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婚前婚后,大龄剩女 > 354 家庭分解

    “瞧上赵易凉了?”严创吊儿郎当的说着,端正身体,不是他跟所有人都是一样的态度去劝若晖,赵易凉这样的男人不适合若晖,若晖认真了,只会自己受伤。

    “你们倒是众志成城,每个人都来劝我,我不是个孩子,是不是做什么值钱都要像你们交代?”

    蒋娟给的火气她不能发泄在蒋娟的身上,矛盾转移,严创就撞了上来,他倒霉叫他给碰上了,若晖说出口之后也没有料到自己竟然会气成这个样子,这不是平时的她,能叫她生气的事情多了去了,严创倒是没觉得意外,她不发脾气那才怪呢。

    “你就不想想,我们为什么说你们不合适?不是有真的不合适的理由,谁会这样说?若晖是朋友我劝你离他远一些,他非常爱他的前妻,他们两个人虽然离婚了,不是你能插进去的。”

    若晖拿着外套转身就离开了,显然是没把严创的话放在心上。

    隋涛倒是听说了,这件事儿怎么看呢,作为一个父亲,若晖从小生活的这种环境,他是不建议若晖跟赵易凉有任何的接触的,一句话,就是不合适,不如严创这个人来的包容,认识了那么久,他们两个人的感情又那样的好,他搞不懂的是,以前不是在一起挺好的,那为什么分手呢?

    姚若晖要到了赵易凉的电话,但是他能接到电话的次数太少,每每自己打过去,接听的总是别人,最后他也从来没有打回来过,犟上了,姚若晖第一次去了那边,见识到了自己从来没有看见过的东西。

    军区上面是不能通车的,因为路不好,据说现在都已经是修过的,过去的时候又碰见了来演出的官兵,全部的人都是靠着双腿在一步一步行走,极个别的因为有反应只能被马驮着,因为他们要准备很多的东西,这是人力没法企及的,姚若晖没吃过苦,从小生出来,锦衣玉食这样说并不过分,没有吃过一天的苦,之前准备很不充分,脚上穿的鞋子很磨脚,走了一段距离之后脚上长出来了很多的水泡,连续走了一个小时,竟然还没有抵达目的地,前方的都是文艺兵自然不可能与她同行,倒是有几个人对她挺感兴趣的,觉得这样的人,穿成这样的人跑到这里来是做什么?每个人的眼里都带着好奇。

    其实她对所谓的兵没有太多的好感,尽管自己舅舅舅妈都是兵,没有太多的感触,走在前面的那些人,落下来了几个人就是因为其中的一个人生病,昨天晚上据说已经这样了,可今天他坚持要上去,走了不久浑身已经虚脱了,大家就劝他坐在马上。

    若晖觉得有意思。

    “不要命的这样来表现,是为了博得首长的注意吗?”

    那是一个年级并不太大的小战士,整张脸瞬间憋得通红,他觉得这是对自己人格的一种侮辱,你知道的守在这里的冰很苦,环境又不好,平时没有太多的娱乐活动,他们只能这样进入到军区里为大家带来一丝的愉快,可被眼前这样的俗人这样讲。

    他恶狠狠的瞪了姚若晖一眼,只有你们这样的人才会认为,这是为了在某个人面前留下印象才这样的干。

    领队的女人是个特别和善的人,很会唱歌,走着走着,自己就高声唱了起来,应该是经常表演的,张口就来,声音嘹亮。

    她对若晖倒是没有那样的抵触。

    “你来这里干什么呀,小姑娘。”

    小姑娘?自己吗?若晖自嘲的翘翘唇角,她还能被称为小姑娘吗?

    连续两个小时的路程,她已经绝望了,坚持不下去了,可就凭借着一股子的韧劲儿咬着牙撑着,前方的人回头看看她,她身上什么都没有带,嘴唇已经开始严重的爆皮,女人递给她一个水壶,然后转身又跟上了队伍。

    走着走着的过程当中,很多人身体出现不适,连续走了两个小时的路程,据说还有两个小时,若晖一听这个数字只觉得绝望,怎么会有这么远的路?既然这么远,平时军区里的人都是怎么上去的?难道都是这样步行?在发展的今天竟然会有这么离谱的事情发生?要不要这么夸张?修路为什么就不能修平坦能叫车辆通过的道路呢?

    一脑门子的问号。

    休息过程,就听见后方在休息的文艺兵开始热烈的鼓掌,然后人群里发出了很大的声响,遇上了训练的兵,他们身上背着东西,全速在前进,这样的路对他们来讲似乎就变成了平常,所经过的地方,全部的文艺兵鼓掌致敬,跟姚若晖搭话的那个女人伸出手去握着战士的手。

    那是一种并不太或者说跟自己想象当中的庄严是不同的,姚若晖记得很清楚,姚弄璋死的时候,那样长的一对,整整齐齐的站立在哪里,齐刷刷的敬礼,然后蒋娟回了一个礼,蒋娟那个时候若晖认为是最帅的,她那样的哀伤,失去了丈夫可她表现的却那样的坚定,有时候军人的形象就是这样高大起来的,如果只是训练的兵跑过去,她也不会觉得有什么,甚至在自己的心里一点反响都击打不起来,相反的恰恰就是因为文艺兵里面善谈的那位,她所做的每一点都是因为发自自己的内心,可能她是真的觉得自己当兵当的很光荣。

    有时候觉得一些什么生死大义,什么伟大不伟大的距离自己很远,她的生活不接触这些,现在却觉得真的伟大,付出的太多。

    终于抵达到了上面,人家有地方可以睡,姚若晖却没有,她以为这里是度假地吗?难道旁边还会安排一个宾馆给她入住?完全傻眼了,现在天色已经不是很早了,她在走下去的话,一旦迷路,她就有可能会挂在这里,这不是往严重了说。

    很糟糕的一天,她有些闹不清自己到底为什么要来这里,脑子抽掉了吗?

    赵易凉听说是有人来找自己,他以为是林曼,家里人不会来这里,除了林曼不可能会有外来人的,当他看见站在门口,他说自己不太记得姚若晖的那张脸了,可此时她的形象又突然清晰了起来。

    “找我有什么事情吗?”

    姚若晖蹲在地上,极其不雅观的坐着,要什么雅观她已经马上就要去见马克思了,为什么要住这么高的地方、难道在下面随便找个地方不能住吗?

    身体疲倦,身上带着丝丝的倦意可眼眸依旧闪亮,唇往两边牵扯。

    “赵易凉,我想跟你结婚。”

    这是姚若晖人生的转折,她从来没有爱上过任何的男人,可她莫名的就恋爱了,莫名的这样喜欢着一个男人,这样跑到万里之外的地方寻找他,她这一次做的事件比哪一次都要疯狂,甚至有可能这个男人压根就是忘记了她。

    赵易凉看见她不远万里来到这里,说不感动那是不可能,可……

    他们并不认识,哪里就到了谈婚论嫁的地步?他只是感动她的行为却不爱她,也不想娶她。

    赵易凉把姚若晖安顿好,告诉她明天可以跟着别人一起下去,不要在这里停留,她这样的身份叫大家都很难做。

    赵易凉转身想出去,基于人道的精神,她现在的样子根本是走不下去的,不能看着她在外面过一夜吧。

    姚若晖起身拦在门前,不让他走。

    “我说我想跟你结婚。”一字一句的说着。

    她不是开玩笑,这一次来就是为了这样的目地。

    “我们不认识的。”

    “接触接触自然就认识了,不是吗?”

    赵易凉觉得自己有些跟不上现在年轻人的思路,谈恋爱谈恋爱,没有谈过怎么能算是爱?他看着若晖,眼里没有光有的只是正常的温度:“姚小姐……”

    “你可以叫我若晖……”

    “若晖。”赵易凉妥协的开了口:“我们并不是你想象当中的那个样子,你能来我很感动但同时你清楚嘛,你带给了我负担,你并不是我的谁,我却要破例来安顿你,这对我来讲已经算是难为,追求一个人呢,这样的事情还是叫一个男人来做,女孩子就应该被疼被宠的。”

    姚若晖笑:“你现在不是需要一个太太,我可以陪着你住在这里。”

    她就是最合适的一个人选。

    赵易凉的脸色变了变,为什么女人能轻易的把这种事情说的这样的简单?就因为你一时脑热的冲动,你随意的好似决定了未来,你有认真的想过吗?

    赵易凉不恋战,你怎么想跟我无关。

    果然姚若晖接下来就再也没有看见赵易凉,他显然就是避开了,他不想见一个人若晖能有什么办法,只能从他的母亲入手,赵易凉的家总体而言跟蒋娟家有某种程度上的相似。

    姚若晖又得蒋娟母亲的宠爱,这几天每天过来表现,蒋娟的母亲就说若晖穿衣服太不符合国情了,若晖这几天倒是穿了几件让老太太觉得能看得顺眼又看得顺心的衣服。

    抱着老太太的胳膊:“奶奶,你就帮帮我吧,我真是走投无路了。”

    蒋娟母亲呵呵的笑:“哪里有女人追男人的?这样就是追到手了,男人也不会觉得珍惜的,你们也不合适。”

    若晖嘟嘴;“奶奶,我都跑过去找他了,结果他不见我……”

    蒋娟母亲摇头,这孩子做事情太冲动,你凭借着现在一点点的冲动能坚持下去,可军婚需要的不仅是冲动更多的就是耐性付出,做不到这两点,就千万不要伸出手去祸害人。

    若晖缠啊缠的,蒋娟母亲端正神色。

    “为什么想嫁军人?”

    “不是想嫁给军人,而是想嫁给赵易凉。”

    “你知道当一个军人妻子的……”

    “我知道,我什么都知道,我什么都能抛弃……”

    蒋娟母亲道:“你说你什么都能抛弃,就冲着你这句话,我就不想帮这个忙,若晖呀,你要知道我们纵容你那是因为我跟你爷爷是把你当成亲孙女一样来疼的,在我们心里,你有什么不好我们都能包容的,我们是亲人,对于外人来讲,你自己说说看,你都是什么样的风评,尽管赵易凉是离过婚的,他们家依旧不会看上你。”

    姚若晖只觉得现在自己成了赔钱货,什么时候开始,她的身上就挂了一块牌子,那上面写着赔本赚吆喝,她敢说今天自己走出这道门想要找个人来结婚,依旧会有很多人觉得激动的,那为什么赵易凉就不行?

    “奶奶,你帮帮我,我是认真的……”

    赵易凉的母亲对林曼有很大的意见当着儿子却从来不提,甚至就连自己的女儿都不清楚她心里的想法,林曼离婚的时候已经怀孕了,这是后来才发现的,有些慌。

    林曼虽然家庭不错,母亲早亡只剩下一个父亲,又不是多亲,出了事情之后她只能来找婆婆。

    林曼这样的女人就仿佛菟丝花一样,她是无时无刻的需要男人来照顾自己,来陪着自己,一开始跟赵易凉认识的时候两个人很甜蜜,可惜过了蜜月期,他又调动了过去,这简直就是林曼噩梦的开始,没有女人会希望自己的一辈子就生活在那样的环境里,她坚持了坚持,最后终于崩溃了,她求赵易凉放了自己。

    离婚之后就跟一个男人快速的走到了一起。

    “妈……”

    赵易凉的母亲冰着一张脸,看看林曼:“我下午还有会议,如果没有其他的事情的话,你就长话短说。”

    林曼看着自己的指甲,她现在要怎么办啊?

    “妈,我怀孕了……”看着对面的前婆婆脸上没有太大的变动,又加了一句:“是易凉的。”

    林曼想把这个孩子给生下来,这样赵易凉就有了牵挂,总算是两个人好了一场的见证,曾经她也幸福的想着自己什么时候会怀孕,可惜那时候就是没有,现在终于来了,却在这样的情况下。

    赵易凉的母亲眼睛就像是刀子一样的飞射了过去,林曼不敢对上前婆婆的眼睛,她打从心眼里的害怕这个人。

    “我想我需要提醒你一个问题,你现在已经有了未婚夫,你打算为前夫生一个孩子?”

    不要以为她不清楚林曼心里的想法,她就是想托着自己的儿子,把自己的儿子作为她的彼岸来停靠,一旦有了什么变故,至少有这个孩子的存在,她就可以利用孩子母亲的身份回到儿子的身边,可是这个女人的脑子十年如一日的里面装的就都是豆腐渣,她总是把别人当成傻子,她就没有想过,这个孩子赵易凉想不想要?她现在的未婚夫会同意她为赵易凉生个孩子吗?

    赵家同样也不需要这样血统不纯正的孩子。

    “走吧。”“走去哪里?”

    赵易凉的母亲亲眼看着林曼被送进了手术室,她就像是一位母亲一般的对着林曼进行谆谆教导,来告诉她,她要留下这个孩子可能会面对的种种,可能性,还有赵家的态度,赵家已经不会在接受林曼回头,林曼是个女人总要为自己考虑考虑的。

    等林曼手术确定已经做上了,赵易凉的母亲转身离开,结果并不重要,这样的女人没有资格站在儿子的身边。

    林曼被人从里面搀扶出来,她觉得很痛,妈呢?找了半天却没有发现赵易凉母亲的踪影,自己去问护士,护士说那位早就已经走了,林曼站在原地有些茫然,或许自己就是做错了,现在已经不能回头。

    赵易凉的母亲见过姚若晖,原本是不太喜欢这样的孩子,觉得风评不是很好,名声更加的不好,姚若晖的那点心思她也明白,接触接触之后倒是觉得如果她能下定决定陪着自己儿子的话,这样来看,这是一件双赢的事情。

    赵易凉的姐姐打开门,手里提着一个保温桶,林曼就住在她外面的房子里,没有办法,她小产总需要休养的,对未婚夫总是要有个交代的,林曼从医院出来之后就联系上了赵易凉的姐姐,她作为一个外人没有资格对这件事情指手画脚,只觉得有些可惜了,如果这个孩子留下来,或许两个人还能有一些的转机,现在是彻底绝了所有的后路。

    林曼有些虚弱,准备起床。

    “姐……”

    “你躺着吧。”

    赵易凉的姐姐在这里陪了林曼挺久,一直到她再次睡着,自己开车回了娘家,她搞不懂母亲之前那么喜欢林曼,把林曼当成亲生女儿一般,为什么会鼓励林曼去打胎呢?或者说母亲为什么胁迫林曼去做这件事情?

    赵易凉的母亲端坐在沙发上,看着女儿。

    “我有拿着刀去逼迫她吗?如果没有的话,你说的这个观点不成立的,孩子不打了留着,你准备叫你弟弟在受到第二次的伤害吗?你以为林曼会回头吗?他们试了这么多年,最后怎么样?还不是离婚收场,你动动自己的脑子。”

    “我就是觉得挺可惜的,他们那么相爱……”

    “这样的爱还是少来一些比较好。”

    “妈,你真是看上姚若晖了?姚若晖还比不上林曼呢,虽然我跟她算得上是朋友,你是不知道她过去的生活,她什么都敢做的,林曼的个性很弱,姚若晖则是很强,你相信她说的话?她今天结婚明天就有可能给赵易凉戴绿帽子的,姚静业你总记得吧?”

    这就是所谓的人前一套人后一套,人前说人话,背后说鬼话,母女两个人之间的私房话外界是听不到的,心里就是认为这样,要姚若晖不如要林曼。

    赵易凉的母亲看着女儿,她为什么就搞不懂这个问题呢,林曼再好,赵家也不会要她了,当她哭着求赵易凉,让赵易凉离婚的时候她已经没有了资格,她影响了赵易凉多少的事情?知道是现在这样,当初她就不会同意他们结婚,自己到底还是看走了眼。

    *

    肖可静留校倒是有不少的人酸嘴,人就是这样,吃不到的就是酸的,靠男朋友,可谁让人家找了一个有钱的男朋友呢,有本事自己也找啊,不是找不到嘛,这能怪谁。

    简承宇领着肖可静去了医院,肖可静特别买的鲜花,她觉得老人家生病买些花什么的,可以叫病房的气息更好一点,省得都是药味儿,这也算是自己的表现,这就是见家长了。

    肖可静跟随着简承宇步入了病房,简耀东没有休息,在看书的样子,简宁的母亲坐在一边,看着进来的人,简宁母亲脸上闪过一抹不虞,不是很高兴,事先为什么没有通知?领来的人又是谁?

    “爷爷奶奶,我女朋友肖可静……”

    肖可静才开口:“爷……”

    “都坐吧,简先生的身体不是很好,估计不能陪你们聊很久。”简宁母亲这样说着,肖可静听着觉得很奇怪,自己的老婆喊自己为简先生是只有她觉得奇怪吗?

    简耀东的脸色看起来挺平常的,肖可静忐忑的那颗心算是落地了,觉得真是,不见得所有的有钱人家就都是用鼻梁去看人的,你看承宇的家这样的好,没有人对自己有意见。

    简耀东就是发脾气也得看对着谁发脾气,放下手里的书,就要躺下了,肖可静站起身,人家都要休息了,难道还能继续逗留吗?

    简承宇送着她上了车,叫司机送她回去,肖可静拽着他的手,为什么要现在回去?有什么话讲嘛?不能当着自己的面来说?

    “你先回去吧。”承宇收回自己的手。

    一进门,对面果盘就砸了过来,砸得当当正,额头上马上就鼓起来一个包,简宁母亲没有吭声,这孩子办的事情这次是真的出问题了,就他那个女朋友根本就拿不上台面,有那么多好的给你选择,你就偏偏选择了这么样的一个,跟你爸爸就是一样的。

    简耀东看着孙子。

    “她不行,马上分手。”

    闹闹只是淡定的走到爷爷的床前,为爷爷盖盖被子。

    “爷爷我自己的感情生活,我自己有分寸?”

    “有什么分寸?难道你的眼睛就是歪的?不是看上了一个荡妇就是看上了一个这样不入流的女人。”

    “我自己的事情我自己会看着办,爷爷你的身体并不是很好,你休息吧,我先回去了。”

    简耀东阴沉的看着自己养出来的孩子,倒是有他的几分风范,在这样的情况下还能镇定自如的跟自己说话,到了最后依旧在维持自己的利益,他能容了王冉却容不了肖可静。

    “你把东西给他。”

    简宁的母亲将手里的东西递过去,简承宇没有看,虽然接了,简宁母亲幽幽叹口气,为什么这父子两个人就这样的不听话呢?

    “她家里的层次不够,找老婆首先就一条,脑子要足够的聪明,她除了会依附你,不会别的。”

    王冉某些方面,简宁母亲得承认,脑子算得上比较正常的,眼前闹闹领过来的这一位,脑子则差多了,这样的就是倒贴也绝对不要,还有她的家里那样的穷,这样的女孩子是万万要不得的,你们生活在两种水平,有什么共同语言可谈?就是现在没有问题,不代表以后不会出现任何的问题。

    综合所有,她并不同意,甚至觉得这个女孩子还不如王冉。

    “我做的事情不需要别人来同意,我的目标是把公司做到最大,当然爷爷也可以用公司来威胁我,除了我我不认为谁有资格坐在这样的位置上,同理没有了这个公司,我照旧可以,不然的话,我就是一个废物。”

    简耀东看着孙子离开,脸色很不爽,可心底就喜欢孙子的这个劲儿,很狂妄,这个事情就只有他能办,别人都不可以,他天生就是带着这种信念在生存下去的。

    “需不需要我找那个女孩子的家里谈谈?”

    “何必为了那样的人拉低自己的层次,有什么好跟他们可谈的,他们还不配。”

    简宁母亲点头,是这样的,灰姑娘遇上了王子,总会很激动的,可是摆在灰姑娘面前的就绝对不仅仅是幸福快乐的生活,人除了生活还有一些其他的对生命来说同样的重要。

    肖可静在简耀东的心里也仅仅就是一个不配的位置,甚至不屑于对这样的人下手,就连一句否决他觉得说出了都是侮辱了自己。

    简宁母亲给王冉打电话,就说孩子的事情。

    “你当母亲的我不知道你到底都在想些什么,你耽误了一个还觉得不够,现在还要继续在耽误一个是吗?你是他妈妈,你说的话他总是要听的。”

    王冉不回答,孩子的事情她作为母亲可不可以插手,可以,但是她想尊重孩子的选择,适合不适合,他自己来判断,有些时候孩子就是因为你做家长的反对才更加的激进。

    挂了电话,自己坐在一边,肚子现在已经藏不住了,已经开始有同事陆续的关心,甚至包括上面的一些领导都送了问候,人家不见得就真的是有别的想法,但是王冉听见了心里总觉得怪怪的,那种怪异没有办法遮掩,毕竟在这个年纪发生了这样的事情,很尴尬。

    学校那边,她是客座教授,王冉现在就是不想去了,省得丢人,可学校的领导态度那样的真诚,自己不去吧好像又带着一丝逃避的意思。

    王冉的几个学生很有意思,对这样的事情只是抱着觉得很高兴的态度。

    “并不是谁都可以在这个年纪怀孕的,老师你应该觉得高兴的,这就是神的恩赐。”

    王冉心里苦笑,这种恩赐对她来讲……想着想着不敢说出口,一旦真的怀孕了有些话是不敢随便乱说的,你可以说她就是迷信,冥冥之中一切就都是有定数的。

    自己既然想把孩子生出来,就不能抱着一种埋怨的心态。

    王冉的身体情况就算是比较合作的,偶尔会有些挑嘴,想起来什么了就想吃,大部分简宁全部都能满足,只要她在床上动一动,他下意识的反应就是穿好衣服准备出去给她买吃的。

    整个人身体就是胖不起来,倒是这肚子涨得很快,当母亲并非是第一次,心里的感受却跟第一次不大相同。

    “孩子发育的很好。”

    王冉从床上起身,原本是不想知道孩子性别的,但自己心里希望生的是个女孩子,儿子已经生过了。

    “现在能看出来孩子的性别嘛?”

    医生有告诉王冉,告诉的放心,无论肚子里的孩子性别是什么,他们都会要这个孩子,王冉缓缓穿上衣服,现在弯腰就有些难了,人上了年纪其实所有的系统就全部都在走下坡路,这一胎嘴上不说,却怀的很辛苦,有时候吃东西也不敢乱吃。

    简宁开完会掐着时间过来的,可惜还是晚了一步,她已经准备要回去了,说是下午要出差,要去外地。

    “情况挺好的?”

    王冉点头,如果自身的情况不好,她就会休息在家里了,现在什么都没有肚子里的这个重要啊,抱住了她才能保住自己呀。

    简宁就是这点好,他不会勉强,不会说你现在这样的情况不能乱跑,不能出去,不能怎么样。

    “我有问医生孩子的性别。”

    简宁挑眉,她怎么会对这个突然感兴趣了?之前不是说的好好的,要保留到孩子出生的嘛?

    对他来讲,是儿子是女儿都可以的,他只是期盼着属于自己的孩子降生,到了这把年纪,一个新生的小生命出现在他的生命里。

    “是个女孩儿。”

    老天算是厚待他们两个人了,先是有儿后来送女,这辈子王冉给简宁凑了一个好字出来。

    简宁很想送她过去,可惜下午的话自己还有些事情要做,不能推掉的事情,只能嘱咐她如果觉得身体不舒服的话,一定要张口,或者给自己来电话,她也是大人了,自己没有必要多交代,送着她上的车,等车子开走了,自己才回到院内。

    王冉在车上给王妈妈去的电话,王妈妈很开心,老王家就是缺女孩子。

    李波怀孕说是肚子里怀的是个女孩儿,王妈妈老早礼物就给准备好了,别人家不稀罕女孩儿他们家稀罕,谁生女孩儿谁地位高。

    “你自己可要注意身体,毕竟跟年轻人没的比……”

    王冉点头。

    王超跟徐秋华周末过来,王妈妈在桌子上就把王冉的事儿说了。

    “倒是挺成全的,我就合计他们俩缺个女儿,没想到就真的怀了一个女儿。”

    徐秋华听着心里贼怪异的,自己孙女都要出来了,小姑子生女儿,天下之大无奇不有啊,给王超夹菜,王超是嘴上不说,心里挺高兴的,王超也喜欢小孩儿,自己现在特喜欢孩子。

    他现在因为身体的原因不能上班,每天待在家里也是无所事事。

    “要不然孩子生出来了,我给带。”

    徐秋华手里的筷子差点惊讶到了地上,这说的是什么话?什么叫你给带?人家亲爸亲妈都活着呢,再说你孙女也要出生了,你真喜欢,你就带你孙女去吧。

    王妈妈可没接茬,这不现实,首先简宁就不能干。

    这不是抢孩子嘛。

    “就你多事儿,你愿意带,等李波生完了你给带。”徐秋华看了丈夫一眼,真是搞不懂他心里怎么想的,想一出是一出的。

    “他的孩子我可不给带。”

    王超马上跟了一句。

    这原本就是家里闲说话,谁知道怎么说着说着就被李波给听见了,站在李波的角度这么一听,自己未来的亲孙女竟然还有没有一个外甥女来的亲?

    李波敷着面膜,手往脸上拍了拍,怀孕皮肤变得有些不怎么太好。

    “你爸可真有意思,亲孙女不给带,去带人家的孩子,怎么想的?”

    王焱不吭声,谁知道怎么想的了,愿意给带就带,不愿意给带那就拉倒。

    李波数落了两句自己的老公公,公公婆婆就都是一样的,办不出来明白事情,平白无故的就让人生气。就说嘴上说说也不能这样干呀,丝毫不考虑自己听见了会不会觉得难受,真是的。

    王焱不吭声,李波这口怨气也发泄不出去,做完面膜就下楼了,娘家离的近就是这点好,今天他们两个人没下来吃,下面做饭没有做特别好吃的,就让他们在自己家吃了。

    “王焱吃饭了没?”

    丈母娘心疼女婿,李波说吃完了。

    “我公公我都不知道他脑子里面想些什么东西。”

    李波她妈不管这些,她事先就说过的,外孙女她给带,生下来她全部都给包了,不用徐秋华伸一只手指头,你想看孩子的时候你就过来看,或者叫李波抱过去给你们看,她最大的乐趣就是带孩子,带女儿的下一代。

    “你有我跟你爸给你带孩子,你还有什么可抱怨的?你出去打听打听,有几个娘家妈给带孩子的。”

    李波觉得自己妈就是小气,不就是给带个孩子,她现在还没生呢,将来还不怎么回事儿呢,弄不好生完婆婆就抢去带了呢。

    “挺多的,自己的亲妈不心疼女儿的人太少。”

    李波她妈啧啧了两声,这养女儿啊,就是心向外,你对着她多好,看见没,人家都觉得这是应当应分的,这就是泼出去的水,老话讲的就太过于正确了。

    李波洋洋得意,谁叫你们就生我一个了,不对着我好,还能对着谁好。

    徐秋华是跟王超事先说好,王冉的孩子你不用合计,人家压根不能给你。

    “也就是你,总说那样没有边际的话,你幸亏是没当着你妹妹的面说出来,要是真的说了你就不想想她什么感受?人家两个人的孩子,用得着你上手嘛?”

    多此一举啊。

    王超梗着脖子。

    “白天简宁要上班,王冉总是这里那里的,哪里有时间带孩子?”

    “那爸妈总有时间的吧,有爸妈需要你嘛?你会带孩子啊。”

    徐秋华心里有话没敢说,你现在得了这样的病,你说就借给王冉一万个胆子,她也不敢拿着孩子来开玩笑啊,王超就是做事情不切实际,不过这话徐秋华是一定不会说的,丈夫心情好,病情才会好,真的刺激到了他,那后果是自己不敢去想的。

    “别王冉了,你就一天给我找工作吧,我侍候你一个我都侍候不过来,我跟王焱就这么说的,他生孩子我给钱,但是指望我给带,我没时间。”

    徐秋华所有的心思就都放在王超的身上,别说亲孙女,就是亲孙子也得靠边站,哪里有多余的心思弄这些啊,每天提心吊胆的。

    徐秋华现在俨然就成了一个养生专家,吃什么对身体好,对王超的病情有缓解,怎么能叫王超多活两年,买菜的时候自己去新华书店找到这样病的书去看看,什么都看,比自己念书的时候都勤奋。

    她人生最大的志向,就是希望,如果真的有一天丈夫要不行了,就算是王超瘫痪在床上,她侍候他,只要有一口气在,她就满足,自己多累她都不会抱怨,就只有这么一点不算是要求的要求。

    王超一听,他心里是知道徐秋华辛苦的,有时候他发脾气,徐秋华一声不吭,自己都承受下来了,不管怎么样,老婆是自己娶的,觉得很知足,确实这样的老婆不好找,他这辈子其实挺幸福的。

    王焱跟李波回来吃饭,徐秋华这人呢,给钱那就给被,她不,她想让李波开口来求自己,跟她伸手要这个钱,李波呢是看出来婆婆有这个意思,她就是不开口,钱是一定要的,可是叫我对你屈服你就不要想,最简单的方法,就是让王焱要。

    两个人花的大,加上马上有孩子了,什么都买。

    “你老婆让你跟我张嘴要钱的?”

    王焱说没有。

    “什么没有,就是她的意思,我是看出来了,不好的事情她全部都不做,她比猴儿就都尖,当别人都是傻子,钱我有,但是我不能给你,叫她跟我来说。”

    徐秋华还记着呢,李波可是骑在她的身上把自己给打了,这口气早晚她就要找回来。

    “妈,你能不能别难为我,你知道我夹在中间有多难受嘛?”

    “那你知道你妈我,被儿媳妇打了,我有多难受吗?你要是我儿子,当初你就应该提出来离婚,不跟她过,可是你呢?”

    ------题外话------

    我有看到大家的意见,对若晖的对承宇的乃至对整本书的意见,若晖的形象可能有很多人并不觉得赞同,对她有些讨厌厌恶乃至觉得她不够争气,甚至觉得姚若晖我给了那么多的机会,我可比对肖可静对你更加的厚爱,你太让我失望了,厌恶她的同时似乎又抱着一点期望她改变的想法,写她的时候我就知道会有争议也看见了争议确实这样的大,看了留言我删掉了原来没有题外话的章节换成了现在有题外话的这章,就像是前辈说的,作为一个作者你不能不跟自己的读者去沟通你要知道你在哪里出现了问题,尽量加快脚步越过但是这部分又是需要的,顶着压力我去把留言看了,认认真真的看了尽管我没回复,如大家所说,若晖是个渣女但是我希望这个渣女会有一点的改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