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婚前婚后,大龄剩女 > 356  最爱你的那个人

356  最爱你的那个人

    “是。”简承宇敛着睫毛。

    “我对你没有什么可说的,你自己选择将来要过一辈子的人,我就希望那个人能是你喜欢的,这样就好。”

    婚姻总是需要一个两情相悦,王冉觉得自己跟简宁很大程度上来说某些方面就真的是这样的,因为相知所以没有吵过架,你看家里的气氛就比较好,那些吵吵闹闹过了一辈子的,王冉觉得太累。

    自己笑笑,拿着杯子喝了一口水:“晚上我请你们吃饭,叫她不要在有事情了。”

    简承宇回到公司,打给肖可静电话的时候她没有生气依旧是那个语调,仿佛他叫她走的事情从来就没有发生过。

    “妈说晚上请我们吃饭。”

    “阿姨看见我是不是觉得气氛很尴尬呀,她比较喜欢什么?”

    肖可静觉得自己已经努力了,但是努力的却不得其法,不得王冉的要领,自己需要改变改变一下自己的谋略,现在这样的是有些不对的,了解王冉的人一定就是她最亲近的人,除了简承宇还能有谁。

    简承宇揉着太阳穴,总体而言自己家的人都是有些小奇怪,他父母都不太喜欢主动的人,谁知道为什么。

    肖可静出门买花,打算送给王冉的,住在酒店插插花也可以优雅一下,她觉得阿姨那样的人肯定会喜欢这些的,自己跑到花店去费了一番功夫又是问花的寓意,又是找气味儿,因为王冉怀孕了,她不敢买味道太过于浓烈的花朵。

    中间自己母亲打过来电话,说是她爸身体有些不好。

    “妈,你们过来这里检查吧。”

    家里只有她这么一个孩子,自己现在也有挣工资,不敢说有很多,最基本的还是能维持的,怕被耽误了。

    晚上吃饭的时候肖可静明显就是走神,一直在走神,一直在盯着自己的手机看,王冉轻声问着:“怎么了?”

    肖可静有些犹豫的抬起眼眸扫了闹闹的一侧一眼,却笑笑没有说话,王冉原本不想继续问下去,人家不说总有不说的理由,可这个女孩子她应该适当的给她一些关心,下午休息的时候给简宁打电话,他们是夫妻没有不能说的,王冉就说,自己对肖可静总带有一种无可奈何的感觉,就是不知道能说什么。

    “你有事情就说出来。”

    王冉拉起来肖可静的手,肖可静把头往王冉的位置靠了靠,自己的手被王冉握住:“我爸爸好像生病了……”

    肖可静担心父亲这就是一定的,她家只有她这么一个孩子,对她一定就是最好的,可担心的里面掺杂了一丝别的意思,她想叫简承宇去见自己的父母,却不肯开口直接提。

    王冉一开始没有听出来别的意味,父亲生病了作为女儿的担心这就是正常的事情。

    “等你父母来的时候叫闹闹陪着你……”

    王冉说完话,简承宇就接口了,依旧是那个态度,会派人去陪同看病,但自己没有那个时间。

    肖可静的嘴唇维持着一个高度,她不希望别人能看得出来自己心里明显的失落,可眼睛里的东西是不能骗人的,恰恰就是因为这一点被王冉看见了,王冉心里有点不舒服,原来说句话里面还得包含一点别的意思,这姑娘挺有意思的。

    肖可静走错了路线,她如果对着王冉什么都说,虽然王冉不见得会对她亲如母女,可不会有现在类似于这种些微反感的态度,你们是堂堂正正的恋爱,又不是被包养的关系,有什么话不能直接说呢?你就可以开口说,我想让你陪着我去见见父母,多这么一个小心眼干什么?可王冉又想,换成自己呢?不能对孩子有太高的要求,其实就是因为自己生的是儿子,不能站在女方这边的角度去想问题,换过来的话自己能否做到自己想要的高度呢?

    她不想成为一个恶婆婆,不想成为别人婚姻里的绊脚石,你看自己也是经历过一些的。

    肖可静的父母再次过来这个城市依旧没有看见所谓的简承宇这个人,这一次肖可静的态度产生了一些变化,第一次她不怪承宇,这是正常的,可如果两个人是奔着结婚的念头去的,躲能躲到什么时候?

    “你跟妈妈说,你跟他到底能结婚吗?”

    肖可静的母亲有点急,她总觉得这事儿有点不靠谱,觉得简承宇八成就是在玩自己的女儿,不是玩的话,为什么就不能见见他们呢?

    肖可静不说话,她妈沉着一张脸,她年纪也不算是小了,现在就可以结婚的,什么时候结?能不能结得成?

    “妈,你别逼我……”

    “我不是逼你,可静你要想想,他是一个搞事业的人,一旦他说未来五年六年不结婚,你拖得起嘛?真的有一天别人把他从你的手里抢走了,你要怎么办?”

    当母亲的每天因为这个都睡不着,女孩子的年纪是不能拖的,你现在是溜光水滑的最好时候,过个七八年你觉得呢?人不为己天诛地灭,总得为自己多考虑一些吧。

    肖可静回到家,晚上简承宇打电话她没有接,他回来的时候她也没有给开门,下午很晚才从医院回来的,母亲不让她在医院待着,躺在床上,一动没动,简承宇开门进来,看见了她觉得很奇怪,人在的话,没有听见门铃声吗?

    “我还以为你不在。”

    肖可静没有搭话。

    简承宇多么敏锐的一个人,马上就意识到了问题出在哪里,可他不想去,很简单的问题,肖可静家现在在逼他表一个态。

    “不高兴了?”

    肖可静腾的从床上就坐了起来,她用一种指控的眼神看着简承宇。

    “我不知道你在怕什么,是,我的心思瞒不过你,我也从来没有想要瞒过你,你能不能对我公平一些?”她做的已经够多了,见见自己的父母就这样的难吗?他们相处到现在,已经有了实际性的接触,这点要求算是过分吗?

    人哭的稀里哗啦的,简承宇无奈的把肖可静抱在怀里,自己上手轻轻拍着她的后背,自己的下巴倚在她的头顶。

    “就因为这么一点事情生气了?那约个时间吧,哪天见一见。”

    肖可静破涕为笑,简承宇捏捏她的鼻子。

    “又哭又笑的。”

    肖可静算是获得了这场战争的胜利,得到了自己想要的,跟父母马上就说了,肖可静的母亲一路就没有抱过太期望的念头,总觉得有点不实际,人家那样的家庭……

    简承宇去见了肖可静的父母,肖可静的父母显得有些拘谨,这一次见面纯粹就是为了谈婚事,因为当父母的觉得女儿倒了一定的年纪,只是地方有些不太方便而已,肖可静的父亲在准备做一个手术,据说简承宇在里面也是使了力气的,能进这个医院就说明了一点问题。

    “要不要喝水?”

    肖可静的母亲给简承宇倒水,自己杯子没有拿稳,整瓶水就对着简承宇的裤子浇了下去,幸好的是他躲的快,腿上只沾了一点,肖可静的母亲满脸的歉意,她以前做事情从来就不会这样毛手毛脚的,不知道这是怎么搞的,肖可静笑笑对着母亲说没有关系,自己上手拿着纸巾去给简承宇擦拭。

    “你要不要去换条裤子?”

    两个人之间的态度完全就是情人之间的交流,简承宇看看自己的腿,还好没有沾上太多,摇摇头说没有必要。

    肖可静母亲不知道为什么,自己会觉得怕简承宇这个人,明明就是一个孩子,可就算是一个孩子她也觉得怕,那种压迫感叫她觉得有些喘息不上来,也许这就是有钱人跟没钱人的差别吧,很多话都不敢乱开口,觉得自己开了口就好像会侮辱了人家一样,肖可静的父亲干脆就是坐在病床上负责笑的,笑容一看就是挤出来的,简承宇来到这里,对于他们两口子来说那就是煎熬。

    “吃个水果吧。”

    水果递过去他也不吃,给倒水也不喝,肖可静的母亲就是怕人家有什么不吃之类的事情,也没有人跟自己提前说一声,很难下手。

    “阿姨想见见你,就是想问问,你们什么时候打算结婚?”

    结婚?

    简承宇转头去看肖可静,肖可静避开了简承宇的眼神,他那么聪明,难道他会猜不到自己想让他来见父母的原因吗?简承宇沉默,肖可静的母亲叹口气。

    “可静这孩子年纪也不算是轻了,我知道你们都是搞事业的,想等事业有个高峰在考虑个人问题……”

    肖可静的母亲说了很多,简承宇最后依旧没有表态,这点令肖可静全家人都很失望,他们以为在这样的场合里,只要他们愿意提出来,他们已经舍弃了女方人的脸面,亲口来说这个结婚的问题,结果他依旧不肯给一个答案,特别是肖可静脸上的失望是最明显的。

    不是说为了结婚相处的嘛,就连一个不确定的答案都不愿意给她是吗?

    简承宇出去跟朋友喝喝酒,在酒吧里遇见了一个很久没联系的,也是恰巧撞上了,那人也是才回国,扯着自己脖子上的领带,没有办法,别人羡慕他们的出生,可他还羡慕别人呢。

    “你没有跟若晖在一起、”

    简承宇觉得自己很久没有听见这个名字了,也许她有可能马上就要结婚了吧。

    朋友叹口气:“总觉得你们两个人很适合。”

    若晖睡到半夜突然觉得呼吸很难受,睁开眼睛,外面已经是火光一片了,吵杂的声音,大家都在大声的喊着,好像是下面着火了,她住在这个位置竟然能闻到这个味道,可见火势不小的,整个人有些发懵,自己快速的起床裹着被子,用水浇在被子上往外跑,果然邻居都已经出来了,有很多的哭声。

    “已经下不去了。”

    电梯已经坏了,他们又住的这样高,楼梯呢?

    打算从楼梯走,下面都是哭声骂声,火势来的太猛根本下不去。

    若晖回到家里,告诉自己应该镇定下来,不能着急,据说已经有人开始往下跳,住的矮的话跳下去是没有事情,可他们住的这样的高,邻居的老婆有些激动,也是想跳,男人拉着她的手。

    “这么高跳下去,我们就彻底死了,你听我的,消防队已经来了,你在等等……”

    “等?你感受不到嘛,已经烧了上来,说是下面已经在开始爆炸了,爆炸的时候谁会冲进来?跳下去我们还有一线的希望,下面会做好准备的……”

    老婆就觉得自己男人很傻,你想发生这么大的事情,消防队来了之后是不是第一件事情就是做这个。

    男人摇头,这么高跳下去,就是什么东西也承受不住的,内脏都会摔碎的。

    若晖看着电话,然后打给了赵易凉。

    林曼出了一点事情,赵易凉去找林曼了,电话响,林曼在屋子里哭呢,赵易凉压低了声音:“我现在有些事情,回头你在打给我吧。”

    姚若晖想了一下,心里冷笑着,果断的挂了电话。

    能不能活,她不清楚,自己从来就没有害怕过死亡,今天也是一样,可面对死亡的时候脑子里却闪过太多真实的东西,其实她原来是那样的期盼有人愿意给她一点点的爱,只要一点点就好,真的。

    在死的时候是不是会有个人来关心她?

    那种压迫的热感不断上涌,若晖不用的用冷水浇在被子上,呼吸已经开始出现了困难,整个一片全部就都是浓烟滚滚,若晖拿着电话,她是想打给严创,结果按错了,自己也没有看见,脑子被呛的昏昏沉沉的,跳还是不跳?只有这样的一个选择,现在并没有人上来救援,下面的人都慌掉了,说是一旦下面爆炸的话,整栋楼会不会出现问题?

    “喂……”

    简承宇坐起身,在黑夜里不需要点灯他就可以明明确确的知道来电,心里带着一丝别样的感觉。

    “咳咳,对不起打错了。”

    若晖挂了电话,怎么是他呢?

    自己拨打给严创,可惜打了一次又一次,严创就是不肯接,若晖喊着:“严创你王八蛋。”

    她把严创当哥们,当知己当成一切,严创出现了她才会安心,可严创一有事情的时候永远就是找不到他的,据说楼下已经有不少的人开始往下跳,想当然的结果迎接他们的就是死亡。

    简承宇快速的穿上衣服,开着车在车上不断的打电话当中,消息来的很快,几乎很快就清楚了那边到底是发生了什么样的事情。

    邻居的老婆到底还是跳了下去,若晖用毛巾捂着自己的口鼻,邻居的男人这个时候还难得有几分的冷静,他也不清楚妻子现在人是活还是死了。

    “你怕吗?”

    若晖摇头,被呛的昏昏沉沉的,男人哭了,他说自己怕死,真的不愿意往下跳的,谁都想活着。

    “为什么他们不肯上来呢?他们难道就不清楚我们会害怕吗?在这样下去,我们就会被呛死了。”

    男人并不知道他在说这个话的时候,下面已经在开始往里面涌入大批的消防官兵,出了这么大的事情,谁都知道里面有可能还会爆炸,可他们的工作就是如此,上级领导下了死命令,一定要最大程度的救援,所有的媒体都在拍摄,在大火面前其实人的能力是很有限的,上面等待救援的人怪罪下面的人不肯上去,明知道是死,进去一个死一个,进去一双死一双,进去的意义何在?

    若晖呵呵笑着,嗓子很不舒服。

    “他们已经很伟大了,就这样吧。”

    姚若晖觉得人生的最后一段是这样的离开,挺狼狈的,她仿佛能看见自己的妈妈,姚静业你后悔生了我吗?

    你是因为爱了隋涛才生下我的吗?如果爱的话,为什么后来又不爱了呢?

    隋涛呢,既然爱她的话,为什么从来就不肯多留给她一点点的关心和爱?

    有很多围观的人,不停的在进入救援的人,可惜还不能上得更高,没有办法实施救援。

    “出去……”

    有很多试图想冲进去的人,这个一定就是不会让你们冲进去的,有很多人的亲人都在里面,如果叫你们冲进去将来发生了问题,这个问题要谁来负责?

    “先生请你冷静一点……”

    不停的有人在来劝简承宇,这些人当中只有这个男人显得有些冷静又一定要进去,楼下的火虽然灭了不少可楼上的火依旧在燃烧,甚至整栋楼都是有危险性的。

    在这样的情况下,简承宇想进去,这简直就是难于登天。

    他转过身不停的在打着电话。

    不断的有小分队在试着上去,外面也好里面也好。

    有人就眼睁睁的看着简承宇踏进了那个所谓警告线,一桶水浇在身上换上衣服。

    “这是谁?”

    负责救援的人觉得离奇,现在都什么时候了,弄出来这么一个人这不是拖后腿吗?一旦被曝光了谁来负责这件事情?你知道影响会有多坏吗?

    有个人小声的说了一些什么,发飙的人到底还是放行了,交代上去的人要尽量护着这位,每个人心里都觉得这个人就是来添乱的,你在下面安安心心的等不就好了,不过现在也顾虑不到这样的问题。

    若晖掐着自己的喉咙,觉得太过于难受了,她真的不行了,撑不住了。

    邻居的男人有些战战兢兢的靠近窗子边。

    “不要跳。”

    若晖虚弱的说着。

    能活着就一定不能自寻死路。

    男人闭着眼睛:“我很怕死,你是不是觉得我很窝囊?在公司我八面临风,也算是个成功的主管,他们看见我这样的一面,一定会笑话我的,一定会的……”

    若晖勉强扯扯唇角,费力的笑了出来。

    “姚若晖……”

    若晖能听见似乎有人在喊自己,是谁?

    “姚若晖你不要跳下来……”下面的人拿着喇叭没有喊上两句,就被人上来警告,四周有很多家的媒体,你这样做,是会给他们造成困扰的,可惜那个人不听劝,不停的在喊,他似乎明白自己手里的东西马上就要被抢下,老板吩咐的他不能不做,尽管他认为这样做的效果不大,你想这么多的人每人说一句话,现场就乱套了,加上里面什么声音都有,听不见的,这又不是平时。

    若晖隐约听见了说是叫自己跳下去,跳下去吗?

    男人颇为激动,他努力去听,却没有听见。

    “有声音吗?”为什么他听不见?难道老婆已经获救了?

    若晖起身,跳下去吗?

    就在姚若晖犹豫的那一秒钟的时间里,有听见别人在喊,有人上来救援了,大家不要跳下去。

    那是一种发自心底的声音,终于有人上来救他们了,终于能活着了。

    陆陆续续的楼下的人开始转移,终于轮到了他们,这一个晚上若晖想会成为自己记忆里最难忘的一篇,等死的过程并不好受,有个人问她是不是能站得起来,若晖点点头,可双脚却不肯听自己的使唤。

    她搂着那个人的脖子,很奇怪的是,别人都是被搀扶下去,或者受伤的直接就是往下抬,姚若晖是直接被抱了起来,那个怀抱很温暖,她失去意识之前自己就是想看看这个人的脸,想要记住他,将来等自己好一好之后一定要好好的感谢他救了自己。

    可惜眼皮却不肯听自己的使唤,闭上了,觉得口鼻上罩了一个什么东西,在醒过来的时候人已经在医院了。

    蒋娟的母亲电话是第一个打进来的,护士说这个人已经打过了很多次的电话。

    很讽刺的就是,隋涛竟然没有来过电话,若望也没有,若望的话若晖其实往开了想自己会特别理解的,发生在这样的时间里,若望八成还在睡觉,怎么会知道呢,又没有人通知她,想来父亲也是一样的,当你不肯对他们交心,那时候她为什么就不肯给隋涛打一通电话呢?因为心里觉得没有必要吧,是这样的吧。

    舅妈人不知道在哪里,想关心也关心不上,梁暖更加不会知道这个新闻的。

    梁抗抗是第一个跑到医院来的,整个人显得特别的狼狈,明显就是临时知道的消息,跌跌撞撞的冲进病房里,当姚若晖看见梁抗抗的那一眼,她没忍住自己哭了,经历过这样的场景她没有办法觉得不害怕,梁抗抗走到床前把若晖紧紧的抱在怀里。

    梁抗抗这辈子不管被姚静业有没有坑到,对姚若晖他算得上是尽了心,亲生父亲如何?

    他没有教过若晖什么大道理,只是基于自己能付出的一切去关心这个孩子,甚至这话总关心叫一些人看的有些暧昧,觉得他是不是对着这个所谓的女儿有一些别的企图。

    若晖抱着梁抗抗的腰身,豆大的眼泪不停的往下掉。

    “爸……爸……”

    梁抗抗给若晖转了医院,若晖的病房里很安静,她大部分都是在休息,严创来的时候若晖给了一个冷脸,我是真的拿你来当朋友,结果你呢?一到关键的时候就找不到你,严创依旧是笑嘻嘻的,说自己泡妞去了,若晖觉得可笑。

    赵易凉也来了,不过是在第二天,手里提着一个果篮。

    “我想我们之间有个问题需要说明白,并不合适的。”

    姚若晖开了口,是的,就如所有人所说的那样,这个男人不合适她,她需要的也绝对就不是这样的男人。

    赵易凉蹙着眉头,他能理解若晖现在的心情,也大概猜到了那个时候她身上发生了这样的事情,他也觉得很抱歉,她如果说出来的话,他当时一定会赶过去的。

    “你在认真的想想。”

    “没有必要,这样对大家都好,我就是这样的人,与其说结婚以后我给你戴绿帽子不如现在来一个彻底,我被所谓的一见钟情冲昏了头。”若晖嘲笑着自己,她是一贯不相信一见钟情的,结果自己竟然搞出来这么一出乌龙剧。

    林曼给赵易凉打电话的时候,有听见姚若晖说要分手,林曼觉得自己的机会来了。

    她很想跟赵易凉复合,可现在中间就是多了一个姚若晖,若是姚若晖愿意主动退出的话,那么事情就会变得简单了许多,没有了姚若晖,自己总有机会的吧。

    林曼买了一束花,不知道从哪里打探出来的消息,来了医院探望姚若晖。

    “我能进来吗?”

    姚若晖看着站在门外的人,她认识眼前的这个人吗?

    林曼把手里的花束放下。

    “我是赵易凉的前妻。”

    若晖点点头,那知道了。

    她只是好奇眼前人来的意图,想跟自己说些什么?陈词滥调?叫她放过赵易凉?不会那么戏剧吧。

    姚若晖就是抱着看戏的姿态在看眼前的这个女人,林曼没有坐,有些拘谨的看着若晖。

    “你发生事情的那天我觉得很抱歉,易凉跟我在一起。”

    来道歉的?不见得吧。

    若晖换了一下姿势,在怎么说她也是病人,自己给自己找了一个舒服的姿势,有些傲慢的看着林曼,林曼是打着好人的旗帜前来探望的,她没打算开门见山的说,她跟肖可静又是不同的人,肖可静这点做的很分明,我就是不喜欢你了,你跟我男朋友有牵扯,所以我不想跟你有过多的接触,这是正常人首先心里就会产生的一种想法,可林曼不是的。

    林曼是打着关心探望的旗帜,给姚若晖添堵来的,她就是想叫姚若晖误会,赵易凉那天在自己家这是事实。

    “你这是来告知我这些的?”

    姚若晖觉得滑稽,她看明白林曼的这个套路了,可她现在对赵易凉失去兴趣了,不然还真难说,你想一个女人喜欢着一个男人,然后出现另外的一个女人说,你出事儿的时候你最爱的男人在我家,这绝对就是一种讽刺。

    “我不是那个意思,姚小姐,我们可以当朋友的。”

    姚若晖摇头,比较起来她更加喜欢肖可静的那种态度,不喜欢就是不喜欢,这个林曼太过于虚伪,她想跟自己做朋友吗?不见得吧。

    “你是想在我跟赵易凉的中间插点什么是吧,其实完全没有必要,我现在就可以跟你说……”门口有人敲门,若望是才得到消息来的,满脸的焦急,因为隋若望的到来,使得这场并没有意义的谈话中断了,自然林曼没有听见姚若晖接下去想说的,她已经跟赵易凉说清楚了,两个人不合适的。

    若望给若晖扒水果皮。

    “你为什么不给我打电话?你出事情了首先想到的就不是我,要不是他看新闻跟我说了一句,我都不知道我姐姐发生了这样的事情。”

    若望很是暴怒,她觉得有一种被排挤的感觉,是,两个人是同父异母,可从小也算是感情不错的,自己对若晖这个姐姐没有太坏过吧,她说的东西自己就都愿意去听,不把她当成亲人自己怎么去会去听这些东西?

    发生这么大的事情之后,她竟然没有跟自己说,自己一个人待在医院里,把她这个当妹妹的置于何地?

    她不跟梁暖去比较,梁暖不是若晖的亲妹妹,自己才是。

    若望就差没有蹦跶起来指着若晖的鼻子骂了,眼睛一酸,你说就因为不是一个母亲,就这样跟自己隔着心吗?

    不是说好了是姐妹的吗,姐妹并不是这样做的啊。

    若晖看着若望这样子,若望因为觉得心里发酸,眼泪就掉下来了,她就是小女孩儿的脾气,我高兴我就笑,我不高兴我就哭,你现在就是没有拿我当妹妹看,我不应该觉得失望吗?

    亲人发生这么重大的事情,首先赶到医院的就应该是她隋若望。

    “别哭了。”若晖抽出来纸巾往若望的手里塞,若望恶狠狠的推,你都没把我当妹妹,你还管我哭不哭的,我哭死你不是更加高兴?

    若晖拿着纸巾往若望的脸上擦。

    “是,我当时有点不高兴,觉得自己是被排外的,爸对我们两个肯定就是不同的态度,你发生了事故他一定会知道的……”

    若望张张嘴想帮父亲去解释,可话到了嘴边又咽了回去,若晖说错了吗?

    “当时自己也是挺矫情的,若望你是我妹妹,你个性那么好,不像是我,我个性很糟糕,不懂事又爱玩,过的一塌糊涂的,有些反社会反人类了吧,我自己都讨厌我自己,我知道有些人在背后会指着我的鼻子就说,我是个蛀虫,其实你说我不是蛀虫吗?从小生活环境就很好,有花不完的钱,天之骄女,什么叫天之骄女?败家子啊,我就是。”

    若晖笑,她心里现在就这样认为的,她出生就站在比别人高的高度,自己做不做什么,她身上都是有成就的,有时候计较自己的得失,回头看看,你说梁抗抗有义务对她这样的好吗?那天梁抗抗的肩膀都抖了,那是真的害怕,他有那么多的女儿,他对待谁像自己这样过?没有过吧,那自己说父亲对若望好的时候,梁麦是不是也在恨自己,梁暖呢?

    有时候真的需要去换位思考的。

    “我没有你说的那么好,其实你也没有你自己所说的那么不好,我姐姐很聪明啊,我一直都觉得你比其他人好,长得漂亮身材好,事业也做的很成功,道理看的很明白,我如果处在你的位置上,我一定会想杀了我妈妈的,就这点而言,我觉得你特别有理智,是个有智慧的人。”

    若望淡淡的说着。

    “没有人能像是我姐姐这样,即便受到了不公的待遇,还能跟我这样交好。”

    “别把我说的那么好,好像很伟大似的,我讨厌你。”若晖笑着开玩笑。

    “我喜欢你这就够了。”

    若望贴着若晖的胳膊撒娇,真的只要她来喜欢那就够了,父母欠若晖的自己能补偿一定就补偿,当然这些所谓的补偿并不是在金钱上面,姚若晖要比自己富有的多。

    “姐,你听我的话,把跟男人的关系清理干净吧。”

    不是这样的场合,不是因为姚若晖跟自己讲了这些话,若望是不会说这个的,社会永远都是对女的不够包容,换成一个男人这样的潇洒,别人只会说,人不风流枉少年,换成一个女的,恐怕要被人说的难听的多,若望自己结婚了,觉得过的也蛮幸福的,正常的家就是这样的组成,她知道若晖的妈妈是什么样子的,她心里是不希望姚若晖走向姚静业的那条路的。

    她在努力的拽着若晖走向正常的这条路,尽管自己拽的很辛苦,其实若望心里有点怕若晖,是自己姐姐对她也不错,她为什么会怕?

    姚若晖跟她还是隔着一层,有时候这样的距离感,若望就很强烈,感觉强烈的时候她就主动上前,距离若晖近一些在近一些更加努力近一些,去靠近她温暖她。

    “我跟男人有什么关系?”

    若望心里告诫自己,话不能说的过激。

    “我们是女人,女人的归宿就是一个家,你没有谈过一场正常的恋爱,姐,恋人之间有时候也会觉得厌烦的,但是并不会因为这一点点的厌烦就马上抛弃,我爱这个人我愿意接受这个人的优缺点,我们不是神,不能要求所有人身上就全部都是正确的,你不觉得我过的很快乐吗?”

    若晖摇头,没感觉出来她很快乐,结婚才多久,就因为那么一点破事儿觉得不开心,这样叫快乐?

    “阿姨给你做了一种很失败的榜样,姐我现在说的我希望你不要觉得我是在炫耀,每个人心里母亲的形象都是大不同的,我的母亲对你不好,不好就是不好我不会否认,她是个很小心眼的人,可是她很努力的在维护这个家,你可以说她并不是一个很好的后妈,可是你不能否认她是个合格的母亲,她给我树立了一种正确的婚姻观,我觉得或早或晚我们就都要迈进这道门槛的,我说的不见得就全部都是正确的,是啊,有那么多的女强人都是未婚的,人家的人生就出了问题嘛,肯定是没有的,我是个小众,我是个拿不上台面的人,我只想看见我所喜欢的那个人能幸福快乐,我希望我的姐姐,也就是你姚若晖能幸福。”

    “很多人痛恨这个社会,谴责这个社会的同时又无比的希望这个社会崛起,那种很是纠结的心情。”

    若望坐了很久,晚上她丈夫也过来看了一眼,跟若晖说了说话,就这夫妻两人而言,若望付出的若晖能感受到,若望跟她亲,若望的丈夫才会跟若晖亲,姚若晖觉得自己做姐姐做的够样子,那若望做妹妹同样的也够样子,甚至就比自己这个姐姐更加像是姐姐,能包容。

    换个脾气不好的,早就调头走掉了。

    姚若晖出院,亲自去了消防局想感谢一下当时救了自己的人,可惜对不上号,很多人那时候都忙成一团,哪里还记得谁救过谁,问了几个人都是不太清楚,想找这个人出来也比较难,干脆只是把锦旗送了过去,算是尽了她的一份心思。

    是不是所有的人都在期望她往好的方向转变呢、即便她就没有像是别人心里所想的那样,大家对着她都是包容的心态?

    何为好,何谓不好呢?

    给自己报了很多的班,试图叫自己的时间多起来,挤压起来,这样就不会想其他的,做个好人?

    难道她是坏人吗?

    可惜把自己像的过于伟大,两天都没有坚持下来,就放弃了,转给了公司的秘书,倒是秘书一脸笑意,可能是觉得拿了这个东西又不用花钱暗爽吧。

    反正若晖是这样想的,每天的公司陪人出去买买衣服,一天的工作就那么一点,睡到自然醒,调戏调戏自己的美女秘书。

    请秘书其实就是一个门面功夫,姚若晖的秘书长得就特别的符合一些长辈的审美感,优雅大气的美,不见得有多美,可胜在那股子的气质,姚若晖每天进公司的第一件事儿就是要摸摸自己秘书的脸,害得秘书每次都大喊,让若晖出钱给她买化妆品。情人节,秘书的桌子上出现了一大捧的鲜花,刺的姚若晖眼睛生疼,她是个美女诶,大美女,竟然没人给她送花?

    阴沉着一张脸,秘书也沉着一张脸,弄的外面的工作人员全部都提心吊胆的,因为秘书的脸都拉成这个样子了,肯定是大老板发飙了,今天情人节啊,大家都是有节目的。

    秘书脸拉得跟长白山一样,最后捧着自己桌子上的花送了进去,若晖指指自己的一边。

    “下次叫他送你玫瑰,我就喜欢玫瑰,不喜欢百合。”

    秘书满脸的不高兴,嘟嘟着嘴,这也是跟自己老板混熟悉了,现在什么样子都敢表现出来,知道姚若晖心情好。

    “出去吧,出去的时候帮我把门给带上。”

    ------题外话------

    承宇对若晖的喜欢这些我就不说了,字里行间大家都看得出来,肖嘛我说两句吧,我看见有人说肖做什么都是不对的,这点估计会有人觉得赞同,还有人说自己做了以后不会后悔,这话我也很赞同,不喜欢肖的呢,感情就更加容易理解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