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婚前婚后,大龄剩女 > 350  渴望亲情

    王冉产检,简宁去医院门口接的人,两个人一边走一边说话,王冉就说闹闹,因为太久没有看见儿子了,进了医院里,检查才开始了一个头,就接到了简宁母亲的电话,电话的来意很简单,叫王冉插手去管简承宇的私生活。

    他在外面做了什么,家里并不是一无所知的,昨天晚上简耀东知道的消息,简宁母亲也傻眼了,这真是亲祖孙是不是?干的事情完全就是一个套路的……

    可姚若晖并不是简宁的亲生妈妈。

    简宁母亲语气有些不善,她不知道王冉是怎么教育孩子的,开口直接训斥,王冉的情绪一下子就糟糕了起来,她不是一个太过于冲动的人,挂了电话自己配合着检查,他有事儿将她送到门口自己就先走了,说是等检查完在过来接她。

    检查完毕,简宁迟到了几分钟,额头微微有晶晶的汗。

    “回你办公室说吧。”

    王冉把问题摊在简宁的面前,这像是她儿子干出来的事情吗?

    两个人都觉得是不可能发生的事情,特别在简宁这里,他已经说不上来自己心里的滋味儿了,当初自己的亲生母亲就是这样的,自己的孩子又在做这样的事情。

    “是上次医院你看见的那个?”

    王冉摇头,对儿子的感情生活她是真的不清楚,如果没有意外的话,就应该是当时自己在病房撞见的那个吧。

    简承宇还没有下班,就接到了母亲的来电,王冉是耐着性子,先跟儿子好好的谈,自己先避开这个范围之内,谁知道儿子太过于警觉,简承宇很是敏锐,在王冉说过几句话之后就已经听明白了。

    态度就是,你们的生活我从来不插手,因为你们是我的父母,我尊重尊敬你们,同样的,虽然我是你们的儿子,可我懂得分寸,把王冉弄的哑口无言的,没有办法继续往下说,还说什么啊?

    “闹闹啊,你谈恋爱至少是要双方都愿意的吧……”

    简承宇捏着电话,手指发紧,唇越抿越小。

    上一次看那个女孩子应该是愿意的,那现在是怎么样的一个情况?

    简承宇才接到王冉的电话,那头若晖就已经被人给接走了,平平安安的接走的,严创亲自来接的,梁抗抗的人跟着,拦都拦不住,梁抗抗早就有准备,就怕简承宇会留人,他做的已经够仁至义尽的了,毕竟他提前打过招呼。

    这边的人通知他,直接就摔了电话。

    肖可静现在就在努力使劲儿留校当中,男朋友家庭好那就是属于男朋友的不是她的,这一段简承宇很少联系她,都是她主动的去给他打电话,肖可静觉得一对男女交往当中总要有一个主动的人,简承宇的个性就是这样的,那只能自己主动。

    缪颜跟肖可静的关系比较不错,也知道她跟简承宇在恋爱,在缪颜来看,其实男方的家庭条件那样的好只要肖可静说一声,她就能完全留校的心愿,不过就是一句话的事情,可肖可静太过于在乎自己的自尊,女孩子有自尊是好,过头了那就是矫情了,自己男朋友说句话怎么了?

    “简承宇是不是很久没有联系你了?”

    缪颜不太喜欢简承宇,长相方面来说太显小,而且在这段感情当中他从来就没有担当过主动的角色,叫一个女孩子万事主动这并非是绅士的做派。

    “他忙,你也知道他每天有做不完的事情。”

    缪颜心里撇撇唇,到底有多忙?

    “你别犯傻,我跟你讲,你要小心外面的女孩子,现在的女的都疯,看见钱就控制不住自己,一冲动什么都能做得出来,简承宇就像是一块香饽饽,你得捂住了。”

    肖可静无语,什么叫香饽饽啊。

    自己不太愿意听见这样的话,难道就因为他家里条件好,看得上他的就都是奔着他的钱来的?自己并不是的,条件好就是附属条件而已。

    两个人并肩走着,到了地方分手,各走各的,肖可静拿出来手机给简承宇打电话,自己是能感觉到他最近的冷淡,不是没有怀疑。

    简承宇没有接电话,在打第二次的时候直接就撂了电话,肖可静看着电话好半天,她已经十五天没有看见他没有与他通过电话了,就想见见他,男女朋友哪里有这么长时间没见,并且没有任何通话的?

    肖可静不知道的是,在这十五天简承宇每天按时到家,每天按时上班,是他最愉快的日子,上班的时候她还在睡,下班的时候进门就可以看见若晖,若晖再也不是求而不得的一件距离他远远的物品,她的嘴巴里自己再也听不见冰冷的话。

    肖可静去了简承宇的公司,这些信息她不是从简承宇的嘴里知道的,而是同学们传说的,至于来源她就不清楚了,来到大厦的前面,自己仰望着这个遥不可及的高楼大厦,肖可静心里不是不激动的,有那么多条件比自己更加优越的女人,可简承宇却选择了她,内心里是激情澎湃的,想着未来的某一天她一定要做好自己身份所及的事情。

    “女士请留步。”

    在门口就被警卫拦住的肖可静觉得有些尴尬,有些萎缩很想现在就回头,但是鼓足了勇气告诉自己,要坚持下去,她是来找简承宇的,她与简承宇的关系是光明正大的。

    不是警卫不讲道理,可突然杀出来这么一个女孩子,跟他讲,来找男朋友而她的男朋友就是他们的老板,你能信吗?

    警卫大哥觉得有些玩笑还是不要开的为好,那样的话为什么没有任何人来通知自己放行呢?

    这个人不愿意口出恶言,公司要求就是这样的,即便心里不相信,面上一直在微笑。

    “是这样的,公司有规定,闲杂人等不能进入,我建议女士先给简先生打一通电话。”

    肖可静顿时脸爆红。

    “我……真的是他女朋友……”

    警卫点头:“我相信您,但是公司有规定我没有办法。”

    肖可静的电话可想而知,简承宇已经要气疯了,赶回来进了家门,空无一人了,人都被接走了,来接姚若晖的又是严创,可想而知他的心情,解开西装的扣子觉得束缚着自己,勒得他喘息不上来,最后将衣服摔在了地上,整个家变得面目全非,一个人坐在沙发上,家里没有电灯。

    若晖挨着车窗看着外面,被关了几天,说关其实有些不恰当,当初的时候是真的恨他,因为从来没有人敢这样对她,姚若晖开始的想法就是要弄死简承宇的,不知道从哪一天开始,她好像突然觉醒了一般,那也不过就是一个自己不爱的人,何必逼着他上绝路呢,这些天自己扪心自问,不是不愉快的,可是爱情这个东西……

    幽幽的叹口气,严创眼睛动了动。

    “想好要怎么整他了?”

    严创了解若晖就如同了解自己一般,发生了这样的事情,姚若晖不可能一笑而过的,她的脾气其实非常不好。

    若晖单手撑着下巴。

    “算了吧。”

    严创的眼中闪过一抹其他的东西,幽暗幽深。

    梁抗抗很久没有看见女儿了,晚上特别的拨出来时间跟若晖见面,若晖还是那个样子,潇洒的出现,父女俩难免就会谈到简承宇,梁抗抗为什么不下死手,这里面是有属于自己的原因,简家在政治这方面来说接触不大,就是一个彻头彻尾的商人,但仅仅是一个商人的话是不可能走到今天的,也就是说他们接触的人脉非常强大,简耀东能走到今天,绝对就不是一个简单的人物,他的身上有太多的污点却没有被挖掘出来,梁抗抗不想跟简耀东对上,自己家现在是处于隐退的姿态,真的闹大了,不见得自己就弄得过他们,简承宇是他唯一的孙子,真的下手了,简耀东会坐视不理嘛?

    梁抗抗想不明白的就是,若晖是怎么招惹上简承宇的。

    “我的意思你就以后跟他划清界线,话我已经说的很是明白了……”

    若晖现在看什么都是意兴阑珊的,都觉得没趣,人活着是不是就都要结婚的?她的这个年纪放在女孩子当中其实已经算是偏大了,以前嘴里嚷嚷着不想结婚,不想生孩子,可不知道某一天开始的,竟然会向往家庭生活,也许确切的说就是那么几天,自己肯定是有毛病,被人关了几天,出来脑子就混乱了。

    那几天过的不算是坏,他白天都不在的,剩下来的时间就全部都属于自己,她想做什么就做什么,晚上他会按时回家,当然有时候忙的时候回来的很晚,每天都有个人像是爱着濒临绝种稀有动物的一样爱着她,他从来不隐藏他对她的喜欢,在她觉得苍凉的时候晚上会有个人抱着她入睡。

    奇怪的想法,以前的生活不也是这样的。

    这些话若晖不想对梁抗抗说,梁抗抗的生活跟她终究是不搭界的。

    “我听说叶茜被你打入冷宫了?”

    若晖八卦了起来,要说什么消息能叫她兴奋起来那就是这个,姚若晖跟马一菲很好,关系一直保持的不错之后也深深有接触,甚至在马一菲的产业里搀过那么一脚,外界对马一菲的定论很高,因为她一直在单身,有很多人觉得一个美女能保持单身这样久那是一件非常了不起的事情,各种推崇就全部出台,业内评价很高,她算得上是梁抗抗这些女人当中最成功的一个,成功的将自己转型了。

    若晖有问过马一菲难道是在为梁抗抗守身如玉嘛,马一菲当时的回答很有意思,她摇头,眼神迷离的看着远方,你知道的,人年轻的时候都犯过错的,有没有道德标准的要求该做的一样还是会做,处在她那个年纪,真的接触上这样的一个男人自己的生活就会发生天翻地覆的改变,她从来就没有为自己做过小三而后悔,后来梁抗抗甩了她,马一菲觉得无非也就是这样,钱她划拉到手了,以后再找一个年轻的。

    某一年的时候她曾经在自己的领域见到过一次巧,那是梁抗抗第一个明媒正娶的妻子,容颜依旧是那样,不好看梁抗抗也是看不上的,巧这个人怎么说呢?照比着一般的女人她肯定就是不同的,只不过在梁抗抗的那些女人当中她的智商并不是最高的而已,一位已经下堂的太太享受的却是属于依旧梁太太应该享受的。

    那些东西就是马一菲遥望不可及的,叶茜扶正了,叶茜嫁给梁抗抗了,叶茜生下了梁抗抗唯一的儿子,可叶茜又怎么样?

    巧是被抛弃了,最后享受到梁太太所带来的那些待遇就只有她。

    马一菲觉得自己就像是三级女,为了出名为了搏一搏她都豁了出去,因为这件事儿她才能向上攀爬,站在人生的制高点,做了这个事情之后并且为自己带来了很大的成就感,可成就感之后她想努力摆脱这样的身份,想把衣服一件一件的穿回来,但是却太难了。

    不管外界对她有什么样的评价,什么事情都有会泄露的一天,有些人是知道她曾经跟过梁抗抗的,这个地方有很多的人都是属于那样家庭里的兼容者。

    *

    简宁回去看王超,毕竟大舅哥现在是这样的身体,要就说简宁是个很会办事,并且能把事情做圆滑的人,虽然他话少,王超是他的谁?简宁并没有这样的义务,为什么不愿意叫王冉去管王焱的事情,因为简宁心里也有一个度,这些事情全部都是你们老王家的事情,放过去,王冉出嫁了,出嫁女哪里还能算得上是老王家的人,他是不希望王冉跟着搅合进去的,为什么愿意来探望王超,这是自己的大舅子,他愿意不愿意都好,王超是王冉的亲哥哥,哥哥在不靠谱,只要妹妹心里牵挂着,他作为一个丈夫,自己就不能一点表示都没,他要拿出来自己的关心,这个关心是发自内心的当然也是,其次就是做给王冉看的,因为首先你王冉是我简宁的太太我爱屋及乌,我跟你结婚之后才会融入到这个家庭里。

    问问王超的情况,自己也帮着看看,有没有复发的可能,尽可能的提前的告诉徐秋华应该去做一种什么样的准备,肝癌这个东西,很少有人能撑得过十年的,就王超的情况来说,他不是最重,但也不轻。

    现在能保持这样的好,那都是徐秋华的功劳。

    男人之间的谈话肯定就有区别于女人,王超一直都觉得王冉是高攀了简宁,因为王冉是自己的妹妹,他没有办法说,这些年看着简宁就守着王冉一个,他当哥哥的是欣慰多过一切,同时也隐隐的为简宁觉得可惜了。

    “我家王冉啊,大聪明没有小聪明不多,运气好遇上了你……”

    在王超来看就是这样的情况,因为王冉占据了天时地利人和老天爷就把简宁这么好的人送到了王冉的面前,她就说想不发现都难,运气好就等于一切。

    简宁笑着摇头。

    简宁从来不会在王冉的面前夸她,觉得那样很虚伪,夫妻一场,他很少说我爱你之类的话语,觉得说不出口,上了年纪这样的话就更加不愿意说,觉得轻浮,什么是爱啊?我知你心,你知我心,心心相印,这样的就是爱情

    在家里不夸不代表他心里就否认妻子的付出,王冉自己觉得自己对家庭对丈夫对儿子付出的都不够,可在简宁的心里,说她够不够格只有自己能说,他是王冉的枕边人,别人说的都是虚的,王冉是跟他生活在一个空间里,谁最有资格说,那首先就是简宁,其他的人批评王冉,说王冉这个不好那个不好,只要简宁觉得王冉好,那王冉就是好的,所以王冉这辈子过的很幸福,因为找到了一个愿意也肯包容的丈夫。

    天大地大,就让她遇上了,自己并且也抓住了。

    “她的学生跟我谈过两次,我觉得王冉很有个人魅力,看她教学生就能看出来……”

    简宁对妻子的评价全部都是来自于正面的,并非是因为这个女人是属于他的,他才会高看这个女人一眼,并不是这样的,每个人的身上都有属于自己的人格魅力,能用自己的人格魅力征服其他人,这就是一种本事。

    “说我配不上他们的老师……”

    简宁笑着谈着,有时候真的是,比如看一本书,两个人的想法肯定不会相同,王冉是能跟简宁有沟通的那么一个人,她说话的时候条理很清晰,跟她讲话就是一种愉悦的过程,简宁闲下来的时候现在这个年纪偶尔会看看三国,有时候也会看红楼梦,王冉这方面看的比较多,两个人有讨论,当亲密的感情渐渐变为更多理性的亲情的时候,她则是用自己的睿智加码,叫这个男人来迷恋自己,或许说那种不是爱情,是倾慕是喜欢还有敬佩引以为荣。

    在简宁的世界里,王冉是个神奇的存在,这个女人也许在别人来看就是很普通,或者说她做的事情就是一般的事情但放在自己的眼里会无限的放大。

    “给我当老婆她辛苦了,做了一辈子的饭……”

    简宁是不赞同王超的腔调的,他的个性即便别人说了自己什么不靠谱的话,他也就笑笑而过,不会拿出来探讨更加不会反驳,你愿意怎么看那就是你的事情,可对王冉的事儿却不。

    王冉这上楼,因为门是开着的,她准备进大门的时候听见了里面简宁的话,这些平时在家里都是听不到的,他从来不讲,是真的就不讲。

    他在家里就像是个闷嘴葫芦,有时候王冉也会抱怨,做饭多么简单的事情,到了你这里,我这个年纪准备给你生儿育女的,结果你连一顿饭也不能替我做了,不是没有抱怨,门缝微微翘了一点间隙。

    王冉首先听见丈夫的话,心里想道:“人前一片私心称扬于我。”

    那是一种满足满意,心灵上活得骄傲的资本。

    王冉进了房间,简宁就不说了。

    晚上王冉就说起来这个事情,她一直都觉得简宁很聪明,是真的很聪明的那种,为什么?从人际交往上就能看的出来,虽然他朋友不多,这也有可能跟个人感情有关系,简宁夸自己那绝对就不是一次两次的,而且每一次都不当着自己的面夸,通过别人的嘴来告诉自己,就好像有时候她的学生会来探望她,有些孩子很主动,天生就是那样的个性,作为一个老师来讲,被学生这样尊敬,她不会讨厌这样的人,简宁有跟她许多的学生都聊过,然后最后那些话就全部都进了自己的耳朵里。

    简宁笑而不答,王冉心里的这点不满也就抛开了,幸福感要怎么去寻找的呢?那就是找不如自己的人,她觉得自己很吃亏,做了一辈子的饭,可有几个女人不下厨的?还有些还得收拾房间,什么都做呢,照比起来,她是不是就幸福了许多?

    王冉觉得知足,就是肚子里的这个孩子,她是真的没有办法堂堂正正的说出来她很高兴,跟别人讲自己怀孕了,会觉得有些丢人,谁听见了第一个反应就是,她这把年纪了,竟然弄出来一个孩子。

    她儿子都多大了,这一关,王冉迈不过去。

    第二天晚上下雨,下了很大的雨,树枝飘摇雨滴砸落在玻璃板上,发出轻轻小小的声响,王冉说要晚一些回来,简宁写字很好看,年轻的时候有特别去学过,写得一手的好字,王亮跟简宁这样的熟悉,想从简宁这里要一副字,就特别的难,他不是什么时候都能写,只有在下雨或者刮大风的天气才会有感觉。

    很久不写大字了,简宁不卖弄自己的所学,家里也没有挂着他所写的字,自己写完就收了起来,更加不会拿给别人去看,这只是一种爱好而已,因为有个新生命的出现,又恰逢在这样的天气里,觉得很感慨。

    人活着其实比死去了要艰辛的多,人只要活着你就得有梦想有追求,哪怕这些就都没有,你也得为了更好的生活努力在努力,他过了半辈子了,到现在才理解,亲情这个东西的奥妙,骨血是什么啊?

    闹闹小时候的时候理解并不是太深,有了子女也是欣慰,却没有像是这个这样的期待过,简宁不愿意在儿子或者妻子的面前表露出这种情绪,为什么?男人的心思和女人不同,老来子,他的人生已经过了一半了,一辈子就这样活着,有过高兴有过沮丧也有过心灰意冷,感触是有,总是能平复的,就像是年少的时候,因为亲生母亲的去世,到底就是意难平,不见得他就是对这个女人有多熟悉,因为人死了,他心里是觉得伤痛的,因为那件事,成了他心头的伤,他不说不表达,过去之后好像自己的人生就平静了下来,他认真的生活看着闹闹出生从一开始的失败到慢慢的医院壮大了起来,他的家庭事业几乎各项全能,每一项都有拿到很好的成绩,可……

    还是差了那么一点的什么,到今天因为这个孩子的到来,心里的那么一眯意难平已经彻底填平了,他有很多的梦想,想去亲手培养这个孩子,想给足这个孩子童年的快乐,想要等待有一天看着孩子坐在自己的眼前跟他辩论,他想努力活得更久更久。

    人的生死就是有定数的,他没奢望过想长命百岁,但是他现在很想,他想看着那个孩子结婚成家,然后自己送走妻子最后闭上眼睛,他一定要走在王冉的身后,因为失去伴侣的人太过于可怜,无论子女如何的孝顺,这都是无法弥补的遗憾,所以他宁愿自己去怀念妻子也绝对不让妻子来承受这份伤痛。

    什么样的爱情才能算是爱情呢?

    就连生与死他全部都为你做了准备,这样的男人如何叫人不爱?

    所有的悲痛,伤悲他全部都扛起,将快乐幸福给你。

    写了一副字,王冉是车给送回来的,已经有人发现她的身体有了一些不对劲,不过人家没敢往这上面想,毕竟王冉现在算得上是一位算得上是很有权威的专家,单位内部也好,学校都好,给与她的全部都是恭敬,是都不愿意往别的地方去猜想。

    王冉推门进来,自己在门口换鞋,其实他在家的话,现在就养成一个习惯,会过来给她拿拖鞋,今天却没有动。

    王冉换了拖鞋,走进去客厅,才有发现丈夫在写大字,好奇的拎着包走过去看看,他们两夫妻是互相崇拜的存在,对王冉来说,同样的自己的丈夫没人能取代,任何方面来讲,简宁是个不会作秀,并且不愿意表现自己的这么样的一个人,他追求名利的话,他现在绝对会比她的市场来的强烈的。

    “今天心情还不错?”

    简宁写完最后一个字,收了笔。

    “嗯,下雨心情很好,就写了一副字。”

    王亮跟简宁的关系如何,即便有这样的关系,王冉怀孕这事儿,是王亮从夏侯芳的嘴里得知的,简宁压根就没有提过,王亮当时人就傻在原地了,女人这个年纪能生嘛?虽然今天这个报道那个报道说是有这样的情况存在,不过还想也是极个别的,就保养来说,王冉是绝对赶不上于田田的,那……

    王亮回家跟于田田开玩笑,那意思王冉都能怀孕,你也试试吧。你年纪还要比王冉小上更多呢。

    于田田听完了之后就彻底翻脸了,多大的年纪了?你以为想要孩子就能要?你首先要先看看自己的年纪,这不是老不修嘛?

    “你要是想生,找个年轻漂亮去生。”

    王亮碰了一鼻子的灰,他现在就是想凑趣,为什么不凑趣啊?老来子你知道能说明什么吗?

    王妈妈总给王冉打电话,怕她上了年纪出危险,徐秋华就觉得过于慎重了,安慰王妈妈。

    “妈,你就彻底别管,孩子都是这样的,你要不管呢,保准顺顺利利的就生下来了,你要是特别的注意,没准就掉了……”徐秋华是拿自身的例子来举例。

    王妈妈觉得话不中听,不过到也没有说什么,中午三婶过来给王妈妈送点吃的,家里后院的菜太多了,吃不完的吃,吃不完不也烂掉了,王妈妈家没种,三婶亲自给送来的,不过三婶没有进门。

    你看王焱没亲自去道歉,三婶嘴上没说什么,心里也更加没挑什么,王焱是王焱,王妈妈是王妈妈,但是三婶现在不进王妈妈家的大门,给什么东西,送什么都是站在门外的,那道门她是绝对不进来的。

    王妈妈就那么请三婶进来坐坐,三婶就说自己得马上回去,王妈妈难道还不知道嘛,回来就跟徐秋华说。

    “王焱不懂事啊。”

    徐秋华冷笑:“王焱小时候可不是这样的,你看他娶了一个什么样的老婆,有什么样的老婆带着,就有什么样的孩子。”

    王妈妈心里叹气,跟李波多多少少肯定有关系,但是王焱自己本身就是存在更大的问题。

    你自己如果本身不是那个样子的,别人在怎么拐带你,你也不会变成那样。

    李波好不好,王妈妈觉得李波还行吧,之前自己也不待见李波,可是你看那孩子,家里有事儿的话是真的到处给跑的,你不能因为孩子的错就否认她的对。

    李波这肚子已经有点大了,她就是想问问肚子里的孩子是男的还是女的,因为有简宁这么一层的关系在,人家还是破例告诉他们了,是个女孩儿,王焱倒是很高兴,他们家女孩儿少,就缺女孩儿,你知道来个女孩儿有多成全他嘛?

    家里爷爷奶奶也都是喜欢女孩儿的,可李波回家就哭了,她不想生女儿,生女儿有什么用啊?

    虽然自己是个女的,你说这么大的家,自己生女儿能好使嘛?

    王焱就觉得李波现在有点作了,就那么跟她说,姓王的都喜欢女孩子,你看上一辈就自己姑姑一个女的,多吃香,这辈压根就没有,都是男孩子,你能生个女儿比男孩儿值钱多了。

    李波有李波的想法,王冉那也是在王超之后被生出来的,已经生了儿子就没有在生儿子的压力了,都生了儿子所以期盼能有个小姑娘,她现在不同啊。

    王焱劝不了,自己单位还有事儿,拿着车钥匙下楼跟丈母娘说了一声就走了,李波她妈上来照着李波就给了一下子,李波揉着自己的后背。

    “妈你干什么啊?你没看见我有多伤心啊,你还打我。”

    “我打的就是你,儿子女儿不都是你的嘛,你有什么好哭的?”

    这个不是儿子,再生下一胎啊,你就敢保证你一辈子生不出来儿子啊?如果肚子里的孩子将来知道了,原来自己是这样不被妈妈喜欢,会怎么想?

    “我想生儿子……”

    李波妈恶狠狠的瞪着李波,你又年轻又有机会,王焱那么喜欢自己女儿,要第二个不就是早晚的事儿嘛。

    李波叹口气:“也不知道他姑肚子里的那个孩子性别是什么。”

    李波她妈就讨厌女儿这点,你管好自己就得了,管人家肚子里的是什么性别的,跟你有关系嘛?没关系的话,你知道这些有什么用?可李波 就是好奇,她觉得王冉怀的孩子更倾向于女儿。

    现在已经有了儿子,自然就是奔着女儿去的,还是老来得女,想想都知道能宠成什么样。

    李波给简承宇打过电话,可惜简承宇的个性跟谁都不亲,李波有心想维持这种亲戚关系,你要知道那放在以前,姑舅亲那才是真的亲,有句话不是这样讲的,姑舅亲才是亲,打断骨头连着筋,两姨亲不是亲,姨妈没了就断亲。

    王超是闹闹的舅舅,王冉是王焱的姑姑,李波就是想维系好这份关系,王焱不配合。

    王焱嘴上不说,心里是讨厌简承宇的。

    李波妈就好奇,王焱讨厌人家孩子干什么啊,他姑姑不是对他就挺好的?

    “说是可自私了,从来不会回来看他姥姥姥爷一眼,跟这边很不亲,瞧不上农村人,人家家里不是有钱嘛,爷爷好像趁多少钱,老了不起了,当初就没看上他姑,是他姑父一定要娶,就这样家里就跟他姑父断绝关系了。”

    李波妈觉得这就是假的,老人到了年纪,还断绝什么断绝啊,就是说说。

    李波情绪特别的激动,坐正身体,这会儿也不难受了。

    “妈,是真的,王焱说的,他姑父能有好几十年都没有回过家了,不让他进门的。”

    李波妈笑:“你听王焱说,人家的事情能告诉他啊?回去了能跟他说嘛?”

    李波咋了一声,你看还不信自己所说的,本来就是这样的,真是的,早知道就不跟她说了,说了她也不信。

    “你不信那就算了,反正王焱是这么跟我说的。”

    王焱心里藏不住事情,家里的那点事儿,关于王冉的没少跟李波讲,李波是觉得姑姑你看着不声不响的,其实很有心计,没有心计的话,你自己用脑子去想,想叫一个男人跟家里决断,还是决断了这些年,那得是什么手腕?自己可是姑姑的后辈了。

    李波晚上等着王焱回来,两个人去买的水果给简宁送了过去,李波在简宁面前可没有一点不高兴,就坐在简宁一边,王焱靠后,李波脸上带着暖暖的笑,唇角就没有放下。

    “我就觉得我自己挺幸福的,想要个女儿,就真的来了一个女儿……”

    王焱很想吐糟,你想要女儿的话,那你之前为什么哭?这是在姑父的面前不愿意下自己老婆面子,到底还是没有吭声,李波就说女儿多好多好,转念语气一转。

    “我姑怀的是男孩儿还是女孩儿?”

    简宁摇头,说没想知道,王冉生闹闹的时候那时候压力特别的大,他家里施压,没有办法要是第一个孩子不是儿子,恐怕是会给她脸色看的,小的这个简宁就是想说,一直到生,当孩子出来的那一刻,自然而然的就清楚了孩子的性别,当成惊喜去看待。

    有了儿子,接下来的这个是儿子女儿都好,他都喜欢,儿子的话也挺好的,女儿的话就更好。

    李波心里盘旋着,这是不愿意告诉自己,还是真的不知道?说不知道的面不大,姑父是院长他还能不知道?

    不愿意说,那自己就不问了,一直等着王冉回来,结果到了九点他们两个人都要走了,王冉还没回来,李波嘴快。

    “我跟王焱去接我姑姑吧,这么晚的天,王焱本身就开车的,给谁开都一样,技术水平还好。”

    王焱一愣,因为他自己没有想到,不过李波说了,那就去被,不就是多跑一趟。

    “不用,你们回家吧,她晚上有人会给送回来的。”

    李波下了楼还是给王冉打了电话,问王冉人在哪里,她跟王焱要过去接她,王冉也说不用。

    “都说不用了,你这个多事儿啊……”王焱抱怨。

    李波翻着白眼。

    “你懂什么?话我都说出去了,我得叫你姑姑知道,你对她是有这个心的,别管以前她对你有多好,你对她也不赖,学着一点吧,你做人太实惠了,我说了她用就用,不用我也尽到义务了,是她自己不用的。”

    王焱摇头。

    “你心眼太多。”

    李波洋洋得意:“那是,你娶了我你就烧高香吧,社会上就是需要我们这样的人,做面子工程怎么了,能拉得下脸这才是有才能,别人想做,还学不来呢。”

    李波坐进了车里,王焱跟着上了车,两个人开车就回家了,到家顺路还是依旧先回娘家看一眼,坐着说两句话,李波就问自己妈自己做的对不对,李波妈就给王焱讲道理,就说这个事情,说李波做的就是对的,王焱笑眯眯的,他跟丈母娘感情还算是不错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