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婚前婚后,大龄剩女 > 348  不和谐

    姜雯怀孕首先乐开的就是夏侯兰,小皱的妈背后捅咕什么夏侯兰心里都门清的很,可门清没用啊,你压不住女婿获得了相反的结果你就倒霉,到时候弄的小两口积怨深了那以后是过还是不过?夏侯兰知道这个分寸,自己女儿不怀孕,她这个腰板就永远挺不起来,女儿怀孕了,夏侯兰这口气算是硬气了起来。

    自己接到电话转身就哭了,她这么一哭,姜雯还能不哭嘛,母女两个人都比较伤感。

    “别哭了,这是高兴的事儿,哭什么。”

    夏侯兰打断女儿哭泣的声音,应该笑的。

    姜雯争气,可医生也说了,徐瑶保胎,孩子尽量还是呵护着一些,姜雯的身体这些年看病亏了不少,夏侯兰借由着这个引子对着小皱娘俩这就开始了,你当老婆婆的过去不是劝离婚吗?

    过去她没有资格说,现在呢?

    “我家这孩子就是心眼实,你说为了要这个孩子吃了多少苦?今天打针明天打针的,我当妈的看着……”夏侯兰这就是哭给小皱他妈听的,你别以为你难为我女儿,我不清楚,我就是不跟你计较,现在我们俩试试看。

    你看我能不能绕了你。

    小皱的妈一句话都说不出来,儿媳妇怀孕了,自己就应该烧高香,就害怕姜雯有个头疼脑热的,这个年纪跟人小年轻要孩子比不了的。

    *

    “我一直就没搞懂你喜欢我什么。”若晖是把自己从头到脚看了又看,你说她除了这张脸好看一点之外,身上有哪点是能叫人喜欢的地方?又任性又不听话,桀骜不驯男女关系复杂,她如果给人当婆婆,这样的儿媳妇她肯定就不要。

    简承宇大部分直接忽略若晖的话,好不好行不行这些就都不是她说了算的,他没打算放手之前,她就不能离开,锁也锁着她,若晖倒是不着急了,一天两天家里人能不找,难道一个月两个月没人找她?

    “我如果是你妈妈,我会很伤心的,我精心培养出来这样好的儿子,却摊上这么一个货。”贬低自己,姚若晖也是个中好手,她说的就都是实话,事实就是这样的,大家谁不清楚谁?她是什么样,她说的好听夸出来花,被人能信吗?

    她现在就敢说这句话,她今天跟简承宇结婚,也许明天就给他到绿帽子,男女的爱情不是能勉强得来的,是需要两情相悦的,而且在两情相悦,时间久了,也腻歪的很。

    “你不需要替我妈着想,你不是她。”

    若晖被堵了一句,自己举高手,她说的都是好话,他不愿意好好听,那她就没有办法了。

    “你就没想过,我家的人来找,你要怎么把我给藏起来?我是个大活人,我家里要是没有有权势的人也就算了,你藏也就藏起来了……”现在就是这样的,人压人能压死人,可惜了,她不是别人,她是姚若晖啊,根正苗红的姓姚的,姚静业的女儿。

    “这些不需要你来操心。”

    梁抗抗倒是比隋涛先找若晖的,这丫头有时候闲的没事儿就找自己一起吃个饭,好长时间没有她消息了,联络又联络不上,问了几次,工作室的秘书都说姚若晖已经很久没有来工作室了。

    梁抗抗急了,却找不到人。

    叶茜最近的日子过的凄惨无比,要说惨她可比吃不起饭的人幸福多了,这些年她从梁抗抗的身上没少划拉,马一菲那时候是明着赚钱,我跟了你就是为了图过这样的好日子,叶茜却不,叶茜嘴上要卖弄着,不承认,背地里自己使劲儿划拉钱,有谁不喜欢钱?这样的人估计很少吧。

    说过的凄惨就是梁抗抗有了新的目标,梁抗抗这样的男人他喜欢你的时候,就算是明知道是你蛇蝎心肠,他图的不过就是一个乐,你能哄高兴他了,他就不在乎,当然感情也是淡薄的很,不然的话就守着叶茜一个算了,这些年叶茜前前后后经历过了多少的女人,却没有像是现在的这位,叫她感觉到了危机,就像是当初的马一菲弄不过叶茜,现在叶茜拧不过人家,如果是个年轻的女人,叶茜也能忍下这口气,谁叫自己年纪上吃亏了,偏偏是个半熟的女人。

    关于梁抗抗的太太叶茜的消息最近传的很多,梁抗抗不仁她为什么要对他有意?瞒了这些年了你知道她的心里有多苦?明明就是正式明媒正娶的太太,却不敢承认,外人指着她的鼻子叫她老三,现在叶茜也豁出去了,她就是要跟对方打擂台,她没有其他的资本,至少还有儿子,这是梁抗抗唯一的儿子。

    关于梁家的新闻很多,叶茜扶正这个消息传的最甚,不过当事人并没有出来辟谣,更加没有承认否认之说,有些人相信梁抗抗那就是娶了叶茜了,毕竟叶茜跟了梁抗抗这么多年,生了一儿一女,梁抗抗那么多的孩子当中,就这么一个儿子啊,这就是不同,凭借着这一点,叶茜就能横扫其他的女人,藐视一切的女人。

    梁抗抗却不怎么高兴,当你爱一个女人的时候,她的多心会算计柔情蜜意在你来看这些就都是你所能接受的,会帮着她往好的地方去想,当你有一天不在爱这个女人了,她的算计她的心眼多就成了致命伤,叶茜现在不是绷不住了,挑开她是梁太太的事情怎么她以为自己就不敢对她下手是不是?

    梁抗抗很久没有来叶茜这里了,女人老了皮肤松懈了,在保养也是有些跟不上,梁抗抗近些年睡叶茜的次数越来越少,如果叶茜愿意,她可以当梁抗抗的知心人,知己,粉红可偏偏她就是不甘愿,一定要争上一争。

    难得今天梁抗抗突然出现了,梁麦很是高兴,小嘴一直维持上翘的弧度,她当女儿的只希望母亲跟父母保持和谐的关系,能永远这样下去,她能享受独占父亲的待遇。

    叶茜侍候梁抗抗换鞋,过去觉得这样的女人你看多贴心,进门就弯腰给你换鞋,现在看着却觉得刺眼,家里请个佣人也可以帮着自己换拖鞋的,从什么时候开始,叶茜就步步都是在算计当中,梁抗抗心里仅剩的哪一点温暖转瞬即逝,消失得无影无踪的。

    “你最近有没有见过若晖?”

    梁麦的小脸呱嗒就摔在了地上,回来家里却在问姚若晖?

    “爸,我妈怎么可能会看见若晖姐呢,她从来就不把我妈给放在眼里……”

    叶茜瞪了梁麦一眼,她是做好了撕破脸的准备,可在梁抗抗不给出来最后的答案,她是不会轻举妄动的,儿子捏在自己的手里,不管梁抗抗怎么样,这个儿子将来就是继承姓梁的,她即便离开了梁抗抗,她依旧是梁抗抗唯一儿子的母亲。

    梁抗抗看着女儿,梁麦鼓着腮帮子。“我听你这话,你对她还有挺多不满的……”

    “我不应该对她有不满吗?她从来就没有拿我妈……”

    “麦麦……”

    “你叫她说,我倒是不知道她心里有这么多的怨言。”梁抗抗拦住叶茜的话,什么妈养什么样的孩子,叶茜心思多,梁麦心思也厚,其实在这些女儿当中,梁抗抗真是没有一个太过于喜欢的,都是女儿,都是女人生出来的,虽然有亲有厚,但其实都差不多,他的精力都用到女人的身上去了,还哪里有时间去关心儿女,唯一的儿子也就是占了儿子的名头而已。

    “爸你偏心,姚若晖不是你亲生的孩子,我做了这么多……”

    梁抗抗笑着打算梁麦的话:“你做了那么多?你比她听话,比她安静,比她懂事是吗?”

    梁麦觉得这样还不够吗?姚若晖那样的人站出去人家就都会说这就是被娇惯坏的富二代,她的身上就贴着那样的标签,父亲为什么不知道?父亲知道别人家都是怎么看若晖的吗?这样的女人养不住的,谁能娶她?跟她玩玩也就算了,娶回家难道等着她变成第二个姚静业吗?为什么父亲就不愿意睁开眼睛看看自己,她做的一点都不比姚若晖差。

    能不能真正公平的给她们一次较量的机会?她做的一切都比姚若晖棒。

    “你养出来的好女儿……”梁抗抗指着梁麦的鼻子大骂出口:“没有那个本事却偏要跟人去比,她以为自己是什么?今天我过来就是想问问你,你当梁太太当够了是吧?”

    叶茜动动唇,话没有说出口,眼泪先掉了下来,这些年了,就算是背后算计着一些其他的,可爱他没有掺假过,今天就换回来他这样的一句话,叶茜很想把自己的心掏出来给梁抗抗看看,那些女人都是为了他的钱啊,不然谁愿意年纪轻轻的就跟了他?为什么他就不懂呢?

    叶茜哭,梁抗抗看着腻歪,反正他不喜欢一个人了,哭也是错,喘息也是错。

    梁家开始对着梁抗抗施压,要求将叶茜踢出门么,原本就是不配,瞒了这些年是为了什么还不是为了等有一天,两个人的感情淡了,将叶茜扫地出门。

    梁抗抗在犹豫,跟了他这些年,就算是看在儿子的面子上,其实一个名分他也没打算娶别人,留给叶茜,就是个摆设而已。

    “谁去过她家?”

    梁抗抗认真的听着,若晖现在就没影子,没有出去,他派人查过,工作室那边是真的很久就没有过去了,这不像是她会办的事情,电话关机,倒是有迹象显示,简承宇曾经去过姚若晖的家。

    “两个人以前是恋人的关系,中间分过手,后来又捡了起来。”

    “若晖捡起来的?”梁抗抗拧拧眉头。

    “这个不太清楚,不过这位简先生似乎经常有去小姐的家里,小姐消失的前一天晚上,简先生曾经进去过……”

    梁抗抗看了看,这样的男人想找什么样的女人找不到?

    梁抗抗见了简承宇,开门见山,并非是直接上去就捅,而是表示自己清楚,姚若晖人现在就在简承宇的手里,你留她做客这些天也足够了,她还有家人,这样不说一声,家里的人是会非常担心的。

    “若晖还好吧。”

    年轻的男孩儿喜欢上一个漂亮的女人理解是可以理解,谁都有冲动过的年纪,就像是自己,对姚静业的求而不得,梁抗抗其实挺同情简承宇的,爱上姚若晖这样的孩子,注定了你是伤心的下场,她谁都不爱,只爱她自己。

    “我并没有见过姚小姐……”

    梁抗抗:……

    真当他是傻子耍吗?

    “如果是和平的情况下,她自己喜欢你愿意跟你在一起,我们是不会有任何的意见。”

    简承宇把玩着自己手中的钢笔,眉头挑挑,梁抗抗没有逼他,梁抗抗一走,简承宇也起身回了家,佣人说姚若晖在楼上睡觉,今天家里的玻璃又砸了,为什么砸玻璃,还不是想引起来别人的注意,佣人说话的时候他径直上了楼,推开门,屋子里的人在午睡,睡的很是安稳,外面窗子挂着一层窗纱,光晕仔仔细细的散开来洒在她的身上,梦境一般。

    他的视线动了动,无声息的将窗帘拉上,最后定格摆在一旁的装饰花瓶上,目光逼人。

    有人在轻舔她的耳朵,若晖猛地一激灵的睁开眼睛,他的气息越来越重,身上的人犹如钢刀一样的劈开了她的世界,若晖伸手去推,总要给人一个缓冲过程,他想干什么?身上的人目光游离似乎并非放在她的身上一样,若晖觉得不好。

    她很有危机意识,几乎下一秒就感觉到了危险,攥着他的脖子,自己挂在他的身上,两个身体贴合在一起,她张口喘息着。

    “你……怎么了?”

    总会有人发现的,他留不住她,最后她也许就是以这样的姿势躺在别人的身下,或者是冲动,简承宇不可抗拒的钉着她的身体,占有欲强势的男人最怕的就是被戴绿帽子,以前的事儿他管不了,现在如果在管不住,那就是他无能,伸出手去推开她,试着想将若晖推离,若晖却紧紧的抱住他,她脸上的表情足以说明她并非是在享受而是觉得痛苦,越来越痛,他想干什么?

    简承宇突然就想起来了小时候属于自己的玩具,他玩的东西别人极少会碰,因为那是属于他的,属于他的怎么可以沾染上别人的味道,眸子里的表情越来越是阴沉,家里的那点事情其实想知道有何难,他并不想把姚若晖弄到疯人院去,人跟人不同,如果姚若晖只是一个普通的女孩子,他敢,没有什么不敢的。

    放在这里,她自己却不放弃,她的养父也来找了自己,一想到梁抗抗,简承宇的情绪激动了起来,身体变得凶狠,下手一下比一下的重,梁抗抗姓梁的,姚若晖是姓姚的,他为什么要去关心姚若晖?还是说她根本就是她养父的入幕之宾?疼一个外来的孩子超过了自己亲生的,是吧,就是这样的吧?

    她永远都是这样的不检点,勾搭了这个勾搭了那个,他对她不够好吗?

    简承宇将自己身下的人推了出去,看着她像是破布娃娃一样的躺在床上,表情顿了顿,面无表情的抽出一旁的纸巾擦拭着自己的下身,他绝对不能给她机会,他认了,这辈子他就栽了。

    若晖大口大口喘着气,脸颊上淡淡的红润,简承宇上手,单手掐住了若晖的脖子,一个人受到了攻击,首先会做出来的就是抵抗,没有人愿意去死,若晖拍着他的手臂,一开始是以为他在跟自己开玩笑,对上他的眼睛,他的眸子里只有平静,黑黑搅开的世界里只有那个贪婪的她,她不懂得知足,永远都是这样,急不可待的转身就去找了自己以外的男人,身子压着她的,单手掐着她如玉一样的颈子。

    若晖觉得呼吸不上来,喉咙好痛,细微的喘着,无助的看着她。

    她就是这样,想要得到一件东西的时候,她就会这样用眼睛湿漉漉的看着你。

    “小宇……”

    若晖轻轻喊了一声,音有些破掉。

    在一起这么久的时间里,这是若晖第一次喊他的名字,有时候简承宇就想,有些女人天生的无情,在一起那么久为什么她就是不肯给自己一个好脸色呢?他能付出的他几近全部都给了她,喊他一句有这样的难吗?最后却在这样的场合之下喊了出来,他觉得讽刺无比,喊他做什么,是怕他真的下手杀死她吗?

    她猜对了。

    用力掐下去,恨红了眼睛,若晖的手勾在他掐住自己脖子的那只手上,她不挣扎,只是用手指轻轻的碰着他的手掌,那样轻轻的勾着,就像是垂危的病人攥着爱人的手那样,留下的只有眷恋,眼睛眨眨,严重的缺氧,大脑一片的空白,牙齿磕在他的手掌上,没有多少的力道。

    “小宇……”

    简承宇猛地收回了自己的手,就那样静静的抱着她,若晖看不见他的表情,可若晖的牙齿却在不停的颤抖当中,她不喜欢他,到目前为止甚至就连一点点的那些喜欢都飘走了,这样的男人很可怕,他就是疯子,心里强烈的涌起恶心,却不得不应付着他,也许下一秒他就把自己给了解了,若晖知道他不怕,人都疯了,这种心理严重扭曲的人,他怕什么?

    她伸出手,手臂微微发抖着,是被吓的,环抱着他的双肩。

    “小宇……”

    若晖跟外面可以联系,每天都这样安安分分的等着他回来,她跟梁抗抗通过电话,若晖没有说自己的遭遇,在若晖来看,真的惹毛了他,他是什么都做的出来的,自己能避开到哪里去?一劳永逸的办法就是送他进去,这个想法若想要实施起来则是太难,若晖玩就玩致命的。

    这是第三次他对自己上手,若晖不知道未来还有什么等待着自己,她现在终于明白了母亲的选择,爱就是爱,不爱就是不爱,爱一个人并非是看这个人的条件外在的一切,如果不爱,说其他都是假的。

    她每天都要出去晒晒太阳,躺在花园里眼睛上顶着一副墨镜。

    若望给若晖打电话,电话里调侃着若晖。

    “我妈就是那个样子,你也了解她,你不是跟我生气了吧……”这么久没有联系自己,若望不是不恨自己妈,为什么就看不开事情呢?可她不是裘灵,她不能主导裘灵的思想,有些人的思想顽固,并非是他人三言两语的就能说得清的。

    若晖翘翘唇,自己的手细细的摸抚着颈项,下手可真是黑,她喉咙到现在还疼呢,说来奇怪,并没有打她也没有让她累到,那一天之后全身跟瘫痪了似的,浑身都觉得痛,痛的不愿意起床,恨不得就老死在床上。

    “你也说了,我有什么好生气的。”

    “那你为什么不给我打电话呢?”

    若晖轻飘飘的叹口气,若望你已经长大了,姐妹在情深,中间夹着一个是非不分的你妈,再深的感情也终究会消淡下去,时间就是这样的无情,若晖甚至想回头找找,自己为什么喜欢若望的原因,只因为是妹妹吗?

    若晖不清不淡的调侃着她,若望是能感觉出来的。

    “姐,我只有你这么一个姐姐……”

    若晖笑笑,却没有在言语,若望觉得心慌,姐妹反目?不不不,若晖不是这样的人,她从小就是大气,自己妈她会原谅的,应该就是这样的,若望晚上没有下去吃饭,跟男朋友打着电话,男朋友倒是难得的站在若望的角度。

    “感情再深也架不住被人这样的伤,你妈妈……”其余的话并不是他能说的,他爱的就是隋若望这个人并不是她的家,不然遇上这样的母亲,他想自己会调头的。

    简承宇回来,衣服交给佣人,四点半就溜了回来,并非是不放心,只是怕她一个人觉得寂寞,有试探过的让人把新款的衣服送到家里,若晖还是高兴的挑了几件,她的眼光一贯的毒,并没有对外人说些什么,他的心似乎又归还到了原位,就这样吧。

    “跟你妹妹通了电话?”

    她的一举一动他都知晓。

    若晖不意外,点点头,怅然所失的看着天空。

    “很奇怪,小时候特别喜欢她,像是个肉娃娃,她小时候不太喜欢我的,因为她妈总是讲我的坏话,对我很不好,我很少有这样大量的时候,我觉得这个是我的妹妹,很神奇的一种感觉,可今天这种感觉似乎就消退了,消退的莫名其妙的,妹妹又如何?”

    你看吧,亲情之间都是这样,说淡就淡了,爱情岂不是更加的扯淡?

    简承宇若有所思的看着若晖,他最讨厌若晖的就是这点,什么事情维持一小段的热情之后,那种热情就消失掉了,也觉得心惊,也后悔过,那时候自己就应该上重手送走她,两个人的身体是想通的,现在的姚若晖感觉不到快乐。

    伸出手摸摸她的头,若晖翻着白眼。

    “你最好不要对着我做这样的动作。”自己扫扫被他摸过的地方,谁的年纪大?他出手来安慰自己?

    别搞笑了。

    “这跟年纪无关。”

    “那你叫我一声姐姐,叫来听听……”若晖难得有兴致的注视着他,如果细看的话,若晖会发现简承宇的耳根是有些许的红色的,他们两个人心里都清楚,现在这样的关系并不正常,他们是已经分手的,简承宇的身边还有正牌的女朋友肖可静。

    想到肖可静,若晖想打趣他的心思淡了淡,他以为整个世界都在他的鼓掌之间是吧?

    坐在沙发上抱着自己的双腿。

    两个人之间无声息的用着餐,若晖就是没搞懂,他把自己给圈在这里的最终目的又是什么?跟她结婚?不会是这样的傻吧?不会这样的天真吧?他难道不懂,强求来的爱情永远都不会变成属于自己真正的爱情。

    勉强能有什么好结果?

    “你的办公室是什么样的?”若晖挑开话题,似乎对他的办公室就特别的有兴趣,她不开口说想去看看,只是每天问一点,什么东西摆在哪里,也有聊到他的父母,按照姚若晖所想,他的父母感情一定很差,能培养出来这样极品的孩子,父母也一定就是极品,他决口不提,属于自己家的事情,就连最喜欢的女人也别想从他的嘴巴里知道一点。

    属于家里的,不管是好的,不好的,简承宇都不愿意说。

    这点是随了简耀东,家里的事情就发生到了这里,外界不能知道。

    王冉怀孕了,想起来想去终究到底还是跟儿子开口了,做母亲的为难,开这个口,她觉得自己似乎有些对不起孩子,女人总是想的多,在这把年纪怀孕,生下来首先就是对这个孩子不同的看重,闹闹小时候她想上手,可惜简家根本不给她机会,与其说她当了母亲,不如说她当了一个详细的旁观人,孩子很早就给抱走了,少了很多天伦之乐,想儿子的时候抱着丈夫,一开始抱走的时候也是成夜成夜的难眠,没有给与他的给了另外的孩子,王冉觉得对不起儿子。

    闹闹的反应很平静,平静到王冉觉得诧异,他总应该觉得有点意外的吧?难道他之前就想到了?这是根本就不可能的。

    “你没有想对我说的话?”

    “妈,我希望你能永远快乐,健康。”

    他说不出更深的感情,不太喜欢感情外露,更加不太喜欢表达,母亲在他的心里就是一个柔弱的女人,因为柔弱要不到他的抚养权,他从来没有怪过父母,人首先得强势,其次才会得到自己想要的一切,你若是对着别人示弱,别人只会一口吞掉你,在自己成长的岁月里,他有父爱有母爱,小时候父亲会领着他去母亲工作的地方,很小很小的时候,简承宇还不算是太懂事的时候,他看着母亲的脸,有一段时间王冉经常在外面风吹日晒的,他不是很理解关于美的定义,总觉得父亲跟别人的父亲不大相同,毕竟父亲那样的出色,细心的照顾着自己,母亲的心思很粗,怨恨过,只是偷偷的放在内心里,没有表露过,他有话跟谁都不讲,只是放在最安静的那个角落,他觉得母亲爱工作胜过爱自己,父亲爱母亲胜过一切,渐渐长大了,自己却长了如同父亲一般的心,想要去呵护母亲,母亲来这通电话想必是经过深思熟虑的,她在害怕什么,他也懂。

    其实完全没有必要,自己长大了,他们在有孩子,这个孩子会平安的长在他们的身前。

    王冉一直都觉得自己的儿子很好,健康阳光虽然有时候有些腼腆,心肠却是好的,无论哪一点跟真实当中的简承宇是一点不搭边的,他冷酷他无情,他甩起来狠的时候比谁都无情,不给别人留一条后路,人家说为别人留一条后路就是为自己留一条后路,在他的世界里,给别人活路就是堵死自己的前行的路。

    简承宇把自己最好的那一面送到了父母的面前。

    简承宇说的那句,妈我只希望你永远快乐触动了王冉的心弦,她并不是一个合格的母亲,也并不是一个合格的妻子。

    “承宇说什么了?”

    简宁对自己的儿子还是很有信心的,他不见得就像是王冉,孩子表现出来什么他就信什么,或者说父子两个人就同时都在把这个女人当成生命当中最重要的那一个去呵护,舍不得伤害

    “没说什么,只是叫我养好身体。”

    *

    “怀孕?这个年纪怀孕了?”简宁母亲觉得不可思议,她到底是在搞什么飞机?年轻的时候不生这个年纪来生孩子了?自己冷笑出来,眼角闪过一抹不屑,她就永远都搞不清王冉在想什么,她跟别人就是不同,脑思维不同,其他的都不同,或者说那样的人她从来就没有研究明白过,也是,她也不是那样家庭出生的。

    对王冉的这个孩子,简耀东没有表示出任何的兴趣,消息是简宁母亲传达出来的,简耀东当时听过也只是当做没有听见,继续看着手里的报纸,跟他有关系吗?

    “如果是儿子的话,我抱过来养。”

    她自己又不用亲自上手,交给保姆,保姆一切就都负责了,简宁母亲就是不想看着王冉舒坦,你生的孩子我就是不给你养,因为你的气度决定了孩子的未来,你王冉就是养不出来很好的孩子。

    简耀东将报纸放在自己的手边,站起身,简宁母亲看了丈夫一眼:“现在就要上去吗?”

    “别人的孩子别总想着去抱。”

    简宁母亲一愣,马上就明白过来了,说的就是简宁的孩子,她上了年纪,其实是希望家里热热闹闹的,有时候虽然也觉得人多烦,但冷清下来自己看着,家里就应该有个热闹的气氛,不见得就是针对王冉一定要跟她抢,自己能去抢别人的孩子吗?就算是别人愿意把孩子送给她,她还不愿意要呢。

    “老公,我是觉得家里太过于冷清。”

    “你如果闲的发慌就出去做点慈善。”简耀东别有深意的看着简宁的母亲,她一天到晚还不够忙吗?又是跟人喝午茶又是闲聊的,她还不够忙吗?女人就是麻烦,你想忙起来有那么多的事情可做,你抱别人的孩子来家里做什么?他的家不是什么阿猫阿狗都能抱过来的。

    简宁母亲敛敛自己的眼角,她是觉得简宁都这个年纪了,也许以后闹闹结婚有了孩子,你说祖爷爷跟爷爷之间闹成这样,总是不太好看的,过去了那些年,就是有干戈也应该解开了吧?

    试着想劝劝简耀东,开口的时候就知道希望不大。

    “老公,简宁这孩子其实没什么心思,一个女人要是想哄住一个男人,她还不是有都是办法,儿子是好的……”

    简耀东冰着一张脸,一个眼刀,简宁的母亲彻底闭嘴不说了,不敢说。

    简耀东直接上了楼,她还得跟着上去侍候,踩着拖鞋跟着丈夫回了卧室,他每天晚上要按时吃药,简宁母亲很是关心自己丈夫的身体,将手里的药丸递到丈夫的手心里,将杯子端给他。

    “我明媒正娶的就只有你。”

    这个人一辈子没有对她说过一句情话,她不是没有后悔过,嫁给一个自己崇拜喜欢的男人,他却从来都没有表示过喜欢她这是一件挺可悲的事情,可有些事情强求不得,嫁给他的时候就知道他是个什么样的人,简耀东的这句话胜过千言万语,是不是真心的,除了他自己大概就没人知道了,对于简耀东来说,离婚对于他来讲这是一件非常丢人的事情,哪怕过不下去,他依旧需要妻子帮着自己来维系这个家庭的存在,他的妻子走出去就是他的门面,他怎么可能会叫自己的门面出现任何的问题,这句话还是简宁的母亲用半辈子换回来的。

    儿子到了这个年纪 依旧被当父亲的排斥,简宁母亲不知道自己应该是觉得安慰还是觉得其他的……

    姜雯好不容易怀孕,夏侯兰是给典韦去了电话,准备两家人一起吃个饭,虽然外婆没了,但姐弟也不能不走动,典韦跟夏侯兰又不同,直接叫上王妈妈,王妈妈是想推,人家不想来,可芳芳拽着王妈妈来。

    夏侯兰一家人到的时候,进门一看,王妈妈在沙发上坐着呢,夏侯芳的儿子跟王妈妈特别亲,芳芳没事儿的时候就带着儿子去王妈妈家,近些年走动也是比较频繁,夏侯兰脸子一冷,要是知道她来的话,自己就不来了。

    所谓王不见王就是这个道理。

    “我姑来了。”芳芳起身去给夏侯兰找拖鞋。

    房子是张梁买给典韦两口子住的,夏侯令算是借上姑爷的光儿了。

    芳芳跟姜雯说了几句恭喜的话,王妈妈也是打从心眼里的觉得高兴,毕竟一直没孩子,现在怀孕了,谁也不是心思有多沉的人,夏侯兰就有点不愿意搭理王妈妈,王妈妈这人也是要脸的人,你不搭理我,我就不搭理你,按年级上轮,王妈妈是夏侯兰的姐姐,哪里有妹妹不吭声,姐姐就上前主动的。

    “我姐没来吗?”

    芳芳不知道王冉怀孕,要是依着王冉她自己肯定就不会说这个事儿,可王妈妈不是王冉,王妈妈觉得这是高兴的事儿,也没有什么,转身就给说了。

    “王冉啊,身体有点不舒服,不能过来,怀孕了。”

    夏侯兰一听,有点不太高兴,王冉都多大岁数了?怀孕干什么?姜雯原本自己高高兴兴的,你看王妈妈跟她说恭喜的话,她就接了下来,等着王妈妈一说王冉怀孕,姜雯就觉得被慢待了。

    她这些年不怀孕,有谁知道她心里多疼?结果王冉这把年纪还怀孕,她要脸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