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婚前婚后,大龄剩女 > 343  攀高枝的代价

343  攀高枝的代价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看最快更新

    “一开始你姑父说过这个话,我就你这么一个侄子,你结婚姑姑不会不花钱,可王焱啊,你也知道我就这么一个儿子,我拿着东西给你,我得先问简承宇同意不同意。”

    王焱没吭声,面上就是有点不愿意了,这个家从来就都是姑姑说了算的,什么叫跟简承宇商量啊,无非就是现在不想给自己了,就是这意思被。

    王焱一不吭声,王冉这心里就越加不痛快,这小孩儿真是一点不会做人,当着自己的面就下脸子?

    李波把话给接了过来。

    “这是应该的,姑姑跟侄子的关系说近就近说远也远,没有姑姑应该拿这个钱的,姑姑就给不给,我们没有话说,我们都是感激的心思。”

    你看人李波说的这个话,不管怎么样人家说的动听,叫听的人心里会觉得舒服的。

    王冉领着三个孩子出去吃饭,闹闹吃东西向来不讲话的,李波在桌子上一个劲儿的跟闹闹说,王冉吃饭也习惯给孩子夹菜,李波这一看,姑姑可真的心疼这个儿子,你看现在还给夹菜呢,孩子都这么大了。

    “你多吃这个,少吃点肉。”王冉开口说自己儿子了。

    这小子视肉如命,就是不喜欢吃青菜,能不吃就不吃,看着他有点发福,这最近弄不好是又胖了。

    “你是不是又胖了?”

    反正比上次自己看见的时候肯定就是涨肉了,简承宇笑笑的对上自己妈妈的眼睛,还别说,最近胖的厉害,九天涨了七斤,每天吃的太好了又不运动,不过他的肉就是涨了也是偷偷涨的,你根本就在他身上发现不了,除了脸又稍微圆了一点之外,还是这个身形。

    “胖了点。”

    “别每天都吃那些垃圾食品。”

    闹闹点点头。

    王焱结婚这事儿现在就是正是推上行程了,家里的房子装修,怎么结都得有个定论,王妈妈的意思就是不管了,你们随便办吧,家里给出钱,给出十万,徐秋华一开始也是咬着这句话,后来架不住心疼儿子啊,觉得给的少,背地里偷摸又给添了三十万,王冉这房子最后她也没开口说给,能不能给呢,这得看以后王焱怎么做。

    李波想让闹闹给当伴郎,通过王冉问的。

    “你哥想让你给当伴郎。”

    闹闹摇头,他不给别人当伴郎,也没有这种习惯,这么多男性友人,随便找个未婚的还不是一件非常容易的事情,他不愿意去,觉得自己花钱花到位置了就行了。

    闹闹在家里睡觉呢,手机响,抓过来看了一眼,闭着眼睛将电话贴到耳朵上。

    “喂……”

    姚若晖这是才找他,闹闹不咸不淡的说着话,其实他不是没有想放下,姚若晖他抓不住,自己抓的无力,明知道人家根本没心,自己在努力抓最后还不是一团空,说全部都放下吧,自己又舍不得,觉得不甘,属于他的东西他为什么要让给别人?

    简承宇语气没怎么变。

    “要不然我过去陪陪你?”若晖提议。

    “还是算了吧,并不是什么大事儿。”

    他也是压根就没打算把若晖给带家里来,这不是他妈会喜欢的类型,闹闹说的意兴阑珊,若晖也听出来了,他现在就是敷衍自己,你不跟我玩了,难道我还会粘着你不成?

    严创走了一年半又杀了过来,重新回到了这个圈子里,脸依旧是那张脸,不过脾气变多了,变得有点深沉,不知道跑去哪里进修去了,回来的时候顶着一个大光头,给姚若晖吃惊的,因为一开始就真的没有认出来,这边还跟简承宇通电话呢,那头抱着严创直接跳到了严创的身上。

    “我回来了。”严创的脸在阳光下一闪一闪的,抱着若晖。

    没有人不知道他们俩好,从小就是过命的交情,若晖是真的往严创的身上跳,她的尖叫声电话那头的人听的清清楚楚的。

    简承宇翘翘唇自己将电话关机然后扔到一边去,翻身想继续谁,可惜睡意自己好像长了翅膀一样就飞走了,这头王焱办结婚,肖可静给简承宇打电话,说自己就顺路经过,要不要过来帮忙。

    肖可静提出来这话的时候,自己是提着心的,接触简承宇除了之前他差点在她过马路的时候将她给撞了,后来也是有机会两个人又接触了一下,肖可静知道简承宇家里有钱,全学校没有不知道的,他是名副其实的富二代,自己也是犹犹豫豫的,不知道应该争取还是后退,就好像以前站在金字塔尖的人突然对着你伸手了,你是把手递过去还是站在原地不动?

    说不动心,那是骗人骗自己,肖可静喜欢简承宇,又帅又有气质又话少,嫁给这样的男人以后肯定会幸福,可就是因为他条件这么好,怎么会看上自己呢?

    有些彷徨,同学撺掇她应该积极一点,肖可静说完这话,耳朵就红了,觉得自己好像有点不要脸。

    “那就过来吧,我去接你。”

    简承宇这么一句话,不就相当于承认了肖可静的身份,不然他外家办事肖可静一个同学跑过来岂不是闹笑话?

    简承宇去车站接的,领着肖可静回了自己家,肖可静站在门口好半天没敢进去,她心里有些发慌,这就是自己不能触及的一幕,她活一辈子也见识不到这样的家,头更疼了,这样的人家,肯定是特别挑剔的吧?

    严创的回归,简承宇的离开,在若晖的朋友圈里,大家就都默认了,姚若晖喜欢的这些年终究只有一个严创,他一回来,简承宇就没有影子了,说起来简承宇跟若晖兜兜转转的在一起也将近两年了,还不是说踹就踹了。

    简宁下班,进家门的时候看着门口有一双女鞋,这双鞋绝对就不是王冉的,等进了客厅,看着两个孩子在客厅里坐着呢,简宁温和的跟肖可静打了一声招呼。

    “我爸,这是我同学。”

    肖可静有些手足无措,这算不算是见家长啊?天上掉馅饼突然就砸到自己了,你说那种感觉有点不真实,肖可静的话越来越少,说两句就脸红,简宁倒是没合计儿子能把人给领家里来,这是要公开吗?

    他不会有任何的意见,你交朋友,将来这是你自己的感情事情,爸爸妈妈不会插手去管的,你认为好那就好。

    晚上三个人出去吃饭,王冉这是还没回来。

    “家是哪里的?”简宁淡淡的问了一句。

    肖可静坐正身体,一字一句的回答着,能看的出来,其实能看的出来,不同家庭环境养出来的孩子说话气度方面都存在一些不同的诧异,肖可静很紧张,甚至眼睛都不怎么敢对上简宁的,应该是在心里担心简宁会不会说什么,简承宇把肖可静送到酒店,肖可静看着简承宇离开心里多多少少就有些明白,肯定回家他爸爸得说点什么。

    这点她真是多想了,简宁多一个字都没有对简承宇说,这事儿到了这里就算是结束了,晚上王冉回来,跟王冉说了一句,也无非就说简承宇把女孩子给领家里家了,叫自己看了一眼。

    “又领?”

    王冉觉得纳闷,你说孩子的爸爸也不是那样喜欢交女朋友的人,要不然当初也不至于就拖到那个年纪,这儿子倒是青出于蓝了,住院的时候学校就跟来一个,现在又换了一个?还真是人不风流枉少年呢,王冉压根就没能合计到,简承宇跟别人都滚床上去两年多了,要是知道了,自己会受惊吓的,觉得自己儿子胆子不是很大,也不是那种特别会交女朋友的人,这两个应该都是主动占据的多吧?

    王焱的婚礼,肖可静就这样出现了,家里人都知道,不可能不问的,肖可静的脸蛋也挺好看的,大家打趣闹闹,回到学校,这消息就算是传出去了,肖可静对着简承宇很好,他演出有时候她跟着去,陪着,每天按时提点他要准点吃饭,姚若晖的痕迹就抹平了好像从来就没出现过,简承宇的朋友不会故意去提,姚若晖自己恐怕也忘记这头的事情了,毕竟她出来是为了玩不是为了赚钱。

    若晖跟严创合作,两个人做了一个工作室,两家原本对外就有深厚的关系网,若晖倒是难得自己认真了起来,不怎么出去玩了,也是玩够了,年纪小的时候喜欢玩,大了就想收心了,不过结婚这事儿想都没有想过,不是抵触婚姻,但就不想结婚。

    没有那个心思。

    对外大家就全部都认为姚若晖跟严创就是一对,若晖回去过公寓那边一次,正好肖可静上门,给简承宇送点什么东西,若晖出电梯,就正好看着门里站着一个门外站着一个,简承宇的眼睛没有动,打开门,肖可静要往里面进,若晖脸上也没有出现别的表情,往自己家的方向走,打开门进去,特意过来拿东西的,还真就不是奔着简承宇来的。

    收拾好自己的东西,给严创打电话,他现在也有女朋友了,最好以后大家就都别有牵扯,她没有兴趣在人家两个人中间充当一个第三者的角色,从房间里出来,背着包就下楼把东西放到后备箱里,简承宇也没有动,跟肖可静在说话。

    两个人现在来看就好像真的一点关系都没有了,若晖新买了房子,家里的常客就是严创,有时候严创早上就是从若晖家里出去的。

    朋友打电话说很久没有看见姚若晖了,若晖答应去了,也确实就去了,在桌面上看见的简承宇,她当时是想调头走人,说实话关系既然切断了就没有再见面的必要,谁都别给谁找借口,可今天的这个朋友,她推不了,勉为其难坐下身。

    “若晖我记得喝酒来的,怎么一点都不喝?觉得这酒不行?”

    大家就调侃姚若晖,她是出了名能喝的,最近改变的太多,不飙车不出去混夜店轻易也很少能看见她的面,好像认认真真的就真的开始走正道了,为了谁,大家就都心知肚明,严创被。

    爱情的力量有多大,你在姚若晖的身上就能看出来,那么多的男人就偏偏在乎严创,始终就一个严创。

    若晖端端杯子,抿了一口。

    “最近在戒酒当中。”

    简承宇接了一通电话,起身说自己就先要离席了,有事情要忙。

    “嗯,那你就去吧,接女朋友?”

    简承宇淡笑:“嗯。”

    姚若晖身边的朋友脸色一变,压低声音对着若晖说着;“他交了一个女朋友你知道吗?”

    若晖一副看白痴的表情看着朋友,他有没有交女朋友跟自己关系很大吗?她就知道这群人没安好心,话她还是要说明白:“我跟他过去什么就都没有,是你们想差了,今天同样我跟他一点关系也没有。”

    朋友是觉得遗憾,严创的个性不稳,若晖要抓,不好抓的,大家就都是女人,没人盼着姚若晖不好。

    不过若晖这个性子,大家也都清楚,以后改避开的场合就权力帮着避开吧,人家两个人都断了,中间人在跟着搀和,只会叫事情变得乱套。

    若晖笑呵呵的吃过饭,晚上跟父亲又有饭局,隋涛有时候现在会带着若晖出席一些场合,想让女儿接触接触,他能留给孩子的也就剩下这些了,谁知道若晖是收心了还是真的就打算想认真的过活,办事她精,谁她都能哄得住,说话办事条理清晰,看事情比谁看的都准,嗅觉还灵敏。

    隋涛就是可惜,以前看见的那个孩子觉得不错,可严创也挺好的,到底严创跟若晖认识的时间比较长,相互也都了解。

    隋涛就希望女儿别在混下去了,男女关系保持那么的混乱没有好处,现在外面他就听说了,若晖跟很多男人的关系都有点暧昧,你需要关系网,但是关系网不是这样建立出来的。

    “你跟严创打算什么时候定下?”

    若晖挑着眼睛,对上隋涛的视线,她爸爸是个非常有野心的人,越是这样的人其实越不容易给自己留后路,男人喜欢漂亮会说脑子转的快的女人,因为这样交集起来大家都不累,女人呢漂亮那是一种资本,那你要是往左了想,非要认为这是在用美貌换取一些什么,她拦不住别人去想,脑子是自由的,别人愿意想什么也是自由的。

    “我跟他从来就没开始过,谈何说定下?”

    隋涛就当若晖是开玩笑,两家人现在看着就都认为他们两个孩子在谈恋爱,门当户对,大家都满意,心里都清楚,只是嘴上没有说出来而已,想要给孩子留空间。

    若晖这边还没下桌呢,电话响,是梁暖的电话。

    梁暖也是比较倒霉,在梁抗抗哪里不太受重视吧,在自己亲奶奶亲姑姑这里也不是很受重视,好在那孩子心粗,不会在乎那些,也更加不会往心里去,要不然得憋屈死自己,原本以为梁麦会受重视,若晖这一观察也不是的,就连梁抗抗这唯一的儿子,在老太太的心里也没有地位,若晖原本也不招梁家的人待见,这几年是为了梁暖她接触的多,之前梁抗抗的姐夫犯了一点事儿,其实梁抗抗家不是没有能力去解决,若晖觉得这不就是几句话的事儿,正好遇上对路的人,在饭桌上就提了一句,人家也是敞亮,事儿就办了下来,这算是给自己添加了一点筹码。

    这就是隋涛所谓若晖靠出卖美色换取来的,她觉得自己是在交朋友,隋涛却不那样的认为,认为女孩子需要本本分分的,外面的事情你最好就不要参与,偏偏这两年姚若晖的重心就转移到了这上面去。

    *

    王冉给王超挂电话,自己哥哥生病能不上心嘛,王焱这婚事也算是办完了,王超这边倒是挺好的什么其他的就都没说,徐秋华要接电话,从王超手里就硬给抢下来的。

    “冉啊……”徐秋华合计过味儿了,那房子到底是没有给王焱争取到手里,她觉得可惜了,那白给的怎么不要?王焱结婚,王冉当姑姑的花了一万,原本可能要花的更多一点。

    徐秋华话里话外的意思王冉听出来了,这把王冉 给气的。

    王冉当时挂了电话,客客气气的维持表面上的涵养,她自己嫂子就这个样子,挑理也没有办法,可这话说回头,你知道王焱这工作她扔进去多少人情?就自己儿子她都没有这样操心过,王焱学历不过关,那时候去也不见得就有什么能力,完全就是靠着人际关系硬给塞进去的,王冉这辈子求人的次数加在一起都数得过来,她求人就是白求的吗?

    她得搭进去自己的关系还得欠人家的人情,王焱这事儿没有过多久,人家当时的中间人儿媳妇就要生孩子,来简宁这医院,不但一毛钱没花,有些规矩你就得给人家破,谁叫你踏人家的人情了,王冉觉得这些事儿需要自己拿出来摊在徐秋华的眼前叫她看见吗?她装不懂吧,这不是有钱就能办的事儿,有都是人愿意拿出来几十万就买一个工作,你得有门路才算。

    讲这些就丧良心,坐下身冷静想想,王冉又把电话拨打了回去。

    依旧是徐秋华接的,王冉没惯徐秋华的脾气。

    “我嫂子,你觉得王焱结婚我花的不多,王焱办那个工作我搭进去多少?那得几十万?”

    你拿出来几十万你买一个给我瞧瞧,这些年了,她工作这些年从来就没有求过人,自己就是一步一步的往前走,王焱要是自己有那个本事,她能去求别人吗?徐秋华就连这点觉悟就都没有,还跑过来好意思跟自己说,她花少了?她当姑姑的还要怎么样?孩子不懂事,你当妈的也不懂事吗?

    王冉就细数自己给王焱花过多少,钱这个东西只要能说出来一个数目,这就不算是事儿,人情那个东西,你知道的,不好还,敢情跟你家一点关系就都没有,这么算计王焱小时候到现在她花出去多少?好意思跟她算计。

    徐秋华这是叫王冉给质问的没有声音了,王冉话说的明明白白的,别说就是一万,就是王焱结婚这个姑姑没花钱,你挑不出来道理的。

    徐秋华讪讪的将电话给挂了,这真是的,自己说她什么了?你看着她数落自己就跟数落三孙子似的。

    王焱跟李波住人李波娘家的房子,跟丈母娘家亲近,李波这孩子又会说,那把王焱给麻痹的,王焱事事都听李波的,就徐秋华跟王焱说什么,回家他就跟李波说,王家人现在当面能让大面过得去,背后就都说李波不行,品行好不好这就能看得出来,李波就是场面人,面子上过得去,心里不行。

    结婚半个多月,因为油跟徐秋华就吵了起来,就因为那么一桶油。

    徐秋华过去侍候李波两天,王焱跟领导出差了,人在外地,原本徐秋华不愿意来,觉得毕竟李波的娘家妈就在楼上,那就下来照顾被,可李波娘家妈也说了,女儿怀孕,怀的是你们老王家的孩子,哪里有娘家妈给照顾的,要是孩子姓李,那行,他们家什么都管,说出来这话了,徐秋华不可能不来,人是来了,心里憋气,叫她侍候李波?

    徐秋华一开始跟李波说的,你做自己吃的,我做自己吃的,我就负责你安全,这给李波气的,都要气疯了,我用你来给我负责安全?小偷那就没事儿成天来我家吗?连顿饭都不给做,两个人吃顿饭还得做两次,你说麻烦不麻烦,李波要让徐秋华走吧,她还不走,李波下班回家,就看见徐秋华把油就往卫生间里倒,你说那李波能让份吗?你这不是祸害人吗?

    徐秋华背着李波给王焱打电话,说李波偷王焱钱,说自己亲眼看见的李波从王焱的衣服里拿出来的钱,王焱回头就问李波,这一说不就穿了,李波没管那套,上手就给徐秋华打了,是的,没错,当儿媳妇的骑婆婆身上把婆婆给好个打。

    徐秋华当时都懵了,她做这些的时候自己肯定就是故意的,就是不想叫李波好,可没想到李波反过来竟然敢打她,她是老婆婆啊。

    李波就把徐秋华给打了,徐秋华哭着回家,你说王超能不能干?王超就要上门去打李波,这是王妈妈给拦下了,觉得太丢人了,谁家儿媳妇能打婆婆?虽然你婆婆做的不对,那你就能上手吗?

    叹为观止,王妈妈气的都够呛,觉得徐秋华不着调,你跑人家去照顾人了,要么你就别去,你去了就认真一点,这可好,你看看这家伙,祸害人家还叫人给抓住了,最后竟然叫儿媳妇给打了。

    李波也厉害,自己打完给王焱就打电话了,说她给徐秋华打了,王焱当时在电话里骂李波了,可回来没有跟李波动手,拎着东西上门给徐秋华赔礼道歉,他自己拎着东西来的,李波没来,人家就说肚子不舒服,你没有办法啊。

    王超忍了多久,他在王焱离家出走之后尽量就都不动孩子,能不动就不动,这次上手了,给王焱打了。

    “我就是在心疼媳妇儿,我媳妇儿动我妈一个手指头,你看我跟她离婚不离婚。”

    王超就是这样认为的,吵架那没有办法,舌头跟牙齿还打呢,做儿媳妇的没有听说能上手去打婆婆的,在有道理,这说出去都没有理了,那是什么玩意啊,能上手打自己的长辈,教养摆到哪里去了?

    “那我妈就做的对了?”

    王妈妈推开门,咣当一声,指着门外。

    “王焱你现在就走,你爸什么身体你跟你爸这样说话?你妈不对你老婆更加不对。”

    王妈妈脾气很软,谁捏一把也就捏了,她从来不发火,这次对着孙子是失望的太彻底,你心疼老婆这没有错,可也得分怎么回事儿,你妈被你老婆打了,你现在哪里是回来道歉了?明摆着就是回来问罪了。

    王妈妈这事儿叫徐秋华闭嘴,对着谁都别讲,丢不起这个人,你叫儿媳妇给打了,跟别人讲出去你还有什么脸?

    就连王冉这都瞒着。

    李波喜欢去王冉家,自己妈做点什么就往姑姑家折腾,不管王冉喜欢不喜欢吃,就给送,也经常给闹闹打电话,还别说挺有嫂子样的,当然李波这样的人,你家要是没有钱,她绝对就看不上你家,上眼皮。

    她原本就长得好,王焱经常接触那些领导什么之类的,有时候李波蹭车,自己下班了不愿意打车或者坐车,毕竟现在怀孕呢,她打电话,领导遇上两次,领导是挺喜欢王焱,就顺路让接了,李波会说话啊,看见王焱领导那个会说,方方面面的都给你说到了,王焱领导吃饭有时候就叫上李波。

    李波透过王焱的领导没少认识好人,市政府的,有公安局的反贪局的,认识的人多,自己也是有些飘飘然了,肚子现在还没显怀呢,又会收拾,谁看见了都夸王焱这媳妇儿找的好。

    一开始小两口结婚在家里吃饭,慢慢的回来的次数越来越少,李波她妈先发现不对的。

    王焱跟领导去外地,李波的饭局都不断,好几次她就听着李波跟王焱的领导有联系,李波认了人家当干爸爸,现在干爹这词说出来那就是讽刺的意思啊,李波她妈就拦着,不让女儿出现。

    “妈,你这是干什么?”

    “干什么?我干什么你不知道?你今天要是出去,你就别认我这个妈,你一个女的总出去疯什么去?你丈夫现在在外地,你跟这些男的有什么好吃的?”

    李波她妈就觉得女儿这有点不对,是,认识那些牛逼的人说出去别人都高看你一眼,可你结婚了,跟这些半大的老头子一起混,没有好处的。

    李波就觉得自己妈有点邪性,她结交这些男人就都是为了帮王焱铺路的,现在这社会,不认识一个两个好使的,你走出去谁就都欺负你,认识了,谁还敢?

    怎么讲,她妈就是不听,这头李波忽悠王焱,王焱倒是相信李波,除非李波缺心眼,要不然自己多年轻,那些老头子都多大了,李波跟着去吃饭,也就免费吃顿饭,能怎么样啊,再说王焱觉得李波很会结交人。

    之前王焱跟李波去简宁家,就说在桌子上认识一个男的,说就负责管简宁那一片的,简宁一听名字,他也确实认识,也确实是管自己这片的,李波那当时就说了,跟人家说的清清楚楚的,那医院的院长就是自己的姑父,有什么得照着点,王焱就通过这事儿可佩服李波了。

    王冉就不喜欢女人这样,你出去结交人,你用什么结交人家?

    你得付出点什么吧,你付出的是什么呢?

    用话点了王焱两次,你叫你老婆认识这些人,认识的层次越来越高,你还管得住她吗?管不住那就跑了。

    王焱这算是上心了,那以后吃饭就不带着李波了,李波自己也感觉出来了,好像王焱心里有点别的意思,那自己就是为了他好,他都觉得不愿意,那她就不结交了被。

    李波的姨夫酒驾,也是倒霉,从来喝酒都不开车,你说那天就有人劝,非得叫他喝一口,不然不让走,李波这个姨夫就是做电褥子的,家里是干这个工厂的,年前被人骗了五十万,那老朋友了,家里开了好几辆路虎,等着他去要钱,人家就说没有,钱压在生意上,人还在外地,他就追不回来这个钱,就很闹心,轻易不出去吃饭,这是朋友劝,就出去那么一顿,喝了半杯酒回来的时候在路上把一个人给撞死了。

    当时吓是吓到了,不过马上下车就给急救去了,在120没有来之前自己在给做急救,当时路上挺多人也是说从来就没见过这样的,一般的早就吓的半死了,要是没喝酒呢,保险就都能给报销了,现在不是喝酒了嘛,初步问了一下,人家说大概六十万都拦不住。

    李波这不是认识了两个好使的人,全家急的就没有办法了,只能试试,李波给自己干爹去了电话,她干爹答应的特别痛快,当时找的是谁没人知道,时候酒驾这个事情就给压了下来,中间疏通花了两万多,这里外里李波的姨夫省下来多少钱?剩下的就都走保险那就行了,他自己家做厂子,额外还有工作,要是真的进去蹲两年,他的工作也就打了,将来什么住房公积金养老保险就全部都完。

    做生意呢靠的就是自己工作上的便利,将来真进去了,他家的这个场子那就完,做电褥子的工厂有那么多,凭什么就让你赚钱?现在做生意就都这样,看谁的渠道硬气。

    李波就给办下来了,李波她老姨都对李波说,李波有本事。

    “你就不应该跟这些人都断了,得继续结交下去,你这个傻孩子,你傻不傻啊,有这关系别人想认识都认识不到的。”

    这么大的事情说办就给办了,还有什么不能办的?这样的人就应该多认识,将来有事儿也方便。

    李波淡笑。

    “我妈就是不放心,怕我出轨。”

    老姨看看自己姐姐,心里叹口气,家庭妇女跟一般人想的就是不同,在这个社会上什么不是靠关系?没有关系你就玩不转,弄到手里的才是真的,其余都是假的,你自己的女儿你都不相信,你还指望别人相信她吗?

    可李波她妈就是不听这些话,跟女儿就明明白白的说了,你家就是个普通人家,不指望结交这些权贵,咱们生活圈子也触碰不到这些领导级别的人物,你也别心气那么高,你要是听我的呢,你就老老实实上你的班,孩子一生然后高高兴兴的过日子,你要是不听我的,那你就滚蛋。

    李波她妈看着李波,女孩子长得漂亮有时候是一种资本,你看你自己怎么把握,那不是没有出现过那样的,被金钱给迷了眼睛,最后怎么样了?幸福这个东西还是要自己自我满足,王焱就挺好的,接触大人物你接触多了,你是觉得你丈夫本事还是不本事啊?咱们就是这样的家庭,认识什么大人物,丈夫就是你的天,认识这些就都没用,你请人家帮忙,人家真的帮了,你以后怎么还人情?你还不起的。

    李波一开始觉得自己妈就是胆子小,这个世界就是剩下胆大的,胆小的就都被生吞活剥了,王焱晚上说要过来的晚一点,李波跟她老姨出去请人家吃饭,感激干爹帮了自己这个忙被,那干爹讲话讲的都是场面话,李波她老姨这又是攀关系又是忙着拍马屁的,在中间帮忙起作用的那个,就笑着说干爹这个干女儿认的好,模样好。

    “小波啊,这事儿就都是人家给办的,你得敬一杯。”

    李波不想喝酒,自己怀孕呢,怎么喝酒?

    人还没动呢,那人说话手就摸到李波的大腿上了,有点试探的意思,想看看你李波打算怎么做,手在李波的腿上摩挲着,那李波不仅模样好看,体型也好,这些男的都多大的岁数了,就是家里的老婆保养的再好能有人家小姑娘底子好皮肤好?

    李波当时就觉得恶心,她不是像人家那样的女人,真是奔着要和别人怎么样才要出来一起吃饭的,她就是合计多认识几个人,对自己和王焱将来不是有用处嘛,李波赶紧就站起身,那人也跟着起身上手是要搂李波,李波看着自己老姨,她老姨看见了,可就跟没看见一样,搂一下不能掉块肉,办成这么大的事情呢,李波心里就觉得不好,老姨这是想把自己给卖了,她知道自己老姨心里的意思。

    李波借口出去去卫生间,回来的时候叫那人给堵门口了,男的也是喝多了,将近六十来岁,头发都有点要掉光的架势,不过据说肯定手里就是有点实权,就要上手拽李波。

    “叔叔你喝多了,我家里还有事儿呢……”

    李波吓的调身就跑了,回家跟自己妈没说,跟王焱就更加不能说,要是说的话,按照王焱的脾气,王焱肯定就得来火的,跟那样的人对上,只会叫自己家吃亏,李波这回可消停的就在家里待着,家里的饭菜不好吃也不出去吃,谁找都不在。

    李波老姨就说李波胆子小,在李波家里就闹翻了。

    “你是我亲老姨,你没看见那手就要过来搂我?”

    李波老姨就觉得这孩子傻,这就是逢场作戏,你就是脱光了叫他跟你上床,他都那个年纪了,他行吗?你以为他就真的有那个本事能干成这件事情?办不成的话你怕他什么?好处自己拿着,你认识这样的人,将来走到哪里就都好使,借助人家能借助到多大的光?

    想不开,你年纪轻轻的,瞒住王焱,什么就都是你的。

    李波气的自己胃胀气。

    “老姨,你可千万别说了,你是我亲老姨,你可真狠啊,我就是在怎么样也不至于就出卖自己去换取这些东西,给你家办事,你觉得我吃亏不要紧,你可真行,什么都别说了。”

    李波当时就翻脸了,那以后两个人见面就不说话了,李波她妈听女儿说了,给李波好个掐,这要是叫王焱知道了,王焱能干嘛?你这个孩子就是虎,要是跑不了真发生点什么,你一辈子就都后悔,跟那样的老头子,你恶心都能恶心死你。

    这不就偏要攀高枝,攀高枝那就是个技术活,别以为自己轻轻松松的就会站在枝头上。

    李波这回算是吸取教训了,对着王焱更加好,王焱是有什么回家就跟李波说,李波帮着分析,当然了对着娘家好,人家娘家养个好闺女,有什么东西就都往娘家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