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婚前婚后,大龄剩女 > 380  好儿媳的后天养成

380  好儿媳的后天养成

    王妈妈是诉苦找王冉,什么都跟王冉说,毕竟王冉是亲生女儿。

    “你嫂子要是这样下去……”

    “妈啊,我才进家门你这电话就跟了进来……”

    王冉最近原本情绪就有些焦躁,你说母亲隔三差五的就来电话,说徐秋华怎么怎么样,抱怨徐秋华怎么样,王冉听的耳朵都出茧子了,回到家或者人在外面就打电话抱怨。

    王妈妈想要出口的话收了回来,叹口气,儿女长大了,就开始嫌弃妈妈了。

    “你才回家啊,吃饭了吗?”

    王冉告诉自己应该有点耐性,不能这样的,她要是说的深了,自己妈就会多想,耐着性子将电话挂断了,从进门到现在在门口就站了五分钟,王冉试着喘口气。

    晞彤哒哒的踩着自己的小拖鞋冲了过来,抱着王冉的腿。

    “妈妈你回来了……”

    王冉实在没什么力气,现在要是让她陪着孩子说话她肯定会疯。

    “晞彤你自己玩一会儿去行不行?”

    弯下身摸摸女儿的小脸,有时候对上女儿天真无邪的小眼神,心里也是后悔,怎么就不能每天多抽出来一点时间陪陪她呢,孩子说长大就长大了。

    晞彤蹲在地上伸手把王冉的拖鞋给摆到王冉的面前,自己颠颠的又跑开了。

    简宁知道王冉脾气最近暴躁的厉害,潜移默化的在灌输女儿一种概念,那就是不要去骚扰妈妈,晞彤喜欢自己妈妈但是不会粘着王冉,她更多还是喜欢黏在爸爸的身上。

    王冉换了拖鞋进了客厅里,家里这饭还没做呢,反正她不回来没人做饭,就肯定不会开饭。

    孩子每天都会喝点牛奶,孩子饿不到。

    王冉回房间换衣服。

    其实某些方面简宁真的很死板,就比如做饭这件事儿,其实他会做,就是不上手,你不回来我就不吃,我就等着你回来做。

    王冉这是养成习惯了,所以才不会嘟囔。

    赶紧的进厨房做饭,做好了饭,一家三口坐在一起,孩子手里捏着学习筷一夹一夹的。

    简晞彤最近在练习使用筷子,孩子不太会用这个,简宁这个亲爹可倒是够狠的,给女儿弄了一小盆的豆子,让女儿试着夹,到目前为止,简晞彤小朋友就算是靠幸运也没有夹上来过一个。

    孩子的耐性好这是能看出来的,夹啊夹的,一坐就是半天,最后不玩了也不会生气,脸上依旧笑嘻嘻的,不会摔盆子也不会不耐烦,就是这个手脚协调能力比较差一些。

    吃过饭自己站在客厅中央,跟着电视机里的人跳舞,如果你仔细看画面里的人你会觉得这完全是两个世界。

    王冉挑自己休息的一天回家,就打算跟王妈妈谈谈。

    钱你已经给了王焱了,你还担心什么啊?

    王妈妈这模样就显得可怜了一点,在女儿面前也不敢随便吭声。

    “那你嫂子的娘家人总是来家里……”

    她看着是觉得烦,一天来一次,有时候一天两次,谁愿意看?

    王冉重重叹口气,你说可怎么整吧?

    每一天消停的。

    母女俩说着话呢,徐秋华侄子过来了,其实过来没有别的事儿就是过来陪着徐秋华坐坐,怕自己姑姑孤单,这不是姑父走了嘛。

    果然王妈妈就看不惯了起来。

    “你自己看吧,天天来,就恨不得住在我们家了……”

    徐秋华是觉得这孩子有良心,王妈妈就是觉得人家心里有别的私心。

    “那你想让我嫂子搬出去住?”

    只要徐秋华搬出去住,这不就全部都解决了。

    其实徐秋华跟王焱一起比,要比跟着自己爸妈住来的强。

    王妈妈呢,是想让徐秋华搬出去,但是这话她又不愿意说,怕徐秋华认为她这个当婆婆的有其他的意思,怎么儿子前脚才死,后脚就让儿媳妇搬出去住啊。

    王冉是看出来了,自己妈是想做个老好人,谁都不得罪。

    王冉在门上敲了两下,徐秋华出来开门,这门平时是不关的,这不娘家来人了嘛,说话也是有点不方便,徐秋华关门的第二个原因就是为了给王妈妈还有王冉留出来余地,好叫那母女两个人好好商量,慢慢商量,好好计划。

    “进来坐……”

    王冉没进去,在门口就跟徐秋华说了,徐秋华一听,心里那真是心思动的厉害。

    叫她搬出去住?

    现在这个家就都没有她住的地方了?

    王冉的解释在徐秋华来看未免过于僵硬,根本解释不通的,想叫她走就直接说,什么老人不太喜欢别人来串门的,被人来串门串的是她徐秋华的门,跟老太太有什么关系?

    自己这婆婆也是有意思,有什么话不能对自己说?这还住在一起呢,还得派个人来通过别人的嘴跟自己讲话。

    带上门,徐秋华侄子这就坐不住了,话他都听见了,那自己还能待嘛。

    “姑,那我回去了。”

    “不用,你就坐你的,我看谁能说什么。”徐秋华冷冰冰的话语从嘴里喷了出去,她现在就很想找个人打一架。

    徐秋华的侄子也不是真的缺心眼,没有坐起身就走了。

    王妈妈既然有了这个意思,徐秋华就不能赖在这里不走,没想过要单独出去住,给王焱打电话,叫王焱过来给自己收拾行李。

    “你奶奶赶我了,我现在就搬。”

    王焱没过来,他老婆过来的,王焱得上班赚钱啊,王焱这老婆话不多,当着徐秋华的面话就更加的少了,有话都不说,你让我收拾行李我就给你收拾行李,你让我干什么我就干什么,其余的话我就当没有听见,我当自己是聋子。

    徐秋华呢,是想找个人站在自己的身边,跟自己一个鼻孔出气,可儿媳妇不搭话啊,她就来气。

    “你怎么干活的?”

    她找儿媳妇的岔。

    儿媳妇反正就是,你说我就听着,我也不动气,离开的时候徐秋华跟王妈妈连句招呼都没有打,直接就离开了,儿媳妇给自己婆婆接回家,你说她也上班,这是特意请假出来的,既然都请假了干脆就请了一天,在房间里给徐秋华换全新的被子。

    多一句话不跟徐秋华讲,徐秋华也气恼,你当儿媳妇的还摆脸色给我看?

    又出幺蛾子,以后住在儿子家,自己吃的跟儿子分开,各做各的的,儿媳妇一听,这算是什么啊。

    “妈,一起吃吧,我做。”

    “我可用不起你。”

    酸了吧唧的话直接出口,儿媳妇一听这就是跟自己不对付上了,她现在都还没闹明白她哪里做错了。

    等着王焱下班,你说原本一家人,就剩你们母子两个人了就好好过被,徐秋华偏不,儿媳妇做了一桌子的菜,她不上桌吃,自己弄了一碗水煮面条,可怜巴巴的就要这样吃。

    王焱的老婆对着丈夫使着眼神,有些话她得先说,要不然婆婆告状,自己成什么了。

    “妈今天不知道怎么了,跟我生气了。”

    王焱去哄,说了不老少的好话徐秋华听不进去,反倒一个劲儿的说王妈妈不好,王妈妈就是蔫吧坏。

    “你奶就最不是东西,你爸前脚一走,后脚这就赶我出来,我给她腾地方,你要是找个像样的借口也行,说什么家里老招人,我招什么野男人了啊?我娘家的人怕我一个人觉得寂寞,来看看我也不行?”

    她死了丈夫啊,要是她想不开呢?

    自己公婆心里可没有这样的想法,觉得她没事儿,她是超人是吧?

    什么事儿都能抗住。

    王焱耐着性子听,这时候自己要是说别的,徐秋华肯定就会炸锅,干脆就什么都不说。

    这不好说歹说的勉强算是说通了吧,吃饭徐秋华弄了这么一出,一桌子的菜她一口不碰,自己吃面条,一边吃一边准备要哭了,自己可怜自己啊,觉得自己惨,没有丈夫就是这样可怜。

    王焱这还没开始吃呢,就气了一肚子的气。

    王爽是小孩子,比较嘴馋,上筷子去夹菜,你看徐秋华借着孩子发火。

    用筷子就去敲孩子的手:“你怎么就那么馋呢?”

    照着孩子就给了一下子,王焱这回彻底火了,直接摔筷子了,王爽一看自己爸爸这样的表情扯着嘴立马就哭,王焱老婆眼睛尖,拉过来孩子过去哄,不搀和这边的战争。

    要不然你说她劝,徐秋华最后就有可能把气撒到她头上,她不管吧,王焱以后想起来会觉得她这个当儿媳妇的坏,她现在要哄孩子,自己不搀和到时候找她错也找不出来。

    “妈,你到底想干什么啊?”

    徐秋华又是哭又是撒泼的,反正没有一个人顺她的心思,她就是想让王焱服软,自己是王焱的亲妈,她做的就是对的。

    王焱也被气的挺狠的,要是这样的话,你娘家人好,你回你娘家住去把。

    “孩子你自己带吧……”

    用王爽来威胁王焱,王焱干脆孩子我也不用你带,你愿意哪里去你就哪里去,直接喊自己媳妇儿。

    “你把妈的东西都给装好了,放在门口,我送妈走。”

    徐秋华就等着看呢,她今天倒是要看看,儿媳妇敢不敢这样做,儿媳妇要是敢的话,她就上去挠儿媳妇的脸,反了她了。

    儿媳妇这一看,她做什么都是错,她绝对不能上手去管,王焱看着自己老婆不管,就亲自上手。

    你说这母子两闹的,王焱把徐秋华给送到自己姥姥家,东西卸下去,人都没上楼开车就走人了,徐秋华这边给侄子打电话,侄子在家里吃饭呢,一听,嘴上答应的好好的,掉过头挂了电话。

    “我姑一天就折腾,还回娘家住,你说我家哪里能住下……”

    王焱两口子没有办法带孩子,白天都上班,送幼儿园接送这就都是问题,再说孩子现在太小了,去幼儿园也有点不合适,王焱只能跟王妈妈说,王妈妈叫他们把孩子送回来,自己管。

    “你妈啊,现在变的太多了……”

    王妈妈觉得过去秋华这人不管怎么说其实人还是不错的,没像是现在这样啊,怎么就变得那么快呢。

    徐秋华在娘家住一天两天这都好说,没人说话,当她是客人,住时间长了,其实谁都是有点别的反应,你自己有家不回,成天住在这里算是怎么回事儿?但是人家不会当着徐秋华的面来说。

    徐秋华就等着王焱来请罪。

    王焱周五晚上会拉着老婆回奶奶家住,毕竟自己女儿还在这里呢,周末白天领着老婆回家,然后开始星期一的工作,徐秋华这边呢,王焱亲自去的自己姥姥家,原本就没打算以后真的断绝关系什么的,他也就剩这么一个妈了。

    王焱姥姥脸色有点不好,觉得这孩子不孝顺,总是顶撞他妈。

    “王焱啊,你说你妈对你还不行吗?那时候你闹离家出走……”

    这就是踩雷区了,王焱就不想听见这件事儿,结果这些年了,在自己姥姥的嘴里又听见了,你说他心里什么感受。

    坐在一边,跟领导请假出来的也是。

    “我爸没了,就说我妈这些天的变化,姥姥你也不想人家在背后说你们娘家人在撺掇吧……”

    王焱的姥姥瞪着眼睛。

    “放屁,我们怎么就撺掇了?你妈自己一个人,一辈子都听你爸的,现在你爸没了,她手里不能有点防身的钱吗?怎么这样就是撺掇了?这话是你奶奶说的?我找她说理去……”

    王焱没急。

    “这话肯定就不是从我奶的嘴里说出来的,可外人现在看着我家就是这样的情况,姥姥说句实话,你没觉察到我妈最近变的厉害吗?不说别的,你们想说的我心里都清楚,那是我亲妈,生了我养了我,我们母子之间就是有再多的别扭,她是我亲妈别人不是,我们没有隔夜仇,我奶的钱现在都给我了,都在我的手里,姥姥你说我应该把钱都给我妈管吗?”

    王焱笑呵呵的看着自己姥姥,你看他也不生气,就说这事儿。

    事儿就是这样的,挣什么?

    钱都在他手里呢,有什么好挣的,难道自己妈还要跟他挣钱?

    当姥姥的也不是一定就让徐秋华跟自己外孙子去挣,钱是你们娘俩的,给了王焱她也就放心了。

    “王焱啊,姥姥在这里跟你表个态,我们家肯定就没有其他的心思,别人想的那些在我们这里不存在,不需要担心我们要谋划你妈钱财之类的,我也是你妈的亲妈,我不会故意坑她……”

    “有姥姥这句话我就放心了,以后谁敢说,我就拿板砖去轮说的人,我姥姥对我那么好,能贪图我什么。”

    王焱这话说的够明白吧,把自己姥姥先给哄好了,然后说自己的意见。

    “你看我奶这人吧,她毕竟不是我们家的,我哥就跑我奶奶家跑的这样的勤,出来进去的也不好看,你说能怪老太太有其他的想法吗?”

    王焱说了他奶那就是过去老派人的想法,想的比较多,心眼小。

    话就这样明明白白的说出来,王焱姥姥自己也不好在反驳什么了,自己也是老派人,要是轮到自己身上,她是不是也会这么想。

    王焱讲话学会了艺术性,这是长期的耳濡目染学到的,过去就是没学会灵活运用,意味的说真心话,原来真心话其实不太受欢迎的,干脆就换了一种方法,先假在真,这话叫人听起来就比较悦耳了。

    王焱也说了,那天家里怎么发生的什么事儿,就跟自己姥姥全说了。

    “我回家,一桌子的菜,我妈自己吃白水煮面条,那我肯定会说我老婆的,你就这么做儿媳妇的?你大鱼大肉叫我妈吃面条?”

    姥姥一听,这跟徐秋华当天来的时候版本说的有些不大一样,可是这样一听,这孩子有良心多了,第一个想到的就是自己妈在吃面条,当姥姥的听着这话,心里肯定就是舒坦的。

    “你也别说她……”

    “我不说她我说谁?结果我还没说完呢,你说我妈就上手打孩子……”

    徐秋华怎么对着王爽发火的,王焱通通都说了,姥姥在王焱的面前不能说徐秋华这样做的是对的吧,王焱好一通拍马屁,拿下自己姥姥,转身姥姥这边就开始数落自己女儿。

    “你年轻时候脾气就这样,动不动就拿着孩子撒气,好好的孩子到了你的手里都完蛋了,王焱小时候发生过什么你记不住了啊?你还敢这样养孩子……”

    徐秋华一听,怎么现在站在自己一侧的人都说她了?

    被人捧了几天,一直高高在上,现在突然自己妈掉过头数落她,徐秋华有些接受不了。

    “你总得为孩子想想吧,王焱多不容易,爸没了,现在好不容易娶了一个老婆,他已经二婚了,你还想让他三婚啊……”

    徐秋华不吭声。

    “你明天赶紧搬回去住啊。”

    *

    王焱坐着就跟王冉说,自己怎么跟自己姥姥说的,一字一句都学了。

    “累的我半死,有些话我自己说出来都觉得肉麻……”

    他小时候成天泡在奶奶家,姥姥家几乎不去,有什么感情,其实跟姥姥家那边的感情有点淡薄。

    王冉点头:“对你姥好点,看在你妈的面子上也得好点,尊敬长辈这是没错的,你妈你就尽量让着她一点,她愿意干什么就让她干,她心情也是不好。”

    王焱点头。

    王焱现在下班每天过来姑姑这里坐十分钟,反正开车就过来了,做人做事的道理王冉一点一点给摆,她不见得就什么都融会贯通,可还有个简宁呢。

    王冉是最盼着王焱出息的,自己从小看大的孩子,她跟徐秋华的包容心其实是一样的,虽然说不及自己的儿子,可跟亲儿子也相差无几了,特别是现在自己大哥没了,孩子怎么她也得能照顾就照顾一点,能拉拔就尽量拉拔。

    人说男人懂事不懂事,就看娶的这个老婆靠谱不靠谱,王焱娶这个老婆没觉得有多合心意,可这老婆会润物细无声,什么事儿先摆到王焱的面前,也是跟王焱一点一点讲,就是讲不通自己也不会着急,更加不会有怨气,有什么说什么,想过一辈子,就得拿出来点想过一辈子的态度。

    在王爽的上面,她没有大包大揽,装什么贤惠,说孩子我就给你带了,她第一不想带这个孩子,第二也是觉得自己没有能力给带孩子,她才结婚,自己也想甜甜蜜蜜的过一段,然后要孩子,这前妻的孩子,她是照顾的好照顾的不好她都容易落下埋怨。

    夫妻俩有力气往一个地方使,一条心,为人做事明白的差点不要紧,架不住两个人总商量,凡事商商量量的,有个好老婆在身边劝导还是能起一定的作用。

    要是有个老婆成天在王焱的耳边吹枕头风,分析王冉让徐秋华搬出去的动机,就像是王焱说的,他先是徐秋华的儿子其次才是王冉的侄子,你说哪个亲?

    这老婆给王焱分析了,有事儿咱们不避过去,咱们就拿出来说,你说爸没了,大家都体谅,但是妈的侄子去的是不是太过于勤了?谁看在眼睛里不会有一些其他的想法,再说婆婆确实是往人家的身上搭钱了。

    搭钱,王焱老婆也说了,不让王焱去管,自己婆婆一辈子都被公公管着,从来没搭娘家什么东西,你说当人家子女的,这不算是什么的,板正王焱的态度,你跟你奶奶亲这没错,但是姥姥也是亲人,你得同等对待。

    有节日,王焱不到,王焱的老婆也会拎着东西过去,东西多少钱且不谈,我的诚意在这里,这是我当小辈儿对长辈的敬意。

    会办事儿,一些可能会起纷争的事情,到了她这里自然就压了下去。

    徐秋华在家里没少的作威作福,王焱老婆不生气?

    气的狠的时候心里也骂自己婆婆,徐秋华一天到晚一点活都不干,你说她上班回家还得自己做饭,做家务,这也就算了,徐秋华脱下来的衣服让儿媳妇给洗,一开始没说让她洗,就顺便脱下来了,你说她是新的儿媳妇啊,肯定是要表现的,给洗了两次,那以后徐秋华脱下来说都不说,直接就是那意思,你洗吧。

    儿媳妇中午午饭都没有吃,跑回娘家诉苦。

    当姑娘跟出嫁给人当老婆感觉相差太多。

    她以前在娘家自己也是什么都不干的,回家就回房间玩电脑,母亲干活。

    今天早上自己起来晚了,她是身体有点不舒服,五点多听见徐秋华房门有声响,以为婆婆会起来做早饭呢,她昨天晚上就打过招呼的,结果等自己起床,餐桌上要多干净就有多干净,她去厨房找,什么都没有,不给她做,这行,王焱上班得吃饭啊,你叫他空着肚子出去、

    “简直就是个神经病……”

    娘家妈就劝:“你就当她是空气,咱们不搭理她。”

    最让儿媳妇受不了的那就是,徐秋华自己可没饿肚子,人家房间里面包糕点什么都有。

    晚上吃饭的时候就当着王焱的面说的洗衣服这事儿。

    “妈,我这几天工作挺多的,你看能不能你帮着我把衣服用洗衣机洗洗?”

    “工作能有多忙三把两把的就洗干净了……”

    徐秋华说的很轻松,她现在活的很滋润,当然很想王超,见到谁都说自己老公多好多好,可惜就是命短,这嘴里把王超给吹嘘的,只恨这天下都没有这样的丈夫了,各种惋惜,各种舍不得。

    徐秋华那对王超是真爱。

    儿媳妇心里翻着白眼,你说的倒是轻松,那你为什么不能三把两把的把衣服都给洗了呢?

    商商量量的来。

    “妈,你看我不是懒嘛,我这天天挺累的……”

    话说到这个份儿,人家承认自己懒了,徐秋华就不能在推了,给洗了一次,回头就说自己腰散了,反正活你就别指望她干一点。

    徐秋华莫名的就想到了王奶奶,那老太太这一辈子活的可真滋润,什么都穿到了,什么也都吃到了,不白活,自己也得那样的去活。

    今天买件衣服,明天买点东西的,这给她忙的,成天跟那些楼下的大妈一起跳舞,徐秋华不跟男的接触,她就跟女的一起玩,有男的上来搭话她都觉得膈应。

    王超虽然后期有病,可王超也没那么老,王超长相方面也不是很差,这些老头儿呢,说实话年纪都太大了,徐秋华看不上。

    徐秋华为什么那么讽刺李波,她是真的看不上那些出卖自己身体去赚钱的,这个钱哪怕就是一个亿摆在她的面前,她也不稀得去赚。

    徐秋华死了丈夫,有些跟她比较熟悉的人就都知道,其实老年人再婚这并不是什么丢脸的事情,找个伴来陪伴自己,这是一件好事儿不是嘛,就有人想做好事儿。

    有个老头儿家里儿女也都结婚了,条件还可以,就看上徐秋华了。

    那老头儿今年六十四岁,人长得比较老,也没有什么文化,经常看她们跳舞,这就看上徐秋华了。

    “就没合计在找个伴儿?”

    有人试探的问了问。

    “找?也想找,可惜找不到啊,我倒是想找个老部长或者老教授,可惜老教授都只能看得上年轻的,我这种就算了吧……”

    徐秋华打着哈哈。

    有人就比较尖,听得出来徐秋华这个女人其实还是挺傲气的,见过她丈夫的照片,也算是一表人才的,那能看上老头儿嘛?

    有人就撤了,可有的缺心眼,那边老郭头儿就撺掇一个女的来帮自己说。

    徐秋华当时觉得自己的耳朵是不是出毛病了?

    她丈夫才死多久?就跟她说再婚的事儿?

    恨不得喷眼前的人一脸的花露水,臭不要脸的,你自己不正经就以为所有人都跟你似的不正经呢?

    强忍着怒火,拉着老脸就回家了,儿媳妇在家做饭呢,还合计这是怎么了?今天拉着脸就回来了。

    “妈,你稍等我五分钟,马上吃饭……”

    徐秋华今天一反常态的进了厨房,帮着儿媳妇洗上菜了,儿媳妇很想探头去看看外面的太阳,今天白天升起来的不是太阳而是月亮吧?

    怎么有点诡异的厉害呢?

    徐秋华嗤笑:“可真是什么样的人我都见过了,我跟过你爸这样的人,我还能瞧得上那马上一脚就踏进棺材里的人了……”

    儿媳妇有点反应不过来,一说她爸,这话她听着怎么就那么难受呢?

    什么叫跟过她爸啊,虽然后来明白了这是在说公公,可也听着闹心。

    “妈,你也别往心里去,那些人就是闲的……”

    “她啊这是自己嫁的人层次不高,觉得别人都跟她一样的……”

    徐秋华瞧不上这么没眼光的人,可以说王超给徐秋华洗脑成功,在徐秋华的心里王超就是最好的,其他人都比不上王超,这边王焱下班回来,停好车,有人喊他。

    “王焱啊……”

    来人就跟王焱说,有人看上他妈了,王焱想都没想就笑了出来,这么逗呢?

    自己妈他还是了解的,一般人徐秋华压根就看不上的。

    “你做儿子的是个什么态度?”

    王焱说的是真心话:“如果我妈想找,我肯定不会拦着,儿女毕竟也不可能时刻都陪在身边,但是我妈要是不愿意,我不能说我当儿子的怎么样。”

    王焱拎着车钥匙上了楼,进门洗手准备吃饭,饭桌上就说起来这事儿了。

    “也不看看他那个样儿,就想高攀,德行。”

    徐秋华的表情很是不屑,语气特别的轻蔑。

    老郭头儿还以为徐秋华这是有意思呢,就屁颠屁颠的早上过来徐秋华身边说话,徐秋华不想撕破脸,就拐着弯的说自己丈夫以前有多好,王超多牛逼,老郭头儿越是听越觉得徐秋华有良心,可不像是现在那些女的,老头儿一死就八不得马上改嫁。

    徐秋华厌烦,偏偏老郭头儿就是往身边凑,还给徐秋华带水。

    徐秋华看了看老郭头儿当着人家面没说,跟中间的那个人说的,

    “这早上还给我带水,这把我给恶心的,你看看他那副牙口,真是越老越不要脸,看看那臭德行……”

    中间的人一听,昨天她亲自去打探的王焱口风,王焱没把话给堵死啊,秋华怎么就……

    “我跟过我们家老王,还能看上别人?我丈夫是什么出身,他也配,给我提鞋我都觉得他脏……”

    中间人这回听明白了,这话就是说给自己听的,她也听懂了。

    还真没看出来啊……

    这么傲气呢?

    徐秋华中午在房间里把自己的首饰就全部都翻腾出来了,也都戴上了,省得别人轻视她。

    其实能在这里买房的,条件都不能太差,不过条件好的都是儿女,这些老头老太太都是过来帮带孩子的,徐秋华一下楼,满身的光恨不得刺瞎别人的眼睛。

    “贷款了啊?我们家没有,我家老头儿活着的时候就把钱给孩子准备好了,将来儿媳妇要是敢不孝顺我,我就撵她走……”

    大家都听明白了,这些老头老太太呢,都是借儿女的光才有机会在这里住的,人徐秋华不需要靠任何人,房子是她给儿子买的,要是儿子对她不好,她就让儿子走路。

    果然老郭头那边立马就消停了,还说什么啊,人家条件这么好,压根就没戏。

    这事儿过了也就算了,徐秋华偏不,闲的没事儿自己得拿出来说说。

    “你们都不知道,现在的人有些多可笑,我丈夫那么优秀,现在人没了,那些癞蛤蟆……”

    老郭头也不是聋子,总能听见的,这就懂了,人家压根就没看上过他,你说自己闹的这场笑话,还能好意思在这里住啊,找了个借口,跟女儿说好的,叫女儿的婆婆过来侍候一段,人家回老家了,丢不起这个人。

    这群老太太当中,徐秋华现在最是与众不同,儿子工作好,儿媳妇条件不差,儿子二婚娶的还是一婚的,给出去的嫁妆还那样的壮观。

    “谁让我儿子是二婚了呢,前头留下一个女孩儿,儿媳妇是第一次结婚,咱们家就得拿出来态度是不是,我家给儿媳妇买了一辆车,首饰什么的都是我们家出的……”

    人家一听,这家可真是有钱啊,就问徐秋华,你们家老王过去是当大老板的吧。

    徐秋华每每说到王超,脸上就得意洋洋的,她是时刻念着王超的好,恨不得一天把王超挂在嘴上一百八十次,恨不得别人都知道王超这个人,在家里跟儿子聊天也是说王超有多好,当着外人也是。

    好的方面是,徐秋华虽然唠叨一点,现在不像是前阵子那样了,对他侄子就好的比亲儿子都好,她侄子最近也不像是之前那样每天都往家里跑了,至于花钱方面,王焱不管,只要自己妈妈能高兴就行,买东西也都是小打小闹的,这点钱他还是花得起的。

    王焱的这个老婆这个劲儿你得折服,永远都是稳稳当当的,你在她的脸上就找不到所谓的不高兴,不愿意。

    婆婆不做饭,那就自己做被,下班回家就给做饭,但是洗衣服,儿媳妇这回也学会了,什么事儿都当着王焱的面去说,王焱要是觉得这事儿他妈做的错了,他就直接开口说了。

    王焱总偷摸的给徐秋华钱,说是偷摸,其实就是他们两口子商量好的。

    王焱老婆说了,其实当老妈的心思就都一样的,怕孩子因为娶了老婆忘了娘,你就当我不知道,我也不会说漏,你偷偷的给,叫咱妈高兴高兴,知道你心里有她。

    王焱七点多准备去单位,在自己母亲房间上敲了一下,徐秋华已经起了,今天没下去跳舞,多少有点感冒。

    “妈,这里是两千块钱,你拿着,自己愿意买什么就买什么。”

    徐秋华一愣,突然给自己钱干什么啊?

    “我有钱花,你拿回去,我不要……”

    王焱笑笑:“赶紧拿着,她不知道啊,一会儿你在喊,她听见了我俩还得干架,你最近那一件衣服买的太好看了……”

    王焱根本就记不得自己妈到底是买过什么衣服,自己老婆买过什么衣服他倒是记的很清楚,就是嘴上那么说被。

    这婆婆不知道是什么心态,一听说儿媳妇不知道,倒是接了,高高兴兴的。

    “你自己有钱花没?别都给妈了……”

    王焱点点头转身就出去上班了,有时候下班,老婆给打电话,说徐秋华喜欢吃什么,你说怪不怪亲儿子不知道亲妈喜欢吃什么,人家儿媳妇看了几次就看出来了,让王焱去给买回来,回到家什么都别说。

    王焱拎着东西回来,王焱媳妇儿起身就抱怨。

    “妈,你看看你儿子,我喜欢吃什么他都不记得……”说着哀怨的看着婆婆。

    徐秋华心里高兴啊,废话我养了这些年的儿子,要是不知道我喜欢吃什么,那才是她的悲剧,儿媳妇才嫁进来多久,现在原本就是外人呢,干嘛知道你喜欢吃什么。

    王焱这点特别好,不吭声,老婆交代是什么,绝对不会把这件事儿给弄漏了。

    这一顿饭徐秋华吃的高兴吧,高兴之余看着儿媳妇就顺眼,人一高兴计较的事儿就少,洗衣服洗就帮着洗了被,谁叫自己儿媳妇懒了呢,儿媳妇还是亲口承认的,怕他们小两口工资不够花,王焱给自己那些钱呢,徐秋华不见得就能全部都花了,背地里还得贴补一点家用。

    哄徐秋华开心,现在来看,其实就是一件特别小小到不能再小的事情了,可过去王焱就是抓不住窍门,哄好了徐秋华,真的就是少了很多麻烦,她不会轻易的在找茬,不会动不动就闹一些离谱的事情。

    她不闹,王焱就不会闹心,这边爷爷奶奶那边有他维系着,怎么也不会叫这根名为亲情的线断掉。

    就像是王焱老婆说的,她不委屈嘛?

    其实她很委屈的,徐秋华有些事儿干的不像是一个婆婆能干出来的,她从来不当着徐秋华的面说,自己当着王焱说也是有选择的说,不会总跟王焱抱怨,你妈这样那样的不好,这边调和他们母子之间的关系,他们变好了,自己不也跟着有好日子过嘛,觉得厌烦婆婆的时候,跟别人说说,说过也就忘记了,别人又不认识她婆婆,这样她既把不高兴的事儿说了出去,自己的气也消了,然后婆婆还觉得她依旧挺好的。王焱老婆从来不当着徐秋华的面夸徐秋华,她都是透过别人的嘴,当着别人的面就说徐秋华好,这样的话是迟早都会传到徐秋华的耳朵里的,一旦传了过去,徐秋华自然会觉得贴心的,啊,我儿媳妇原来是这样评价我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