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婚前婚后,大龄剩女 > 360 男孙女孙

    “你知道他为什么不敢上来帮你说话吗?你知道你现在为什么不敢对我回嘴嘛?”

    肖可静只觉得可笑,自己就担心姚若晖最后的关头会来抢,没有想到就偏偏是自己提醒了她,因为身上有错才不敢去反驳别人的。

    简承宇看着肖可静如此的歇斯底里,自己一把抢过来电话挂断把她拉进怀里,可肖可静不吃这一套,反手狠狠推了他一把,眼睛里全部都是恨意。

    “你选她还是选我?”

    这场战争的结果她已经预见到了,可是自己却不甘心,她明明是占有先机的,这个男人明明是自己也去爱的,最后就这样让她双手奉上,她真的不甘心,她要简承宇一句话。

    要简承宇说选择她,而不选姚若晖。

    “你知道嘛?你这样的男人真的很贱,叫一个女人玩到如此的地步,还能回头,她就是个b子……”

    简承宇的嘴角沉了沉,他一直在试图想让肖可静的情绪稳定下来,可是她……

    “承宇,你就不能想想我们过去的好吗?你就不怕别人去骂姚若晖吗?”就一定要这样嘛?

    当老婆,自己比姚若晖来的合适的多。

    肖可静不敢让简承宇离开,他走了弄不好就是要去见姚若晖的,不能让他们见面,只要他们不见面自己就不用担心任何的问题,她就是宁愿拖死大家,也绝对不会成全他们两个人,拿自己当夹心饼干一样的玩嘛?

    谁的心里没有一个灰姑娘的梦?做了这个梦就该死吗?

    命运对她并不公平,就因为她是个普通人?

    姚若晖挂了电话,她换上衣服出去了,简承宇坐在沙发当中,肖可静一直在哭,哭的叫人心惊肉跳的,当初她是真的没有看出来简承宇是有过女朋友的嘛?不见得,可是谈恋爱谈的就是现在并不是过去,她也没有抢任何人的,为什么自己就错了呢?每个人都站在制高点,怎么就不见有人出来帮自己说说话呢?

    姚若晖不贱吗?她想要她就出手抢,她不想要她就一脚踢开,他什么时候能醒醒,这个女人不是爱他,而是……

    肖可静这些话说不出口,身为一个女人太明白了,她又是接触过姚若晖的,姚若晖今天敢打这通电话,就是自己的作为和话起了化学反应,自己不去碰触她的那一块儿也许就不会走到今天,肖可静不怨恨简承宇嘛?

    可舍不得将怪罪放在他的身上,那是自己爱的男人,她舍不得去怪罪他,舍不得别人说他一句不好,那些都不是自己想要的。

    肖可静的母亲打过来电话,肖可静疯了一样的把电话塞到简承宇的手。

    “你自己跟我妈说吧,你不是要跟我分手嘛?”

    简承宇阴沉着脸挂断了电话,肖可静想去抢。

    “可静,不要让自己变得这么的难看……”

    “是谁让我变得难看的?”是谁把她给推进今天她这样的局面的?为什么对她还有指责呢?

    简承宇歉意的看着肖可静,可他的歉意在肖可静的眼睛里就变成了恶毒,姚若晖就一通电话,足以叫你改变态度是吗?你的态度就是这样的好转变是吗?仅仅就因为那个女人的一句话?那我们的感情算是什么。

    “你有爱过我吗?”

    简承宇选择沉默。

    肖可静愕然的看着简承宇,不爱吗?一点都没有吗?

    不是应该有点,只是照比着姚若晖的差一点的嘛,不是只要自己努力就能追赶上的吗?

    简承宇的电话响,肖可静要去接,简承宇把她给拦了下来,叫她抢了一次这已经是自己的极限了,不管电话是谁打来的,没有第二次,他只是按断了,肖可静却不肯这样息事宁人。

    “你接,你为什么不接?姚若晖打过来的是不是?你为什么不敢接?”

    怕我骂她吗?

    到了今时今地,我骂她一句,你还要护着她吗?

    肖可静用手擦擦自己脸上的眼泪,是个梦就终究应该醒的,她现在醒了,梦醒时分自己看看自己都做了一些什么?在一个不爱你的男人面前只能尽量的保住自己的自尊,这才是她能做的,不让他去看轻自己,肖可静想原本自己就应该这样做的,可惜喜欢一个人不是理智能说了算的,被情绪占据了上风。

    “你让我想想,你自己也想想。”

    简承宇开了门出去,家里只有肖可静一个人,她落败了,可惜自己心不甘情不愿,尤其憎恨姚若晖这个女人,她不能眼睁睁的看着姚若晖来毁简承宇,今天她喜欢了,说不定明天就又不喜欢了,绝对不行,不能是她,如果不是自己,也不能是她,只能是别人。

    王冉人在床上,电话响,自己伸手去接,她到现在坐勉强也就能撑一会儿,接起来电话。

    “阿姨,我跟简承宇要分手了,您知道吗?”

    王冉有点懵,这是什么情况?不是谈婚论嫁了吗?怎么突然就说要分手了?

    “我也许在阿姨您的眼里不算是好儿媳妇的人选,但姚若晖更加不是,阿姨你知道姚若晖以前过的是什么样的日子嘛……”

    肖可静没有撒谎,只是把过去姚若晖做的一件件,一桩桩的讲给王冉听,你儿子糊涂难道你也糊涂吗?弄这么样的一个女人进门,你就心甘情愿吗?她现在需要一个盟友,她恨姚若晖需要理由吗?

    王冉是真的没想到,简承宇竟然弄了这么一个女人,她是说不管,可总要有点分寸吧?当母亲的亲耳听见这样的话,她是不可能不激动的,当时人气的就坐了起来,整个身体有点摇晃,半辈子没怎么生过气,丈夫从来也不给她气受,在肖可静的面前她不能表露自己的态度,安抚的说了两句,挂断了电话。

    抖着手给简承宇打了过去。

    简承宇人没有走,就站在门口,姚若晖一直不断的在打电话当中,可除了那一通当着肖可静接的就再也没有接过,肖可静闹到这个地步,简承宇都能理解,甚至他脑海里关于明天要去登记的事情还没有完全消除掉,理智在跟感情厮杀,两个女人他爱谁,这毋庸置疑,电话响,一看是母亲就接了起来。

    王冉原本现在身体就不是很好,又加上生气,说话难免会有一些过分。

    “你要跟什么样的女人结婚我不拦着你,但是像是姚若晖那样的不行,绝对不行……”

    王冉都要气死了,儿子想干什么啊?自己辛辛苦苦生出来的儿子,要娶个什么玩意?

    绝对不行,除非她死了。

    简承宇几乎很想踹开眼前的那道门,事实上他就是这样去做的,出来的时候外侧的大门并没有关上,里面只关上了一道小门,一脚踢了开门,他母亲身体不好,她为什么要去给自己母亲打这通电话?

    简承宇是努力控制自己不去掐死眼前的人。

    “找我妈说完了觉得痛快了?”

    “痛快了,嗯。”肖可静坐在沙发上整个人的表情很是平静,她已经给姚若晖打了电话,叫她过来,他以为自己不知道是吧?存在手机里的号码一次都不敢打出去,怎么还想当个情种吗?他是这样的人吗?

    “我妈身体不是很好……”

    “我妈身体更加不好,可是我妈也得承受着你带给我的痛苦,女儿痛苦,当母亲的会好过吗?”

    你的妈妈是妈妈,难道我的妈妈就是摆设吗?

    简承宇只觉得女人很不讲道理,你疯了一样的给你妈打电话,我伸手去拦,这才把电话抢下来的,电话是我打的吗?

    “你 也别走,我们就等姚若晖来。”

    简承宇转身要走,肖可静死死的抱住他的后腰,今天一定就不会让他离开的,他别想,姚若晖想抢是吗?想叫自己心甘情愿的双手奉上,不是不行,就看她怎么做了。

    姚若晖叫司机往肖可静说的地方开,司机看着后面的人,这是家暴了吗?

    到了地方才发现自己的身上没带钱,叫司机等一下,说自己上去拿钱,马上会下来,司机叹口气:“得,我跟您上去一趟吧。”

    这情况一看,上去说不定就什么时候才能下来,他这是小本生意,禁不起耽搁,还是自己勉强跑一趟吧。

    两个人前后的进了电梯,大门就那样的开着,里面站着两个人,肖可静拍手。

    “抢我男人的人,终于来了。”

    司机这一看,这是小三儿啊?心里顿时有一种不一样的感觉,难怪长得这么漂亮,难怪大晚上的这样,原来是被人家给抓到了?他就是上来拿钱,自然不能八卦很久,拿了钱自己转身就走了,心里还嘀嘀咕咕的念叨着,你说这女人长得这么好看,当什么小三啊。

    “你先回去。”简承宇对着若晖说。

    灯光下姚若晖的那张脸就好像是一把刀,抓的肖可静的心很痛苦。

    “你说你喜欢他是吗?你知道明天我们俩要去结婚吗?”

    若晖喘着气看着肖可静;“这样的情况,真的能结婚吗?”

    “你问我能不能真的结婚,这应该来问你,你都干了一些什么让我们不能结婚。”

    若晖艰难的闭了闭眼睛:“我对不起你。”

    “你对得起我才怪了,你想要他是吗?想要我心甘情愿的退出?可以,你跪在我面前……”

    “可静……”简承宇叫了一句。

    若晖噎了一下,给肖可静下跪?绝对不会有这种可能性的,杀了她也不会有这种可能性的。

    简承宇抓住若晖的手推着她往门的方向去走,是自己过于优柔寡断了,这样下去只能大家都很痛苦,长痛不如短痛,他一个都不要,两个人当中他一个都不选。

    若晖很会去猜别人的心思,肖可静看不明白的她却能看得透彻,这就是自己最后一次机会了,如果错失了这辈子就只能遗憾了,她用自己的手去跟他的手五指相交,直接单膝跪在了简承宇的脚下。

    “我心里觉得很难过,不知道为什么总会想起来你……”若晖脸上火辣辣的一片,这对她来说就是煎熬,这些话当着另外的一个女人说出来,拿着自己的笑话给别人看,前后不到两秒,简承宇用力把她给拖了起来,他见不得她在别人的面前对着别人低三下气的,如果是在自己的面前,也许他不会伸这个手。

    “好,我退。”

    肖可静看着眼前的一幕,她还怎么去挣?

    那天发生的一幕就像是一场戏一样,姚若晖自己回的家,简承宇也没有给她明确的表示,她离开的时候简承宇还在肖可静家里,他们谈了一些什么,最后怎么说的她全部都不清楚,那之后她就安安心心的去工作室,每天该干什么就干什么,他不联系自己,自己也不会去烦她。

    倒是若望听了之后气的半死。

    “你有没有脑子啊?你给一个男人跪下?”

    隋若望都要气疯了,傻不傻啊?你这样的等于是把自己放在了不值钱的地方,对男人可以撒娇可以发脾气可以道歉,可是下跪这样的事情你怎么能干?这不是脑残嘛,这不是缺心眼吗?缺了他你就活不了了?你明明可以活的好好的。

    在若望的心坎里,下跪就成了一道魔,她觉得若晖太傻了,这样的举动就不应该有。

    若望跟若晖散局,自己回到家里,晚上躺在床上却怎么也睡不着,越是想心里越是气氛,怎么能给一个男人跪下呢?你的自尊呢?叫自己去做这件事情的话,她是一定做不出来的,太难堪了,这个男人如果爱你,是绝对不会让你有这样的举动的,他会马上把你给托起来,不会任由别人看你去当小丑的。

    若望心情很是不好,对着丈夫也没有什么耐心,现在看见男人就烦。

    “你姐做的就对吗?叫她下跪这还是便宜她了……”

    隋若望的脸子冰冷冰冷的,真真是站着说话不腰疼啊,敢情跪下的人不是你姐,你就能说这些风凉话是吗?

    就因为姚若晖的事儿,跟自己丈夫好一通的闹别扭。

    最让若望生气的就是,姚若晖压根一点反应就没有,就好像花了五毛钱买了一根葱一样的淡定,你到底在淡定什么?她是妹妹她都要气死了,过去不是这样的人啊。

    肖可静把房子的名字换成自己的,多了一辆车,走的时候很潇洒,没有再做纠缠,她是完完全全的放弃了简承宇这个人,这场游戏里根本就没有给自己任何发挥的地方,她在努力能如何?游戏不属于她,她不是女主角,她只能退出,不潇洒最后也只能叫自己狼狈的离开,反正还不都是一样的嘛。

    把父母接了过来,肖可静的妈妈想去找简承宇,可惜几次都被拦在了外面,进不去,她见不到自己就不能说,她真的很想骂一骂他,这件事情就是他的错。

    王冉身体稍稍好了一点,这才出了月子,就找了过来,怒气冲冲的。

    她一开始记不清所谓的姚若晖是谁,后来想起来了,肖可静说的那一幕,就是一个孩子来教室听课,就是那个人,某一天就突然想起来了,她什么都可以叫儿子自己做主,这样的女人绝对不行。

    “我想跟你说说话,你下来。”

    王冉不想去那个公司,那是儿子办公的地方,她要保留儿子的脸面。

    犹豫再三,压下自己心头的火气:“谁是姚若晖?”

    简承宇不说话。

    “你是我儿子,你一不讲话你的心里举动就多,你不要去想瞒着我跟你爸,我们俩是不管你自己的感情问题,可至少你得靠谱,肖可静能算是一个靠谱的人,什么姚什么的,我告诉你不行,绝对不行。”

    简承宇一脸的雾水、;“妈,你说什么呢,我怎么听不懂。”

    “你别揣着明白在我这里装糊涂,你自己怎么回事儿你不清楚吗?没有这个女人存在嘛?那好,她想改名字是吧?我们家不许姓姚的进门,我的话说的够清楚吗?”

    王冉也会下棋堵对方的死路,我不管你怎么折腾,但是姓姚的我不管她是干什么的,在我这里行不通。

    简承宇觉得头大,千想万想没想到最后自己妈这里还出问题了,他妈是个最讲道理的人,今天……

    “妈,不是你想的那样的,她……”简承宇还是想帮着若晖说话。

    “如果是说那个姚小姐我劝你住嘴,我身体现在非常不好,你忍心刺激我,你就来吧,你就讲吧。”

    一句话彻底把简承宇的话成功堵了回去。

    若晖给他打电话,他人还在公司,最近公司员工的抱怨声音很大,对他很是不满,简承宇丢开手中的笔自己靠靠椅背,接起来了电话,接了自己却一句话都没有。

    “喂……”

    那边没有声音,若晖接着说着:“有没有下班?”

    依旧没有声音,若晖说了几句,可惜对方是不给自己一点回应,只能挂了电话,接连几天就都是这样,慢慢自己也明白了,其实他就是咽不下去那口气,若晖想想,他能为自己做的已经够多了,在肖可静的问题上,两个人都亏欠肖可静的。

    不过姚若晖聪明,在她的嘴里是绝对不会在提起肖可静这个人的任何信息,他心里已经出现了某种波动,你如果借由着这种波动继续下去,只能把自己推向不堪的位置,原本就不是光明正大获胜的。

    若晖来接简承宇,起先两天就连大门都没进来,后来慢慢变成了在大堂罚站再后来可以有位置给自己坐,在后来就可以登堂入室了,进入他的办公室。

    姚若晖今天跟客人分手之后直接来的他办公室,外面就穿了一件新款的风衣,里面就真的是真空上阵,大白腿在外面露着,看着是很性感,看着是很时髦,但是若晖就发现今天这个人的脸是越来越沉了,奇怪的很,这现象不对啊。

    明明前几天他的脸色看起来好看多了,虽然跟自己的话也很少,至少眼睛是不会骗人的,但今天他的眼神很不对,有一种很想把自己给千刀万剐的意思,若晖搞不明白,自己做错了什么啊?

    她压根就没往自己身上衣服去想,在她来看,这么穿就是很正常的呀。

    “晚上要不要一起吃饭?”装太久了,原形毕露了,少了前几天的低声下气,女人就是这样的。

    简承宇心里冷笑,穿成这样跟我去吃饭?

    “你把衣服换了。”

    “换?”若晖蹙眉,多好看的一身啊,干嘛要换?这不是谁都能穿的,身材好的才能穿呀,为什么要换?

    “我看着觉得不顺眼。”

    若晖摆手:“别跟我开玩笑。”

    她是靠什么吃饭的?不这样穿?有没有搞错啊,要求是不是有点过高啊?

    不过姚若晖会哄人,嘴巴又甜,愿意哄你的时候,没有她哄不住的人,这是拿手绝活,别人看学那学到的就是皮毛,是学不到她的精髓的。

    挽着简承宇的胳膊,陪着她去买东西,若晖负责说话,他负责听。

    讲的最高兴的时候,对面走过来一个人,人不太陌生,应该说很熟悉的吧,姚若晖看了一眼,她有点心虚,不知道他看见了没有,简承宇脸上看不出来太多的表情,面瘫嘛。

    肖可静看都没有看姚若晖这侧一眼,扫是肯定扫到了,自己径直的挽着男人的胳膊离开,没有留恋,在心里也没有起一丝的波澜,难道我跟你分手了,我就要想念你一辈子?为了你要死要活的?这些还是留给姚若晖去做吧。

    肖可静恋爱了,没错,谈恋爱了,依旧是高攀,不过男的对她很好,她也不用担心谁不欢迎她,上面没有公婆,明天她就要变成准陈太太了。

    “看什么呢、”

    简承宇推了若晖一把。

    若晖回过神:“没有,在想要买什么。”

    若晖笑笑的抓着他的胳膊往楼上去,经过儿童店的时候自己突发奇想,自己也不是不能生,那就生一个被,下次在撞上了,自己怀里捧着一个。

    得,较劲儿的心思又上来了,所以才说江山易改本性难移。

    *

    王冉心里就挂着儿子,总觉得儿子自己肯定是说服不了的,这事儿不是小事儿,一般的事情自己绝对是不会去追究的,但是这件不行。

    “我都不知道他是怎么去想的。”

    王冉有些话当着丈夫也说不出口,这样的女人能要吗?这不是犯傻嘛。

    简宁跟儿子打过电话说这件事儿,因为当时王冉还没有出医院,气成那个样子,简宁不可能放任着不管的,结果父子俩第一次因为这件事儿在电话里吵了起来,简承宇的态度就是,他自己的事情他自己会看着办,就是不想让父母插手的意思。

    简宁现在不能对王冉这样说,他得顾虑到家庭的稳定。

    晞彤是个很乖的孩子,从来不吵不闹的,自己每天的任务就是负责吃喝拉撒,王冉出月子,自己也没有时间在家里带孩子,王妈妈倒是说想给带,简宁没让,白天自己去医院就把孩子带到医院去,反正就在自己的办公室里,这也没有任何的影响,照顾孩子其实是个挺累的活,全医院就没有不八卦这个的,是不是好男人就从这里面能看得出来了。

    “这孩子我觉得脑子有毛病。”

    王冉抱着女儿哄着,小女儿嘟着小嘴巴,自己睡的很熟,有时候睁睁眼睛也不知道她在看些什么东西,王冉被女儿给逗笑了,听懂自己说的了?不然看自己干什么?孩子的嘴动了动,简宁起身去泡奶粉,试过温度把奶瓶送到女儿的嘴里,果然小丫头是饿了,津津有味的吃着,王冉生完不管多少天就都是没有奶,一点都没有,想给孩子吃点母乳都不给她这个机会。

    亲亲小女儿的脸,孩子这边奶瓶子松了,简宁抱起来女儿,打算给拍拍,孩子打着小哈气,屁股哪里传来了不太好闻的闻到,不用想,肯定就是拉了。

    简宁抱着孩子给收拾干净了,换上了干净的小裤子给垫上尿布,孩子眯着眼睛笑了笑,可能是觉得舒坦吧,不吝啬的送给父亲一个微笑,笑的格外的天真。

    不长大就永远都不会有烦恼,他把女儿给哄睡了,出来一看,王冉在沙发上睡着了,就靠着睡了,这时候肯定不能打扰她,不然醒了就再也睡不着了,她现在就是这样。

    多了一个孩子,作息完全就都被打乱了。

    其实王冉相对简宁还好,孩子的全部几乎都是简宁一个人负责的,简宁踩着拖鞋回到房间里,坐在床边就看着小女儿睡觉,简晞彤长得很像是简宁,模样个子看着都像,大手大脚的,将来个子应该不会太矮,又是老来女,那种喜悦可以想象,每天自己不睡觉就看着她,心里都冒着幸福的泡泡,不吃饭都不觉得饿。

    你每次看着孩子这张小小的脸,就很容易觉得满足。

    承宇小时候一点都不好带,总是哭,很折腾人,晞彤则不是,从来能不哭就不哭,哪怕是洗澡有一次王冉没留心,孩子差点就呛到水了,她没有留意,简宁也不会去训斥妻子,那就是意外,正常的孩子被吓了一下肯定会放声大哭的,可是晞彤却没有,自己开始大眼睛转转着转着,然后脸上的那种小严肃就没有了,扯开嘴就笑上了,这孩子就喜欢笑,简宁倒是希望她一辈子都能这样,无忧无虑的,当父母不盼望孩子能挣多少钱,只希望孩子平平安安的。

    晞彤睡觉很有意思,喜欢举着自己的小手,跟投降一样,有时候裹的不紧她的手就跑了出去,举着睡觉,小嘴总喜欢动来动去的,无时无刻都像是在寻找能吃的东西。

    王冉从沙发醒过来,自己也就睡了能有五六分钟,时间长她也睡不着,想着起来去做晚饭,这边学校那头打过来电话,她想推,可有时候一些事情真不是能推得掉的,除非你就打算撕破这张脸皮了,这次推不掉的原因还是因为上次帮着王焱弄那份工作,她欠下来的自己还能怎么办,只能硬着头皮去接。

    李波的女儿肠胃不是很好,三天两头的去医院,给李波折腾的,王焱白天要上班,那自己工作不稳定就得靠着自己来照顾孩子,不是说怀孕生下来之后自己就解放了吗?那为什么她现在被一个孩子给绊住脚了?

    谁能来告诉她,为什么是这样的进程?

    李波觉得痛苦万分,虽然有娘家妈,可有时候照顾不到。

    孩子又生病,孩子的父亲你看说多喜欢,那都是嘴上的,一到实际的,王焱就不行了,连折腾了几天,孩子一直有些发烧,就退不下来,李波说叫王焱看一会儿吧,他答应的好好的,可转眼他就睡着了,李波发脾气,她妈就拦着。

    “你跟王焱吵能有什么用?你不上班,他白天还得上班,他是给领导开车的,他休息不好,你想让他去死啊?”

    “那我就是活该被?一个孩子又不是我自己的,凭什么大家都是围观,就我一个人付出啊。”

    李波妈瞪着女儿,这孩子说话不讲良心,怎么就你一个人付出了?

    你说她要是挑理生气,她还不得气死?

    孩子从生下来,徐秋华也只是动嘴,嘴上说我怎么喜欢这个孙女,实际动作一点没有,更加别说给带了,那想都不要想,那你说呢,自己这个年纪,她累不累?成天捧着一个孩子,自己也有点吃不消啊,可谁让这是女儿的孩子了。

    “反正你们都向着他……”

    “行行行,下次我们向着你……”

    自己的孩子还得吵一吵谁付出的多。

    “那王焱姑姑家是不是请的保姆?”她也不是没有考虑过请保姆,可是请保姆有这样的一个问题,手里的钱有点紧张,老王家也没有太表示,这点李波妈也是觉得奇怪,总说他们家在乎女孩子,她是一点没看出来。

    “请什么啊,我现在才知道,姑姑命真是好,妈你说也是奇怪,就我姑那样的,你说她哪里好?全身上下找不出来二两肉,看着也不像是特别有福气的人,命怎么就那么好呢?人家家里是姑父给带。”

    李波的妈觉得诧异,不是说王焱的姑父很忙的嘛,忙还能带孩子?

    简晞彤虽然简家没有来人看,简宁母亲倒也没有特别的关心,她哪里有什么心情去看孩子张什么样,也懒得去看,倒是最近公司方面运营的确实不错,风水师跟他开玩笑讲,孩子的双满月总是要办的吧。

    “办什么?不是我的孙女,为什么我要给办、”

    “你这孙女可了不得,好命带旺公司,这样还不够……”巴拉巴拉说着晞彤出生的时间怎么样怎么样。

    倒是简宁的母亲听了一愣,你说她这辈子压根就没有一次能看得上王冉的时候,偏偏王冉会生,先是儿子生的算是比较成功的,现在生了一个小的也这样。

    简耀东兴趣不大,养闹闹那么一个,所有的兴趣都已经消失掉了,有没有这个孙女对他这个年纪来讲,不太算是惊喜,哪怕就是闹闹的子女,倒是简宁的母亲是从其他的方面去想的,这孩子是简的,总要回简家的。

    “我打算给晞彤过双满月。”

    简承宇倒是一愣,这是唱的哪一出?突突然就说要给过双满月。

    简晞彤是个很招人待见的孩子,成天笑眯眯的,看见这个人笑看见那个人也笑,笑起来的时候眼睛就眯成一条线,睡觉的时候喜欢勾着自己爸爸的手,这是简宁给养出来的习惯,她睡在一边,简宁的手得放在她的小手里,一团的孩子气,小嘴总嘟嘟着,小脸圆润润的,生出来可没这么好看,因为生出来的时候太小了,现在慢慢隐隐有一点点的张开,粉妆玉琢的。

    简宁把左手放在女儿的小手里给她攥着,右手在干别的,别人来办公室,推门进来,自己就笑了,再也看不见这样的二十四孝老爹了。

    王妈妈在家里干活,就跟王爸爸说,晞彤毕竟隔了这么多年然后才生的,王冉的老公公应该会喜欢的吧。

    “一家人总是这样的也不好,哪里有父子俩记恨一辈子的,借着孩子的关系就缓和缓和,大家各让一步,有什么不能翻过去的。”

    王爸爸不吭声。

    在王妈妈的心里,没有如此狠心的父亲,即便简耀东在狠,简宁已经这个年纪了,现在又加上出现了一个缓冲的人,肯定所有的事情就是会往好的方向去发展的,可事实上王妈妈并不了解简耀东,简宁肯听他的话,那么这个孙女他也会去爱,现在儿子他都不要了,难道还会去在乎一个所谓的孙女吗?

    孙女对于他来讲,根本就是可有可无,别人把简晞彤说的再好,他也一点的感觉都没有,孩子从生下来长什么模样,通通全部都不知道,有送照片给他看,可是他没有看过一眼,不相关的人自己还是少注意一些的为好,浪费那些精力,对自己来说也是犯不上。

    你简宁当初选择了王冉那就跟她过到底。

    简耀东并没有像王妈妈所期待的会对晞彤如何的好,如何的喜欢,看都没有看过一次,更加没有说要求王冉把孩子给抱过去过,相反的孩子是简承宇抱回去的,简耀东人就在楼上,简宁的母亲看了孩子一眼,不喜欢。

    一点都不喜欢,那种感觉说不好,反正心里没有欣喜的感觉,什么别人夸着孩子多懂事,不哭不闹的,这些她不愿意去了解,就感受不到,没有激动没有高兴,仿佛抱过来的不过就是阿猫阿狗,自己特别冷静的看了一眼,也没有说想要伸手去抱。

    “去把先生请下来。”

    简耀东没有下来,家里的佣人从楼上下来:“……”

    简宁母亲摆摆手,大概就猜到了,王冉心里恐怕会以为这个孩子很会受到疼爱的吧?可现实往往就是这样的,跟她所想的有些出入,并不是那样的。真是想看看她的那张脸上面会是怎么样的一种表情,失望吗?

    你以为你拼着命生出来一个女儿,别人就得成全你的心情?你高兴就得要求别人都跟着同时高兴?

    简宁母亲心里存在着一点的幸灾乐祸,你王冉是嫁进来了,可嫁进来又能如何,这个家是抗拒你的,在这个家,你是没有地位的。

    “抱回去吧,省得她爸爸妈妈想。”

    简宁母亲起身转身也上了楼,等于把简承宇给晒在这里了,是他们提议的要给孩子过双满月,结果现在就愣是找不到一个关心孩子的。

    孩子的双满月是简耀东给过的,很给了面子出席,人人都在夸这个孩子,可照比简承宇出生的时候待遇是要差了很多的,有员工就私下说,想当年那老板是真的开心,发了那么多的红包,那这次呢?

    所有人都在盼望着,以前没有收到过的也在同时关注着,最后简耀东这方面压根就是没有这样的心思。

    或w,,——-一题外话-貌似小宇宙炸了,摊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