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婚前婚后,大龄剩女 > 366  见面不如闻名

366  见面不如闻名

    全医院没有一个不知道简宁特别的疼爱自己女儿,按道理要说,简宁跟王冉结婚这些年感情这样的好,外人是起不来幺蛾子的,可惜他身边就跟沾了蜜一样,来来去去的,打着明摆着的心思的,玩暗地挖掘的。

    女人天生你有些就是搞不懂对方的意思,人家家庭美满夫妻和谐,就有些人偏偏要在中间插那么一扛子,她觉得自己与众不同,觉得自己能取代别人妻子的位置。

    王冉外人看着是不顾家,可这就是简宁给惯出来的,什么东西都是天长日久积攒起来的,要是王冉刚开始忙工作的时候,简宁发飙王冉还能继续下去吗?她敢走到今天这地步那就是简宁娇惯的,家里一切不用她伸手,包括那时候大儿子也是他带,简宁是看着自己老婆觉得哪里都好,这里那里都好,不仅好而且一口气就喜欢了几十年,更加别提说现在王冉还给了他生了一个简晞彤。

    为什么疼晞彤,首先晞彤得是王冉生出来的,才有这个待遇,生完晞彤王冉恢复的不是很好,大部分人等养一养,养了过去自然也就忘了,可简宁不,永远记得的就是王冉生孩子的时候受到的罪,因为有了这份遭罪更加不会对她提出来任何的要求。

    可站在简宁的一侧,如果是他的父母看见了,首先能做的就是心疼儿子,可简宁家有简宁家的问题,所以他父母现在没有心疼,简宁医院自己手底下的一个医生倒是心疼上了。

    白鸽今年三十七,一直单身,压根就没结过婚,早些年是不婚主义,自己放话说了,遇不上一个喜欢的,她不可能结婚的,家里说不了单位同事背后谈论,她也不怕,嘴张在你们的身上随便你们说。

    她就没怎么看见过院长的妻子出现,作为妻子来说,这是不是有点过分了?

    白鸽早上开车来上班,停好车就看见简宁抱着晞彤从车上下来,自己拎着包过去打招呼。

    “院长早啊。”

    伸出手去逗逗晞彤,晞彤可能没有睡好,虽然不讨厌别人来逗自己但一个微笑都没有,沉着一张小脸,早上抱起来的时候就这样了,看着就特别的不高兴。

    “早。”

    白鸽伸手要去接晞彤,简宁是退了一步,没把孩子给她,首先简宁这人是压根不会把自己的孩子给外人抱的,场面功夫他都不做,闹闹那次是背着他给带走了,要不然绝对不可能发生这种事儿的,平时晞彤这孩子除了跟自己爸爸,就连自己妈妈都很少跟,觉得妈妈抱着不太舒服,只有爸爸才最会抱。

    白鸽有些尴尬的笑了笑,没想到简宁会后退一步,自己放下手跟简宁并肩往里面去。

    早上开例行的早会,简宁把女儿抱在怀里打横抱着,反正不哭,但是今天能看得出来有点小不高兴,小脸上一点笑意都没有,特别的严肃,弄的别的医生都跟着严肃起来了。

    “今天这是因为阴天所以不高兴了?”

    到底是给简晞彤接生的,别人不敢说的话,他难得开腔打破了安静,开会之前聊了那么两句。

    简宁笑,看着女儿也是无奈,这孩子有脾气,也是到了今天他才发现的,不仅有脾气,而且脾气还不小呢,早上王冉拎着箱子,要去外地,后天能回来,简宁忙活妻子来的,就没顾得上女儿,等王冉要走了,反正晞彤都醒了,简宁叫她过去亲亲妈妈,晞彤就死死抿着嘴,死活不肯亲不仅不肯亲,小手上去抓她妈的脸,王冉躲了一下,谁能想到孩子突然上手抓人,脸没抓到,抓了一把头发,这把王冉给疼的。

    小姑娘嘴上不会说,可意思已经清清楚楚的,不让王冉走。

    孩子撅着小嘴,沉着一张脸,叫简宁看的有些恍惚,儿子像谁不要紧,那毕竟是儿子,早怎么样都行,女儿绝对不行,绝对不能惯她这样的脾气,为了她将来好。

    “走吧。”

    简宁拎着行李给王冉送上车,晞彤不停的伸手去扯简宁的脸皮,简宁瞪了孩子一眼,结果就变成现在这样了。

    大家只觉得啼笑皆非,这么小一点的孩子懂什么呀?

    别人听是当成笑话去听,觉得这事儿有意思,白鸽是听出来别的苗头了,觉得院长的老婆很不靠谱,一个女人结婚后就是为了家庭而生的,自己的家庭幸福比什么都重要,怎么还有人这样呢?扔着家里不管,到处瞎走,这样的老婆要她干什么?

    *

    刘欣甜接触简承宇的机会比较多,大部分都是她自己创造出来的,人家没有把话挑明,对他有利益的事情,只是一个暧昧的态度,双剑齐发,姚若晖不是跟他生气嘛。

    那就让她看看,自己还有多少女的在惦记呢。

    生气伤和气,他这次能哄下次能哄,能不能哄一辈子?

    他也不愿意叫两个人的关系变成眼下这样子,这是不对的,简承宇对刘欣甜的父亲态度一点的面子都不给,但是刘欣甜爷爷的面子还是 给的,被请到刘家去吃饭。

    若望是最近听见了一些风声,你看她怪若晖把简承宇看的比自己重生气是生气,亲姐妹俩,有事情了能上的那绝对就是隋若望。

    “你看吧,你生气倒是便宜人家了,你怎么想的?为了他连我都说,这回还变样了?别最后便宜了别人。”

    若晖脸上带着微笑,你也看不出来她心里想什么,反正若望是没看出来。

    姚若晖听见说简承宇去了刘家吃饭,自己的心马上就翻腾起来了,好啊,你不是愿意吃嘛,你不是没吃过饭嘛,人家对你是什么意思难道你不清楚嘛?既然清楚的话为什么要去?这是打定主意就要跟自己过不去了是不是?

    赌气是不是?

    赌气也没有这样赌的。

    当着若望的面睫毛都没眨一下,回到家把简承宇的衣服全部都给扬了,全部整理出来然后丢进垃圾袋子,自己马上就要扔,一转头觉得这样不好,这就能看出来了,你别以为你在我的心里有多重要,我不吃这一套,你少来,又压着火气把衣服都拿了回去,全部放好,最后一件衬衫在她的手上自己使劲儿的搓了搓,弄的一下子的褶子。

    “我叫你穿。”

    恨不得拿着剪刀上去戳出来两个窟窿。

    原本以为他晚上不会回来,谁知道人家大爷回来了,若晖在收拾房间呢,没有事情干,自己得给自己找点活干,蹲在地上擦地板,就当锻炼身体了,翘着小屁股腰身一扭一扭的,正好擦到他的脚前,简承宇看着她这个动作笑了,让人如沐春风一般。

    “这么殷勤的欢迎我回家?”

    喝酒了。

    一说话嘴巴里就有味道,看样子是谈的不错,谈的很开心,这酒都喝上了,还喝的不少。

    若晖心里委屈,越是委屈对着他越是没有好脸子,怎么不干脆喝死算了,回来干什么?

    这样的酸话她说不出口,只能憋着,脸上不在意的笑笑:“回来了,今天我想一个人睡。”

    想上我的床你想都不要想,没门也没窗户,你就自己睡去吧。

    “嗯,正好我晚上也是要说这个,我喝多了,省得弄的你睡不着。”

    若晖看着人轻巧的进了卧室,自己跟老妈子似的蹲在地上还擦地板?擦你妹啊,手里的毛巾一扔,重重的摔在地上,掐着腰上脚使劲儿去踩,好像像要抿死一只蚂蚁一样,我叫你得瑟,我叫你喝酒,我叫你高兴。

    恨不得就把地上的毛巾当成简承宇的脸去踩。

    “……”若晖无声的咒念着。

    自己的地板也不擦了,她不是老妈子愿意谁弄谁弄,反正轮不到她来弄,自己进去洗澡,打算换一种心情,穿的很是清凉的进去了,结果卧室里的人一点反应就都是没有,一点没有打算要出来看的意思,若晖坐在浴盆里,自己用手捧着水往脸上泼。

    这才多久?自己就变成这样了,这要是时间在长一些,她还会变成什么样?

    太可怕了。

    从浴室跌跌撞撞的拿着衣服穿好开门就出去了,等简承宇听见关门的声音姚若晖已经出去了,他都换上睡衣了,自己追出去的,姚若晖速度很快,手里拿着车钥匙,头发还是湿的,简承宇上去几步拽住她。

    “你哪儿去?”

    “想出去转转。”

    “因为我喝酒不高兴了?”简承宇问她。

    什么事情不能永远被她压在头上,他总得想点办法把她给制住吧,他能在别的事情上面狠下心来,就一定能在这个事情上面狠得下心,简承宇不会就这样放过姚若晖的,这也只是开始,我不是一个能叫你说发脾气就能发脾气的人,你发脾气你要看发在什么地方,肖可静的事情追根究底,原因是出在你姚若晖身上的,你有资格发脾气吗?

    一次他忍了,又来了一次,这次他谁都不惯着,你敢发,你就得忍受着后果。

    若晖就要出去,简承宇不让,有人从电梯里打算出来,就看着外面的这两人似乎起纷争了,简承宇按着姚若晖的手硬把人给强硬的带回去的,带上房门,一脸似笑非笑的看着她,车钥匙已经从她手里抢了回来。

    “你干什么去?”

    “我现在是你的犯人吗?我就连出家门的自由都没有了?”若晖反问。

    两个人气势都起来了,现在就是针尖对麦芒,姚若晖不吃硬的,她就是自己背后吐几次血她也不会吸取教训的,谁跟她硬着来都不行,她不吃这一套。

    “为什么不高兴?发脾气?就因为我喝酒了?还是因为我去了刘家?”

    姚若晖就跟被踩了尾巴的猫咪一样,全身的毛都炸开了。

    “你愿意去谁家这是你的自由,我们两个人算是什么关系,男未婚女未嫁的,你明天跟刘欣甜结婚我马上就送礼物,你看这样行不行?”

    若晖横着下巴,比狠是不是?那就看谁够狠,你结婚我还可以给你当伴娘,你觉得如何呀?

    够不够义气?

    简承宇要的不是姚若晖的义气,要的是姚若晖的低头,她对自己承认一句,她生气了,她就是因为这个事情生气了,他马上就松手,结果等来等去等回来这么一句话,还说什么?自己不是显得可笑至极嘛,你心里但凡有我存在一点点的位置,你姚若晖就说不出来这样的话。

    松开了手:“去吧,少喝一点,打车回来。”

    自己松开手转身回卧室,换好了衣服当着姚若晖的面扬长而去的,两个人现在就陷入了死结里,姚若晖自己低过头觉得现在在低头自己士气不够,她已经委屈的够多了,就像是若望所讲的,你简承宇不是吃到甜头了嘛,你指望我一辈子对着你卑躬屈膝你想都不要想,永远不可能。

    两个人这就僵持上了,谁都不肯先低头。

    若晖去医院陪爷爷,蒋娟的父亲一直在休养当中,在家里跟在外面也没有差多久,若晖躲清闲躲到爷爷这里来了。

    “来了。”

    跟老爷子下棋,一直魂不守舍的,总是输,老人家也不是瞎子看得出来若晖现在人比较焦躁。

    “有什么事儿不想说说看嘛?”

    若晖摇头,没有什么好说的,总而言之言而总之,他们两个的感情进入了死胡同里,应不应该继续下去姚若晖都不清楚了,谈恋爱是不是都要这么累?

    自己也是委屈,委屈的恨不得一口气气死他算了。

    简承宇这边跟若晖的态度还不一样,不回若晖家,偶尔打电话过来问问,肯定是没打算分手,就这样吊着,可他在钓什么,若晖也搞不懂也懒得去搞懂,自己不回应,她这方就是一贯的冰冷,简承宇那边偶尔温柔,有什么活动都提前邀请姚若晖。

    “晚上有个晚宴,你陪着我去?”

    姚若晖心里冷笑,还是算了吧,她给人家腾地方吧。

    “我不去了,我晚上要加班,你找别人去吧,我觉得刘欣甜不是挺好的。”

    简承宇也有意思,转身就真的邀请刘欣甜去了,两个人出双入对的去的,姚若晖是想躲清闲,这家她也认识,不管怎么说看在谁的面子上她都必须得去,梁抗抗亲自打过来的电话,若晖推不掉。

    她压根就没想到简承宇真的会邀请刘欣甜,她去的比较晚,等自己进入会场的时候那两个人在跳舞呢,姚若晖的脸子咣当一下子就摔在了地上,忍着强烈想调头就走的冲动,她得给主人面子。

    主人还觉得奇怪呢,不过倒是知道若晖是个挺大方的姑娘,玩得起,还以为这是她事先就知道的。

    “自己的男朋友还是看的紧点比较好,人家打着花花主意,人真的被撬走了到时候你想哭你都来不及。”

    若晖一脸的云淡风轻,不往心里去的样子,转身视线里阴沉沉的。

    觉得无力,觉得累,觉得想放手,你愿意喜欢谁那就喜欢去吧,我也管不着你。

    自己拿着手机躲在一边跟朋友在聊天,聊着聊着自己收了手机,弄的自己跟小可怜似的,这样不对啊,若晖跟主人又聊了几句,自己就打算撤退了,准备走的时候简承宇在跟谁说话,刘欣甜看见姚若晖是要走了。

    刘欣甜知道简承宇跟姚若晖之间肯定就是出问题了,没出问题不至于现在这样。

    “姚小姐要走了吗?”

    姚若晖停下脚步,刘欣甜站在若晖的一侧。

    “你跟承宇吵架了吧?其实男人就都是这样,你越不让着他,就把他推的越来越远,女人啊还是得弯下腰板,自己的男人自己疼了自己知道,何必跟他过不去呢,今天他有可能是气你,明天就有可能是真的厌恶你到了极点,我就敢说一句话,承宇心里也是在赌气你信是不信?”

    姚若晖觉得腻歪。

    他赌气不赌气的跟你有什么关系?有一毛钱的关系嘛?

    “我劝你啊,还是低头的要紧……”

    刘欣甜巧笑嫣然的离开了,她就不信以姚若晖的脾气能对着简承宇低头,他们两个人真的对峙起来,对自己才更加的有好处,这个好处她也要定了,谁都别想来抢。

    姚若晖看得出来刘欣甜是给自己陷阱在踩呢,看向简承宇的方向,刘欣甜走了过去,挽着简承宇的手臂,若晖打了电话过去。

    “我现在走,你要不要一起?”

    简承宇没说要走,若晖转身就离开了,连续出差一个月,在外面的时候也能接到他的电话,一些询问她身体的电话,不过若晖反应不太热情,自己忙着工作忙的很开心,每天晚上出去喝杯小酒,看看别人的表演,能工作的时候就全力工作,试着想将他扫除自己的势力范围。

    姚若晖这样淡着,简承宇也好像一点不发愁,反正他是没所谓的。

    若晖的大姨妈准时报道,自己难受的在床上滚来滚去的,不是疼就是难受,不太舒服,反正做女人就得付出来一点代价那就是了。

    若晖躺在酒店的床上,自己觉得闷,推开窗户想看看风景,下面就是海边,这边的风景一向都是不错的,自己踩着拖鞋去了看台,定眼那么一看,不是刘欣甜还能是谁?站在刘欣甜身边的不是简承宇又是谁?

    这是拿着她的脸面往地上踩呢,狠狠的上脚踩。

    你可以跟我这样的生气,但是你不能无视我到了这种地步,一个人最不能拿过来开玩笑的就是感情。

    姚若晖翘翘唇,这样好的天气,难得看见这样诗情画意的一幕,她是不是应该拍拍巴掌提前祝贺一下?

    若晖转身回了房间,她做事情向来也是个果断的人,简承宇在干什么若晖不是不清楚,可她觉得够了,这样的话,彼此伤害,没有什么意思。

    “给我订回去的机票吧。”

    回程的时候是跟简承宇撞上了,两个人就在同一个城市,姚若晖坐在他的一侧,若晖闭着眼睛把帽檐压了压,随便怎么样吧,她现在很困。

    简承宇看着姚若晖的脸,自己别开眼睛,下飞机的时候她打开手机,叫司机在出口等自己,确定司机的位置,才要走,简承宇上手拽她,姚若晖是下意识的反应,照着他就一扬手,狠狠的将他的手摔了出去。

    “有话就说,别动手动脚的。”

    简承宇觉得搞笑,你全身有那一块儿是我没有看见过的?还动手动脚。

    “这么巧,没看见我哦?”

    若晖觉得没意思,兜来兜去的干什么。

    “看见了,不过我没认为我有什么必要跟你好说的,我们俩也就这样了,你别也不用觉得自己难受,你还回来了,我也经历过了,我对不起你,当初是我任性,我就是天生不负责的人,我你你从肖可静的身边拉回来,你觉得我可笑吧?”

    想想可不还真是,不是可笑是什么?

    他心里会怎么想自己的呀?

    真不要脸啊,回头去抢,没有底线了是吧?

    简承宇拧着眉头,这样说话还能好好的说下去嘛?全部都是气话。

    “我等你冷静了在说。”

    “不用,我现在就很冷静,我们俩不合适,我耽误你了,请你见谅。”

    姚若晖扯扯自己的行李对着他嘲讽的笑笑,想用刘欣甜来气她?她没有什么好生气的,她过去是玩,但还没有到这种卑劣的地步。

    请便,你愿意干什么就干吧,不会有人拦着你的。

    “姚若晖……”

    “你不叫我的名字,我也知道自己姓什么叫什么。”

    若晖狠狠的甩开他的手,对着简承宇比比中指,离开你,我不是找不到其他的男人,我现在对这些没有兴趣而已,你简承宇绝对不是特殊的。

    承宇追了两步,自己压下步子,看着她上的车,司机把若晖的行李都放到车上,若晖头也没回的上了车,过了没有多久,车子就离开了。

    姚若晖最近陪爷爷的时间比较多,闲的没事儿就回去,看看爷爷奶奶,跟爷爷下下棋,她下的不好但是很喜欢下,就坐在院子里,院子里的风景不错。

    家里所有简承宇的衣服都扔了,这回扔的堂堂正正的,我就是不要你了,明白的告诉你,我跟你以后从今一点关系都没有。

    简承宇自己想压着姚若晖,可惜压不住,她倒是没转身就给自己弄出来一个男人,也没有跟谁走的过于接近,可整个人的态度已经是清清楚楚的,不跟你玩了,你愿意跟谁玩就去找谁。

    姚若晖要从这场游戏里撤退出来,扔下简承宇一个人,两方面谁都不肯前进一步。

    若晖下班直接去健身房,健身房的教练倒是蛮有意思的,遇上美女了嘛,总是献殷勤,若晖看着那个教练觉得很逗,总喜欢围在她的身边显示他身上的肌肉,姚若晖偏偏就不喜欢有肌肉的男人,她觉得有肌肉的男人太难看了,就喜欢松垮垮的男人的皮肤,自己手摸上去有一种攥着水的感觉,她就喜欢这样的。

    可健身教练并不知道这一点啊,总是卖弄。

    出门的时候,教练从后面追过来,送了一束花,若晖没接。

    “这要是接了是不是就得代表我要接受你?我都成家了。”

    教练一张脸涨得通红,那买都买了,扔了也是可惜,成家就成家了被,谁让她脑门上也没有写她已经成家了,到底还是送了过去,好久都没人给自己送花了,自己买给自己似乎又有点太过于那个,若晖伸出手拨弄拨弄花瓣。

    “真的送我了?”教练挠挠头。

    “嗯。”

    若晖好心情的把花放在一边,上了车,事实证明地铁压根就不应该存活在她的生活里,偶尔去体验体验也就算了,不能太过于认真,自己开着车离开,到家把花都插好,工作完毕,一个人给若望打电话,若望在跟自己丈夫说话呢,反正都是自己姐姐也就没有避忌,若晖听着自己也是生出来一点点的羡慕。

    回家的时候能有个人来陪陪自己。

    姚若晖很喜欢王冉,莫名的喜欢,当然喜欢的不是王冉这个人,而是她身上的学识和散发出来的气息,有王冉的课她一般都是旁听,混进去听上那么一两节课的,王冉也有看见姚若晖,不过王冉的表情就相对来说有些冷淡。

    不冷淡才怪呢。

    打从心里就不喜欢这个女孩子,哪怕她现在就是这样,想讨好自己嘛?

    没用的。

    王冉不找姚若晖去谈,她觉得找她谈才是给了人家资本,姚若晖也不靠前,我喜欢听你课而已,并不是为了讨好你,王冉看着那孩子每天来,也不上来说话,这是打算走巡回的路线?

    别太天真了,她是不可能接受这个人的,永远都不要去想。

    若晖从学校离开,自己找了一个地方吃了一顿,最近人有点懒洋洋的什么活都不太上心,就想做个米虫。

    如果有人说她存在女强人的潜质,那么那个人一定就是看错了,她就是个懒人,现在的目标就是想找个金贵钓住以后自己再也不用努力工作,每天出去溜达溜达,你看世界多美好,她就这么一点的目标。

    简单不?

    姚若晖跟若望说话,自己无意当中说的,叫妹妹有靠谱的可以给介绍认识认识。

    “真的假的?”若望认真的看着姐姐。

    “哄你玩的。”

    若晖开口,自己跟妹妹坐了一会儿就回公司了,晚上到点回家,开门进去,一个不应该出现的人出现了,就仿佛他们没有吵过架,就仿佛一切都还是从前一样,人就在沙发上坐着呢。

    若晖觉得这个世界是不是有点玄幻了?没玄幻的话,自己的话说的那么的清楚,他来自己家干什么?

    还钥匙的?

    要是还钥匙的话,她表示欢迎,站在门口。

    “怎么过来了?”

    若晖玩这腰身去换拖鞋,简承宇看着她:“你不来找我,我只能过来找你了。”

    这就是要低头了,坚持了一把最后还是低头了,没拧过她。

    若晖觉得搞笑,她不去找他,他难道不明白这其中的意思吗?

    需要自己说的清清楚楚的嘛?不用的吧,揣着明白装糊涂?

    “我想我已经把我自己的想法都表达给你听了……”

    “我饿了,家里有吃的嘛。”

    简承宇不肯正面回应,若晖拿着手里的包照着他的头就砸了过去:“简承宇你不要对着我装,你应该清楚我为什么跟你生气,我也不是故意吓你的,我的话也说的清清楚楚的,趁着我现在还愿意招待你的时候,拿着你自己的东西马上滚出去,现在就滚。”若晖让开身体,指着门外叫他滚。

    简承宇冰着一张脸。

    “你确定我走了你不会后悔?”

    “后悔?我这辈子从来就不知道后悔两个字是怎么写的,你做初一我就做十五,我不拿自己来开玩笑,为了你这样的人我也犯不上,随便谁都行,你高兴就好,我没有生气,只是觉得不够值得。”

    让刘欣甜这样的人跑到自己的面前来蹦跶,她不屑。

    简承宇起身,自己叹口气,就这个脾气,你说不能低头,自己走过去,若晖就躲,她不肯对着他求饶一点,态度比钢铁都还要硬上几分,指着大门叫他滚。

    两个人现在就等于撕破脸了,一个叫人滚,一个死活不肯滚。

    “不就是去她家里吃了一顿饭而已,你也知道我为什么会那么做。”

    若晖当然清楚了,并且清楚无比,可有些事情不是这样来衡量的,你做了就要承受后果,这个后果就是将要失去她。

    姚若晖不肯低头,不肯松懈一点,对上简承宇的眼睛,她现在就是把各种不应该说的话,自己都放了出来,为什么?已经走到这个地步了,她就不怕简承宇在对自己有什么不好的想法了,都随便,随便你。

    随便你怎么去想,怎么去做都好,都可以的。

    简承宇伸手把若晖反手推到墙上。

    “不生气了行吗?”

    到了最后还得是自己低声下气的去哄人,他发现了对付别人一定好使的办法在姚若晖的身上行不通,或许是能行得通是他不敢放手放脚的去做,因为你心里有所顾忌,所以你害怕的更多。

    抱着她,若晖还要挣扎。

    “不生气了行不行?我错了?”

    一口气吐在她的耳边,若晖阴着一张脸看着他,你捅人一刀,然后说我不是故意的,你原谅我好不好,你说行不行?

    *

    李波带着孩子去医院看病,王爽身体就不怎么好,你说两个孩子一个医院接生出来的,怎么身体情况就差了这么多?李波就觉得是不是里面有什么猫腻啊?偶尔也就是这样想想而已,不会当真。

    自己抱着孩子出来,孩子嚎叫的厉害,嚎的李波心都要烦死了。

    “你要是在哭,我就把你给扔了,天天嚎什么嚎?你怎么就那么烦人?”

    李波对着孩子就来气了,自己骂完了还得哄,抱着孩子看着下面,结果就看见白鸽追在后面一路小跑跑到简宁的身边跟简宁并排走,李波觉得好像发现了什么秘密。

    姑父每天都在医院,你说接触到的也都是医院的人,要是真发生点什么,这都是说不好的,发生也就发生了,而且姑姑对这些也不是特别的在乎。

    你看姑姑对着姑父多放心?

    姑姑是就没合计,姑父现在这样的身价,那些女的得削破了头往前冲不?

    李波抱着孩子回家就跟王妈妈讲了。

    “奶奶真的,我看着那个女的对姑父就特别上心。”

    这话要是王冉听了,觉得就是无稽之谈,自己听听也就算了,不会往心里去,更加不会当真,简宁是什么样的人她了解,两个人睡在一个枕头上多少年了,就是所有的男人都会犯这样的错,简宁是不会的,绝对不会,这点自信王冉还是能拿得出来的。

    可王妈妈一听李波说的这么邪乎,她就是没搞懂,你说简宁也成家了,孩子都有两了,怎么还招人呢?

    “这也不是个女的,还总招蜂引蝶的。”

    李波笑:“奶奶,现在男的是越来越值钱,只有女的才是越来越不值钱的,当着我姑的面我不能说这样的话,你想姑父显老嘛?我姑父一点都不显老不说,看着人还儒雅,哪个女的看见他不心动啊?然后家里条件不错,那些女的就更加容易往上粘。”

    “你看准了嘛?”

    李波笑,别的事情她看不出来,这种事情她见的多了。

    那些女的对哪个男的有意思就是这种套路。

    “那女的看着多大?”

    李波不敢当着王妈妈的面说比姑姑看着年轻多了,保养的再好年纪在哪里摆着呢,加上姑姑也不能算是保养很好的,姑父坚持到今天,唯一能被称赞的那就是姑父人很好,人品说得过去。

    不然的话,早几年就有可能出轨,什么样的女人他遇不到啊?

    李波自然是盼着王冉跟简宁一直好下去的,这样她才能跟着借光,不指望姑姑给多少钱,那是亲姑姑,家里人就死活再不好,家里人也比外人强。

    “应该也算是不小了吧。”

    王妈妈还以为是家里有家的那种,没事儿出来扯着玩的被,现在不要脸的女人多多,自己回头给王冉打电话,就让王冉小心一点,王冉哪里能听这话,她原本就是相信简宁的。

    “妈,你别说了不能的……”

    “你总是不能,等以后真的有什么,你就是后悔都来不及,你成天不着家的……”

    说着说着就把王冉给数落上了,王冉自己听着也郁闷,这个年纪还被自己妈劈头盖脸的骂,有点拉不下来脸,王冉是觉得夫妻两个人之前总是要有相信的,如果连相信都没有,那还算是什么夫妻?彼此不信任,这样的感情拥有了不如没有。

    王妈妈逼着她,王冉还是被逼到了医院去,白鸽在简宁办公室询问呢,整个人态度非常的虔诚,看得出来她很崇拜简宁。

    王冉看到了只觉得想笑,为什么想笑?

    因为简宁给了她确定。

    这些年吧,虽然结婚这么久了,貌似家里人总是提心吊胆的担心着一个问题,那就是简宁会不会甩了她,这让王冉觉得可笑,她了解简宁比了解自己更多。

    “来了?”

    简宁看向后面,王冉点点头,白鸽这是第一次近距离的接近王冉,她是后来医院的,是有听别人说过王冉这个人,人家说的肯定是比较好听,白鸽看见王冉的第一面,只有一种感觉,那就是见面不如闻名。自己想象当中王冉的模样应该是优雅的,或者是高贵的,结果一见,觉得不如自己的,白鸽不明白院长为什么愿意守着这样的一个女人过一辈子,院长应该是没有什么绯闻的,不然早就传出去了,她之所以到现在没有听见,就应该是没有发生过,为了这样的女人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