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婚前婚后,大龄剩女 > 370  断片儿

    简宁母亲是奔着找茬来的,她就想在简晞彤的身上找出来一点毛病借机发飙,想孩子是想,主要的还是想找王冉的岔。

    简晞彤好带是出了名的,孩子从家门就老老实实的坐在母亲的怀里,小手攥着王冉的,大眼睛滚来滚去的,也不哭也不闹,简宁母亲想发飙也得找个由头吧,跟王冉又没有什么好说的,说来说去无非又兜回到了简承宇的身上。

    她心里的这点气不发泄出来给王冉知道还能发泄给谁?

    “自己养的孩子自己管不了?这也是随了你们了,这回你就看见我当时的心情了……”

    王冉不愿意回简家就是因为一回来气氛就觉得压抑,总对着她说这些,她也不爱听,谁不愿意高高兴兴的过日子,不吭声,简宁母亲又数落了两句,看着王冉不吭声自己一个人还能有什么好说的,孩子她原本就不是多喜欢,没怎么接触,加上夹带着一丝对着王冉不满的情绪,越是看孩子越是觉得闹心。

    “赶紧回去吧。”

    这就是让抱着孩子走。

    王冉抱着孩子来这边现在这个时间在折腾回去这都几点了?可简宁母亲不考虑这个问题,王冉起身,这是准备出门的时候遇上简耀东回来了,简耀东看了一眼怀里的简晞彤,勉强算是开了口。

    “晚上留下来吃饭吧。”

    对公公,王冉是抱着一种愿意尊敬的态度,试想当初简耀东不是没有办法拆散她跟简宁,简耀东的为人王冉多少也是看明白一点,他就是不屑去做这些而已。

    简晞彤在桌子上安安静静的,哪怕就是这样依旧得不到简耀东一眼,他就当孩子是空气一样,在简耀东的心里,孙子万般好,孙女要与不要分别不大,简家不需要女孩子,要女孩子来做什么?

    吃过饭叫司机送王冉去机场,这又给折腾回去了,王冉抱着孩子折腾了一天,你说她吃饭能吃好嘛?

    简承宇知道自己妈过来了,扔下手里的事情过去机场见的母亲,简晞彤一看见自己大哥就伸手要抱,眼睛亮了亮,从王冉的怀里就往外栽,你说她这么一动动作幅度又大,吓了王冉一跳,简承宇稳稳当当的把妹妹给接住,叫简晞彤圈着自己的脖子。

    “这么快就走?”

    简晞彤上手去抓简承宇的头发,简承宇也没理妹妹,愿意抓就让她抓吧,简晞彤的小手在简承宇的头发上抓来抓去的,自己玩的不亦乐乎。

    若晖回到家,就没发现他的踪影,自己给他打电话,电话通了不过马上就被挂断了,自己将衣服扔了一地,姚若晖就这点怎么看都不像是个女人,随手就能捡起来的衣服,挂起来或者准备送洗你先送到卫生间去,这对于她来说就是难于上青天,是件很麻烦的事情,她能躺着她绝对不站着,不愿意干这些,衣服扔的一地都是,家里从来都是这样,哪怕就是阿姨过来打扫干净之后,她一进家门家里就立马乱套。

    扔了一地,自己踩着衣服走过去,电话扔到一边去,简单的冲了一个凉,裹着浴巾从里面出来,跳着腿去接电话,电话是别人打过来的,晚上她有工作,用胳膊跟肩膀夹着电话。

    “马上,给我半个小时。”

    自己光着身体站在落地镜前开始飞速的穿着衣服,套上衣服带上门一阵风似的就跑出去了,开车出去的,跟人约好了地方,她的工作就是陪着别人去买衣服的,对方戴着墨镜倒是有点明星的味道,头发上扣着帽子,很难被看见那张脸到底是长什么样。

    有些店是见惯了一些明星,这些对人都不能算是吸引了,经常有些明星出出入入的,看都看腻了。

    姚若晖今天的心情似乎不错,带着人转了三个小时,踩着高跟鞋自己到处走,买完了人家需要用的东西分道扬镳之后,自己去买鞋子,看中什么就要什么,一口气买了二十多双鞋子。

    “可以送货上门是吧?”

    接过笔在纸上写着自己家的地址,这么多她是肯定拎不回去的,女人嘛衣柜里永远少一件衣服,那么鞋柜也是同样的缺一双鞋,有宴会或者是工作需要出席的场合,鞋子堆了一地却觉得找不到一双合适自己能穿的,这点特别的叫人郁闷。

    姚若晖扔开笔,简承宇的电话打了进来。

    “我跟我妈在机场呢,你过来一趟?”

    姚若晖心里吐糟,你跟你妈在机场说话,我过去干什么?你妈原本也不喜欢我,心里想是想,不过依旧开车过去了,她这人是自来熟,看见王冉脸上摆不出来难看的颜色,笑呵呵的打着招呼,王冉看了姚若晖一眼,在看看自己儿子,她知道闹闹现在是什么意思,但是不要想,绝对不行。

    这跟自己跟简宁的事儿又是另外的性质,换个人怎么样都行,姚若晖不好啊。

    “阿姨,你现在就回去了吗?”

    若晖说着话上手去逗简晞彤,简晞彤似乎对姚若晖有印象,显然这种印象也不是很好的,咬若晖的手,王冉拧着眉头,这孩子什么时候学会咬人的?

    若晖没当真,一个小孩子咬能多疼?自己一个用力都能把她仅有的那么几颗牙都给崩掉了,简承宇上手看着自己妹妹。

    “你把嘴松开。”

    简晞彤看看自己妈妈,王冉叹口气,上手捏孩子的脸,试图叫孩子松嘴。

    “脾气挺厉害的。”若晖感叹的说了一句。

    自己没怎么着她呢,上来就咬自己呀。

    王冉跟若晖是压根就没有共同话题,说也说不到一起去,姚若晖唯一能被称赞的就是厚脸皮,你眼睛里有没有我,我不在乎,只要我自己不往心里去,你就难为不了我,笑呵呵的挽着简承宇的胳膊,自己上手去搂他的腰身,情侣之间的互动,她自己是没觉得,王冉看着眼睛疼。

    她看不了这个,看的难受。

    上飞机之前就扔下一句话,她就是不同意。

    简承宇早就知道不可能突然之间让母亲改变态度的,就说若晖来机场送这么一次,王冉的态度马上发生变化,这不现实,他现在就是想多替若晖跟母亲创造机会,一个家庭稳定和谐,首先就得彼此都看着顺眼这才行。

    “阿姨,下次你在过来玩可以打我电话,我一整天都可以休息的。”

    王冉转身就走了,若晖的话还没说完呢,若晖摸摸鼻子,尴尬?

    那肯定是有点的,不过还好。

    “我晚上买了不少的鞋子,你给报销嘛?”

    挽着简承宇的胳膊冲着他腻,从机场往外走扭着自己的水蛇腰,简承宇看着脸色就不是很好,你走路就走路,扭什么?

    “好好走路。”

    若晖撇撇嘴,又开始了,不知道的还以为这人比自己大多少呢,老古板一个,布料少的衣服不能穿,性感的衣服不能穿,走路还不许扭,她高兴的时候自己就喜欢这样走路。

    姚若晖喜欢一切美丽的东西,她的晚礼服大部分都是有闪光点的,大部分性感的同时就很难能保持住清纯这个词儿,若晖觉得女人的性感就是天生的,她愿意穿着衬衫下面光着大腿配一条短裤她也不愿意穿着一条清纯的白色长裙装纯,她就喜欢性感路线。

    上了车,简承宇的脸色依旧没有缓解过来。

    他跟姚若晖说过多少次了,其他的她都能改,唯一在穿衣服的方面他管不了,自己强制的去管,可惜效果不明显,她到了公司穿的衣服让他眼睛看的生疼,她不招自己也就算了,总喜欢给他看。

    就单说今天身上穿的衣服,他就看不顺眼,当着母亲的面没想说,可现在空闲下来了,就要开始找茬了。

    简承宇想要的女人呢,就是在家里你怎么性感这都行,在外面你要绷住了,你身上的任何一点一滴不能给别人看,看了他就生气,但姚若晖偏偏就是想把自己的美丽展现给别人看的类型,喜欢得瑟,喜欢这样活。

    进门她就赶紧的去换衣服,不知道他心里想什么,那就白睡在一起了,可惜知道归知道不一定就需要去改变,她就是这德行没的变,把自己裹的跟粽子似的那也不是她的风格。

    “你过来坐。”简承宇把自己的西装扔到一边。

    这两个人完全就是一路货色,姚若晖扔衣服,简承宇也没强到哪里去,他甚至就连衣服是怎么叠的自己都不知道,生活方面完全就是小白痴一枚,反正家里有阿姨会来收拾的,坐下身认真的看着姚若晖。

    “我喝杯水。”

    若晖踩着拖鞋往厨房去,自己倒了一杯水,喝水不过就是借口,为的是让里面的人先消消气。

    从厨房出来,简承宇指着自己对面依旧还是让她坐,若晖乖乖的坐了过去,简承宇还没张嘴呢,若晖按压着自己的胃部,她是一句话都不说,眉头微微拧着,好像有点不舒服的样子,简承宇到嘴边的这句话就咽了回去。

    “你……”

    “我先吃片药……”

    明知道这货就是专门吃维生素来吓唬自己的,他还是上当了,一直到上了床,姚若晖看着他睡了过去,自己在心里比了一个胜利的手势,有时候男人就得这样的糊弄,你不糊弄他,倒霉的就是自己。

    洋洋得意的往人家的怀里钻,脸贴着他的胸口,认真的倾听着他的心跳声音。

    生活里多了那么一个自己能有点喜欢并且他也喜欢你的人,其实还是蛮有意思的。

    简承宇习惯加班加到后半夜,今天睡的这么早,过了一点就睡不着了,自己睁着眼睛,姚若晖还在睡,呼吸轻轻的,简承宇就看着若晖的脸,自己的手在她的身上动了动,上手去捏了捏。

    其实你看着她这样,好看是好看,就空有一张脸,身材方面跟干煸豆芽菜似的什么都没有,要胸没胸要屁股没屁股,睡她是真的咯人,可惜了谁叫自己就喜欢上这么一个货呢,低下头训着那一点点的尖含了上去。

    姚若晖这边在梦里,做了一个春梦,弄的自己不上不下的,这就是上了年纪的尴尬,明明身边就躺着一个竟然还会做春梦,醒过来的时候夹着被子,自己狠狠闭着眼睛,这是怎么搞的?

    简承宇还在睡呢,她是想努力压抑,压抑了半天最后还是冲动战胜了一切,慢慢的逗弄着他,一点一点开始点燃他身上的火。

    早上起床又是没有起来,简承宇起床的时候跟做贼似的,姚若晖有严重的起床气,听见一点声音自己就会喊,扯着被子喊,因为你一旦吵醒她了,她就睡不好,在睡回笼觉也是补不回去的。

    带上卧室的房门,自己换了衣服,想让她给自己准备一顿早餐?还是做梦比较快。

    要就说了她根本就不是一个合格的情人,除了会暖床什么都不会做,脸蛋就是摆着看的。

    简承宇有个朋友最近是结婚了,男方的条件很好,女方就是典型的灰姑娘,女人如果没有一张漂亮的脸想嫁入豪门的机会几近就是微乎其微,不是没有,太少了,除非是运气好到了一定的程度,才结婚的时候还没有睡腻对着那一张脸还能有一些包容,两个不同层次的人生活在一起,总会有摩擦,女的就是管不住男的,等男的睡够了,回头在去看看妻子,除了有点颜色还有什么?怎么看怎么厌恶,恨不得她明天就消失。

    在自己朋友面前丝毫不给老婆留一点的面子。

    几个人约出去喝喝酒放松一下,简承宇进门就听见里面开着玩笑,其实有些男人真是嘴贱,要是外面的女人你说也就说了,现在说的是自己的老婆,叫别人知道你们两床上的那点事儿,是觉得自豪还是怎么样?

    “我现在看着她就觉得反胃,跟死鱼一样……”

    真是厌恶到了一定的境界,不然也不会对着朋友说这样的话,一点脸面不肯给老婆留。

    其实大家都能理解,娶个门不当户不对的老婆,让她办点事情你指望她给办明白了压根就不太可能,会哭会抱怨告状的技术太差,被婆家人欺负这就是活该,丈夫是保持漠视的态度,看着就火大,你要是自己不弱,被人怎么欺负你?

    “还是羡慕承宇,你看姚若晖怎么说也是门当户对的……”

    简承宇只管喝酒没有吭声,他跟姚若晖怎么样别人别想从他的嘴里知道一丝一毫,甚至就包括姚若晖的对与错,简承宇都很少去提,好不好放在自己的心里,自己清楚那就行了。

    晚上喝酒是喝了不少,朋友跟他开玩笑,在所有人面前就胡言乱语着。

    “我们姚大小姐过去可是多开放的人,在床上一定特别的可劲儿吧……”

    我老婆跟死鱼似的,你老婆肯定跟活虾似的,这能比嘛?要是把姚若晖给我,我也一样的待见。

    大家脸色有点不对,开玩笑可以但是看这个玩笑你要怎么开,你自己的事情说了出来,被人至多就在心里骂你一句嘴贱,现在把矛头挑像别人这不是找茬嘛,大家出声也是劝,毕竟都喝多了。

    简承宇一口干了杯子里的酒,其实他也很喜欢喝喝酒,喝完酒心里能轻松很多,但是大部分还是克制的,将杯子放回桌子上,自己一拳挥了过去,他的裤子很紧,屁股随着动作一挺,打完一拳自己还觉得不解气,又挥了一拳。

    对方也不是善茬,马上回手还击。

    “我说错了?你老婆是个什么样的货色需要我说嘛,谁心里不知道?把别人穿烂的鞋当做宝也只有你能做出来这样的事情……”

    “承宇,承宇……”

    简承宇彻底毛了,你说他什么他不会往心里去,当着面的就是骂了他他也能笑笑的让事情过去,但是当着他的面去骂姚若晖,他还没死呢,等他死了在这样做,揪着对方的领子一拳跟着一拳,谁都拦不住,拦着的人都被踹了一脚,现场很是混乱。

    姚若晖在床上做面膜呢,手里拿着一本杂志,嘴里哼着歌曲,听见门铃的动静,自己从床上跳下地,光着脚往门口的方向一路小跑过去:“我现在做面膜呢,别吓到你了。”

    说完话推开门,就看见简承宇冒着一身的酒气,自己瞪着眼睛,怎么喝了那么多?伸手去扶着他进来,简承宇的胳膊横在若晖的肩膀上,吐了她一脸的酒气。

    “我老婆长得真好看。”

    这就是喝多了。

    若晖翻着白眼,简承宇笑呵呵的说着:“就是脸太白了,跟白眼狼似的……”

    这算是哪门子的比喻?

    赶紧扶着人准备进卧室,可简承宇抱着门板不肯进去,一定要跟若晖谈一谈,若晖就就觉得他今天不正常,等待着他即将开口说出来的话,跟朋友出去喝酒,回来就这样了,相比是有人说话刺激到他了,说了一些什么?

    姚若晖其实细想想自己就能想到。

    简承宇叹口气,很正经的看着若晖的脸。

    “你甩我的时候我心里多难受你知道吗?”

    若晖一愣,没想到他要说的是这个,过去是有过犯浑的时候,这不是属于年少无知嘛,他就大人有大量的原谅自己被。

    若晖看着他不肯进卧室,只能把他扶到沙发边,让他坐他又不坐,好不容易把他推坐下了,他伸手去拉若晖,把自己的脸往她的胸口上贴。

    “你对不起我,姚若晖你对不起我,你知道不知道?”

    喝多了,这次是真的喝多了,什么心里话都掏出来了,其实挺丢人的,如果清醒的时候还记得自己曾经说过什么,简承宇会宁愿自己没有说过这些的,也不知道是怎么喝的,他让姚若晖脱光衣服躺在床上等她,若晖犟不过他,稍微劝一下就跟你来脾气,若晖只能回房间,自己躺在床上就等着他,结果半个小时过去了,这人从客厅还没有回到房间呢。

    若晖扯过来一边的床单围着,等出去一看,整个人趴在沙发上睡了,她才上手合计让他睡的舒服一点,结果这人马上就醒了。

    “我让你进去,脱光了明白嘛?”

    嗷就是一声,吓了姚若晖一跳,心脏跟着噗噗的跳,他发脾气的时候其实有些吓人的,阴沉着一张脸一脸恨不得捅死你的狠劲儿,姚若晖没办法,喝多的人你跟他就没有办法讲道理,只能再次回去,躺下身等他慢悠悠的终于进了卧室,简承宇就跟自己的衣服对上了,衣服好不容易脱了,这边觉得恶心,一个没控制住,吐了一床。

    “我说了不用你来管……”

    若晖第一次干家务,还是弄这些东西,自己是打从心眼里的觉得恶心,你说从嘴巴里吐出来的东西能有多美好?自己差点也没跟着吐了出来,看着睡在一边跟死狗一样的男人,就恨不得上脚去把他踹到地上去,叫你喝酒,叫你喝完了还回家吐,外面有那么多的地方为什么就不能吐干净了在回家呢?

    心里是这样想的,上手也只是把他推开,把被子从床上拿了下来,姚若晖拎着被子直接就扔到了走廊里,味道太大,放在家里她能疯了,自己才收拾干净吧,简承宇那边跟有心电感应似的坐起身对着地板又开始吐上了。

    姚若晖的脸都绿了,能收拾一次已经是她的极限了,自己捂着胸口,呕了两下。

    看着继续睡的那个人,自己是强忍着想要拿着刀把他解剖的冲动,给清理干净了,自己换了床单跟被子,人的潜力就是这样锻炼出来的,终于能躺下的时候,自己都想哭了。

    抱着腿坐在一边,看着他睡的很不舒服,若晖伸手摸摸他的脸,到底是为了什么喝了这么多?

    简承宇喝断片了,自己醒过来就忘记了昨天晚上自己到底都干了一些什么蠢事儿,醒了睁开眼睛自己手往旁边一划拉,她没有再睡,心里还纳闷今天她起的这么早?自己想起床,觉得头痛欲裂,昨天晚上喝酒他是记得的,但是回到家之后自己说过一些什么,通通不记得了,断片了。

    若晖也没侍候过喝多的人,随便在网上找了一个看了看,自己就上手去做了,成不成也就是这么回事儿吧。

    端给他一碗水,里面全部都是姜,不知道的还以为他是感冒了呢,让简承宇捏着鼻子喝掉。

    他从家里离开了,姚若晖等到家里的阿姨过来,跟阿姨打好了招呼,请阿姨把家里好好的收拾一遍,姚若晖现在对他吐出来的东西还有阴影呢,到了工作室你说下午没有事儿,自己闲的点着电影看,结果电影里就有一幕,是把那些男人的臭袜子放到杯子里泡水喝,电影里的人是没吐,姚若晖直接吐了出来,胆汁都要吐出来了。

    她在里面吐,外面的人听见就觉得这是有好事儿要发生了呗,不过到底是不是好事儿只有当事人心里才清楚,弄不好对人家来说这就是恶魔。

    晚上简承宇跟若晖约好了地方去吃饭,吃着饭她就吐出来了,把简承宇给吐傻了,首先映入脑子的第一感觉就是,会不会有了?

    心里是期盼梦想承认,姚若晖吐的特别的厉害,什么都吃不进去,一张脸惨白惨白的,喝白开水都想吐。

    “你姨妈是不是这个月没有来?”

    姚若晖都要气死了,闻见一点气味浓重的脑海里不由自主的就能想起来那天他吐出来的东西,就跟做病了似的,推开简承宇,一脸的不待见,简承宇是想,自己把人家给弄怀孕了,她对自己不满也是应该的,她多爱惜自己的身材啊。

    “你想吃点什么?”搂着若晖语气立马就变了。

    姚若晖听的很明白,心里冷笑着,你想的美。

    “我想吃你的心。”

    “马上叫人拿盘子我切给你吃……”

    若晖又干呕了两声,这顿饭就算是没吃成,回到家晚上大姨妈就来报道了,或者大姨妈听见了简承宇的心声故意来破坏他的好心情的,若晖扔在卫生间里的东西他能看得见,等看见那一抹红的时候,心里的那点小泡泡就全部都消失不见了。

    自己嘴上又不能承认他是期盼着孩子来报道的,依着姚若晖这样的个性,你越是说你喜欢这个,她就越是要跟你唱对台戏。

    若晖欣赏着某人的失望,心里得意的半死,叫你让我变成现在这样。

    *

    男人与女人不同,男人有些是上了年纪照比着年轻的时候更加的招人,简宁就算是其中的一员,其实简宁的烂桃花很多,开的不败,到处都有,谁都看得见他身上的好,试想谁不愿意嫁给这样的男人?

    白鸽跟父母超过了之后,白鸽的母亲来找简宁谈,就说自己女儿这个年纪不结婚原本就是有点不正常,简宁条件好,摆在这里,孩子的心不够稳定,是想求简宁把白鸽给弄走,让白鸽出去待一段日子,只要白鸽出去了,长久的不见面这不感觉就淡了嘛。

    你以为当母亲的就愿意埋汰自己的女儿?她是实在被逼的没有办法了,这么下去早晚都会出事儿的,去做别人感情里的第三者能有什么好下场?

    “伯母你是不是有点误会……”

    白鸽的母亲叹气:“我相信你,但是我不相信自己的女儿。”

    白鸽经常写日记,这一年里大部分的日记都有简宁参与,有时候也会幻想幻想自己嫁给他之后的日子,没写那些,白鸽的父亲当时的情绪是不会那么激动的,白鸽就是梦想能嫁给简宁,或者是同简宁一样的男人。

    院里是非也是多,大家背后都说白鸽是送上门,人家不要,做女人做大这个地步,你说还有什么意义吧,似乎一点意义就都没有,可白鸽是不管别人怎么议论,正常工作正常上下班,对着简宁正常的关心,她觉得自己是站在一个员工去关心院长的位置上。

    简宁有些轻微的感冒,今天没来医院,王冉休息在家里就照顾呢,他才躺下,这边白鸽的电话就打了进来。

    “院长病的怎么样?”

    王冉就说其实是小病,你看长年累月不生病的人生病了肯定就会严重的,王冉说这个话没有错吧?白鸽的言语很是犀利。

    “小病也不能轻率,做人家老婆做到你这个程度……”

    王冉的脸子呱嗒就掉了下来,这叫什么话?怎么做别人老婆的,我比你有发言权,没惯白鸽的脾气直接就挂了电话,白鸽等反应过来的时候恨不得抽自己一耳光,今天是怎么了?

    其实她就是听见了说院长身体不舒服,自己一着急,一冲动话就说出去了,本意不是这样的。

    又给打了电话过去,跟王冉解释。

    “师母我不是那个意思,我就是刚才有点着急,你看老师病的就连医院都没有来,要不然我去家里给老师看看吧……”

    白鸽觉得自己是一片赤诚之心,别人怎么看怎么误会,那都是别人不了解,别人的眼观世界狭隘,他们懂得什么?只会认为女人对一个男人好就是想要跟这个男人,最高的境界他们统统不懂。

    这话王冉听不了觉得膈应,自己的丈夫病了她当老婆的没着急到这地步,看看人家现在的反应,冷着音调说了一声不用就直接关机了。

    对别人客气就是对自己残忍。

    简宁睡了一个上午,王冉哄睡了女儿过来摸摸他的头,简宁伸手盖在她的手背上,拉着她,想让她上床陪陪自己,陪着自己躺躺,结果王冉误会了。

    她到这个年纪弄出来一个孩子,你知道她丢了多大的人啊?这要是点寸,你说在怀孕她还不得弄根绳子去上吊?

    是,现在这个年纪在想怀孕这简直就是比登天都难,那要是万一呢?

    她现在就跟被踩了尾巴的猫咪似的,一听见声音就炸毛,不由自主的往不好的地方去想,想偏了,自己按住简宁的手。

    “怎么老了老了,还这样,你身体什么情况你不清楚嘛……”

    简宁被自己老婆说的是一头的雾水,他身体怎么了?不就是感冒了嘛,自己想着估计也是她觉得没注意身体,就感冒而说的被。

    “你上来躺会儿。”

    怕她累到了,王冉一听这话,脸上的表情变了几变,自己压低声音,她是觉得都这把年纪了,这种事儿还是少来的好,尽量随着身体走,别勉强自己,王冉的话是说明白了,简宁哭笑不得的看着她,眼睛抽了抽,这是想哪里去了?

    “你想多了,这个真没有。”

    王冉憋红了一张脸,她也就是做个提醒,在丢人她真是不用活了,简宁看着自己老婆脸红把她搂到怀里,他就是有那个心也没有那个力,岁月不饶人啊,上次就是碰巧了,你以为次次机会都这么好?

    自己也是感慨的说了一句:“要是你能继续生,那就生吧。”

    王冉从他怀里挣扎起来,:“是啊,嘴巴动动让生就生,反正不是在你身上表现出来的,你知道别人都怎么看我的?”

    那种目光叫王冉这辈子都忘不了,一大把年纪还被人猜测夫妻生活这太尴尬了,尴尬无比。

    “我也舍不得。”

    王冉把玩着简宁的手,老小孩儿。

    “年轻的时候我怎么没有听过你说这样的话?”

    简宁说年轻的时候自己还真是没有这种想法,一点都没有,是上了年纪之后,这种想法越来越沉的,渴望有儿女环绕,年轻时候其实一个人就挺孤单的,没有兄弟姐妹。

    王冉是觉得遗憾,如果你年轻的时候对我讲过这样的话,那时候身体好,也许就真的能达成你这方面的愿望,可简宁有话都闷在心里,从来不说,不说的话她要怎么知道?现在人老了,在想生根本就不现实。

    做了一辈子的夫妻,他对自己好,难道自己就不想对着他好了?

    两个人闲说话,女儿在睡觉,简宁抓着王冉的手,其实这辈子他觉得自己做的最正确的一件事儿就是娶了这个老婆,不见得就有多优秀,多体贴人也不是世界绝无仅有的,可就因为兴趣相投,结婚一定要有爱情的基础上这辈子才会过的顺心如意。

    他是脑子有点昏昏沉沉的,一会儿清醒一会儿睡着的,王冉就让他枕在自己的怀里,就那样搂着,女儿特别的给力,没有哭,她全部的时间就都用来照顾他了,吃过饭喂着他吃药,简宁吃药并不是特别的困难,给了药自己马上就吞,睡下去王冉给他掖被子,出了一身的汗,王冉喂过女儿,给女儿洗过澡,女儿自己在客厅里玩,她回来伸手去摸摸简宁的额头。

    “现在还觉得难受嘛?”

    生病了难受这就是必然,嘴唇烧的有些发白,嘴里没有味道,吃什么都吃不出来,对其他的兴趣也是不大,吃了一整天的白粥,王冉是怕他嘴里没味儿,自己特别在粥里加了一点点的白糖,拿着小碗端过来坐在床边就要喂他。

    房门就这样开着,女儿就在外面玩呢,屋子里王冉拿着勺子,简宁伸手去接,不习惯被人喂,也没残废。

    “我自己吃。”

    王冉交到他的手里,简宁拿着汤匙一口一口的吃着,简晞彤看着觉得爸爸手里的东西估计很好吃,一边抿着小嘴一边推着学步车就往卧室里来,目标很是明确,自己滑着小车就真的进来了,就在床边站着,王冉没忍住笑了出来。

    “你女儿过来跟你要东西吃了。”

    简宁不肯给,自己生病当中怎么能给孩子吃自己吃过的东西呢。

    生病了一天,第二天起床有点迷糊,还是没好利索,孩子王冉带走了,他今天难得自己去的医院,弄的大家都不习惯,因为没有看见简晞彤,在王冉开会的时候自己就在外面玩,鞋子也飞了,你说光着小脚丫子推着学步车自己在走廊里到处走,走远了是不可能,因为学步车上有绳子限制着距离。

    等王冉从里面出来,看着女儿光着脚,自己觉得脑仁一疼,这要是感冒了,你说不就是自己没带好孩子嘛,赶紧过去把袜子跟鞋子给套上,可惜孩子就是不喜欢穿,给穿的时候还往下蹬呢。

    王爽又进医院了,发烧说是有点往肺炎的方向发展,李波哭的眼泪都没有了,你说孩子最近就连屋子都没有出去,她就怕孩子被传染上感冒,结果还是中了,烧了几天怎么用药都不退烧,只能打针,结果现在还是这样。

    孩子一生病那就是在折磨着当母亲的心,李波父母出去旅游了,这还是王焱说的,想着丈母娘跟老丈杆子对自己不薄,从孩子生下来你说付出多少心力,当然另外的一层意思也是想让两个老人以后在接着尽力,毕竟自己家是靠不上的,结果就偏偏在老人没在家的时候发生了这样的情况,李波一遍又一遍的给王焱打电话,王焱这边领导说晚上要让他多逗留一会儿,王焱说回不去,李波在电话里就发脾气。

    “你工作重要还是孩子重要?”

    她一个弄不动孩子,只能就近先给孩子看看,在加上过去你说去那个医院,孩子也经常生病啊,李波就想换个地方换个运气试试看,医生说话还贼吓人的,她一听就没有主心骨了,只能不停的骚扰王焱。

    王焱自己回不来,领导不可能给假,上午说的好好的,还特意的问他了家里有没有事儿,临时上哪里去找人去?王焱不回去,李波在电话里吵,你说他上火不?上火外加着急,那是自己亲闺女生病了,不是路人甲,整个人就有点心神恍惚。

    “这是怎么了?看着你有点注意力不集中呢?”

    在路上领导就开口问过王焱一次,王焱觉得自己能压得下去,马上送完领导自己返回来就去医院,这边李波又打电话进来,王焱没接,电话就跟催命符似的,王焱是没接,可电话一响心里就闹心着急,一直用眼睛去看,他也关心王爽啊,前面一个没注意到,直接撞向了防护栏,后面的领导叫了一声。

    “小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