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婚前婚后,大龄剩女 > 378  老女人小女人过招

378  老女人小女人过招

    “妈,咱们一起逛逛街被?”

    这声妈差点让王冉直接躺下了,她原本就不是很喜欢主动的女人,上来叫妈?

    “你先别这样喊我。”

    “早晚都是要喊的,你先习惯一下嘛。”

    若晖拨弄着自己的指甲,别人越是不喜欢的事儿她越是喜欢干,明知道王冉不是很喜欢她,但是她还是依旧选择了如此做,自己开心才是真的开心。

    这不是习惯不习惯的问题,王冉打从心里抗拒,她可生不出来这么大的女儿,再说她也没有这个好命,这简直就是跟抽风似的,好好的叫什么妈?谁是你妈?

    王冉拉着脸子,依旧还是没应声,若晖过来听课的,进来的时候对着王冉热情的招招手,王冉敛着眼睛只当自己什么都没看见,姚若晖摸摸鼻子,顽抗型的。

    这类型的人就得下狠手段。

    下课王冉收拾自己的东西,有学生过来探讨一些问题,姚若晖很有耐性的就在后面等着,她是不着急,反正有人急。

    “妈,我帮你拿吧……”

    王冉眼睛恶狠狠地瞪着姚若晖,她一听姚若晖这样喊她,就浑身发冷,她说过了她不习惯别人这样喊她。

    她同意简承宇结婚这并不是发自自己的内心,而是没有其他的可选择的。

    “你觉得我很叫人讨厌?”若晖翘翘唇。

    应该是的吧,看看她现在的样子,好像见了蟑螂一样的恶心,面对自己不喜欢的人是会这样的了。

    王冉觉得有些人很聪明,对于别人的心思只要一猜就能猜的透彻,可这样的聪明人现在却揣着明白装糊涂,她明明就知道自己有多么的不喜欢她,甚至讨厌她,就这样问了出来,指望她怎么回答?

    王冉讨厌一个人,是不会用嘴巴表达出来的。

    “你看早习惯晚习惯都需要习惯,那以后我跟他结婚了,我要怎么称呼您?”

    “你可以叫我婆婆。”

    若晖撇嘴,这算是哪门子的称呼,自己脸上换了一种神色,比较认真的看着王冉:“我们讲和吧。”

    王冉只是加快了步子,不想单独的面对她,不想跟她进行沟通。

    “我儿子不在的情况下,你没有必要来讨好我。”

    她知道自己的个性也不是十分的好,没到那种人见人爱的地步,远离自己,对她也是一件非常好的事情。

    王冉心里已经打定主意了,反正将来儿子结婚也不会跟他们同住,这样挺好的,我眼不见心为净,你们愿意怎么生活那就都是你们的事儿,她才懒得去管,省得看了生气。

    “我并不认为这是讨好您……”

    “可是你现在的行为已经造成了对我的骚扰,我不喜欢。”王冉对着谁也没有这副不耐的样子,姚若晖可以轻而易举的挑动出属于她心里的那部分焦躁,看见她就是觉得烦。

    你们两个人要结婚,我已经答应了,还想怎么样啊?

    答应了,何必在来烦她呢。

    若晖没辙,王冉就好像是一块石头,十个面全部封死,自己如论如何也是进入不了她的内心当中,可她还是想试试。

    陪着王冉去吃饭,因为有姚若晖的随性,王冉的胃口被气的都没了,看见饭就觉得饱,她走到哪里姚若晖就跟到哪里,她从来没有这样的厌恶一个孩子,到了这样的程度,大人说的话,你就听不明白是吗?

    你是不是傻子呀?

    拿着电话趁着姚若晖去卫生间的功夫打了出去:“你让她离我远点,别让她来烦我,我不想看见她……”

    简承宇揉揉自己的太阳穴:“妈,她怎么着你了?”

    王冉就说姚若晖现在就是在监督她,整个人情绪都不是特别的好,显得很是激动。

    简承宇觉得若晖喜欢亲近自己未来婆婆这是一件好事儿,嘴里答应着,压根就没往心里去,这边听完那边就扔掉了。

    王冉的个性很是独特,其实每个人都有属于自己的脾气,姚若晖不来招惹她,她看不见也就算了,在不高兴那也是儿媳妇是吧,她还能怎么样?可这个人就非要晃到她的眼前来回的转,惹她生气,从上课的时候整个人就一直在绷着一口气,吃过饭,想着这回总可以轻松了一下,没人打扰了吧。

    自己就是在家里,想要休息的时候,简宁跟晞彤从来都不吵她,王冉有这个毛病,自己想休息,别人就得全部都消声。

    “我回酒店了,你赶紧回去吧。”

    “妈,我陪着你聊聊天去吧……”

    就在酒店的大堂,王冉彻底失去理智了。

    “我说的话,你听不明白是吗?听不懂我在说什么?我说我要休息了,请你不要在出现在我的面前,不懂吗?你就这样听不懂大人说的话?你们两个人想要结婚,我已经同意了,但是你想让我从心里喜欢你,不要想。”

    手指快速的按着电梯的毽子,非让她把话说的这样的明白吗?

    带着一脸的怒气进了电梯,电梯将姚若晖隔阻在外面,王冉看都不愿意看姚若晖一眼,看着她就觉得气血不顺。

    走出电梯,因为过于生气,刷了几次房门却刷不开,她心里很有一种想要砸东西的冲动。

    “怎么就没有一件顺心的事儿呢。”

    简宁打电话,第一次王冉没有接,进了房间就有些懊悔说过的话,她不应该当着姚若晖的面说那些,不是觉得失礼,而是觉得没必要。

    你生一个儿子觉得哪里都还不错,摊上这么一个儿媳妇,你能高兴得起来吗?她不是那种不讲理的妈,她也同意了,就这样他们还想让她心悦诚服的拿出来笑模样可能吗?

    跟简宁通话的时候,就连简承宇都给埋怨了一通。

    “你是没看见,就跟苍蝇一样的跟着我,我现在就连人身自由都没有了……”

    简宁拧着眉头,这人啊,如果看一个人不顺眼,那个人做什么都是错的,活着喘气儿都是错那就对了。

    把电话交到晞彤的手里,简晞彤拿过来电话就巴拉巴拉的说着什么东西,好像自己白天看了一个动画片,跟自己妈妈讲呢,王冉耐性不是特别好,简宁能听,她烦躁的时候听不了。

    “晞彤你把电话给你爸爸行不行?”

    这是有点更年期的征兆,看谁都不顺眼。

    王冉的更年期症状因为姚若晖给引起来的,脾气暴躁的很,看什么不顺眼了就不能看,要不然自己就堵心。

    姚若晖约王冉出来一起吃饭,她住在学校里,过来需要一段时间,既然在一个城市,见个面不是挺正常的,若晖脸皮厚,就算是王冉曾经在酒店大堂发过飙,她也不会往心里去,个性使然,这些事情在她来看,也没有什么。

    这副没心没肺的样子,对上王冉那就变成了罪大恶极。

    王冉是打从心眼里的不喜欢姚若晖,姚若晖越是这样,她越是挑错,挑的若晖满身都是错,王冉自己还一个人生闷气。

    喜欢她什么啊?

    除了一张脸蛋能看,还有什么?

    结论就是,自己儿子就是个肤浅的货,这货还是她生出来的。

    若晖喜欢首饰,最近弄了不少的收藏品,自己喜欢没事儿的时候就拿出来瞧瞧,摆弄摆弄,原本想要送给王冉的,王冉看都没稀得看直接就给退回来了。

    简宁领着晞彤过来探望王冉,王冉让女儿自己在屋子里玩,就跟简宁说这事儿。

    她不管姚若晖将来是变成她儿媳妇也好,变成什么都好,别让他们回家,自己不想看见他们,包括儿子她现在也不想见了,看了就憋气。

    “最近心情不太好?”

    简宁看着她这架势,以前虽然脾气不这样的。

    私下跟简晞彤就说:“你妈更年期了。”

    晞彤瞪着无辜的大眼睛,小嘴扁扁,更年期是什么?

    能吃吗?

    鸭同鸭讲。

    简晞彤在屋子里跑来跑去的,就跟个小疯子似的,王冉现在就受不了这样的,对着孩子吼了一声,孩子吓的愣住了,无辜的瞪着眼睛看着自己妈妈,简宁拉过来女儿。

    “你乖乖的坐一会儿行不行?”

    结论就是孩子根本坐不住,屁股下面就好像长了刺一样,一会儿不动就不行,浑身痒痒,这里爬爬,哪里翻翻的,来回的爬上床然后下来在爬上去,重复一样的动作。

    王冉觉得自己看不了,她知道自己现在肯定就有毛病,看着孩子要动,她心里就有恐惧症。

    自己下去散散步。

    简宁是疼老婆的,没办法只能从儿子那边下手。

    为了你妈的健康着想,叫那个姚若晖的别来烦你妈。

    简承宇继续阴奉阳违,姚若晖继续出现,简宁母亲的生日,王冉原本送了东西自己就马上离开,结果在家里撞上姚若晖了,现在是等于什么场合都能看见她,若晖看见王冉起身打了招呼。

    “妈……”

    “我说过多少次了,你一定就要这样吗?女孩子至少也得要脸脸皮,逮住一个人就叫妈,你觉得这样有意思吗?”

    王冉彻底爆发了。

    简宁母亲原本看着姚若晖也是觉得心里不爽,可懒得废口舌,王冉发飙了,她倒是可以围观了。

    心里一下子就舒畅了,她也觉得姚若晖很不要脸。

    姚若晖的面色有些发红,这跟前几次不一样,她也不是没有尊严的人,不叫就不叫,她以后也肯定不会叫的,两个人对峙上了,眼睛里就都有火气。

    简宁母亲这个开心,从来就没这样看王冉顺眼过。

    她说呢。

    她完全不需要给王冉气受,就等你将来生了一个儿子,然后娶个更加不上台面的货,那时候你就能明白我的心情了,怎么样?很爽快吧?

    自己的儿子为了那样的女人坚持,你做母亲的是什么样的心情?

    今天心情真是不错呀,晚上应该能多喝两杯来庆祝。

    “阿姨,您放心,以后我绝对不会那样喊……”

    简承宇过来拽若晖的手,那是自己妈。

    姚若晖上去就甩开了他的手:“那是你妈,不是我的,我对她已经够尊敬了,她觉得我烦不是嘛。”

    在姚若晖来看,王冉就是一个老巫婆,心情极度恶劣的老巫婆,神经病,说翻脸就翻脸。

    在王冉来看,姚若晖就是厚脸皮,不要脸,一个讨人厌的丫头,看见她的双眼就想踩她的脚鸡眼。

    “姚小姐真是谢谢你了,今天我就不留你了,等下还有别人要来,送客吧。”

    姚若晖的脸上的表情却变了变,笑了出来,挽住简承宇的胳膊,故作甜蜜地往他身上一靠:“那好的,奶奶,妈妈我们离开了。”

    简宁母亲磨牙。

    这个臭不要脸的狐狸精,看着简承宇:“你也要走吗?”

    姚若晖无辜的眨着眼睫毛,我都要走了,你要留下来跟别的女人一起吃这个饭吗?

    简承宇是配合姚若晖举动的。

    简家现在就没有人能弄得过简承宇,简宁母亲原本是指望王冉跟自己站在一起的,毕竟刚刚王冉发了那么大的脾气,可王冉发脾气是发脾气,她就是不喜欢姚若晖跟她的距离挨的过近,其他随简承宇的意愿,他现在就是说要要跟一只猴子结婚,她也懒得去管了,都随他。

    “妈,我挺累的,我就先走了。”

    简宁母亲觉得一个两个还真是……

    难怪说你们将来会成为婆媳,都是这个死德性的。

    在简宁母亲来看,王冉就是死沉沉的,不会来事儿不会应付场面,这是出生的问题,姚若晖出生是好了,可惜活泛过头了,她怎么看姚若晖都觉得是自己的肉中刺,恨不得一下子就把她给拔出来解恨才行,不拔出去,就永远会刺着她,叫她疼痛难忍。

    一路货色。

    姚若晖在其他的场合撞上简宁母亲,她还是一贯的样子,我就是要嫁给他,不仅嫁给他,你知道他多喜欢我不?

    捂着自己的嘴,笑的跟老母鸡似的,她承认自己就是故意的。

    她在试探简宁母亲的抗压力到底有多强,她笑的越是欢,简宁母亲脸上的笑容越是龟裂的厉害。

    “昨天买给我的,说这个世界上只有我才能把这种颜色佩戴出来。”

    老巫婆气死你,怎么样?

    姚若晖跟简宁的母亲就对上了,她气不了王冉,自己还没那样的傻,真给气出来一个好歹的,简承宇是会跟她玩命的,婆婆这种生物,还是拉开距离的为好,你不喜欢我,我不接近你就是了,明知道脚臭还去伸手捧人家的臭脚那不是傻子嘛。

    简宁母亲冷笑着。

    “这种货色也只配你。”

    在卫生间的时候两个人狭路相逢,简宁母亲高高在上习惯了,这些年上了年纪很多场合她都不出现了,也懒得参加,今天是没有办法推,原本是有属于自己的休息室,就是离的有点远,她想楼下的也能用,谁知道就撞上了瘟神。

    “奶奶,你怎么看着我好像很不顺眼的样子呢?”

    简宁母亲的脸皮抽了两下,见过不要脸的,主要没见过这么不要脸的。

    谁是你奶奶?

    谁那么倒霉才能当你奶奶。

    若晖捂着小口:“奶奶你做拉皮了吗?脸看着这样的僵硬……”

    “没教养。”简宁母亲冷冷开口。

    用冷言冷语就企图能打倒她?这就是妄想。

    姚若晖笑的天真,简宁母亲看着觉得心慌,你也不是小女孩儿了,你装什么天真?

    简晞彤要是这样笑,别人看着会觉得纯真,你姚若晖这样笑,笑的她鸡皮疙瘩掉了一地。

    “男人啊,爱女人的一身皮肉,等过上个三五年的,你总会老的,到那时候他还喜欢你什么?你说我们家承宇那么喜欢你,为什么不肯娶你呢?”

    姚若晖也很想知道啊,某个人求婚求了多少次,就没有求成过一次的,想来也是,挺可怜的,就冲简宁母亲说的这番话,她回头就得认真考虑考虑到底要不要嫁给他,干脆就成全他算了。

    “奶奶这是在说自己吗?做人怎么可以这样没自信呢,我现在美,我将来在老年人里也一定是超越水平的美丽,这个世界上哪里还能找得出来比我好看的人,就是有,脸蛋比我好看的,智商没有我高,简单点来说,那都是草包,智商比我高的,脸蛋又不行,你孙子又恰恰就喜欢美女,你弄那些个不好看的,没有我好看的来,他当然是看不上了……”

    姚若晖嘴巴很厉,简宁母亲说一句,她就能回十句。

    “我看一些老人家到了年纪都特别的优雅,就算是我准婆婆,脸上的那种气质是别人学不来的,这是知识的累积,奶奶你呢,我看着你的脸上剩下的就只有钱……”

    若晖捂着嘴笑笑,可不是嘛,除了钱你还有什么东西?

    “放肆……”

    放肆?

    你当自己是老佛爷呢?

    姚若晖心里冷笑,简宁母亲看着她这幅没有家教的样子,直接就动了气,她也没有想到自己竟然能失礼到这个地步,扬起来巴掌就想打姚若晖,可惜姚若晖躲了,不仅躲了,自己跌跌撞撞的跑了出去,一副被修理得很惨的样子。

    “这是怎么弄的?”

    很多人都知道简家现在不太喜欢这个未来孙媳妇儿,但是没料到在这样的场合,竟然会动手,一些人大跌眼镜。

    简宁母亲是有苦说不出,她什么时候动手打人了?

    她是动手了,可惜没打到人啊。

    回到家,消息跟长了腿似的传的沸沸扬扬的,简耀东最讨厌的就是,自己家的事儿被别人当下菜碟的菜。

    “姚若晖这个臭丫头,我不会放过她的……”

    简宁母亲恨恨地咬着牙,简直就是岂有此理,她真是以为自己没有办法是不是?

    好,我就让你看看,想当简家的孙媳妇是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

    让家里的佣人打电话给姚若晖。

    “你让她来。”

    事先跟简承宇说好,不是我不同意你们结婚,现在想让我同意有个办法,你让姚若晖来家里,女人之间的事情你一个大男人不要伸手去管。

    “奶奶……”简承宇无语。

    他还听不出来,这是要收拾姚若晖的意思吗?

    姚若晖人是来了,可惜不让进门,人家也没有给出来一个明确的表示,就说让她等,一般人怎么样的也得在门外等,姚若晖开着车走人了,等简宁母亲想要找她,找不到人的影子。

    她想做的不仅仅是让她在门外等,可是手段还没使出来呢,找不到,人呢?

    “我想奶奶现在上了年纪,睡眠质量一定不好,起的会很晚,晚上我在过去吧。”

    说的她好像有多忙的样子,简宁母亲气的差点脑溢血:“你现在马上给我滚过来。”

    滚那是不可能的,过来这倒是有可能。

    自己跟大爷似的坐在客厅里,跟佣人要喝的,佣人忙活姚若晖就忙活了好半天,没等简宁母亲出口刁难她了,姚若晖先刁难上了佣人。

    “这味道不对……”

    反正不管佣人弄了多少次,她就是觉得味道不对。

    简宁母亲从楼上下来,看着姚若晖这副做派,不知道的还以为她是谁家的老太爷呢。

    “来了。”

    若晖点点头。

    简宁母亲扔过来一堆的本子,让若晖记住,上面所有长辈去世的时间,姚若晖翻着白眼,自己翻翻然后扔到一边。

    “以后我就交给你管了……”

    “这种事情找个秘书就全能办了。”

    有钱什么买不到。

    “你是这个家的孙媳妇还是秘书是?”

    若晖摊手,反正她的风格就是你让她做什么,她都不会,她不是装不会,她是真的不会,各种不会,简宁母亲原本是想收拾她,结果最后被姚若晖给气的。

    “你还是个女人?”

    自己伸着手指指着姚若晖的鼻子。

    她真是没想到啊,这种女人也就摆着好看,哪里实用了?

    “丈夫一大早出门,你就连一个早餐都不会准备?”

    你会?

    姚若晖挑着眉头,你要是会的话,你做给我看啊,我看你会多少。

    简宁母亲是用嘴比较厉害,她这辈子也没有下过厨房,根本用不到她,但自己刚刚才否认了她的有钱就是万能的说法,现在只能硬着头皮说着自己每天早上吃的早餐,说的很是美好。

    “奶奶,这样吧,你做出来让我也开开眼界。”

    姚若晖就是笃定了简宁母亲狗屁都不会做,看着她的手就知道了,这样的人一定是什么都不会的。

    简宁母亲被僵在原地,她不能承认自己不会做,可做的话,她又是真的不行。

    “让佣人教你就行了……”

    “奶奶不是总说我没有家教嘛,这么好的机会,我也很想知道奶奶的家教……”

    怎么样老巫婆,我就知道你不会。

    小狐狸精,你别以为我会被你激怒。

    两个人谁都不肯退一步,倒是佣人都要累死了,被两个什么都不会的人指挥,一会儿要这样一会儿要那样的,她也觉得很累的。

    谁也别想从姚若晖的身上占到一点的便宜。

    裘灵这是好了伤疤忘了疼,觉得自己女儿现在过的不错,姚若晖是处处吃瘪啊,若晖过去很威风啊,过去有多威风现在就有多怂。

    想起来她就能开心好一阵子呢。

    约了若晖吃饭,若晖挎着包,落座。

    “这是去哪里了,看着小脸上写满了疲倦。”裘灵是明知故问。

    若望都说了,自己姐姐最近很倒霉,被简家的那个老太婆给欺负了。

    姚若晖扯扯唇:“还能去干嘛,去人家干活了被。”

    她哪里是去简家干活了,简宁母亲是上有政策,若晖就是下有对策。

    让她收拾房间,她就拉着佣人一起,叫佣人干活,自己翘着腿嗑瓜子,拿了简家的钱,怎么个个都想偷懒吗?一般的人讲不过来她,简宁母亲出下策,就让姚若晖去修剪树枝,姚若晖也是够绝的,你不是让我修剪吗?

    这个我拿手,简宁母亲事先已经跟家里的佣人说好了,不许上手帮姚若晖,姚若晖就真的干了一天,完全没需要别人来帮忙,她把好的树枝通通都给剪掉了,盛开的鲜花全部掐头去掉,自己做的很起劲儿,愣是中午饭都没有吃,觉得太过瘾了。

    就这么一天,简家花园里一朵花都看不见了,光秃秃的剩下的就全部都是枝,找她她也不怕,她都说自己什么都不会了,是简宁母亲说的,会包容她的,那就包容下去吧。

    姚若晖活动着手腕,真是累死她了。

    裘灵暗笑在心头,活该。

    你就应该找个这样的家庭来收拾你,干活累了吧?

    这家人就是太过于善良了,应该让她在累点的。

    裘灵在这边不知道原因的瞎高兴,那头简宁母亲睡了午觉起来,神清气爽的,她就不信整不倒那个臭丫头,高兴的情绪没有维持几秒,等自己踩着拖鞋跑出去看的时候,彻底傻眼了。

    这丫头的杀伤力到底有多强、

    满目萧条的一片,不知道的还以为这里是荒地呢。

    简耀东回来要是看见这样的情景,可想而知她是没有好果子吃的,简宁母亲不得不让人赶紧去弄花园里,自己这口气不但没出去,还反到添了很多的气。

    姚若晖吃饭呢,接到简宁母亲的电话,啊哦,比她预期当中的时间还少了那么一咪咪。

    “怎么样了奶奶,睡醒了吗?”

    “你这个……”

    若晖翘着唇听着,她现在听着这些吃饭更香,一副眉飞色舞的样子,裘灵就好奇,电话是简承宇奶奶打过来的?说什么了?生气了吗?

    训她了吗?

    姚若晖挂了电话,没给裘灵问的机会,直接打给简承宇。

    “我今天累了一天,给奶奶修饰花园来的,我就说我不会做,奶奶说做坏了也会包容我的,刚刚奶奶来电话,好像气的很厉害,怎么办?她要是脑溢血了,我该怎么办?”

    裘灵一听,眼眸里闪过一抹惊喜,事情闹大了?

    真是太好了。

    裘灵有些跃跃欲试,这回就不愁姚若晖没有好果子吃了。

    简承宇是听出来了,她哪里有什么负担之心?她明明是觉得自己气的对方还不够的样子。

    自己下了班只能回到家里去扑火,这边车子往里面开,经过的时候简承宇也是有点发懵,这得是什么选手?竟然把这个花园都给剪了?

    所以才说不要小瞧女人嘛,你让她认认真真的干活,她一定就是不行的,但是给别人添堵的前提下,姚若晖的动作很快的。

    简宁母亲气的晚饭都没有吃进去,简耀东回来倒是没说其他的,可脸上嘲讽的表情一览无遗,家里发生过什么还能瞒得住他嘛,无非就是觉得你跟一个丫头斗,最后还竟然让那个丫头把你给玩了,真是出息啊。

    “你自己看看吧,你弄家里的是个什么好鸟。”

    简承宇没忍住乐了出来,这是气到一定的境界了,什么话都往外说了。

    那个死丫头,她把家里弄成这样,这些只能挖出来重新栽种,今天全部弄不完,只能明天继续。

    简承宇负责扑火,这边姚若晖吃的津津有味的,裘灵有些坐不住,到底是怎么样了?

    “他家人给你脸色看了?”

    小心翼翼的掩盖住自己幸灾乐祸的心情。

    就若晖这个性,给谁当儿媳妇都没有人能受得了她的,脾气太坏了。

    裘灵心里如此想着。

    姚若晖倒是没看出来裘灵的心思,主要她现在就想着怎么回家哄简承宇呢,别人都生气了这不重要,只要简承宇没生气,那她就是成功的。

    爱答不理的,裘灵强忍着笑意。

    “其实女人就都是这样的,给点脸色看不算是什么的,你得忍……”

    废话,这丫头要是马上不忍了,自己岂不是没有戏可以看了?

    姚若晖突然抬起头看着继母,就笑了,裘灵被她笑的有点毛。

    “你对着我笑什么?”

    “没什么,觉得你好像又美了。你都不知道他家里人是怎么对我的,我准婆婆很讨厌我,看见我就觉得厌烦……”若晖好像一副很苦恼的样子。

    细说了王冉跟简宁的母亲怎么讨厌她,事儿肯定就是真的,不过她的反应可不是这样的。

    裘灵眼睛都要笑开花了,若晖这是看明白了。

    真可悲,你说继母的人生也只剩下想要看着自己的笑话,多可悲。

    晚上回到家里,马上去泡澡,把自己弄的香香的,换上睡衣,就坐在门口等着他回来,打算进门就给他一个惊喜。

    简承宇推门进来,姚若晖站在门口。

    “回来了?”

    鸡皮疙瘩掉了一地,这是被哪国人给附身了?

    “你干嘛?”

    姚若晖好不容易想要当一把贤妻良母,可惜自己眼前的男人不领情,简承宇泡澡,累了一天,还得给她收拾烂摊子,自己奶奶都快要气死了,简承宇想着笑了出来。

    他从来都没有看过自己奶奶这样过,什么优雅什么风度通通都给扔了。

    “笑什么?”

    若晖坐在浴缸边自己小手给他捏着肩膀,捏着捏着就下道,往他的胸膛上摸,摸着摸着就准备继续下滑,被简承宇给按住了,自己简单冲了一下就上了床,明天还有早会要开。

    “你最近对我一点都不好。”

    姚若晖干脆整个人坐在他的肚子上,简承宇用手撑着她的身体,拧着眉头:“下午,挺沉的。”

    哎呦!

    姚若晖眉头纠集在一起,你稀罕我的时候怎么没觉得我沉呢?你就恨不得我压死你了,现在觉得我沉?

    “你妹妹在你身上的时候你怎么没觉得沉呢?”

    简承宇失笑,那能一样吗?

    那个小丫头才多沉?

    若晖觉得自己的体重跟那个小肉球没有多大的分别,上手去掐简承宇的脖子,却顺势躺进他怀里。

    手指摸着他的胸膛一下一下的,:“我继母今天很开心。”

    两个人说话很少能提到她的继母,简承宇在等着若晖的下一句。

    果然。

    “她觉得我被人欺负,她心里很爽。”

    承宇按住若晖的小手,包裹在自己的手掌心里,将人抱得更近一点搂着她:“为什么?”

    热热的气喷在她的脸上,耳垂上,冰凉凉的唇含住她的耳垂,若晖觉得身体都酥掉了,自己圈着他的脖颈回应着,热烈的回应着。

    “夫人,今天要给姚小姐打电话吗?”

    家里的佣人现在就没有一个想要看见姚若晖的,看见她就觉得头疼。

    简宁母亲听见这个名字,觉得自己的头更加的疼了,怎么会那么疼呢?

    “你给我一杯水……”

    勉强喝了下去,才能压抑住那种烦躁的感觉,跟姚若晖比起来的话,那王冉就是天仙儿了,简宁母亲如此想着。

    徐秋华领着孙女过来买东西,就顺路去了王冉的家里,打电话的时候王冉也是在,王爽这孩子比较淘气,进了家里什么都翻,一个没看住,就进了卧室,柜子里的衣服被扯了一地,等王冉切好水果出来,你说看见的就是这样的一副场面,不说别的,徐秋华为什么不管?

    “你看我嫂子你,孩子这么乱动东西,你怎么不管呢?”

    徐秋华高高兴兴的喝水呢,就听着自己小姑子咣当一句,这就冲着她来了。

    小孩子有几个不淘气的、

    她是没把王冉当外人,所以才没有教训孙女的,王冉一说,徐秋华的脸色就变了,站起身冲进屋子里,扯过来王爽就上手打,打的力道肯定不会太重,这就是打给王冉看的。

    “你看人家说你没,说你没有家教……”

    王冉看着眼睛疼。

    她一直都觉得嫂子教育孩子方面有问题,不能眼睁睁的看着孩子被打,上手扯过来孩子,孩子哭的鼻涕都出来了,王爽用自己的袖子去擦,王冉看见了,耐着性子就哄:“爽爽啊,可不能用袖子去擦鼻涕。”自己起身去拿手绢。

    对自己亲女儿,她都没有有这么好的耐性呢,王冉给孩子拧着鼻子就跟徐秋华说。

    “一个女孩子,小时候你得给她立规矩,这是我家,要是去别人家呢?什么都翻,别人会不会觉得讨人嫌?孩子都这么大了,有鼻涕随身给她带个手绢……”

    徐秋华就觉得王冉这是觉得自己有资格了,不是经常给别人上课嘛,说道就多,这样那样的。

    这是没地方教训人了,来教训上自己了。

    “我怎么没给带,今天就是忘记拿出来了……”

    徐秋华撒谎。

    她从来不给自己孙女准备手绢的,大部分都是上手给孩子拧鼻涕,有时候用家里的卫生纸,看不见的位置,孩子怎么弄干净的她就不管了,反正小时候成长都是这样的,将来长大她自己就会往干净的方向使力气的。“我说你一句,你就跟我俩解释个不停,孩子是自己的……”

    徐秋华不愿意听,觉得自己孙女就都挺好的,是王冉事儿多。

    “你说说我就来你家里一趟,你要是不欢迎我,那就算了……”

    王冉叹口气:“嫂子,王爽是个女孩子……”

    养女儿首先就得自己下点功夫,要不然将来长大不听话怎么办?

    徐秋华听不进去这些,照你那么说,你说那么多农村走出来的优秀的孩子,怎么小时候家长就都管了?谁有那个闲心,你就以为你家简宁那种养孩子的方式方法好?那是你自己认为的好不好。

    徐秋华听不进去劝。

    “你要是觉得不好,你就一招养了。”

    省得你站着说话不腰疼,你会带孩子,你来养,你自己亲生女儿都没看你怎么上手管呢,别人家的事儿,你倒是管的那么多,等你做好了你在来管我把。

    晞彤在学使筷子,王冉给女儿买了一副练习筷子,王爽就看中了,中午吃饭的时候就想要用,家里晞彤用的东西她跟简宁都不会碰,就跟孩子说这是晞彤的,可王爽不听,徐秋华一副就知道你舍不得的样子,王冉被逼的没招没招的,给王爽用了,王爽不会用筷子,王冉就想上手去教,王爽恶狠狠地抢了过来,瞪着眼睛看着王冉,孩子翻了一个大白眼。

    小孩儿就都是学别人的,徐秋华什么样的表情,某些程度上,王爽现在就是。

    王冉觉得吃力不讨好,就像是徐秋华说的,自己没打算亲手去管的话,那就少说两句吧,也不是天天能看见。

    给简宁说一声,晞彤的筷子给王爽用了,简宁应了一声,马上买,这边没有卖学习筷的。

    “这个给王爽,拿回家里去吃。”王冉开着冰箱。

    一些是别人送的,家里堆得满满的你说也吃不了,将里面的东西拿出来给徐秋华装起来,王爽看着冰箱里还剩了几罐,就上手去拿,徐秋华现在是发觉孩子有点问题,就上手打王爽。

    “有没有规矩?还抢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