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婚前婚后,大龄剩女 > 364 爱的代价

    “简爷爷好呀。”

    简家大厅里坐着一位少女同简耀东在叙旧,简宁母亲笑的也比较开心,这是他们为简承宇挑的,合适不合适你先处处看,不合适了在分手是一样的,不过谁都行,姚若晖就算了吧。

    刘欣甜连声说着话,逗得简宁母亲似乎很高兴。

    “回来了,快过来,欣甜你好久没看见了吧……”

    刘欣甜的爷爷跟简耀东关系算是不错,小时候两个孩子倒是也经常见面,不过刘欣甜小时候可没有多少喜欢简承宇,跟个闷葫芦似的还好像有自闭症,在一个小时候感情还没长全呢。

    刘欣甜坐在简耀东的右侧,她就不怕简耀东,不过就是一位老人,又不会吃了自己,干嘛要怕。

    简宁母亲叫简承宇过来坐,简承宇看着眼前的一幕,自己也猜到了八成,嘴上动了动,没有什么,目光落在刘欣甜前面的茶盏上。

    刘欣甜倒是大大方方的看着简承宇:“不认识我了?”

    应该不会吧,虽然没讲过几次话,也没少见,总会有点印象的。

    简承宇的嘴角抽了抽,他是真的没记住谁,你说他哪里知道他爷爷有这个心思啊,不然肯定好好的记住这张脸,怎么也得给人家女孩子一点面子是不是,不能抽人家的脸,但是现在叫自己点头,这不是让他说假话嘛,他是不认识。

    简宁母亲看着孙子的表情,这死孩子,别以为她不知道他心里在打算什么。

    满堂一团和气,简宁母亲笑笑着,刘欣甜要在家里吃饭,她能把简耀东给逗笑了,这似乎也是一种本事,简承宇看着时间准备撤退,他就不打算多逗留了,才抬腿就被简宁母亲从后面给拽了回来。

    “你想去哪里?”

    “回公司啊。”

    简宁母亲说:“你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心里怎么想的,谁都行,姚若晖不行,哪里都不行,别惹你爷爷生气,闹闹就算是她一直很规矩她条件也不行。”

    简家的儿媳妇就没有父母不全的,姚若晖命不好。

    简承宇振作振作精神,顺着自己奶奶说话:“我没说姚若晖,公司还有点事情我想先回去。”

    “公司的事情不差这么一会儿,你要是喜欢欣甜呢你们就相处相处,你要是不喜欢呢,没人会逼你,但是你得找个能结婚的人才行,姚若晖那边赶紧的给我断了,承宇啊,你别逼着我出手,我要是出手说的话就不好听了,她不可能嫁给你,我们家也不会要这样的人,想都别想。”

    刘欣甜过来喊简宁母亲,也是说自己要提前回去了,简宁母亲没开口她抱着简宁母亲的胳膊:“奶奶,我跟承宇一起走吧。”

    简宁母亲变得似笑非笑,这样的话,那就一起走吧。

    简承宇做了一个请的手势,刘欣甜也没有客气,直接坐的他的车。

    “小时候我们见的也蛮多的,竟然没记住我,我的脸就那么容易不被人记住吗?”刘欣甜上了车抱怨的说道,应该有点印象的吧,是他自己故意这样说出来玩她的吧。

    简承宇听刘欣甜说话,自己蹙蹙眉头,心里烦躁颇深。

    她的脸如果容易被人记住的话,那若晖岂不是更加容易被人记住?

    刘欣甜深深看了简承宇一眼,她觉得两个人蛮合适的,家世背景,可以谈一谈,行不行得谈了之后才知道。

    “听说你跟姚若晖一起?我不比姚若晖差吧。”刘欣甜望着简承宇,她不认为自己比姚若晖差到哪里去。

    姚若晖看着是风光,可惜有什么是属于她自己的?老妈早就挂了,老爸根本不管她,舅舅也死了,舅妈能如何亲?亲的继父说到底那还是继父,刘欣甜觉得一个人的命怎么可能像是姚若晖这样的悲催呢,是个好人家就不能要这样的姑娘进门,不带旺。

    简承宇眼帘微微垂着,他记得自己好像对眼前的人觉得有点眼熟,刚刚还没有记起来,现在听刘欣甜说话,倒是记了起来,这位大小姐貌似也是夜店的常客吧?若晖现在是不去了,这位小姐还依旧经常在逛吧,而且他要是没记错的话,这位小姐的私生活也是格外的精彩,弄这么一个货给他,是害怕他将来不戴绿帽子吗?

    简承宇伸出手摸摸自己的头顶,一个下意识的动作,刘欣甜被他弄的有点发懵,眨着眼睛看着他:“头怎么了、”

    “我看看有没有变色。”简承宇淡定的说着。

    刘欣甜展笑颜开对着简承宇细声说着,原本有很多的关系就是这样从零开始的,他能给的就是一个机会。

    简承宇回家没有提这回事儿,可刘欣甜原本就不是一个被动的主,圈子里马上就有传闻传了出来,姚若晖的消息也不是不灵通,听过也只是微微一笑,能抢的走,你尽量伸手来抢,只要你有这个本事,我就输的心服口服。

    “我去,不行我得找他。”隋若望又是第一个激动起来的。

    简承宇搞什么呢?他家还瞧不上若晖?

    若晖一听到是喜上眉梢,若望指着若晖的脸:“你有没有搞错?我这是为了谁?你在高兴个什么劲儿?你别告诉我,你又腻了。”

    若望说这句话的时候心里真是恐惧的,她就怕自己姐姐又开始不着调了,盼着别人来抢简承宇。

    “有大小没有?谁让你这么跟我讲话的。”

    若望对若晖也是有几分的了解:“你的事儿我原本就管不了,以前管不了以后更加管不了,随便吧,你愿意怎么样就怎么样,我姐夫的态度我看着是有点悬,我怕他算计你。”

    若望到底还是把自己心底的话说了出来了,简承宇那时候被若晖甩的那么潇洒,你说他心里能不记恨吗?就是回头也是因为若晖把自己的底线都送到人家的脚下去踩了,若望对若晖的那个举动一直耿耿于怀,觉得一个男人若爱着一个女人,是绝对不会让这个女人这样干的,她怕简承宇存着报复的心思。

    若晖愣了愣,这是担心的哪门?怎么会?

    “你想多了,他没有你想象当中那么恨。”

    若望抬眼:“是你没有看懂他,姐你就没发现简承宇的脸上找不到一丝的真诚吗?我跟他说话,他笑的时候我觉得那里面都带了算计。”

    简承宇给隋若望的第一直观印象,这个人一定就是个会算计人的,想来也是,做生意的嘛,只是他有张娃娃脸,所以有些人可能会忽略这些。

    若望又不喜欢简承宇,也不觉得他有多好,当然就会提防着一些,你看跟他亲近那是亲近,亲姐姐跟他在一起,当妹妹的在态度上就不能不给力。

    若晖冷声道:“行了,别说了,不爱听。”

    若望被若晖凶了一句,自己看了看若晖,不敢置信的瞪着眼睛,这才几天啊,你就被人家勾搭的魂儿都没有了,若晖以前混可至少心里有数,姐妹俩也是不欢而散,隋若望觉得若晖就是被简承宇给把住了,姐妹俩人说话,什么话不能说?结果她是这样的态度,她这样的话,叫自己怎么说下去?还能说真话吗?真话一贯就是伤人的。

    回到隋若望当着丈夫发飙。

    “我是为了谁?我是为了我自己吗?叫她提防着一点简承宇她还跟我来劲儿,都说若晖聪明,哪里聪明了?被一个男的给迷的五迷三道的,过去她甩过人家,说甩那都是说好听的,玩弄人家,你说简承宇那时候跟那个女的都要结婚了,我姐一说他就回来了,现实吗?”

    若望的丈夫抬抬眼:“是你姐给人下跪,人家才回头的,这个关系你不要弄错了。”

    隋若望就听不得这个字,她很少提起来这件事儿就是因为提起来的时候,她一定晚上就是失眠的,若晖那么骄傲的一个人,就为了一个破男人,至于吗?简承宇可能某些方面是真的好,可不见得就没有比他更加好的,能求得回来的男人,你动动嘴他心里有你,是一样会回来的。

    “你少跟我抬扛,我以后再也不管她了,等她被人玩死的时候我也不会去看她一眼,笨成这个样子,太叫我失望了,简直就是喝了汤,人家说什么就都是好的,我的话她就不听。”

    若望的丈夫扔开手里的书,他是没搞懂妻子干嘛这么气急败坏的,你姐愿意付出一点真感情,这是好事儿啊,总不能叫她永远这样胡混的过日子吧?既然她想开了,愿意认真了,你现在的表情算是什么?在一个虽然叫姐姐,可说到底不是一个妈生的,姚若晖不笨,若望才是笨,真的丈夫跟妹妹摆在一起,你说哪个重要?

    “好了好了,别生气了,她笨还不成嘛……”

    若晖晚上回家的晚,顺路去买咖啡,拎着上楼,他已经回来了,在书房工作呢,若晖把咖啡给他送过去,自己直接也回了卧室,开着电脑自己也在忙,想着若望的话,不是她当姐姐的没有样子,有些事情并不是那样的,简家现在就是这个态度,坚决不同意,她还能上门去吵吗?就是吵有必要吗?如果一个男人爱你,他会搞定一切,用不着你对这样的事情费一点的心,成与不成就看两个人有没有缘分,凡事都不能强求的,因为刘欣甜放话了,她就找刘欣甜别扭,多幼稚啊,也不是小朋友打架。

    刘欣甜还可以说她跟简承宇上床了,自己是信还是不信?

    若晖叹口气,后面的人微挑着唇角看着若晖。

    “叹什么气?”

    “没叹什么,就是听说了一个有意思的八卦,听说刘欣甜在追你?”

    “你听见的不是应该说我追的她。”

    至少他自己听见的传言是这样的没错,若晖摊摊手:“你的口味还真重。”

    承宇劝着若晖的后腰:“是挺重的,不重能看上你吗?”

    两个人在这件事儿上倒是没有太多的纠缠,原本就不是有多重要,刘欣甜这只是简家觉得合适简承宇的,到底合适不合适,适用不适应,得简承宇自己说了算,什么年代了,难不成还能包办婚姻?无稽之谈。

    姚若晖是觉得合适不合适,总要床上试试的,不过可惜的是,刘欣甜估计是没有这样的机会的。

    简承宇说是要出差,估计要出去一个星期,姚若晖不会给他准备行李,她原本就不是贤妻良母这款儿的,简承宇走的那天她还睡过头了,没爬起来,她打电话过去的时候他已经准备登机了。

    “抱歉了,我没起来。”

    已经下午两点多了,有心无力,人也走了,就是现在赶到飞机场也没戏了,她也就不想折腾了。

    “没事儿。”

    简承宇对着若晖很有耐性,一般不会太过于在她的身上挑理,来也行不来也没有任何的问题,上飞机比较尴尬的遇上了肖可静跟她丈夫,肖可静的丈夫跟简承宇还是认识的,人家打招呼,你根本就不能当没有看见。

    “真巧。”

    是够巧的了。

    肖可静没有吭声,就连眼角都没有看过来。

    简承宇一路都在忙工作,时间过的很快,下飞机有车过来接,遇上肖可静在他的心里也没有引起任何的波澜,说句没良心的话,不爱一个人,那个人就是过的如何好,嫁给了天仙他也懒得去管,跟自己无关,何必去关心呢。

    若晖大半夜的做恶梦,一后背的冷汗,怎么都睡不着了,抱着胳膊,抓过来电话打给简承宇。

    他是陪着她聊到早上,说了一个晚上的话,嘴巴有些发干,继续说了两句,若晖那边没有动静,估计是睡着了,简承宇挂断了电话,自己打着哈气,姚若晖跟肖可静绝对就是两种女人。

    姚若晖做了噩梦首先想到的是,我自己睡不着了,我害怕,我得找个我身边最亲近的人,我来告诉你,肖可静呢?肖可静首先可能会想到的就是,这个时间我打过去电话,承宇还睡不睡了?我这样打电话会影响他的睡眠,对他的身体不好的,若晖没试过太过于关心别人,这方面做的很差,唯一能值得骄傲的就是,简承宇心里是真的有她,事情做的多不靠谱,多不好,他不会数落更加不会在心里埋怨姚若晖。

    爱跟不爱差别就这样的大。

    冲过澡自己出去继续开会,忙了一天,晚上招待自己的工作人员算是出来解压,男人嘛出来喝酒就一定会叫些节目的,简承宇不是没叫过这些,但是有一点,他自己不沾。

    这个分寸自己拿捏的很好,他是有女朋友的人,更加不会沾这些,没有必要。

    几个人同时起哄,让老板跟陪酒的小姐来一曲,大家出来就是为了寻开心的,一会儿回去还得熬夜继续工作,老板带着他们出来不就是这个意思了,无伤大雅的玩笑而已,谁都知道他不会认真,认真也看不上这里面的人。

    简承宇的秘书挑挑眉头,觉得这不可能,出乎意料的是简承宇答应了,那小姐也很主动,很漂亮的一张脸,妆容在灯光下一闪一闪的,小脸只有巴掌那么大,黏腻腻的往简承宇的身上靠,简承宇推了女人一下。

    “不要这样。”

    那女的觉得能出来玩的就都是能玩得起的,自己是什么她很清楚,可灰姑娘的梦谁都想做做,谁知道有没有万一,要是有个万一自己真的攀上了呢,努力的用手往简承宇的身上去贴,大家都当做没有看见,闹出来火了这要命了。

    大家起哄他也满足了,后半夜回到酒店全力拼一夜,能被他挑中的都是有点本事的,他压榨他们的劳动力自然会在其他的方面给一些补偿,谁出来工作就都是为了一些梦想的,有些人是为了往上爬,有些人是为了赚钱。

    将近四点,承宇优雅的起身,说是要回房间一趟,他是老板他要回房间没人敢说一句,简承宇带上门自己刷卡进了房间就奔着卫生间去吐了,喝多了。

    将口中的水吐了出去,看看镜子里的自己,猛地用水往脸上拍拍,靠在门上喘着气,其实真的喝多了,今天晚上红的白的啤的全部都加一块喝的,他就是这样玩得起的,只要他们肯付出。

    若晖熬夜工作,那边有个秀,几乎同时所有的同行都在熬夜奋战,谁又穿了什么样的礼服,谁又丢脸丢到了外面去,谁的这次造型是相对成功的,谁的造型过于糟糕,不停的有媒体打过来电话,姚若晖盘腿坐在椅子上,桌子上全部都是一些吃的,泡面吃了几口,一直在忙也没顾得上吃,在家里就是这点不好,叫什么不太方面,都得自己动手,要是去酒店则方便多了。

    随手接起来电话,简承宇靠在墙上,单手揉捏着太阳穴。

    “还没睡?”

    “嗯,有点忙,赶稿呢,你不也没睡。”

    “喝了一点酒,喝多了。”他淡淡的挑着唇,嘴里还是有酒的味道,很浓。

    若晖笑了:“那可得小心着一点,男人喝了酒就容易犯错,别美女自动送上门你就接收了,这样我会哭的。”

    简承宇呵呵的笑着,笑声都闷在喉咙里,若晖听着很是性感,百爪挠心的感觉,别勾搭她成吗?再说人也不再她身边,她就是想找个灭火的人都找不到。

    “这可说不好,要是感觉真的来了,也许就真的带上床了……”

    若晖撇嘴,手里的键盘啪啪作响,这边另外的手机还在响,夹着一侧接起来另外的,她说话的时候简承宇就安静的听着,说的都是很专业的术语,就是说那个谁穿的不够漂亮,漂亮的不够精致,若晖挂了那侧的电话,简承宇调侃:“你心里有完美的人吗?”

    在他来看,姚若晖觉得谁都没有自己漂亮,她很自信,事实上她也有自信的资本。

    “有啊。”

    “姚若晖?”

    “错,是简承宇,有事儿没事儿,没事儿我就挂了,这边电话一直打进来……”

    简承宇嗯了一声,挂断了电话,若晖觉得他最后的那一声嗯一直回荡在自己的耳边,怎么就那么性感呢?

    处理完了手上的工作,订了机票,直接飞了过去,没有通知他一声,打算给他一个意外的惊喜,若晖找了简承宇的秘书,是告诉秘书自己想给他一个惊喜,叫他不要弄穿帮了。

    “他今天也许不会回房间了……”

    秘书也是一脸的难为,不让自己说,到时候他不回来,她说她早上十点就要飞回去,见不到面最后会不会算在自己的身上?他是哪个都得罪不起。

    简承宇对待肖可静与姚若晖也是两种态度,跟肖可静谈恋爱的时候,肖可静距离他的中心圈子是很遥远的,不是说一个电话就能把他秘书说叫下来就能叫下来,也更加不是说,肖可静说让秘书瞒着,秘书就敢做的,可到了姚若晖的身上,姚若晖就把这份独特变成了极致,握在手里的尚方宝剑就是,因为简承宇宠爱她。

    “没事儿,你先回去吧,不要说。”又一次的嘱咐。

    若晖躺在床上自己很快也睡了,原本就是忙了一个晚上,虽然飞机很快但也折腾,她来回的折腾自己身体也疲倦,会感觉到累的,躺下去自己就睡着了,闭着眼睛,睡的不是特别的安稳,心里有事情,也怕他回来自己不是清醒的状态。

    早上八点四十五分他回房间换衣服,一夜没睡脸色也是依旧这样,所以才说老天爷就是厚待一些人,一个男的不需要保养就拥有着比女人都要好的皮肤状态,在外面换衬衫,没有看见屋子里多了一个人,若晖自己睡觉有毛病,扯着被子把自己给围成了一团睡的正在兴头上呢,酒店的叫醒电话打了进来,姚若晖害怕自己醒不过来,昨天晚上特意打给酒店要求的。

    简承宇踩着拖鞋过去接。

    “姚小姐您十点四十分的飞机,请问需要帮您准备车子吗?”

    简承宇诧异的挑高眉头,自己挪动了两三步往卧室里看着,果然看见卧室床上多出来了一团,不用猜肯定就是她,人是什么时候来的?

    “知道了。”

    挂了电话,前台耸耸肩也收了线。

    若晖人没醒,眼睛也没睁开,先出声了,很懒的声音,她一点都不想动,好累。

    “你什么时候回来的?才回来吗?”

    简承宇把领带扔在一边,他只有二十分钟的时间,马上就得下去,车子已经在楼下准备着了,坐在她的身旁,若晖主动的往他的腿上爬爬,双手圈着他的大腿,脸枕了上去。

    “你昨天用声音勾搭我,你在说一声嗯……我要听……”扯长了声音迷迷糊糊的,一点不愿意睁开眼睛,脸在人家腿上蹭啊蹭的,努力想找到属于自己的位置。

    简承宇伸出手摸摸她的头发:“嗯……”

    若晖闭着眼睛傻笑,反正死活就是不肯睁开眼睛,仿佛这样自己就还能继续睡能继续休息,傻兮兮的笑着,抬起来小脸换个角度继续贴在他的大腿上。

    “我乖不乖,特意的跑来找你,你都没有回来。”

    “马上就得走了。”

    “我乖不乖?”甜腻腻的声音,明摆着就是在对着他撒娇。

    “乖。”简承宇弯下头在她脸上落下了一吻,轻啄着然后加重,一点一点继续加重在加重右手搬着她的脸,自己直接吻上了唇,若晖想躲,有没有刷牙,她现在还没醒呢,没有味道吗?

    他不让她动,固定好她的姿势,若晖只能被动的回应着,简承宇拍拍她的小脸:“继续睡吧,不回去也没事儿。”

    他换了衬衫离开,秘书已经打过来两次电话了,楼下秘书也是很难做,因为老板的房间里有一个女人他很清楚,大家就都是男人,血气方刚的发生什么都不过分,可今天不行啊,今天还有事情呢,只能冒着生命的危险拨打出去了两通电话,老板要是能接呢,那就接,不接他也没有办法了,自己算是尽到责任了。

    酒店再一次打上来叫醒电话,姚若晖猛地从床上跳了下来,光着脚踩在地上,完了完了要迟到了。

    “我马上下去,三分钟。”

    这边自己扯着衣服,满地找了半天才发现自己昨天没有换衣服就睡着了,就踩着鞋准备离开,走的时候看见桌子上的记事薄,自己想了想从包里拿出来口红往记事薄上写了几个字,然后匆匆忙忙的就离开了,从电梯里跑出去,鞋子还有点不跟脚,没穿上啊,跳上车,叫司机赶紧开。

    “师傅我赶飞机。”

    那师傅也是挺贫的,问了两句,是哪一趟航班,姚若晖说了,那师傅就笑了出来,说你可真敢,这样过去时间就卡得很紧,要是万一赶不上呢?这女的就太有主意了。

    若晖身上没有托运的行李,到了机场也就是差了一脚的时间,勉强叫她给赶上了,上了飞机自己睡的东倒西歪的,回到工作室却突然清醒了起来,叫员工开会,一直开到下午两点半,中间自己一滴水米未进,那边简承宇是吃了,不过吃的也不够精致,不过今天他们不是来吃饭的,饭可以留到回去以后作为庆功宴这样来吃。

    “我们家欣甜也来了,之前还跟我说……”

    刘欣甜的父亲看见简承宇难得停留了下来,站着多讲了两句,他不是冲着两家都有这个意思,自己干嘛对简承宇另眼看待,有简耀东这么一座大山压了下来,其实简承宇能表演的部分太少,加上他自己跟简耀东的风格不同。

    说到狠,外人认为简耀东够狠,其实不然,简承宇要比简耀东狠的猛烈一些,可是商场就是这样的,你不想死你就只能逼着别人去死,你有好心想拉别人一把,别人就有可能扯着你的手叫你粉身碎骨,谁同情谁?在这个商场上只能有阴谋阳谋独独没有同情,好心这两个词。

    业界对简承宇的评价其实并不太好,因为他是抛弃了那种给别人看的外观形象,奸商,加上自己本身又是感情方面丰富了一些,不管怎么样肖可静炮灰这是真的,又贴了一个不太好听的标签。

    简承宇直接是从刘欣甜父亲的身边走了过去,当时简承宇的秘书都傻眼了,全部的工作人员眼睛都差点瞪了出来,因为他完全就是不给人家面子的,当做没有看见没有听见,就这样无视的直接走了过去。

    即便关系不好的,见了面还要寒暄寒暄呢,他是连门面功夫都懒得去做,简直了。

    秘书收回自己的眼珠子,赶紧跟了上去,他很同情被忽略的这个人,心里同时又觉得这次完蛋了,你把主要的人物给得罪了还能有你什么好果子吃?

    刘欣甜的父亲站在原地,简直没敢相信,这样的晚辈,简直就是狗屁。

    真是狂的可以,没有你爷爷,你简承宇能算得上是什么?

    因为这么一幕,刘欣甜的父亲自然是对简承宇有一些其他方面的看法,双方接洽来的人当然不仅仅是只有刘欣甜的父亲,刘欣甜的爷爷简承宇很熟,前面的那位他敢忽略过去就是因为那样的人根本不值得自己对他有一丝的尊重,尊重这东西都是看自己本身的本事的,你要是有本事你就让别人多尊敬你几分,你要是不本事,你就活该受到别人的白眼,冷眼。

    两个人谈的不错,刘欣甜的父亲冷笑着,现在才想起来拍马屁?已经晚了,不要以为自己的女儿是嫁不出去。

    刘欣甜的父亲想着,简承宇对自己的父亲是那样的态度,进去的时候他就坐在父亲的身边,这次总要跟自己讲话了吧?他就在等待着,如果他开口了,自己一定会给他一个下马威,让他知道知道,他刚刚愿意先开口,不过是因为心疼女儿,他这样的小辈,自己还没看得上呢。

    简承宇跟刘欣甜的爷爷继续打了招呼,然后直接自动忽略刘欣甜的父亲,刘欣甜的父亲面上好像彩虹一样的精彩。

    “简直就是放肆,一个小辈,竟然都不把我放在眼里……”

    刘欣甜的爷爷一辈子就两个儿子,大的就是刘欣甜的父亲,小的是私生子,小的那个今年才十九岁,家里斗的厉害,年纪相差了这么多,肯定就不是一个妈生出来的,大儿子很平庸,他不是没对大儿子抱着希望过,可惜最后等来的就都是失望,慢慢的小儿子在一些方面崭露头角,他是想把未来的希望放在小儿子的身上,大儿子现在也是明白他的这个想法。

    老来子原本就受宠,加上一个还算是有点脑筋的老来子,家里一片的乌烟瘴气。

    “人家为什么要把你放在眼里,欣甜还没嫁过去呢,你认为简承宇就一定会娶欣甜?”

    图什么?

    简耀东会图自己家什么?而且他看着那个男孩子很有自己的主意,并不是大人说什么他就会听的类型,你单看他对欣甜父亲的态度就能看得出来一二,儿子以为简承宇那么笨吗?

    自己家的这点事儿能瞒得住谁?不是谁都知晓了,找了一个这样的同盟,岂不是在拉自己的后腿?

    刘欣甜的父亲阴阳怪气的说着:“是啊,最不希望这件事情定下来的就是父亲你了。”

    父亲偏心,那个小野种凭什么出来跟自己抢?他有什么资格?

    自己母亲对着父亲奉献一生,最后他就这样回报自己母亲的?母亲过世之前他是怎么样答应母亲的?母亲去世还没有满周年,他就跟自己的护士勾搭上了。

    刘欣甜的爷爷在奶奶过世之后身体一直不是很好,后期就请了护士在家里照顾,谁能想到这护士也是本事,照顾照顾着就把老人给照顾到床上了,等宣布她怀孕的消息出来,刘欣甜的父亲觉得简直就是啼笑皆非,老爷子今年都已经六十二了,有生育的能力吗?能有跟人家上床的本事吗?就是真的上了床能坚持几分钟?不,应该说是几秒钟?

    这不是滑稽是什么?

    刘欣甜爷爷的老来子是通过科技手段要到手的,一开始她说自己什么都不强求,慢慢的,两个人关系亲近了起来,她就说自己对未来表示有点担忧,因为老人已经这个年纪了,一旦他一蹬腿走人了,她未来要怎么办?

    刘欣甜爷爷也是疼这个小媳妇儿,想要娶护士进门,刘欣甜父母都不同意,家里闹的沸沸扬扬的,后期把老人气进医院一次,这事儿到了后面就不了了之了,不过孩子老人到底是给了。

    自己的孩子不可能不疼,加上孩子被教育的很好,从来就没当着老人的面表示要抢什么,老来子原本在心里占据的位置就不同,每天看着孩子跟小牛犊一样的长大,吐着泡泡的小小孩儿一转眼就这么大了,长成了偏偏美少年。

    老爷子年轻的时候就是出了名的美男,可惜家里条件不是很好,娶了去世的前老婆,老婆样貌方面就差了一些,生的儿子也不像他,刘欣甜的父亲样貌全部都随了她奶奶,老大长得又矮又不是多突出,老小又高又帅的,你说他偏向谁?

    心里很是清楚,一旦孩子他给了希望,将来内斗就是少不了的,疼爱小儿子的同时又在限制小儿子,可这么多年了,就是装能装一天能装这么多年吗?护士对他没有任何的要求,除了开口要这个孩子,那之后就没有要过任何的东西,有些感情发酵,慢慢的对着小儿子的一侧就开始偏了。

    总体而言,刘欣甜在家里很受宠,就这么一个女孩子,年纪也不是很大,老小受宠的程度其实某些方面照比着刘欣甜来说还是要差一等的,至少在人前是这样的,不管是做给自己看,还是别人看,他至少做到了,但是儿子儿媳妇全部都不领情,还依旧在认为他偏心。

    怎么样才是不偏心?把全部的家产都留给他们就是不偏心了?

    “你也不用说话这样的酸,十九年了我也没有看出来你做了什么成绩,这样你就不能怪我偏心,我只给有实力的人。”

    “我妈死的时候你答应了什么?”

    “就是因为我答应过你妈,我想她会理解我的……”

    老人摆手不想继续谈下去,这些年因为这个问题,父子之间的感情被伤的几乎已经所剩无几,一边是老大犯浑,一边是小儿子乖巧听话,你说让他怎么选?

    刘欣甜的父亲摔了杯子,刘欣甜知道简承宇今天会来,特意来的公司,一进门就看见被父亲砸在地上的杯子。

    “这是怎么了?生气砸杯子出气?”

    刘欣甜也是她父亲的掌上明珠,疼爱有加,别人的话他不肯听,女儿说的多少能听得进去。

    “还不是你爷爷那个老顽固,我看着照着这样下去,我们还不得被扫地出门……”

    刘欣甜把自己最新款的包扔到一边,看着父亲叹口气,她觉得父亲为什么就不能换个角度着想呢?

    这个家一切就都是属于你的,只要爷爷对奶奶有一天的亏欠,不会给外面的那个人的,要不然爷爷早就给小叔一个名分了,不肯给压着不给就是因为觉得亏欠奶奶的,为什么要把这份亏欠弄的越来越少呢?

    刘欣甜坐在父亲的椅背上,伸手给父亲捏着肩膀,她的话能让她父亲安静下来。

    “我都说了多少次了,你越是闹越是叫爷爷生气……”

    “我不闹能怎么样?这个公司还不是早晚都交到别人的手里?简承宇那个小子都能看不起我……”

    刘欣甜敛着眼睛,简承宇她是一定要的,哪怕就是联姻,两个人在外面各玩各的,她需要简承宇来填充自己这部分的不足,用他来坐镇牵制爷爷,她父亲是没有能力,可惜小叔名不正言不顺,那小叔就是不该得到任何的一切。”你看上他什么了?"刘欣甜笑:”就他结婚,爷爷一定会"凭他是简承宇,他可比爸你想象当中的要重要一点,只要我能跟站在我们的一侧。v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