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婚前婚后,大龄剩女 > 374  算盘

    “你没养过你就别往孩子的身上贴了,孩子跟我们压根就不亲……”说到这里,吴国太的父亲觉得无奈但这些实属正常,孩子需要别人关心的时候他们没伸出手,现在孩子有福气了还打算沾点什么光吗?

    以后他是不打算在来了,等孩子结婚给点钱,这就是他们当爷爷奶奶尽的最后心思了。

    吴国太的妈想问题却不是这么想的,她原本就是打算好好的跟秦聪走动的。

    回到家里躺在床上,晚上把儿子叫了过来,吴国太一听。

    “你也没有养过,能有多少的感情?”他就说了,就当没有这个孩子吧,人孩子现在跟养父母亲,亲妈都不认呢,更何况爷爷奶奶了。

    “你就说风凉话,那是谁的儿子?要不为了你,我能这么着急?”

    吴国太笑:“妈你可千万别为了我,我自己有儿子,我没指望他给我养老也没指望他给我送终,我也不后悔从来没养过他,他好了呢我替他高兴,他不好了呢也别指望我给点钱,我自己都要活不起了。”

    反正也不缺他这么一点,爱咋咋地,他就是这种心态。

    秦聪结婚的时候没有通知这边,他心里就是打算断了,秦朗倒是有那个心可惜董丽拦着,董丽死活不让联系,乔芸这头是给了消息,乔芸也来了,来是来了,以客人的身份来的,没有她什么事儿,乔芸不甘心。

    我生的儿子,怎么你们就养育一场就变成你们的了?花了多少钱我给,这不就完了。

    儿媳妇给婆婆敬茶这原本就是正常流程,你说董丽这边给了一万块按道理来说这就算是挺好的了,秦朗又给,之后就是每桌每桌的单独敬酒,你说这可好,到了乔芸的这桌,乔芸整幺蛾子。

    手里拎着包,这是要走的节奏,拉住秦聪的手,从包里拿出来一个红包,那红包看着鼓鼓的,鼓出来老高的一块,如果里面装的是钱的话,没有个七八万是下不来的,同桌的人都是好奇,这是什么亲戚,怎么就这么大的手笔呢?

    这简直就是把人婆婆的款儿都给压了。

    “妈没有其他的可给你的,这些你拿着……”

    秦聪的脸黑的跟锅底似的,秦聪不接,就站在原地,眼看着局面就要僵上了,秦聪的老婆伸手接了,对着乔芸笑笑:“干妈我送你出去吧。”

    人家这一听才知道,哦,原来这是干妈,这干妈够有钱的了。

    乔芸还想说什么,是被儿媳妇直接给推出去的,你看着儿媳妇这小身板好像没什么肉,上手就知道有没有力气。

    “你何必这样做呢。”

    乔芸哭了。

    “我亲生的儿子……”

    儿媳妇叹口气:“你给他留条活路吧,爷爷奶奶那边闹,现在你也跟着闹,这些年我觉得他挺不容易的,爸妈是养父母你说秦聪能心里一点不在意嘛,好不容易长大了,你就放他一条活路吧……”

    “我怎么没放他活路?他结婚我说给买房子买车,可是他不答应啊……”

    乔芸委屈,她真是想把钱给拿出来,钱她都准备好了,是秦聪不肯接受,不肯接受她这个亲妈的付出。

    秦聪的老婆心里叹口气,用你出什么钱?

    “你要想想小时候他过的是什么样的日子,其他的我就不多说了,其实小孩子也会记恨的……”

    秦聪当着她没说过几次,可大体的事情她还是知道的,你把儿子给忽略到了那种地步,这并不是说你现在有钱了你就能买回来一切的,钱不能代表一切的。

    乔芸走了,晚上夫妻两个人回到家里,秦聪也是喝多了,自己躺在沙发上一句话都没有,老婆负责收拾房间,衣服都要换下来明天准备送去洗。

    “你知道我恨我亲妈吗?”

    这是秦聪第一次表达他对乔芸的直观感受,什么不记得了那些就全部都是推托之词,小时候的一些事情他就不愿意去回想,想起来自己心里就难受,有时候他就想,是不是因为他现在过的好了,所以亲人才会找上门?

    乔芸就一定不是因为秦聪有钱才找上门,她自己手里也是握了不少的钱,至于吴国太家里,那就只有他们自己才知道了。

    *

    简宁端着杯子,这父子俩是一个比一个能沉得住气,简宁母亲觉得好笑,两个人的亲密爱人都在楼上呢,他们两个人这么的淡定?

    简耀东就是对着王冉来,怎么能伤人他这话就选择怎么说,王冉这把年纪被人叫到眼前骂,说实话这些年简宁给惯的,简宁不说她外面更加没人说她,工作家庭双得意,老了最后生了一个老来女,她的人生还有什么可遗憾的?

    就是因为没人说,现在被公公数落的跟三孙子似的,情感上没有办法接受。

    简承宇的事儿她想拦了,可能拦得住嘛?

    孩子长大了不是自己能按压得住的,如果公公说话那么算数的话,他为什么没压制住?这开始的也不是一天两天的,为什么最后全部都扔到自己身上了?王冉有心想回嘴,她也有嘴巴也会说的。

    “我插一句……”若晖呵呵的说着,找了一个位置坐下身。

    她成长的环境跟现在就差不多了,不待见她的人多了去了,说她没有教养没有家教的也多了去了,在乎的话往心里去的话,自己还不得跳河,亲爹都不指望了,你一个老头子说些没有边际的话,我干嘛要往心里去,淡定的坐下身,你说踩着高跟鞋呢,脚还觉得累呢。

    “我跟简承宇是自由恋爱,我喜欢他,他也喜欢我,阿姨是反对的,阿姨对吧?”若晖带笑的看着王冉的方向,一开始反对的是挺厉害的,至于原因她就不说了,大家都懂,若晖淡淡的看了简耀东一眼:“我爸也是不同意,但是我的想法呢,他同意不同意跟我无关,我成长的环境就是这样的,父亲跟这个男人给我选,我选我的男人。”

    王冉张着嘴巴,这孩子有点……

    简耀东冷冷的扫着若晖的脸,如果知道他个性的人就不会说出来这样的话,简耀东是把家族当成一个整体,一个不能分割的整体,你为了一个男人可以抛弃你的父亲,这算是什么孩子?

    “这位老爷爷不喜欢我什么?不喜欢我长得太过于漂亮?不喜欢我的好身材还是不喜欢我会穿衣服?”她是专门找自己的优点去说。

    王冉服了,不要脸到了这种程度这也是一种功夫,让她说她是说不出来这些话的。

    “您这样数落阿姨,阿姨不反那是她教养好,您也说了我教养不好,何止不好,我压根就是没什么教养,说我肯定不行,也轮不到您来教训我,有本事你让简承宇甩了我,没本事你只能认下我来当你孙媳妇儿,不高兴我们可以不见面……”

    王冉眼睛跳跳的疼,你这是往枪口上撞呢。

    简耀东原本就不喜欢若晖,现在因为若晖说出口的这句话直接更加否定,她就连一个玩意都算不上。

    拿着手里的杯子,里面的水照着若晖的脸上就扬了过去。

    王冉叫了一声,不知道里面装的是热水还是凉的,不同意就不同意,不能动手啊,跟晚辈动手这有点……

    若晖伸出手在脸上抹了一把,还好不是很烫,不然就毁容了。

    “我说的就是实话,您老愿意听是如此,不愿意听还是如此,陪着简承宇上床的人是我,而不是你,你躺在他的床上估计他也会活活的吓死……”

    这就是拿着简耀东来逗闷子了。

    简耀东铁青着一张脸,从抽屉里拿出来一沓的照片砸在若晖的脸上,一沓子打在脸上很疼,姚若晖最讨厌的就是别人碰自己的脸,别说谁的爷爷,亲妈她也不给面子。

    王冉倒是看见了一张,脸色变了变,心里波动的更加厉害。

    “你跟他结婚?就拿这样的过去结婚?你有资格吗?”

    姚若晖的眼神变了,什么尊敬什么辈分通通都抛到后脑勺去了。

    “我不是好鸟,你以为你孙子就是什么好鸟了?不要把自己家的人想象的太好,据我所知爷爷为您生了唯一儿子的那位到死恐怕也是没有爱过您的吧……我要是男人我也如此,属于我的东西就必须在我的手上,哪怕我看着她去死……”

    王冉的脑子嗡一下子的彻底乱套了,姚若晖怎么知道的?

    姚若晖知道的事情多了去了,只是看她想不想开口,谁家能没有一点秘密,其实这事儿在她来看,她也管不着,生死有命富贵在天,一个人的命运生下来的时候就已经注定了,就是那样的命运谁都改变不了,你是站着说话不腰疼,既然不配的话,你干嘛跟她生儿子?

    真是好笑的要死,你生了儿子,裤子一提,转眼就不承认自己干过的事情,可能吗?

    她要是没想错的话,简承宇是没有任何叔叔伯伯的吧,这样来讲,那就等于是说只有他父亲一个,他现在的奶奶没有孩子是因为什么原因?女人啊,你只要动动你的脑子,有些答案就会浮现在眼前的。

    退一万步来讲她同情简承宇的奶奶,看看你爱上的是一个什么山猫野兽的。

    别拿着她的过去来说事儿,她至少活明白了。

    “承宇说给你听的?”

    这事儿除了家里的人有谁会知道?

    若晖扯唇,需要他来跟自己讲吗?

    你以为兜得很严实的事情其实在她来看不就是一场笑话,不了解你们家的人就一定不会知道其中的秘密,你简耀东也是没少做缺德的事儿,所以就没拿着家教好不好这点来制约她了,可笑不可笑。

    简耀东从来没有在小辈儿的面前这样的被下面子,眼眸刀刮一般的从若晖的身上掠过。

    “我今天愿意跟着来这里就是为了说这句话,您老了,在活能活得过我吗?你就是用孝道去威胁简承宇,我可以等,等上个十年八年的,就算是你能多活,至多二十年我只要保养好了,我依旧还是能进这道大门,不仅是进,我还要风风光光的进,我要所有人都知道我是简承宇的太太,是他明媒正娶的太太,就算是因为什么他听了你的话,娶了别的女人,我就不停的破坏他的家庭,气死他老婆然后在嫁进来,给他生一堆的儿子……”

    姚若晖仰着头,反正她今天来的目地已经表明了,是为了专程气死简耀东前来的。

    她想要一个人,她就不会松手。

    简承宇站在门外,听着里面话语声,自己的眼睛抽了抽。

    “你孙子喜欢我,就是喜欢我,遇上多好的也没用,这辈子他只能跟我绑在一起,谁让爷爷您不是个女人了,您不能懂得一个女人想要留住一个男人的方式方法,下辈子爷爷如果投胎了,跟前一个奶奶换个位置,您也许就理解了……”

    得,直接给说死了,直接盼着简耀东去投胎了。

    姚若晖的伶牙俐齿王冉肯定是比不上的,王冉个性跟她又不同,王冉心里再不爽有些话她不敢说,也是不愿意去说,若晖是有什么,哪怕心里不这样去想,我嘴上也得气死你。

    你孙子就是这么一个货,他虽然给我摆脸子给我下套,那到了床上你试试看,床上滚一圈是听我的还是听你的,你可以堵堵看嘛。

    这是女人天生的优势,你的那套家族论在你孙子这里行不通的,谁让他遇上我了。

    简承宇就站在门外,听着姚若晖毫不禁忌的言论,反正无非就把他给说成了是被美色给迷晕的形象,扯扯唇,唇角抽了好几次,哪里来的这样的自信?

    简耀东被气的一句话说不出来,他要是生气了不就是如了姚若晖的愿,听了不气的话,从来没有人这样跟自己讲话。

    王冉是垂着眸子,心里什么滋味儿都有,明白姚若晖讲的就是实话,话糙理不糙,自己也是个女人,当一个男人喜欢一个女人的时候,所有人都说她不好,只要这个男人觉得好,那就等于拿着尚方宝剑了。

    简承宇怕姚若晖在说下去,自己爷爷得脑溢血了,弄了这么大的场面,你说把人给请来了,该说的也说了这就行了,在门上敲了两下,推门进来。

    “妈你先下去吧,晞彤找你呢。”

    王冉起身直接出去了,书房里就只剩下了简承宇跟姚若晖,简承宇的手里端着一杯茶,等着自己的母亲出去,把手里的茶杯递给姚若晖。

    “送过去。”

    用眼神跟姚若晖沟通了沟通,要说姚若晖好在哪里,有哪些是王冉比不上的,你让王冉随便的给人下跪,王冉肯定做不出来,特别是这样的场合之后,你就是拿刀抹了她,她也做不到,你看着姚若晖现在的气势,她能委屈自己给别人下跪嘛?前脚恨不得指着别人的眼睛让他去死,后脚马上给人下跪?

    姚若晖接过简承宇手里的杯子,自己就真的跪下了,这没有什么,孙媳妇儿给爷爷敬杯茶,应当应分的。

    简承宇就特待见若晖这种识时务,她在这里受的委屈,回头他是一定会补偿她的。

    简耀东坐着没动,也没有伸手去接,简承宇从一边拿过来一个杯子自己跟着也跪了下去,陪着她跪着,你要是不喝,那我们就跪着吧,用自己来威胁简耀东。

    简耀东恨不得一巴掌拍飞眼前的这张脸,自己养他这么大,叫他对着谁下跪过?今天就因为这么样的一个女人,对自己来威胁是吧?

    有心想叫他一直跪着,儿女情长,为了女人下跪,你可真是出息啊,可心里舍不得。

    让简宁在外面跪一天,简耀东的心里不会有任何的感受,他现在已经排除那个人了,丝毫不把他当成亲生的,可孙子是从小看到大的,他这样一跪,简耀东是看不了自己孙子在地上跪着。

    谁都可以跪,他孙子不能。

    简承宇跟姚若晖从楼上一前一后的下来,简宁母亲挑挑眉。

    “老头儿说了,叫我们都滚。”若晖大大咧咧的说着。

    滚就滚被,你以为谁爱在这里待着。

    王冉他们只能跟着回了若晖的家,进门就看着地板上都是衣服,家政阿姨请假了,若晖也忘记这事儿了,你说人都领进门了她还没有丝毫的感觉,等阿姨回来不就有人收拾了。

    简宁这眉头一直就没松下来过,王冉就觉得自己刚刚真应该在加点油的,这还能被称作是个女人?

    自己的家都收拾不干净,要你还能干嘛用的?

    “晞彤……”

    简晞彤吧嗒吧嗒的自己给姚若晖去捡袜子了,什么样的家长养什么样的孩子,简晞彤你看着她小,自己就特别的干净,穿完的衣服自己要叠立整的放在一边,不干净的衣服自己不穿,虽然就是个这么大点的小人儿。

    简承宇没好气的看着姚若晖,家里怎么就变成这样了?

    姚若晖直接无视,废话早上换衣服,她需要试穿,穿着穿着就这样了呗。

    简宁直接给了负分,回到房间里就跟王冉说。

    “哎……”

    他什么时候叹过气?

    可自己的身份又不能说什么,别说姚若晖是个外人,疾苦算是简承宇这样,简宁不会开口说的,他的个性就是如此。

    简承宇绷着一张脸,若晖坐在镜子前往脸上涂化妆品呢。

    “你去把外面收拾收拾。”

    “不会。”

    若晖不耐烦的说着,自己拍完脸直接上了床,拉开被子,把身上的睡衣都扔了下去,有本事你就让她这样出去,如果他愿意的话,自己是没有什么意见的。

    最后的那一件轻薄的砸在简承宇的头上,简承宇脸上都能冒黑烟了。

    她不收拾,就得自己去收拾,父亲的目光都已经说明一切了,他爸是有点轻微的洁癖,这样肯定看不惯。

    简承宇收拾立整了,简宁在这样的环境里睡不下去,在别人家他也不是很喜欢,昨天最大的错误就是不应该过来,一大早简承宇就说胡话。

    “我爸昨天没睡好吧,昨天晚上我训她了……”

    王冉听了只想笑,谁训谁了?

    姚若晖说的那话到现在她还记得特别的清楚呢,若晖说只要床上滚一圈,你问问简承宇自己姓什么,他还能不能记住了,今天早上儿子这话说的就比较搞笑了,你弄得了她吗?

    依着王冉来看,恐怕是弄不了的。

    那丫头太过于有个性了,个性过头了。

    姚若晖没精打采的从屋子里走出来,这还是简承宇喊了半天的结果,简承宇看着她这个样子,板着脸孔:“几点了你才醒啊?你平时不是醒的挺早的……”

    王冉这回是彻底心里笑了,得,什么都别说了。

    他们两个人要准备回家,简承宇留了,可惜没留住人,姚若晖恭恭敬敬的把自己准公婆外加小姑子给送到机场的,嘛话都没有一句,你要恭敬我就给你们看我恭敬的一面,简晞彤伸手要人抱,若晖当着王冉的面好颜色,背着转过身就对晞彤黑脸。

    “小朋友应该自己走。”

    她这胳膊细的哪里能抱得住孩子啊,可王冉跟简宁不知道怎么搞的,就愣是让她抱了,晞彤现在分量也是挺沉的,孩子在她怀里还动来动去的,这个活物啊,姚若晖抱不动自己还不能把小姑子给扔了。

    这边撑着笑脸,那边牙都要咬碎了。

    简晞彤上手去扯若晖的头发,捧着若晖的脸往她嘴上凑,她是看见若晖唇上唇膏的颜色了。

    好不容易把这一家子给送走了,姚若晖转身锤着自己的胳膊,就干这么一点活,晚上回家直接躺尸了,他倒是挺有本事的,对着自己呼来喝去的,前些日子收拾她还没收拾够是吧?

    简承宇就是典型的给点阳光他就烂灿的代表人物。

    简承宇知道她委屈,下班的时候订的地方打算跟着若晖一起去吃饭,姚若晖人是来了,笑眯眯的迎着春风而来,正面看一点问题没有,后面看,整个后背全部都留给别人欣赏,偏偏简承宇现在没有观察到,他就是感觉有人不停的在看姚若晖,这倒是正常事儿也没往心里去。

    一整个晚上姚若晖乖巧的跟一只猫儿似的,用自己的小爪子去挠简承宇的心,挠的他心痒痒,好不容易撑回家了,若晖特意专程的展现了一把自己的后背,气不死你,我跟你姓。

    简承宇脑仁跳跳的疼,拉过来她,两个人吻的如火如荼,姚若晖赠送了一句。

    “今天姨妈报道……”

    一盆冷水泼了下来,她就是专门的端着冷水盆等待着他身体的温度升高然后在兜盆的泼下,泼你个生活不能自理。

    目地达到自己转身去休息去了,留下某人在卫生间内咬着牙。

    *

    “王焱领导现在对他怎么样?”

    李波撇撇嘴也就那样被,好能好到哪里去。

    李波现在想动公婆手里的钱,说实话号称有这些,她都没有见过,有了钱有没有工作就不是那么要紧了。

    有钱也得让她看见钱吧?她孩子都给老王家的人生了,她还能跑了吗?

    王超的病还是扩展了,情况不是很好,或者说前期这完全就是拿着钱用钱来支撑着王超的身体,好不容易出现点效果,再次复查却出问题了,医生也是跟徐秋华谈,按照这样的情况来说,恐怕至多就是半年,他们也是尽力了。

    徐秋华一听马上傻眼了,不是说恢复的很好吗?

    她没让王超在生过一次气,自己每天侍候他,图什么?不就图他能平平安安的。

    “医生你不能这样啊,我妹夫你也是认识的……”

    徐秋华不得不把简宁抬出来,她妹夫也是医生啊,你不能这样糊弄他们的,只要能治好,花多少钱她不在乎,只要能给治好了就行。

    医生明白徐秋华的心思,但这病好的可能性是没有的,超过五年的有几例?即便真的有,那都是轻度的,发现的也是早,现在的情况是,王超的癌细胞已经转移。

    徐秋华怎么哭也不行,这东西不是她哭就能给哭没的,自己跟没头苍蝇似的只能去找王冉。

    打王冉电话找不到,就上门去堵,她脑子已经停机了,忘记简宁医院能去,自己现在就守着一个念头,只能王冉救了,那是王冉的亲哥,她不会眼睁睁的看着王超去死的。

    王超不能死啊,他还年轻呢,这不是让她后半辈子没有希望了嘛。

    简宁带着孩子先回来的,徐秋华这又是跪又是求的,简宁这手拉着女儿,拿手还得扯着徐秋华。

    “嫂子,有什么话咱们进门再说……”

    简宁问了之后自己也是真的上心了,打的电话问的详细情况,那边医生也是有什么说什么,就因为用的是好药,所以转移的才会如此的缓慢,要是用一般的药,恐怕这人早就没了,现在救治的情况就是这样,救下去也就是托一托。

    王超这是还没开始疼,到了后期他自己能不能扛得住这就都是说不好的。

    “从片子上来看,心脏上还有骨头上我们都怀疑……”

    简宁听罢,只能跟徐秋华慢慢解释,人到了这种情况,咱们就想对策,指望救好这不现实,就随便一个国家你去做,也是做不到这点的,只能尽量的拖延,拖延生命,养的好呢,兴许活上个一年半载的这就都是有希望的,保养的不好,这就难说了。

    “简宁啊……”徐秋华抓着简宁的手哭。

    徐秋华觉得自己现在就是无依无靠的,没有可依靠的了。

    怎么办啊?世界都塌了。

    徐秋华娘家这边知道了王超的情况,以前王超好好的时候,其实徐秋华娘家没起过幺蛾子,现在不是为了妹妹着想嘛。

    “妈你得劝劝秋华,为自己活一活,王超这要是没了,你说秋华自己,手里没有点钱……”

    当嫂子的不是算计那两个钱,只是走到这一步,你就必须得现实起来,一旦王超真的蹬腿了,你徐秋华是外人,你婆婆对你有多少的不满,儿子都没了,还能要你这个儿媳妇吗?有些东西就是这样的,钱握在自己的手里才是真的。

    儿子儿媳妇轮番上阵,外加孙媳妇也是劝,徐秋华侄媳妇儿劝当然就不是为了徐秋华着想,而是为了自己着想,能多带回来一点,自己是不是也能跟着沾点光,不说多,几千的,自己总轮得上吧。

    徐秋华她妈这主意就跟着摇摆不定,觉得说的太对了,得让女儿留点心眼。

    徐秋华这边跟公公婆婆都没说,怕两个老人承受不住,现在跟王冉家亲,有事儿就去王冉家,有什么都是跟王冉商量,简直就是拿着王冉当主心骨呢,就连王焱也顾不上用了。

    外人看着是如此,跟疯了一样的就不停的往小姑子家跑,李波看了自然有意见的,出了这种事儿,你自己儿子你都不相信,你信外人?

    李波就吹枕头风,跟王焱嘟囔。

    “不是我小心眼,可自己家的事儿还是自己心里清楚最好,姑姑是不能贪我们家的钱,那以后要是有口舌之争你说也是犯不上是不是……”

    李波是想拿回来这件事情的主动权,婆婆别什么都对着姑姑说,跟他们儿子儿媳妇的一句话都没有。

    这钱花到哪里去了,花了多少,详细的她总有权力知道吧?

    王焱有点不爱听。

    “我姑也不可能差我们家的那点钱。”

    这点王焱还是敢保证的,自己姑姑家的条件那么好,不可能存在就为了这么一点钱而有什么的,这个他深信无疑。

    “我不是说姑姑差,妈现在一点不镇定……”

    王焱冷着脸子看着李波:“你的意思是觉得我爸花钱花多了?”

    他听来听去就是听出来这个意思了,自己家的钱,想怎么花就怎么花,虽说王焱被丈母娘老丈人疼着,可自家人肯定是高于一切的,王焱不太喜欢李波这种腔调,钱是我家的,跟你没有多大的关系,用不着你现在就替着着急,完全就是没有必要。

    王焱去医院做陪护,王超现在差不多一整天的时间都要在医院,他自己也知道了八成是严重了,话特别的少,人瘦的厉害,徐秋华在王超面前从来不哭,不会表现出来绝望。

    “妈,我跟你下去吧。”

    王焱跟着徐秋华的身后,母子俩一起去的食堂,现在午饭都是在食堂解决。

    徐秋华对着自己儿子就没有什么不能说的。

    “你姥姥啊,真是越老越糊涂了,昨天来了跟我讲,让我自己小心点,我小什么心啊?”

    徐秋华就不爱听这话,哪怕就是善意的也不愿意听,她丈夫还没怎么样呢,就让她小心点,小心什么?她儿子还有呢,她怕什么?就是将来王超真的没了,她给王超守着,用母亲多什么嘴?

    徐秋华这时候原本情绪就是不好,看着谁都觉得不顺眼,为什么亲近王冉,因为王冉是王超的亲妹子,她绝对是不会坑王超的,别人这都是说不好的,她谁都不信,徐秋华就是有这个狠劲,别说亲妈,谁要是不顺着她的心意,什么妈那都没用。

    让她留点钱放在身边,给谁花?搭娘家啊?

    要是一般时候她也就不说了,现在什么时候了?自己亲妈还说这样的话,想起来就是一肚子的气。

    徐秋华跟儿子说着,王焱他姥姥都说了一些什么,这些话她不怕说,就让儿子知道知道。

    “李波的小心思我也知道,我就告诉你这样一句话,我嫁给你爸这些年你奶心里都是不相信我的,怕我带着钱跑了,钱就没放在我手里过,我没什么怨恨你奶的,李波也是同样的,别说她还打过我,我跟你讲,王焱你是我亲生儿子,当妈的就没有吭儿子的,钱我是绝对不会给你们的……”

    “你别以为妈跟你姑姑亲近就能怎么样,你姑姑亲还是你亲我心里有数,跟你姑姑再好,你姑姑都是付出,得不到我们什么便宜,明白吗?”

    告诉王焱,跟你姑姑关系再好,你也不用看着急躁,将来钱都是你王焱的,你王焱才是我亲儿子,别人都是白搭。

    王焱也是听明白了,自己也跟母亲交个底,你看李波跟徐秋华闹成那样王焱没伸手管,那时候是觉得母亲做错了,在钱的上面,他还不至于那么缺心眼。

    “妈,你也记住一句话,你是我亲妈,我对谁再好也越不过你,老丈人丈母娘就更加不可能。”

    徐秋华叹口气,表示自己明白。

    “你爸这到后面花钱花的厉害,我也没跟你爷爷奶奶说,怕他们着急伤心的,钱都是你姑姑先给掏的……”

    这点来说徐秋华感激王冉,没有几个妹妹敢这样给掏钱的,虽然可能能还得上,那要是换做一般人,人家还得合计合计,要是到时候有人反悔了呢。

    王冉拿钱跟别人还不一样,她只要拿了简宁就一定是知道的,简宁在这里面起的作用很大,到处给跑。

    王焱想来想去,这么下去不是办法,用姑姑的钱这怎么能说得通呢,自己开车回家,跟王妈妈讲了。

    钱还是得自己家掏,不能让姑姑白拿,你看王焱说这话说的明明白白的,王妈妈有点承受不了。

    王焱握着自己奶奶的手。

    “这都是命,咱们也抗拒不了,奶我爸能多活一天我们就尽一天的力气,我妈也好我也好肯定不会放弃,这点你放心……”你看孩子上来这个劲儿,说话说的明白,没人盼着父亲去死,只要有能救的,无论花多少钱一定救,这不手里有钱嘛,要是没钱在另说,现在有这个条件,他当儿子的自己没本事,自己拿不出来钱救,只能让奶奶掏腰包了,另说来讲,姑姑是出嫁的人,哪里能用姑姑的钱,就是姑父嘴里不说,人家心里会不会想写其他的,虽然姑父不一定会那么想。

    王妈妈有点慌,想要给王焱拿钱,王焱就按着自己奶奶的手。

    “奶,你别怕,还有我呢,用多少钱咱们哪多少……”

    徐秋华娘家的人跑医院跑的特别的勤快,徐秋华就躲着她妈,不愿意听那些话,可徐秋华她妈上赶子能说的就是这些,就跟中了邪似的老太太就非要当着女儿的面说这个。

    王超在睡觉,徐秋华在一边坐着,哪怕王超就是呼吸出现了一点不对劲儿,徐秋华的心就提提着,王超现在不愿意叫徐秋华离开自己身边一点,徐秋华出去买饭他都不愿意,可这里医院不给送上来,徐秋华每天就跟王超打商量,自己都是用跑的,人家食堂的人看见她都认识了,每天都是跑来跑去的,买饭用的时间肯定是很短的。

    徐秋华这边坐着呢,她妈往上凑。

    “你嫂子也说了,你得为自己多考虑一点,秋华啊,那毕竟不是你亲妈,我说这个你别不愿意听……”

    徐秋华躲着躲着最后还是没有躲掉,眼睛就恨不得能吃了人,自己仇视的看着自己妈,扯着自己妈就给扯到了外面,你就看她现在的状态,这哪里是亲妈,简直就是仇人啊,你在看她对王超时候的状态,说是王超有可能转移到了骨头上,徐秋华碰王超都是万分的加了小心,生怕他疼。

    “妈你回去把,以后别来了,你这是盼着他死呢,就等着他闭眼睛呢是不是?”

    跟着自己亲妈就来劲儿了,觉得没有自己妈这样的,你算是什么意思啊?

    没有这样盼着女婿去死的,再说就算是王超没了,她依旧还是老王家的儿媳妇,怎么就要把她给轰出去啊?

    徐秋华听不得别人说王超就好像马上就要死了,这边使力气就为了多让王超多活两天,你说自己亲妈这头还这样说。

    徐秋华是直接上话就训斥自己妈,徐秋华这老太太知道女儿现在心情不好受,她也不敢还嘴,你说弄的自己里外不是人的,老太太可怜巴巴的看着女儿,她就是怕女儿将来吃亏,老王家这钱都在老太太的手里,要不然她能担心吗?

    回到家里,就跟儿媳妇说这事儿,徐秋华的嫂子是看明白了,难怪说出嫁了就是外人了,这是信她婆婆超过自己亲妈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