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婚前婚后,大龄剩女 > 379  娘家婆家

    徐秋华这回并不是做戏而是真的上手揍王爽,一个小丫头看见什么都是好的,这哪里行,虽然她自己也是这副德行,可孩子年纪小啊。

    孩子狼哇哇的叫喊,王冉拦了一把,这是在自己家,能看着孩子被打嘛。

    “爽啊,你听姑奶奶说,不能随便拿别人家的东西,这是不好的行为……”

    徐秋华觉得王冉只是说是没用的,对付小孩儿就得上手去削,削完了她也就记住了。

    王爽回家就跟自己爸爸告状,说姑奶奶打她了,没敢说是自己奶奶打的,因为说了,大体好像明白自己爸爸跟自己奶奶的关系,最后不会包容她。

    王焱一听,觉得不太可能啊,自己姑姑干嘛打王爽。

    “妈,我姑打王爽了?”

    徐秋华鼻子都要气冒烟了,这算是什么孩子?回家就告状,你姑奶奶压根碰都没有碰过你一下,怎么就变成打你了?

    “王焱你得揍这孩子啊,瞎告状,你姑根本就没碰过她,你给打她……”

    王焱冷着面孔,把女儿扯过来:“你姑奶奶打你了?”

    王爽马上就吓哭了,王焱自己是经历过这样的小时候的,耐着性子,其实他根本就没有多少的耐心。

    “爸爸问你话呢,我不打你,你说。”

    王爽就咬准了说王冉打过她,要不是徐秋华跟着去了,并且亲眼看见了,今天弄不好就真的像是王爽说的,她说什么别人不就信了。

    徐秋华气的跳脚,这叫什么孩子?

    “就是她妈本性不好……”

    王焱不耐烦:“妈,你够了。”

    王焱让孩子出去玩,其实追根究底的原因还是在自己母亲身上。

    “妈,你平时做什么,能不能避着孩子一点?”

    徐秋华跟儿子又干起来了,因为王焱冤枉她,她什么时候做什么了?怎么就孩子像她了?

    徐秋华好个哭闹,当着王爸爸王妈妈就闹,一定要让王焱给她赔礼道歉,王妈妈家里待不下,人王爸爸转身就出去干活了,惹不起还躲不起啊,王妈妈也得出去避难去,她不可能管这事儿的,王焱有些话没说错。

    王焱冷眼看着徐秋华瞎胡闹。

    “妈,你到底想怎么样啊?这是你亲孙女,你就不能对着她用点心吗?”

    怎么说徐秋华就是说不明白,王焱也是死心了,自己妈教不出来什么好孩子,去了三婶家,跟王妈妈说的,以后让王妈妈多照顾着王爽一点,他现在肯定就没有这个能力照顾孩子,加上将来结婚那怎么说都是后妈,要是自己不在的时候,虐待王爽,他上哪里知道去。

    等王焱离开了,王妈妈就对着三婶说:“王焱这孩子最近懂事不少,他爸没了之后人就变了……”

    觉得成长了不少。

    三婶就说爸爸都没了,成了家里的顶梁柱,他不顶起来能怎么办。

    徐秋华给自己大哥打电话,叫自己大哥给自己做主,说王焱熊她,那徐秋华大哥一听能干嘛,王焱这孩子就是不懂事。

    你说大晚上的就来家里了,王焱对象今天睡家里,没睡在一起,这不经常过来做客嘛,眼看着婚期都订了,都是一家人了,姑娘的家里人也没有说什么,这就是正常的程序,你说人未婚妻还在家里呢,当大舅的指着王焱的鼻子就好一通骂。

    “你对你妈孝顺,你眼里还有你妈了没有?”

    王焱个性也是不行,有点急,跟自己大舅就掐了起来,弄到最后王焱就撂下狠话了,我没有这个舅舅,以后咱们也别走,一刀两断,当大舅的赏了王焱一记耳光。

    徐秋华这回可开心了,她儿子彻底跟他姥姥家决裂了。

    王焱当时那样子都要还手了,还是人家未婚妻把王焱给拽住了。

    “你听我的吗?你要是听我的,你就先进去行吗”

    王焱这是听了自己准老婆的话,怎么样也得给点面子,不然叫人家女方看着成什么了,就进去了。

    准儿媳心里就想着,自己这婆婆得多不靠谱,干的这个事情就是缺心眼,你跟王焱是亲母子,你们两个人怎么打最后都能和好如初,母子没有隔夜仇,但是大舅的关系又差了一层,一旦关系出现裂痕,以后还能走了吗?这肯定就是不能走的。

    人王爸爸王妈妈都在家里呢,就听着大舅骂王焱,当老人家的是什么心情?

    王妈妈找三婶就说,想让徐秋华回娘家,她实在有点受不了了,你说秋华这说不定什么时候就炸锅了,得哭闹一场,你说老人听着小辈这样哭,他们心脏受不了的。

    “这话你可别说,到底是自己儿媳妇,你要是这样说,不就是赶她出门了嘛……”

    王超活着其实什么问题都没有,一旦王超人没了,婆媳也好什么都好,关系就开始出现裂痕,这是人之常事。

    王焱的房子早早就买了下来,给人姑娘买的新车,首饰都买齐了,因为王焱是二婚人家姑娘是头婚,老王家这次没少的下血本,能给买的都给买了,可以说,这姑娘其实是占便宜的,除了王焱婚史有点瑕疵,剩下就都挺好的。

    两家人客客气气的见面,客客气气的商量,酒店酒席就全部都订好了,王妈妈觉得这钱她是宁愿给徐秋华也不能给孙媳妇,其实给徐秋华当时要给了,徐秋华推了,在后来王妈妈心里也发生了一些想法,就像是王超临死之前想的问题,老婆是好,是过了一辈子,对着他千好万好,可老婆重要儿子重要?

    王超没有了,徐秋华这个年纪会不会再婚?

    这钱是姓王的,要是徐秋华存着一点别的心思,把钱怎么样了,到时候王妈妈就是去哭也哭不出来啊,王妈妈不花钱喜欢攒钱,但是大部分钱放在银行里就是看着玩的,她是轻易不会拿出来用的,你看她现在跟王爸爸的年纪,每天还挣钱呢,这些都是给孙子挣的就是了。

    她的思想就是过去老派人的思想,钱是好不容易得来的,可不能乱花。

    新媳妇那就更加不可能给了,这说不定会有什么变化呢,王博那老婆那就是教训,知人知面不知心,谁知道你背后会干什么事儿啊。

    新媳妇知道家里有钱,人家也没有提过,心里有数,首先自己多大年纪,爷爷奶奶多大年纪,比谁活得长也是自己获胜呀,再说她结婚就是为了好好过的,没打算离婚,那干嘛现在就想这些,最后这还不都是自己的。

    王超没有了,约束徐秋华的人就没了,徐秋华现在可以放开手脚的去干了,自己愿意干什么就干。

    过去王超活着,总限制徐秋华,徐秋华的想法就跟王超同步,觉得给娘家钱那可不行,现在徐秋华觉得她既然手里有钱,给娘家一点也没有什么,她搭娘家也没有人看见。

    有免费给钱的人存在,娘家的人自然就是高兴的,以前觉得女儿的心思都在老王家呢,现在才是回来了。

    一家人坐在一起开会。

    “你婆婆也不是个什么好东西……”

    徐秋华就说,自己跟王焱掐起来的时候王妈妈躲了,王爸爸出去了,这些事儿一念叨,还有王妈妈说给钱了,说了好几次,可人没有动静。

    什么事儿都架不住有人撺掇,你徐秋华自己去想自己婆家人你还不会觉得他们有什么其他的目地,可是放在徐秋华家人的眼中,王超死了,老王家的儿子没了,儿媳妇可不是亲生的。

    “钱还是得要到自己的手里才稳妥。”

    当嫂子的开口。

    她不是为了自己着想,而是想叫小姑子多一个心眼,毕竟王超死了,你不是老王家的人,你以为老王家对你还会怎么样?人活着肯定就不会存在问题,人走了茶就凉了,这是一定的。

    老徐家的人只会帮老徐家的人。

    “你看王焱现在这态度,说不定他奶奶就在里面挑……要不然亲生的儿子就这样对你啊?”

    徐秋华她妈开口,你看王焱就能看得出来的,老王家现在就是疯了,还不是怕钱落到自己女儿的手里,其实他们脑子里在想什么自己都清楚,不就是怕秋华在找人嘛。

    其实说到底,会发生这些想法,并且觉得要防备着别人,就都是钱闹的,如果不存在这些所谓的动迁款,谁防备谁?

    钱是好东西,钱也是个祸害。

    徐秋华不吭声,徐秋华她妈就来劲儿了。

    “王超病重那时候我就跟你说,这话由王超来开口最合适,可是你不听啊,你还对着我发脾气,秋华啊你就是没脑子,你公公婆婆看着人没有话,其实蔫吧坏,你看他们一声不吭,肚子里的鬼主意特别的多。”

    “说什么啊,王超那时候那样……”

    “你心疼王超,人家心疼你了嘛……”

    这娘家就一百个人开始给徐秋华出主意,说这个钱应该怎么要,原本就是属于儿媳妇的,你老太太凭什么把着不放。

    其实徐秋华她妈这话说的有点不对,动迁动的是老爷子老太太的地方,这钱怎么说也是老爷子老太太的,是他们愿意传承那是他们愿意给的,不愿意给,其实当儿媳妇的似乎也说不出来其他的话。

    这边徐秋华娘家人给出主意,晚上回家徐秋华就开始动了心思,想想一些话是有道理的,她虽然没打算改嫁,可钱总应该到自己的手里吧,手里有了钱,对儿子才能形成约束。

    王妈妈给过徐秋华一些钱,不是很多,但也绝对不少,徐秋华现在听娘家的话,她觉得自己跟娘家亲了起来,怎么亲?那就动钱被。

    开始搭娘家人,自己不是还有侄子呢,侄子也结婚了,徐秋华给钱,侄子肯定是说好话的,徐秋华这么一感觉,自己的位置就挺重要的,感觉当然不同,更加愿意往娘家给钱。

    徐秋华给钱,给东西,拿着王冉给的东西往娘家拎,你说王妈妈能不能看见?

    王妈妈说到底那是姓王的,你看要是徐秋华搭王冉那是又一样的情况,要怎么说婆婆跟妈妈还是有些不同的呢。

    拿一次两次王妈妈没有话说,慢慢的次数多了起来,徐秋华的侄子动不动就来家里,徐秋华娘家的条件王妈妈还是知道的,不至于多差,但是也没有多好,突然之间徐秋华 她侄子就买车了,钱从哪里来的?

    晚上王妈妈就睡不着觉。

    “你说,秋华是不是搭娘家啊?”

    每个当婆婆的其实都害怕儿媳妇搭娘家,因为这钱是属于老王家的,不是你徐秋华个人赚来的,如果这钱是你徐秋华赚的,那王妈妈没有任何的意见,现在你拿着我家的钱给你娘家做人情,王妈妈心里不痛快了。

    “睡吧。”

    王爸爸是什么事儿都不想管。

    王妈妈睁着眼睛到天亮,王焱这边买家具,找了自己姑父帮忙看,简宁懂这些玩意,虽然不是专家,因为他自己本身喜欢,又喜欢享受总比其他人懂的多的,王焱找简宁这是没找错。

    简宁领着去买的,东西当然也不便宜,王焱自己舍不得。

    “一辈子能结几次?”

    简宁这话放在自己身上倒是能说得过去,放在王焱的身上,王焱这都第二次了。

    王焱咬咬牙,看着未婚妻,问她怎么样,人未婚妻不能说好,这么贵的东西呢。

    “便宜点的就行。”

    没进门就跟人家要贵的东西,这说不过去的。

    “买吧,姑父说好那就行。”

    王焱相信简宁的目光,自己姑父买东西都是有分寸的,虽然贵,但一定是最好的。

    买这么一圈的家具下来,花出去不老少的钱,王妈妈是肉痛,但是疼完也就完了,自己先开口说给孙子买好的,不能临阵退缩啊,咬咬牙都给买了,徐秋华这边看着王焱买的那个桌子,觉得特别的好,因为娘家的侄子过来帮着王焱干活,真是没少出力气,眼睛看着那桌子就有点动不了的架势,徐秋华看明白了,那人家帮着你干这么多的活,给点好处也是应该的是吧。

    就又给自己侄子定了一个桌子,王焱看见了。

    王焱跟自己未婚妻都看见了,她未婚妻没吭声,这是准婆婆搭娘家钱,她能说出来什么。

    王焱就有点不高兴,也不是什么便宜的东西,他一开始都不想买了,因为太贵了,自己妈就这么大方的给人买了。

    徐秋华是这么合计的,钱放在银行里这些年利息有多少,她花点算是什么。

    这事儿王焱看在眼里,嘴上没说,心里很有意见。

    徐秋华晚上跟王妈妈谈话,就说到这个钱的事儿。

    “妈你以前说给我,我也不想要,我知道王超担心什么,不就是怕我再婚,我不会的……”徐秋华先打感情牌,王妈妈听了也是很感动,这些年婆媳关系不是作假的,但是紧跟着下去,徐秋华就说到关键的上面了:“这钱呢,王超死之前有话,说让交到我手里替孩子们保管,妈你说王博过去的那个老婆……”

    徐秋华不知道王超能背着她背后来这么一手,王超死之前是等于说把自己的意愿跟自己家人都讲清楚了。

    让徐秋华好好生活,要什么给买什么,但是钱绝对不能给徐秋华,得防备着她,就是怕徐秋华将来被谁给糊弄把钱都糟践了,王超的出发点,首先他是真的了解徐秋华是个什么样的人,耳根子很软,有个人经常训斥她,她就听进去了在一个王超不太喜欢徐秋华跟她娘家走的过近,说实在的,谁不喜欢钱?

    徐秋华娘家要是有花不完的钱,王超肯定不会这样担心的,但是徐秋华娘家条件没有那么好,徐秋华手里又握着一笔钱,你说别人动心不动心?

    所以王超死之前留下来这样的话,王妈妈不是从儿子口里听说的,这是王冉讲的。

    王冉是王妈妈的女儿,这话她不可能不跟自己妈说,说的时候是替自己嫂子有点不平,不管怎么说,徐秋华对王超那是真一百个好。

    今天徐秋华说王超生前有话,说钱让她保管,王妈妈这表情就有点复杂了。

    这不是撒谎嘛?

    王超临死之前说的话根本就不是这样的。

    王妈妈当时就特别想问问徐秋华,谁交你说这些话的?

    自己儿媳妇她了解,徐秋华是个没有多少心眼子的人,这样的话,她自己编不出来,那也就是别人在背后教的,背后的人是谁?

    怎么能拿王超来当引子呢?

    王妈妈就想质问徐秋华,可自己忍住了。

    等王焱下班,就跟孙子说了。

    “你妈现在不知道受谁蛊惑,说你爸死之前留下的话,让把钱都交给她管……”

    “奶,这钱不能给我妈……”

    王焱自己就说了,钱绝对不能给徐秋华,他不同意。

    王焱不是不孝顺,可现在有个问题,他姥姥家那边的人都跟疯了似的,你看看这一天天的就恨不得都住在这里了,图什么?徐秋华肯定就是给好处了。

    王妈妈叹气:“钱多就是祸害啊。”

    这钱王妈妈没打算留,把女儿叫回家里来,王冉还是想让给到徐秋华的手里,王妈妈现在也是不同意。

    “你嫂子你是没看见,现在能当家做主了,往娘家搭钱搭的特别厉害。”

    以前就没看见过她娘家侄子开车,现在车都有了,哪里来的钱买的?

    别跟她说买彩票中奖了,这不可能的。

    王冉一听,自己回到家问简宁,简宁说那要是这样的话,那就干脆都给王焱,早晚都要交到他手里的,孩子好也好,不好也罢,这都是造化。

    王妈妈听女婿的话,几个人把王焱单独留在家里,当着王焱的面就说了,王焱是说不要,王冉劝孩子把话听完。

    简宁亲自陪着去银行,把钱都给了王焱,当然这些不会瞒着徐秋华,做完了在告诉徐秋华。

    王妈妈说了,你要是不怕你儿媳妇知道,你就说出来,将来儿媳妇真的有别的心思了,离婚在闹一个分财产,你就把自己儿子给坑死了,这是简宁想出来的,用王焱来牵制徐秋华。

    你要是心疼王焱,你就不能争,钱给你跟给你儿子有什么分别?

    不是不给你,你早晚也都是要给孩子的,现在不是就到了孩子的手里嘛。

    徐秋华觉得这情况有点不对,怎么跃过自己直接给孩子了呢?但是闹,自己闹不出来。

    王焱结婚这没少花钱,这就是为了给新娘子做脸,谁让人家是一婚了,谁让人家条件不错了,新娘子该不说,方方面面人家都挺懂事的,绝对不会找茬,跟谁家的关系都维持的挺好的,在结婚之前提着礼物跟王焱每家去的,自己结婚亲戚来花钱,人家不是应该就花这个钱的,人家不欠他们的,礼节做到了,她就问心无愧。

    这边酒席还没有撤呢,徐秋华就开始给自己侄子装东西,又是酒又是烟的,这都是好玩意啊,自己哥哥也抽烟,拿回家抽被。

    你说王妈妈看着来气不?

    这些东西是他们家能买得起,为了叫王焱这婚看起来有面子点,之前结的那次没大办啊,东西都是找好的来,你知道在烟酒上面花费有多少不?原本王妈妈是打算如果剩了,就退回去,现在徐秋华就好像这些东西都不要钱似的。

    你往你娘家搭,王妈妈看着肉疼啊,她这个观念这不是一朝一夕就能改变过来的。

    王妈妈就嘟囔,跟自己女儿嘟囔。

    “你看看你嫂子,现在就恨不得把整个家都给她娘家搬走了……”

    王冉就劝,这么高兴的日子,别因为这么点的小事儿伤神,愿意拿就拿吧。

    徐秋华这边划拉东西,她不是划拉一点半点的,整箱整箱的就让自己侄子搬走,人儿媳妇看见了不吭声,徐秋华让儿媳妇也给她娘家拿点东西,儿媳妇笑笑。’

    “不用了,我爸他们不喝酒,也不会抽烟。”

    男人有几个不会抽烟喝酒的,这就是推辞。

    真要是给的话,也不会挑现在这样的关头,你看看奶奶那边脸色都变了几次了,自己婆婆就跟没看见似的,这是老王家办喜事儿,不是老徐家办喜事儿,没有这样做事情的。

    人儿媳妇现在算是看出来了,徐秋华这样的,能安安稳稳的过到今天,还真是不容易啊。

    酒席完毕,原本烟酒就是按照多出来的准备的,结果人没多,烟酒都没了,王妈妈彻底就火大了。

    这边提供烟酒的呢,跟三叔认识,人家老板就说,有人拿着那天的烟酒来退,退的价格还比较低,推了好几万块钱。

    “我看着挺眼熟的,有点像是那天帮着王焱忙活的那个人啊……”

    人家这个老板是冲着三叔来吃这个喜酒的,给东西也是给最好的,按照自己进货的价格给的,现在这样……

    三叔听了能不能跟王妈妈讲、

    王妈妈就都要气死了,你用你婆家的钱去贴娘家?

    徐秋华回娘家吃饭,回来,王妈妈王焱就都在屋子里坐着呢,新媳妇没来,人家赶紧就躲了,这样的场合,她一个儿媳妇来算是怎么回事儿。

    “我问你,你哥家的那个孩子,把烟酒都给卖了,你知道不?”

    徐秋华一愣,等闹明白了事情,自己心里也是怨恨,你看看这孩子,你不是缺心眼嘛,你把你姑还给卖了,心里这么想,嘴上不能这么说。

    要不然自己娘家人成什么了,王妈妈一听徐秋华说出口的话,就马上明白了,什么都别说了,这就是因为王超死了。

    新媳妇对爷爷奶奶特别好,每个周末都得回家里一趟,不管怎么样,王妈妈干活她是肯定在一边搭把手,次次回来不空手,陪着王妈妈说话,自己婆婆那边也正常说话,但跟自己婆婆不会掏心窝。

    新媳妇儿心里清楚,自己婆婆转身就能把她给卖了。

    徐秋华觉得自己现在舒心了,你看儿子娶了一个叫她比较满意的老婆。

    “你今天没有事儿吧,跟我出去一趟。”

    新媳妇也没合计别的,婆婆叫一起出去,那就出去被,还以为是去谁家串门,最后才知道,徐秋华把她给领哪里去了。

    徐秋华带着自己的新儿媳妇去人李波家了,你说李波妈能干不?

    徐秋华嘴欠,李波妈现在也不是吃素的,既然都离婚了,你家干嘛还这样?

    李波妈跟徐秋华就掐了起来,你说两个半百的人打成这样多难看啊,回家王焱还给自己老婆训了,觉得她就是没事儿找事儿,新媳妇没回嘴,这时候跟王焱解释他也不能听,你说自己不就是被婆婆给坑的吧,心里对这个婆婆就有意见了。

    徐秋华领着侄子媳妇儿跟自己儿媳妇一起出去买衣服,给自己儿媳妇怎么买的就给人家媳妇儿怎么买的,儿媳妇嘴上没说,回家就跟王焱说了,王焱就气不打一处来,觉得自己妈现在是不是就疯了?

    有这样花钱的嘛?

    新媳妇这就属于是聪明的女人,自己给娘家买什么都让王焱看见,走明面清清楚楚的,对王焱那也叫一个真好,家里家外人家都是能手,王焱能对人家不好嘛。

    徐秋华娘家的侄子,看着自己姑姑现在这么大方,也是知道姑父死了,你看这回不就能借到光儿了嘛。

    跟徐秋华借钱,说是自己想换房子,现在住的房子就太小了。

    “你爸妈手里没有啊、”

    动大钱其实徐秋华也是舍不得,可架不住侄子会说,到底徐秋华还是给掏钱了,王焱呢,是合计自己妈傻,哪一天在被人家给骗光了钱,就跟徐秋华找借口,想要把徐秋华的钱都暂时放在自己手里保管,结果徐秋华钱没了、

    钱没有了,王焱肯定就是要问的,钱哪里去了?

    徐秋华就老实说了。

    “有借条嘛?”

    徐秋华瞪着儿子,儿子现在怎么这样呢,你自己家人还写什么借条。

    劝王焱:“你爸现在没有了,我们就得跟你姥姥家人好,你说这个世界上还能有谁为你付出一切啊……”

    王焱可不能听这话,他从小到大都是爷爷奶奶给带大的,姥姥姥爷付出什么了?现在弄个要跟姥姥姥爷家好。

    王焱说话徐秋华也不爱听,这孩子这不是混账嘛,你姥姥姥爷哪里不好了?你还要防备他们。

    母子俩现在就僵持上了,王焱回家没跟自己媳妇儿说,新媳妇儿是看出来了,八成又跟自己那婆婆吵架了,钱怎么样的她说了不算,自己也懒得去管,该怎么做人就怎么做,这样就好了。

    该做什么做什么。

    正常上下班,不跟王焱要这个要那个的,王妈妈看着心里也觉得舒坦。

    李波这是听自己妈说的,前婆婆来自己家里闹了,这给李波气的,她爸妈就那天回去收拾东西撞上了,人李波本事,现在手里好几套房子,能哄得住人,你老王家再有钱,可毕竟没有给到她手里叫她随便花,但是她现在哄得住那个老头儿,你看她过的是什么生活,叫自己爹妈都吃香喝辣的。

    李波原本就不是个能忍气吞声的人,开着车直接就杀到王妈妈家了。

    李波收拾的特漂亮,比王焱的新媳妇穿的还时髦呢,身材又好,看着一点都不像是生过孩子的人,自己会收拾看着到真是有点意思了,李波就让徐秋华出来。

    “我要是你我就绝对不会上人家的大门,真当自己是个好东西呢……”

    徐秋华看不上李波也不是一天两天的,你跟个老头儿你有什么好显摆的?

    李波不屑的笑:“我就是个好东西,我就跟老头儿也比跟你儿子强,我告诉你,少惹我爸妈……”

    李波指着徐秋华的鼻子开骂,徐秋华不敢上手,她被李波打过,知道李波有力气,你看着她挺瘦的,可身上有力气的很,徐秋华遇上厉害的,其实自己也怂。

    李波骂完了觉得出气了,领着王爽就出去买东西了。

    徐秋华进门看着新媳妇儿就来气。

    “你怎么不出去呢?”

    新媳妇心里合计,你惹的人然后让我解决?她出去干什么?

    真的打起来了,王焱回来还得给她来劲儿,再说她跟李波之间又没有什么深仇大恨的。

    王爽被她妈给带走了,出去三个小时,李波没少给孩子买东西,你看李波是有点不着调,可李波没告诉孩子去恨后妈。

    “你听人家的话知道不知道?要是谁打你了,你就告诉你爸。”

    给自己女儿特别的舍得花钱,反正现在腰包里也是有,王爽这到底还是跟亲妈比较亲的,回家徐秋华就套孩子的话,孩子丝毫没有隐瞒,一字一句的都说了出来,徐秋华扁扁嘴,还算是可以吧,没说别人坏话。

    李波现在犯不上说谁的坏话,她想要的生活自己也过上了,跟的那个男人,一个月至少给她三万的零花钱,房子自己是从他的手里哄出来一套又一套的,都变成她自己的名字,开的车是自己新买的,在朋友面前特别的有面子,就没有她办不到的大事情,每天接触到的人也都是挺了不起的,她有什么不满足的?

    李波会哄人,有那么多的老头子在外面养女人也没见过就给房给车了,可李波能要出来。

    男人到了她的手里就发麻,能给哄住了,自己说什么就是什么,背着他老婆很多钱都直接流向了李波的包里。

    虽然现在是退休的,可架不住老局长的儿子干上来了,这儿子估计也不是个什么好饼,管李波叫小妈,天天跟着一起吃饭,人家就没拿这回事儿当回事儿,只要自己父母不离婚,母亲享受该有的,自己父亲辛苦了一辈子,找个女人玩玩怎么了。

    不就是花点钱嘛,他几个小时的进账也不只是这些啊。

    人家儿子的态度就是放纵的,不管的,李波就拼命划拉钱,李波不是不想孩子,可想孩子也没用,自己没有办法带孩子,她跟父母都没有办法住在一起。

    因为人经常过来,你说叫父母给撞上了,自己父母心里什么感受?

    那老头儿天天去接外孙子,回家吃完饭,有时候晚上过来,但是不在这里睡,必须回家睡,借着引子就跑出来了。

    这么大的年纪,能顶什么用。

    大部分也就是摆着看了,李波跟了他没觉得自己吃多少的亏,他呀,也就是中看不中用,自己现在在他身上划拉钱,以后找年轻的,把人拽进屋子里,老头儿攥着李波的胸脯,李波长得那真是好看啊,就是不能用,看着也体面啊。

    倒是想折腾她,可惜就一分钟的事儿,这就完了,李波还得有耐性的哄着人家,给人家擦,说人家真本事,这样的话估计一般的女人也是说不出口的。

    王焱这边不打算让李波见孩子,毕竟这个妈不着调,徐秋华也是这意思,能不让见就别见。

    徐秋华这阵子可能是因为王妈妈抵触情绪很大,稍稍收敛了一些,但是她侄子那真的是,一天恨不得来家里十趟八趟的,用王妈妈的话说,给好处,谁不爱来,谁给她好处,她也天天去。

    “奶奶,你忙呢。”

    王妈妈有点爱答不理的,果然见人走的时候把家里的取暖器给拎走了,这东西肯定就不值什么钱,放在家里也是用不上的,可王妈妈还是舍不得,家里的大枣这是简宁买给二老吃的,王妈妈自己都没舍得吃,就看着人家孩子拎着两箱走的,等王妈妈在去找,家里没有了。

    “秋华啊,家里的枣都没有了?”

    徐秋华从房间里出来,大萝卜脸不红不白的。

    “没有了啊,我一会儿给简宁打通电话,让他在买一点过来……”

    反正都是被人送给简宁的,他不吃也都放坏了。

    “秋华你是不是就做的太过分了?”

    王妈妈来劲儿了。

    徐秋华一愣,这怎么还数落上自己了?

    王妈妈劈头盖脸的,这回没有给徐秋华留面子,你真是不像了,越来越不像了,家里有什么都敢划拉是不是?

    “那是简宁给我买的,你就转身送人了?”送之前有没有问过她?有没有征求过她的意见?

    徐秋华这是听出来了,老太太是舍不得了你说都是自家人吃了,有什么舍不得的。

    “妈,那不是简宁买的,是别人送他的,不花钱来的,你要是喜欢吃,在让简宁送不就得了……”

    徐秋华压根没往心里去,这算是什么事儿啊。

    不能算是事儿。

    “你别跟我说其他的,我就说你有没有问过我,我的东西你就给送人?”

    这就来脾气了,徐秋华脸子也是不好看,我就是送人了你当婆婆的就不能好好说嘛,一定跟我发脾气,你什么意思啊?

    就这么点的东西,你要是喜欢吃,我掏钱给你买不就得了,至于这样嘛?

    王妈妈说一句,徐秋华顶一句,给王妈妈还气的够呛。

    徐秋华人转身就真的给简宁去电话了。

    “家里的枣都吃完了,妈今天跟我来劲儿了,说没有了,你在哪里买的,我去买。”

    简宁听的有点蒙,这是因为什么啊?

    简宁能让徐秋华去买嘛?自己亲自开车去给买的,送到王妈妈家,王妈妈看到女婿来了原本挺高兴,等知道了为什么来的,火气就压不住了,好你个徐秋华,我是这个意思嘛?

    你拿着我的东西给你娘家人,还讲一些事实而非的话。

    简宁觉得不就是两箱枣也不是什么重要的贵重的东西,犯不上这样生气。

    “那你是不知道,你嫂子现在就跟疯了差不多,这个家早晚得让她给掏空了……”

    人家侄子回家就说老王家的那个奶奶表情不太高兴。

    徐秋华她妈也来劲儿了,我养的女儿,拿点东西给我吃,你有什么不愿意的?

    怎么就这么不讲理呢?

    “她给你摆脸色看了、”

    “那倒是没有,就是表情不太甘愿……”

    徐秋华的妈说着:“你姑父现在人没了,老王家就生怕搭我们一点东西了,你看着吧,以后有的折腾了,这老太太就是蔫吧坏,以前儿子在,这没有办法表现出来,以后就有的瞧了……”每次去都跟看贼似的,就让你生气,气死你算了,老蔫吧坏太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