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婚前婚后,大龄剩女 > 345 找不到人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看最快更新

    “嫂子这是怎么了?”

    王焱不跟三婶说话之后,三婶几乎就很少来家里,大部分就是路过在门口说两句话也不肯进来,不是她一个长辈拿着自己的辈分说什么,王焱不懂事,难道叫她上赶子的去跟孩子说话?三婶自认做不到,这其中的关节大家心里都明明白白的,有些感情一伤在想回到过去,那就难了。

    王妈妈去三婶家坐坐,脸上不太愉快,不太愿意说家里的这些乱套事儿,说出来觉得丢人。

    王妈妈就是郁闷,自己家就这么一个孩子,就给教育成了这样?

    三婶那是精明人细细品味一下自己就知道这其中的奥妙了,劝了王妈妈两句,这样的事情别人劝不劝作用不大,得自己往开了想,那就是这样的孩子,你没招。

    “李波对王焱我看不错,对他好就行啊,只要不算计他,孩子过好了,你还有什么好担心的?”

    王妈妈最担心的就是,等自己跟王爸爸一死,估计李波跟谁都不能走了,她就是愿意自己走动,人家愿意跟她走吗?就她这样的,把人都给得罪光了,谁愿意搭理她?现在这是看在自己跟王爸爸的面子上,你说王冉他们那时候相处的挺好的,怎么到了王焱这里就演变成这样了?

    还是说现在的孩子就都这样的自私?跟过去的孩子不同了,过去的孩子傻啊,接触的东西也是有限,现在的小孩儿不大点不是什么都懂嘛,这样真的就好吗?

    那要是这样说,你说三婶的这两个孙子,那老大简直就太好了,人家怎么教的?没人管啊。

    王焱不管家里弄成什么样,在单位可以,混的不错,李波每天晚上回家都要跟王焱说说这些事儿,李波身上有个什么毛病呢,她是上眼皮,得比她有本事,她才愿意搭理你,你要是没有一点的本事,她理都不理你。

    简宁胃痛,当时几个医生就劝他住几天的院,反正时间这个东西挤挤就总会有的,好好检查检查什么毛病,顺便休息两天就当给自己放假了被,可简宁不干,检查完了就回去了。

    “住两天院吧,就当休息,我陪着你。”

    王冉打商量,简宁不听,原本就不是太重的病,一个胃痛住院这说出去不是笑话嘛。

    王冉每天准时到点回家,能推的就尽量推,回家得给人家做饭啊,她不做简宁就不吃,胃痛哪里来的?就是这样来的,两个人在家也就随便吃点,没做的那么精细,人上了年纪,很多事情就都不愿意做,其实王冉也不愿意做饭,可家里自己不做就没有能做的人了,换个人做,他也不见得吃,自己就得坚持下去。

    摆好筷子进了屋子里喊他出来吃饭,简宁才坐下身那边简承宇来电话,电话的声音很小,父子俩也不知道在说什么,王冉没有听见,就听见简宁嗯嗯嗯的,然后就挂了。

    “他打电话跟你说什么?”

    儿子这是有事情说?

    王冉问,简宁没说,她也就没有在继续追问下去,每个人都有保留**的权力,就算是当妈妈也得尊重孩子的选择。

    简承宇人回来了,却没有回家,让简宁晚上出去一趟,他在酒店里呢,儿子这样说就肯定是有事儿,简宁瞒着王冉,什么事情自己先看看再说。

    简宁吃过饭,自己说要出去溜达溜达。

    “我陪你去?”

    “不用,就在附近转转,要是晚点回来别担心,想顺便去医院看一眼。”

    王冉也没多想,这些年的夫妻感情相信简宁,他说晚回来一点可能医院还有点什么别的事情被,王冉送着他出门的。

    简承宇的情况不太妙,有点蔫,简宁站在酒店客房的门外,简承宇出来给自己爸爸开门,父子俩一起喝的酒,这是男人跟男人之间的谈话,他是觉得憋屈,自己清楚这样的女人不能要,可看着就心里难受。

    简宁是不想管儿子的私生活,一听孩子说,这样的女人……说其他的都没用。

    “那你打算怎么办?”

    “我就是不知道该怎么办才来跟你说的,我要是跟我妈说了,她八成会反对到底。”

    简宁挑眉,这是一定的,每个当母亲的如果知道自己孩子被别人这样耍,同意什么?会恨死那个女人的。

    叫简承宇放手吧,他不甘心,不放手吧,姚若晖永远不长心,肖可静人已经出现了,若晖不是没有看见过,可她就是一点反应就都没有,简承宇知道自己犯贱,对待姚若晖这样的人就应该狠狠心,她没心你就得比她更加没心。

    跟简宁分开又回来,知道她现在住在什么地方,一步都不愿意上前,觉得那样的自己太可悲了。

    按照简宁所说的,可以试着跟肖可静处处看,感情就都是这样相处出来的,越是相处你越是会发现这个人身上的优点,简承宇深呼吸一口气,就这样干吧。

    尽量去忽视她所有的消息,跟肖可静出双入对,想去认认真真的爱一个人。

    肖可静觉得自己就很幸福,男朋友条件这样好,对着她更加的好,自己满足的很。

    简承宇开始大范围的带着肖可静出现在自己的所属圈子里,难免会有那么几次的相遇,姚若晖是要当个彻头彻尾的陌生人,多余的眼神不愿意放在他们的身上,就是对面路过,眼神也没有任何的波动,对于她来讲,这个男人就是一个玩物,她玩够了一脚踹开了这样就够了,没有值得回味的必要。

    秋秋的婚礼,提早跟若晖打了招呼,想让她给当伴娘,若晖跟秋秋关系不错,既然提了出来,自然就没有推掉的理由。

    “你就不怕我抢了你的风头?”

    秋秋叹口气:“你长成这样天生就是抢风头的,我怕什么,我老公多见你两次弄不好还有免疫力了。”秋秋打趣的说着。

    若晖不置可否,你都不在意,那我就更加没有在意的必要了。

    去换礼服的当空,严创开着车过来的,她事先之前有说过会来这里试穿礼服,严创吊儿郎当的依靠在柱子上,姚若晖从里面出来,自己看着胸部的位置,有些大,不太合身,手就一直放在胸的位置。

    “美女看这边。”

    严创喊了一声,若晖看着是他,无可奈何的笑笑,伴娘当中还有一位,就是简承宇的女朋友肖可静,肖可静原本是没有资格出现在这样的名单当中的,秋秋的未婚夫跟简承宇的关系不错,最后还缺一位伴娘实在没有办法,最后把她给拖了进来。

    “好看吗?”若晖问严创。

    严创点头,她想来就是这么艳光四射的,专属砸场子的,两个人在一旁说话,若晖再说,严创在听,不知道说些什么,若晖脸上的笑容也不在了,严创看着不远处,说着说着两个人挨到一起,还是姚若晖在张嘴,严创不说话。

    肖可静就特别羡慕姚若晖,天之骄女,男朋友也是那样的人物,又帅又高看着有点邪气可对姚若晖那样的好,她老早就觉得严创是姚若晖的男朋友,不是男朋友怎么会这样的暧昧?

    “你的前小男朋友都要用目光杀死我了。”严创呵呵的笑着,他说呢,今天出门也没有惹到什么,后背一阵一阵的发冷这是什么毛病,原来是有人看着他不顺眼了,有点意思。

    若晖难得正经,不想在这上面开玩笑。

    “人家有女朋友的,别乱说。”

    乱说嘛?

    “你信不信……”严创低着头嘴唇越来越靠近姚若晖,姚若晖看着已经消失掉的人无可奈何的看着严创,她就说了,大家都是出来玩的,都玩得起,简承宇就是在觉得没面子也过去那么久了,有了新女朋友她觉得肖可静这人挺不错的,还有什么放不下的,严创则是觉得没意思,人跑掉了还有什么可玩的。

    晚上出去玩,若晖一直要走,说自己有事情,秋秋就是不让。

    “姚若晖,后天我就要结婚了,你要这样对待我嘛?”

    若晖瞟了一眼,怎么说的好像是自己甩了她一样,别说的那样的可怜成吗?

    坐在一边看着手机,酒也没有怎么碰,肖可静劝着简承宇少喝一点,这人也不知道怎么弄的,整个手面就全部都破掉了,像是用拳头砸的,肖可静想不通,他突突然的用拳头能去砸什么,他说是意外,她也就信了。

    “你到底是怎么了?”

    肖可静问了几次,他就是没有声音,她也有些下不来台,年轻的女孩子谁不想在外人的面前自己多几分面子,从上午他就有点不对劲儿,问他话,他又不说,肖可静拽住他的手。

    若晖坐的有些不自在,她留在这里,肯定有人心里不太愉快的,何必找不痛快呢,她不想让任何人难过。

    “秋秋明天我补你,今天真的有事儿,我先走了。”

    秋秋送着若晖出去,留也留不住,留得住人留不住心,两个人在外面站了一会儿,秋秋点了一根烟,狠吸一口,拿着烟的手递到姚若晖面前,若晖动动鼻子,自己摆摆手:“现在在戒。”

    “为了严创?”秋秋嘴唇上翘。

    若晖现在真是变了,为了严创你看看变了多少,酒也少喝了,烟也不碰了,更加很少出来玩,这还是姚若晖嘛。

    “干脆你也跟严创结婚算了,这样舍不得还不如把他变成你的人。”

    若晖摊手,不想解释,解释了也没人信,让她回去,自己去拦车,喝酒了现在就不想开车,酒驾可是很严重的罪啊,姚若晖撇嘴,要是放在三个月前自己这样说,估计都会被扔香蕉皮,谁都遵守交通法则,她姚若晖恰恰不是会遵守的那一个。

    电话响,这回是正主了。

    隋涛最近的日子不太好过,太露锋芒总会有倒下的那一天,过去因为方方面面的原因,他没有倒下,姚若晖的嗅觉很是灵感,先是从别人的嘴里得知的,知道之后就一直在活动,那毕竟是自己的父亲,严创在里面就扮演了一种这样的角色。

    伸手拦了一辆车,才准备上车,被人狠狠推了一把,若晖差点就摔车座上了,回头看了一眼,对上他满是怒火的双目,她觉得无语。

    这人是吃饱了撑的是吧?

    “若晖……”

    简承宇把姚若晖的电话抢了下来直接关机,跟着她坐了进去,若晖不想叫别人看笑话,司机一直在观察,似乎在判断眼下这是什么情况,若晖说了两句,车子慢慢的动了起来。

    “你女朋友还在里面吧。”

    简承宇拽着若晖的手,她想给严创打个电话叫他放心,可手都要被身边的人给捏碎了。

    到了自己住的地方,姚若晖没有下车,司机有些不耐烦,早知道是这样的情况就不能拉了,这算是怎么回事儿啊?

    “麻烦师傅你出去抽两根烟。”姚若晖递过去五百块钱,她现在不能下车,不管眼前的人打什么样的主意,她是不想跟他在有任何的牵扯,司机回头看了一眼,倒是开了车门下去了。

    “我说……”

    若晖的话没有讲出来,被他突然压下来的唇打断,恶狠狠的用自己的唇去啃咬着她的,她只是静静的坐着,脸上没有挣扎没有享受更加没有任何一丝一毫的情绪,仿佛自己就像是个木头人一样的任由他在自己的唇上肆虐,如果他要的是一个吻,那没问题,自己可以送给他。

    “吻完了?”若晖推开他的身体,让他跟自己保持适当的距离,轻轻叹口气:“我原本是觉得我们要好聚好散,你也有女朋友了,我这样的女人哪里好,私生活混乱,又不讲理又任性又野蛮。”若晖细数着自己的缺点。

    也交往过一段,不管心里怎么去想他的,他是个好人,对着她很好,很照顾她。

    她自己都注定就是这个德行了,实在不想拖累别人变得不堪,他的感情自己不是不懂,只是没的回应,爱情这个东西从来就都不是勉强就可以的,她对他没有任何的爱意,一丝一点都没有。

    伸出手摸着他的脸:“你现在让我变成了一个更坏的女人,你的小女友人很单纯,你就当替我积德保留她的单纯吧,将来你们结婚生子走过完美的一生,我是个坏女人。”

    “我喜欢你。”

    “我不喜欢你,从我们俩在一起的第一天你就清楚,我不会喜欢任何人,也许以后会,但是那个人不是你。”

    应该说的话自己都说尽了,准备下车的时候,简承宇伸出手拽了姚若晖。

    “你有更好的选择吗?没有更好的选择,我可以当你的备胎。”

    姚若晖翘唇,头也不回,只是站定了脚步背对着他,脸隐藏在黑幕里。

    “别把自己弄的太过于狼狈,去奢求一个不爱你的女人可怜你,这是一件悲剧的事情,多多珍惜眼前人吧。”

    若晖说过的,裘灵不是一个合格的妻子,隋涛没有了姚静业娶了同样是高干家庭出身的裘灵,可裘灵的作用就是……

    隋涛办公室-

    “我跟你们走,但是我只有一个要求,不要给我戴上手铐。”

    隋涛只提出来这么一个要求,来的人考虑他的配合态度倒是答应了,不过到了小屋子里却有人转身拿着手铐把隋涛给扣上了,隋涛的眼珠子立立着。

    裘灵垮了,甚至都不知道隋涛为什么被带走了,人到底犯了什么事情。

    若望也懵了,她是有些小聪明可真的这些事情她没有接触过,而且之前还是好好的,她爸犯什么法了?裘灵找娘家,现在摆着的就是有关系去使用不出去,隋涛一进去,隋涛的弟弟被请去问话,裘灵事先有足够的时间去告诫隋涛的弟弟不要乱说,可她没有,整个人都慌乱了,想着的第一个事情就是要不要准备清理银行账户,其实隋涛银行挺干净的,又不是真的那么傻,出事儿之后第一个有关部门查下来就是查账户,谁会把那么大的把柄送到别人的面前。

    隋涛的妈一下子坐在地上,拍着大腿嘴里喊着完了。

    家里的大树倒下了,这不是完了是什么?

    裘灵家压根一点风声没有听到过,姚若晖是赶在人过去之前,去了一趟奶奶家,叫住二叔叫他稳住。

    “问你什么就说不知道,不清楚,不是你所经手的,就是怎么关你不要开口讲话,我没有去保你出来,任何一句话不要讲。”

    二叔也是有点害怕,他到现在也不知道到底是为了什么就演变成了这个样子,来的太过于突然。

    事情说起来就得说拜二叔所赐,他借着隋涛的名头,这些年没少划拉钱,特别是今年姚若晖的奶奶办大寿那是真的大办,二叔光接钱就接了一百来万,当时隋涛人不在本地,裘灵又不管这些闲事儿,等隋涛知道的时候已经晚了,钱是个好东西,这东西也不会咬手,二叔是想着自己儿子在谈朋友,钱多多划拉划拉将来儿子不是跟着收益嘛。

    还有做生意借助的是谁的关系?二叔在这里面扮演的不过就是一个喽啰的角色,为什么最后他却成了大咖?有人存心就想把隋涛给送进去。

    二叔这是幸好有姚若晖打了预防针,看见来人的时候震惊归震惊还能保持一点理智,没有马上就把隋涛给兜出去,虽然这里面没有隋涛什么事儿,可人都是害怕事儿的,一旦真的压下来,他心里又不肯定,想着自己家老大有本事,什么事儿他都能抗,不像是自己,他谁都不认识啊,眼前的人又在引诱他,说是其实事情不大,只要二叔愿意把事情推到隋涛的身上,他马上就能取保候审。

    “怎么办啊?”裘灵抓着若望的手。

    若望脑子也转动不过来,她怎么知道应该怎么办?之前爸爸一点交代就都没有,接下来应该做些什么?

    “妈,给姥爷打电话了嘛……”

    “对对对,还有你姥爷呢……”

    裘灵的父亲想要打听,可惜现在人不在位置上,风光不再,还有什么能打听出来的,要么人家是不知道,知道的人压根就不说,嘴巴都紧的很。

    全部的事情都是姚若晖一个人在跑,过去姚若晖虽然挂着是高干女的身份,可惜接触的人有限,也从来没有正经的切入进过这个圈子,你一个孩子来办事儿,人家能给你面子?

    求大舅二舅?

    姚若晖就是光用想的就知道,大舅二舅一个都靠不住,如果外公活着,或许还有点希望能伸手帮一把,所以直接跃过那两个人,就因为这样被裘灵连哭带喊的指着若晖的鼻子开骂。

    “你爸爸就是过去对你不好,他现在都被带进去了,你就现在报复上了?”

    裘灵一副要跟若晖拼了的样子,若晖面上没有表情,孰是孰非等以后你就清楚了,没有脑子的人永远没有脑子,混账东西到处都是,你风光的时候别人在你的身后点头哈腰的,那是有求于你,当你不行了,见风使舵的人就出现了,真跟这样的人计较,跌了自己的身份。

    “妈……”

    若望拽着裘灵,裘灵当着隋家人的面就指责若晖不孝顺。

    “就算是你爸在有不对,在这个关键时刻了,你能不能这样干?你亲舅舅难道还不能帮忙?”

    若晖觉得裘灵的脑子是被门给挤过,姓姚的有义务应该出手帮助姓隋的嘛?

    裘灵一说,隋涛的母亲就跟着喊上了,要去求若晖,求若晖帮她爸爸一把。

    眼泪就跟不要钱似的往下掉。

    “若晖啊,你可不能不管你爸啊,你去求求你舅舅,你舅舅都那么有本事,他们跟里面打一声招呼,你爸就能放出来,奶奶求你了……”

    姚若晖无动于衷,若望用眼睛看看自己姐姐,想要张嘴说话,若望的男朋友不怪若晖说尖,看见若望要张嘴立马捅了若望一下,依着他一个外人来看,不见得就是不想帮忙的,应该是已经有了想法,不过眼前的这些人……他原本以为若望的母亲出身那样的好,不应该慌张,可是现在来看,跟一般的家庭妇女有什么分别?

    姚若晖被自己奶奶给拽来拽去的,最后她奶奶要上手,若晖开口了。

    “你们有没有想过,我舅舅是姓姚的,姚静业已经去世了,他们凭什么管你们姓隋的、。”

    若晖说的就是正常的话,两家在老人过世之后就再也没有更深的接触,人家怎么会伸手帮这个忙?她就佩服能想出来这个主意的人,隋涛是跟姓裘的才是亲戚。

    若晖的奶奶动动嘴,拍着大腿往沙发上一坐,她就指望自己的哭声能把若晖的心给哭软了,裘灵呢,则是认为自己老早就看见了今天,姚若晖小时候就是这副德行的。

    严创走的他父亲的关系,检察长那边已经说好了人是要给放回去的,中间出现一个什么问题呢,有个叫黄波的人跟隋涛有些过节,现在这个黄波就是不想撒手,就是想咬掉隋涛的一块肉,在当时把人给带过来的时候,隋涛也说过,自己一切都配合,他毕竟现在处在这个位置,能不戴手铐就尽量别给他带,他出去之后还要工作的,黄波在隋涛进来之后手铐就拷在了隋涛的手上,当时隋涛是有点激动,他一辈子都没有受过这样的侮辱,两个人就是闹的特别犟,黄波在中间想诱导二叔把一切的罪名都推到隋涛的身上,可二叔现在的态度就是在观望,至于在观望一些什么,黄波心里看的明明白白的,如果人能弄出去,亲兄弟之间,不至于就做到什么不能挽回的地步,当然了这个机会不给他们,隋涛这次就是栽定了。

    严创请自己父亲出手,首先就得表明自己跟姚若晖的关系,隋涛那就是他未来老丈人,帮不帮,你要是不帮呢,那也成,我以后带着老婆就啃老,几百万?你也知道我不是东西,我天生就是这样的人,说不定什么时候我就嘴快把家里的事情全部都给说了出去。

    “你这是在威胁我?”

    严创靠在沙发上姿态优雅的打着哈气,难道现在才看出来是威胁嘛?

    严创的父亲几次都想挥手,大儿子太过于优秀,一对比小儿子,一个是天上一个是地下,惹是生非的事情就永远有他一份,他不是出生在这样的家里,他早就死了。

    严创的母亲拦住丈夫的手,不屑看小儿子一眼。

    “姚若晖教你来威胁你的父母的?”

    “能不能办,给我一句准话。”

    严创的大哥上手照着严创就是一拳,当母亲的却怕大儿子伤了手,严创抿抿唇,唇角有些破掉,不以为意的笑笑,已经习惯了。

    “我们家里不同意你跟姚若晖在一起。”

    过去有过去的考量,现在有现在的考量,家里反对的最大原因就是姚若晖这个女孩子不检点,她经手的男人数不清,想来也是有那样的一个妈,能生出来什么好女儿。

    “她的私生活太乱套,配不上你。”

    这是严创本世纪听过觉得最好笑的笑话,配不上他?

    “我就是混账一个,惹是生非干嘛嘛不行,吃嘛嘛不够。”对着父母鞠躬,一脸的调侃:“感谢二老觉得你们的儿子我还算是个人,还会觉得别的姑娘配不上你们的儿子,她不是好东西我也不是好鸟,我跟她就是绝配。”

    严创的态度就拿了出来,不管姚若晖怎么样,他就是要管,就是要帮。

    若晖也知道严创难做,一个在家里原本就没有一丝地位的人,为了自己愿意低下头去求父母,能遇上什么她都可以预见,扔掉手里的啤酒罐。

    “都在心里了。”

    感激的话她说不出口,只要严创有需要的一天,她赴汤蹈火在所不辞,这话不是说说。

    严创翘唇。

    “等有哪一天了,我活够了拉着你一起去死,这是不是就算是应了那句话,死之前也得找个垫背的?”

    若晖呵呵的笑着,应该算吧。

    上上下下的找人活动,梁家也出了力气,隋涛到底是安然无恙的被放了出来,他没有马上走,当时就说,要求车给他送回去,他怎么来的就得怎么回去,要不然以后没有办法工作。

    隋涛被关了三天,其实并不是真真切切的就在里面蹲了三天,除了第一天被扣住之外,晚上就被人接到了酒店里,住了两天,最后车子又给送了回去,隋涛一进家门,裘灵悬着的那颗心终于落地了。

    隋涛能不知道是谁把自己给弄出来的?

    当时负责查他案子的人就拍着隋涛的肩膀夸他生了一个好女儿,上上下下全部就都是姚若晖打点的,一个女孩子能把事情办全面了,一面不落并且这样的淡定的孩子,好像什么都没有发生过,能沉得住气,主要就是因为是个女孩子,这点叫他大开眼界。

    “若晖是个好孩子。”

    裘灵晚上做了很多吃的,隋涛看着裘灵的脸,心里闪过一抹复杂的感情,家里发生的一切他不用亲眼看见自己就都听说到了,出事情之后家里竟然没有人能进得出去,丝毫就拿这个事情没有办法,并不是他的错,不过就是别人想强按头叫他认了,要不是若晖在中间周旋,也许他今天就进去了,家里的人都在做些什么?

    “你多吃点,有没有人对你动手?”裘灵看着隋涛一脸想哭的样子。

    隋涛没有吭声,他不想回答这样的傻话,谁能对他做什么?你以为现在还是过去的那种,靠着打来叫人承认罪名嘛?就是别人有这样的待遇,他隋涛也不会有,谁敢?

    二叔好半天喘了一口气,这次他算是彻彻底底的服了若晖,这孩子……

    “之前若晖找我,跟我说叫我什么都不要讲……”

    裘灵自动忽略二叔所说的话,她把隋涛能出来的根本原因归结为隋涛就是无辜的。

    隋涛的眼睛动动,裘灵才开一个头:“若晖这孩子真不像话……”

    “妈,你多吃菜……”若望给裘灵夹了一筷子的菜。隋涛人出来了,姚若晖却没有出现,她的姿态已经说明了,她现在就是想脱身,不想跟这个家挨得过近,为什么不看着隋涛被送进去,那是她的父亲,里外她还是分得出来的,自己的父亲蹲监狱对她有什么好处?

    难道脸上会有光嘛?如果没有的话,她为什么要做那样亲者痛仇者快的事情。

    裘灵继续说。

    “若晖这孩子就是不像话,亲舅舅……”

    “你也说了那是她的亲舅舅,不是你的亲哥哥,你有什么立场去求?姚静业已经死了。”隋涛开口。

    裘灵被噎的半死,怎么也没想到丈夫说话会这么的伤人,她是为了谁啊?还不是为了丈夫。

    隋涛打电话找若晖,若晖推了,说自己忙。

    “爸爸想跟你说说心里话,这个机会都不给我?”

    姚若晖看着镜子里的自己,手里拿着唇膏往嘴唇上涂抹,过去她没有受到过这样待遇,现在以后更加不必,大家都自然些她还能活的轻松一点。

    “你是我爸,你出事情了对我而言并不是一件特别光彩的事情,我就做了自己力所能及的事儿,你突然这样关心我,我有些害怕……”若晖笑呵呵的开着玩笑。

    圈子里现在就都知道姚若晖的父亲是严创给拽出来的,尽管事情不大,可严创使了力气,两个人原本之间就有暧昧,现下想想,为了什么大家就都心里明了了。

    大半夜的陪着严创出去钓鱼,吹着冷风,坐在一个不知名的角落里,姚若晖打着哈气,这人就是病态,这个时间就应该美美的睡上一觉。

    “困嘛?”

    若晖摇摇头,困却没有说,朋友之间一旦牵扯到了人情,其实也是不好偿还的,如果他提出来要求,或许会比现在这样来的好。

    早上五点多,若晖都要冻僵了,严创这个神经病终于愿意离开原地了,她活动着手脚严创突然从后面抱住她,若晖的身体有些发僵,并非是冻的。

    “你说过的话算话吧,如果你没有人陪,我也没有,那我们俩就搭伴吧。”

    若晖想动动,扯扯唇:“这个玩笑一点都不好笑,我们俩?”

    一个花花公子,一个花花公主,这样的两个人凑到一起,日子有的过嘛?今天你给我戴顶绿帽子,明天我给你送个绿头巾,有意思嘛?

    “我不是开玩笑,真的不是开玩笑。”严创晃悠着自己的身体,怀抱着她,从后面带动着她的身体,若晖笑不出来,不是玩笑是什么?难道是来真的?她跟严创?怎么想都觉得怪异,准备认真的跟他谈谈的时候他却突然笑了。

    “跟你开玩笑的,看你那样子,我配你难道你吃亏嘛?”

    若晖认真的看着严创的脸,试图想从他的脸上看出来一些东西,不知道是他掩盖的好还是自己真的想差了,他脸上除了嬉皮笑脸还是嬉皮笑脸,跟平时一样。

    “倒不是吃亏,我们俩睡在同一张床上,你能想象嘛?”

    这不是开玩笑嘛

    “是不能想象,你该减肥了,腰粗了两圈。”

    若晖翻着白眼:“你去找出来一个身材比我更加标准的人,我就嫁给你,立刻马上嫁给你。”

    “还是算了吧,我无福消受,就像是你说的,我们两个人躺在一起能看吗?”

    若晖笑笑,分道扬镳自己回到家里,洗澡的时候突然却想起来严创抱着自己说出来那句话的场景,当时她背对着严创所以搞不清他到底是在开玩笑还是认真的,总觉得不太可能,两个人没有那个感觉的,严创喜欢她什么?自己全身就都是缺点。

    叮咚!

    若晖冲干净自己身上的泡沫,围上浴巾,擦拭头发的时候才听见外面有人按门铃,这个时间……

    打开门板,看着站在外面的人,估计已经喝多了,脸有些不正常的红润。

    “有事情吗?”

    “你有没有喜欢过我?”

    若晖不耐烦的打算关上门板,简承宇却伸出来了手,手拽着门眼睛猩红的盯着若晖,就算是玩一场也得有感情的付出吧?他就是想知道一个答案,这样也不行嘛?

    “你喝完酒来我家发酒疯?”

    保安到底在干些什么,自己每个月交钱难道就为了让莫名的人上来骚扰自己吗?若晖转身伸手去拿电话,简承宇从外面进入,打掉了她手上的电话,姚若晖冷着脸回头……

    严创想联系若晖却联系不上,不是不接电话就是不在家,去她工作室找她,秘书说她已经有好几天没过来工作室了,平时也会有这样的情况出现,秘书倒是没有着急。

    “她没有说自己去了哪里?”

    秘书摇头。

    “老板上个月就整整七天没来工作室。”

    活的这样放纵任性的人倒是很少见,不过谁让人家出身好了呢。

    “她回来告诉她我来找过她。”

    秘书点点头,目送严创离开,严创原本觉得事情有点不对,可仔细一想,那一天自己说的话,姚若晖的心思比谁都重,你有些微的一些情绪上的变化都会被放大无数倍送到她的眼前,如此一想,自己倒是没有在着急找她,见了面大家也是尴尬。

    /*20:3移动,3g版阅读页底部横幅*/varcpro_id="u1439360";

    上一章

    |

    目录

    |

    阅读设置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