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婚前婚后,大龄剩女 > 368 简宁的老来女

368 简宁的老来女

    两个人和好又好的跟一个人似的,仿佛过去没吵过架一样,早上阳光照射进来,姚若晖还死赖在床上,眼睛睁开了人没动,简承宇也没走,她自己看了看四周抿着嘴笑笑,总算是雨过天晴了。

    吵架真是一件万分费力气的事情,就光哄他得浪费了多少的脑细胞。

    “醒了嘛……”

    简承宇把若晖的手放在自己的手心里把玩着,但不回答她的话,若晖一连问了几次他就是当没听见,自己匆匆的转身对上他的脸,伸出手摸了一把。

    “一大早也看不见你有个笑容。”

    不肯起床在床上赖着,简承宇叫她跟自己一起走,顺路送她去工作室,若晖一听要上班满头起包。

    “我什么时候才能做一个无忧无虑混饭吃的?”语气颇为哀怨。

    “现在就行。”

    腻了一会儿,简承宇在床边伸手把若晖给拽了起来,若晖手环着他的腰身,自己把头埋在他的小腹上:“觉得每天上班都好辛苦,好不容易把到金龟了,我以后可以不上班养活自己的吧?你就能养活我吧,不会看不起我吧。”装的可怜兮兮的看着他。

    你看她就是这样没有出息的一个人,上什么班,都要累死人了,就想待在家里每天吃吃喝喝外加睡觉。

    送走简承宇,姚若晖到底还是没有躺住还是去了一趟工作室。

    简耀东对简承宇的不满维持了一段时间,这段时间刘欣甜来家里的次数颇多,简耀东一直都觉得简承宇是个有独立思想的人,那样的女人早晚会腻,可等到今天还是看见他们在一起,这点叫他觉得非常不爽。

    “叫他晚上回家里来一趟。”

    简耀东这两年身体不是很好,已经逐渐的放权,真的想用公司来挟制简承宇其实他是做不到的,简承宇不翻还好,一旦翻了谁都管不住的,也管不了,有野心有时候就是双刃剑,早几年还能压住简承宇但是现在的简承宇不是简耀东想出手去镇压就压得下来的,牵一发而动全身全公司上下都在用眼睛看着,一旦有点风吹草动,他又是这样的身体情况下,简耀东是不会拿着简承宇的未来去做冒险。

    简宁母亲打电话,在电话里就那么跟简承宇说,随便换任何女人都行,姚若晖不行,哪怕你弄个类似于肖可静那样的进门,不合适将来踹了就是了,娶个灰姑娘最大的好处就是,这个姑娘的身后没有人脉,你想叫她滚她就得立刻滚给你看,谁让你愿意攀上这样的家庭了,在简宁母亲的心里,肖可静是属于她看不上的那种,在肖可静的身上她懒得去浪费一丝的功夫,到了姚若晖这里,就变成了不屑外加反感,天下间的女人千万万,你随手一抓都能抓到好的,就这样的女人娶进家门干什么?你妈虽然不好,可你妈至少还在调上,姚若晖那样的女人哪怕就是天底下没有女人了,也不要她那种,没有一点合适的。

    “晚上回家一趟。”

    “奶奶,如果是这个话题就不要谈了,我什么都明白。”

    “你明白什么?你明白的话,就不会被这么个丫头给玩成这样了,你不想想以后别人怎么说?她从小就是没有母亲的,要她干什么?选女孩儿首先选的就是母亲,她妈是什么样子?”看孩子的母亲就能看到孩子未来的几十年,有那样不着调的妈,孩子能好到哪里去?他们家需要找个这样的人进门来填门面嘛?

    不管是哪一条姚若晖都说不过去。

    简承宇挑眉,他自己不认为这是有关系的那就好,找老婆首先得找个自己能看对眼的,这才是重中之重,他就喜欢聪明的,喜欢一点就透的,不喜欢别人就单喜欢姚若晖。

    说好的晚上回来,简承宇也确实回来了,他绝对不会答应了然后放鸽子,简耀东的话很少,就一个目的,叫他分手。

    “爷爷,到了该休养的年纪您就在家里好好的修养吧,公司跟我自己,我自己都会上心。”

    说白了就是劝简耀东放权,人到了这个年纪还妄图用其他的东西来要挟自家人这就是想不开,亲爷爷也被想威胁他,他不受这个威胁,谁说都没用。

    简耀东虎着一张脸,现在真是长大了,竟然跟自己顶着干。

    “你没有看人的眼光,前一个是个什么玩意?现在的这个又是什么玩意?”

    “是个玩意只要我高兴,那就可以。”简承宇淡定的回答着。

    简耀东现在是弄不了简承宇,就这么一个孙子,你说把孙子给踹出家门,他自认做不到,接受姚若晖这就跟要了他的命似的,等简承宇人离开了,打电话把王冉给骂了一通,王冉这简直就是无妄之灾,坐在家里祸从天降,骂她就连个孩子都养不好。

    王冉也是郁闷,孩子给她养了几天啊?还说她不会养孩子。

    “爸这孩子是你养大的……”

    王冉微微的赠送了一句。

    要说简承宇主意正,这也得问您老呀,不是您的话,他敢嘛他?自己说过他几次了,就跟自己打太极,绕来绕去的不肯回到中心上,王冉想强势的去镇压,镇压了他不听,有时候就想算了自己不管了,将来他过不好自己就知道了,可还不能不管,那是亲儿子,不是路边的什么人。

    王冉一句话把简耀东给堵的没有话说了,王冉的意思很明白,孩子是养在你身边的,你说孩子不好不就是说您自己不好嘛,简耀东是有火不能发,冷冷的笑着最后把电话给挂了。

    现在谁都弄不了这个孩子。

    王冉挂上电话,又烦起来了,但凡当母亲的遇上姚若晖这样的,你说能退一步不?那不是把自己儿子往死了里坑吗?

    “你爸的电话,说我不会管教儿子。”王冉拿着电话对着简宁说了一句,你总得表个态吧,现在怎么办?

    你儿子就是玩横的,反正现在翅膀也硬了别人管不了他,说不了他,他自己心里也特别的有主意,要知道有今天,她当初还不如叫他早点跟那个女孩儿结婚算了,谁知道有这么一出等着自己呢。

    简宁抱着晞彤,晞彤好像在看电视剧呢,小脖子挺得硬硬的,王冉伸手去接女儿,小丫头现在是一点不懂得烦恼。

    “你将来长大了可不能气妈妈,你哥哥不听话。”

    王冉嘟囔了一句,小丫头也没听懂是个什么意思,自己嘿嘿的扯扯小嘴又将注意力集中到了电视机上。

    “随他自己吧,不管了。”

    不管了?

    王冉的眉头紧紧拧着,怎么可能不管呢?

    “单说这女孩儿,如果能说得过去,我会反对吗?你别弄的跟不是自己亲儿子似的,不管?”

    “你管也管不了。”

    自古就是这样的,父母插手管不了孩子的事情,最后还得照着他自己的意愿去,喜欢一个女人,别人能说能劝的都说尽了,他还是执迷不悟,这是能管的事儿?简宁也不喜欢姚若晖,可是给儿子尊重他还是能做到的。

    他的态度当着简承宇的面已经表露了出来,我跟你妈呢就是不愿意,你自己愿意也成,将来后悔也是自己自找的。

    新闻演完,晞彤打着小哈气,扭着头看着简宁,小眼睛卡巴卡巴的,这样子就是困了,准备就寝了,人家的作息很规定的,到点就得睡觉,到点就得起床。

    因为下面还有这么一个牵扯的,简宁也不愿意管深了,将来轮到女儿的时候自己在好好的操心,给女儿找个好男孩儿。

    王冉躺床上,简晞彤今天睡在简宁的外侧,简宁的手就圈着王冉,给王冉做思想工作,别人说不了,自己的老婆还是能说得了的,孩子的事儿你管的太多也容易招孩子反感。

    王冉拉着简宁的手,用手去抚摸他手掌心的痕迹。

    “我不就是怕坑了孩子,你以为我愿意操这个心?”

    别人生孩子是去病,她生简晞彤自己病了好久,身体现在也不是特别好,就因为这个原因,简宁很少惹她,包括带孩子他都是一手抓,王冉就是说自己这份为母之心,姚若晖那些糟心的事儿自己没听见也就罢了,听见了怎么能不当真?

    想起来,心里抵触的情绪就很强烈,养的好好的一个儿子,就送给这样的女人了?

    在这件事情上,简宁是觉得肖可静不应该对王冉来说这样的话,是的,当然站在肖可静的立场她也许认为自己很委屈,简宁心里叹口气,反正一个两个的他都不喜欢。

    早上简宁收拾好家里,自己抱着简晞彤上班,送王冉去单位自己绕路回来去了医院,到医院办公室,白鸽没一会儿就来了。

    “晞彤今天看着精神真不错。”

    白鸽逗弄了简晞彤一会儿,她昨天没有睡多少,一大早跑过来就是跟简宁研究问题来的,白鸽的目的性很是明确,因为自己崇拜这个男人所以每天哪怕就是不睡觉,她都觉得快乐。

    白鸽的父母就发现女儿有点不对劲,老两口以为孩子谈恋爱了呢,这么大的闺女终于有这么一点动静,父母高兴啊,那外人是怎么看白鸽的?可惜白鸽不肯听这些话啊,结果白鸽母亲去给白鸽收拾家里,就发现她手写的日记了,当时没打算看,正好放在哪里就打开瞧了瞧,要是没打开瞧,上哪里能看得见这些的东西,这都是什么啊?

    爱上一个老头子?

    在有学问的也都是老头子啊,自己女儿才多大?

    简晞彤蹬蹬自己的小腿儿,优雅的打着小哈气,简宁早餐还没有吃呢,现在每天来医院的食堂吃,白鸽跟在后面,简宁看了一眼白鸽,有些话其实他没有办法说,白鸽也是冲着研究问题来找的自己。

    两个人说着话,那边白鸽母亲打听着,问院长在哪里,离老远进来就看见自己闺女笑的就跟一朵花似的,在一看旁边的人眉头就皱了起来,你要是谈恋爱你就堂堂正正的谈,你这样算是什么啊?

    “白鸽……”

    “妈,你怎么来了?”白鸽有些诧异,母亲怎么找到食堂来了?

    简宁对上白鸽母亲的眼睛,白鸽的母亲对这个人的第一印象不错,就是因为不错心里觉得这人更不靠谱,你说你也不照照镜子,怎么能干这样的事儿呢?

    白鸽母亲坐下身,跟简宁简单的说了两句,她的头脑当中还有一丝的理智,没直接质问简宁,而是随便的说了几句等简宁离开了才对着女儿发飙了。

    “不结婚就为了这样的一个男人?他有家吧,你傻不傻?”

    白鸽的脸立马就铁青了,这说的是什么不着调的话?

    有没有家跟自己有什么关系?为了什么样的男人了?

    这是自己工作的地方,母亲怕她不够丢人是不是?

    白鸽博士念完自己就从家里搬了出来,然后工作到今天,已经习惯自己一个人独立的生活,跟父母没有办法相容,你知道的老人家的思想都是有些守旧的,而且白鸽的父母都没有很高的学识,一说话一办事就很容易露陷,这是环境造就出来的,白鸽心里是带着一丝轻蔑的态度去看待自己父母的。

    什么都不懂,还要装的什么都懂一样,有他们这样的父母能养出来自己这样的孩子,这原本就是不现实,自己幸好是没有像父母其中的任何一个人,白鸽每一步自己都走的特别的踏实,她付出了努力自己收回了努力,没有靠过家里,靠家里家里能给她什么?

    所以她母亲突然说这个话,白鸽很是反感,小脸子立马就拉了下来。

    “妈你想干什么啊?你跑到我的工作单位来说这些,你就是怕毁不成我是吧?”

    白鸽她妈也是比较容易急的一个人,一听女儿这样说,自己也来火气了,你自己都干了一些什么?干了什么叫别人诟病的事情,你没干我会无缘无故的跑出来说嘛?

    “你在日记里写的是什么意思?你还怨我说你……”

    “我写什么了?你赶紧回家,别在这里待着……”

    白鸽这是连推在说的把自己母亲给弄走了,说有什么晚上回家说。

    她是回去上班了,当母亲的被孩子给推出来,就站在外面心里是个什么样的感受?自己的孩子她不是不了解,就是因为太了解了才会觉得伤心,白鸽这孩子从小就聪明,不像是爸爸也不像是妈妈,头脑比较好,小时候就特别羡慕人家那种很了不起的爸爸,她看得出来,一脸羡慕的看着。

    拿着钥匙回到家里,换了鞋跟自己老头子说了说,当父亲的重重叹口气。

    女儿是觉得自己这个当父亲的没什么本事,其实白鸽从小就喜欢比自己年纪稍微大一些的人,他们夫妻两个人都看得出来,可人得认命,你就是这样的命就是这样的家庭生出来的,你父母就是没有文化的两个人,你在怨恨也改变不了现实。

    “我们这女儿养的啊,瞧不起我们。”

    白鸽母亲选择沉默,知道丈夫说的就是真话。

    晚上白鸽下班开车回来,进家门第一件事儿就是数落父母。

    “你看看我妈现在还本事的找到我们医院去了,找去干什么?想闹吗?就这么没文化,抓到我什么了就去闹?你以为院长就是傻子看不出来所以,会不会影响我工作为什么你们就不用大脑去想想呢?我没指望你们能给我什么,但是我求你们别拉我后腿行吗?这么一点的要求很难吗?很难做到吗?做不到吗?”

    白鸽心里也是有着怨气。

    从她毕业开始,她爸就是那种意识,女孩子不应该多念书,觉得念了也没用,什么就得嫁人,谁说女人活一辈子就是为了跑别人家做奴隶去的?遇不上自己喜欢的,勉强结婚还不如自己一个人单身过呢,自己的生活是自己选择的,他们有什么权力去质疑?

    在自己的人生当中,他们付出过什么?现在的一切就都是自己换回来的。

    “你觉得自己有理了是不是?”白鸽的父亲讲不过女儿,女儿干什么的,嘴皮子也是利索,讲不过把他弄着急了就想上手,举起来手,白鸽就一脸的一副,你除了会打人你还会干什么?

    小时候就是这样,学习不好就打她,可父亲有没有自己认真的去想过一个问题你们当父母的给了我多少的遗传基因?你们自己是什么样的水平?凭什么来要求我?

    她能有今天不感激父母,只感激自己,因为自己懂事的早,她才会一步一步的努力走到今天。

    “有没有理我不清楚,我就知道一点,你没有资格来打我,就你跟我妈这样的素质教不出来什么好的孩子,你愿意不愿意听我也得这样说,我本事受到的局限,就是因为来自你们父母所赠与的,拖了我的后腿。”

    白鸽的母亲气的浑身发抖,她还有道理了。

    “那你喜欢一个能当你父亲的人,你还觉得骄傲了?是他勾搭的你,还是你自己主动的?”

    “不要脸。”白鸽的父亲狠狠骂了一句。

    白鸽冷笑着:“你还就说对了,我就是不要脸,我超喜欢他怎么了?我爸跟人家能比吗?”

    白鸽的父亲气的浑身突突,拿着自己去跟别人比,还说他比不上,当着他的面这不是扇他的耳光吗,这还是自己亲闺女呢,养孩子养到最后成仇了,你看看他的这个命。

    “对,我跟人家比不了,你以后就当没有这个家,我就是比不了我至少有道德观,我不会去破坏别人的家庭,不会想着去当小三。”

    白鸽心里最柔软的那部分现在被父亲摊开,她的心被父亲踩得稀巴烂,她什么时候要去当别人家庭里的第三者,什么时候打算破坏别人的家庭了?自己的亲生父亲就往自己的头上扣这样的脏帽子,这是亲生的吗?

    “我怎么勾搭人家了,你们不要乱说,我对院长是钦佩……”

    “你钦佩就能钦佩到写出来这种不要脸的东西?人家老婆好不好跟你有什么关系?我看你倒是着急想给人家当后妈,人家要你吗?”

    白鸽父亲拿着白鸽的日记照着白鸽的脸就砸了过去。

    “不知廉耻,号称自己念了多少年的书,背后就起这样龌蹉的心思……”

    白鸽的母亲一听,这话说的越来越重,不仅伤了孩子也伤了父女感情,这是何必,上手去拦丈夫,可惜话已经说出口收不回来,白鸽憋红了一张脸。

    父亲懂得几个问题?

    钦慕他懂吗?

    难道钦慕一个人就是可耻的?她有什么不要脸的,她喜欢的光明正大,因为这个男人优秀到了足够叫自己去喜欢去暗恋,她不仅要喜欢,如果院长要是愿意要她,她马上就投入院长的怀抱里。

    “你说我不要脸?好,我现在就是不要脸了,我不仅钦慕他我喜欢他我喜欢他喜欢到了发疯,他那么优秀,配那么一个平凡的老婆,我就是替他抱不平……”

    “人家跟你说了他觉得委屈了?”当父亲的火气也是被挑了起来。

    简直就是不要脸到了极点,人家说要你了?你还上赶子的往人家的身边送,你还是个女的吗?

    “白鸽啊,你少说两句。”

    白鸽冷笑,母亲现在来装好人了?

    有问题就会骂人就会吵,他们还会什么?在这样的家庭气氛里自己没有疯掉没有被毁掉她就应该感谢佛主,这辈子最大的遗憾就是有了这样的父母,为什么自己偏要生到这样的家庭里来?

    “妈不用你假装好心。”

    白鸽的母亲握着心口,这就是老姑娘不结婚,心里想法越来越变态,自己家的就是例子,你看这些年白鸽变的,心思越来越敏感,做事情越来越荒唐,要是能嫁得出去还会这样吗?女人到了年纪就得结婚,不然老在家里有什么好处?

    “你怎么说话的?”

    “我没怎么说话,我现在不说了,我走成吗?从小到大前途是我自己拼出来的,你跟我爸加在一起念过几年书?你们能教育出来一个有出息的孩子?你们总说我看不上这个家,试问这个家有什么值得我能看上的?你看看我爸张嘴跟别人比得了吗?我念书的时候我们系教授什么样?”

    白鸽说着说着又激动了起来,反正自己父母就是拿不上台面,跟所有人都比都差了一大截。

    白鸽母亲一听,觉得脑子一涨,这就是自己养出来的孩子,你的教授那是什么水平?你怎么能拿自己的爸爸去跟那样的人比?比得起吗?起点就不同如何作比较?

    简宁要去外地开会,孩子没有办法带着,赶上王冉人也是在外地,没有办法中的办法,把简晞彤送到了王妈妈家,徐秋华跟王超回来过周末,正好李波也领着孩子回来了,小孩儿对小孩儿就有一定的吸引力,其实王爽是想跟简晞彤玩,可简晞彤不太喜欢小孩儿,更加喜欢大人,王爽这孩子手劲儿也是大,都放在屋子里,王妈妈出去上卫生间,合计屋子里有人看着,自己也想多,等从卫生间回来,听见屋子里有孩子的哭声,王妈妈头皮一麻,跑进去一看。

    简晞彤的脸几道明显的抓痕,王爽被李波给抱在怀里,李波上手就打。

    李波可没轻饶了自己女儿。

    “我叫你手欠,谁让你上手的?我教你的……”

    李波都打红眼睛了,你说自己说过多少次了,也收拾过孩子多少次了,但孩子不听话,挨过打转身就忘,现在把晞彤给挠成这样,姑姑看见了能不发话?还不如自己先把孩子给打了,姑姑将来也没有其他话说。

    徐秋华上去把王爽抢了过来,自己给孙女顺着气。

    “那是故意的嘛,小孩子打打闹闹的就是正常,你这么打孩子干什么……”

    李波看了一眼王妈妈:“妈,你别护着她,你看我今天就给她开皮,妈你别老护着她,就因为你护着她,她现在都不怕我……”

    徐秋华抱着孩子不让打,这是打就能打好的?

    谁是故意的呀,小孩子玩闹无意当中抓了一把,那也就抓了。

    王妈妈抱起来晞彤,晞彤哭的撕心裂肺的,从来没受过这样的委屈,王爽身上又有力道,照着眼睛那一条直接抓了下来,是把晞彤给弄疼了,所以才哭。

    王妈妈终于把孩子给哄好了,心里也犯难了,你说简宁轻易不把孩子给送过来,这要是回来一接,看着孩子的脸被挠成这样,心里还不得对自己有意见啊?

    唉声叹气的,说李波吧,你说怎么说?

    “也不看好孩子……”

    徐秋华插了一句,说小孩子实属正常,王超伸手去抱简晞彤,王爽看着自己爷爷伸手去抱晞彤,自己往王超的方向努力,想让爷爷来抱自己,王超还没伸手呢,李波上去立马就把王爽抢了下来。

    王超脸子崩得有点紧,原因就是他看明白了。

    李波为什么不让王超抱王爽,道理很简单,王超有病,病的还不轻,要是传染了呢。

    李波她妈也是千叮咛万嘱咐的,要不然心里不痛快为什么不把孩子给老王家带,就是怕王超会上手去管,王超那生的可是要命的病,孩子这么大一点,也没有个抵抗力,你说要是真的有个万一,她还活不活了。

    李波抢孩子也不怕公公婆婆挑理,谁的孩子谁心疼,这也是有原因自己才会这么干的是吧,公婆为了孩子好也不会怪自己。

    徐秋华的脸有点僵,原本对李波就有看法,加上上次李波把她给打了,你说这仇结下的挺深,现在李波又这样不懂事,徐秋华哪里能压的下火气。

    “你什么意思?还怕你爸传染是不是?”

    李波没料到婆婆会摊开了说,要是这样说的话,不就是逼着自己承认嘛。

    李波当着王爸爸王妈妈的没多说别的,晚上回家就吹枕头风,跟王焱吹风。

    “下午爸要上手抱王爽,我没让,妈就不高兴了数落我,那你说爸有这毛病,王爽才多大,抵抗力都没有一点,为了孩子好,我做的还错了?”

    李波委屈一说,王焱这么一听,掉过头王焱就给徐秋华打电话,在电话里就把自己妈给训了,那意思徐秋华是没事儿找事儿,徐秋华一听眼睛都要气绿了。

    “你爸现在是病毒携带体是不是?孙女还不能抱了?你以后爱抱哪里去就抱哪里去,少往家里带,懒得看你们……”

    婆媳的梁子一旦结下来了想要缓解就难了,加上李波跟徐秋华都是不肯退让的人,徐秋华能下手的就是,我一毛钱我都不搭你们,李波娘家有你就让她娘家出。

    李波娘家条件也没有那么好,你说手里的那点钱基本就全部都搭女儿姑爷的身上了,现在又养了一个孩子,两个老人也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