敢了,怕王超上火,就转移目标对着儿子来了。

    王焱不愿意听这些,你管好自己的家就行了,老操心别人家干什么,闹闹不是上课嘛。

    王冉过生日,三婶家的儿媳妇记着呢,打电话过来,问王冉晚上是不是回来过,一听说家里准备饭呢,就笑了,说要过来蹭饭,王妈妈自然是欢迎的,大家坐在一起热热闹闹的,吃口饭这样多好。

    三婶的儿媳妇礼物早就准备好了,徐瑶早上跟王博领着孩子开车回去的,徐瑶现在这身子有点坐不住,月份大了,礼物是昨天王博自己出去买的,徐瑶不太了解王冉喜欢什么,在一个她的身体实在走不动。

    你说徐秋华能不憋气嘛?

    就王超过生日都二米说都回来,怎么轮到王冉待遇就不同了?至于这样嘛?凭什么啊?

    老王家原本这一代就这么一个丫头,王奶奶王爷爷就比较看重,那要是都是孙女,只有一个孙子,也是这待遇,王冉小时候跟自己家谁都好,王妈妈这脾气扁了圆了也都行,王爸爸就更加没有什么说道,相处的好,走的自然就好。

    五婶不喜欢徐瑶,可面子上得给,王博找五婶谈了,王博说的很诚恳,你要是不希望我离婚,她退步你也得退步,在我心里你是妈妈,你给了我生命,这是徐瑶比不上的,你的位置永远就比徐瑶重要,当然你要是盼着我不往好了过,离婚了我还能找,我还能在给你生孙子,折腾被,什么时候他被折腾死了,大家就都安心了,五婶当时听见王博说这话,心里就别提多寒心了,她听明白了,王博这哪里是说自己在他心里有多重要,威胁自己呢。

    五叔就劝,本来母亲在孩子的心里就是比老婆重要,你要是什么都拿出来自己长辈应该有的范儿,儿媳妇不好,儿子回家就收拾了,轮不到你出手,王博就得出手,五婶是将信将疑的,得,自己别落了一个搅家精的名声,你们爱过怎么样就过怎么样去吧。

    王博在这对婆媳里面跟着周旋,自己爸妈生日他全部都记得,跟徐瑶说,给徐瑶钱叫她去买礼物,好不好合不合心意的你买了就算,别的不管,一个星期给家里去一次电话,周六带着孩子回去,电话你没有说的,就让孩子说,这难嘛?

    回到家,王博让徐瑶上手干活,五婶说不出来别的,徐瑶给五婶买什么,五婶不高兴也不会当着儿媳妇表露出来,私下跟王博说过,徐瑶买的东西她看不上,倒是王博自己有应对的方式,这回买东西叫徐瑶跟柜员说好,要是家里的老人看不上,老人过来自己调换,当然可以加钱换别的款,把五婶可抱怨的就都给堵住了。

    五婶也不是真的想叫王博离婚,再说徐瑶肚子里还有一个呢,能怎么样,就这样吧。

    徐瑶跟王博先到家的,王博的衣服从来不用自己操心,什么牌子什么的他都不知道,他对衣服这些了解的太少,都是徐瑶给买,买到家分门别类的放起来,他想穿就有,出门的话,行李就给你准备的整整齐齐的,永远不带给你落下东西的,王博不管什么时候回家,那一身就能看得出来被照顾的很好,五婶在有怨气,自己现在也只能自己吞了。

    不喜欢一个人吧,真是看她就各种不顺眼,按道理来说徐瑶就做的挺好的,可五婶还是背着跟三婶讲,这个儿媳妇找的就是不顺心,好在对着五叔都不说这些话了,当着徐瑶的面,还是能装出来一把和蔼的。

    徐瑶肚子里的依旧是个男孩儿,五婶喜欢小子啊,不待见徐瑶却待见徐瑶肚子里的那个。

    “妈,我们回来了。”

    五婶点了点头:“你姐过生日,说是晚上过来,你们俩一会儿过去吧,我晚上就不去了。”

    家里有事儿,五婶五叔忙,过不去,王博点点头,来之前五婶就说了,他们俩肯定是过不去的。

    王妈妈家坐了一屋子的人,三婶的儿媳妇从来就不会叫自己闲着,不管谁说用不用她肯定是在干活的,这点眼力见特别的有,要不然三婶能夸自己儿媳妇嘛,很会来事儿,徐瑶呢,相比较她三嫂难免就有点木了,加上她现在怀孕确实有些懒得动,进厨房,徐秋华能让一个孕妇干活嘛。

    “赶紧出去歇着去,我一个人就行。”

    徐瑶出来自己找了一个地方就坐下了,王令尘跟哥哥们出去玩了,王博跟自己三哥坐在一边聊天,王冉两口子吃完饭就过来了,这些弟弟们就都挺有样子的,对这个姐待遇不差的,王奶奶喜欢那是王奶奶自己喜欢的,其实跟他们没有多大的关系,二婶的儿子儿媳妇都没回来,二婶儿媳妇跟这边不是很亲,觉得也不是总见面,一个大姑子还不是一个妈生的,过个生日还得给打个电话,自己也不愿意打,觉得没有可说的,可人家有个亲妈啊。

    “打个电话累不死你啊,你打这个电话是做给你丈夫公婆看的……”

    徐秋华跟三婶的儿媳妇说什么,嘟囔什么,人家也只是笑笑,点点头,徐秋华可没少说王冉的坏话,人家能做到话到了自己这里就结束,绝对不会在外传,这点你不佩服也不行,就连自己丈夫,她都不说,这些都是废话,听过了,不过就是嫂子的抱怨而已,大家心里都明白,王冉对这个家怎么样的。

    王超跟王焱就说不到一起去,话很少,父子俩之间还是有隔阂,不过现在照比着以前还是好多了些,至少还能安静的坐在一起说说话,这就不错。

    徐秋华对简宁好,这是所有人都能看出来的,特别的得意简宁,嘘寒问暖的。

    “简宁饿没饿?要不然先吃一口垫一垫?”

    简宁摆手:“嫂子,你别忙了,吃不了几口。”

    徐秋华笑。

    三婶看的明白,徐秋华为什么跟简宁好?她是觉得自己是这个家的外人,简宁同样也是这个家的外人,基于这种论调,加上徐秋华一直很待见简宁,莫名其妙的就是关系各种好。

    三婶叹气,你说你跟一个妹夫感情再好还能超越王冉了?你对简宁万般好都不如你对王冉一个好,人家是两口子。

    王超身体现在好多了,虽然也总去医院,照比进医院的时候脸色可好多了,自己心情保持的也很好,徐秋华不惹他,家里大大小小的事儿都顺着他,就比如今天王冉过生日,以前王超也没给过过啊,今年就突然抽风,说是要给过,那徐秋华说什么了?拿着钱立马奔着菜市场去了,不算计钱,徐秋华的个性其实挺会算计的,她花别人的钱自己心里就舒坦,要是别人花她一点钱,她就难受,可被逼到这个位置了,自己没有办法,买东西就不能省钱,当着王超的面自己买足了东西,给够了王超的面子,你看我就听你的话吧,你说要给你妹妹过生日,我这个当嫂子的够意思吧。

    王妈妈怕徐秋华忙不过来,自己进了厨房,徐秋华这就来了。

    她对着别人没本事,对着自己婆婆可有想法了。

    “一大早我跑水产市场去的,王冉喜欢吃活虾,今年虾还贵,我买的都是新鲜的,妈你看看,都活蹦乱跳的……”

    那意思,我花了不少的钱,就为了给你女儿过生日。

    王妈妈早就有准备了,给王冉过生日用徐秋华掏钱干什么,拿出来一千,买多少东西这些钱也都够了,王妈妈以前也觉得徐秋华这样不好,上不了台面,儿子生病之后就看开了,找个能上得了台面的不至于就这样侍候王超,对王超好就行,他们两个老的自己能照顾自己。

    “妈,你这是干什么啊,我不是跟你要钱……”徐秋华嘟囔了一句。

    “妈知道,秋华啊你拿着,这是爸跟妈给你的,今天你忙活够呛,全家人都指着你,你妹妹过生日,她做菜也不好吃,不如你做的好……”王妈妈这就捧着徐秋华说话,知道她想要什么,把买东西的钱给她,在夸上几句,徐秋华这人其实心思不难懂,这样的人好哄。

    徐秋华到底还是把钱给收下了,晚上坐在一起吃饭,三婶就说徐秋华这个嫂子当的。

    “我家王冉啊就不如她嫂子懂事……”

    三婶也知道怎么去安慰徐秋华,全家都捧着你说,你干活了,夸两句也累不到嘴的,简宁这边也是挺感激的,徐秋华给弄不好意思了。

    “你们说的这话,那王冉是我妹妹,我就这么一个小姑子……”

    说完大家都笑了,是不是真的,谁心里就都有数,徐秋华今天特别能说,在桌子上表明自己多感谢王冉简宁,要是没有他们,可能王超这条命就都没了,有一句话说,说的比唱的都好听,徐秋华就是代表了。

    王妈妈给了钱,大家说徐秋华今天特意给王冉准备的,有几个嫂子愿意掏这钱给小姑子弄生日的,徐秋华也就安然接受了,原本就是自己给准备的。

    *

    简承宇是没回去,今天是真的有课,还是不能逃的课,他送自己妈回去之后,若晖就没人影子了,他也没找。

    多少有些摸到姚若晖的命门了,对着她太过于殷勤没用,你越是上门,她就越讨厌你。

    “能赏个面子来跟爸爸吃顿饭嘛?”

    若晖接到隋涛的电话还以为是他打错了,确定对方没有挂错电话点头应了,隋涛对这个女儿,若晖越是长大他心里越是有一种无力感,孩子要是小一点的时候,自己打一下骂一下也就过了,孩子现在都这么年纪了,管管不了,说说不得,跟自己家人的关系,跟他以及裘灵的关系,隋涛很是头疼。

    唯一值得欣慰的就是,若望这孩子很懂事,从来不会跟自己姐姐掐架。

    隋涛名下有买给若晖的房子,这些很早之前他就做了准备,等女儿将来回国是要交到女儿手中的,其中也不乏他买给若晖的,当然这些裘灵不知道,裘灵如果知道的话,想当然的会爆发一场家庭战争,隋涛不是不懂两个女人之间的战争,可惜他只能当睁眼瞎,有些事情看的太真切,最后就是不落一个好。

    亲父女之间在怎么有隔阂,孩子是亲生的,不会不挂着,照比着家里的两个孩子,肯定留给未来儿女的多,可对着若晖他也不会太过分。

    隋涛跟若晖约了一个地方,就父女俩在包间里,两个人安安静静的吃顿饭。

    “我女儿也长大了……”

    若晖这个性,你只要不说她,别替她做主她自己的事情,她一般都不会爆发,很小的时候就知道自己有个侯妈妈,也没指望爸爸对着自己有多好,父女俩一片和乐,若晖也趁机提出来要求,隋涛就都答应了,他今天约孩子见面,就是想给若晖介绍几个男孩儿,不管怎么样,你先看,觉得合适你就交交朋友被,年轻人大家在一起,说说话什么的,现在都这个社会了。

    隋涛还是不放心若晖,这孩子个性太过于有楞有角,能介绍给女儿的,就绝对不会是不及格的人选,隋涛选人第一看重的就是脾气好不好。

    他女儿脾气不好,找丈夫自然就不能找脾气更加不好的,不然就得每天掐。

    若晖手里捏着筷子。

    “爸,你就想让我这么早出门吗?不多留我两年?”

    隋涛叹气:“爸不是一个好爸爸,其中的道理你都明白,我跟你妈做父母就都不及格,唯一期盼的就是你能过的好,我不逼你,你自己看看,有合适的你在交交朋友,没合适的,你要是觉得我多此一举,那我下次就不这样了。”

    隋涛也试着给自己留三分余地,话要是说满了,恐怕会刺激孩子,觉得自己逼她,替她做了选择。

    姚若晖笑的很真心。

    “改天吧,领个人跟你吃顿饭。”

    “是男朋友?”

    若晖不点头不摇头,若晖想自己领来的就是朋友,隋涛的心意她明白,可惜她现在不想定下来,不想按照固定的套路去走,隋涛呢是觉得能被女儿带到自己面前的就一定是女儿的男朋友。

    就这样简承宇等于是赶鸭子上架,就这样被姚若晖给领到了隋涛的面前。

    隋涛很喜欢简承宇,只是看了一眼,就觉得这孩子好,唯一觉得不好的地方,就是女儿比对方大,不过现在也不在乎这些了。

    “会喝酒嘛?”

    简承宇摆手,还没有开口,若晖伸出手摸着他的头,这个举动只是情人之间的一种互动,叫人看着温馨:“他开车来的,不能喝酒。”对着隋涛说了一句自己掉过头对着闹闹:“真可怜,不能喝酒了。”

    隋涛眼睛里闪过的都是满意,若晖现在这样,至少还有一点女人的样子,你看对着小男朋友还挺温和的,这样就算是能叫自己放心了。

    姚若晖不是在自己父亲面前装,她对着简承宇平时就是这样,她要是背包出来,包一般就都挂在他的身上。

    “给我倒杯水被,我想喝水。”

    简承宇给若晖烫了杯子,然后倒满一杯水,顺带着给隋涛倒了一杯,送到隋涛的眼前,隋涛回到家的时候脸上洋溢的都是喜悦,弄的裘灵还觉得有点纳闷,今天这出去是发生什么好事儿了,这么开心?

    隋涛觉得知足,真的知足,能跟女儿的关系缓和缓和,能平静的坐下来父女两个人一起吃顿饭,能和和气气的,女儿不对着自己发脾气,自己也不找茬,挺好的。

    隋涛不是没有心眼,对着裘灵一个字都没有提,自己提了她心里不高兴,还不如不说,反正自己不说她也不清楚,裘灵不知道的话,自然也不会不高兴,晚上等着若望回来,隋涛跟小女儿说了。

    若望一愣,不过马上笑笑。

    “你们俩要是永远都能这样就好了,爸你就别跟我妈说,以后跟我姐见面就这样做。”

    自己妈妈不是坏人,可心眼不是很大,对这些比较在乎。

    “在爸爸心里,你跟老小比你姐姐更加重要,但是你姐姐呢,小时候我没陪过,就这么长大了,她妈活着的时候我就答应过,将来不会亏待她的,等你将来有男朋友了,爸爸也给你买。”

    这是亏得眼前站着的是隋若望,换了另外一个人,听着自己爸爸把钱就往外面扔,你说心里能舒服嘛?

    隋涛可以瞒着若望的,明显就是因为疼小女儿更多,在表明自己的心意,我给你姐姐的是我曾经答应过的,你以后呢,爸爸还会给,这个你就不要计较了。

    “下课了我来接你?”

    “不用,晚上我跟严创有约会。”

    若晖摆摆手,严创回来了,能留给简承宇的时间就变的少了起来,她说自己晚上有节目,闹闹晚上加了一个节目,自己唱完原本准备收拾东西回家,已经到点了,结果有个女的挺疯狂的。

    “帅哥,留个联系方式吧。”

    闹闹的朋友一脸的尴尬,谁都能留,简承宇从来就不吃这套,给他多少小费都是白扯,他不差这点钱,女的也是喝多了,推搡着,女的趁着酒劲儿,对于简承宇这种不识抬举的,难免说话就会不客气。

    “装什么?出来不就是为了挣钱,我有钱……”拿出来一沓的钞票照着闹闹的脸就扬了过去,陪自己一个晚上,谁吃亏?她一个女的,叫一个男人来睡自己,自己还给钱,他明摆着是占便宜好不好?

    这一把钞票打过去,打的所有人都懵了。

    “你以为你家不差钱啊?还是你是富二代啊?你要是富二代你跑到这里来跑什么场?装什么有钱人。”

    几个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觉得无语,他家还真不差钱,他还真就是所谓的浑身镶钻的富二代,叫你说着了。

    严创拉着若晖去游车河,他大哥最近结婚了,难怪他这样消停了,找了一个门当户对的嫂子,嫂子也是高干家庭出身的,眼皮子在天上,严创自己哥哥都不拿弟弟当回事儿呢,就更加别指望人家能给什么好脸色了。

    “你那男朋友是奔着结婚去的?”

    若晖躺在椅子上:“我结婚?我还是算了吧,为了避免给未来的老公戴绿帽子,我还是不结婚的好。”

    严创笑。

    “你这样的还真的不能结婚。”

    两个人喝了半宿的酒,喝完了直接回到姚若晖住的地方,严创就在家里睡的,大清早,简承宇过来接姚若晖,她喝多了还在床上躺着呢,严创起床给开的门,在通情达理的男人,看见自己的女人家里有男人随便出入,是个什么心情?特别还是这种一大早的,里面的人有些衣冠不整,什么样的关系,你们俩就可以这样不避讳的住在一起呢?

    姚若晖的个性,简承宇信不过。

    “找若晖?”

    严创挑着眉,自己问完一句话,简承宇转身就离开了,去了学校,一阵阴风似的刮进教室里,坐在最后面,上完课自己开着车回家,等钟点工来打扫房间的时候,看着眼前的景象有些傻眼,家里能砸的就全部都砸了。

    她有点怕,这要是主人追究起来,她确实不知道,来的时候就是这样的。

    家政公司打电话给简承宇,他在外面吃饭呢,今天的胃口似乎很好,吃了很多,有点吓人。

    “我自己砸的。”

    吃完饭回家,他不是没想过要放弃,如果感情能自己说了算,那就好了,想不喜欢的时候点一下开关,马上就不喜欢了多好。他不去找姚若晖,姚若晖就当他不存在一样,如果真的比狠心,姚若晖的心比谁都狠,比谁都硬,她压根就没有心。

    简宁母亲看着孙子,很久没有看见孙子了,倒是挺高兴的,知道孙子喜欢吃玉米烙,自己亲自下厨做的,当然效果不太好,闹闹比简宁好侍候,好不好吃,只要能吃就行。

    “最近课多不多?”

    “总不回来,我还以为你很忙,多回来看看奶奶。”

    这个奶奶不是亲的,简承宇是不怎么太清楚的,因为没有人当着他的面说过,谁也不会故意的提起来这事儿说,简耀东对着自己孙子看似严厉,其实比谁都疼这个孙子,小时候就打过孩子那么一次,面上你看他没有动作,心里到底还是难受了,人越老心里的硬度就越差,对着孙子狠不起来,在公司现在很多手段就是针对简禛,出手打击自己的侄子,就是为了帮助孙子以后上位方便,简耀东听不得别人说自己孙子不行,他孙子现在来看,确实有这个本事,他已经给培养出来了,没有这个本事,他也不至于打击简禛,在孙子能接受的时候尽量清理出来一个干净的环境,就当是送给他的礼物。

    问的话题比较无趣,祖孙俩几句话说完,温情的话压根就没有。

    就靠着简宁母亲在中间周旋。

    简承宇一个月没有找过若晖,若晖安安静静的上课,最近老实多了,不知道是跟打赌了还是受到什么刺激了,头发的颜色倒是变回来了黑色,似乎在刻意的压制着自己的那些逆反,她一安静,身边的人就觉得不对。

    一个月跟隋涛吃了三次饭,可以说父女之间的感情还是有所回升,人家说血浓于水,这话就有一定的道理性。

    隋涛在工作上算得上很有成绩,也算得上是个好官,自己就是从农村走出来的,很想做点实事,可水就是这样的,浑浊的水,你过于清澈,别人就变得危险。

    姚若晖就指着这点说。

    “现在大环境就是这样,你反着跟别人对着来,能有什么好下场?”

    “你是小孩子,不懂这些。”

    “我不懂?我懂的时候比谁都早。”若晖淡淡的道,小时候就是在姥爷的膝盖上长大的,什么样的事情她没有听说过,什么样的人自己没有见过?家里来来去去的那些人,哪个人见到姥爷不得点头哈腰?她倒是希望自己不懂。

    若晖就说目前开发区的工程,那边投资商投资现在就是围观的态度,因为道路不够发达,不够方便,施工方就拖着不肯管,原本这事儿就是在她二舅手里管的,她二舅为什么不追?

    是,按照所有人想象当中的,人的潜力无穷,只要你追了,对着下面施压,这件事儿就是会成,可是你忘记了,官场并不是这样的,一级压着一级,隔着几层下达命令,你以为你的命令就能传递过去?在一个现在是冬天,干活的大多数又都是临时工,真的抢攻一旦出现一点问题,这个问题就会被夸大,到时候舆论是向着你还是向着受害者?可想而知,能得出来一个什么样的结论。

    姚若晖当时听见隋涛接受管这件事儿就知道,按照自己父亲的脾气,他是一条路走到黑,隋涛是真的不给别人喘息的时间,他自己加班加点的干就要求别人跟他一样,这样的人往好了说,这是负责,不好了说,这就是**,你在位一天别人听你的,没有办法把你压制下去人家会跟随附和着你的决定,等有一天你倒台,这些人就会成了你的催命符。

    “若晖啊,爸爸一辈子就这么一点追求,我走到今天实属不易。”隋涛第一次当着姚若晖的面说起来姚静业:“我遇上你妈妈的时候,她是天之骄女,高干家庭走出来的孩子,跟你妈结婚把我拉到了一个不同的层面,可是你爸爸是个男人,是个有梦想有抱负的男人,婚姻是两个人的事情,你妈背着我出轨,我从来没有对任何人讲过,包括你姥爷,她伤了我的心,我承认有些方面我做的不到位,可我也以我方式在努力着,你妈妈很好,长相好看,家庭好什么都好,你现在的妈妈呢,没有你妈好,可是她却适合我。”

    “适合?”若晖掀唇:“爸你如果真的是走仕途,裘灵根本不适合,她不能够磨合现在你这样位置自己应该说一些什么话,自己应该有一些什么样的举动,如果娶她只是为了要一个家,那是个女人就会有这种功效,裘灵好不好,我不详细说,我自己的爸爸有多大的本事,我心里了解,你可以走的更远,我姥爷心里不恨你嘛?他最疼的就是我妈,尽管我妈做的不对,可在父亲的心里,自己女儿就没有是不好的,他为什么不肯出手打压你?你心里比我更加的清楚,我讨厌二舅二舅妈这样的人,可只有这样的人才能如鱼得水,如果有一天爸爸你阴沟里翻船,我一点不会意外,是裘灵拖了你的后腿。”

    裘灵的出身照比着姚静业还是要差,觉悟不够,层次面不够,所能理解的东西相差更加的多,当然不是说姚静业就是个好人,姚静业不着调,可姚静业不会毁了隋涛,裘灵可就不见得了。

    “我娶她的时候就没有指望她能并肩陪着我去战斗。”

    姚若晖摊手,那现在还需要谈嘛?

    他愿意护着裘灵,不肯叫自己说一句,若晖自认自己并不是站在裘灵的地对面说的这些话,她是站在父亲的角度说了这些话,现在的隋涛过于激进,没有人在他身边劝着,看着位置是越来越稳,越干越好,其实内里并不是这样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