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婚前婚后,大龄剩女 > 377 小姑娘,大姑娘

377 小姑娘,大姑娘

    “你们打算什么时候结婚?”

    王冉以为这辈子自己都不可能问出来这样的话,到头还是她先追的。

    看着简承宇跟姚若晖压根一点动静都没有,没有也就算了,要么赶紧分手要么就结婚吧,这么拖下去算是怎么回事儿?

    当初是他来求的自己,说让同意他们结婚,这就完了?还是说他是在闹自己玩呢?

    简承宇是不急,姚若晖更加的不急,结婚一个比一个能拖,用姚若晖的话,结不结婚有什么分别吗?这个男人还不是一样的爱我,我们俩也是同样的生活在同一张床上,差张纸分别有那么大吗?

    “好,我不管,随你们吧。”

    王冉扣上电话,笑了出来,她着急吗?她一点都不着急,最后要是黄了,该高兴的人才是她呢,她生的是儿子,有什么好吃亏的。

    简晞彤吧嗒吧嗒的冲了过去,往母亲的怀里一挤。

    “满头都是汗……”

    小丫头没心没肺的笑着。

    她是心里一点愁事儿都没有,每天开开心心的,睁开眼睛就是吃,吃饱了就可以睡,高兴的时候围着爸爸转,不高兴的时候还是围着爸爸转,世上只有爸爸好。

    女儿身上穿了一件圆圆小小的短裤,你看着这小腿短的跟什么似的,跟着自己妈妈颠颠的就往房间里走。

    简晞彤跟王爽的差别已经渐渐的拉开了,晞彤不见得就有多淑女,可是在一些细小的事情上面简宁很注意,孩子的身体孩子的牙齿包括每周定时的给孩子剪脚趾甲,这活全部都是简宁干的,让王冉干她现在也不敢下手,怕把女儿给弄疼了。

    王爽呢,现在身体是好多了,成天也是到处疯,不过徐秋华带孩子还是存在一定的弊端。

    简宁开着车领着孩子回去,王冉坐在前面,女儿坐在后面,简晞彤自己玩着属于自己的小肉手,很想咬上一口,觉得很有意思,偷偷用眼睛扫了一眼正在开车的父亲,然后彻底老实了。

    父亲的目光里透露出来了一丝的凶光,好吓人啊。

    小手拍拍自己的胸脯。

    到地方,简宁给女儿解开安全带,晞彤就跟野马似的,下了车逗逗这个逗逗那个的,小大人看见谁都能勾搭说上两句话,蹲在地上,岔着小腿,在进行跟公鸡的交流当中。

    “你喜欢吃什么?”

    公鸡表示哪里来的女疯子,抬头挺胸的一路小跑准备开溜,晞彤跟在后面颠颠的跑着,就追着人家还要继续更加深入的交流。

    “别跑……”

    “晞彤你小心她叨了你……”王冉看着女儿这架势有点不放心,要是被啄了,到时候就找不到地方去哭了。

    简晞彤消停两秒,然后又去找狗进行谈话了,这个年纪正是招猫递狗的好时段,就没有她招惹不到的,什么她都有点兴趣。

    王爽是喜欢多个小朋友来跟自己玩的,同龄嘛,两个孩子先是害羞了一下下,然后就玩到一起去了,简宁用眼睛看着孩子,徐秋华还取笑简宁。

    “你就放心吧,这是在家里,不会出危险的。”

    简宁担心什么?

    王爽没被晞彤挠过,可晞彤被王爽挠了两次了,简宁能不担心吗?

    他现在的立场不能说不让晞彤跟王爽玩,自己这傻闺女也忘记了前两次的教训,跟人家玩的很开心。

    王焱的事儿这就是准备订了下来,家里人一起吃顿饭。

    王爽咬尖,什么事儿得她先出头,比如伸手摸狗狗,得她先上手,如果是晞彤先上手她就不高兴,会伸出手去打晞彤的小手,晞彤没当真还觉得人家是跟自己玩呢。

    王爽口袋里的零食多到吃不了,自己爸爸奶奶还有太奶奶都给买,小孩子吃零食不就是正常的,王妈妈领着出去经常给买一些吃的,王爽拿着棒棒糖递给晞彤,那意思让晞彤也吃,另一方面也是显摆,你看我有,你都没有。

    晞彤看着这东西颜色挺漂亮的但是她不肯吃,家里从来不让她吃这些,爸爸说了吃了牙齿就会疼,里面会有虫儿,晞彤就把王爽递过来的棒棒糖放在一边,自己先堆城堡玩。

    王妈妈家里院子的一个角落有一些沙子,是准备将来用的。

    王爽把棒棒糖从地上捡起来又塞到简晞彤的手里,这孩子个性有点急,也不说,就想让简晞彤吃,多好吃啊,自己还给她了,为什么不吃?

    简晞彤性子慢了慢了的,也没当回事儿,又给放在地上了,这下子王爽彻底火大了,抓着棒棒糖的过程中抓到了沙子照着晞彤的脸就是一扔。

    院子里是鸡飞狗跳的,王冉一听见晞彤哭,心跟着跳了两下。

    简宁蹿出去就看见女儿满脸的沙子,手就端在两边,自己好像有点不知道要怎么办的样子。

    “爸爸……”

    王爽继续吃着糖,咔嚓咔嚓咬的糖作响,还嘲笑简晞彤,摆着鬼脸:“爱哭鬼。”

    简宁把女儿扯到怀里,问她:“哪里疼?”

    王冉拿着水,夫妻俩围着孩子转了一会儿,把眼睛给洗了洗,简宁这回让晞彤就跟在自己的身边,亲自领着玩。

    “简宁这也太小心了,孩子总得有玩伴吧……”徐秋华讪讪的说着。

    小孩子在一起,肯定会打架的,这是避免不了的,不过这也是成长的过程不是,你看晞彤被养的有点娇气了,娇里娇气的,将来长大了也不是什么好事儿。

    王冉虚弱的笑笑,这要是在一起玩,王爽还不得弄死晞彤啊。

    吃饭的时候,晞彤跟王爽都不算是大,都得家长去喂饭,你看徐秋华喂饭就有一个特点,桌子上有鱼肉她就不会给孩子夹,因为她还得弄刺,她嫌麻烦,弄点菜汤给孩子拌饭,王爽吃的也是很高兴,毕竟汤汁里有味道嘛,简宁就给女儿夹青菜,自己跟孩子吃一碗饭,你一口我一口的,他一吃,晞彤就馋,就更加爱吃了。

    “妈妈吃。”

    晞彤拿着筷子挑着一根菜送到王冉的嘴边,王冉吃了,女儿给的,怎么能不吃呢。

    徐秋华就受不了,还让孩子动手,你看看桌面上的饭粒。

    晞彤吃东西动静很小,几乎是没有的,在简承宇身边眼前的时候,她声音大,简承宇就用手打晞彤,这哪里就是哥哥了,简直就是管家,什么都负责管的管家。

    王爽吃饭就有啪啪的声音,这孩子吧唧嘴,不放在一起吃,这是感觉不出来的,放在一起,这差距就大了。

    晞彤吃过饭王冉下地,给女儿找水杯,叫她漱口,这王焱的未婚妻在上面坐着呢,自己用眼睛都看着,也算是学到了,啊,原来带孩子还能这样来带,以前没见过晞彤觉得王爽带的也挺好的,现在这样一对比,她就知道问题出在哪里了。

    有很多的小细节,准婆婆都是不在意的,或者徐秋华就认为这没有什么了不得,孩子将来长大自己就会了。

    晞彤吃过饭要午睡,蔫了吧唧的,自己躺在床上睡不着,得在爸爸的怀里,这都是习惯了,要睡觉简宁就抱着,出去拍一会儿就睡着了,简宁这饭也没怎么好好吃,你就看着他围着孩子转了,出去把女儿抗在肩膀上,没一会儿小姑娘就睡着了,简宁拍着孩子,好像在说什么。

    “我们家王爽可不用人拍,躺在炕上自己就睡了。”

    这是徐秋华特别自豪的一点,你看看王爽多懂事,哪里还像是晞彤这样还得弄个人去拍,你们就惯吧。

    王冉笑笑不说话,这孩子从出生,简宁就是这么哄着睡觉的,你说改那也是改不了的。

    王冉出去走向车子的那边把里面的包拿出来,袋子里装的都是孩子的被子跟枕头,这是随身带的,徐秋华算是开了眼界了,这是有钱没有地方花啊,难道别人家就没有被子?盖一下会脏了你女儿的身体还是怎么样?

    真真是娇气。

    王冉铺好,简宁扛着小姑娘回来,给放在一边,小姑娘睡的秀秀气气的。

    王爽晒的有点黑,又黑又亮的,成天的在外面跑,不黑才怪呢,晞彤的小脸则是白里透红的,也是一样的喜欢出去跑,遗传基因方面其实晞彤也没有多占翘,唯一占翘的一点就是自己父亲是个医生,很多方面他都很懂,只是很渊博,能注意的一定会注意到,平常出去有时候也会给戴个小帽子,紫外线最强烈的时候是不带着孩子出去玩的。

    吃跟养都是一些辅助的方面。

    王焱看着自己女儿,怎么就真农村来的似的?

    虽然这孩子现在就住农村,别弄的差别这么大啊,王爽也是城市里的孩子来的。

    吃着饭吃着吃着,外面放鞭,突然一阵声音,王爽先哭出来的,然后晞彤跟着哭,简宁搂着孩子,给孩子顺着后背。

    “晞彤,爸爸在这里呢……”

    徐秋华上去把孩子抱到自己的怀里:“不怕啊,坏蛋,奶奶叫你爸爸出去打他,谁让他吓到我们爽爽了是不是?打死他……”

    王爽就念叨着:“打死他……”

    简晞彤平时不爱哭,真哭起来也是够人呛的,大家都吃饭呢,你说孩子哭,谁还能有胃口了,简宁把孩子交给王冉,王冉抱着就出去了,到后院领着孩子去看看鹿。

    王爸爸照顾鹿特别的精心,某些方面来说他对这些动物可能要比对着自己的孩子都好。

    “这是姥爷养的鹿……”

    晞彤泪眼八叉的圈着妈妈的脖子,死劲的往母亲的身上去贴。

    “妈妈,怕……”

    “怕什么?大人在庆祝呢……”

    晞彤瘪瘪嘴,不太懂得为什么要庆祝,为什么要弄出来这些声响,自己想睡又不想睡,害怕在听见声音,蔫了吧唧的,眼睛都睁不开了,还得继续搜索着父亲的身影。

    看见父亲才会觉得安心。

    王爸爸出来干活,你说他就是干了一辈子的活,别的也不会干,晞彤对着里面的人支着小牙,王冉拽着女儿的小手对着里面挥挥。

    “姥爷……”

    这外孙女跟自己重孙女同岁,在某种程度上来说,肯定就是晞彤更加的亲,王爸爸轻易不太伸手抱孩子,更加没怎么抱过简晞彤,王爸爸嘴上不说,可什么都在心里,他知道简宁有洁癖,自己穿了干活的一身衣服,抱人家孩子,孩子在嫌弃呢。

    对子女他没有什么要求,可简承宇跟姥爷家并不是很亲,这就是王爸爸留下来的一种印象,不太想要伸手去抱。

    晞彤活动着小腿,让妈妈把自己给放下来,王冉放下来孩子,看着晞彤找她姥爷去了,自己就放心先回房间里了,自己亲爸照顾着,她完全不需要担心。

    简晞彤人生有一大爱好,那就是喜欢抱各种老爷爷的大腿,越老的老头儿她越是喜欢。

    跟在王爸爸的身后,王爸爸怕她会觉得脏,一个小姑娘的,这里面又都是鹿拉出来的粪便什么的,环境在收拾也干净不起来,王爸爸就让晞彤站在外围,可孩子不干,非要往里面去,王爸爸干活她就跟着,上小手来回倒腾着。

    一老一小干完活,王爸爸喝凉水,孩子舔舔嘴唇,好像有点馋,王爸爸看着她这样子,把手里的瓢递过去,孩子小口小口秀气的喝着,然后张着大嘴,一副很满足的样子,拍拍自己的小肚子,那意思她喝饱了。

    每天你就看着晞彤,就跟看电影似的。

    一老一小,王妈妈出来合计喊晞彤回去,就看着小小的人儿跟在王爸爸的身后就跟小尾巴似的,来来去去的,晞彤说话的时候眼睛特别的圆,又圆又亮的。

    “也不知道是像谁了,我看着不像简宁也不像是王冉。”

    孩子比两个大人都招人喜欢,王冉小时候也不是这样的。

    王冉出去喊女儿,还喊不回来了,说是要陪着姥爷干活,走着走着,自己歪了,没站住,就摔泥里了,自己咯咯的笑着,脚上的运动鞋都飞到一边去了,王爸爸就蹲下身来拯救小姑娘,把她抱到一边干净的地方,脱掉孩子脚上的袜子,晞彤光着小脚丫,自己碎碎念,这丫头话可多了,简直就是个话唠。

    遇上对心的人了,那哇啦起来就没完了,跟小苍蝇似的。

    王爸爸耐性好,你怎么哇啦对他也没有一点的影响。

    王爽出去玩,从来不进家里的鹿圈里,因为觉得脏,有味道,特别是天气暖的时候,味道冲鼻,远远就恨不得跑开了,王爽也怕王爸爸,轻易不会上前。

    晞彤揉着眼睛,这是还是困,伸着小手让王爸爸抱她。

    “抱……”

    王爸爸抱着,没一会儿在自己怀里就睡着了,王爸爸这一身又是有味道又是脏乱的,没合计孩子能让他抱,老人家都是喜欢小孩子的,王焱那时候王爸爸就挺喜欢的,现在来了一个这么小的,眼睛里就能融化世界。

    王爽这一看,就不高兴了,在屋子里扯着嗓门哭,一定要让太爷爷来抱自己。

    “你太爷爷身上脏……”徐秋华哄着孩子。

    晞彤晚上就说不回家了,要跟太爷爷睡,王冉哄了半天哄不走,王妈妈就笑,说王爸爸会留客人呢,你看外孙女给留下来了。

    晞彤就跟着王爸爸的身后乱转,自己姥爷走到哪里去,她就跟着去哪里。

    简宁这一看,孩子不走,那孩子就先留下吧,留下来他也是提心吊胆的。

    王爸爸早上醒的早,人上了岁数,就是睡不着了,他睁眼睛的时候小丫头喝奶的,睁开眼睛首先第一件事那就是喝奶,王妈妈穿着背心就下地给她冲奶,冲完塞到孩子的嘴里,自己打算上炕,王爸爸起身,这是要打算上山,简晞彤穿戴好就跟着上去了。

    今天山上有道独特的风景,一老一小挨着坐着。

    王爽是想让晞彤跟自己玩,别跟太爷爷玩,可不知道怎么说,看见晞彤就想引起来晞彤的注意,显摆自己的那些玩具,还有吃的,可惜晞彤就是不上当。

    早上吃饭,在这里,吃东西就不能按照晞彤平时吃的来了,王妈妈给什么她就吃什么,王妈妈说今天要出去买点东西,家里的必备品,让徐秋华一会儿跟着自己一起去,徐秋华合计两个小丫头在家里待着也没有意思,那就一起去被,别让晞彤待着无聊了。

    王爸爸开车给送过去的,他没下车,自己也不打算去超市逛,他又不是女人。

    王妈妈跟徐秋华领着两个孩子,一人抓着一个,生怕孩子就丢了,王爽进商场,看见什么好玩的觉得有意思的,自己就想伸手去要,晞彤就只是观赏了,你要是给她买点什么,嬉了嬉了的笑着,买一点小东西她都觉得高兴,王妈妈给两个人一人买了一个小鼓,那上面一摇就会发出来声响的。

    “谢谢姥姥……”

    大大的在王妈妈的脸上香了一口。

    王妈妈心里就感叹,这孩子被简宁给养的,其实家里条件那么好,孩子什么没看过,这孩子就是这点好,你给买点小玩意她都特高兴,很好哄。

    在王妈妈待了两天,简宁来接了,还是不放心。

    “爸爸,我给你背诗,你让我在待两天……”

    简晞彤这就来了,其实谁说王爸爸不会带孩子的,也给孩子念念诗什么的,王爽不爱听这些,简晞彤能记住,因为从小她爸就是这样带她的,喜欢听。

    又待了五天,简宁来接,孩子哭的厉害,在王爸爸的怀里死活就不肯到自己亲爸的怀里去,眼泪一对一双的往下掉,你说王爸爸现在这年纪看不得这个,就哄。

    “你先回去,过几天姥爷去看你行不行?”

    哄了半天,强忍着红眼圈,晞彤看着自己姥爷点点头:“你说要看我的……”

    尽管不是自己想要的,但是姥爷说了,她就得回家。

    弄的王爸爸心里还特别的不得劲,革命的友谊就这样培养了起来。

    *

    “里面有什么?”

    不得不说若晖的第六感很准备。

    这人今天无事献殷勤,说要跟她过来看电影,一路上又没有看见几个人,这有情况呀。

    按照若晖的理解,要么这是要给她惊喜,要么就是打算求婚了。

    千万不要是后者,不然她一定会嘲笑他的,什么年代了还弄求婚这一套?

    土的掉渣了。

    姚若晖想的没有错,今天简承宇就是为了求婚,就是为了干这个,包场了。

    姚若晖不肯推门,简承宇没招,只能自己去推,从进门她就一直在笑,笑的腰都抬不起来,真逗。

    真的被她猜到了啊?

    笑的眼泪都出来了。

    “你要跟我结婚啊?”

    简承宇没好气的看着她,正常女人看见这样的一幕不是应该觉得高兴,感动的落泪的吗?

    他又不是喜剧演员,至于把她给笑成这样吗?很好笑吗?

    “结不结?”

    没什么好语气的扔过去一句话。

    若晖用手擦擦自己的脸,这可真是求婚,这简直就是强取豪夺嘛。

    吐气如兰的勾着他的脖子:“结完婚呢?马上生孩子?”

    简承宇不耐烦的推开她的手,若晖拍拍手,不让碰是吧?

    “你有没有想过一个问题,我要是生孩子,中间有十个月是你必须要休战的,你确定你可以?”

    简承宇回答的很快。

    “不需要休战。”

    我靠!

    衣冠禽兽啊,这样都不休战,这是要玩死她吗?

    简承宇刷新了若晖对厚脸皮的新关。

    “结不结给句痛快话。”

    若晖继续擦着流出来的眼泪,不行了,要笑死她了,没求过婚你至少你也得先看看电影什么的吧?这么硬邦邦的求婚?戒指呢?

    该有的东西总应该有吧,都在哪里?

    除了前面那一屏的玫瑰花她就没有看见其他的,还有这花多是多,好看是好看,她手里没有拿的呀,就让她看着,然后出了这道门就一点回忆都不剩了?

    抬抬手看着等的有些不耐烦的人:“你千万别告诉我,求完婚你还有工作要做。”

    没错。

    简承宇马上就要飞了,飞之前想着先求婚,行就行,不行下次在继续被。

    姚若晖看着他不回答,脸黑了。

    原来自己就是顺便的是吧?

    要是能求成,他就得了一个媳妇儿,要是求不成呢,反正他也没有付出什么,下回继续被,真是好主意呀。

    自己上了台,揪下来一朵花,拿在指尖,用手指拨弄拨弄花朵:“这是秘书弄的?”

    简承宇点头。

    简耀东一定就没教过他,作为一个男人有些话不能实话实说,不然会得到相反的效果的。

    “那这个婚应该由你秘书来求,他求我就答应。”

    简承宇沉着一张脸,姚若晖轻飘飘的看完了电影,她为什么不看,包场哎。

    简承宇看着自己的秘书怎么看都觉得有点别扭,秘书觉得自己的脖子凉飕飕的,他做了什么?

    衣服没有穿对吗?还是裤子没有拉上?

    下意识去看自己的裤门,没有啊?

    那脸上有什么东西?

    伸出手去摸摸自己的脸,依旧还是什么都没有,真是奇怪,这样看他干什么?

    “你会追女人吗?”

    简承宇问。

    秘书点点头,追女人这不是男人的本能嘛,老板交代他要求婚,秘书制定了几个计划,这都是他曾经想要用最后却没能成型的,实在是因为成本太高,他做不到的不代表老板不能做到。

    “你老婆要是看见那一墙的玫瑰花会说什么?”

    尖叫?感动?还是流泪?

    秘书想着自己老婆可能会出现的反应,第一个反应估计就是打爆他的头,这得花多少的钱啊。

    他们小两口子最近换了房子换了车,说实话开销方面有些紧张。

    “估计是会骂我吧,觉得我乱花钱……”

    简承宇的手动了动,别有深意的看着秘书,然后伸出手拍拍他的肩膀,很好,很强大。

    你自己都知道行不通的,你让我来做?

    “这个月加班费取消。”

    秘书的脸仿佛很痛苦的样子,为什么啊?这是为什么啊?

    为什么?

    简承宇冷笑着,你自己对着墙去想吧。

    姚若晖回到家里,手里捧着碟子,双腿搭在沙发背上,交叠着,吃着水果一边想着简承宇那糗样,真是搞笑。

    “哈哈……”

    自己一个劲儿的笑,要笑死她了。

    若望给若晖打电话,说她要过来,跟丈夫吵架了,来的时候就看着姚若晖跟疯婆子似的一直在笑,笑的她身体发毛。

    “姐,你笑什么?”

    若晖跟母鸡似的咯咯笑了几声,才看着若望的脸:“又吵架了?”

    隋若望觉得烦,没结婚的时候从来不会这样,结婚了两个人走到一起了,矛盾冲突就大了起来,生活习惯,价值观都出现了问题,她现在都怀疑自己过去是不是做错了。

    “你跟简承宇打算什么时候结婚?”若望将自己的身体向后一仰。

    没错啊,婚姻就是爱情的坟墓。

    “别没大没小的,他的名字是你能叫的,有没有礼貌。”

    若望坐正身体,满脸的指控:“你要是想让我有点礼貌,你就赶紧跟他结婚吧,别拖下去了,在拖下去你就变成老姑娘了,没人要了,你现在在不生孩子,以后就生不出来了……”

    若晖的脚照着若望就是一踢。

    “你姐我啊,想什么时候生就什么时候生,你放心,先管好自己吧……”

    “真的打算结婚了?”

    若望觉得听着若晖这话是有门啊,这是打算动真格的了?

    眼睛转动着,突然想起来了一个新闻,其实也不算是最新的,严创的一个女朋友自杀了。

    其实男女之间不就是那么一点事儿嘛,一个做着灰姑娘的梦,一个不肯负责,女孩儿估计之前也是没有想到,想用死去威胁严创,结果他就真的叫她去死了。

    若望想着自己还是不说的为好,省得姚若晖的这颗心在跟着波动。

    严创被人抓着衣领子,女孩子的母亲跟疯子一样的让他偿命,保安上前试图拉开妇女,现场乱成了一片。

    “我女人怀的是你的孩子……”

    严创这话听了不知道多少次了,出来玩你就得有能玩的肚量,不能玩就别装。

    严创的朋友也是才来,站在一边看着,就跟看泡沫剧似的。

    把袋子递了过去,严创接了过来,他就说了,这事儿跟自己无关。

    拿着钱一沓一沓的砸下去,他就不信砸不服。

    “我跟她是在酒吧认识的。”

    换句话说,他现在还不想把场面闹的过于难看,能在酒吧里勾搭上男人,可见你女儿也不是什么好饼,大家各取所需,她需要钱,自己需要女人的身体仅此而已,公平的交易,为他死,他就得负责吗?

    自己对自己不够尊重,就别怨恨其他人狠心。

    一沓一沓的砸觉得不过瘾,干脆全部都倒了出去。

    “这里是五十万,你要是不收也可以,我们打官司,我拖也拖死你了。”

    跟他有一毛钱的关系吗?

    是那个傻女人想不开,爱他的人何其多,他要是每个都负责,自己岂不是忙死了。“你会得到报应的……”

    严创不屑的笑笑,他就不太喜欢看这样的嘴脸,怎么觉得钱少?还想让他加一些?他又不是开慈善机构的,他愿意给钱的时候最好就顺着他一点,千万别逆着他来。

    严创蹲下身,看着地上洋洋洒洒的钞票。

    “创,你管她的呢,又不是他出手杀了那个笨蛋,”朋友一脸的不在乎。

    死个女人算是什么?不过就是小意思。

    现在人口这样的多,死一两个还能减轻环境的负担,这样多好。

    那女孩儿的母亲骂的实在难听,严创听不下去了,他也没有义务站在这里被人骂。

    “你不稀罕是吧、”

    “我不要你的臭钱……”

    严创笑了,在他来看,没有钱是摆不平的事情。

    “不要那很好啊,我不给了。”

    他现在反悔了,他就要看看,这个人是不是白死,他不给钱,会怎么样,叫人收拾地面,女孩儿的母亲原来这样骂也只是为了多要点钱,没料到严创会这样,她的话都已经说了出去,现在反悔,不是自己打自己的耳光嘛。

    “你……”

    “我怎么样?你们这些穷鬼,见钱眼开是吧?钱不是这样好赚的。”严创呵呵的笑着,转身就离开了。

    事情闹的很大,很可惜最后到底还是被压了下来,其结果可想,原本就不是严创上手杀的人,有人想不开了,闹着要自杀,其他人有什么办法。

    若晖还是知道了,不过是从别人嘴里听说的。

    “创……”

    若晖看着进门的人招了招手。

    严创吊儿郎当的坐下身,看着若晖不屑的笑笑,什么时候姚大小姐跟他这样亲昵了?不是怕人误会嘛。

    若晖看着严创,明白他对自己的怨恨。

    “听说又一个女的为你自杀了?”

    “有话就快说。”

    严创的朋友等在外面,若晖看了一眼,有些人她是肯定不会结交的,这是原则问题,可严创现在似乎……

    “最近过的怎么样?”

    有病!

    “没话我就走了……”

    若晖伸手拽住严创:“创,你不能这样。”

    严创耍开若晖的手:“乖宝宝找你男人去玩吧,我们这样的人跟你是两个世界的。”

    严创走的没有负担,已经不是朋友了,还有什么好说的?

    为了一个男人,你远离我这个陪着你长大的朋友,在你姚若晖的心里,我算得上是什么?

    梁麦觉得自己似乎撞到了一起有趣儿的事儿,拿着手机一直在拍,她很好奇,姚若晖是喜欢严创多一点呢,还是简承宇多一点,你看看她这张满是内疚的脸,谁看了都会以为她对严创旧情难忘吧?

    她跟严创多么的相配。

    梁麦啧啧的赞叹着。

    也是凑巧了,跟朋友过来吃饭,正好就撞上了。

    “那不是你姐姐……”

    朋友是知道梁麦跟姚若晖之间关系的。

    外界传的厉害,说姚若晖其实就是梁抗抗的女儿,不过因为某些原因姚若晖没认而已。

    梁麦用眼睛夹了朋友一眼。

    “谁姐姐,我跟她可不是一个爸生的……”

    梁家对待她跟梁暖就完全是两种态度,幸好她还有个弟弟,梁麦玩味儿的看着自己的手机。

    “你知道简承宇的手机号码吗?”

    朋友一愣,她哪里会有。

    “开什么玩笑,你不是吧,你要勾引你未来姐夫?”

    朋友觉得太刺激了,真要是这样的话,那接下来可有的看了。

    梁麦翻着白眼:“勾引你妹,我想为他们创造一点惊喜,看看我姐姐这恋恋不舍的眼神,谁看了还不以为她是对严创放不下……”

    朋友呵呵的笑着。

    “你太坏了,你准姐夫要是知道了,岂不是要恨死你这个姐姐了?”

    梁麦跟朋友相似一笑,弄到简承宇的电话不是不可能。,

    “等我回家,翻翻我哥的手机……”

    她记得自己曾经在哥哥的手机上翻到过简承宇的名字,看着别人变得不幸,这就是一件特别幸福的事情。

    梁麦回来的很晚,叶茜还在等女儿,叶茜没有睡,离开梁抗抗以后,她的生活里也就剩下了钱跟朋友,她这把年纪,能看得上她的男人都是小白脸,那些因为梁抗抗不敢接近她的男人都是孬种。

    “去哪里了,才回来?”

    梁麦皱着眉头,自己妈又喝酒了。

    总是想不开。

    “妈,你又喝酒了。”

    叶茜放下杯子,梁麦将手机放在桌子上,突发奇想的拿着给母亲看:“你说简承宇要是看见这样的画面,会是什么样的感受?”

    姚若晖抓着严创的手不肯放开,她是一脸的急迫,而严创则是一脸的不屑。

    叶茜沉着脸:“你想要干什么?”

    叶茜看着梁麦的脸,这孩子总是没有算计,在姚若晖的身上你能找到什么便宜?

    梁麦笑笑,总得给姚若晖找点不愉快就是了,凭什么好事儿她都占了,这不公平。

    若晖回到家,将身体扔到床上,平躺在床上,觉得无奈。

    简承宇的电话打了进来,她也没有隐瞒,今天事实上就看见了严创,并且心里有一些的波动。

    “我们俩算得上是真正的青梅竹马。”

    简承宇不屑的说着:“青梅竹马所以才不能当一辈子的好朋友。”

    “我就是觉得创,变了。”

    “每个人都在变,你不也是,你现在一定要跟我谈别的男人是吗?”

    语气有些危险,眯着眼睛觉得不爽,不知道是哪个傻蛋,给他发了这种东西,简承宇只觉得搞笑,难道姚若晖是他的俘虏吗?还不能有自己活动的范围?

    发这个东西的人是想要得到什么样的结果呢?

    两个人一通气,姚若晖自然就知道了有人想要害自己,还真是,她也就今天见了严创,前脚见了,后脚就让人拍了照片?谁这么闲啊?

    心中过滤着可能的人选,想来想去也就那么几个,跟她过不去的人屈指可数。

    若晖翘着唇角:“怎么,觉得我对他旧情难忘?”

    她跟创之间,哪里有什么旧情?

    简承宇冷笑着:“谁知道你们之间有没有旧情。”

    “那你就喝醋喝死吧,酸死你。”

    若晖躺在床上自己打着哈气:“少年床上没有你陪,真的是空虚寂寞冷啊。”自己裹着被子,难过的转了一圈。

    有兴致了,可惜没男人在身边,这真是一大折磨啊。

    简承宇在起床的时候,顶着两个黑眼圈,因为什么?

    因为那个该死的女人叫了一夜的床,故意叫给他听的,你想他会睡得好吗?

    姚若晖去工作室,她这个工作室现在也是可开可不开,就像是她跟简承宇所说的那样的,自己男朋友那么本事,那么会赚钱,自己干嘛还要挨累呢,每天舒舒服服的做做头发做做脸,这多好,昨天撩拨了他一夜,害得早上一起床,嗓子就失音了。

    戴着墨镜进了工作室,秘书跟着进来,姚若晖试着发音,声音怪怪的。

    “怎么搞的、”

    若晖总不能告诉人家,她就是为了玩简承宇叫了一夜的床吧?摆摆手,失音就失音了,怎么会有那么多的问题,等秘书出去,躺在办公椅上就是大睡特睡,不知道那个人有没有的睡。

    简承宇跟姚若晖不同,一整夜没有睡好,白天没的睡,出了房间的大门又恢复到了一脸的冷漠,一贯的犀利,看似没有在听却能很快的找出来重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