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婚前婚后,大龄剩女 > 373 变脸

    婚前婚后,大龄剩女,373变脸

    “哪天找她父母见个面一起吃顿饭吧。ai悫鹉琻”王冉用手撑着脸:“赶紧走吧,我现不想看见你,看见你就觉得烦。”

    嘴不应心说着,儿子她肯定不会觉得烦,未来儿媳妇就说不好了。

    “妈……”简承宇喊了一句。

    王冉没送儿子出去,他自己选择路,将来好走不好走都是他。

    简耀东桌子上摆着几张简承宇小时候照片,依次是七岁、十岁还有一张二十岁,七岁那张看着就比较符合简承宇小时候个性,有些害羞有些害怕别人,从他眼神可以看出来小时候和现不同,小时候那种羞怯已经越来越少,身上能剩下全部都是冰冷。

    简耀东摸着照片,孩子是他看着长大,说到宠孩子,他是宠。

    “不吃饭嘛?”

    简宁母亲门板上敲了一下,推门进来看着他问。

    “叫承宇回来一趟。”

    无论如何他不能叫那样一个女人来毁了孙子一辈子,绝对不行。

    简宁母亲扬扬眉头,给简承宇打了电话,简耀东让秘书准备车,他去了哪里简宁母亲并不知道,回来时候已经是下午四点多了。

    简承宇回家之后,简耀东主要表达依旧是那个意思,姚若晖不行,想当然祖孙两个闹不是很愉。

    他现翅膀也是硬了,加上自己父母同意了,他几乎就没有可惧怕。

    “爷爷我还是那句话,您老好好休养,我妈已经同意了。”

    简耀东这辈子对王冉没有太过于深刻感觉,好不好也就是那么回事儿了,可从来却没有像是这一刻那么失望过,当初就不应该让她进这个家门,什么样层次注定着她有什么样思维,这个女人脑子完全就是坏掉,你自己儿子,你也要上手去毁了?

    想掐死王冉心思就都有了,简承宇坐都没坐转身就离开了,跟姚若晖父亲约好晚上吃饭,他前脚一走后脚简耀东就摔了手里茶具,简宁母亲手握门扶手上,她根本不敢进去。

    多少年都没有发过这样大脾气,这回真是……

    简耀东沉着一张脸,眼睛瞪得老大牙齿咯吱咯吱咬着,双手紧紧握成拳头,他大错当初就应该让她当一辈子残疾人。

    王冉看着电话响,首先就知道这事儿是瞒不住,没敢接。

    她怕简耀东,一次两次都没接,自己坐一旁心不焉看着外面,外面刮着风,看样子今天是要下雨了。

    外面狂风乱舞,书房里简耀东就坐椅子上,他从来就没后悔过那样对简宁母亲,女人从来就只能是附属品只能是一种玩意儿,对她们认真就是挖坑给自己跳,简宁亲生母亲也好,王冉也罢包括现姚若晖,他通通全部都不喜欢。

    心中对王冉憎恨厌恶上升到了极点,一念之差。

    王冉出生小康之家,这个世界上还有一种说法叫做以权压人,那个时候真把她弄没有了,她家里能蹦跶出来什么?就是自己妇人之仁,成全了儿子来成全孙子吗?

    隋涛见简承宇,两个人共同用餐,隋涛情绪似乎不是很好,简承宇话对外人也是比较少。

    “我不同意你们两个结婚。”隋涛起身想走。

    “伯父你稍等。”

    简承宇速起身,就连正题都没有进入直接砸出来一句话,至少也得给他一个理由吧?

    隋涛中午时候见过简承宇爷爷,那名字他听过,是个商人又不全然是个商人,这些年他退居幕后,毕竟年纪大了,总有谣言传说他已经病危,隋涛没有见过这个人之前其实也并没有把简耀东想太过于简单,站这样位置上,不心狠手辣逼死几个,他也存活不下去,但隋涛万万没有想到是……

    竟然有这么样狂人,他面前竟然出口威胁他。

    “我不喜欢你女儿,没有教养一个丫头,不是谁都有资格来当我孙媳妇她不行。”

    首先上来说姚若晖没

    有教养,隋涛坐下姿势顿了一下,你看自己妈怎么样去说隋涛能不往心里去,但这样话从简耀东口中说出来隋涛接受不了,他们家现就算是要嫁孩子也是低嫁。

    “亲生母亲是个花蝴蝶,继母是个鼠目寸光女人,这样家庭能养出来什么好孩子?”

    简耀东对姚若晖家庭十分了解,从上到下没有一点能看得上眼,哪怕就是姚若晖曾经好好,没疯狂过也白搭,一个妹妹嫁给了那样门不当户不对人,只能说明孩子父母没有脑子,细看她周围一圈人,有能拿得出手吗?

    没有,完全没有。

    简耀东坐属于自己位置上,老了依旧带着那种风范,居高临下看着隋涛,隋涛这样货色还不能被他看眼里,他如果想,真想对隋涛做些什么不是不可能。

    隋涛意思说很是明白,他不喜欢简承宇,不同意简承宇跟姚若晖婚事儿,两家既然都不同意,就此打住,不要进行下去。

    简承宇不善于追问原因,这个原因他来看也是可以忽略,随了简耀东就是这点,特别狂,我想做事情不会因为你是姚若晖父亲就松手,你是她父亲不是我。

    简承宇姿势变了变,每当他露出来这样姿势时候已经宣告他全部耐性即将用,不能是朋友那只能是敌人,他跟自己当中,他想姚若晖会做好选择。

    “我来通知您并不是请示,希望您能明白我们两个人想要一起决心。”

    换言之,通知你了,给你面子你就来,别给脸不要脸。

    隋涛脸铁青看向简承宇:“简家家教也不过就是如此。”

    简承宇忽然抬着眸看着隋涛,语调如寒冰:“简家家教不需要隋先生来评判。”你也没有资格。

    两个人算是撕破了脸,隋涛想简承宇这里找场子可惜简承宇压根就不给他这样机会,从里面出来,直接跃过隋涛,外面司机开着车门,简承宇面无表情坐了进去,司机速跑回驾驶位置,车子疾驰而去,隋涛就站原地,脸上带了一丝薄怒。

    简承宇想,总裁总是带着一点狂霸拽,自己若是身上缺少了这些东西,貌似他也不能算得上是总裁了是吧?

    手里把玩着物件,波墨双眸一片平静。

    隋涛没有对若晖说,他来看这是一件叫自己非常没有面子事情,既然如此他为什么要张嘴呢,简承宇到家,把衣服甩沙发上,踩着拖鞋自己倒水,白色衬衫,腰部手一掐线条,背对着姚若晖慢慢喝着杯子里水。

    “谈不太高兴?”

    “我不喜欢你爸,非常不喜欢。”放下杯子,径直进了卧室里,其余不肯多说一句。

    你如果要选择这个时候就选择好,有些东西他能退让有些则是不能,隋涛今天不给他一句解释直接否定他所做一切,对方没有尊敬他,那么不好意思很他也同样不需要尊敬对方,什么东西都是相互。

    隋涛让他觉得很是不爽。

    若晖觉得狐疑,出去时候他发生过什么?心情颇有些不好呢?

    自己跟了进去,他扯着领带随意扔床上,松松自己领子,整个过程一直板着一张脸,若晖看他不高兴自己也别往枪口上撞那就是了,准备转身出去,过了这一段不就好了吗,没等她出去,坐床上人冷冰冰开口。

    “我不希望别人进入我睡觉地方,你明白吗?”

    若晖转过头,这话是什么意思?别人不进来,谁收拾房间?让她吗?

    这样要求是不是就有些过分了?

    “我爸跟你之间恩怨可不可以不要牵扯到我身上来……”姚若晖依旧保持着自己伶牙俐齿,可惜话没说完被人紧紧推到了墙上,后背受力结结实实撞了一下,她倒吸一口气,后背隐隐有些发麻。

    承宇手摸着她脖子,单腿把她抵墙上,附身凑近她脸,错开脸颊位置,保持着一厘米距离。

    “别让我把同样话说上第二次,若晖你父亲让我觉得很不爽,如果你觉得我这是迁怒,那么请收拾好你行李,我让司机送你离开。”

    滚烫气息喷她脸上,说出口话却是冷冰冰,他这就是迁怒,因为隋涛让他觉得不爽,姚若晖是隋涛女儿,这个气只能她来承受。

    简承宇身体里很多部分都是姚若晖不太熟悉,从小他没有受到过太多委屈,没有人能说他,或者说能说他数落他不给他面子人没有几位,这样环境中成长孩子,他有不仅仅是占有欲。

    他说出来这番话也并非是吓唬姚若晖,如果你选择离我而去,选择了你父亲,那么他不会觉得遗憾,请离开,随便离开。

    若晖带着一丝丝微怒,你可以有火气,你也可以生气,但对象为什么是她?

    “你就要这样把你自己不好情绪传递到我身上嘛?”

    “你可以选择放弃我,我脾气就是这样。”

    放开她自己回到床上躺下,他领带就扔床上,他说了不希望别人进入自己领域内,只能姚若晖来收拾,若晖自己下不来台,第一次真真切切他是一点面子没给自己,就把她给架半空了,若晖很想把他领带给剪断,剪得一截一截然后砸他脸上,可惜是,她萎了……

    自己后竟然把领带收了起来,整整齐齐给挂了起来,以便明天阿姨送去洗。

    简承宇躺床上背对着她,不肯跟她说话,第二天秘书来接,冷着脸直接去了公司,当姚若晖是空气,你父亲做出来你就得承受,这种后果你得慢慢来承受。

    若晖坐家里觉得身体无力,跟自己想差太多,原本她想要就不是这样生活,你跟他距离拉得越近或者说你越是了解他,他身上出现漏洞就越是大,她根本就没真真正正了解过简承宇这个人。

    给父亲打电话,隋涛也不肯说发生过什么,只是强调一点,简承宇跟若晖不合适。

    若晖觉得搞笑,拿她当物品看呢?

    简承宇今天工作效率很高,当然免不了一些人吃排头,工作没有做好他向来都是不给留脸面,当着其他主管面直接打脸,没有真本事就不要坐这样位置上,不然就死笑话一场。

    秘书跟了简承宇这么长时间,他也只是今天犯了一次错,行程上出现了无措,简承宇眸子动了动,动了动唇,其实作为老板他是高居所有人之上,他才能聪明就跟他刻薄是成正比,真当他愿意刻薄起来时候,他是瞧不起任何一个人,因为你没有本事能叫他觉得你能算得上是一个人。

    自傲,自大。

    秘书从里面出来,你说一个大男人听了这些话其实特别伤自尊,谁叫自己没有做好范围之内工作,怪不得任何人,抹了一把脸把全部情绪全部抹掉。

    公司又掀起来了一轮政策,高层大批量进行换血,对于这点简禛没有开口。

    他即便开口了,简承宇也不会听。

    “改朝换代了。”

    他也懒得去管,自己开了口后还不是那样,不好时候自己出面收拾这样好,他是巴不得看着简承宇狠狠摔上一跤。

    简承宇起先对着简禛还能有那么一丝尊敬,到了后期只是拿着简禛当一个普通员工来看,这是简禛不能忍受,你要知道这个公司里他砸下去心血绝对不会比简承宇少,甚至多,你一个毛孩子你才进公司几年?这几年当中他大力阔斧干事情有多少员工都背后议论?这样人很是狂傲,听不进去别人讲话,总觉得自己就是神,冥冥之中把握着一切。

    公司内斗厉害,高层之间斗很凶,这是简耀东时候没有出现过情况,当然一任领导有一任政策。

    简氏是家族企业,当别人利益冲到冲击时候,难免大家就都会存这样那样怨气。

    简家祭祀,凡是姓简全部出席,不管关系距离多远这一天是全部都可以看得见,没有例外简耀东自然也要出席,简家从来就没有过不来人,简宁是来了先例,因为简耀东拒绝承认简宁是他儿子,等于是被从族谱上直接除名,王冉呢是后来惹了简耀东,干脆两个人他一个都不要,当他们都是死人。

    家里人聚集到了一起难免就会说起来简承宇,很多人都对简承宇有想法。

    “简直就是刚愎自用……”

    br>这四个字是经常出现简承宇身上,他听不进去别人讲话,我说我一定就让你们全部人都要接受,他是高决策者他说了算,但这种思维偏偏就是很多长辈不能接受。

    简耀东一直身体不太好,休养当中谁都不见,难得这样场合里他终于出现了,大把人等着跟他告状。

    对于公事上简耀东从来不管孙子,交给他自己就是全心全意信任着他,不信任他自己也就不会交到他手里了,简耀东一脸平静,其他老头子满脸怒气。

    简承宇公司有事情,这边司机等楼下,祭祀时间是固定,他从上面下来,秘书跟一旁,今天已经推掉了几个约,简承宇坐进车内,秘书跟着上了车。

    他来时候已经将要开始了,简宁母亲心里是自豪,全场有哪一个能跟自己孙子比?

    唇角上挑,这是一个适者生存世界,至少简耀东活着时候别人想翻盘,那简直就是做梦。

    简承宇是简耀东亲孙子,想让简耀东说自己孙子一句,简直比登天都难。

    祭祀完毕他马上离开,简宁母亲没有多说一句,可难免别人会说上几句,就这么一会儿时间也抽不出来,有就是背后解气说上两句,简承宇是好,可惜他没有遇上一个好女人,就遇上那么一个货。

    这家族里简直就是一场笑话,谁家娶老婆敢娶一个这样摆家里?

    不过大家同时也是觉得纳闷,为什么简耀东态度这样奇怪,他不是应该早会出手嘛,难道真会让他们结婚?

    不可能吧。

    简承宇这阵子姿势就是这样,强势出击,对着若晖没有一点好脸子,姚若晖忍着怒气侍候了两天,可自己生活环境,她就从来没干过这些,现有钱能请到阿姨请到保姆为什么要自己上手?

    简承宇也是一个怪咖,领带就偏偏要她给收,无论多晚回来一定要若晖给开门,若晖彻底不侍候了,他半夜回来时候按门铃,若晖人是清醒,到了这个时间固定就会醒过来,可没有出去给开。

    你要是愿意开门你就进来,你不愿意开门,没人惯你脾气,有本事你就外面蹲着。

    简承宇拧着眉头看着门板,自己嘲讽翘起唇角,他是喜欢这个女人。

    姚若晖听着外面好像安静了下来,自己探着脚生怕脚地上发出来一点声响,结果打开门,外面哪里还有人了?

    无影无踪,不知道去哪里了。

    他第二天晚上依旧相同按了门铃,若晖依旧没给开,可心里焦躁很,这次没躺床上而是站门边,门外很就传过来脚步离开声音,然后就没有然后了。

    固定准备到了公司,加班话就会很晚回酒店,简承宇行程他秘书是清楚,就恨不得他每天什么时间去卫生间他都要知道,晒着姚若晖不管。

    姚若晖自己觉得不甘心同时自己又不想放手,可永远走进了死结里就出不来了。

    这样问题跟别人说,似乎也说不通。

    王冉追问了一次,她过一段就比较忙,想趁着现自己还不能反悔时候先定下来。

    “我希望是。”

    简承宇叫秘书给姚若晖打电话,酒店已经订好了,包括时间都已经拟定好了,她需要做就是带着她父母出现酒店包厢里,这样就足够了。

    通知姚若晖时候是上午九点钟,晚餐约是晚上六点,就没有给她缓冲时间,如果她这边有人有事情要怎么办?

    他就那么确定自己这边能配合?

    完全无视你存感。

    若晖跟父亲打了招呼,隋涛表态他是一定不会去,若晖冷笑着,不来那就算了。

    明明说好是两家人吃饭,后姚若晖自己一个人出现,打扮还算是得体,至少没这上头来找简承宇不愉,她想要发达自己不高兴机会有很多,可见这次是没打算这样干。

    王冉跟简宁带着小女儿已经位置上了,想着她家里人也许是来不全,不是说是继母嘛,

    天下难相处估计就是继母了,想来想去没想到她自己后竟然是一个人来,这让王冉傻眼了。

    母亲不是亲,父亲总是把?

    这是要商量结婚大事儿,你自己一个人就来了,这算是什么?

    是不是有点太不尊重他们了?

    “他们不会来了。”若晖落座。

    简宁没吭声,王冉沉着一张脸,倒是简承宇若晖手上拍了拍,好像是安慰她,姚若晖冷一下将简承宇手打开,别跟她总玩这一套,她现只是没有力气找茬而已。

    王冉刀口话又吞了回去,这样还谈什么结婚?一点尊重都不给,那就别结了。

    男方这边已经够委屈吧?

    饭还没开吃,那边有人进来请姚若晖跟王冉去简家做客,简承宇冰着一张脸,简宁面无表情。

    简耀东真是着急了,如果不是着急不会这样急吼吼儿子孙子面前这样干,甚至姚若晖面前把王冉骂一文不值。

    “我这辈子大错误,就是让你成了我家儿媳妇,降低了我们简家门风……”

    看都不看姚若晖一眼,只是坐着看着王冉方向冷笑,简耀东说话比简承宇加狠外加刻薄,直面打像王冉脸,王冉这把年纪被人这样骂,什么里子面子全部都丢光了。

    “爸……”

    “你别叫我爸,我承受不起。”

    简耀东冷笑着,如果不是因为儿子他都不想要了,他一定会让简宁跟王冉离婚,他现只是懒得去管这两个废人,你们是废人也就算了,不要带着我孙子往那条路上去。

    王冉狠狠闭着眼睛,姚若晖倒是听出来一些门道,这事情完全就是从自己身上引起?

    她开口解释?

    别开玩笑了,就眼前这个老倔头子,她敢说自己说出来龙叫都是没用,既然这样自己何必多嘴。

    她开不开口事情还是这样,她就听着被。

    简承宇坐沙发上,简宁坐一边,简宁母亲看着这父子俩,看看简宁怀里孙女,说实话对这个孙女没有对孙子那种喜欢,甚至她觉得这孩子不是简家,只是王冉个人。

    简宁越是喜欢,她越是厌恶这个孩子。

    “孩子结婚,我们是男方家里人总要出现吧?”秦聪结婚日期定了下来。

    秦聪结婚这是早晚事情,女朋友家世那样好,大办就是一定,两方家长不住一个城市,按照女方家里所想呢,是想让秦聪过去住,这样老丈杆子将来也能拉扯一把,女儿放眼前看着总是比去别人家要放心多,可秦聪给推了。

    董丽不管怎么样他都是叫一声妈,秦聪不想让董丽伤心,家里原本就是那么几个人,自己离开了,还能有谁?自己坚持就是留原地,秦聪女朋友也是好说话,没什么脾气,听他,他说什么就是什么,回头跟自己父母一商量,当父母肯定就拧不过孩子,到底还是同意了。

    老丈杆子手里有钱,别不管,孩子住房车子他全部都给解决,当着秦聪面就是这样说,多了没有,给女儿准备了几百万陪嫁,不需要你秦聪出什么,我就是想让我女儿过好些。

    秦聪这边忙婚礼事儿忙自己头晕,没结婚时候觉得结婚不就是那么回事儿,等要结婚了才发现事情太多了,董丽跟着忙来忙去,董丽是压根就没打算告诉老吴家人,可秦朗这人个性是比较憨厚,道义上觉得过不去。

    跟老吴家打了招呼,当奶奶肯定是要问,秦朗没说太多,吴国太他妈就动心了。

    孙子有本事了,将来就得好好走动,大孙子还能带着小孙子一点呢。

    小孙子这大学也毕业了,没找到太合适工作。

    吴国太他爸不想去,他看得出来孩子跟自己家不是很亲,其实说出来谁都能理解,孩子难时候他们是没出现过,现孩子过得风光了他们一窝蜂冒出头,这就有点太那个了……

    吴国太他妈是事儿事儿都想管,秦朗告诉地址,

    直接去秦聪家里看,秦朗人就别墅那边,吴国太他妈一进门一看这里环境,心里生出来一种感慨,小聪这是真出息了。

    吴国太就不愿意听见关于秦聪消息,说是儿子几十年自己都没见过没养过甚至消息都没听说过,是儿子非儿子,加上现这个儿子出息了,好像衬得老子就不是多出色似,他不需要靠别人,也不需要跟着沾光。

    吴国太不想跟那边人有一点牵扯,他知道乔芸现过挺风光,那自己也没有什么好后悔。

    相比较吴国太淡薄,吴国太母亲就很想粘到秦聪身上,这是自己孙子,自己距离孙子近一些怎么了?

    秦聪领着女朋友买东西回来,他女朋友原本就是有点娇气,家里条件这样好还就这么一个女儿,父母都宠,个性是没问题,就是性格有点慢,做什么都慢了慢了,大学谈恋爱时候他就知道了,自己也是能接受这种个性,才深入接触下去。

    吴国太他妈房间里就看什么都喜欢,什么都想往家里划拉,觉得人家买东西就是好。

    秦聪女朋友虽然个性满不代表她就是傻子,背后也跟秦聪说了,她看不惯。

    自己挑出来准备结婚,你知道她花了多少心思?说拿走就给拿走这是不是有点太过于随便了?

    没见过这么没有眼力见,说是奶奶,她都没有见过两次,相比较她喜欢家里奶奶,觉得秦聪那个所属亲奶奶就是个外人,还是个贼。

    吴国太他妈手贱,看见什么好东西自己都想划拉,张嘴就要,也不怕别人会不会膈应,要不到了自己有时候也背着就拎走了,秦聪单位发了一个烟灰缸,其实这就是纪念品,盒子原来位置放好好,里面东西就没有了,你说家里能有什么外人?东西哪里去了还用猜吗?

    “你让她走吧……”

    秦聪冷着脸子出来,吴国太他妈看着今天又买了这么一大堆,这是真有钱啊。

    要是能对她孝敬一点那就好了,怎么说她也是小聪亲奶奶啊。

    “你们回去吧。”

    秦聪脸上没有什么特别表情。

    吴国太他爸脸上讪讪,他也是真坐不住,人家不待见他们,老人心里认为秦聪是变了,小孩子跟大孩子不同,这些年养别人家,认亲了回家一看,家里那么穷,难免就会有一些其他想法,看不上这个家了被,觉得一点帮助都没有被,理解是理解。

    吴国太他妈听不出来好赖话,自己就上手摸着买那床被子,她本意就是想要。

    “这床被我看挺好,一定挺贵吧……”

    上手左摸右摸上上下下去摸,摸个没完没了,你就看她这个架势,就等着别人说一句送给你吧,她就直接笑纳了。

    秦朗脸上闪过一抹尴尬,他是合计毕竟是孩子亲人,你总防备着也不是很好,孩子也长大了,谁对他好他分得出来,可对方就是这样不上台面,董丽回家那就闹啊,说秦朗是想把孩子给人,秦朗也是有苦难说。

    董丽一个劲儿不让接触,他不让接触他们都成什么人了?

    董丽拉着脸,瞪了自己丈夫一眼,然后转身就上去给孩子收拾房间去了,秦聪女朋友人楼上呢,人跟董丽没有隔阂,这未来就是自己婆婆。

    “妈,她手脚不干净,前几天丢了一个烟灰缸,东西不值多少钱……”

    其实那个东西真是不值几个钱,你就是卖还卖不出去呢,问题是叫人心里觉得害怕,谁知道你下回来家里还能拿什么东西?

    董丽听着准儿媳妇抱怨,自己心里就加怨恨丈夫,就他会做人。

    “那有什么办法,这是小聪亲奶奶……”

    准儿媳听了这句就有点不高兴,那老太太喜欢摆谱,好像自己嫁给秦聪跟她有什么关系似,其实说句不好听,她这是下嫁,你有什么资格来指手画脚?你有什么资格出现这栋房子里?

    秦聪送吴国太父母出去,送到警卫时候说了一句。

    “以后你们就别来了。”

    吴国太爸爸脚下顿了顿,差点没

    摔地上,你看孙子就不是自己了,这就不认他们了,撵上他们了,吴国太他妈则是瞪着眼珠子。

    这个小没良心,你以为你是怎么生出来?没有你爸能有现你吗?

    秦聪看着眼前两张老人脸,他真是觉得陌生,小时候事儿记不是很清了,哪怕就是知道眼前人是亲生爷爷奶奶,也生不出来亲近心思。

    “我很小就离开我妈家了,对我妈都没有太深印象,我原本是不想认回去,是我爸说总要自己是怎么来,你们给我造成了很大困扰……”

    秦聪一字一句说着,他真是觉得够了。

    两面都不讨好,他不喜欢这边还得装出来应酬,母亲那边提心吊胆,夜夜睡不着,如果一定要有一侧自己对不起话,那他就选择爷爷奶奶这头吧,反正他们还有其他孙子能弥补上。

    吴国太妈瞬间就哭了。

    “你爸妈对你说什么了是不是?我就知道他们不是真心想让我们认回你……”

    “你不用说我父母,他们什么都没有说过,奶奶你觉得你对着我时候,你看着我时候感觉到了亲切嘛?”

    完全就像是陌生人进行交流,彼此说着客气生硬话,这样有意义嘛?

    吴国太母亲身体僵了僵,秦聪对着他们特别客气,她也觉得跟自己亲自看着长大孙子不一样,可说完全都是为了占便宜那也不是,是自己家孩子,总是想认回来,孩子出席了这是附加,准备去找时候是不知道秦聪现过这么好,要是秦聪过特别不好,特别穷她还是一样会把孩子给认回来,就是不会搭钱就是了,再说他们两个人手里也是没钱。

    孙子是自己家骨血,怎么就一点亲切感受不到了?

    吴国太妈妈拒绝去承认这样事实。

    “你是我们家孙子,老秦家不过就是把你给养大了,生育恩你不能忘了……”

    秦聪讨厌别人用这些来要挟自己,什么生育恩他这里根本就是行不通,生恩没有养恩大。

    “我是被我奶奶给带大……”秦聪无奈说着,有这么一个对比,他实接受不了别人成为自己亲奶奶。

    小时候他爸妈都还心里有想法时候,是奶奶一个人护着他,给了他一个家,奶奶用爱心成全了他到现,他怎么掉过头去认所谓亲奶奶?

    “聪啊你可不能这样啊……”吴国太妈妈拽着秦聪手,这孩子现就是要跟老吴家划清界限,这怎么可以呢?你是姓吴,你是老吴家根,别说姓秦把你给养大了,他们就是对你有多好,你也得记住了你根哪里啊。

    “你妈跟你爸离婚你回去问问你家里人,一点都不怪你爸啊……”

    吴国太他妈不断说着乔芸错,不是他们家不想养这个孩子,你说当时争取了,是乔芸不肯给,后期吴国太再婚了,怎么还能要这个孩子?

    “你妈就是不让被人消停,你爸都再婚了你妈跑回来,她想回来,你说我们能要你吗?”

    孩子也长大了,能分得清是非了,你自己听听看,你妈做那叫人事儿嘛?你能怪得了他们嘛?

    吴国太母亲打算把一桩桩一件件都说给秦聪听,吴国太他爸意识到了孩子为难,是啊,生恩也没有养恩大,孩子有良心是应该这样做,没什么好怪,去扯吴国太他妈手。

    “你要是不走,我就走了。”

    只要孙子挺好,确定这个世界上还有这么一个人,这样也就够了。

    吴国太他妈看着老头子先走了,自己想走又不想走,拉着秦聪手,眼泪不值钱往下掉,这孩子怎么就能那么狠心呢?

    “我是你亲奶奶啊……”

    好不容易人都走干净了,秦朗心里是看得明白,小聪爷爷是个明白人,就是说了不算而已。

    “将来你爷爷奶奶要是有什么困难,你还是得伸手帮。”

    “有什么事儿人家还有亲孙子呢。”董丽旁边说了一句。

    秦朗叹口气,你这样说不是孩子心口上撒盐吗?难道小聪不

    是亲孙子啊?

    董丽是觉得圆满了,吴国太他妈回到家趴床上好个哭,吴国太他爸看了妻子一眼。

    “你养都没养过,一毛钱抚养费没拿过,现想起来孩子了,早干什么去了?”

    “你这就是怪我了?我哪里有钱养他啊,再说我养他他能念得起大学吗?”

    不是不能养,一旦养了,付出就要很多很多,整个家生活水准就得不停往下降,谁愿意有好生活不要,多个孩子去过苦日子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