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婚前婚后,大龄剩女 > 372  养女攻略

    恭喜您获得一张月票

    自己的孩子再不好都是能被原谅的。

    “你说若晖是不是有什么把柄被人抓住了?”裘灵问着。

    裘灵不是幸灾乐祸,她就是狐疑,姚若晖的个性从小到大一点亏都不肯吃,你看她做过的什么事情回过头?这次突突然回头了,难道是有人威胁她?

    隋涛嗤之以鼻,什么叫威胁?

    简承宇抽不出来时间,只能若晖陪着自己亲爹去吃饭,隋涛没有看到想看的人,这距离他提出来一起吃饭的时间已经过去了十三天,隋涛看着女儿的脸色,样子到还是那个样子。

    “他就那么忙?”

    不是一点时间抽不出来,问题大半夜的出来吃饭,父亲能出来吗?也没有说十一二点可以请人吃饭的,若晖觉得都是一家人那就别讲两家话,他现在就是忙,何必急于一时呢。

    “不是最近有项目上马嘛,他是总负责人事情挺多的,您也是知道,他家里不太待见我……”若晖说的轻巧,自己给父亲倒水。

    她就是不说别人也知道简家是不欢迎她的,有什么可隐瞒的。

    隋涛听了若晖说的这句话,别有深意的看了一眼女儿,其实他就特别想问问若晖,她有没有后悔过?如果年轻的时候没有这样没有那些经历,谁能不喜欢她?

    可话到了嘴边自己又咽了回去,女儿这个性一说就炸,能不说就尽量不说吧。

    姚若晖陪着父亲吃过饭,自己闲的无聊,最近爱上了纹身,胸口上的那朵就不说了,等晚上回到家,简承宇是后半夜两点多进的家门,尽量压低了声音,在外面脱了衣服推开卧室的房门进去,姚若晖侧着身子在睡觉,他开灯看了一眼,然后准备关灯,已经关掉了自己觉得好像哪里有点不对劲。

    重新又将台灯点开,视线落在她的脖颈上,这才看清。

    姚若晖脖子的右侧多出来一条,那上面是新出现的。

    简承宇早上七点就得从家里离开,秘书来电话叫他起床,把手机扔到一边,单手撑在脸上把头发推了上去,推了推自己睁开眼睛,好半天坐起身,梳洗过后穿上衬衫,用脚去蹭姚若晖的小腿。

    若晖睡觉不老实,他一离开床就恨不得霸占整张床,四仰八叉的横在上面,睡衣早就不知道翻到哪里去了。

    她睡觉经常是睡之前睡衣是好好的穿在身上,等睡醒之后睡衣就莫名其妙的飞走了,扣子全开,不知道的还以为是谁进来非礼她了呢。

    “醒醒。”

    姚若晖哼唧了一声,自己抱着头跟火鸡似的把头埋进被子里,哀怨的叫着,她最讨厌叫她起床,为什么要叫她起来?

    “帮我系领带。”

    姚若晖从被子里坐起身,恶狠狠的揪着他的脖子往自己的一侧扯。

    “没有我,你就不会系领带了是吧?你就不能上班了是吧?”

    那请问没有她的那些日子里他都是光着去公司的吗?

    姚若晖干家务不拿手干什么都不拿手,可系领带她很有天分,简承宇大部分的领带都是她给系的当然前提都是他逼迫的,因为大部分都是早上,她能贪黑却不能起早,从床上坐起,打着哈气,顶着一头的乱发,他说不太喜欢她总是一个形象,这头发留到现在也算是挺长的了,以前至少是没有这样的长度的。

    自己伸手挠了挠头发。

    “你脖子怎么回事儿?”

    说到这个,姚若晖神秘的一笑,把自己的脸凑近简承宇的眼前,试图让他认认真真的看清自己脖子上的每一块,仰着脖子给他瞧,原本以为要过些天他才会发现呢,没想到这么快。

    “快夸我。”

    姚若晖一脸的等待着被夸的表情。

    脖子上细小的字需要很强的眼里才能看得出来,其实并不是音符而是汉字,全部都是简承宇,因为大字弄出来特别的难看,她才换了另外的一种方式,纹在脖子上你以为不疼吗?可是她就喜欢享受这种不同。

    姚若晖恐怕是没有想过,人家说最傻的就是把前男友的名字弄在身上任何一处,因为将来一旦面临分手,这个东西你就不容易弄掉。

    简承宇上手摸了摸。

    “丑人多作怪。”

    若晖一脸的嫌弃,说她丑?

    简承宇伸出手在她的脸上拍了拍,自己心满意足的离开了,一口气忙了将近多半个月,等他能坐下来喘口气的时候,姚若晖已经开始忙了起来,她回不来,自己给他打电话。

    “你自己就在家里享受孤独吧。”

    简承宇在家里也是随便穿穿,在公司穿的人模人样的回到家里还这样穿,真的是会神经崩溃的,一条蓝色的短裤上面套了一件黑色的T恤出去买酸奶顺便扔垃圾,扔垃圾的时候自己跟垃圾玩上了,站在路边自己歪着身体在做着极其复杂的动作,姚若晖开车回来,远远的看着就像是他,这么大晚上的不睡觉出来扔垃圾?

    这一身简直穿的太可笑了。

    “喂,少年干什么呢?”

    你没看错,简承宇很喜欢酸奶,背着人的时候没少喝,当着外人的面这种东西他是看都不会看上一眼的,若晖拿着手机一定要给他拍两张,叫他保持好姿势。

    “可爱一点。”

    回到家累了一天冲了凉躺在床上就睡着了,第二天姚若晖手机扔秘书的桌子上了,自己忘记拿了,正好简承宇来电话,秘书见过简承宇也就那么两次,印象当中因为当时简承宇的穿衣服风格跟手机页面上的这张完全对不上,刺瞎了眼睛。

    老牛吃嫩草,绝对的嫩草。

    姚若晖转了一圈,从外面转回来,秘书扬扬手里的电话。

    “老板,电话……”

    姚若晖接了起来,约好了晚上要去机场碰面,陪着他出去休假一段时间,这段时间他也是折腾的挺累的,秘书等着姚若晖挂断了手机,笑眯眯的问:“新情人呀?”

    若晖点点头。

    “是啊,是挺新的。”

    “成年了吗?”

    若晖差点一口血喷了出去,他你又不是没有见过,还问有没有成年,你说成年了没有?

    “不是见过嘛……”

    秘书瞪着眼珠子,觉得压根一点对不上号,跟自己记忆里的根本不是一个人,简承宇的头发只要放了下来,那就是邻家大男孩儿,估计等到他三十五六岁想装还是能装上一装的。

    自己从工作室直接离开,要去度假穿的也是很方便,等到了机场找了他半天,他肯定不会自己开车过来的,简承宇动车的次数屈指可数,有司机送过来穿着方面一定就是正装,谁能想到,你说穿了一件白色的大的T恤带了一个黑色的眼镜,背着一个包,光着脚穿着帆布鞋,这那里就是他的形象?

    若晖压根也没往那边去想,找了一圈没找到,最后只能打电话去找。

    她穿的算是颇正式,工作室直接过来机场的,他穿成这样两个人走在一起,弄的很多人都在看他们,若晖很尴尬。

    找个比自己小的男朋友过去她没认为这算是什么事儿,可现在却感觉到了所带来的影响,要么别人就以一种她吃嫩草的眼神看着她,要么就直接当她是简承宇他姐了,废话他有自己好看吗?自己怎么可能变成他姐姐?

    若晖拉着简承宇的手,他在后面跟着,一度假就跟变了一个人似的,身上的棱角全部都消失掉了,不仅仅是这样,话很少,有时候几乎不说,有什么都让姚若晖去管,他就像是被姐姐领着的弟弟似的。

    上飞机吃什么,喝什么他通通都不管,姚若晖白了他一眼。

    在飞机上睡觉她睡的不踏实,结果旁边的这位已经不知道神游到哪国去了,他想睡的话在哪里都能睡的很香,侧面也能说明一个问题,前一阵子估计是没少累,没少费脑细胞不然的话,哪能会这样。

    安排的第一站就是去观看网球比赛,姚若晖运动神经很是发达,就没有她没参与过的运动项目,比量比量其实她都能上手的,戴着墨镜穿着短裤脚上踩着拖鞋,勾着他的胳膊,两个人身高差不多,比量也是相差无几,其实做男人做到他这种地步,真的可以逼着很多女人去自杀了。

    简承宇有过一个月涨了九斤的经历,当时每天都吃宵夜,胖起来的特别快,小脸上就都是肉,可身上还是那样,若晖当时就伸手去摸,试试他肚子上有没有游泳圈,下手去摸呢,是能摸得到,可惜穿上裤子,你就一点看不出来。

    身体很能藏肉。

    手臂的那一块瘦的特赏心悦目,若晖就嘟嘟嘴。

    “我以前的择偶标准是要求男人身高至少过一八零的。”

    她原本身高就高,你说找个个子相当的男朋友或者是比自己矮的能看吗?现在也是隐隐后悔,自己是被他的美色给冲昏头脑了,简承宇身上哪里都好,就是个子在高一点点那就好了,你说他也是奇葩,他爸妈看着都挺高的,他妈的个子至少可以说在女人里面也不算是矮的吧,他爸那就更不用提了,他怎么是这个身高呢?

    姚若晖的结论就是,简承宇长不高纯属就是因为他的个子都被心眼给坠住了,得出来这样的结论,仿佛就一切都说得通了。

    “哎,我的梦想是想生个一米八零的儿子,看样子是不可能了……”

    简承宇对前面姚若晖讲的话,自己懒得去听,整个人精神状态都是呈现放松的状态,结果她这么一提她儿子,简承宇激动了,她儿子,这是有心想要孩子吗?

    “科学的说,父母身高相同孩子个子高的几率更大。”不温不火的扔过来这么一句。

    若晖斜眼看他,看球的时候两个人坐在一起,姚若晖是高兴就尖叫欢呼,输球就伸手去掐他,捏着他的肉然后拧上那么一圈,自己心里也就痛快了。

    隋涛等着简承宇空闲下来见自己,又等了这么久,依旧一点消息都没有。

    若望是听了隋涛的话,自己给简承宇打的电话。

    “姐夫,你有时间吗?”

    简承宇在床上躺着呢,姚若晖已经出去健身了,她是个健身狂人,一天不锻炼就担心自己的小肚子明天会爆出来,抓过来手机,听了半天才听明白打电话给自己的人是谁。

    若望的一声姐夫讨好了简承宇,别看他年纪不大,可这个姐夫他还是可以不谦虚的应承下来的。

    姐夫疼小姨子在简承宇这里也是通用的,隋若望的这句姐夫彻底讨好了他。

    若望作为中间人跟简承宇约好时间,隋涛的那一边她负责安排。

    “姐夫咱们俩谈谈心被。”

    若望是不管你现在干什么,抓住机会我就得说,姚若晖那不是走路的旁人而是我姐,我亲姐姐,我不能撒手不管。

    简承宇让若望说。

    “我姐这人从小跟家里不太亲,我们这家庭姐夫你也知道,跟一般家庭也不一样,那是我亲妈我不能说什么,从小她没有过过几天安稳日子,你既然喜欢她,就请你对着她好点,之前我跟若晖生气,她不让我说,那你说我当妹妹的看着,你让我姐给你跪下……”

    隋若望就是过不去这关,一直放在心里就是事儿,这事儿她想过很久,自己能不能当着简承宇的面去说开,说开了简承宇会不会以后就拿着这个来当要挟,不说他心里肯定是不明白的,作为当事人你的好心情谁都能理解,可是作为家人你知道这些家人心里想写什么吗?

    多少次她从梦里醒过来,自己捂着心口难以入睡,让她来做,她一定做不到,她宁愿就不要这个男人也不会这么干。

    若望呢是扭曲了简承宇的意思,他心里是丝毫就从来没放在心上过,那一页掀过去就不提了,为什么不提?他不清楚自己拉着这一页不放,姚若晖心里会有其他的想法?他比任何人都害怕姚若晖想着那些,那些不是他想要的。

    “我没别的意思,我就这么一个姐姐,你欺负她了,我就跟你拼命……”

    弄的简承宇是哭笑不得,在若望的面前有些话他还是不能说,姚若晖是他的内人,隋若望是他的外人。

    简承宇现在的策略就是在拖,一直拖到所有人都答应了为止,同意不同意就是这个人了,谁劝都没用,谁说什么也没用。

    *

    晞彤的话开始多了起来,有些小孩儿学说话的时候口齿不是很清晰,在简晞彤的身上丝毫体现不出来,说话慢条细语的,自己得过滤一下,仿佛考虑这样说对还是不对,简宁作为一个家长没觉得自己女儿多天才,多聪明,这就是一般小孩儿的进程,每个小孩儿都是这样过来的,晞彤不同的地方就是她说话比较慢。

    晞彤会自己哒哒的跑了,不用别人搀扶,每天在院子里跑来跑去的,弄的医院所有人都搞不清简宁的想法。

    简晞彤从出生到现在可以说简宁是细养的,但是现在突然换了一种策略,孩子随便出去跑,随便玩,简宁不跟着。

    简宁不是舍得女儿这样出去,拢在自己的身边到底不是那么回事儿,小时候孩子小自己什么都不懂,没办法当家长的就必须看着,等孩子大一点,你就得放养,天养,出去跑跑,晒晒太阳,对身体也好。

    简晞彤可喜欢去院子里玩了,自己一出去就让人抓不到影子。

    简宁在午睡,他是这几天累到了,身体毕竟在这个年岁上也是有些负荷,养一个孩子远比自己想象当中发生的事情要多,简晞彤看着自己爸爸睡着了,推着小车子就溜溜的出去了,简宁自己本身喜欢干净,孩子的衣服每天背三身,脏点自己就马上给换,小丫头扯着小嘴颠颠的推着车子就出去玩了,步子一迈一迈的,迈着小脚,脚上穿着一双橘色的小运动鞋,这是她哥给买的限量版。

    简晞彤看着前面有个白头发的老爷爷,自己屁颠屁颠的跟着就往外走,这时候是大中午时间,都在休息,吃完饭有点昏昏欲睡的,她迈着小步子颠颠的像外去。

    简宁一睁开眼睛,先是在屋子里找了一圈,没发现孩子,自己坐起身喊了一声:“晞彤……”

    没有人。

    简宁从椅子上起身往外去,找了一圈,孩子的小车在门口,人没在里面,简宁有点急了。

    简晞彤跟着那老头儿走了老远,还是在大门口被一个买饭回来的护士给拦住的,这护士正好嘴馋出去买饭了,其实她就是不给拦下来,简晞彤也出不去,门口还有岗呢,这孩子他们是天天见。

    “晞彤你要去哪里啊?”

    小护士手里拎着麻辣烫这边弯着腰身往简晞彤的身边靠,简晞彤好像看见了认识的人一样,指指前面的老爷爷:“爷爷……”

    不知道什么毛病,喜欢老头儿,看见老头就喜欢跟着人家走,王冉是发现过女儿这毛病,在广场就是的。

    小护士伸出手去拉晞彤,晞彤还不干呢,迈着小肥腿就一定要跟着人家走,护士不能让她去啊,她现在都怀疑,这老头儿是不是人贩子,好好的,孩子怎么会跟他走?老头儿也是无辜躺枪,儿媳妇在这里生孩子,他过来给送点吃的,压根就不知道后面还跟着一条小尾巴呢。

    你看简晞彤平时对着谁都笑嘻嘻的,不让跟就来劲儿,小肉手打算推开护士,护士把简晞彤给抱了起来。

    简宁从后面追了出来,护士就说差点就跟着人家出去了。

    “这得管管她,怎么跟着人就走了呢。”

    简宁拉着脸,没伸手抱:“你自己下来走。”

    乖乖的跟着简宁就回去了,回去之后罚站,贴着墙皮站着,小孩儿站不稳,站一会儿就觉得累,她往地上坐,简宁就在把她给拽起来继续站着,不止站着,还得举手。

    可怜巴巴的看着自己爸爸的方向,简宁是不看孩子的眼睛,因为一看自己就心软,心软了就容易坏事儿。

    王冉晚上抱着孩子打算去广场溜达溜达,小孩子也是爱看热闹,这个天天黑的晚,简晞彤看人下菜碟,简承宇回家看母亲,这不王冉领着两个孩子出来玩,其实就是大的带着小的,简承宇不可能让自己妈抱着晞彤的,毕竟自己妈这个年纪,抱着还是会累。

    “哥哥抱。”

    孩子抱在怀里,从电梯里出来,简晞彤就伸手让简承宇扛,抱都不用,要扛着,在小一点的时候出门都是简宁给扛着,这就记住了,简承宇让她走,孩子墨迹了两步死活不肯走了,咬着小嘴唇就看着你,简承宇没办法,伸手到底给抗在肩上了,到了广场也不下去,就让她哥扛着,简承宇累的额头出了一圈的汗,你说他也不是大力士啊,平时也干不到什么费体力的活,胳膊扛她已经有些扛不住了。

    王冉说孩子是说不了的,其实王冉惯孩子。

    不管是简承宇还是简晞彤,王冉舍不得说孩子,说了孩子不照着去,最后她也就妥协了,大的小的都是一样的,简承宇就更加舍不得叫简晞彤自己下来走了,广场上都是人,人山人海的,跳舞的逛着玩的,你说她这么小在给挤散了,带着她去做小木马,这是短暂的自己能休息几秒钟。

    “我抱吧。”

    王冉看着儿子后背都湿透了,这天也是闷,伸手要抱,简承宇心里叹口气,他既然跟了出来就绝对不可能叫自己妈抱,这一个小孩儿把那母子俩给折腾的,其实简晞彤什么都懂,就是吃定了你们肯定要抱着我的,我就是不走。

    第二天简宁休假,要带着孩子去爬山,大的小的难得能在一起,你看差这么多的年纪,简晞彤就记住昨天的事情了,摇摇晃晃的走到自己哥哥的面前小手一伸,简承宇惯性的伸手就要去抱。

    “你跟你妈走你的。”

    简宁拧着眉头,抱什么?

    简承宇就看了一眼自己父亲,心里也觉得奇怪,疼孩子疼的最厉害的不就是他嘛,怎么现在变样了?

    简宁拉着脸子看着简晞彤,你还别说,昨天熊简承宇了吧,不扛着就不肯走,今天在简宁的面前乖的跟绵羊似的,溜溜的跟着走,还不只是走路呢,你说走了这么半天没喊累,没在伸手抱,简宁走前面她就跟小尾巴似的后面跟着,迈着小步子。

    这山还比较高,大人爬上去都觉得累,王冉不忍心,借着要给孩子喂水。

    “晞彤累没累?”

    拿着水壶就要喂孩子喝水,简宁眼睫毛动了动,自己接过来水壶递到简晞彤的手里:“爸爸怎么告诉你的,会喝水不?”

    自己笨拙的拿着水壶,撒了自己一身,喝倒是喝进去了,就是顺带着也洗澡了,没等王冉上手呢,简承宇看不过去了,这么大点的孩子,至于这么苛待嘛?

    上手把水壶拿远一点然后给晞彤擦着身上,晞彤看着自己哥哥眼睛就冒光,小手还没伸出去呢,简宁打了一下,没有用力气,简晞彤看看爸爸在看看哥哥,然后继续跟着往上爬。

    简承宇觉得邪门死了,昨天就那么一点路,死活都要自己抱,怎么轮到父亲这里就这么好使?

    王冉不能吭声,什么对孩子好她还是知道的,自己不能下狠心不能给简宁拖后腿,但是孩子走了这么久,晚上回去小腿也会疼的。

    简晞彤什么都不懂的时候,简宁是惯着的,等她稍稍懂事了一切都不惯,你能自己做的一定要自己做,因为你父母不会永远都在你身边,虽然有哥哥,可哥哥也一定能成为依靠,凡事还是要靠自己。

    下山的时候简宁抱着,直接在简宁的怀里就睡了,累的。

    怎么能不累,小脸上都是汗,你说小衣服都湿透了,简宁捧着,拿着手绢给擦脸上的汗,天气热也是不透气,孩子不舒服一直皱着小眉头,那母子俩就在后面慢慢走。

    “我爸可真有耐心。”

    简承宇算是佩服了,自己小时候的事儿没记住多少,也不太清楚自己是怎么被带大的,现在看看,光是看自己就无比的佩服,他休息的时候宁愿在家里睡觉,是真的没有那个精力出去。

    “你爸啊这样的男人找不到……”王冉感慨的说了一句。

    晞彤趴在简宁的肩膀上,睡了一路,下山几乎就都是简宁给抱到家的,回到家放在床上让她先睡,给孩子的衣服都换了下来然后就去给洗,不用王冉洗,就是王冉有想洗的衣服,人家也不用,嫌她洗的不干净。

    扔着简承宇跟王冉自己跑卫生间去了,蹲在地上洗衣服呢,简承宇觉得自己真不能在家里住太久了,不然的话真的接受不了,自己父亲太劳模了,看的眼睛有点疼。

    要是男人都按照这种标准要求,他这样的就不能活了。

    自己还开玩笑似的问王冉:“那你说我爸这么喜欢干净,可一点都没遗传到我的身上……”

    王冉瞪了儿子一眼,这就得去找你爷爷了,得问你爷爷为什么把你培养成这样了,到现在鞋带都不会系,王冉也懒得说了,儿子这么大有时候父母就真的不能说,说了就往心里进了。

    王冉说起来前几天简宁生气,生气的原因不就是晞彤差点跟着老头儿跑了,简承宇冰着一张脸,表情就不太愉快了,喜欢老头儿这可不是什么好事儿,你说现在这妹妹跟女儿有什么差别?

    “你还是得看紧她一点,将来真要是给你们找个大女婿,你跟我爸就哭去吧……”

    哪里有小孩儿就那么喜欢老头儿的?

    简承宇有点不高兴,家里有这些人那就喜欢去被,喜欢外人干什么?

    闲着说说话,简宁洗完女儿的衣服看着晞彤还没有醒,自己又去收拾房间,简承宇叫他休息一会儿他也闲不住。

    “你跟她还处呢?”

    王冉轻飘飘的问了一句。

    简承宇就怕听见这个问题,听见了自己头疼。

    “嗯,你们不同意那就先拖着吧,等能结婚的时候我们在结。”

    要不然怎么办?他爸妈都不同意,要是光爷爷不同意,他娶也就娶了,管别人高兴不高兴的,简承宇其实顾忌简宁这部分也是很少,男人一般意志力都挺强的,就算是他真的狠下心谁都不顾,自己爷爷跟爸爸是没有多大影响的,但是对自己亲妈不能那样干。

    他妈生完晞彤身体就一直不太好,自己爸是怎么对自己妈的,简承宇不想闹到最后没有办法收拾的局面,结婚原本就是个高兴的事儿,他也不打算偷偷摸摸的办,办就办的光明正大。

    老婆重要,当然母亲也重要。

    王冉听了拍了拍儿子的大腿,重重的拍了拍,有心想说他吧,又不愿意说出口。

    “反正我是不同意,你别合计了。”

    喊出来龙叫也是不行,她不讲道理嘛?她觉得自己非常的讲道理,肖可静她也不是很喜欢可是她出声反对过嘛?你娶老婆将来是躺在你的床边的,母亲给你选,不见得日子就能好过。

    “你同意不同意也是她了,我没打算换。”

    简承宇笑嘻嘻的跟了一句,反正不管你高兴不高兴,你可以打我也可以骂我,叫我分手那是万万不会有的。

    王冉别有一番滋味在心头,这就是没的谈了。

    “等到我死了,你就称心如意了……”

    “我妈还得长命百岁呢,看着晞彤将来出嫁,这人选咱们得好好挑挑,她将来要是敢找个老头儿,我就打断她的腿……”

    简承宇前一句是笑呵呵说出来的,后一句就变得阴森森的,这不是假话,结婚你也得门当户对的,乱来肯定是不行的。

    王冉笑:“自己还没把自己的事儿弄明白呢,先管上她了,她结婚还远着呢……”

    孩子醒过来,简宁把奶瓶子喂到孩子的手里,孩子自己抓着奶瓶光着小屁股躺在床上,踢着小胖腿,踢了一会儿简宁拿着干净的衣服给换上,喝完了奶就看着她满屋子里的乱跑乱扔,那玩具给你扔的,扔了一地,简宁就负责在后面收拾。

    说王冉惯孩子其实一点都不冤枉她,说不同意的人是她,晚上吃完饭看着简承宇没什么心思吃饭,想的就多了,这是因为自己下午说的那句话?

    其实作为母亲来讲,儿子已经够孝顺了,小时候自己没带到,张这么大她没有付出过什么,儿子有时候就回来看他们,你说承宇结婚需要通过自己的同意嘛?他还是愿意等,等自己点头的那一刻,这就是尊敬她嘛。

    “他小时候就没有这些麻烦,从来也没有想过说,将来结婚了,我能成为他婚姻上的绊脚石。”

    这不是绊脚石是什么?他想结,自己不同意。

    简宁看了一眼王冉:“那就同意、”

    说喜欢姚若晖,他还真是不喜欢,儿子选择的,往开了想,你拦不住不如就成全他吧,过的好过的不好都是他自己找的,将来不能怪父母,要不然揪着过去不放手,你说难道你揪着过去就能改变了?

    王冉有时候也是这样劝自己,可是当妈的心情别人不能懂,这边劝完了打算成全孩子,可一回头想起来姚若晖那些糟糕的过去,她就不愿意开这个口。

    “在拖几天。”

    说拖几天其实心里已经勉强是同意了,不照着别的,就照着这两天简承宇抱着晞彤,你说一出去就抱着扛着,哪里有哥哥会这样带妹妹的,王冉不是不感动啊。

    简晞彤晚上要跟简承宇一起睡,简承宇是不爱跟她睡,这孩子睡觉满床滚。

    姚若晖虽然也这德行,可姚若晖跟简晞彤的性质又不同的,简承宇不干,可简晞彤抱着简承宇的大腿不肯撒手,你不跟我睡我就抱着不放。

    王冉才躺下身,就听见隔壁的屋子里儿子的怪叫。

    “简晞彤……”

    简承宇大声的吼着。

    王冉踩着拖鞋赶紧跑过去,简承宇脸色铁青,坐在床上,简晞彤坐在床的另外一边,兄妹两个人是一样的姿势,互相看着,大的眼睛里都是怒火,小的眼睛里都是笑意,觉得好像是发生了什么好玩的事情。

    “怎么了?吓了我一跳……”

    简承宇现在看都不愿意看见妹妹一眼,挥挥手叫自己妈把这个臭孩子给抱走。

    他就说自己不跟她睡嘛,妈非得说既然老小都开口了,简承宇才想睡,就感觉脸上多了一个东西,简晞彤的屁股坐了上去,坐上去也就罢了玩了一会儿,她要是光这么坐着,简承宇不会发飙,可她放屁。

    想起这两个字,简承宇被恶心的半死。

    王冉也问不出来什么,抱着老小回去,老小还不愿意回去,对着自己哥哥伸着手,一定要跟自己哥哥睡,那就抱不回去。

    早上王冉五点起床的,要给儿女准备早餐啊,早早起来推开儿子房间的门,小女儿睡大儿子身上去了,一个向上一个向下,小女儿小手微微垂着,淌哈喇子,淌了简承宇一身。

    王冉准备了很多样,谁爱吃什么谁就吃,简宁起床,正常梳洗过后,去接女儿出来吃饭,老小的小胖手就耗着她哥的头发拽来拽去的,然后把自己大哥当成木马来骑,自己一拱一拱的,还喊着驾。

    简承宇决定了以后自己绝对不回家了,这简直就是个女魔头,你说她胖的跟小球儿似的还在自己身上摇来摇去,摇的他都想吐了。

    简宁进门就看见女儿还耗的起劲儿呢,因为她怕自己摔倒,就得找个能稳得住自己的东西,显然她是觉得自己大哥头发比较浓密,拽两下估计也不能给拽成秃子。

    “我以后再也不回来了……”

    简承宇垂着床板,简宁看着笑了笑:“你妈让你出去,有话跟你说,今天回去嘛?”

    简承宇起身:“嗯,休息好几天了,得回去了。”

    王冉让儿子坐下身,给他面前推过来一碗粥,把碟子往他眼前推推。

    简承宇等着自己妈开口呢,他是没合计过王冉能同意什么,因为王冉很早就开过口说这事儿,昨天不是还放话嘛,说等她死了在说,吃过饭简宁带着孩子去医院了,家里就剩母子俩了,王冉把儿子脱下来的衣服送到卫生间。

    “你愿意结那就结吧,你不肯听我的,我能怎么办。”

    她在卫生间里说的,卫生间里洗衣机在运转,简承宇就有点没听清,等自己出去,突然探回头。

    “妈,你刚才说什么了?”

    王冉没好气的看着儿子。

    “我什么都没说。”

    “我可听见了……”

    “你听见什么了?”

    简承宇过来抱着王冉,他很感激妈妈能同意这事儿,其实放在任何一位母亲身上,估计都是不能太同意,不仅不同意还得给下绊子,他妈在这么短的时间里妥协了,妥协的根本原因肯定就不是因为喜欢姚若晖,只是因为自己妈心疼他。

    王冉伸出手打了儿子一下,打完自己眼圈也红了。

    “你妈不是不讲道理,可承宇你跟妈妈换个角度,你今天成为我,你想想你会不会同意娶这样的一个女人进门?我的儿子多好,我的儿子多优秀?……”

    简承宇没敢在嘴上说,心里想,其实自己也不是个什么好东西,但是现在妈说到这个份儿上了他就得附和,没错他就是好东西,姚若晖是个坏东西。

    “你知道你妈现在答应,我是抱着什么样的心情答应的?”

    王冉控制不了自己的情绪,说实话就是不甘心。

    自己的儿子看着哪里都好,最后要娶这样的女人,家里条件就是如何好,她也不愿意。

    “我听别人跟我讲,她说踹了你就踹了,你说这样的人我能喜欢得起来嘛?”

    简承宇把自己妈的头按在自己的怀里,他妈一哭他的心里也难受,非常的难受,作为儿子来讲,不说能让母亲过上什么样的好日子,因为有父亲在,能给的父亲都给了,根本轮不到他来表现,那他唯一能做的就是想让母亲不要哭,结果就恰恰因为他现在哭了出来。

    他的心里也很苦涩,只是这么一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