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婚前婚后,大龄剩女 > 349  不满足

    姜雯与夏侯兰的个性就很像,别人得捧足了她,因为这个孩子要的实在艰难,今天她愿意来舅妈家,原本是认为典韦专程帮着她庆贺的,也是抱着真诚的心思来的,觉得亲舅舅亲舅妈就是不同,可是到了现在才看出来,拿着她其实就是当一个幌子,舅妈不是真心的,同样的王妈妈也是来找堵的。

    坐在沙发上就一直没动,需要干什么活也不需要她上手,她现在这身份,你看着姜雯不动手,那夏侯兰你就更加别指望她会动手了,以往外婆活着的时候夏侯兰回娘家,什么时候干过活?哪怕就是人手不够,她只把自己当成客人的,没听说过一句话嘛,出嫁的女儿那就是娇客。

    母女两个脸色都不是很好看。

    徐瑶这是给婆婆买衣服,买什么样的她自己拿不准主意,王博事先周六带着孩子跟徐瑶去的,有些女人天生就是不会这些,其实衣服好看不好看只要是她买的,五婶穿到身上别人一问,估计五婶也是高兴的,王博不能太直白的说徐瑶,一个家想要稳定,男人就必须得撑得住,母亲一方哄住,老婆一方哄住。

    徐瑶拎着东西才出来,那边五婶给她来电话,说是王妈妈在这头呢,叫徐瑶顺路接一下,把王妈妈给带回来,要不然她回来还不得坐车嘛。

    “行,妈我知道了。”

    徐瑶打电话的时候,这边王妈妈才开始吃饭,就让徐瑶过来了,王妈妈就觉得自己是大脑穿刺,当时打电话的时候忘记这码事儿了,王博不是跟那个芳芳处过嘛,这么多年都过去了,她是彻底给忘记了,自己这个记性啊,现在要是不让徐瑶来,你怎么解释吧?

    头疼的厉害,觉得自己竟干傻事儿。

    “一会儿那个……”王妈妈磕磕巴巴的看着芳芳,芳芳听见电话了,过去就是过去了,谁还能没有点过去,她儿子都这么大了,还能有什么心思,自己在桌子下攥着王妈妈的手,知道王妈妈并不是故意的,自己出丑,难道大姑会有什么收获嘛,就是忘记了,上年纪了嘛。

    徐瑶过来的时候,典韦开门还特意的多看了一眼。

    “赶紧进来,吃饭了没有啊?”

    典韦是对着谁都能给出来三分的热情。

    王妈妈给徐瑶介绍介绍,她以为徐瑶也是不认识这些年呢,其实错了,王博什么都跟徐瑶讲过,那是初恋不管当时因为什么分的手,王博觉得是段回忆吧,你毕竟没有芳芳出现的早,你要是追究这个,你就不能怪我了,徐瑶开始听还觉得纳闷,这算是哪门子的亲戚?再说就算是这边的外婆是亲的,两家没有血缘关系的,只觉得农村人太过于讲究。

    芳芳就是正常的看徐瑶,她早多少年就放下了,拉着徐瑶亲亲热热的说话,徐瑶是特别的看了芳芳一眼,觉得王博的眼光还算是不错的,可惜了。

    你说不然的话,是不是今天跟王博结婚的人就是眼前的人了?

    吃过饭王妈妈就跟徐瑶走了,典韦一直送到楼下,芳芳原本想送的,毕竟王妈妈不会开车,叫家里人过来接,你说王爸爸家里还有活呢,徐瑶来了,倒是不用麻烦芳芳了,芳芳站在车窗前。

    “大姑你要是到了,给我来通电话。”

    芳芳交代着,这边夏侯兰母女下来,这不是没人送嘛,按照典韦的意思,谁知道夏侯兰非要赶一起走啊,王妈妈动身的时候夏侯兰人还在楼上坐着呢,这边典韦看着车子离开,夏侯兰伸手打车。

    “我姐,你现在就走吗?”

    “不走干什么?给人当陪衬?你们都当我是傻子耍呢?”

    夏侯兰对着典韦就来了这么一句,典韦有点诧异,这是干什么啊?她好心好意的请大家一起吃个饭,怎么掉回头还冲上她了?

    “姐,我是弟媳,要是有什么做的不到位的你是姐姐,你就多原谅……”典韦如果以为她这样说夏侯兰就收嘴了,那她就是小瞧了夏侯兰。

    “我有什么原谅不原谅的,现在我家也没有钱了,我哪里敢原谅你,得你原谅我啊,我今天领着姜雯来,就是多余的。”

    然后就扬长而去,弄的典韦脸上全部都是尴尬,典韦深呼吸两口气,觉得这人脾气真是越来越怪了,可能是从领导岗位下来,现在觉得自己不行了,看着别人行,就闹心。

    要说早个几十年的时候,那真是,谁家的条件都没有夏侯兰家好,那年代你说夏侯兰家多风光?就连王冉家也是赶不上的,所以人家现在觉得郁闷了,典韦能理解。

    姜雯到家,小皱跟同事出去吃饭了,姜雯管小皱就管的特别厉害,不是怕他吃,就是怕他出轨。

    在姜雯的心里,自己的丈夫就是千般好,她加上怀孕,就怕小皱在外面乱来,给小皱打电话。

    “你在哪里吃饭呢、”

    小皱报出来地址,其实他自己本人并不是很喜欢喝酒的,但跟同事或者朋友出来经常会小酌,偶尔喝一杯两杯,喝完了姜雯会打电话,就是姜雯不打电话过来查询,他自己也会打回去报备,让姜雯来接自己。

    “嫂子电话?”

    小皱笑笑:“嗯,一会儿过来接我。”

    同事都服了,这些年了,他都替小皱觉得不值,其实男人都应该有花花肠子,家里的老婆是好,可外面的世界更精彩啊,两个人经常去外地,他就想带着小皱去见识见识,当然了高级的他们遇不上,就是遇上了也没有钱去给人家,用几十万去养个女的,他还做不到,家里也没有富有到了这个程度,小皱的这个同事人就有点花花,喜欢进出洗头房之类的。

    因为那里的女人则是直接的很,花钱能花几个钱?还奔着主题去的。

    睡别人是会产生激情的,睡自己老婆无非就是左手摸右手了。

    同事也是喝高了一点,自己什么话都往外蹦:“你要是听弟弟我的话,你一会儿就跟我走,叫我嫂子别来接你,活到这个岁数都没有享受过一把,一辈子就这么一个女人,你甘心吗?”

    小皱摇摇头,这是喝多了。

    结婚不就是这样嘛,就算是没有当初的感情浓烈,这些年感情转化为亲情,那一样也是情分。

    同事就说自己知道一个好地方,一会儿叫小皱陪着自己去,小皱看着时间,觉得姜雯差不多应该到了,摆摆手:“我就不去了。”

    同事突然眯着眼睛:“女人还不都是那么回事儿,我嫂子都多大的年纪了……”

    小皱一听这话,脸上的表情就不太高兴了,觉得很不爽,你说外面的人随便你说,但是你不能来拿我的老婆开玩笑啊。

    姜雯过来,就把小皱给接走了,小皱的同事自己晃荡晃荡的又去了洗头房,他来洗头房的目地并不是为了洗头,虽然说现在这个病那个病的有多厉害,A字打头的怎么样,可架不住男人的色心。

    找了一个合自己眼光的,人家是有给准备地方的,但是他觉得在这里不安全,要带着那个出去,老板说出场的话也是可以,你多加钱那就是了,多给了钱,家里老婆正好回娘家了,说是最快也得过五六天回来,现在又天黑了,直接就给领回自己家了,因为喝了一点酒,全身都躁动的厉害,从出租车上搂着女人的脖子下来,也是怕被别人看见,下车就立马松开了。

    “我家在二楼,一会儿我上去之后你在上来。”

    女的倒是挺合作的,这女的看年纪也是不小了,倒是挺会打扮的,男的先下了车,自己晃悠悠的回家了,上楼的时候可不遇上人了,还跟邻居打了招呼,自己转身告诉女的上楼的时候小心点,别让别人看出来,他进了家门五分钟左右之后,女的上来了,同事扯了一把女人,直接就给拽进来了,一进门人这就变样了,变得油嘴滑舌的,人很轻浮,上手上脚的,他花钱不就是为了干这个,不然的话花钱找这些所谓的小姐干什么,女的倒是挺配合的,同事胡乱的抓着,手摸进去了女人的衣服里,摸到皮肤的那一刻就觉得比自己老婆的强。

    黄脸婆这话就真不是作假的,你想啊,一个女人躺在你的床上,他老婆都躺了十年了,十年里不停的就睡一个女人,谁不觉得厌烦?好东西天天看还会觉得腻呢,摸着女人的大腿,就是觉得人家会收拾,还能带给他刺激,胡乱的脱掉她的衣服,两个人抱成团的往卧室里去。

    他也不是傻子,知道带套子,毕竟她干的就是这种营业。

    一般的男人如果真的有脑子,出来玩也不会认真,可这位脑子不是一般的穿刺,也是他遇上了一个会说的,出来干这个的有几个是不会说的?嘴特别的厉害,也会哄人,完事儿之后搂着他,给他摸着后背,自己细声的低喃,男的打算来第二次的时候,就真的让他来,其实这个要是在店里的话,应该是多收费的,毕竟有时间限制的,两个人磨磨唧唧的,女的就给自己的老板打电话,说自己身体不舒服,暂时就不回去了。

    “大哥我就觉得你是好人,要是可以的话咱们谁愿意做这个,跟了你,我就不想在回去了,我不想走回头路。”

    男的飘飘然,被人这样侍候,不行的时候他自己又要强来,可反反复复的几分钟就不行,或者才开个头就不行,女的就跪在床上帮着他弄,会说话脸蛋也还算是不错,又一派的柔情蜜意,怎么觉得怎么比自己的老婆强,强的还不是一点半点的。

    如果这家的女主人知道,把自己跟这样的女人放在一起比的话,想来是会吐血的,自己付出一辈子,最后落得丈夫这么一个评价,她图什么?

    *

    “包里面有你的水壶,我还给你装了一些水果。”

    简宁站在门口,对着王冉碎碎念,情绪马上就来了一个一百八十多的大转变,男人有时候其实就真的如同孩子一般,老来子那是不同的象征,除却年纪大了有了一个惊喜,惊喜中的惊喜,其次某些也体现了一些其他的问题,那是一种对自己的肯定,简宁这样淡定的人甚至都表现出来一丝丝的窃喜,王冉很郁闷,男人跟女人不同啊,男人又不用挺着肚子,她早晚就都会被发现的,她到时候拿什么脸去见人啊?自己还能走出这道大门嘛?有时候细想想,觉得是简宁在骗自己,她身体就这样不好了?

    脑子里就过了一下,自己就给否定掉了,自己的丈夫,还能怀疑吗?如果就连自己都不相信他的话,谁还能相信他?王冉觉得自己可耻,怎么能这样想问题呢,她的身体没问题,简宁为了要这个孩子故意骗她?

    王冉这一次就真的被简宁给懵住了,简宁就是这样做出来的。

    翻着小白眼,瞪了他一眼。

    简宁慢吞吞的拎着包跟着王冉从楼上下来,她去讲课,他今天难得休息,自己就跟了去,坐在最后面,偶尔会做笔记,弄的班里的同学倒是挺纳闷的,这位是怎么个情况?王冉坐在讲台上这么一看,心里就特别不舒服,真的就有那么高兴吗?他又不是没有当过父亲。

    王妈妈昨天晚上来过电话,说是姜雯怀孕了,姜雯的丈夫估计表现的都没有简宁兴奋。

    下课他起身等人走的差不多了,自己上手去接她的包,王冉又用眼睛夹了他一下,你说就这么倒霉,她都眼看着就要绝经了,怎么想都觉得自己现在都可以去买彩票了,有没有这样倒霉的?

    “给我吧。”

    简宁接过来她手里的杯子,怕她讲课渴,特意给准备了一个杯子,在家里给冲好,王冉的水那都是有讲究的,她本身自己并不是那样真正的一点毛病没有,但架不住家里有一个会帮她调理身体的人,那个包里一应具有,什么都有。

    两个人一前一后从里面出来,王冉有几个学生是认识简宁的,这学期她是被请回来给上几堂课,她没有那么多的时间天天跑学校来讲课,这是卖自己母校的面子,毕竟是从这里走出去的。

    “老师……”

    几个女学生迎上来,今天她们上的并非是王冉的课,又听说老师今天过来了,就特别过来打一声招呼,因为见过简宁,这都是认识的,喊着师公,不明白的人就满头画圈,觉得有些搞不懂她们的叫法,这是在叫谁呢。

    王冉这次怀孕比年轻的那次要显怀的许多,衣服尽量都选择颜色比较深一些的,能盖得住肚子的,站了一会儿自己也是站不住了,上了年纪比较容易累,不像是年轻没什么感觉,腰酸腿也紧绷绷的疼,就坐这么一堂课她都是咬着牙坚持下来的。

    简宁去取车,王冉在门口等着,不知道又撞见了谁,打着招呼,脸上是暖暖的笑意,看着车开了过来,自己跟对方说了一句就从楼梯下来直接拉开车门上了车,简宁拿着靠垫直接塞进她的后背。

    “靠着会舒服一点。”

    王冉满脸的疲倦:“你就这么高兴?”

    会觉得高兴的原因,其实她心里大概也是有数的,老来子嘛,古今都是这样的,多少都是偏疼的,毕竟这孩子属于晚年才来的。

    “是挺高兴的。”

    简宁没有跟王冉说过,或者说简承宇其实某些部分是随了他父亲的,比如隐瞒的这一点,当然出发点他们同样就都是为了王冉好,简宁从小自己觉得很孤单,他内心里其实是希望多几个孩子的,可结婚的时候王冉要闹闹,要了那么久,疼老婆已经超越了他心里的感受,他就说生一个刚刚好,多了也管教不过来,谎话说了几次,最后自己都深信无疑,觉得他就是这样认为的,没有这个意外他或者一直到死都认为他的想法就是这样的,可当这个意外出现的第一瞬间,真的那一秒,甚至孩子都超越了王冉的身体,他狂喜他觉得兴奋,那之后情绪压了下去,才惊醒,自己怎么会这样呢?

    但依旧想要这个孩子,非常的想,非常非常想。

    不管是儿子女儿都好,对于他来讲,这个是他的孩子,是他的血脉,是闹闹的弟弟或者是闹闹的妹妹。

    直言不讳,王冉问他是不是很高兴,简宁就真的回了一句,自己很高兴,他跟王冉是夫妻,一起风风雨雨的过了这些年,其实有什么话都是可以吐露的,简宁的唇角微微上翘,他可以说的就是,这个孩子的到来,甚至就比有闹闹的那时候还会觉得兴奋,当然了,这样说对闹闹有些不公平,他们夫妻就都是欠儿子的,让儿子从小就在那样的环境当中长大,他作为父亲,觉得自己很失败,可即便这样那种愉悦依旧是遮掩不住的。

    “年轻的时候以为自己就真的很讨厌孩子多,到老了才明白,其实我就是个俗人,很俗的俗人。”

    王冉闭着眼睛,自己靠在椅背上,话说到这里,这个孩子怎么样都要保住的,为了丈夫也得抱住,王冉这辈子最对不起的人有两个,一个是丈夫,一个就是儿子,身为妻子身为母亲,其实她做的真是不够,很疏忽,自己很大意。

    简宁开着车,家里水果什么的就都没有了,顺路去超市,下了车她走在简宁的身边,很多年以前他们两个人就是这样,从来不会说拉着手或者搂着,肩与肩之间保留了一些距离,走在一起却格外的和谐。

    王冉负责挑,简宁负责跟着,买好东西装好袋子,她负责给钱,他则是负责出体力,然后拎袋子的。

    回到家里,她做饭,他看电视。

    姜雯婆婆是个什么样的人呢?很节俭的这么一个人,你想啊,年轻的时候没有丈夫,就靠着自己把两个孩子给带大了,她敢随便乱买什么?一分钱恨不得掰着花,再后来好不容易儿女就都有工作了,她没轻松两年呢,儿子结婚,姜雯又不孕,就姜雯看病花了多少钱进去?她遭罪不遭罪这些不说,小皱的母亲是真的跟着操心,看着别同龄的人就大上很多,她这辈子命不太好,没有靠儿女享受过什么太大的福气,女儿后来结婚她就省着钱花,自己能吃饱她就满足,不像是被人那样挑嘴,嘴里省下来钱然后留给儿子儿媳妇,叫他们去看病,你也不能总拿人家丈母娘的钱,你说她的日子过的多苦?

    自己退休金加上每个月在小区打扫卫生,夏天的时候有人倒垃圾,里面就有玻璃,她早上干活,手就扎到了,折腾去医院看病又花了不少的钱,基本月生活费都是保持在400块钱左右的,一个月400快能买到什么?她竟然叫了水电费自己还能有的吃。

    人往往就是两种心态,看你站在什么样的位置上去思考,如果养了儿子,站在婆婆的角度去想,小皱的母亲其实很难,从儿子结婚开始,即便儿子孝顺,她也没有过过一天的好日子,到老了还在赚钱给儿媳妇治病,如果是站在姜雯的角度,就会觉得婆婆不够体谅,她不孕的这些年给了她多少的压力,背后没少挑唆小皱离婚。

    人的组成一半是天使一半就是恶魔,是天使压制住了恶魔,你才会有好的一面面对社会面对其他的人,犯罪的人也不是心中全部都是恶魔,只是他们心里的天使被恶魔压制住了,这个世界上不存在绝对的圣人,对任何人讲都是一样。

    儿媳妇怀孕了,小皱的母亲是高兴的,没有人会比她更加的高兴,求了这些年,终于求到了,她能不是发自内心的开心嘛?

    因为姜雯的身体,当婆婆的特别搬到儿子的家去照顾儿媳妇,可是年龄差这个东西是没有办法跨越的,加上之前根本就没有在一起生活的经验,婆婆跟儿媳妇的摩擦就比较多,姜雯喜欢自己做就一顿吃的饭菜,每顿都要重新做,当婆婆的呢,上了年纪谁愿意做饭,就一顿做出来一天的,姜雯吃了两天,跟小皱说了好几次,小皱不是没跟自己妈说,说完他妈还在依旧这样做,他当儿子的能有什么办法?

    他早上有时候去外地赶火车,可能大半夜两三点钟就要出发,你知道的当儿子看见母亲在厨房为自己忙活一顿饭,就为了不叫他空着肚子去上火车,姜雯叫他说的话他就说不出口,没有办法对母亲开口。

    “姜雯啊,起来没有啊?早上他走,还剩了一点饭,煮点水饭然后吃点咸菜行吗?”

    小皱妈是想,你说剩的饭还有剩,要是重新做的话,那中午吃的还不是剩饭,家里没有什么菜了,大清早的炒几个菜也不现实,姜雯一会儿就上班了,早餐就尽量吃的简单一点。

    姜雯在屋子里听见了婆婆的喊声,可是没动,她心里憋屈、

    做个早饭就这么难嘛?她自己做的时候能换着样的做,煮两个鸡蛋配着面包片夹点蔬菜,随便弄点香肠沙拉不就都是可以的?在给弄几样水果,一样一点,这顿饭她能吃的特别好,她现在怀孕啊,婆婆说什么玩意?叫她吃咸菜?

    婆婆是不是疯了啊?她这个身体她能吃咸菜吗?补充都补充不过来呢。

    姜雯就当没听见,等着眼看着再不起上班就要迟到了,自己从床上爬起来,她婆婆早饭就都做好了,她出来进了厨房看看,然后自己一口也没吃,就进去洗漱了,姜雯的婆婆看了一眼,一看姜雯一口没动,自己叹口气。

    “你要是说不吃,我就不做了,还浪费这电。”

    姜雯去了单位就跟同事说自己这极品婆婆,同事是站在姜雯讲故事的角度去听的这件事情,觉得简直不可理喻,面对怀孕的儿媳妇,这孩子还是千般万般才要到的,怎么就可以这样对待呢?让吃咸菜?

    “你跟你老公说,凭什么不跟他说,背着他,他妈就这样对你,叫他知道知道。”

    姜雯撇撇嘴,自己就是说了也等于是白说,还不如不浪费那个口水呢。

    姜雯不在家,她婆婆吃饭就都是对付吃的,自己泡点热水就那样吃了。

    晚上姜雯回来,她婆婆买水果好的就都是给姜雯吃的,水果要是姜雯吃的不及时,烂掉了她就给吃了,省得浪费啊,姜雯出门的时候家里还剩一个香蕉,她晚上就突然嘴馋想吃,可自己怎么找就都找不到。

    那香蕉都放好几天了,烂一半了,早上她婆婆收拾房间,就看见了,自己合计再不吃都坏了,再说姜雯这身体要吃就买好的被,这样的可不敢叫她吃啊,自己就给吃了,吃完拉了一下午的肚子。

    “妈,你看见我房间里面的香蕉没有?”姜雯从房间出来。

    小皱妈妈点头:“我给吃了,你要是吃,我下去给你买。”

    说着自己就开始穿衣服准备下去,结果姜雯的脸立马就变了,耷拉着,拉得老长,就看着自己婆婆:“妈,你想干什么啊?下次进我房间能不能跟我说一声?我不在家的时候你别动我的东西。”

    当婆婆的觉得自己嗓子眼就好像卡了一块小石头,动动嘴解释:“我没进你房间拿什么,就是收拾房间,那香蕉已经烂了……”

    姜雯记着是没有烂的,她看见的时候没想吃,那时候确实也是好好的,硬挺挺的,姜雯怀孕脾气大,就觉得婆婆是遮掩,你吃就吃了,委委屈屈的给谁看呢?你儿子现在又没在家,你就说自己吃了能怎么样啊?她想追究的不是这跟香蕉,而是婆婆随便的进自己的房间。

    “烂不烂的,你也应该先通知我一声,我在家,你怎么吃都没有关系……”

    当婆婆的眼泪巴叉的强把眼泪给忍回去,逼着自己不能哭出来,被儿媳妇说自己嘴馋,好像偷香蕉吃一样,她哪里还有什么脸面了?很想就一头撞死算了,老了老了,一点不重要,还让人家讨厌。

    姜雯说完话,带上门自己就睡觉了,当婆婆的等儿媳妇睡下了,自己披着大衣就下楼了,沿着马路上来回的走,在家里哭出来的话,怕儿媳妇听见了闹心,毕竟怀孕呢,又是这个年纪,真出点事情自己负责不了的,儿子把姜雯交给自己了,她不能对儿媳妇怎么样,哭死去的丈夫,你说他要是活着的话,自己现在是不是就不来儿子这里了,不来这里,就不会惹人厌了。

    脸一哭完,风在这么一吹,马上就见效果,脸上就裂瓣,一来一个准的,心里太难受了,自己憋屈,痛痛快快的哭完了,回家,第二天一大早还得起来给儿媳妇做饭,姜雯早上吃饭,自己婆婆在一边抹眼泪,姜雯就放下筷子了。

    小皱今天回来,她也不想跟婆婆闹别扭,丈夫出去一次回来很辛苦,她不想叫丈夫心里有事情。

    “妈,你看家里就我们俩,你要是对我有什么不满你就说,你别哭,一会儿你儿子就回来了,你说他在外面奔波这些天,回来就看着纪哭,能是什么心情啊?你不就是一根香蕉,昨天我也是语气不好,你想吃就吃,其实真的没什么,我这人吧,就是不太愿意别人进我的房间。”

    当婆婆的听了姜雯的话,觉得嘴里更苦了。

    姜雯这说的好好的人去上班了,等着小皱回家,他用钥匙开门,进门就看见母亲抹眼泪了,你说他跑了一路,回来这么一看,自己什么心情?

    “妈,你怎么了?”

    当妈的就肯定不能说,这就是意外,谁知道他这个时间回来了,提早了好几个小时,不是说要下午嘛?

    “没事儿,沙子进眼睛里了,你怎么回来这么早?”

    小皱脾气就算是很好的,对姜雯很有包容性,晚上洗完澡回来,姜雯床上躺着呢,小皱就说。

    “我回来的时候看见我妈哭呢,她怎么了?姜雯啊,我妈也挺不容易的,就到你生完孩子,她就不在家里待了……”

    姜雯当初自己就这样说的,孩子不用婆婆给带,自己妈有时间,送回自己妈家去,夏侯兰也是答应了,小皱想,既然有人帮着带,那谁带不是带啊就没有反对,这不他妈一听,人家娘家妈说给带孩子了,那她也得有点表示了,自己就说过来照顾儿媳妇几天。

    姜雯坐起身,上上下下的打量丈夫,婆婆告状了是吧?

    你说自己早上说的话就都白说了,那么跟她好说好商量的,最后她竟然还是跟丈夫说了,有瘾啊?挑拨离间是吧?

    姜雯憋着一口气,就跟小皱说这件事情,事情的来龙去脉都说了。

    “我没说妈是贪图这跟香蕉了,你说我那天回来就想吃了,到处找就是找不到,妈就说香蕉烂了她给吃了,我不是说怀疑妈,你也清楚我现在这身体情况,我下班回到家就不愿意下去,难道叫你妈买给我吃?”

    “这有什么啊。”小皱觉得挺平常的,你身体不好,当婆婆的下去帮你买两根香蕉,你也不是溜她,也不是天天想吃,就偶尔想吃那么一回,说出来自然就下去给你买了,这不都是妈嘛,自己的妈跟婆婆就都是一个样的。

    姜雯翻着眼睛。

    “有什么?幸亏我没叫你妈去买,你看这不都告我黑状呢。”

    小皱消声,还说什么啊,这是没的谈了,在躺下去,姜雯心情也得不好。

    小皱第二天背着姜雯,出去上班的时候塞给母亲一千块钱,想着叫母亲买点什么吃,或者填件衣服,你看他现在有了这个孩子,方方面面就都得开始算计,算计着姜雯生产的费用,如果姜雯到时候没有奶,这又是多一笔的开销,什么都是钱,他提到钱自己就脑仁疼。

    小皱的妈不要,就死活往儿子的怀里推。

    “妈,你拿着吧,别叫她看见,她就是刀子嘴豆腐心,没有其他的意思,你别多心。”

    小皱妈推自己儿子去上班,她得多小心眼啊还记得这件事儿,过去就过去了,哭完了自己心里的委屈发泄出来了,就行了,高高兴兴的把儿子给送走,这边侍候儿媳妇准备上班,姜雯的小脸子就绷得紧紧的,上面一点笑容看不出来。

    晚上没回来吃饭,先回娘家了,跟夏侯兰就说了,诉苦来了。

    姜维就不愿意听这些事,你当儿媳妇的,别说婆婆没难为你,就是真难为你了,你能怎么办?这就是孝道啊。

    “赶紧回家去。”

    姜雯看了自己爸一眼,就跟夏侯兰说自己婆婆有心眼,过去婆婆没少在里面搅合,不是一直想叫自己离婚嘛?

    夏侯兰一听不干了,起身就要去找,姜维也火了。

    “你要是去找,你也别回这个家。”看着夏侯兰老实了,自己看着姜雯:“你现在就给我回去,你要是不想过了,你就跟他离婚,省得你总跑回来说你受气,人心都是肉做的,你怎么对待人家,人家怎么对待你,你怎么不想想你结婚的时候你跟她多好?都比自己亲妈都亲。”

    姜雯被说的讪讪的,那时候确实就是这样的,她喜欢自己婆婆超过了亲妈,可那时候婆婆确实招人喜欢,你说现在就变了,怎么什么事儿自己都看不上了呢?

    也许是婆婆变了,当然也许是自己也变了。

    姜维是一点不惯姜雯的包。

    “你要是离婚了你也别回家来住,你是出嫁女,到时候愿意去哪里就去哪里,自己租房子住吧。”

    “妈你看我爸,我这还没怎么样呢,他就诅咒我离婚。”

    夏侯兰对着姜雯使眼色,那意思你爸都急眼了,你就消停消停吧,赶紧回家,姜维这脾气很少会发火,一旦发火就是真的火了,蔫人出豹子,不能惹的。

    等姜雯抬脚走人,姜维的矛头就对准了夏侯兰。

    “你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心里怎么想的。”

    夏侯兰心虚,嘴上还硬:“我怎么想的?”

    “过去人家劝自己儿子离婚,你将心比心,要是齐娜生不出来孩子,你能叫姜饶跟她过那些年嘛?你不自私啊?谁不自私?你自己都做不到的事情,你凭什么去要求人家?”

    夏侯兰来气,你到底是站在那边的啊?

    “怎么就没有呢,我就听说过,那儿媳妇生不出来,婆婆对着比亲妈都好,怎么没有?”

    夏侯兰就犟这一点,当婆婆的先没有风度的,是婆婆先错的。

    姜维叹气:“你就照着那些看吧,我不都说了,你自己都做不到的你就不要要求别人,谁都不欠你的,谁是圣人啊,人活一辈子,哪里就能都有不犯错的,姜雯这事儿讲我就想骂她,她婆婆给她收拾房间还错了?既然这样的话,那就让老人回去,她自己管自己,当初叫老人来的时候不是她提起来的?”

    “哪里是姜雯提的啊,姜雯不是说孩子给我们带嘛,小皱他妈一合计自己也得干点什么,她就是做面子工程,去了也不好侍候孩子,你说还惹孩子生气……”

    姜维挥手。

    “带什么带,人家孩子的亲奶奶还在呢,我们家不给带。”

    “这事儿你说了不算。”夏侯兰也来脾气了,她想给女儿带孩子怎么了?女儿得上班,自己不伸把手还指望谁?

    姜维觉得跟妻子就说不通,这些个女的啊,就会钻牛角尖,什么婆媳问题,其实就都是自己想出来的,这样好的婆婆你还能挑出来点什么,那就是你不满足,要真是让你遇上那种,真的极品婆婆,还不得去自杀?懒得多说一句,自己起身就准备下楼遛弯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