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婚前婚后,大龄剩女 > 365 满满的都是爱

365 满满的都是爱

    “他身边不是还围着一个小妖精你就那么确信他最后会选择你?”

    刘欣甜挑眉,选择不选择总要去试试的,如果成了固然好,不成也不要成为敌人,这就是她的目标。

    如果说她身上有那么一点比父亲聪明的地方那就是她有自知之明,绝对不会自大,父亲没有经营方面的才能,自己的身上就更加的没有,不行就得低头去认。

    简承宇开完会回去继续开会,再次回到房间去休息才想起来似乎有姚若晖这么一个人,没顾忌上,打她电话才知道人已经走了。

    “不是让你留下来。”

    若晖换只手接电话:“我留下来你又没有时间,这样挺好的,有看见我留给你的纸条吗?”

    简承宇扯着自己的衬衫领口,松松脖子试着叫自己舒服一点,忙了一天一夜说实话不累那也是骗人的,坐了下去自己就不愿意动,后背微微靠在沙发背上,随手拿过来她早上离开之前扔下的东西,那上面清晰的印着她的唇印。

    “唇印?”

    “错了,那不只是一个唇印还有我的心。”

    那边有人叫若晖,若晖先挂了电话,简承宇呵呵的拿着手里的东西看了又看,最后放在一边,秘书敲门然后推开门把明天的行程说给他听,有任何不合适的地方自己在加以修改,因为不确定什么时候就可能会见什么人。

    工作谈完自己准备离开,让简承宇休息。

    他没有立刻睡着,原本是有困意,结果因为看见了那个唇印突然精神了起来,手指在上面摩挲来摩挲去,手指的指尖能够感受到她双唇传递过来的温度,换了衣服又到楼下去喝了一杯,转身上楼这才躺在床上休息。

    躺在床上很快就睡了过去,若晖昨天睡的还算是不错,今天交公手上就没有太多的工作要做,心心念念的是挂记着还想飞回去,就想跟他待在一起。

    谈恋爱的时候总是有蜜月期的,现在也许就是属于她的蜜月期吧,很奇怪的感觉,以前又不是没有在一起过,最后竟然还会觉得新鲜,但愿以后还能这样保持下去她就满足了。

    按下内线,叫秘书给自己订机票。

    “又飞?”

    秘书调侃了一句,早上才回来,下午还要走?

    “去见情郎,省得你们背后都在骂我嫁不出去,这样不是挺好的,不会虐待你们了。”姚若晖翘翘唇,别以为她不知道他们在背后怎么讲自己的,她是有人要的,不仅有人要,还是挺抢手的。

    秘书订了机票,不过机票是晚上的,若晖一直待在办公室就没有离开,晚上也没有吃,自己一个人吃什么都觉得没有太多的胃口,依旧没有提前给简承宇打电话,他去的那个城市是旅游的城市,一边能工作一边能度假,若晖就是这个意思,他去工作自己来度假,排出来了三天的时间,够不够也就先这样了。

    秘书晚上离开的时间比较晚,手头上有些东西没有完成,正好顺路送了姚若晖去机场,因为是贴身的,所以关系照比着其他人也是靠近一些。

    “我可能去三天,有事情给我打电话。”

    秘书点着头,把人送到地方,自己没有下车,附近停车也不是很方便,对着若晖摆摆手,若晖拎着包进去,全机场估计也是看不见她这样穿的人,完全就是过夏呢,一身的清凉,短裤凉鞋,有人经过都会多看上那么两眼,觉得挺有意思的,现在什么天啊,穿成这样?

    上了年纪一些的看见呢,则是拧着眉头,觉得不靠谱,现在年轻这样穿,你等到老的,身体的毛病就开始找上门了,到时候你就知道难受了,现在就得瑟吧。

    若晖拿着包去卫生间补妆,对着镜子眨眨睫毛,睫毛没有粘好,难怪会觉得哪里怪怪的,上手去按压然后用手拍打拍打自己的脸,别人补妆看见她也会多看一眼,女人也是喜欢看美女的,从里面出来,飞机误点,人倒霉果然喝口凉水都塞牙,原本以为也就等上一个小时撑死了,结果最后谁知道弄成这样,一直到十一点多才上飞机,等的姚若晖没招儿没招儿的,她等了足足有四个钟头,什么都没有干,就坐在椅子上抱着胳膊脑袋放空。

    简承宇十点醒来过,肚子有点饿,可脑子依旧没有休息够,屋子里很黑,他睡觉就不喜欢有光,一点的光都不喜欢,身边的枕头在怀里,自己眯着眼睛看了一眼,明摆着的就是把枕头给当成姚若晖了,小时候就有这毛病,睡觉的时候喜欢抱着抢抱着什么奥特曼的,长大了之后虽然有了一些缓解可多年养成的习惯哪里说改就能马上改掉的,把枕头往一侧嫌弃的推了推,前后不过五秒自己又睡了过去,头发睡的乱糟糟的,如果被人看见他现在的样子,估计不会有几个人相信,简承宇会是个心狠的人,外表跟内心是严重不相符的。

    若晖下飞机,这个时间人已经不是很多了,等计程车的时候后面的男人上前。

    “打车吗?一起?”

    目地很是明确就是想泡她,老远就看着一位美女站在原地,露着大半截的大白腿又白又笔直,身上唯一的行李就是那个包,他看得出来这个女的拿的是包是真的,美女自然就是有市场价位的,他也愿意付出来一点代价。

    若晖理都没有理,当对方是空气,车子过来,拉开车门坐了上去带上车门,男的摊摊手,他还是挺有绅士风范,人家不理也不会在黏上去。

    上了车若晖给简承宇打电话,第一通他没有接,估计还是在休息,电话嗡嗡作响,他距离自己的电话也比较远,扔在外面的房间里了,就是怕电话声音会吵到自己,工作上的事情电话由秘书接听,很的有什么重要的事儿秘书能联系得上他。

    电话在桌子上嗡嗡的转动,可惜主人依旧在休息当中,房间里的门紧紧的关着。

    到酒店下车给了司机钱,自己提着包下车径直进了酒店上了电梯,因为知道人住在哪一层,敲门敲了半天,里面没有动静。

    简承宇是根本没听见外面的声音,屋子里适合好眠,姚若晖也没什么耐性,砸了几次,终于没忍住。

    “简承宇……”

    简承宇听见是有人好像叫自己的名字,整个人不知道在梦里还是在现实里,隔了几分钟光着脚踩在地上蹭着拖鞋扯过来睡袍就朝着大门的方向走了过去,若晖晃着手里的包,脚随意的踢着大门。

    白来了,来了人又不给自己开门。

    简承宇打开门,头发睡的松松散散的,他平时的头发都保持一个样子,要给所有的员工展现一种老板的姿态,严肃严谨的姿态,现在头发一乱,加上原本就是娃娃脸,看着还是很嫩,有点让人看见就想伸手去掐他脸的冲动。

    “我敲了半天了。”

    “不是回去了?”他拧眉。

    也许是因为没有休息好,整个头都昏昏沉沉的,若晖推开他径直进了房间,自己把手里的包随意的扔到沙发上,自己往沙发上一坐。

    “我都还没吃晚餐,飞机误点。”

    简承宇站在门口缓了几分钟,才带上门往里面走,没有搭理若晖,径直回到了床上,脸上的表情有点痛苦。

    他是有偏头疼的,这毛病纯属就是自己自找的,因为工作拼命,外人看着他很悠闲的就接手了爷爷递过来的交接棒,他成长过程中的这些年,简禛把持了多少年的形势,哪怕就是简耀东有意的打压简禛,简禛的势力已经形成了,客观的说也是遏制不住的,你不给简禛放权,公司内部也会出现一些细节上的问题,简承宇现在既然敢接受,敢压制简禛中间自己付出了什么别人不清楚,他自己是清楚的,做出来成绩给别人看,对别人对自己不折手段,外人怎么评价他的,他不是很在乎。

    人活一辈子,总得留下来一些骂名,别人口中说出来的你是个什么样的形象这些都不重要,最爱的人懂他就觉得欣慰。

    “头疼?”

    若晖光着脚踩着拖鞋走到床边,自己坐下身伸手摸上他的头,用指尖慢慢的按压着,帮着他试着缓解压力,姚若晖肯定就是没有学过这些,凭着自己的感官去做,简承宇的手按在她的手背上。

    “有点难受。”

    若晖按了不知道多久他已经睡了,睡的一团孩子气,她下头去亲亲他的发丝,当你喜欢一个人的时候你看着他的头发丝都会觉得跟别人的不同,他全身都带着光,继续按压着,简承宇迷迷糊糊的说了一句:“好了不疼了。”

    姚若晖这一夜没有睡好,原本就说她有点饿,晚餐没吃,想着跟他一起解决,结果他还不吃,加上又给他按摩,她也就是对着那些长辈才能拿出来这样的态度,对着跟自己差不多年纪的从来就没有这样过,这是因为这个男人她有喜欢那种情绪。

    早上从床上爬起来,手脖子酸疼的厉害,他已经起了不知道哪里去了,若晖在床上滚了两圈,一点都不想起来。

    有开门的声音,简承宇是想睡一下,没想到一睁开眼睛已经到了白天,心里记得清楚呢她昨天说自己没有吃晚餐。

    若晖滚到床边,用被子裹着自己,这边的阳光真好,她隐约可以从窗帘的内侧看到外面。

    “起来吃早餐。”

    若晖伸手要让他抱:“不吃了,早上没有胃口。”

    多饿她也不喜欢吃早餐,没有这样的习惯。

    简承宇过去双手捞着她的腰身,在她腰间捏了一下姚若晖从床上迅速的站了起来,她就怕别人挠自己的痒痒,狠狠的瞪了他一眼。

    “你抱我,我就吃。”自己站在床上,这么高的人,一脸你不抱我就不吃的要挟姿态。

    简承宇向来就是惯若晖包的,真的上手就去抱了,他们两个的个子差不多,姚若晖穿平跟鞋跟简承宇从外表上看是相差无几的,女的显个高儿加上姚若晖身高也确实是高,双腿缠在他的腰身上,两只手臂紧紧的搂在他的脖子上。

    “啵……”

    大大的在他脸上香了一口,紧接着又跟了一口,喜欢不够的去亲,早餐没有在椅子上吃,也没有站着吃,而是简承宇抱着姚若晖吃的,若晖很傲娇,一口一口的要人去喂,谁让她昨天付出了,她大小姐的手是去给别人按摩用的吗?

    你知道她有多辛苦?

    “别人要是看见了还以为我昨天做了什么不道德的事情,手都要抬不起来了。”

    简承宇轻轻啄着她的嘴唇,一下跟着一下:“白天有时间陪着你出去转转。”

    若晖换了裙子,很飘逸的长裙,大腿是不露在外面了,这回改成露上面了,自己有炫耀的资本为什么不去炫耀?加上她也从来不认为这是一种炫耀,她本身就是做这个的,从酒店出来,简承宇顺手把拿在手里的帽子给她戴上,自己皮糙肉厚的晒晒太阳问题不大,她要是晒了回去就变成李逵了。

    出大门没有坐车,他就是想自己单独带着她出去转转,算是昨天对她的弥补。

    走了没有几步,刮起来一阵风,若晖的裙子是有玄机的,没风的时候看着还挺正常,一有风裙子吹了起来,大腿就露了出来,简承宇的眼睛就盯着若晖的大腿去看,这个叉开的似乎就太高了。

    “看什么呢。”若晖伸手打了他一下,真是的,怎么跟流氓似的?

    没见过吗?

    没见过,等回家的,她脱光了给他看,人还在外面呢,这样盯着她的腿看,叫外人看见成笑话了。

    简承宇抿抿唇:“这条裙子不好看。”

    若晖笑,不是不好看,而是觉得太露了吧?

    姚若晖就想起来早上自己换裙子,她给简承宇的选择很多,那些是看着外表比较露可不发生实际的关系,可简承宇当时装的人模人样,挑来挑去觉得这条裙子穿着好,若晖也就将计就计了,本来就是好看嘛,这是新款,而是特别适合来海边这样的城市。

    “哪里不好看?”若晖歪着头去看他的脸,他的脸上就写着几个大字,我很不高兴,非常不高兴。

    男人的占有欲作祟,所有的男人都是一样的猥琐心里,恨不得街上所有的女人都穿的越少越好,到了自己女人这里就恨不得全部都包成跟阿拉伯的女人似的。

    “反正不好看。”

    若晖撇了撇嘴,挽着他的胳膊自己轻飘飘的往前去。

    秘书给简承宇打了几次的电话他接了,那边有事情让他回去,不过也不是特别着急,简承宇就给推了,答应姚若晖的自己就得一定办到,说今天的一整天全部都留给她,那就是留给她的。

    天气不错,虽然有些热但还不会黏腻腻的叫人受不了,若晖光着脚,拖鞋被他拎在手里,自己上脚去踢踢水,回头对着他笑,简承宇想,一个男人活一辈子最重要的一点是什么?

    不是你赚了多少的钱不是你做出来多伟大的成绩,而是你自己的女人对你觉得满意,觉得幸福,她能笑得出来。

    若晖走着走着就发现不对劲儿了,挺郁闷的,又跟肖可静撞上了。

    想来也是,人家是出来度蜜月的,恰巧又跟简承宇是一趟飞机,能撞上的几率可想而知,两家的男人来的是同样的一个场合,今天撞不上过几天依旧也能撞上。

    姚若晖觉得如果说这趟旅程有什么不美好的,那么就是眼前这一幕了。

    她不想看见肖可静一点都不想,肖可静想必也是一样的想法,眉头皱了皱,既然遇上了不能不开口说话,对方开口提出来邀约,一起吃顿饭,其实这前男女友的关系放在现在来看算是什么?可若晖心里不舒服。

    简承宇不吭声,他就是在等姚若晖的答案,去不去她说了算。

    “不了,我们还有一些事情。”

    遇上了肖可静这是简承宇自己也不愿意的,掉过头分开,姚若晖就掉了脸子,小脸上都能飞冰刀子了,心里有点烦躁,看见谁都觉得不满,踩在水里自己脚下也没有注意好像踹到了什么石头,脚趾甲马上就见血了,她觉得疼一看,那上面有点血迹。

    “怎么弄的?走路也不会好好走。”简承宇一看见血,自己的语气就变了。

    “死不了。”若晖阴阳怪气的扔了一句。

    她在生气承宇是知道,可为了什么生气其实他也是多少能猜到一点,这不是第一次了,可发生都发生过的,他真是无力去改变。

    若晖一来脾气自己就控制不住,对着他冷冷淡淡的,恨不得马上远离他十步远,高高兴兴出去的,回来的时候两个人一前一后,一句话没有,前面的人满脸的怨气,后面的人满脸的冰冷。

    若晖就想他过来劝自己一句,就一句话,自己马上就给他笑脸,但是前提你要过来哄我,女人嘛天生就是作的,你不喜欢她不爱她,她作了能作给谁看?

    简承宇是被动受气,无缘无故的,出去一趟也不是他约好的,那就碰面了撞上了,你要是这样总给他脸色看,他也有些承受不了,谁都不想发生这样的事情的。

    若晖到酒店的大厅,自己就要开房间,简承宇从后面扯着她的手直接给扯了过去,若晖想甩掉他的手,承宇没让,直接给拽进了电梯里。

    “你想怎么样?”

    若晖觉得委屈,能不委屈吗?

    你不哄我也就算了,现在还对我横?

    她吃软不吃硬,简承宇态度不肯软下来她也不愿意低头,抿着唇不肯说话,简承宇觉得无力,你看她这个死个性就是这样的,死活不肯低头。

    “我也没想到会遇上她。”

    若晖的唇抿的越来越紧,几乎看不见了,这就是她不高兴之前的状态,关于肖可静一个字她都不想听。

    姚若晖的气还不算是什么,肖可静呢?

    她跟简承宇谈了一场恋爱,从头到尾就好像都是自己一个人在付出,姚若晖脸色一变,简承宇脸上的表情被肖可静看的一览无遗的,肖可静只觉得万箭齐发,自己的一颗心被射的满墙都是血,谁最觉得自己不值得?谁最伤心,最伤心的人轮也轮不到姚若晖。

    *

    “简宁她哭了……”王冉耐性一贯不如简宁好,一听见孩子哭,自己就闹心,哄也只能哄那么一会儿,一旦哄不住她就容易着急,简宁在外面听见王冉喊立马进了卧室里,从晞彤生出来王冉上手的次数屈指可数,不是讲她不喜欢自己的女儿,每个人喜欢的方式不同。

    抱着孩子把奶瓶子塞到孩子的嘴里,也就这么一次,那以后简宁就没给王冉机会在说孩子哭闹的话题。

    生简承宇的时候,是没轮上简宁去管,那时候工作也是比较多,加上年轻虽然那时候耐性不错不过现在肯定是耐性更加的好,简宁每天给孩子读书,孩子听不听得懂他不管,一天读五章,抱着孩子看新闻,简晞彤就这点特别有意思,眼睛一睁开自己就好像能看明白似的,盯盯的看着电视,那脸上仿佛就写着她会看,自己也看得懂一样,看的别人啼笑皆非。

    简宁每天带着孩子去医院,医院里人来人往的,谁都知道院长的千金是带着上班的,有时候别人也是起哄,你在医院听不见简晞彤大声哭出来的声音,从来没有,不哭不闹,简宁给带的好,孩子每天在医院洗澡,洗澡的时候很多护士医生就跑过来围观。

    简晞彤洗澡有个特殊的动作,孩子不知道是懂还是无意识的举动,两只小手就紧紧的攥着盆边,好像怕自己会摔到一样,满脸的严肃,全医院都说这孩子太精了,人精一个,这么大点。

    护士伸手抱,简晞彤不干的,不给护士抱,要是简宁伸手抱给自己爸爸抱,不然就是谁出名她叫谁抱,孩子都奇怪死了,她这么大点,谁也没当着她的面去说这些,简宁不可能会教孩子说这个医生很牛逼,那个医生技术不行,院里的这几个一把简晞彤自己好像是能分辨出来一样,她叫抱的就都是牛逼的,自己还会做着类似于拍巴掌的举动。

    护士肯定就是没有那个荣幸抱她了,她自己不干,不让抱。

    孩子睡着的时候,简宁有时候清闲了,自己抱起来孩子,就让孩子在怀里睡,其实简承宇小时候大部分的毛病也有简宁惯的原因,简宁喜欢孩子,无论儿女他都喜欢,只要是自己的孩子,抱不够,把闺女抱在怀里,哄着,也不觉得胳膊疼,晚上下班抱着孩子直接下班,回到家里大部分也是跟着父亲睡。

    睡觉睡在简宁的身边,简晞彤动动,简宁保准醒,王冉是生了晞彤之后身体恢复的不太好,加上年纪大,简宁心疼老婆,干脆所有的一切我就都不用你,我自己都包了。

    王爽跟晞彤是没差多少,王爽就闹腾的厉害,这孩子看见别人的东西就想要,简晞彤呢,从来不会看别人手里的东西,简宁也从来不这样教。

    两个孩子同时回的王妈妈家,简晞彤最近嘴巴有点馋,看见大人吃饭,自己就总动着小嘴,其实就是想吃,王妈妈今天做的刀鱼,看着孩子的嘴动啊动的,自己拿着汤匙把最中间儿的刀鱼弄成肉泥拌了一点点的米饭,送到孩子的嘴里,没想到孩子就真的吃了。

    “你说这孩子,这馋的……”

    王爽是不吃这些的,看的兴趣都没有,她就喜欢吃糖,不给就叫唤。

    王妈妈觉得晞彤特别的好带,比闹闹小时候好带多了,这孩子不哭不闹的。

    王爽不知道是怎么闹腾起来的,这哭的上气不接下气的,嚎的别人听着都觉得脑仁疼,王冉现在就是有这毛病,她听不了孩子哭,一听孩子叫唤自己就心里发慌,在桌子上孩子就闹腾起来,扯着嗓门的叫唤,李波抱过来孩子自己好个哄。

    “爽爽啊,妈妈的心肝,你别哭了成吗?”

    谁哄都不行,换成王焱上阵一样是没有效果,王冉这边一口饭吃不进去,简宁把晞彤交到王冉的怀里:“你抱着孩子出去走走。”

    不能平白无故的离席,说听不得孩子哭,这简直不是笑话嘛,人家一听这成什么了?你自己家的孩子难道就从来不哭?

    可简晞彤就真的很少哭,说出来别人都不信。

    王冉抱着孩子出去,李波哄孩子也哄不好,就吓唬孩子:“你要是在哭,我就把你给人了,你听见没有?叫大灰狼把你给抱走……”

    简宁拧着眉头,觉得这样教孩子有点问题,不过到底不是自己的孩子,他也懒得多说,说多了人家听了还觉得你管得多,王冉抱着晞彤回来,晞彤看着自己爸爸眼睛瞪得大大的,噗噗的就往简宁的怀里去钻,这小丫头认识自己爸爸。

    简宁很有耐性的抱着孩子,他吃什么东西都先习惯讲给女儿听,为了叫女儿知道这东西到底是什么,最近也没少恶补,李波看着不就觉得挺高兴的,这是为了哪门啊?吃个饭你看弄的跟学术研讨会似的,至于吗?

    就为了显示你的学识高深莫测?

    李波回家就跟王焱说了。

    “你姑父简直就是走火入魔了,至于吗?吃个饭你看跟做报告似的,孩子这么小懂得什么?长大了自己一看就知道自己吃的是什么了,还需要他告诉?讲也讲一些有用的,无聊不无聊啊。”

    王焱没搭理李波。

    “肯那么做就一定有那么做的原因,你知道什么,你要是知道了,你就不是现在的自己了,你也成博士了。”

    李波心里冷笑,博士能怎么样?最后还不是就混成那样被,多多少少还不是靠家里了。

    谁出生在那样的家庭里,谁都是一样的能借到光。

    王冉抱晞彤,其实王冉带不了自己的女儿,不光是耐心的问题,简晞彤已经习惯父亲这样的带了,已经形成了某一种模式,在换了自己觉得不太习惯,还是愿意去找自己爸爸。

    王冉在某大学里是挂名的客座教授,有时候没办法推,自己就得过去,就那样的场合里,简宁抱着简晞彤去了三次,去的次数肯定不算是多,小小的一个孩子谁就敢给抱到教室去?孩子哭起来怎么办?

    真的哭起来,叫别的同学都听着吗?可简宁就给抱去了,不管别人怎么怀疑的,简晞彤在客厅上自己是一声没哭,不但没哭,自己好像听得懂,努力的看着前面,下课的时候就一群人围过来,觉得这小孩儿简直就是太神奇了。

    哪里有这么大的孩子不哭不闹的,这不是神童嘛。

    那以后简晞彤在学校里出名了,王冉也是为了避嫌,这么大年纪生孩子到底不是一件光彩的事情,还时不时拿出去炫耀一下,这就更加不可能了,简宁以后就不带着孩子去了,简宁出门走到哪里都领着孩子,孩子小自己也抱着,带着孩子去长见识,王妈妈就跟简宁说,你看孩子这么小,原本抵抗力什么方面都不如大人,你这样折腾容易把孩子给折腾生病了,再好的孩子也架不住你爸爸这样的折腾,可简宁当面听,背后该怎么做还是怎么做,王妈妈说不了。

    在家里简宁醒,晞彤就同时醒了,睁着大眼睛圆溜溜的看着四周,张着小嘴,从来不哭,就这点可招人待见了。

    简晞彤出生的时候医生在她的屁股上拍了两次,孩子没哭,当时医生多少也是怕出问题,好在后来这插曲就翻过去了,王冉不清楚,简宁是知道这事儿的,不过简宁嘴巴紧,王冉估计一辈子都不会听见这事儿的,孩子生出来瘦瘦小小的,看着就跟小猴子似的,谁去看都没看出来孩子哪里好看,简宁看见孩子的第一眼,就觉得,你说这小孩儿怎么就这么好看呢?

    愣是被他看出来了好看,看出来了不同。

    这也有可能就是属于爸爸的不同吧,爸爸能看出来自己孩子与众不同与其他的孩子。

    简宁爱这个孩子这是毋庸置疑的,没把女儿当成孩子一样的去看待,而是把女儿当成知己,当成朋友,能跟自己聊天的朋友,什么都能说的朋友,尽管她听不懂,就这么一个小小的孩子每天在他的手掌心里长大。

    任何一位父亲就没有他这样的耐性,对着孩子永远不会急,孩子会坐他就把孩子给放在沙发上,让简晞彤看电视,距离也不是很近,孩子就看的津津有味儿的,眼睛都不愿意离开电视,看的特别的认真,王冉就调侃女儿,看得懂吗?

    小人儿坐在哪里,你看着架势倒是有点那个意思,谁知道是真的能看进去还是假的。

    “简晞彤你看得懂吗?”

    简晞彤拧着小眉头,小姑娘的眉头跟一般小孩子的还不同,很浓很重,还只有前面一点点,就好像沾了墨汁的开始最为浓重的那么一笔,这就是不高兴了,觉得被妈妈挡住了视线。

    “你挡住她了。”

    王冉就觉得这么大点的孩子,知道什么是挡住了,什么是没挡住,就是看个热闹被,就故意不肯离开,孩子小脸皱的跟包子一样,那脸上的表情可丰富了,王冉被孩子逗的实在不行,自己让开了身体。

    “你女儿现在都成表演家了。”

    看完电视了,自己这回有心情跟自己妈妈笑笑了,张着小手要给妈妈抱,王冉摆手。

    “我可抱不了看看我女儿这架势,不是新闻还不看,不是大人物都不愿意瞧……”

    简宁把女儿给抱起来,孩子窝在爸爸的怀里,没一会儿就那么睡了,睡的很踏实,晚上很少会起来,到吃奶的时候简宁保准醒,就简宁这个劲儿不佩服都不行,多累自己一定会起来,哪怕就是王冉说了,你不用起来我管了,简宁还是一样的到点就醒,孩子没闹情绪之前奶瓶子已经送到孩子的嘴边了。

    孩子睡觉也老实,横在爸爸妈妈的中间,简宁说妈妈今天累了,我们别吵她,就真的不闹。

    王爽总是闹,白天睡觉晚上闹,这不就跟当初的闹闹似的,不过照比起来,简承宇那时候磨人的厉害,小时候外号不是大魔头嘛。

    李波就带个孩子自己带不了,得自己爸妈全部都上阵,三个人弄一个孩子有时候都弄不过来,孩子不听话,达不到自己的目地就哭,她明白自己一哭父母就会满足自己。

    李波抱着孩子出去打预防针,王焱这边送领导出去了,回不来,李波她妈合计反正也不是很远,那就打车过去被,你说出门的时候倒霉还是怎么搞的,反正没车,最后坐公交车去的,孩子上了公交车就扯着嗓门开始哭,放声不停的大哭,附近有些小女孩儿听见了属于小孩儿的哭声,自己就撇着嘴,你不能指望小孩子对着另外的小孩子有着一种包容之心。

    “爽爽妈妈怎么跟你说的?”

    反正这孩子就属于,你说什么都没用,我就哭我就嚎,身边一位大姐估计也是才当妈妈不久吧,从包里拿出来一块糖递了过去。

    “孩子多大了?我家孩子也是这样,总不听话……”

    王爽上手就真的抓了过去,从别人的手里就把这个东西抓到了自己的手里,李波觉得挺不好意思的,你说什么好东西你没吃过啊?还伸手去抓了。

    到了医院下车抱着孩子进去,简晞彤是天天在,李波抱着王爽去院长室找简宁,进门就看着孩子一个人躺在小床上眼睛圆溜溜的看着上面,李波也挺喜欢简晞彤的,伸手逗了逗,简晞彤看见谁都是不太容易恼,李波拿着刚才王爽接过来陌生人的糖递了过去,简晞彤没有抓。

    孩子的脑子里是没有这种意识的,因为在她成长到现在的过程当中,没有人给过她东西,简宁从来也不会拿这些东西来引诱她,简晞彤认识书,只认得这么一个东西,因为父亲手里总是拿着那个。

    她一不接,李波就看出来一点什么了,自己家的孩子跟人家孩子没差多少,怎么差距就这么大呢?

    就因为姑父学历高,孩子就教育的好?

    就天天给孩子报菜名这就有用?

    李波表示怀疑,要是那样的话,那那些农村上清华大学的都怎么考进去的?他们也没有那么高学历的父亲天天教这些啊。

    “来了。”简宁看了一眼,推门进来。

    “嗯,姑父简晞彤教的真是好,我给东西都不知道抓,我家王爽谁给什么都抓。”

    李波叹了一口气,这相差不多其实也是一种不幸运,你说两个人以后势必会被放在一起比较的,自己跟王焱的起点就没有姑姑姑父高啊,这样孩子不就等于输在起点上了?

    ------题外话------

    昨天三八节忘记后面填一句,那就今天填上吧,都少女节快乐哈~终于可以回家了,在待下去我会发疯的,伸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