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婚前婚后,大龄剩女 > 382  结婚前夕

    若晖在简宁的心中,估计只有三十分,一百分是满分,在王冉的心中则是零分。

    不仅仅是零分甚至还有可能是倒分。

    简耀东是不屑给分。

    姚若晖住了三天,王冉则是不满了三天,一个原本就没有过喜欢,甚至夹杂着一点厌恶的人,就算是频繁接触王冉依旧感受不到她的优秀,愿意给姚若晖一个好脸色看,只能是因为尊重儿子的选择。

    甚至在姚若晖住在家里的这三天当中,王冉处处觉得都不满意,甚是不满意。

    就跟所有当婆婆不喜欢儿媳妇的一样,她做什么都是错,看着不顺眼。

    简承宇带着姚若晖回去,王冉只觉得松了一口气,她天天得给换着样的做饭,然后人家吃的就跟小鸡吃米似的,筷子都不怎么动,有什么意思?

    可终于走了。

    这不能怪姚若晖,只能怪她的味蕾,她觉得王冉做饭不好吃,至少没有酒店大厨的水准,没有那个水准她就是吃不下去,让她装着喜欢吃,她也装不出来,讨好王冉,现在来看就更加没有必要了。

    “终于走了,以后可别带回来了,带回来一次我就气一次。”

    简宁没搭话,他不会答应王冉这个要求,接触还是要接触的,不喜欢就让孩子少回来,不看女孩子的面上看你儿子。

    简承宇上了飞机,抓着若晖的手,其实他什么都知道,母亲不高兴,若晖也不高兴他通通都懂,可这两个女人他都爱,现在因为她们两个人不对付,你知道他夹在中间很难受,看着母亲瞧姚若晖不顺眼,他爱若晖,喜欢她身上的一切,包括缺点,但是现在挑刺的人是他的母亲,他没有办法,明知道带着姚若晖回家,母亲就会不高兴,他还是得带。

    对若晖不能说,她辛苦了,不能说自己知道她的委屈,一旦说出口,她会觉得更加委屈的。

    姚若晖这人确实似的,你不提我就当没有发生,反正就是那么一幕,回头自己就忘记了,要是认真的去提,心情虽不会受影响但还是多少有点不满的。

    周一晚上简承宇说要回来的晚些,若晖跟朋友出去吃饭了,想等着他过来接自己然后一起回家,简承宇没有亲自来,是秘书来接的。

    “有点喝多了,您要不要过去看看?”

    若晖拧着眉头,之前在家里就喝多过那么一次,吐了她一身,害得她现在心里还有阴影呢,怎么又喝了?

    “跟谁一起喝的?”

    总得因为什么吧?

    秘书一脸的为难,好像不敢说的样子,若晖觉得奇怪,不过想来也是,秘书有些话是不敢不能说的,去吧。

    秘书拉开车门,若晖坐了进去,他给带上门自己坐在副驾驶的位置。

    停在某间酒吧的门口,往常这家店其实人挺多的,今天稍稍显得有些冷清,有人走过去却连门都没有进去就转身离开了,若晖觉得很怪,但是那里怪自己又说不出来。

    下车往里面去,很安静。

    很安静这才不对呢,酒吧怎么会安静呢?

    这回全部都是简承宇一手一手弄出来的,上次她说他不够诚意,这次他拿出来诚意,因为感激在被他母亲飞白眼的时候她并没有甩脸子就离开。

    就是因为知道若晖的脾气是什么样的,所以他更加的感激,不是因为爱自己的话,她何必呢。

    若晖第一个反应就是想到了,竟然包场。

    挺俗套的。

    又是请秘书帮着做的?

    自己心里微微有些感动,这个地方她记得很是清楚,那时候打工选择的就是这里。

    其实两个人就是在这里认识的,走过一些错路,走到了十字路口差一点就转身遗失这个人。

    前面有个小屏幕,那上面都是他们的照片,不规则的摆放着,旁边有一些气球,气球里面也都是他们两个人的照片,若晖喜欢自拍,时不时也会偷拍他。

    简承宇请姚若晖坐,其实没有什么太过于复杂的,只是给她唱了一首歌,他专业是学这个的,唱功自然不在话下。

    若晖坐的不是太安稳,因为不知道为什么,整个人情绪就比较激动,手捂在自己的胸口位置上。

    对着她大献殷勤的男人太多了,多到数不过来,多到她都不记得到底有多少的男人对她表示过好感。

    其实并不算是一首愉快的歌曲,简承宇选这首歌也是有自己的原因,两个人差一点就走到死胡同,以着他的骄傲当时是娶定了肖可静,他得感谢姚若晖,没有她的那一下他一定不会回头的,哪怕心里在有她。

    人走到她的身边,若晖没有动。

    他伸出手的时候,眼泪唰一下子的就掉了下去。

    她也是个女人啊,是个女人就很容易被感动。

    人家说女人就是这个世界上最好骗的动物,是的,没有错,只要你愿意骗一骗她,说要给她幸福,给她一辈子的幸福,她就会信的,多少信誓旦旦的男女最后走到陌路,可开始都是那样的美好。

    谁都有过山盟海誓,谁都有过生死相依。

    若晖这次点头了,其实她要的不多,就是要一点真心,这些事情你只要花上几个小时,只要是你亲手做的,我就会答应。

    公司的例行的身体检查,很多人都有些或多或少的问题,关于简承宇的那份报告秘书没有送到他的手里,而是送到了姚若晖的手里。

    若晖跟秘书约在了公司附近的餐厅,她落座,屁股都还没有坐稳,有点闹不明白,在电话里主要也是秘书没有说清楚,检查报告直接交给本人不就好了,给自己干什么?

    秘书也不知道自己应该说些什么,不是什么绝症,现在是有点不正常,但是劝老板去做详细的检查,这个他说了不算。

    把报告交到姚若晖的手上,若晖对这些不是太懂,粗略的看了一眼合上放在桌子上看着秘书。

    “你就直接告诉我,他得绝症了?”

    秘书满头的冷汗,有没有这样诅咒人的?

    摇摇头,这肯定不是的吧。

    姚若晖就更加不懂了,不是绝症你给我干什么?你给他呀。

    “你什么意思,别弄的这么神秘兮兮的,你想让我看什么?”

    若晖突然脑子里好像明白了什么,难道是……

    快速的抓过来报告认真的看着,不是呀……

    没有这方面的问题呀……

    秘书看着姚若晖急迫的表情还以为她猜到了,上面都有写的。

    “是老板的肠方面有些问题……”

    简单来说,还需要更精密的检查来确定怀疑到底是不是准备的,当然也有可能只是一般的炎症,不管是什么总是要配合治疗的,他不是简承宇的爱人,简承宇一定不会听他说的。

    若晖叹口气,就这么一点事儿也来找自己?

    “什么医院?”

    秘书说了名称,但是时间上,他不敢叫准,医生只是说叫尽快的去做一个详细的检查。

    “我现在就去……”

    秘书要的就是这句话。

    简承宇在开会,这几天行程都排得满满的,秘书推门进来,在他耳边说了一句,简承宇让暂时中场休息一下。

    “你的检查报告有点问题,现在我陪着你去医院做个详细的检查。”

    在若晖来看,这不是什么严重的问题,也都说了只是怀疑而已,也许就是肠炎,他身体健康不健康她还是能感觉出来的。

    “今天不行,等几天的吧。”

    简承宇拿过来若晖手里的报告看了一眼,这不是问题的问题,公司里有很多都是这样的情形,说句不好听的话,医生总是喜欢把病往严重了说,尽管他父亲也是个医生。

    若晖第一次失败,没劝动。

    打电话给王冉说了,你不是他妈嘛,我说了不算,你说了总要算吧。

    “说是怀疑,让他去做个详细的检查……”

    王冉听完这就不行了,坐不住,简宁到底是比较老道,让若晖把体检报告传真给他,看过之后觉得问题不太大,只要配合在做一个详细的检查,其实到时候大家都能放心。

    “让他去做个检查。”

    王冉给儿子打电话,简承宇嘴上答应好好的,可隔着这么远的距离,王冉说了不算。

    当孩子长大之后,自己能那主意了,尽管他尊敬自己的父母,可有些时候并不是什么事情都能听你的,哪怕王冉这样去要求,简承宇依旧没有照着去做,医生告诉他尽快去检查,结果他呢?

    七天以后还是没去医院,王冉打电话,他就说马上去。

    公司那边这阵子忙的焦头烂额的,别人只是看着他每天每分或者每秒进账多少钱,他付出的心血时间这些都是外人所看不见的。

    简承宇下半夜三点回家的,回来的时候若晖还没有睡,坐在床上散着头发,穿着一身的白睡衣。

    “还没睡?”

    他没有太多的精力跟她聊天,脱了外套就想上床睡了,哪里还有力气去洗漱,反正明天早上要洗的,衣服扔到一边自己上了床闭上眼睛,裤子都没脱呢,就这么个功夫就睡着了。

    睡着睡着觉得有点不对,听见好像有人哭的声音,不是哭声而是鼻子的声音。

    强睁开眼睛,身边的这位大小姐就在哭呢。

    简承宇觉得脑子都要炸了,这么晚了能不能别闹他了?他明早还得早早赶去机场呢。

    若晖吸吸鼻子。

    “怎么了?”

    “没怎么,你睡吧。”

    姚若晖别开脸,死活不肯去看他。

    这还是没怎么,那才怪了,勉强从床上挣扎起来,认真的看着若晖的脸:“我真的很累,你可不可以不要选择今天发作?”

    说话也是带了一点的怒气,母亲能总给他打电话,他有火不能对着母亲发泄,很讨厌别人在自己的耳边总说一样的话,哪怕就是好话他也不爱听,听着觉得烦。

    “我就说让你去医院做个详细的检查,今天第八天了……”

    简承宇叹口气:“你明白嘛?没有事儿的,我都说了,你看报告上写的你就知道,这只是肠炎,我爸是医生……”

    一些基本的常识他还是知道的,因为生活不规律,最近确实让身体感觉到负担了,绝对不会像是医生说的那么严重。

    “是,你明白我不明白,为了安抚我,你是不是应该去检查检查?说白了你就是心里没有我,你觉得我不会怕,我是个女人不是神,请你把我当成女人看行不行……”

    姚若晖发飙,从床上起身,自己踩着拖鞋就出去了,简承宇躺在床上没有动,很讨厌她这样不讲道理,他现在这么累,还一定要跟他这样吗?

    若晖没有生气,装的。

    总得吓唬吓唬他,其实很心疼他这样累,但自己又不能帮着他分担,她对这些不感兴趣,对于当一个女强人这样的想法她心里一点没有,她就想当个米虫,每天躺在床上有吃有喝的。

    不去看,不仅仅是他妈担心,自己也会担心的。

    早上简承宇从床上起身,抓过来一旁的电话,看了一眼不到五点。

    “替我安排详细的检查,尽快,上午九点我要赶飞机。”

    秘书还睡的迷糊糊的,躺在床上,大脑暂时罢工,等了几秒钟所有意识才回笼,马上起床点头。终于肯抽出来时间去医院了。

    若晖是在客房里睡的,简承宇起床也没有搭理她,瞧着她不顺眼,谁让昨天晚上作自己了。

    打着领带,冷眼瞥了若晖一眼,那一眼里面包含的东西很多,比如我现在很不爽,比如我很讨厌你。

    若晖没精打采的坐在客厅里,就是要给他看,我现在就是这样一幅不高兴的神态,都是因为不肯配合我,你不肯听我的话,我就作,你不听我的,我就一直这样下去。

    简承宇的车从医院离开,做了详细的检查,结果马上就出来了,没有问题,就是所谓的肠炎。

    原因他自己全部都清楚,秘书松了一口气。

    有些事儿往往就是这样的,你当父母的在亲,你说了孩子不肯听,这个女朋友呢,你瞧着这样不好那样不好,可她说话你们的儿子至少会听,哪怕就是她作,她全身都是缺点,她就是不好,可你们儿子喜欢。

    姚若晖给王冉就说:“阿姨我知道你讨厌我,我一直都认为这个世界上没有十全十美的人,你觉得我个性过于开放,你首先要看看我生活的环境,OK其他的不说发生过的毕竟是已经发生的,你再不喜欢我,承宇他喜欢我,我就带着外挂我就是无敌的,你说的话他愿意去尊敬,可是他有时候会阳奉阴违,孩子长大了,不是那个还会跟在你身后的跟屁虫,他有了自己的脑思维,有了自己的行动能力,他觉得这个不是病,他就是不肯去配合,我不听话,我作,他半夜回来我就不让他睡,我就哭……”

    王冉就闹不明白了,难道你做的就是什么特别光彩的事情?

    但是姚若晖说的一些话王冉特别的有感触,就是这样的。

    没有这些原因,当初她也不会同意这件事儿了。

    “我哭了他会心疼,因为心疼他就会照顾我的情绪,他怕我崩溃哪怕他现在摆着一张臭脸给我看,阿姨我希望你能明白,一个男人成人之后他最爱的那个女人一定会是我,因为是我跟你儿子睡在同一张床上,当然他爱您的那种感情跟爱我的不是一种,两者没有可比性,我在您的面前受委屈,我不是不难受,简承宇明明一切都知道,他都看在眼里,可是他不说话,为什么?因为他尊敬您,他舍不得叫你难过,所以他只能牺牲我……”

    若晖说出来了自己心里想说的话,你怎么样对待我,改变不了这个事实,不如我们俩试着握手言和,你讨厌我,我就少出现在你的面前,但是大面上我们将来是婆媳,我们还是要走动的,我们共同的爱着一个男人,我们都是共同的希望他能幸福,他现在这样的忙碌,我只是希望他能少一点的不开心,有什么你对我说,我有什么不满就对你说,别让这个男人夹在中间变成夹心饼干。

    王冉坐在沙发上,从挂了电话,就一直没有动。

    考虑问题现在以自己的智商而言,其实应该能想的更多的,可她就陷在一个误区里。

    她答应了然后自己摆脸色给所有的人看,叫所有人都跟着不开心,这样不如一开始就说不同意来的好,既然答应了就得拿出来一个答应的态度。

    简承宇回国的时候,若晖去接的飞机,戴着墨镜,手里捧着一束的鲜花,接机的人倒是有这样干的,不过人家捧着花的都是男人,她就是要玩另类的。

    对着出来的人招招手,简承宇这口气依旧没有消,原本不想搭理她的,奈何若晖手段太过于高超,直接挽着他的胳膊,跟秘书打着招呼。

    “他的药都吃了嘛?”

    秘书说到这个就叹气,他真是不敢给他递药啊,一给药那老板的脸色就变的特别快,恨不得活剐了他。

    回到家,若晖就盯着吃药,你身体重要还是钱重要?

    “钱重要。”这是简承宇的回答。

    这简直就是个钱串子,你干脆掉钱眼里算了,你又不是没有钱。

    “吃药……”

    不管生气还是给摆脸色看,至少他能做到按时吃药,人在公司姚若晖就杀过去,她平时也不是经常过去,好像谁爱去的,有什么好显摆的,全公司都知道她是这个公司的未来老板娘好吧,耍威风也不至于跑到公司去耍。

    简宁母亲不屑,觉得这不就是投机嘛,因为姚若晖离得近,所以她能做到不足为奇。

    但是简耀东的态度变了。

    就因为他的脑子转动了一辈子,他养出来的孩子他心里清楚,如果简承宇说不要吃这个东西,你就是拿十次送到他的眼前,他也绝对不会因为妥协而吃掉。

    不喜欢姚若晖是不喜欢,但是能说得动简承宇这点很可取。

    让秘书安排自己要见姚若晖一面,秘书还以为又是要施压去告诫姚若晖分手。

    若晖来了,想在她的脸上寻找到一丝的惧怕,那你就小瞧姚若晖了,就当是来看亲爷爷一样的态度,进了包厢,不需要别人让坐,自己找到位置就坐,请她来肯定就不是让她罚站的。

    “听说他检查身体出了一点小问题?”

    姚若晖对医学这方面其实不了解,她不是学这个的,不懂也不会有人说她笨,隔行如隔山,但是因为简承宇这病,她亲自去的医院,亲自问的医生,在电话里也经常跟未来准公公沟通,要怎么去养,在他忙碌的情况下,他不可能停下脚步来养身体,这不现实,这一点谁说都没用,哪怕就是姚若晖在作,作死了她也劝不动简承宇这点,若晖也不是傻瓜,自己能作的事情她作,不能作的去作那就是找死。

    简耀东觉得有点诧异,说的还是挺详细的,跟他问出来的差不多。

    “爷爷你不喜欢我,不喜欢我什么呢?就像是我跟承宇的母亲说,这个男人现在是我的,他身体不好最着急的那个人不是你们而是我,不管你们认同还是不认同,我们俩互相喜欢,你不能改变他对我的喜欢,你们就只能接手。”

    “伶牙俐齿的……”

    若晖笑笑:“我从小就这样,我就当您夸我了,你这次愿意见我,想必也不是为了拿钱来砸我,说实话我家里留给我的钱还算是不少,我想爷爷你也爱过一个人,想必心里也有过遗憾,会想起来当初的温柔,也曾经会说过要手牵手一起走到最后的吧……”

    我就不信你不会有感触,你喜欢过别人,你就一定会有这样的感受。

    若晖心里冷哼着,你能逼死一个女人,但是你心里不会有遗憾嘛?

    越是爱的浓烈才越是会如此决然。

    简耀东的眼眸没有动,被一个孩子随便说说他的情绪就外泄,那就不是他简耀东了。

    若晖有句话说对了,他也曾经年轻过,也有过年少轻狂的时候,也喜欢过一个女人,有过遗憾。

    简耀东跟若晖说了一些什么,没人知道,他被司机送回家里的时候把自己关在书房里,因为以前他也经常这样干,简宁母亲丝毫没有觉得奇怪。

    简耀东保留的一些东西里,还有一张简宁母亲的相片,很多都烧了,这张却没有舍得。

    一辈子眼看着就要走到尽头了,走到最后总是希望有些什么陪在自己身边的。

    妻子就是为了婚姻才娶的,他不屑小蘑菇的时候却只爱过这么一个女人,手里捏着那张照片,因为姚若晖的话勾起了很久没有去整理过的情绪。

    简耀东从来不认为自己是错,有钱有权就可以只手遮天,就可以去得到自己想要的东西,谁让别人没有本事,谁让别人只能做其他鼓掌手心里的玩具,这就是命,你必须要认。

    他付出了金钱,换回来一个女人给他生了一个儿子,这笔账只有他亏没有小蘑菇亏的,只是那个女人很傻很笨,既然你不愿意接受,那你就去过你想要的生活吧,做疯子会比较愉快嘛?

    后悔?

    他从来就没有后悔过,你选择了就要为自己的选择负责,这个世界上决定的事情就不能回头。

    简耀东彻底退出反对若晖的阵线,他借着身体不好的由头自己也是懒得去理会,愿意怎么样就怎么样吧,但是他的态度已经拿出去过,所以他不会在活着的时候说一句欢迎姚若晖成为这家人的话语。

    若晖在定制婚纱,换了很多种,总觉得不太满意,样子都不是她喜欢的,简承宇没有时间来管这些,大部分都是若望陪着若晖来选的。

    所有的东西,包括男方那边的,都是若晖自己一点一点去选的。

    “你现在的生活多美好,每天花花钱,然后就混吃等死。”

    若晖瞥了一眼若望:“我就喜欢这样的生活不行吗?”

    “怎么不行啊,行啊,可我要是我姐夫的妈,我也会觉得很不爽,你又不是没有天分,为什么就甘于待在家里?当一个家庭主妇,说实话我觉得家庭主妇这个词跟你压根就不搭。”

    说家庭主妇那都是夸人的词儿好吧,自己姐姐这样压根跟这个词儿就不搭配。

    “我为什么要出去工作?我又没有太多的本事。”

    若晖就想在家里待着,他有宴会的时候自己陪着去参加参加,他每天上班的时间里,她就照着别的来填满自己的生活,比如买买衣服啊,跟朋友一起出去玩玩,花花钱散散心,把自己打扮得漂漂亮亮的。

    作为一个女人,这不是最大的工作嘛?

    若望觉得说不通,姚若晖的心思永远跟别人不一样。

    现在是个女人都喊要自立自强,自己挣钱不花男人的钱,壮大自己的尊严。

    “你没有看那个XX说女人就应该靠自己……”

    若晖不赞同,看了一圈没有太满意的,是设计师退步了还是她眼光过于挑剔了,她需要的是让别人眼前一亮的款式,一看就会被她迷住的款式。

    “我有老公,我为什么要靠自己?”

    若望回答不出来,谁知道了呢。

    姐妹两个人去吃吃饭,下午去逛逛看看首饰,反正若晖的手里永远不会空就是了,她知道有些人瞧不惯自己这样的生活态度,觉得浪费了她出生在这样家庭里的优势,甘于做一个闲散人员,胸无大志,废话她就是一个女流之辈,你指望她去当什么女强人,你瞧得起她,她还瞧不起自己呢,她为什么要?

    要满足别人的胃口去做别人觉得应该做的事情,她又不是脑残。

    她就觉得现在这样生活,自己开心,那就好了。

    两三个月回准婆婆家一趟,回去一次住上三天,不多不少,永远都是三天。

    现在王冉就是在有心里情绪,不会摆出来给别人看,也会问问姚若晖喜欢吃什么,尽管姚若晖嘴巴依旧叼,还是狗屁不会做,除了花钱就是花钱。

    王冉让她进修进修,若晖当时挨着简承宇,吃水果呢。

    “进修?学那么多知识干什么,我马上就要嫁人了,我的强项可不是每个女人都会的……”

    王冉不解,她还有这样的强项呢?

    “我可以买东西十个小时不腻烦,永远不空手,他努力挣钱我努力帮他花钱,省得他太没有成就感……”

    王冉呛了一口,这还真是强项呢,是啊,一般人是达不到你这个程度,这是什么好事儿啊?还值得炫耀炫耀。

    若晖有些话也是没说出口,心里想着,进修完了就跟您老人家似的,看着这么呆板,到时候承宇不要她了怎么办?自己准婆婆这样的也就公公能受得了吧,她也怀疑啊,准婆婆有什么魅力?

    反正现在两个人握手言和,达不到亲如母女,至少不会对彼此表面上就显露出来。

    王冉客气的说,要是有什么需要自己帮着办的,就开口。

    “阿姨要是这样说,那我就不客气了,你儿子什么都不管,不知道的还以为我自己跟自己结婚呢……”

    她倒是不客气,把应该属于男方这边管的全部踢皮球都提踢到王冉的脚下了,是你自己开口说让我尽管说的,那我现在说了,你就负责吧。

    姚若晖的做派跟王冉不同,就比如她说自己结婚的时候场地一定要请乐团演奏,小提琴从走廊要礼堂都需要有,王冉听的眼皮直跳,你这是结婚还是办演奏会啊?

    还是你以为你是在卖小提琴呢?

    两代人存在着一些代沟,能协商就尽量协商,王冉看不过眼自己也会说,可姚若晖人家会说,说自己的目光肯定就是好的,拐着弯的说王冉的目光不好。

    王冉回到家,就有点不开心。

    “我说我不管吧,她还说我这个当婆婆的不够意思……”

    这些话都是姚若晖当着王冉的面亲口说出来的,跟朋友之间开玩笑似的就说出口了,堵的王冉想发飙都不能。

    简承宇和若晖开车去接王冉下课,若晖降下车玻璃热情的招呼着手。

    王冉觉得一阵头晕,自己有些站不住脚,这个冤家啊,怎么又来了?跟姚若晖说话要是说多了,王冉就觉得减寿。

    “老师这是您儿媳妇吗?”

    若晖下车,站在王冉的身边,她是站在谁的身边都习惯上手去挽住对方胳膊,站在王冉的身边,若晖个子很高,长得又好看,在这样的时节里看着可不赏心悦目嘛。

    王冉是哑巴吃黄连,她是有苦吐不出,当着外人的面自己没有办法说她不愿意啊。

    笑呵呵的,面部有些僵硬。

    “嗯,未来儿媳妇。”

    学生看着就羡慕:“我以前还想呢,要是老师有儿子的话,没结婚我嫁给他,我不就成了老师的儿媳妇了嘛,我特喜欢我们老师,是不是特通情达理?”

    那学生跟若晖就交流上了,若晖夸的也给力,说的那王冉那叫一个好,听的王冉自己都想吐了,见过拍马屁的,没见过这样拍马屁的,这是她吗?

    那是神,不是她。

    姚若晖上了副驾驶,王冉坐在后面,说是要请她去吃饭,那就让他们请吧。找个地方,三个人安安静静的坐着,简承宇说了,请母亲多操点心,他回去之间估计就抽不出来时间陪若晖买东西。

    “你自己可得注意身体,你说妈就那样给你打电话叫你去医院做个详细的检查,你就是不听话……”

    王冉怎么会没有抱怨,那几乎是一天一通,你说她不忙嘛?

    定着闹钟的来提醒自己,省得自己给忘记了,结果孩子不给面子啊,死活就是不肯去,最后还是靠着人家去作,他才肯配合,不管怎么样,姚若晖达到目地了。

    这点王冉不佩服不行。

    简承宇就怕自己妈嘟囔,千万别揪着一件事儿不放,不然他真是头疼。

    王冉现在能推的课就推掉,主要忙活儿子要结婚的事儿,其实真是没有什么需要她上手的,你交给公司的人,人家能做的特别好还特别完美呢,可姚若晖不,她就非要折腾折腾自己准婆婆不可,你家是娶儿媳妇,总要付出一点什么吧。

    选婚纱给王冉气的,身上哪里都疼。

    若晖个性外放,就喜欢那些露的比较多的,王冉喜欢端庄的款式,你结婚一辈子就一次,弄成这样给谁看啊?

    “那不行……”

    王冉出声打断,试都不让若晖去试,王冉越是说不行,若晖一定要坚持试穿,当然这是王冉的感觉。

    姚若晖本身就喜欢性感的款式,她原本就是这样的一个人,有自己的目光有自己的选择,姚若晖是绝对不会为了讨谁的欢心讨谁的高兴然后就换成对方喜欢的款式,她就可着自己来。

    “你这是结婚……”

    “就因为是结婚才要大出风头呢……”

    王冉闭嘴了,说什么都说不通,还有什么好说的?

    两个人压根就不在一个频道,还怎么沟通?

    回去的路上,若晖就说国内的款式不好,要出国去订,王冉没搭话,自己叹口气,都要出国去订婚纱了,你说她儿子每天忙的……

    忙的自己姓什么都快要给忘记了。

    真是出息啊。

    看着眼睛疼。

    所有母亲看着自己儿子就跟蜡烛似的,燃烧自己去照亮别人,她都不能开心就是了。

    王冉这点比较好,不会在儿子跟若晖之间挑拨,不高兴自己不说就是了,不去看,你愿意买什么你就买什么,我不管了,反正也不用我出钱,我既然没给拿钱,我就当自己没有话语权。

    随你折腾去吧。

    请柬已经下来了,简宁母亲拿到的时候,自己都有点傻眼。

    因为没有人通知过她,简承宇跟姚若晖要结婚了,并且简耀东这边明显就是不同意的状态啊,他们怎么敢?

    “你给他还回去,我们不会去。”简宁母亲态度很是决然,秘书心里叹口气,你老公都把你给卖了。

    说起来跟简耀东这样的人过一辈子,你觉得是幸还是不幸呢?

    最亲密的人,躺在你身边睡觉的人,他却是什么都瞒着简宁的母亲,就连孙子的婚事,他现在是默许的态度,但是他为了自己的面子,他肯定不会说出来自己是同意的,但是你的老婆你总要给透露一点的风声吧,可他没有。

    满脸写着我不愿意,然后简宁的母亲就是这样的态度。

    若晖觉得自己的请柬就特别的漂亮,那上面只有她的照片,因为简承宇很忙,没有时间去拍照,虽然有些不吉利,哪里有结婚请柬上面就放一张照片的,不过姚若晖觉得特殊的事情特殊对待嘛。

    自己趴在他的办公桌上。

    “还是我好看吧,这东西一拿出去你多有面子……”

    若晖看着自己的照片真是越看越喜欢,自己真是好看,娶了自己他就高兴去吧。

    简承宇跟没有听见一样,继续在办公,姚若晖也是墨迹,你说就夸自己好看,她用了一个上午的时间,这可真是时间太多了没有地方可以用,能找遍了所有形容自己美好的词语。

    “你也就勉强能算是个五十分吧,我可是一百分。”摸摸简承宇的脸“知道了吧,你说我怎么就要嫁给你了呢,你晚上一定高兴的睡不着觉吧……”

    简承宇的秘书:……

    简承宇每天回到家,上床就着,有时候衣服都不脱直接挂在床上,不知道若晖这样的自信是从哪里来的,毕竟她每天都能看得见简承宇睡的那样的香。“你下午还有事儿嘛?”

    一直在忙的人终于愿意抬头了,若晖摇摇头,下午啊?

    她下午貌似就没有多少的事情了。

    “你送她去游泳,为了穿婚纱好看,你得保持好身材。”

    若晖一听,觉得很有道理啊,度蜜月的时候她要穿的很少,那样身材不好怎么给别人看呢?

    摸着下巴,然后转身就走了,简承宇觉得终于安静了。

    他觉得一个男人喜欢一个女人的态度就应该是,我需要你的时候,你什么都别做,就在我的身边,我你管你有多忙,你有多少的事情,我最重要,但是我觉得你很吵的时候,你就要马上消失,比如现在姚若晖这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