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婚前婚后,大龄剩女 > 375  家变

    平心而论谁都不是算计你家的那点钱,无非就是怕你将来得不到家产,现下还被这样冤枉,还不如不管呢。

    徐秋华的嫂子能做到不管,徐秋华的妈妈可做不到,在怎么说都是自己生养的孩子,孩子再不懂事自己也得去管。

    干脆私下就叫了王焱两口子来。

    王焱听李波的是听李波的,可有些方面他不傻相反的还很尖,不会轻易说出口的,就像是王焱跟徐秋华说的,母子那是天性你看中间不管发生过多少,有多少的埋怨不理解,到了最后还是会拧成一股劲儿。

    当姥姥的呢,就想伸手去管,你爸现在身体这个样子,将来人一走,钱可都是在你奶奶的手里,你总得为你妈考虑考虑吧,毕竟你奶奶还有个女儿。

    人心到了最后关头,能关心的就一定是自己家的人。

    王焱坐着没有吭声,李波是想吭声了,好不容易有个人提到钱的事儿了,不是她当小辈的就在乎那两个钱,你说属于他们的钱总奶奶捏着算是怎么回事儿?

    她就是想干点什么自己都不方便不是嘛。

    “你爸现在这样的关头,你奶奶捏着钱不肯松手,要是少也就算了,王焱啊你得替你妈说句话……”

    王焱眼皮子都没有动,替他妈说句什么话?

    把钱都给他妈了到时候搭舅舅被?还是要搭谁?

    王超那是王焱的父亲,现在姥姥说这些话不就是在王焱的心头下刀子嘛。

    李波看着王焱的脸色,好像是看出来一点什么了,自己没有开口。

    “你想让我说什么啊?钱我奶奶还能给别人吗?”

    当姥姥的被问的一愣,是的,她就是怕王妈妈把钱最后都搭女儿身上了。

    “你姑姑不是……”

    “我姑姑家从来就不差这么一点钱,姥姥你要是知道的话,就应该清楚这些年都是我们家占我姑姑的便宜……”

    这话把徐秋华她妈给说没声儿了,话是事实,可她给人家当妈总会挂心挺多的。

    李波现在听明白了,王焱压根就是不想让自己外家上手去管。

    王超自己清楚自己没有多少时间的好活头了,后面的话现在就得交代清楚了,不然等自己一蹬腿到时候家里在乱起来。

    “我就是死了,钱也不能给到李波的手上。”

    王超心里对这个儿媳妇提防的很,徐秋华只要活着喘口气,钱绝对不能给到李波的手上,他们要是买什么,掏钱给买,多了也不能给,这是老王家的钱不是老李家的钱。

    徐秋华眼泪唰唰的往下掉,不太听王超说这些,可是他不交代清楚了,她以后也不知道要怎么做。

    “王焱啊,不懂事啊,你跟王冉以后好好走,她是我亲妹妹不会害你们的,有事儿就多往王冉家跑,多问问她,勤动动嘴,我死了看在我的面子上她不会不管你们的。”

    王超这就是在交代后事,跟徐秋华说的是一套,是少年夫妻老来伴可是王超对着徐秋华也是有隐瞒的,每个人心底都是有属于自己的小秘密,王超不能不为孩子考虑,王焱是他的儿子是他的责任,徐秋华不是。

    说起来也是可悲,跟你过了这么多年,为你付出的不少,最后临了临了王超防备上徐秋华了。

    王超趁着徐秋华出去办手续的时候,对着王冉是这样说的。

    “你嫂子还年轻将来说不好还要改嫁,钱跟房子都不给她……”

    王冉一听,自己看看外面,你说这话要是被嫂子给听见了,寒心不寒心吧,天天这样侍候你,最后还被你这样防备着。

    “我知道她对我好,可人死了一切就都空了,钱都得留给王焱,王焱这媳妇儿我不放心。”

    “你别说了。”王冉不让王超说,她不太想听这些的话题,很沉重。

    王超看着王焱:“以后多听听你姑姑的意见,亲姑姑别什么都强,你要是记得爸的话你就多问问你姑姑姑父,王焱啊,当男人不能犯傻,钱握在自己手里的才是真的,夫妻哪怕就是过一辈子,到最后谁能知道对方的心思呢。”

    王焱不吭声,王超闭着眼睛,觉得自己也是累了。

    他知道对不起徐秋华,可没有办法,他要是这么年轻就走了,剩下徐秋华一个,徐秋华不找也就算了,要是找了,孩子以后就很容易失去原本属于他的,这些王超不得不提前做出来应对之策,只要能保全了自己儿子,徐秋华怎么恨他,他都认了。

    伤了谁的心,他不能伤了王焱的心,必须留给王焱一条康庄大道走。

    王焱跟王冉在门外说话,徐秋华回来,能围着王超转的其实就是徐秋华,有些东西王冉跟王焱上手那就都不行,徐秋华就坐在床边,他说渴了自己马上就去给倒水。

    “你爸说的话别跟你妈讲。”王冉交代了一句。

    这要是话说开了,嫂子心里怎么合计?

    这不是全家都在合计她一个人了嘛?

    王妈妈来医院来的次数不是很多,来了王超就发脾气,到底病房里就都是这样的病,王超觉得父母年纪大了,不让来。

    王妈妈想了好几天,儿子现在这样,不管出于什么角度,这钱自己都应该放手,你说放自己手里多少年了,钱这东西生不带来死不带走的别让秋华心里念叨她这个当婆婆的是怎么回事儿是不是。

    王妈妈晚上让全家人都在,王超在屋子里休息,明天还得折腾到医院去,打上针人就特别的精神,不打针人就看着不行。

    徐秋华找着位置坐下身,简宁王冉也都在,王焱是自己来的,没领着李波来。

    家里出了变故,王焱好像一瞬间就长大了,之前的那些头脑似乎都找了回来,钱的方面他都是背着李波的。

    他爸跟他妈过了这些年,还不放心呢,更何况他跟李波才结婚几年,十万二十万的王焱都敢当着李波的面说,这也不是什么大事儿,一多起来,人就容易起贪心。

    “我跟你爸都商量好了,过两天秋华跟我们去一趟银行……”

    王妈妈相信每个做妈妈的心里都有自己的孩子,徐秋华也是一样,将来的事儿他们防备不住,真的要是再婚了,相信徐秋华也不会看着王焱不管。

    徐秋华是第一个出口否定的,哭了。

    徐秋华的意思就是说,王超能活多久她就侍候多久,哪怕王超就是瘫痪了躺在床上就留着一口气她都愿意侍候,一旦王超真的没了,她就搬回来跟公公婆婆一起住,肯定不会有再婚的心。

    徐秋华说的是真心话,她这辈子跟王超过成这样,还能找谁?

    说自己不幸福吧,这说不过,她觉得自己还是很幸福的,王超脾气是不好了一点,可对人没的说,以前因为她没少找王冉的茬,在老婆跟亲妹妹之间他已经做出来了选择,她给人当老婆的就不能这样的丧良心,王超怎么对她,她就得怎么还回去。

    王焱没说话低着头,王冉觉得心苦。

    真的挺苦的,嫂子这辈子对着自己大哥那真是毫不保留的奉献,临了自己大哥交代了这么两句。

    徐秋华一哭,王妈妈也跟着哭,王妈妈哭是哭自己儿子命不好,天底下那么多人,干嘛一定要抓她儿子,她觉得不公平。

    王妈妈这钱还是坚持要给,徐秋华坚持就是不肯要,最后王冉开口了。

    王冉跟简宁的意思也是给,应该给的,这是徐秋华应得的,其实动迁那时候就应该给到徐秋华手里的,那时候自己爸妈心眼就小了,也是从来没见过那么多的钱,怕有个万一倒是也能理解。

    你老人握着钱能握一辈子吗?肯定那是不行的。

    这事儿暂且就先放下了,王超这病情越来越重,到了后期压根就连床都起不来了,必须住院治疗,其实说治疗就是拖延生命呢,徐秋华中间一次家都没有回来过,每时每刻的守着,连洗澡的时间也没有,更加没有那种条件,王超睁开眼睛就得看见她,不然就不安心,越是到最后就是不能离开徐秋华。

    王超整个人身上的肉都没了,就剩下骨头跟皮了,瘦的厉害,整个人脱型的厉害,王超这种病其实特别的疼,就是打了止疼药也根本起不了多少作用的,一个病房住着,你看别人那样的喊,病人大多数都是不讲理的,因为来自身体的疼痛他们没有办法缓解,只能发泄到自己身边亲人的身上,可王超不,王超咬着牙关,从来不喊一声,你从他的嘴里就听不见疼这个字。

    能不疼?

    疼的厉害,别人碰碰他,他都疼的受不了,可王超有忍劲儿,来看他的都是他的至亲,疼给谁看?

    王冉来医院王超就一定会睁开眼睛看着,脸上一点脂肪都没有了,显得特别的大,当着王冉哭过一次,那之后就再也没哭过,其实临死他什么都明白,觉得对不起妹妹可已经讲不出来了,这时候亲情超越了一切。

    王冉这妹妹当的,只要有点时间就来医院,守着她哥,不管怎么说一个妹妹能做到如此也是不易,她兴许愧对了自己的儿女愧对了简宁,但是王冉绝对没有愧对过这个家,没结婚的时候一心一意的为了这个家,结婚之后也没说放手不管。

    王超卧床,大小便都是要在床上解决的,对床的人给收拾大小便的时候从来就不会怕别人看,毕竟都是病人有什么怕看的,徐秋华不,从来都是用被子蒙着然后自己把被子叠出来一个角度让被子自己能遮挡住别人的视线,谁都没有看见过王超大小便。

    徐秋华的娘家妈来医院的次数不少,可提的无非就还是那些话,王超这眼看着就要不行了,徐秋华对着自己妈彻底发飙了。

    “你赶紧走,我不想看见你,走的远远的,以后你也别来医院。”

    跟自己妈就干起来了,不愿意听见自己妈说的话。

    王超弥留的时候,谁都不知道他的思维是不是足够的清晰,还能不能认出来谁,王焱已经习惯了每天往医院跑,自己晚上就睡在医院,李波带着孩子没有办法来,李波也不愿意来这里,徐秋华也不吭声,大部分所有的事情还是徐秋华一个人坑在肩上,王焱一个孩子他能懂什么。

    王超今早起来就有点起色不好,上不来气儿,当时整个身体的状况就看得出来不对劲儿,医生也是叫家属做好心理准备也就是这么一两天的事儿。

    “王焱……”声音特别的虚,王焱从床上起身握住自己爸爸的手,以前有过多少矛盾,到了这种时候一切就全部都消除了,有什么还能比亲爹多喘一口气更加重要呢。

    王超问今天是星期几。

    王超心里是在算计着王冉的时间,他要是今天死了,王冉还得请假,马上就要周末了,自己得撑一撑,到了周末死了王冉直接就放假了,这样也不影响王冉。

    闭着眼睛又睡着了,徐秋华熬的现在跟一个小老太太似的,头发也不梳,有些人可能会说,梳个头发就一分钟的事儿,你就连一分钟都没有啊?

    答案就是没有。

    王超挂药,现在饭吃不进去,多少天了都吃不进去,需要打牛奶,然后各种营养的东西,打下去之后人会觉得不舒服他会往上反,这个过程徐秋华都得看住了,为了就让王超少受点苦,王超的大小便打针会不会出现疼痛,睡觉的时候他的呼吸道很不舒服,有时候就好像随时都能呛死一样,现在全身几乎就都是有,大脑也是有,当时医生就说,将来到了后期恐怕会很痛苦,你想那是脑子啊,里面都是。

    星期五晚上,王超出现反复。

    “怎么一直都有啊?”

    王超以为自己是上大号,其实不是的,全部都是血,血红红的一片,开始撒血了。

    一会儿就是一床,人这么下午哪里还能有好,徐秋华用手去搂,王焱上手比较慢,孩子都吓傻了,不敢上手了,就傻愣愣的站在原地,好不容易要上手了,王焱的动作太慢了,徐秋华就用胳膊一下子就把儿子给挤一边去了。“你躲开,不用你。”

    这是自己的丈夫,跟她过了一辈子的人,徐秋华看着满床的血她心里是什么感受?

    一片的绝望,知道这是活不成了,还不能哭,哭了王超能看见,他自己现在就以为是上大号呢。

    徐秋华满手全部都是,王焱抖着手去给自己姑姑打电话。

    “咱们还没好好过呢,买个大点的房子,你说你这辈子抠抠戚戚的,总合计省点钱,这回咱么不省了……”

    王冉跟简宁打车过来的,孩子没有办法,王冉下车就上去了,简宁抱着孩子在外面等王妈妈过来,孩子肯定就不能给领进去的,容易吓到孩子,王冉进门第一个感觉就知道撑不过今天晚上了。

    徐秋华特别的刚强,王冉都忍不住要哭了,叫徐秋华给训斥了。

    “嫌你哥脏是不是?不用你管,你去一边儿去。”

    徐秋华说的这话就是给王超听的,怕王冉给说漏了,王冉的手一直抖啊抖的,全部都是血啊,人这样下去肯定就没的活了,自己一个人就在那儿一直弄一直弄,按道理走之前人应该有个清醒的时候,王超没有。很快人就走了,走的时候眼睛没闭上,徐秋华上手,眼睛又睁开了,就是死不瞑目,不放心。

    王冉要上手,徐秋华不让,她的丈夫用不着别人来管。

    “你把眼睛闭上吧,我不能在找人,你相信我。”

    徐秋华一边哭一边扯着被子拽着王超,这就是不让走,她的丈夫啊,现在人没了,叫她怎么活啊。

    徐秋华哭的是撕心裂肺的,李波这是才过来,在走廊里慢悠悠的来了,王焱起身就看着李波问她,孩子呢。

    “在家呢,我妈带着呢,在把孩子给吓到了,这里都是病人……”

    王焱一个耳光就抽了过去,他从来没觉得李波不好,不管怎么说现在是孩子的爷爷没有了,孩子是不是应该来送一送?

    李波被打懵了,第一个反应过来就上手去挠王焱,凭什么打她啊?

    李波原本就是一个不吃亏的人,要说李波尖的话,这时候她做的最错的就是跟王焱动手,还有之前说的那句话,你可以不带着孩子来医院,等谁冷静下来其实都会想通的,这也不是什么好事儿,孩子看见了肯定就会怕,但是你当儿媳妇的你不应该嫌弃,从老公公病重就一直拖着不肯来医院,就觉得好像能传染到自己的身上一样,要是别人家的长辈王焱不会生气的,这是亲爸,他的爸爸。

    这一巴掌王焱也是脑子昏沉沉的打出去的,打完自己是后悔了,可惜后悔没有两秒钟,李波就上来挠他的脸了,你说这头王超人才没有,这边这两个人就掐了起来,这简直不是就成了笑话嘛。

    病房里还全部都是自己家人,徐秋华被李波给打了,自己都没有恨成这样,你爸前脚才走,你们后脚就让他不得安宁啊。

    “李波啊,妈求你了,你别闹了……”

    徐秋华怎么求都没用,李波现在就是豁出去了,打她就不行,啪啪啪好几个耳光抽到王焱的脸上,自己也哭的跟疯子似的,王妈妈进门看见的就是自己大孙子被李波抽了好几个耳刮子。

    好不容易医院这边安静了下来,就要准备后事了,王焱 也是在气头上,徐秋华哭都哭不出来了。

    “这样的媳妇儿就不能要,绝对不能要。”

    王妈妈扔了一句话,要她干什么?公公这才走,后脚她就闹翻天了,没有这样闹的。

    徐秋华的意思也是这样的,李波不行。

    王冉是不想跟着搀和,这事儿得王焱自己去想,其实人都是在气头上。

    李波这边死活就是不肯去给公公守灵。

    “爱谁去谁去,也不是我亲爹死了,我凭什么去?”

    李波她妈气的,气的直跳脚,可惜跳脚也没用啊,说不了女儿,李波她妈就意识到了这是一次危险,家里发生这样的事儿,李波还不出面,你说王焱记恨不?

    王焱跟他妈有多大的怨恨,这回人家母子俩是连成一片心的。

    李波她妈就苦口婆心的劝着:“你就听妈一句吧,你这是要离婚啊?”

    “离婚就离婚谁怕谁。”

    家里出了这么大的事儿,谁家都会来人的,三婶这人不记仇,你王焱不懂事我不跟你一般计较,她是看在王超的面子上来的,听说王超死的时候眼睛都没闭上,三婶也哭了。

    王妈妈就说自己儿子最后不放心,你看三婶还说了一句公道话。

    “别当着秋华的面说出来,秋华这辈子对王超不薄,钱应该给的……”

    哪里有这样算计自己老婆的,她跟你过了一辈子,就算是将来真的有什么别的想法你也不能这样的,你应该多看看她对你的好,王超从生病到现在人没有了,付出最多的人是谁?那肯定就是徐秋华,毋庸置疑的。

    当老婆徐秋华是合格的。

    三婶也是劝着王妈妈别防备儿媳妇,咱们家就从来没有出过这样的事儿,儿媳妇嫁进来这些年,你能到最后就因为王超说的那句话就防备着她,你说王超到最后脑子都不好使了,整个人思维跟正常人都是不一样的。

    王妈妈抹抹眼泪:“我没打算对她说,等这事儿过去的,钱我就交到她手里。”

    三婶点头,这事儿就是对的,该怎么样就怎么样,别舍不得,这些原本就是打算将来给孩子的,你不可能握一辈子。

    三婶跟二婶把王焱叫到眼前,这不是说没有儿媳妇,有儿媳妇的话,儿媳妇在哪里?

    农村讲究原本就比较多,你李波到底出了什么事情不能前来?

    “她要是不来,就说明她不想当老王家的这个儿媳妇了,今天不来的话,以后就别来了……”

    三婶跟二婶不像是王妈妈一样,在别的事情上面你李波怎么做,他们也管不着,但是现在不行,你公公人没了,你躲起来了?

    王焱就打电话过去,反正王焱这口气也是不怎么好,李波在电话里就横了。

    “爱咋咋地,我就是不去,离婚,我等着你离婚。”

    一点面子没给王焱,李波不是真心想离婚的,她就是出不来这口气,过去王焱惯着她,哪里找过李波的错。

    二婶就劝王焱,这样的媳妇,别说生了一个孩子,生了十个八个的都不能要,坚决不能要。

    全家人都是这样的意思,拧成一股劲儿的劝着王焱干脆就离,这边王超下葬了,全程就只有王焱一个人,李波死活不肯来,李波她妈倒是来了,可惜事儿不是这样能解决的。

    等忙完这些,王焱的心也冷了,你不肯来不就是对我有意见嘛,有时候离婚也就是一口气的事儿,谁要是都愿意往后退一步也不至于就说能走到离婚那一步。

    王妈妈没说话,就到现在王妈妈还觉得离婚对孩子不好,这婚得慎重不能离,王爸爸从来不张嘴的人,把王焱叫过来,老爷子什么时候插手过别人的事情,这回也是开口说了。

    “要是不能过,那就趁早把手续给办了。”

    自己爷爷这么老实的人都开口了,加上徐秋华又是劝离婚,徐秋华搬回来住了,那边的房子转手就给卖了,下定决心了,等儿子结婚的时候给买大房子,她也不跟着一起住,她以后就侍候公公婆婆了。

    王焱给李波打电话,李波有些动摇了,毕竟这么多天没联系自己,一看来电自己又得瑟了起来,你最后还不是来求我了?

    “我还以为你死了呢,跟着你爸走了呢。”

    这话王焱听了能不能高兴得起来?

    王焱这边家里人劝肯定就是一方面,加上自己也是有些来气,就说了想离婚,李波呢听见离婚两个字自己愤愤不平你还跟我叫嚣上了,你王焱算是什么啊?你家里号称多有钱,我哪里看见过钱?

    李波也不肯低头,这就进入了僵局,李波的妈那是真的找王焱道歉,在这上面人家丈母娘看事情比自己女儿看的长远,看的明白,可惜李波这脾气,就非得王焱来跟她道歉才行,王焱要是能那么做,估计他爸也得从地下爬起来掐死他。

    越闹越僵,最后王焱就真的干脆想离婚了。

    真的拿出来主意,李波傻眼了,这时候老王家的人都站在一齐,目的就是不要李波了,就是看在孩子的面子上也不行,这儿媳妇就是个搅家精,徐秋华心里多恨李波,她能为李波说话嘛?

    她现在人是悲痛的,王焱体贴自己妈妈,这就给了徐秋华机会。

    李波也没料到最后能变成这样的局面,离婚是吧?

    还嘴硬,离婚就离婚,谁怕谁。

    李波要这个孩子,但是老王家不肯给,王妈妈当时就说了,她不管王焱跟李波怎么样,但是王爽绝对不能给李波,女孩儿按道理是应该妈妈带着比较好,可妈妈这么年轻以后肯定会再婚的,再婚孩子就成了累赘了,但是在老王家这样的事情不会发生,徐秋华下包票了,她给带孩子,王焱将来就是再婚在生孩子她都不会把王爽给王焱管的,省得孩子受气。

    李波躺在床上不吭声,她妈就哭。

    “我当初怎么劝你的?就因为生气这就闹着去离婚,你说有没有你们俩这么儿戏的?你傻啊,李波白聪明了一回儿,姓王的原本就不喜欢你……”

    这不是回到当初了嘛,人家齐心合力的想要把你给踢出去,你自己还不知道,还不想办法做预防,那最后倒霉的就只能是你了。

    李波气不过这口气,离就离,离了她还能找更好的。

    双方谈离婚谈的特别的痛快,王焱手里也没什么钱,住的房子是人李波家的,东西他就通通都不要了,领着王爽走人就是,李波这边板着脸,孩子她也没打算要,她倒要看看王焱自己怎么带。

    李波她妈就拉着王焱的手,但凡有一丝的机会她都不能放弃王焱跟李波和好。

    “王焱啊,你带着孩子多来看看小波,她就是脾气犟……”

    说什么也不顶用啊,男人跟女人不同,喜欢你的时候那时真喜欢,可真的一旦离婚了,迈出来这一步想回头那就难了。

    王超人没了,徐秋华现在正没有事情可分心,就带着孙女,你别说她没耐性,那时候是赶上家里有事儿了。

    现在人虽然有时候还那样吧,那照比着以前也好多了。

    李波最大的错,就是让老王家所有的人都挑出来错了。

    王焱想再婚,其实不太难,家里的条件摆出去,随便抓一个都是大姑娘,徐秋华不管那些,你看着对眼了就行。

    找认识的人介绍,介绍的这姑娘呢,是没看上王焱本人看上王焱这个家了,就冲着家里的这些人,老王家在这个村儿是出了名的讲道理,人都好,一团和气,人家姑娘各方面条件都挺好的,王焱一个二手男,姑娘就有点犹豫。

    “咱们看个人条件也得看看这个人身后的家庭。”

    姑娘的妈妈说了一句话,不是冲着王妈妈的人,她就不会答应,就因为这么一句话,两个人就相处上了,王焱最大的累赘就是有个女儿,但是相亲的时候徐秋华就把话说在明处了,我儿子是离过婚,但是这孩子你放心,就是你想带我都不会交给你带,因为我不放心,我能活到多大岁数,孙女我就给养到多大,这点可以放心。

    那姑娘王冉见过一次,说话的水平要比李波高出来一截,为人处世都行,都说得过去的,你说王焱跟三婶那闹了多大的别扭,人家姑娘就能给摆平,现在还去三婶家串门呢。

    徐秋华是只要这个儿媳妇不是李波,那就谁都行。

    徐秋华每天的乐趣也就是抱着孩子逗逗,就剩下这么一个念头了,把孩子照顾得好好的,给养大。

    王焱要再婚,老王家大出血,买的复式楼,给儿媳妇买的车,儿媳妇自己有工作,工作还挺好的,在银行上班,也算是稳定的工作,家庭条件不见得多好,可人好。

    这地方就这么大一点,李波当初那也是亲戚邻居之间这么介绍的,王焱这边有动静,不可能就不传到李波的耳朵里的。

    李波她妈一听,心里就有点不平衡,王焱跟李波结婚的时候,老王家拿出来什么了?

    现在这算是什么意思?

    “你听妈的话,你现在就去找王焱……”

    其实李波她妈还是很聪明的,你是前妻,你在某些程度上还是占着一点的天时地利的,你只要愿意低声下气的,你还怕抢不回来王焱?那就是铁板上钉钉的事情,你肯定能抢得回来。

    李波愿意低头的话,她绝对能办得到,可李波现在的心思也是死了。

    因为你父亲过世,你就上手?我说的话不中听那是不是事实?

    李波她妈叫李波借着去看孩子的由头,只要两个人回忆回忆过去,有什么不能解决的,你把王焱弄回来才是真的,可李波就是不去,说什么都不去。

    李波又开始联系上了过去认识的那些人,跟自己老姨又重新好了起来,认识的人多了起来,对王焱的那点心思也就淡了。

    李波最近认识了一个公安局的局长,人虽然年纪大了那么一点,但是对她那叫一个好,给钱给的特别的松,一天给一千块钱,随便她花,剩下的钱就看你怎么拿了,你有本事你就从他身上掏,天天有饭局,每天都去饭店吃,这种生活一旦沾染上,就戒不掉了,李波觉得自己生活的挺好的,也没有孩子当累赘。

    李波是越来越会收拾,走出去那小模样那小身材,那叫一个勾人,原本脸蛋就是长得不错加上会收拾,每天一群人吃吃喝喝的,还有钱拿,上什么班,认识的这些人全部都是有本事的,李波也敢在朋友面前值得起来腰,我认识XX银行的行长,我认识某某政府的谁谁谁,有事儿找了李波那就真的很好使。

    也就是她一句话的事儿,开口了真有人替她去办,一下子就被捧了起来。

    李波她妈闹,现在闹不行了,过去那是有家,有丈夫有孩子,还能栓得住,现在无所顾忌她怕什么?

    李波她妈就跟着,跟来跟去,彻底把李波给跟火大了,自己就搬出去住了。

    李波也算是好手段,这才多长一段时间,你说就捞了两个房子,都是八十多平的,虽然不是很大,可钱加在一块儿架不住多啊。

    人的欲望就是无限的,突然觉得自己牛逼了起来,那感觉就是不同了。

    王焱还是给领导开车,不温不火的,一个月也就固定那么一点的钱,没多没少的,很稳定,可稳定过头了,李波接触的都是王焱领导上面的人,早晚就会有机会碰面的。

    领导跟李波关系不错,毕竟大家总是一起吃吃喝喝的,你说他也知道李波怎么回事儿,看着王焱的目光就带着一点别的意思了,想想其实也是,人家不是找了更年轻的嘛,王焱也不吃亏。

    李波来单位替别人办事,溜光水滑的来了,正好碰上王焱要载着领导出去,这就撞上了。

    “小李啊,来办事啊?”

    李波笑笑,看看前面的司机,自己不屑的翻翻白眼,打开车门坐了进来。

    “嗯,我们家老刘这不是让我爸妈做点生意嘛……”

    李波家现在是跟着沾光,有冤大头愿意出钱,她也有本事叫人出钱,李波她妈现在就是管不了了,想管女儿不听自己的,管不住也没办法。

    王焱冷着脸,这样的见面场合多少有些尴尬,他看明白了,这要是看不明白自己得多傻?

    把领导送到地方,王焱追了两步,拽住李波的手,李波好像看着细菌一样的看着王焱。

    “干什么?”

    王焱觉得夫妻一场,他不想看着李波变不好。

    你抱大腿你能抱得住多久?你年轻也就这么两年,总得为自己考虑考虑吧?你以后要怎么样?

    王焱离婚没有多少后悔,可毕竟大家同一张床睡了那么久,这是自己女儿的妈妈,他还是希望李波能好的,不是没想过回头,可惜李波那时候就没来找他,到今天大家都回不去了,王焱心里也是有点感慨。

    “你是一个女人,总得为自己多想想吧。”

    李波听了这句话只觉得可笑,你王焱有什么资格对我说教?你算是哪门子的好心?

    “你管好你自己就行了,听说你要再婚了?”

    王焱没吭声,这事儿不是用来显摆炫耀的,何必刺激她呢。

    李波冷笑着:“行了,就别装出来这副模样给我看了,我看了觉得恶心,我跟你离婚我从来就没有后悔过,你能给我什么?”

    王焱脸色有些发青,在怎么样他总比老头子年轻的吧?

    何必自甘堕落呢。

    “爽爽你就不能去看看她嘛?”

    李波把话说的很绝对,她就是不打算给自己回头路走,王焱也要再婚了,她现在活的挺好的,何必在牵连不断呢。

    说句不好听的话,这年头谁管谁啊,女儿给你了,就是你家的人。

    “我相信你家会好好照顾王爽的,以后咱们也别见面了,见面你跟我打招呼你不觉得尴尬嘛?”

    王焱憋着一肚子的气看着李波转身离开了,照比着跟他结婚那阵,肯定是现在更加的好看,会收拾了。

    回到家里,王爽这孩子其实不是很好带,总容易生病,可农村没有拿着孩子太过于精贵的,王妈妈王爸爸也没那个时间,徐秋华是能照顾,也照顾的不全面,只能在饮食上面,生活条件上面给孙女比较好的。

    王爽有时候光着脚就跑出去,这里玩玩哪里玩玩的,玩的跟野孩子似的,你说身体好多了,不轻易在动不动的就进医院了,一开始总念叨自己妈妈,找自己妈妈,到处找,找不到就哭,哭完了就生病,到后期好像也忘记自己妈妈了,自己一个人每天去别人家串门,妈妈这个词儿好像淡淡的就从记忆里给忘却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