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婚前婚后,大龄剩女 > 363 习惯

    “嗨!”

    朋友之间难免会遇上,特别是眼下这种,无意当中撞上,又不能不说话的,若晖倒是开口了,对方似乎不够给脸面,拉着脸从她的身边经过,姚若晖自己倒是没在意,打不打招呼对她而言关系不大,正好别人叫自己就离开了,可这一幕落在简承宇的眼睛里,远远的看着吴文松的背影心里很是不痛快。

    女人是他自己选择的,别人给脸色一次两次还好,这样见了面,明明若晖都已经先打了招呼,对方没有反应,简承宇心里抵触情绪很大,敛着眸子,所以才说,有时候女人的枕头风是很厉害的,即便姚若晖没有怎么吹过。姚若晖是不屑干这个,她还不至于没品到了这个地方。

    吴文松是一直就没看上姚若晖,更加别提去给姚若晖脸。

    这事儿若晖自己没往心上去,压根也就没当回事儿,讨厌她的人多了去,如果每个人自己都得给点反应那自己也累的半死了,从酒吧离开的时候就看着简承宇有点不高兴,以为他又是因为公司的事儿,提起来工作的事情人总是很严肃,她现在都习惯了。

    自己从卫生间出来,左顾右盼的照着他的影子,包还在他手里,确定了他的位置,自己颠颠的跑过去,猛地挽住他的胳膊:“走吧。”

    简承宇就没把若晖的包递给她,反正就是这么大的一个,自己拎着也没有用多少的力气,偏偏出门的时候又遇上了吴文松,吴文松这人嘴也是欠。

    “走了?”

    前几句话跟简承宇说的还是正常的,后几句就出声要讽刺姚若晖。

    “姚小姐可得对我们承宇好一点,过去把承宇给伤成什么样了?别总站着这个山望着那个山的高,你看承宇对你多好,还帮你拿包,可静以前就没有这样的待遇。”

    姚若晖对他的话没什么表示,过了一会儿,自己别过头看着简承宇:“现在走吗?有点困了。”

    吴文松算是那盘菜?有他说话的地方吗?自己把自己的位置给放错了吧?真当自己是什么了?这话要是肖可静自己站出来说,她是绝对不会有意见的,肖可静被伤害到了,有资格也有权利这样说,你吴文松算是什么?谁伤害过?你算是哪门子的代言人?

    简承宇别有深意的看了一眼吴文松,你说跟自己的女人过不去,不就是跟他过不去嘛,心里觉得腻歪,勉强应付了两句,拉着若晖的手转身就离开了,姚若晖喜欢漂亮的衣服,穿的这一身有点清亮,正在准备睡觉,她说出去喝一杯,这不两个人就从床上爬起来来酒吧了,没想到那么寸竟然遇上吴文松了。

    若晖坐进车里,自己看了简承宇一眼:“不用为这样的人不高兴。”

    这不是她劝就能劝的,一开始简承宇两个朋友的态度就都是站在肖可静的立场上,其实这样也是没错,你说朋友也有交好不交好的,没人让你去喜欢她,表面功夫总是要做一做的吧?

    开车回家,停好车,承宇搂着若晖的腰往电梯里进,姚若晖今天穿了高跟鞋,要比简承宇高出来那么一块,毕竟那么高的鞋子,两个人搭配看着有些另类的般配感。

    若晖搂着他的肩膀,她习惯这样的走,讨厌像是情人那样搂到一起去,多没意思。

    卸了妆自己赶紧上了床。

    “那是你朋友,他愿意怎么想我也不能扭转他的想法,不用在意,就这样的人真不用我多说两句他直接把自己就给坑死了。”

    可不是,太把自己当回事儿了。

    肖可静结婚以后据说过的很幸福,这些话当然也是吴文松在桌子上显露出来的,故意说给简承宇听的,你想简承宇就是对肖可静有多大的歉意,架不住总有人试着去提这件事儿,来回的叫他内疚,一次两次还好,五次十次呢?对吴文松就真的彻底远离了,可吴文松自己似乎就不明白怎么回事儿。

    若望就猜是肖可静在背后撺掇的。

    “姐,真的,不是我小心眼她分手的时候就觉得不甘心,不在背后弄鬼那才怪了。”

    女人就是一种奇怪的动物,哪怕对自己没有任何的好处,只要看着别人不好自己也就过的心满意足了,肖可静也许就是这样的人。

    隋若望一点都不介意把所有坏事的名头通通都加到肖可静的身上去。

    “你看分手之后马上那么快跟别人结婚了,你相信她之前是没有劈腿的吗?这绝对不可能,不符合正常的道理。”

    若晖嫌弃的看了妹妹一眼,眼睛怎么就那么不好使呢?

    肖可静有这个必要嘛?姚若晖是不信吴文松是肖可静的枪,没有道理可言的,无论从哪里看,都不现实,但凡有点脑子的人都不会去做这样的事情。

    “你才傻呢,还帮人家讲话,她是个什么样的人你就知道?”

    “烦不烦人?背后说人家的闲话,无聊不无聊……”

    若望闷在心里,就你大方,人家都欺负到脑门上了。

    若望喜欢坑简承宇,谁叫你让我姐受委屈了,她是典型的不管别人怎么样,姚若晖是她姐,她就站在姚若晖的角度,觉得自己姐姐委屈,就为了那么一下子。

    吴文松见过肖可静一次,是他自己主动找上门的。

    诚然就像是吴文松所说的肖可静现在过的很好,很满足,父母也接了过来,更加如同姚若晖而言,她已经抛弃了过去,眷恋着过去对自己没有任何的好处,分手就是分手了,简承宇又不爱她,她是当面锣对面鼓的人,当时想对姚若晖说的话,当着简承宇的面通通说过了,正大光明的说,不仅说了,心里的郁闷也发泄出去了,还不能叫姚若晖反驳,她没有任何的遗憾。

    吴文松的嘴里就反复强调,其实姚若晖没有肖可静好。

    “谁好谁不好也不是很重要。”

    过去的事儿了,再说当事人不觉得她好,能有什么用,很大程度上肖可静是不太喜欢这样的话题的,转移话题然后跟吴文松分手,在那以后吴文松在想找肖可静是完全找不到的。

    简承宇原本跟晞彤相差的年纪就多,家里有这么一个奶娃娃,勾搭着他总想回去看看,但是回去吧,就怕自己妈嘟囔,王冉现在态度已经拿了出来,要谁都行,姚若晖绝对不行,可王冉不是吴文松,王冉是他妈,他只能自己慢慢的来。

    “晞彤呢?”

    承宇去的医院,在简宁的手里把孩子给抱走的,一转身孩子抱回到自己身边去了,姚若晖下班进门,听见有孩子咿咿呀呀的声音,自己觉得好像是进错门了,哪里来的孩子?

    进门一看,可不是床上躺着一个小天使。

    “你好呀。”

    姚若晖跟着简晞彤打招呼,简晞彤倒是也不吝啬,送了她一个大大的哈气,小姑娘打哈气嘛秀气万分的,眼睛动动懒洋洋的望着她,伸着小手想要抓人,一点不怕眼前的陌生人,这也算得上是陌生人了,姚若晖跟晞彤接触几乎就是零。

    “喂……人呢……”

    若晖回头喊了一句,简承宇觉得小孩子真是不吃不喝的时候看着绝对的天使,一闹腾起来就不是了,手里抓着奶瓶子就要往晞彤的嘴里塞,若晖没有生过但是也有常识,哪里能直接去喂。

    “热不热先用手背试试温度。”

    简承宇极其不待见的看了若晖一眼,谁又不是白痴,他肯定是试过之后才敢给孩子喝的,小孩儿看见奶瓶表情就显得真诚的多,笑眯眯笑眯眯的,小嘴很急,凑上去就不撒开了,若晖扶着奶瓶子,看着她小嘴一动一动的。

    “要不要跟姐姐说两句话啊?”

    简承宇怪笑:“你确定自己是姐姐,不是怪阿姨?”

    若晖面瘫的回瞪他一眼,他们两个人是没觉得有什么,简宁以为儿子把女儿给送回家了,谁能想到这个哥哥无聊到了这种地步,你说特意飞回来一趟就为了把妹妹给抱走了?他晚上到家,进门想着晞彤应该在家里,哪里找都没找到,给简承宇打电话,简承宇没接,等王冉回来,找孩子没找到,简宁有点着急了。

    自己看习惯了,每天都要看,离开自己一眼,心里就难受。

    “孩子你给我抱哪里去了?”

    简承宇摸摸鼻子,说抱回自己家了,简宁哭笑不得,你能带得了孩子嘛。

    晞彤吃饱了就负责睡觉,小手举起来,对这个世界似乎没有太大的兴趣,卡巴卡巴自己的小眼睛已经有点睁不开了,姚若晖在喜欢也就是三秒钟的时间,过一会儿就腻烦,由此可见这绝对不是亲姐或者亲妈,简承宇呢也不是有多喜欢小孩儿,可跟晞彤的年纪差的太多,他都这个年纪了妹妹才出生肯定是要心疼一点的。

    抱着晞彤在地上溜达,就为了哄孩子睡觉,拍啊拍的,可惜小丫头不领情,这跟父亲的手不太一样,力度不同,嗷一声就叫了出来,太过于突然,简承宇心里也没有准备,你说吓了他一跳,要睡觉的时候这可就好了,哄不住了,不睡觉眼睛瞪得大大的不说,还得找个人来陪自己玩,咿呀咿呀的不知道在说什么,小手乱抓。

    “我睡觉了,你哄她吧。”

    你看姚若晖是个多不负责的人,一般来说女人应该有耐心的吧,结果她首先就扛不住了,一看都半夜十二点了,她得睡觉了,抱着枕头干脆卧室都不住了,留给你,留给你好好的照顾孩子,省得她碍手碍脚的。

    晞彤的作息在家里的时候是正常的,就来了这里,一下子就变了,小手去抓哥哥的头发,简承宇也讨厌她啊,该睡觉不睡觉,可又不忍心说她,一对上小丫头的眼睛,心就软了。

    这个世界上有三个女人能叫他的心发软,他妈他妹姚若晖,就这么三个人。

    低下头亲亲孩子的小脸,身上有奶香,皮肤嫩嫩的,不过这样的经验有过一次就好,再来两次他是受不了了,带孩子不是一件能找到乐趣的事情,到了三点多,孩子还是没有一点的睡意,简承宇也是扛不住,他要是工作的话,自己没问题,可带孩子实在太过于枯燥了,只能去求姚若晖,姚若晖睡在客房里了,没有开灯,里面黑漆漆的一片,正好适合睡眠,简承宇打开灯,找到床上的人,自己耐着性子跟她商量。

    “你帮我带一会儿。”

    孩子要人陪,那就得有人睁着眼睛陪着吧,就这么一晚上,明天就给送回去,以后可不接了,这是要命的节奏。

    若晖睡的正香呢,他跟神经病似的过来叫她起床,她起得来吗?只觉得这人很烦人,总是三更半夜的扰人清梦,自己闭着眼睛顽强抵抗,死活就是没有一丝打算早起的意思。

    “你替我一会儿,我都要困死了,就一个小时行不行?”

    姚若晖蒙着脸,半分钟都没有,别说一个小时了。

    她就是不醒,他怎么说话都没用,简承宇也来劲儿了,我捧着一个孩子都这么久了,也不说让你多带,就这么一会也不行吗?不是说爱他吗?爱他还这么一点风险的精神都没有?这算是哪门子的爱?

    “你起来不起来?”语气加重。

    姚若晖是睡觉最大,你跟她喊都没用,更加别提说什么语气加重,拿着枕头照着简承宇就扔了出去:“你出去,把灯关了。”

    简承宇怕她砸到孩子,转身,枕头是砸到了自己的腰上。

    姚若晖早上七点醒过来的,觉得整个人都不好了,浑身都酸,就他半夜来骚扰自己,害得自己都没的睡,要不然怎么会是这样的状态?顶着黑眼圈躺在床上十分钟,心里告诉自己,在过十分钟就起床去换他,省得他不高兴,结果躺了一会儿又睡着了,再一睁开眼睛已经九点多了,从床上爬起来,家里找了一圈,没发现他人。

    简承宇让人把孩子给送走了,晚上加班就没回家,若晖好脾气的打电话问他回来不回来,他比对待敌人还要刻薄的态度回绝了她的提议。

    “还有话说吗?”

    姚若晖知道这是叫她挂电话的意思,你说以前对你特别好的一个人,现在态度大变对着你就没有原来那样子了,肯定是接受不了的,心里有些小小的郁闷,那谁能大半夜的从床上爬得起来?

    “生气了?”

    对方没有回答。

    “没有事儿就先挂了吧,我这边有事情忙。”

    若晖:……

    三个晚上都没有过来,你不过来那就算了,难道还指望我去求你?若晖为了表示自己也是有骨气的人,干脆也不闻不问,随便你好了,你自己愿意发脾气生气的。

    *

    董丽跟小聪之间的话算是说开了,有什么说什么,她过去觉得对孩子不住,孩子说不管怎么样,我是你们养大的,我不会那样的没有良心,只要董丽不高兴的事儿,他一定不会做。

    “妈,你就是我亲妈。”

    董丽心里觉得安慰的同时又觉得自己不够近人情,把人家的孩子抢了过来,孩子长大了对方明知道是知道消息的,自己却拦着不让知道,加上秦朗一直在中间调节,倒是把董丽给说通了,认回去,但是孩子心里怎么想的,他们当养父母的管不了。

    吴国太他妈老早就起床开始准备饭菜,掂量着这一顿应该做点什么,毕竟是孩子回来的第一顿,想让孩子好好的吃上一顿,通过这顿饭跟奶奶家的关系亲近点,卫舟呢,吴国太是说了,但是卫舟没想来,她的身份原本就尴尬,一般的孩子肯定会以为他父母离婚是自己的问题,你说当初乔芸都对她干了一些什么?害她害的多惨,卫舟也不愿意装这个好人,你吴聪愿意回来就回来,跟她没有干系。

    秦朗董丽领着秦聪来吴国太家里认亲,你说最后进门的一个人竟然是吴国太。

    大家都坐在沙发上聊上了,秦聪的话不是很多,问什么说什么,说话的过程当中也一直拉着董丽的手,让董丽放心。

    吴国太进门,他妈起身过去拉着儿子的手,这边要拉小聪的手。

    “聪啊,这是你爸爸,你还记得吗?”

    秦聪要是能记得住乔芸的脸那是因为离开乔芸的时候他脑子里还有记忆,一直到现在虽然乔芸的模样有些模糊,但是秦聪敢说自己遇上乔芸还是能认得出来的,可是这个爸爸……

    小时候的事情不太记得清了,一点印象就都没。

    秦聪显得不亲,那是因为对吴国太没有印象,一点点的印象都没有,吴国太显得不亲那纯属就是因为对这个儿子不够关心,也没打算付出过关心,现在孩子出现了,他的表情就是不冷不热。

    血浓于水在这个家里似乎就有些说不通,吴国太的父母还好,吴国太他爸一看见孩子就哭了。

    “聪啊这是你爸……”吴国太他妈反复的说着这一句,原本打算秦聪会喊一声爸的,结果秦聪没有,只有一种尴尬,一种陌生感,董丽替儿子觉得悲伤,孩子的爷爷奶奶都哭了,亲爸爸的脸上根本就找不到一丝的欣喜,如果提前知道这样的话,她不会答应儿子回来的。

    吴国太看着所谓的亲生儿子,心里没有一丝的波澜,说句不好听的,自己养都没有养过,哪里有什么期待跟兴奋。

    “好好的就行。”

    “聪啊,多吃,奶奶今天特意给你做的。”吴国太母亲不停的给孩子夹着菜,秦聪吃的不多,不太习惯陌生人这样热情的看着自己,桌子上的菜虽然多可惜他能吃的不多。

    “我听你谈恋爱了,女孩子家里什么样啊?”

    董丽听了心里反感,什么样跟你有什么干系吗?管的是不是过多了,这才认回来就管上孩子的私生活了?

    秦聪倒是没隐瞒,这事儿不是不能说,坦然的说出口,女朋友家条件确实比自己家还要强一些,吴国太他妈一听,还得说这孩子有本事,找了一个差不多的老婆。

    “你小弟你以后可得多管着一点。”

    吴国太不怎么在意的笑笑,哪里用得着这个所谓的哥哥来管。

    秦聪没有接话,孩子现在就是事业方面不错,准备结婚的对象也很不错,几乎就没有什么不如意的,吴国太他妈听着听着就更加喜欢秦聪了。

    “你说他妈当初把他送人也没有问过我们家,我要是知道,我一定不能让,我们家的孩子你说弄的跟孤儿似的……”

    董丽原本是带着三分的真诚去的,回来的时候只剩下了满肚子的埋怨。

    “妈就跟你说一句,那样的人家跟我们家的层次相差的太多……”

    秦聪原本跟老吴家就不亲,那次之后就再也没去,吴国太他妈倒是经常打电话,还让秦聪把女朋友给带回去。

    *

    简承宇生姚若晖的气,压根就不搭理她,她试着低头了,可惜人家不领情,公司的秘书给她订机票,订的时候已经晚了,还只坐这趟飞机,没有办法,只能随便的买了一张票,若晖在候机室消磨时间,穿着拖鞋,自己身上一条破破烂烂的牛仔裤,戴着耳机,手里拿着手机不知道在玩些什么东西,看着前面左前方的人有点熟悉,她也不知道自己在躲什么。

    躲严创。

    若晖自己也搞不清楚自己的想法,她现在就是想躲着严创一点,大部分他打电话自己不接,到后来严创也似乎明白了什么,很少在打电话,见面两个人也是相对无语。

    压低自己的头进了卫生间,等坐在马桶上之后猛拍自己的脸,这是怎么了?

    又没有做贼,干嘛害怕严创?这是什么毛病?

    上了飞机,身边的人坐了下来然后又动了动,最后等飞机准备起飞的时候,前面有人晃悠悠的从旁边走了过来,对着最外的人点点头:“我在里面。”

    那人给让了一下地方,严创好脾气的坐了下来,若晖有些尴尬,不知道他刚才看见自己没有。

    “好巧。”

    严创翘着唇:“是挺巧的,原本可以更巧一点的,结果你躲开了。”

    单刀直入,倒是弄的姚若晖有点下不来台,她躲是躲了,没料到严创会直接说。

    “你说吧,我哪里得罪你了?还值得你这样的躲我,就算是想结婚了,至于吗?”

    若晖不答话,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会这么干,朋友闹到最后生分成了这样,可人一辈子活着就得面临选择,比如简承宇在她跟吴文松之间选择了她,比如她在简承宇跟严创之间选择了前者一样。

    既然努力想向着美好的方向努力,那就得拿出来一点态度,她总得对生活负责一点,严创没有问题,可严创的生活很有问题。

    严创自嘲的掀掀唇边,他还真是过来错了,弄的大家都不自在。

    他认识若晖的时间要比简承宇长的多,最后自己最好的知己选择了男人抛弃了他,好吧,他能理解,女人嘛总是需要用一个虚假的谎言来安慰自己的,他都明白。

    “创……”

    “都别说了,我都明白,我这样的浪子你还是少接触的为好,就是过来跟你打个招呼,那我回去了。”

    严创起身,若晖的手拽着他的手腕,严创看着覆盖在自己手背上的那只手出神很久,笑着推开了若晖的手。

    下飞机的时候若晖没有着急,不想在跟他遇上,其实遇上的几率根本不大,可若晖依旧鸵鸟了,自己磨磨蹭蹭的从里面出来,脚上还穿着那双拖鞋呢,一蹭一蹭的往前走,给简承宇打电话,无论打多少次,他一定都是接。

    简承宇跟她生气是生气,但是舍不得不接她的电话,宁愿自己接了起来相对无言。

    “你要不要来机场接我,我才回来,心情有点不好。”

    若晖站在外面,她也不害怕冷,吹着风等着他,果然简承宇开车过来接了,开上来一眼就看见她了,开了过去,推开车门,若晖上了车,自己把包扔到后面。

    “在飞机上看见阿创了,估计对我挺不爽的,在飞机场我就遇上他了,结果我躲了,我竟然躲了,我也不知道我自己想干些什么……”若晖有些沮丧的说着。

    简承宇的唇角持续上翘,看得出来心情很好,莫名其妙的好。

    给送回家里,若晖准备下车,他也跟着下车了,若晖白了他一眼:“你表情能不能不要做的这样的明显?”好心情显而易见,是不是有点太那个了?

    “你为什么躲他?”

    “谁知道了,抽风被。”

    若晖没什么耐性的回答着,自己包也没拿,耷拉着肩膀就往电梯那边去,简承宇抓过被她扔在后面的包带上车门跟了上去,进了家门,若晖径直进了卧室里,把自己扔到床上,她原来也是一个重色轻友的人。

    简承宇把自己的衣服扔在一边,若晖双脚对着床头,头在床尾,他的双手撑在她头的两侧。

    “你跟我讲,为什么躲他?”

    说话的时候嘴唇一直上翘,翘啊翘的。

    若晖睁开眼睛,跟他的脸对上,伸着手去捉他的脸,承宇按住她的手自己低着头,自己的脑门贴着她的嘴唇,他的唇吻着她的脑门。

    “你知道的。”

    “我不知道。”承宇低喃。

    他都不知道的,她要说出来自己才会知道,引诱着她去说,去承认,姚若晖拍打着他的脸,脸往一侧扭开,就知道也不说,别想从她这里套话,她才不上当呢。

    承宇用手把她的脸给掰了过来。

    “你说一句。”

    “说什么?”若晖张张嘴,她的嘴动就会贴在他的脑门上,若晖索性自己做的更加大方一点,捧着他的脸碎碎的落吻,喜欢你喜欢你,现在就是喜欢你。

    “说你喜欢我。”

    姚若晖抿着唇:“我喜欢你。”

    “谁喜欢我?”

    “你还有完没有了?”果然本性暴露无遗,耐性也就那么几秒钟,马上就原形毕露。

    周五外面下起了瓢泼大雨,雨来的很是迅速,地面马上全部湿掉了,她今天出来的时候又没有开车,正好公司的人顺路把她扔在地铁站,在姚若晖前半生她是不接触这个交通工具的,因为没有需要,现在不同了,虽然坐的次数有限,倒也能摸得清门路,赶时间的话,害怕路上堵车,自己也会搭乘地铁。

    正好是下班的高峰时期,来一趟里面挤得满满的,来一趟全部都人满为患,只能继续等。

    简承宇叫司机开到她公司附近,给她打电话,就是因为下雨自己才提前跑掉的,害怕她淋雨,其实淋个雨姚若晖也不至于就回家生病,她又不是纸糊的,可谁叫她被人放在心上了呢,别说淋雨了,就是脚背上溅到雨滴了他也心疼。

    “在哪里呢?”

    “地铁站,准备回家,赶上下班的高峰期了,全部都是人。”

    姚若晖抱怨着,怎么就那么多的人呢?简承宇人生的第一次经验奉献给了姚若晖,穿着这一身去挤地铁估计也只有他了,简耀东对孙子在经济上从来都是富养,自己能拿得出来的一定会送到简承宇的手上,花钱方面很是舍得,所以简承宇无论小时候还是现在,从来就没有因为钱委屈到过,地铁也是第一次坐,自己没弄明白,照着门就过去了,被人给拦住。

    “先生请先买票。”

    冰着一张脸,表面上装的人五人六的,心里也确实没想其他的,没有买票补一张票就是了,事先没有跟若晖说,若晖都坐到家门口了,他让她站在原地,姚若晖无比惆怅的看看外面,下这么大的雨,她要是站在原地岂不是变成落汤鸡了?

    “我回家等你吧,你在哪里呢?”

    简承宇说自己在地铁站里呢,姚若晖掉过头又跑了回去,自己一阵风似的往里面冲,不过可惜的是,两个人还是没有遇上,一个在楼上一个在楼下他下去的时候,她就上去,总是错开。

    打电话说了半天又说不明白,明明是说的地方可惜就是遇不上。

    “你到出口那里等我……”

    若晖叫他去出口,简承宇从a出口直接出来的,若晖则是站在c出口,等了足足二十分钟依旧没有遇上,没办法只能回家,脚前脚后的进的家门,若晖全身都是雨水,他要说不让自己等他,还能好一点,你说一等,等的她全身都是水。

    “我找了你好大一圈,你跑哪里了……”

    承宇一把把人就拽到了怀里,不是她找了自己好大一圈,而是他找了她好大一圈,转来转去,幸好他们还能遇上,幸好他愿意放下心里的那点不快,幸好她还愿意回头,紧紧的搂着若晖,若晖觉得呼吸有点困难,加上后面有人进来,也是有点蛮尴尬的,自己试着推推他,指指后面,压低声音。

    “有人……”

    “让他看……”

    若晖任由他抱着自己,小小的地铁站,明明就在同一个地方,两个人却不停的走散在走散,幸好有着同样的终点。

    “以后别乱走,就站在原地,等着我过去找你。”

    他不说这个还好,一说这个什么幸福的气氛就都没有了,若晖抱怨的指着自己的衣服,她出门穿的就不是很多,现下好了,穿的是什么样的内裤别人都看得清清楚楚的,丢人丢到了这个地步。

    “等什么?等你等的我内裤都湿了……”

    简承宇:……

    多唯美的气氛,被她一句话弄的气氛就冷场了下来,他好不容易打算对她表示表示,结果这人……

    若晖进了门把衣服扔了一地,直接进了浴室,身上有雨滴她不太习惯,简承宇看着她扔的满地的衣服,自己摇摇头进了卧室,一连打了几个喷嚏。

    “你刚才想对我说什么?”若晖隔着门板喊着。

    没有等到他的回答,自己也是着急,现在一回想,觉得自己刚刚好像把某些很重要的场景给打破掉了,重新重头来行不行?

    从浴桶里跳了出来,单脚踩在瓷砖上,脚踩着脚,半截身体横出去,开着一点点的门问:“你叫我站在原地等你干什么?”

    “一起回家被,还能干什么。”简承宇紧跟了一句。

    若晖鄙视的撇撇嘴,真是哄人都不会哄,说两句好听的能死吗?

    头发用毛巾裹着,穿着背心短裤从卫生间出来,里面乱成一团她也懒得去管,总而言之言而总之这活最后肯定落不到她的手里,简承宇在工作,若晖横在桌子上,他扣上电脑认真的看着她。

    喜欢是喜欢,工作是工作,他不想让她跟工作搀和起来。

    若晖横了他一眼,总是这样,他的电脑自己不能碰,请问他们这样的关系,还有她不能碰触的领域吗?如果真的有这个领域只能说明自己做人太失败了。

    “我重要,工作重要?”

    简承宇面不改色。

    “工作重要。”

    若晖从桌子上滑了下来,工作重要是吧?坐到他的怀里,可惜某人不吃这一套。

    “你坐到旁边去,又不是没有椅子让你坐。”

    这简直就是木头疙瘩,坐在你身上自然是为了勾引你的,难不成是因为你身上比椅子好坐,若晖就不肯动地方,嗲声嗲气的对着他吹气。

    “我比工作重要吧?”

    简承宇摇摇头:“你挺沉的,赶紧下去,我还得工作呢。”

    若晖嫌弃的用眼睛夹了他一眼,工作重要是吧?那好吧,你跟工作过去吧,口是心非的人,是谁半夜摸上床一定要搂着她睡的?是谁闲的没事儿有车不坐跑到地铁站去找她的,虽然没有找到,那也是找了。

    “工作吧,小朋友,你不工作谁赚钱来养活我,你挣的多,我才能花的多。”拍拍简承宇的脸,自己拍拍屁股直接回房间里去了,躺床上的时候还告诉自己,也应该发奋一点,省得别人觉得自己吃老本,可惜这样的念头在脑海里逗留了没有三分钟,她就去见了周公爷爷并且聊的很是愉悦。

    简承宇说工作不是晃点若晖,而是今天原本就是提前离开的,他还有个会没有开,一套倒二点多自己才合上电脑,冲了澡,单手支撑在墙上,头发也都被水浇了下来,水帘顺着脸往下淌,从胸膛向下,任由水冲在自己的身上。关掉水,用浴巾围着自己的下半身,拿着毛巾擦了擦头发,也不等头发干就回了房间,姚若晖怀里抱着一个枕头,睡的热火朝天的,半截的大腿扔在外面,背心也卷了起来,简承宇把毛巾扔到一边,自己上了床把她拉进怀里,若晖自动自觉的贴了过立的份油右汁t古直伙古l*言*的不解良问的考旦任鉴龙写此执甚n妥苗加蛆七的仕的直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