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婚前婚后,大龄剩女 > 359 我喜欢他

    蒋娟是转身就真的走掉了,父女之间的隔阂不是一天两天就能化解掉的,就想是蒋娟的父亲愿意宠着若晖,可对待女儿他并不是这样的态度,即便他真的是这样的态度,想来蒋娟也不会如若晖一样的能接受。

    肖可静的母亲再次来到这个城市,事先并没有对肖可静提,她就是想单独的跟简承宇谈谈,心里实在放心不下,她总是觉得门当户对是有门当户对的一定道理。

    简承宇的秘书直接就把电话给过滤掉了,因为秘书并不清楚这个人是谁,操着一口浓重的家乡话,普通话说的并不是很好,也是没有听明白,就给挂断了,如果每个人都想见他老板,那他老板岂不是忙死了,又不是小明星。

    肖可静的母亲觉得茫然,你看着就是可能会成为自己女婿的人,他那样的高高在上。

    原本心里就担心他会抛弃自己的女儿,现在来看,这样的人家……哎。

    王冉肚子并不是很大,就像是个小盆一样的扣在肚皮上,自己穿比较松大的大衣光看后面是看不出来的,走路出现了一点笨拙,现在每天起床脚都是肿的,脸也是肿的,这是自己所能感受到的,真的是上了年纪,不如年轻人了。

    早上起床,就感觉出来脸有点肿,要躺五分钟才能起床,眼皮也是肿的,睁不开。

    “醒了?”

    简宁先她一步起床,穿好衣服自己在把她给扶起来,王冉调侃自己:“我现在就像是企鹅一样。”

    “那也是最美的企鹅。”

    王冉心里赞叹着,果然男人都有甜言蜜语的潜质,赞美的话出口就是一套接着一套的,最美的企鹅不也是企鹅嘛。

    笨拙的起身,穿袜子都变成了一种难度,脚肿胀的厉害,一般都是简宁给她穿。

    “我这个年纪要这个孩子,她生出来之后对我不孝顺那我可就亏大了。”

    可不是亏大了,老了老了自己还临了糟了这么一次罪,你说亏不亏?

    “不会的,我替你打她。”

    简宁双手盖在王冉的肚皮上,外面的门铃响。

    简宁去开门,是王妈妈过来给送早餐过来了,这一看就知道是王爸爸开车给送过来的。

    “妈……”

    王妈妈把东西交到简宁的手里自己就打算回去了,孩子们也要上班也有事情的,自己就不去进去了。

    “赶紧进去吧,你爸在外面等着我呢。”

    吃过饭家里的家务一点不用她来做,她现在也是做不了,弯腰之类的举动很艰难,看着现在身体上没有太大的变化,其实当你两个年龄段去生孩子,自己感受就不同了。

    简宁拿着她的包才要送她出门,那边王焱来电话了。

    王焱这通电话自然是高兴才打的,李波要生了,说是早上五点多就送到医院去了,王焱自己不放心,虽然有岳母在,可这个时候岳母就显得不够亲了,但是他没有给徐秋华打电话,而是打给了王冉。

    “姑姑,你今天有事情吗?能不能来?”

    侄子开口了,王冉也不能不去,跟简宁顺路,李波肚子里的孩子有点大,本身也是有点吃过头了,好在的是李波年轻估计很快就能恢复回去,王冉看着李波觉得很焦躁,会有一种让人觉得不够安心的感觉,从她说话上就能看出来。

    “妈,我害怕……”

    不停的在重复她很害怕,王冉劝她说,这是你姑父的医院,在这个领域也算是小有成就,你不需要担心的,可是李波听完了之后抓着自己母亲的手还是会觉得害怕。

    她一害怕就折腾王焱又是拉着王焱的手又是哭又是闹的,说害怕自己死了,生孩子的王冉也有见过一些,这么能闹腾的孕妇少见。

    一直折腾到中午才勉强有了动静,王冉已经坐不住了,她挺着一个肚子,自己陪着坐了半天,因为侄子担心她只能出面来抚平侄子这种焦虑的情绪,双腿觉得发麻。

    “王焱,我上去躺一下。”

    王焱几乎说出来的话是想都没有想:“姑姑你在坐一会儿吧,马上就生了。”

    王焱在兴奋,因为他的孩子马上就要出来了,马上就能见面了,手里拿着东西不停的在拍。

    王冉心里微微叹口气,这只能说是自己家的孩子,要不然她老早就得生气了,你想让姑姑待在这里,你也得先看看你姑姑的身体,如果不是实在身体不是很舒服她会提出来要上去先休息休息吗?

    跟李波的母亲打了招呼,李波母亲是看出来王冉有点介意了。

    “王焱他姑,你也别在意孩子说的话,这孩子办事没有脑子,你赶紧上去休息吧,是不是觉得很不舒服?”李波妈妈是看出来了王冉是觉得身体不舒服,从她脸上的表情,她的肢体语言就可以看得出来的,可即便自己这样说,王焱也没说过来问候一句。

    王冉转身去电梯的一侧,王焱还在观望呢,李波她妈就觉得你说王焱怎么就那么傻呢?

    这孩子平时看着挺精挺灵的一个人,姑姑不是父母啊,要是你父母你想怎么样对待这都不成问题,毕竟现在在这个时候不会有人挑你的。

    “王焱啊,我看你姑身体好像不是很舒服,你是不是……”

    “妈,出来了,出来了……”

    李波妈也被孩子出来给欢喜的忘了一切,全家都在狂喜当中,王焱脑海里想到的是,姑姑怎么就走了呢,你看就差这么几分钟,我也有女儿了,有属于自己的女儿了。

    王冉扶着腰身,慢吞吞的走着,有护士看见她,可能是发觉她的脸色不是很好,给简宁打了电话。

    简宁在开会,没接到,是王冉的医生下来接的她,从电梯里出来,一路上带着笑意。

    “觉得哪里不舒服?”特别的亲切,关心备至的问候着,其实他心里已经产生了焦急,原本年纪就是比别人偏大,很怕出现问题,护士一联络他立马就找了下来,他并不是因为王冉是院长的老婆而献殷勤,而是先要安抚住王冉的情绪,往往有很多的时候,不能叫病人感觉到来自她身体的威胁。

    伸出手扶了一把,自己上手在路上做一个简单的按压,王冉喊了一声疼。

    “正常的,不用担心。”

    医生将王冉扶到自己的办公室先叫她休息,这边转身立刻去联系简宁,恐怕可能是要早产了,孩子要早产了。

    她自己没感觉到,想必是觉得月份还没到的原因。

    现在他担心的就是……

    医生在外面跟简宁说话,两个男人的脸色表情都比较严肃,简宁最后握握医生的手,推门进来,跟王冉沟通,王冉是感觉到了,就是那种感觉,可还没有到月份,她就没有往这方面去想。

    “难怪了,我一大早就觉得肚子怪怪的……”说话的时候声音抖了一下。

    李波为什么害怕?王冉也是同样的为什么害怕,年轻的时候生产是绝对不会有这种情绪的,可到了现在,出现了不正常的反应,甚至自己还没有做好准备的时候突然宣布她现在也许就是要生,王冉的双手有些冰冷,其实她不笨的,已经猜出来应该是哪里出现了问题。

    “没事儿的。”简宁还是那个劲儿,你想在他的脸上找到一点心虚什么的,那就太难了,难于上青天,四平八稳,一丝的动摇都没有。

    这边开始准备,王冉的情况出现变故了,人推进去,简宁没有联系家里人,告诉老人,老人还担心,何必呢。

    简宁心里不怨恨王焱吗?那是不可能的,肯定会产生怨恨的,不管王冉是不是因为劳累到了,即便就是因为早上她确实有反应,简宁是个人,依旧会产生这种埋怨的,你姑姑这种情况,你叫她来,现在把人折腾成这个样子。

    有句老话不是说,谁的老婆谁自己知道心疼嘛。

    嘴上不说,脸上没有表情,这些东西就都是放在心里的。

    孩子生的格外的顺利,顺利到了叫医生都觉得纳闷,一点问题都没有,整个过程顺利的叫医生觉得害怕,隐隐总觉得会发生什么,人的第六感有时候是很准确的,这边还没有平静多久,那边有人出声音了,吃惊的声音。

    “大出血……”

    简宁一直就等在门外,只是走动的很是频繁,不然从他的脸上是看不出有任何表情的,谁看见他是一定会打招呼的,简宁的手捏得比较紧,有出什么问题吗?

    里面的护士跑出来对着简宁说了一句,简宁觉得自己整个人都被抛到了天上,这就是他自己的自私了,为了要这么一个孩子,老婆的命现在有可能就要送了,当然这是例行的通知,要让家属做一个准备,无论这个家属你是这个医院的院长还是你是陌生的路人。

    简宁去换衣服,他要进去。

    王焱这边就满楼的去找自己姑姑,拍了孩子很多的照片就特别想给姑姑看看,可找了半天也没找到,碰到护士就问。

    “院长的太太现在在哪里休息?”

    全医院都知道院长的太太现在出了事情,尽管这事儿并不是发生在他们身边人的身上,到底在这里工作,还是难免会有些担心,护士对王焱说了,你说王焱这孩子办事情也是毛毛躁躁的,有时候就真的想,是不是所有的聪明都用在领导的身上了?一听自己首先就给爷爷奶奶打过去电话了。

    “奶奶你赶紧来医院,说是我姑情况不好……”

    王妈妈这个年纪,原本就是担心王冉这身体,女人上了年纪生孩子是真的有可能会要命的,你二十岁的身体跟五十多岁的身体能一样吗?王妈妈觉得自己听不见孙子又说了一些什么,耳朵嗡嗡作响,他们已经准备出门了,毕竟孙媳妇生孩子是要过来看看的,王妈妈就觉得自己眼前一片发白,只能听见自己的呼吸声音,呼呼呼……

    王爸爸进来看她,自己在车上坐了半天了,这人怎么还是没动?

    王妈妈就坐在床边上,身上的衣服都是穿好的,手里拿着电话,那边王焱还在说,王爸爸接过来电话,很多人说女孩子找丈夫大部分都是愿意找靠近自己父亲的形象,某种程度上来说,简宁个性上的一些东西跟王爸爸很像,他不是不担心女儿,可他的脸上没有出现太过于浓重的那种悲伤,伸手把王妈妈扶起来。

    “去医院看看吧。”

    这样的问题其实在别的产妇身上不是没有出现过,只是因为王冉的年纪偏大了一些,好在运气不错,很快就解决掉了,医生很是果断,整个过程也没有出现慌张,自己停手的那一刻觉得时间都静止了,难怪有些人觉得这是烫手山芋,真的是,你说要是真的出现一点的问题,院长心里怎么想?

    自己路过简宁身边的时候对着他点点头。

    王冉被推回去,这也是伤了元气,补八成是补不回来了,年轻的时候你说要补还有一点可能,现在这个年纪,有点困难。

    他去看了那个孩子,不太大,三斤多一点,很瘦很小,营养吸收的不是太好,像是小猴子一样,脸蛋也是小小的,什么都是小小的。

    王妈妈首先肯定就是关心多女儿超过孙媳妇的,直接过来看了王冉,知道平安之后自己就开始哭,眼泪控制不住,早知道就不让她要这个孩子了,你说何必冒这么一次风险呢,都这个年纪了也不是没有孩子,要是命没了,哪里找后悔去?

    王妈妈是自己说给自己听的,简宁听到耳朵里,心里的愧疚来的更大,王冉原本就是不想要的,不是因为他想要嘛。

    王爸爸终于开了口:“平安就好。”

    说其他的也都是多余的,只要人平平安安的就好。

    王焱上来也陪了很久,同一天生的,李波是活蹦乱跳的,你看她之前又是怕又是担心的,可生完之后恢复的特别好,这就是年轻的活力,王冉这是早产,还差一点就丧命了,情况则是严重的多,李波的女儿八斤多,王冉的这个小女儿才三斤一两。

    王妈妈在病房里陪了很久,看着王焱也陪着,你说李波也生孩子,王焱总在这里也显得不好。

    “你回去吧,我跟你爷爷在这里就行。”

    人太多了也没用。

    徐秋华不是故意不来,王超这个病,王超是肯定不会来医院的,甚至王冉怀孕的时候王超都很少靠前,虽然说不传染,可那也是自己的妹妹,怎么说不好心里也是挂念着的,本来高高兴兴的一件事儿,自己去了,孕妇原本抵抗力就下降了。

    徐秋华得给王超做完了午饭才能走,在徐秋华的心里,王超是超越一切人的,凡事都要以王超为先。

    李波就挑理,说爷爷奶奶你看一点不在乎自己,一家医院,怎么样的也得下来看看吧,虽然姑姑情况严重,她也表示理解,可就这么几步路,真的累不死的。

    “就是偏心被。”

    李波她妈咬着牙:“就你事儿多,你要是出问题了也来看你,有我还不够啊?”

    “不是这么说,我就是觉得哪怕就是做给别人看的,也得过来看我一眼吧,走过来撑死三分钟……”

    “你就别挑理了,出了这么大的事情,王焱也是不懂事,你说好好的就非要给他姑姑打什么电话?早上人来的时候我就看着有点不对,你说现在弄成这样,人家心里怨恨不怨恨你们?”

    李波她妈就担心这个,亲戚的关系都是在于相处,发生这样的事情谁都不愿意,她不是医生,可她就觉得王冉是被自己女儿给折腾生的,那李波一大早这通折腾,都能把人给折腾疯了。

    “怎么能怨恨我们呢,谁知道就会这样了,王焱不是合计得有个长辈在眼前嘛,要是知道会这样,谁会干这样的傻事情。”

    送上门去找不愉快,这不是傻子才做的嘛,就是因为跟姑姑亲才会去找姑姑的。

    “你们小孩儿就是不懂事儿。”

    李波心里觉得自己妈想的多,发生这样的事儿就是谁都不愿意的。

    王焱一会儿就回来了,李波她妈就纳闷:“你怎么没待一会儿?”

    “都是人,病房人也多,我就回来了。”

    这话说的有点……李波妈妈似乎也挑不出来什么,可能人真的多被,人多也帮不上什么,在待着不是给人添乱嘛。

    三婶的儿媳妇儿听到消息跟丈夫就过来了,真是没把自己给当成是外人,这样的女人你说她会做,公婆喜欢并不是没有道理的,嫁进老王家这些年,从来没有跟任何人红过脸,王冉这个大姑子其实并不能算得上真正意义上的大姑子,可因为丈夫跟这个姐姐感情好,所以知道消息她就来了,坐在王妈妈的身边先劝王妈妈,首先得叫王妈妈别哭了。

    这是高兴的事儿,你看平安度过了,孩子也健康,这只能往高兴了去想,不要哭,在一个你这样哭,姐夫心里怎么想啊?

    给王妈妈擦着眼泪。

    “姐夫心里听了会更难受的。”

    王妈妈就想解释,自己并不是那个意思,其实大家都知道她肯定不会是那个意思的,但是这种时候有些话真的不能说,老婆出事儿最伤心的人里面肯定还会有简宁这么一号人的。

    先劝住了王妈妈,这边去看完孩子回来,她原本就会做人会说话,自己把气氛弄的很好,好听的话没有人不愿意听。

    “我就看这孩子瘦瘦小小的,可精神不错,小模样跟我姐不太像,手长脚长的……”

    把话题就自动转移到了孩子的身上,老王家的人大部分就都是这样的,嘴上其实没有什么表示,可心里是关心的,三婶的儿子出去抽了两根烟,跟自己父母说了一声,没说的那么严重,省得吓到父母了,就说有点问题不过解决了,现在挺好的,孩子有点小,不过不用怕嘛,有苗不愁长。

    这边出去买了几条烟,大概就是这意思吧,也不能给包个红包什么的,作为娘家人多少就是尽这个心思了,送给了医生,医生肯定不要的,这成什么了,推来推去的。

    “我也没有别的意思,我姐这情况,医生多谢你了。”

    姐夫是姐夫的,他们的是他们的,硬给推了过去,这边医生收了,转身又给简宁送了回来,收别人的敢收院长老婆的嘛?

    简宁又给递了回去。

    “给了就拿着吧,等我以后在专程请你,等她身体好一点的。”

    王焱就是不会做人嘛,在简宁面前明明有卖乖的机会,可惜自己没有抓住,简宁在乎的不是别人对他有多讨好,相反的他很讨厌别人对着他那样,有些事情就是关键时刻来看的,比如现在。

    王冉为什么跟老三好?除了那是亲戚之外,老三两口子很会做人,包括三叔三婶,王冉都很喜欢。

    病房里的事情王妈妈压根不用上手,王博跟徐瑶过来,两个人确实忙,不像是别人能一整天都待在医院,晚上下班直接就杀过来了,徐瑶话不是很多,但眼睛里还算是有活,看见什么自己愿意上手的,可简宁不会让她们来碰这些的,包括三婶的儿媳妇。

    这是客人,王冉是他老婆,叫别人上手自己成什么了?

    病房里聊天大家说的很开心,说到孩子了,很有话题,来的人首先就会先下去看看孩子,这小孩儿太有意思了,好像能看见人似的,小嘴巴一动一动的。

    就是不可爱的孩子到了王博的嘴里,这孩子都是天使了,你看看被他形容的,那就是大美女,现在模样轮廓其实还看的不是很清晰。

    李波第三天上来看了一眼,说自己也是这情况,之前是真的没有办法下地,王冉肯定就不会挑她。

    “同一天生,我跟姑姑还真是有缘分,孩子的名字起好了嘛?”

    李波就是奔着这个来的,她就想知道王冉这女儿名字怎么取,自己家的是取好了,花钱请人给取的,叫小爽,王爽,虽然觉得有点不满意,不过取名的先生说了很多,王焱回来学的,李波觉得一个名字很重要的。

    “这个还真没有,我这身体不给力,你姑父可能是取好了。”

    王冉笑笑,脸色还是很苍白,身体就完全给不上力气,自己能感觉得出来,恢复的不是很好很快,不过做了心里建设了,你不能跟小姑娘去比,这也不现实。

    李波没问出来,自己转身回去,就跟王焱讲,实在不行就让姑父给取一个算了。

    “我看姑父起名字也应该挺好的。”

    王焱就觉得她事儿多,谁取名不是取啊,都取好了还折腾什么?不就是一个名字嘛。

    “哪里是一个名字,这关系到我孩子的未来。”

    李波来问,弄的王冉也对这个事情感兴趣了起来,名字是简宁一早就取好的,晞彤,简晞彤。

    “大概还要几天她才能从保温箱里出来,到时候抱给你看看。”

    孩子的身体也是稍稍差了那么一点,不过没有关键性的问题,就是从母体里吸收的不够,王冉看的最多就是孩子的照片,自己没有亲手抱到,她下不了床,喂孩子奶这就更加不现实了,闹闹那时候还觉得可以,现在是一点没有,哪怕就是有的话,简宁也不会让她喂的。

    简晞彤落地第三天,简承宇才知道,简宁压根就没告诉儿子,这是给母亲打了电话,报喜,说生了一个女孩儿。

    “我就知道会这样,也不知道她这些都在干什么,家庭家庭顾不上,生个孩子还把孩子生得这么小,有一件事儿是她办的很完美的嘛?”

    简宁母亲觉得王冉的一生完全就是失败的,没有一件能叫被人刮目相看的事情。

    简承宇回去看母亲,他没有告诉肖可静,肖可静是自己打电话的时候知道的,她想这样的场合自己应该去的。

    简承宇去看了妹妹,怎么说呢?

    在这个年纪多了一个妹妹,好像多了一个女儿似的,那感觉就像是自己的女儿啊,年纪相差的太多,自己看着保温箱里的小猴子,忍不住就笑了出来,这是他妹妹呀?

    “简晞彤,我来看你了。”

    一个小生命的降临会给一个家庭带来许许多多的乐趣幸福满足,你说简晞彤谁来看都没有睁过眼睛,自己爸爸过来看也是闭着的,喝奶的时候就很努力的去吸,吃的可有劲儿了,你别看她小。

    简承宇来了,特别给面子的就真的睁开了眼睛,眼睛很大很黑,乌溜溜的转着,好像是在看人,对着自己哥哥就笑了,小嘴一扯。

    这肯定就不是世界上最美丽的婴儿,可这绝对是个幸福的婴儿。

    护士都在说,妹妹很给哥哥面子。

    回到楼上病房,王冉现在坐都坐不起来,每天都得躺着,就这样的情况,看见儿子回来,想试着起身,可起不来。

    “睁眼睛了,刚才对我笑了。”

    王冉对着儿子笑笑,“你小时候也这样,大部分不是很好带,我生你的时候身上有太多的压力,怀孕的时候你奶奶总是在问,是男孩儿还是女孩儿,我总想要是男孩儿的话还好,如果是女孩儿,恐怕我跟你爸爸的日子不会太好过的,妈妈这辈子嫁给你爸我觉得很幸福,但是前提我跟你爸爸相知。”

    王冉轻轻带了一句,不能说的太多,不然会引起儿子的反感。

    “我生你的时候其实年纪已经不小了,也带不了你,白天晚上的哭,一哭起来哄不住,那时候你姥姥姥爷在我们家帮着带你,你小时候也可以算得上是你姥姥姥爷你爸三个人给带大的,特别你爸,你现在长大了可能感觉不出来了,小时候他对着你很有耐心,很喜欢抱你,哪怕别人说你是个夜哭郎。”

    自己如何修炼也修炼不到这样的境界,哪怕就是现在也受不了孩子过分的哭泣。

    简承宇听着这些话觉得离自己太远,有些好像他已经碰触不到了忘记了,准备回去的时候又去看了一眼晞彤,对这个孩子就是喜欢不够的喜欢,隔着距离的不是那样的近,把手放在上面,好像能触摸到她的小嘴一样。

    肖可静给王冉打电话,她起不来床,电话更加接不了,只能简宁接。

    “听说阿姨已经生了,在哪个医院,我过去看看吧。”

    简宁一开始没合计是肖可静,自己看了一眼电话,王冉给肖可静的备注就是小肖,你说王冉现在这种情况,就连床都起不来,病房里每天也是人来人去的,她自己有时候休息不好的,简宁不愿意叫肖可静来。

    “嗯,是个女孩儿,你阿姨恢复的不是很好,等她在好一好,我们邀请你来家里吧。”

    肖可静感觉得出来简宁对自己的抵触,挂了电话自己长长叹口气,有一种无力感,自己已经努力了却得不到应对的结果,很无力很无奈,问题到底出现在哪里?还是简承宇对家里说过什么?

    肖可静的情绪受到了很大的影响,婆媳关系原本就是从古至今被人经常提起的,现在自己还没进门呢就不得章法,对着好不对,对着不闻不问更加不行,那到底要怎么样的去做才能及格?有没有人给这个事情出一个具体的定论呢?

    *

    下班的时候突然下雨了,手底下的人呢有男朋友的都是男朋友来接,有老公的都是老公来接,若晖站在屋檐下。

    “老板,伞。”

    一个人看着若晖孤孤单单的,其实她心里最讨厌的就是拍马屁,觉得这样不好,在公司她得到的注意也不是最多的,今天凑巧了,自己最后走,看见姚若晖自己也没带伞,就孤零零的站在那里。

    其实出身有多好有什么用啊,长得漂亮没有一个爱你的人一切也都是枉然,下雨会叫人突然多愁善感起来,就做了一次自己看不上的事情,反正男朋友拿了两把伞。

    若晖接了过来,看着前面的人笑嘻嘻的挽着自己男朋友的胳膊转身就进入了雨幕当中。

    淅淅沥沥的雨浇在手心上,若晖撑开伞,很久没有开车了,打车已经习惯了,今天难得就有了兴致想去乘地铁,姚若晖这辈子从来就没有坐过地铁,从进入地铁站口开始,整个人都懵了,有那么一个世界,里面显得这样的拥挤,因为是下班的高峰期,全部都是人,满满的跟装饺子一样,人挤人,人挨着人,看的眼睛生疼。

    她就感受了一次当沙丁鱼罐头,寂寞的人总喜欢去到热闹的地方,不过偶尔一次还好,天天要是这样她会疯的。

    地铁站距离自己家还稍微有些远,雨越下越大,已经控制不住的架势,雨伞已经不能够遮挡住雨势,只能进到超市里去避雨,上次买的蛋全部都碎掉了,买了一盒蛋拎在手里,自己站在门口。

    我的超人在哪里呢?

    伸着手看着天空,这个城市的蓝天已经太少太少了。

    简承宇下班叫司机送自己回去,司机开到一半他又说换条路走,司机眼睛里是有些不明白,因为简承宇所说的那条路绕远,这等于是多走了很远的路,不过他是干这个的,老板怎么说自己怎么干。

    心里已经想好了,回去就给肖可静答案,空出来明天的时间,然后去登记。

    放弃姚若晖,这一次真的放弃,不会再去恨她,不会觉得她跟别人在一起就想看着她被毁灭掉,有些人是要陪伴你一路的,有些人只能成为风景。

    姚若晖低头的时候,简承宇的车子从她的面前经过,他没有看向超市的这一侧,而是反方向,自己看着,她住的地方,远远的看着,有无数次都恨不得掐死她,或者让她去死,她死了自己也就安心了,心里也就平静了,不会再有遗憾,不会再有意难平。

    人生总得有遗憾是不是?

    “我一会儿过去。”拿着电话给肖可静打了过去。

    肖可静几乎已经意识到了,简承宇的态度,他会来,只能说明一个问题,那就是他已经想明白了想好了,想要给自己一个最后的答案。

    肖可静洗了脸化了妆,坐在家里等他到来。

    简承宇让司机明天来接自己,他今天晚上不会走,明天顺路送他们两个人过去,这就是他最后的答案。

    肖可静听见门铃声,自己快速的跑了过去,踩着拖鞋差点摔倒了,有些紧张的打开门,两个人用餐也没有说话,她一直都在等,等他的答案,简承宇放下筷子。

    “明天我有时间,我们去登记吧。”

    肖可静只想哭,最后依旧是自己获得了胜利是吗?胜利依旧是属于她的是吧?

    “谢谢你,真的谢谢你!”

    还有我真的很爱你,很爱很爱你,这个世界上不会有人像是我这样的爱着你,永远都不会有的。

    她以后一定会好好的对待他的,一定会让他成为最最幸福的男人。

    简承宇把装着戒指的盒子拿了出来,并没有给她戴上,肖可静是自己戴上的,很喜欢,只要是他买的,自己就喜欢,无比的喜欢。

    肖可静在洗澡,简承宇的电话响,上面的数字晃的他眼睛很痛,既然已经做了决定,就要尊重自己的结论,伸出手按掉了号码。

    姚若晖鼓足了勇气才打了这一通的电话,结果被人给按掉了,自己有些怅然所失的看着手机,又打了一次。

    对方接了,却没有说话。

    “我们还能重新在一起嘛?”

    是了,心里所想的很多就是这样的,她什么时候对他有那么一点的喜欢,她也不清楚,但凡心里有这种感受,她只会把简承宇放在贱人的位置上,因为他对她很好,无欲无求,什么都能应承她,可以说姚若晖的生活里她一直都认为这样的人是自己不缺的,现在那种感觉藤架了她所有的感官感受,她能感觉到自己喜欢这个男人。

    是了,她喜欢,现在她想要这个男人,不是为了正也不是为了抢,抛弃了自己的游戏规则,到底还是伸手去抢了,若晖知道肖可静会恨自己一辈子的,可是她不后悔打了这通电话,她喜欢她就要说出来,他但凡对自己还有那么一点的留恋她就去争取,如果他没有的话,那么自己以后至少想起来也不会后悔,谁让她明白的太晚了呢。

    “你以为我是玩具嘛?”

    简承宇很想恶狠狠的去讽刺姚若晖,早干什么去了?当你当初抛弃我的时候,选择离我而去的时候,你为什么没有想过我的感受呢、“承宇,我没谈过恋爱,就算是跟你走的也不是正常途径的恋爱,我就是个很不负责的人,很荒唐自己很荒诞,性格就是这样的,我自己也改变不了,做了很多匪夷所思的事情……”

    现在回头看,可不是匪夷所思嘛。

    “你不要说了……”

    “谁的电话?”肖可静从卫生间出来,她一直在防备姚若晖有这么一手,肖可静一直最担心的就是姚若晖不会放手,她快速的从卫生间出来,头发还没有擦干,水滴顺着发梢一滴一滴的落在地板上,伸手去抢简承宇的手机,不能让他们通话。

    简承宇看着肖可静上来抢手机,自己真的没有注意,竟然真的就被她给抢了下来。

    肖可静对着电话质问着:“你是谁?你想干什么?你到底想干什么?姚若晖是你吧,你还要不要脸,我们明天就要结婚了,姚若晖我求你要点脸给自己留点面子好吗?”

    肖可静真是要疯了,她大声的训斥着姚若晖,她为什么不能骂?在自己的爱情里,你姚若晖就是后来者,你扔掉的你凭什么在去抢?你怎么可以这样不要脸的将自己的脸皮踩在地上?

    “对不起,我很对不起,但是我喜欢他……”喜欢到了,把自己给拖进了这样的处境里,虽然觉得很难堪,不争取就真的没有了,她听着肖可静的骂却没有回嘴,这是自己欠她的,在这场爱情里,自己跟简承宇都伤害了肖可静。

    “臭不要脸,姚若晖你不要脸,你想要就要,你不想要就扔掉了,凭什么要这样对我?我哪里做错了?”——

    -一题外话-今天估计会有人想剁了我吧,表示出门有压力,还是带个头盔出去吧,好吧不解释了就是你们所看见的这样的,想说什么就说吧,滩手,还有多加一句,进群的同志们请先在页面留言一下,挖了一个坑,也挖了好多天了,愿意收的可以收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