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婚前婚后,大龄剩女 > 386 姚若晖的美好时代

386 姚若晖的美好时代

    “妈,你也吃一口。速度上更新等着你哦() 百度搜索  就可以了哦!亲 更多文字内容请百度一下() 或者搜索 都可以的哦”

    端着东西拿起来汤匙就往王冉的嘴边送,姚若晖人家的态度拿出来了,话也说到位了,我自己没妈,所以我不存在跟你不好。

    王冉摆手,推了回去。

    “你自己吃就行,我出去看看。”

    若晖起身看着站在门边的小人儿招招手:“晞彤吃不吃?”

    晞彤颠颠的跑过来,来晒自己身上的衣服了,觉得自己好像是仙女哦。

    “姐,你看……”

    若晖摆着手指头:“得叫我嫂子,嫂子明白吗?嫂子就是哥哥的老婆……”

    说了半天,说的孩子满眼冒问号,姚若晖觉得转换一下战略方针。

    “嫂子就是能给你穿像是现在这么漂亮衣服的人,只要我成了你嫂子,你看见没,你身上的衣服就是我的……”若晖拍拍自己的胸脯。

    确实这样的没错,因为她结婚了,所以晞彤穿上了伴娘服。

    “嫂子……”

    你跟晞彤讲道理讲什么都白搭,她听不懂,你一说她能穿身上的衣服,立马就喊了。

    若晖拿着红包递到简晞彤的手里。

    “嫂子给的……”

    自己顺顺溜溜的就把小姑子给麻住了,先收服一个是一个。

    只要不让她抱着这孩子到处走,只要不让她带着这个孩子,或者这孩子好好的时候(不要大小号不要吃饭别找她别扭)她都非常喜欢晞彤的,特别喜欢。

    若晖带着晞彤玩,简宁到处找老闺女呢,在简宁心里谁重要?

    一百个人也比不上他老闺女重要。

    找了一圈,看见孩子在里面跟姚若晖玩呢。

    收服简宁没有最好的方法,因为他这个人高兴不高兴你从外表你永远都是看不出来的,他永远都是那样的温和,都是在笑,唯一能下手的地方就是从晞彤身上。

    无论谁的婚礼差不多都是大同小异,差别只是在于形式,中间闹了一幕。

    新娘子是被梁抗抗给带进场的,这对隋涛来说无疑就是一大讽刺,亲生的父亲健在,竟然让了所谓的名义上的父亲牵着进了会场。

    这是梁抗抗自己提出来的,他想要送若晖进场。

    梁抗抗觉得自己这辈子,活的真是滋润,要什么样的女人有什么样的女人,据现在观察,未来几十年他还是依然会有桃花运,估计自己就算是成了九十岁的老头子,身边依然还会有貌美如花的美女,至于那些美女是为了贪图什么,就不可言之了,他在意的是过程并不是结果。

    自己纠结了一辈子,姚静业的女儿在他的臂弯里出嫁了。

    梁抗抗第一次有嫁女儿的心酸感,他是看着若晖长大的,尽管这个孩子没有时时刻刻的养在他的身边,但是他能说出来一句话,他要比隋涛更加像是姚若晖的亲生父亲。

    简晞彤拽着自己嫂子的裙摆,一步没有走好,小小的人儿就跟小玩偶似的,啪直接就摔婚纱上了,姚若晖的礼服原本就是有些性感的,她在前面走,后面孩子一躺下压住她的裙摆,肩就要往下拉,吓了她一跳。

    人家说好看的孩子,哪怕就是出丑了,所有人都会觉得这孩子好玩,太有意思了,很萌很可爱这样的词儿就会用在她的身上,晞彤就是。

    自己摔懵了,走着走着谁知道就突然摔倒了,摔倒了不算,摔的一脸的懵懂,卡巴卡巴自己的大眼睛,还趴在地上抬起小脸无辜的看着周围。

    大家都被逗笑了,这孩子可真有意思。

    那边王冉赶紧的把女儿给扶起来:“摔到没有?”

    给女儿拍拍,晞彤好在是没有哭,自己拎着裙摆继续能走。

    前面的姚若晖擦擦并不存在的冷汗,转过脸继续淡定略感悲伤的被梁抗抗牵着手往前走。

    说实话,人家都说结婚的那天情绪会波动的厉害,若晖身边不少的女性朋友,每个人都这样说,弄的她现在觉得自己好像是怪物一样,她只想笑,把自己的笑容展现给所有的来宾看,分享自己的幸福。

    梁抗抗压低着声音:“装也得装出来一点悲伤吧,马上就要嫁给人家了,成为人家的人了,就那么高兴?”

    这丫头简直是没心没肺。

    “我哭不出来,我太高兴了……”

    梁抗抗狠狠凝视了若晖几秒,若晖骄然一笑。

    把人送到简承宇的手上,新娘子看着满脸的幸福,新郎已经要憋不住了。

    新郎喜欢新娘这是所有人用眼睛都能看出来的,只要你眼睛盯在他们的身上,放在他们的身上,你就能感受到简承宇目光里的那种喜欢热爱。

    王冉是看明白了,儿女也就是这样,父母说的话真是没用的,他们自己喜欢了才是最重要的。

    一般来说结婚都是新娘子情绪波动的多,可眼前的婚礼她怎么看都是她儿子情绪波动的厉害。

    在喜欢也犯不上在这样的场合来表现吧。

    “妈妈,我哥要哭了……”

    晞彤离老远,她在后面拎着裙摆呢,你说为了跟王冉说话,自己提着若晖的裙摆径直就往王冉的第一排走了过去,后面的人就开始笑,这孩子太有意思了,将来可以去演喜剧了。

    “你回到自己的位置上去站着。”

    王冉跟女儿说,好不容易才让小丫头又退了回去。

    *

    姚若晖跟简承宇没有去度蜜月,没时间,他比较忙。

    紧跟着就是家里的祭祀,说句不好听的话,所谓的家族,有这些年的历史,肯定死的人不在少数的,每家情况都一样,因为谁都不是从石头缝里蹦出来的,有长辈去世了,做出来一点成绩,后面的人就要记住,因为有了这个人,才有了你的今天。

    其实就是自己给自己找事情做被,若晖一大早四点多就让司机送自己去老宅了。

    简宁母亲老早不就是说要让她管嘛,她现在是简家的媳妇儿,她接管也是正常。

    简宁的母亲没有去参加这场所谓的婚礼,在她这里是不被承认的,她都没有参加过,哪里能算得上是什么婚礼。

    姚若晖的车开进了里面,果然是喷泉池那边停了一些车,看样子已经有人来了。

    男人有工作要忙,他们相对就轻松了,只需要正式的时候过来就行,女人哪怕是有人帮忙也得亲自到场。

    大家都在一楼说说笑笑呢,虽然是祭祀,这也并不是什么太严肃的仪式,现在还没有正式开始呢,看着姚若晖进来,这是怎么回事儿?

    有些人觉得有热闹可以看了,这是简承宇的老婆啊?

    是被承认的吗?

    还有这身穿着……

    姚若晖觉得自己穿的并不出格,今早她比简承宇先起床的,当然她起床了简承宇也没有办法继续睡了,她穿衣服的时候简承宇是全程都在旁边围观。

    黑色的短袖的衣裤,上半身很严实,下半身大腿露在外面,现在这个时节,穿太多也热嘛。

    脖子上的首饰全部取掉就剩下食指上的一枚黑色的戒指,头顶着黑纱帽子,她一新结婚的人穿成这样还不算是对祖宗的尊重吗?

    以往简家穿的最出格的那个人绝对是简宁的母亲,因为她无论什么样的场合都一定会找到属于自己的那套衣服,说出格其实相对来说就是讲时髦一些,今年的风头则全都在姚若晖的身上。

    简宁母亲是存了心思的想要刁难姚若晖,你不是觉得你能行吗?

    干脆她拉着人出去喝茶,什么事情都不管。

    倒是有几个亲戚,觉得坐立不安,这事儿要是真的没有没有办好,回到家,那些男人能吃了她们的,这不是一件能拿过来开玩笑的事情。

    “嫂子,真要是办砸了……”

    真办砸了,大家都是吃不了兜着走的。

    简宁母亲预留了足够的时间,她想看到姚若晖狼狈的求援,你看看她会不会狠狠折了她的面子。

    可事实跟想象永远就差那么一些的。

    姚若晖这辈子说了,自己最大的梦想就是想当米虫,她是不愿意工作不愿意挣钱只想花钱,可她花钱也是有本事的,家里的事情简承宇交给她来做,她一定不会分他一丝的心。

    里里外外,就没有她搞不定的事情,需要什么立马就去找,朋友多就是这点好,需要什么马上联系。

    简宁母亲九点多领着女眷回家,下午一点祭祀,已经全部都准备妥当了,姚若晖就安安稳稳的坐在沙发上喝咖啡呢。

    “我得提提神,早上起的早了,我天天都是十一点才起床,我老公说了,起早了,会容易贫血……”

    瞎掰,她老公什么时候说过这样的话,无非就是拧不过她,她不起床,简承宇总不至于就待在家里监视她起床吧?

    说的多不要脸啊,你不起床,还是你老公让的,你让这些老公成天宁愿打球都不愿意搭理他们的老前辈们怎么办?

    若晖放下手里的杯子。

    “不太好喝,味道总是差了一点,手艺不行。”

    简宁母亲面上抖了抖。

    下午成串的黑色轿车送家里离开,东西自然会有专人负责,今年往年都是一样,姚若晖坐在车里,自己挨着简承宇,就这么一点时间他依旧还在办公,手摸在自己老公的腿上。

    “你奶可真逗,以为这样就能难为住我、”

    怎么说她也都是有战斗力的人,这样就想征服她,是不是太过于儿戏了。

    简承宇的手握住自己老婆的,感情深不深,其实并不是看外表的,而是要看一些内在的环节。

    越是结了婚,他的表达方式越是发生了改变,简承宇从来不会在人前表示对姚若晖有多喜欢,可是无论走到哪里,她一定就与他是并肩前行,一定两个人就是手拉着手的。

    姚若晖跟在他的身边,没搞懂,其实你说有家族的不仅仅是你们姓简的,偏偏就你们家要搞的这么大,可能是越有钱越是迷信吧,若晖只能这样去想。

    下了车,用手按压在自己的帽檐,风吹的有些大,简承宇走过来拉着若晖的手,两个人上山。

    两个人安静的站在哪里,不管你承认还是不承认,看着就是那样的合适。

    若晖跟着流程,一折腾就是两个小时过去了,该怎么办就怎么办,准备下山的时候,特别走到简耀东的面前。

    “爷爷以后这些就都交给我吧,奶奶年纪也大了,我是小辈,我应该出力的……”

    不用你把这个当成刁难甩给我,现在我直接接手。

    简耀东已经在为自己选位置了,说不定就是什么时候的事儿,今天他来祭拜自己的祖辈明天兴许后天自己就埋葬在这里。

    若晖挽着简承宇的手,这对就是来刺激人的,羡煞旁人来的。

    就你们恩爱过?

    谁不是从恩爱一路走到今天相对无语的?

    一个个老女人拉着脸孔,看姚若晖怎么就带了那么一点的不待见呢?

    谁都是从儿媳妇熬起来的,说实话就是门当户对,还得被人家挑一挑,说不够端庄这个不行那个不行的,姚若晖这家伙可好,自己直接上手了,并且就完成了,她们觉得这些人拧在一起做这个事情都挺困难的。

    姚若晖无视别人像针一样的密集的视线,这就是有能力和没有能力的分别。

    有能力的人比如她这样的,只需要几个小时,就可以,没能力的就比如那些长辈们,这些女的跟自己不是站在一个台阶上的,她虽然是米虫,可她过的生活和一些女人是不同的。

    米虫也分很多种嘛。

    “老公你赶紧夸夸我,我给你争脸面了。”姚若晖坐不住,自己扭着身体,就差没直接挂在简承宇的身上了,就往他身上粘。

    前面还有司机呢,简承宇拉着脸子,跟他爷爷完全就是一种。

    这就好比过去古代那种,结了婚就留胡子的,以为这样就是老成,他是结了婚就开始各种拉着脸子,想看见他的笑容,那你等吧。

    “下去。”

    姚若晖就我行我素,谁愿意看谁看,她粘着她老公有错吗?她要是去粘别人的老公,那才是错呢。

    司机只当自己是瞎子,事实上他也是这样干的。

    “你夸我嘛……”

    简承宇瞪她,若晖接收信号的平台好像出了一点的差错,她所看见的就是,简承宇虽然板着脸,但是是夸她的意思,若晖把自己的脸靠在简承宇的胳膊上,有老公疼爱的女人,就是活的嚣张啊。

    在看姚若晖的生活轨迹,走到哪里就是各种晒恩爱啊。

    “我看看,我看看……”

    朋友抓过来若晖的脸,看着她脖子上戴的那串,上手捻了一下。

    “苏比富的那条……”

    姚若晖拍掉朋友的手:“摸坏了你赔呀……我老公说了,翡翠特别的养我……”

    我呸!

    朋友狠狠呸了一口,就你有老公,就你老公是个人呀?

    能不能不要这样的刺激她们这些黄脸婆?

    “你家简承宇不会买了一条假的送给你的吧……”

    若晖笑的嚣张:“哪能呢,他秘书提前一天飞过去的……”

    拍东西这种,他是肯定不会亲自出面的,给老婆拍项链,这说出去多丢人啊,她老公多忙的一个人,当然不会为这样的事情去费心的。

    朋友叹口气。

    “我们还是绝交吧。”

    走到哪里,姚若晖身上就带着一身的我是很幸福的。

    “晒幸福死的快啊……”若望咬着牙恨恨说着。

    现在终于能理解到为什么说要门当户对,你有钱,你在可劲儿花着你老公的钱,谁也不会说你是拜金女,合着你有金山银山你自己不花,就放在一边,这边努力花着老公创造的财富,结果到了最后,你还是不能被人骂一句,这不公平啊。

    “死的快就死的快,我不信这个。”

    隋若望觉得自己跟姐姐的感情已经分裂了,再也回不到过去了,天天拿幸福来刺激自己,这哪里是姐姐,简直就是冤家嘛。

    简承宇是什么样的场合都愿意带着姚若晖,不稀罕自己老婆,谁能这样做?走到哪里给带到哪里,出国也领着,就差没在脸上贴张纸,写上我就稀罕她了。

    简承宇现在转变自己的面部表情,很少笑,就是王冉也别想从他的脸上看见他的笑容,当然了,对自己妹妹肯定是有点不同的,姚若晖是走到哪里笑到哪里,她笑是笑,对着谁都笑的很真诚,可她就是一个笑面虎,心里特别的有主意,想从她身上占便宜,那你得有点本事才行。

    两个人结婚,姚若晖接手所有简承宇的公司以外的事情。

    她是个沟通的好手,带夫人参加一些场合,姚若晖也是很能起一些作用的,不要小瞧了夫人外交能力。

    闲的时候自己每天就睡到日上三竿,想几点起床就几点起床,起床了家里反正有佣人,也不用担心自己会饿死。

    昨天跟简承宇同时睡的,简承宇九点就走了,姚若晖一觉睡到十二点,自己醒了之后说是还要睡个回笼觉,结果一点半才起床。

    “我不吃饭,吃不下去,没有胃口。”

    才起床没什么胃口。

    自己坐了半天缓了半天终于起床了,从床上爬了下来,身上穿着睡衣,拿过来睡袍在腰上一系,踩着拖鞋光着小腿下楼。

    今天要穿的衣服摆了一排,穿那件才好呢?

    其实她每天的时间就都浪费在这上面了,每天都要想自己穿那件衣服才合适呢?

    挑完衣服挑鞋子,挑完鞋子还有首饰呢,所以她每天都很忙的。

    自己试了这双又试试那双,佣人心里腹黑的想着,败家子啊。

    买这么多,你穿得过去嘛?穿不过来就给人,虽然是给了自己家孩子,但是也败家啊。

    佣人每天都在心里骂姚若晖。

    若晖打着哈气,这边朋友来电话,拿着电话闲聊了一个下午,时间就这样过去了。

    晚上跟朋友出门喝酒,简承宇答应的,说让她出去透透空气。

    “你老公没拦着你呀……”

    朋友问的牙疼。

    这到底是不是男人?才新婚啊,老婆就出来喝酒,是不是应该拿着皮鞭抽她?抽她一个生活不能自理,抽她一个没商量。

    若晖笑的甜蜜。

    “我老公……”

    几个朋友一同撑着头,完,这又来了。

    只要她一说她老公怎么样怎么样的,大家就全部都受刺激,一回一个准儿的。

    若晖喜欢酒精这又不是什么秘密,虽然答应婆婆要积极造人了,事实上她是挺积极的,可惜这个月没有,那就不能怪她了,她已经尽力了。

    “我说你跟你婆婆说的话那都是骗人的吧……”

    朋友喝了两杯,情绪也喝上来了,怀孕还是晚一点的好,要不然肚子一大,美感就没有了。

    若晖轻飘飘的说着:“谁告诉你是假的?真的,我说到我就做到,我现在是跟他很积极的造人当中,可惜没造出来……”

    若晖跟简家人走动的特别好,什么哥哥嫂嫂的,见面她就叫,经常会打电话邀请自家人出去一起吃个饭,喝个酒,偶尔一起买买衣服。

    简耀东对若晖的评价真正高了起来就是因为这个,姚若晖是能把自己当成简家的人,她喜欢拍照,因为觉得自己很美,喜欢跟家里人拍照。

    自己的部落格上前几天跟一个嫂子自拍的照片,上面配着字,我嫂子好年轻,好美丽。

    不吝啬去夸奖别人,简宁母亲虽然也被大家拥护,可没有办法,谁让你占的股份最多,谁让你家最有钱你家最牛逼了,拍马这个是自古以来遗留下来的。

    谁家有本事,别人就愿意往这家身上靠,这就是现实。

    简承宇不太喜欢跟那些所谓的哥哥弟弟走动的频繁,可姚若晖喜欢热闹,今天弄个晚宴明天弄个生日宴会的,反正能借着各种各样的日子她就折腾,她越是折腾,简耀东看着越是起劲儿,他就喜欢自家人跟自家人走动得很好,很频繁。

    姚若晖是当面一套背后一套的簇拥着,在人群面前,她跟谁都好,有什么都不说,背后也不会当着简承宇说,因为男人每天已经忙公司忙的够累的,你讲这些八卦给他听,他会觉得腻烦的,姚若晖讲给谁听?

    讲给王冉听。

    王冉结婚就没有像是若晖这样跟所有的亲戚这样频繁的走动过,个性有关,成长的氛围也是有关,王冉得承认一点,虽然若晖不是每个人都能瞧上眼,可至少她能维持表面上的平和,跟谁关系都好,这点不是说所有人都能做到的,当面她就能笑出来。

    家里的事情简承宇不仅不需要操心,甚至我会给你办得漂漂亮亮的,谁结婚了谁生孩子了谁办了满月宴她全部都会提前提醒简承宇,简承宇不到的场合她也是必到的,没有架子。

    姚若晖出去走动,因为肖可静嫁的丈夫跟简承宇公司有些关系,都是这样的儿媳妇难免就会被放在一起比较,若晖有听说过那家的大姑抱怨肖可静跟谁都不亲近,从来不会走动的很频繁,一身的小家子气。

    其实这不怪肖可静的,一个人成长的环境有关,你让她突然改变一种生活方式,这绝对不可能的。

    肖可静的个性跟自己婆婆其实某些上面有点像,当然姚若晖这是背着别人自己想的,可惜的就是,自己婆婆有灰姑娘的命运,肖可静这灰姑娘当的有点不安静。

    对于别人的事情她才懒得去理,过好过不好跟她有什么干系。

    回到家里,自己敷着面膜,坐在床上看着脑残电视剧,因为看这样的电视剧完全不需要动脑,动脑很累的。

    家里的事情一件都不会做,洗衣服洗衣粉是干嘛用的,抱歉的很,这玩意她没接触过,从小你说也没洗过衣服呀,她会买衣服会穿衣服会扔衣服,唯独就没学过洗衣服,做饭不是她的强项,她只会花钱。

    躺在床上踢着腿,顺便减肥,今天造人日,得把自己弄得美美的才能叫老公上床。

    简承宇说要晚回来一点,佣人也是跟若晖混熟了,现在什么话都敢说。

    “你这样没内涵可不行啊,男人就讨厌没脑子的女人……”

    佣人的意思是说,女人可以没脑子,那你得有胸吧?可看看你这可怜的胸,啧啧啧……

    若晖玩着指甲:“要高雅我有高雅,要低俗我有低俗,玩得了高雅晒得了下限……”

    佣人撇撇嘴,这是什么好事儿啊?

    她总觉得若晖的脸皮已经厚道了一定的境界,当然这家的主人挺好的,要不然你看谁家的佣人跟自己似的,什么都能说,说完了她还不生气。

    简承宇回来的时候,佣人已经离开了,若晖在地上坐瑜伽呢,听见动静自己没有动身。

    “老公你喝酒了……”

    进门她就闻见味道了,手在拉着脚,动作还在持续,简承宇嗯了一声,自己径直进了厨房,现在就跟他爷爷年轻的时候简直一个样子,不同的就是,简耀东即便想喝水,从来不会自己动手,可轮到简承宇了,他看着若晖忙呢,自己又指使不动她。

    所以才说,找老婆一定要找个绝对爱的,千万不能找个你爱她的,你看见没,分别就在这里。

    喝完水从里面出来,自己将衣服扔在一边,进了卧室里,没一会儿又进了浴室,若晖练完了自己才站了起来,一身的喊,等身上的汗散了散推开浴室的门进去。

    坐在浴缸旁边给他揉背,简承宇闭着眼睛,若晖给他捏捏。

    “今天累吧?”

    玩共同语言那一套,叫她真的上手去实施那若晖不行,叫她动嘴来说,纸上谈兵她就可有能力了。

    偶尔谈那么一句两句的还靠谱,谈多了,你又懂得没有人家的多,你在这边指手画脚的,他听的烦不烦?

    白天工作,晚上回到家跟老婆继续谈工作?

    若晖就笑笑,所以才说佣人不是她,没有站在她的位置上,那些担心就都是多余的,你知道她老公每天一睁开眼睛,当然挣钱的同时欠银行多少钱不?你知道有多大的压力。

    谈太有营养的内容行吗?

    为什么有钱的男人大多都喜欢美女,因为看着美女能减压嘛,当然了那么几个不喜欢美女的,只能说人家层次太高了,已经超越了,

    她老公就是一个俗人,所以她也得跟着当一个俗人,每天的任务就是把自己打扮得漂漂亮亮的。

    他身上有水,若晖一个没注意弄了自己一身,给他冲了一下。

    “你自己弄吧,我换件睡袍。”

    回了房间,换上自己最性感的睡袍,当个女人你以为有那么简单?除了花钱买衣服穿衣服试衣服之外,她还得在床上能哄得住自己的男人。

    趴在床上,后半截的身体给他看着,简承宇最近有点疲惫。

    生不生孩子,其实这就都是随缘了,说句不好听的,她怀孕带给自己的只有不方便而已,虽然每个月总有那么几天不方便可也比多少个月不方便的好吧。

    简承宇暂时不想要孩子,他这新婚燕尔的。

    若晖用脚勾搭他手,脚就好像长了钩子一样的,勾啊勾的,绕啊绕的,缠着他的手。

    “老公,你看我这件睡衣好看不……”

    简承宇看着自己老婆发绿的眼光,自己撑撑头:“嗯,好看。”

    说的一点诚意就都没有,上了床自己扯过来被子这就是准备睡了,若晖哪里能让他这样就睡了,扑到他的身上。

    “老公你看……”

    人睡着了。

    就是这样的迅速。

    姚若晖坐起身,自己无语的看着一旁,这样就睡了?

    果然还真是老婆娶到手,立马就变旧了,这还没结婚多少天呢。

    自己白费力气了,挨着他抱着他胳膊就睡着了,早上他起床的时候若晖也跟着起来了,套上衣服送他出门,再辛苦在起不来床,送老公出门还是必要的,言不由心的说着。

    “辛苦你出门赚钱了。”

    简承宇没忍住,反正也还没有出去呢,伸出手捏捏若晖的脸,在她脸上亲了一口。

    “给老婆赚买衣服的钱,一点都不辛苦。”

    若晖白了他一眼,大清早的贫什么,送着人出去,自己踩着拖鞋,回到房间里,上了床拉上被子继续睡觉。

    姚若晖这个豪门媳妇当的貌似什么优点你都看不见啊,目前为止,没有儿子生个不停,其次也没有讨得公公或者太公公多开心,在然后她自己好像也没有自力更生,自己创造财富。

    若晖翻着表演,有老公干嘛自己要创造?吃饱了撑的、

    她的优点,她身上那些不是优点的优点不全是优点嘛。

    跟婆婆保持不远不近的距离,该关心我就做到,不该瞎关心的时候我离你远远的,你们的生活我不插手,我的生活因为生活在两个城市,就是这点好,王冉也不伸手。

    要说若晖觉得自己婆婆哪里最好,那就是她婆婆对于他们的生活一句废话都没有,婆媳完全就是没有冲突的。

    她高兴的话,可以白天飞过去,听一节婆婆的课然后晚上飞回来陪着老公去参加各种各样的宴会。

    喜欢带着老婆到处走的人不少,可是像是简承宇这样,是个场合就一定带着姚若晖的,你从他们夫妻身上看穿衣就能看出来一些所谓的细节,有些颜色出现在她的身上,他就一定会选择配合。

    谁不知道姚若晖是个幸福的女人?

    每家都有每家难念的经,可惜人姚若晖家就不存在这些事情。

    生活的如鱼得水,别人在看不惯,也没招。

    “你呀,就是命好,命要是不好一切都白搭,遇上个能墨迹死你的婆婆……”

    若晖摊手。

    “命好没有办法,老天爷心疼我……”

    朋友就说,哪里有你这样好命的,一出生简直就是一帆风顺,不是爸爸的爸爸对你那么好,简直这就是开了金手指的人生啊。

    若晖端着杯子,金手指的人生?

    开外挂的那种都是灰姑娘,比如她婆婆,绝对不会是她,自己这辈子从小就能看到以后,她能过的有多惨?

    只要没有像是自己妈妈那样想不开,这辈子她可以过的要多幸福就有多幸福的,有时候命运就是这样不公平的,是啊,她生来就带了一切了,不需要努力,就可以得到很多人努力一辈子都得不到的东西。

    放下杯子,那边简承宇的秘书来了电话,若晖接了起来。

    “你老公?”朋友无声的问着。

    “他秘书。”若晖回了一句。

    让她收拾行李,说是晚上要飞,姚若晖收拾行李?这绝对就是本世纪最大的笑话,什么当妻子的在家里给丈夫收拾收拾行李,这都是童话里才会出现的,现实里,家里有保姆呀。

    一个电话打回去。

    交代着都要收拾什么样的衣服,收拾什么东西,等她一会儿喝完茶回家再去看看,朋友有些听不下去了。

    “你老公娶你到底是为了干什么?”

    “为了摆着看的。”若晖摊手。

    “你赶紧走吧,看着你我觉得眼睛疼。”

    佣人也不知道他们都要带什么东西,按照姚若晖说的,先把她说的那几件找出来,等她回来了,她就在一边指挥,叠衣服她都不会,或者说她会叠衣服,但是这个箱子呢,如果她来装,里面指挥装不一点的东西就满了。

    佣人一边干活一边唠唠叨叨的。

    “我真怀疑,你妈怀你的时候每天都在做些什么……”

    哪里有母亲愿意把孩子养成这个样子的,若晖回答的丝毫没有羞耻感。

    “怀我的时候?估计就是每天出去买买衣服花花钱……”

    她妈那时候生活已经挺美好的,估计还真没有什么能让她觉得烦心的。

    “你妈可真是个人才……”佣人叹息了一句。

    这话还是满正确的,什么妈生什么样的孩子。

    “谢谢你夸奖她,我会转告她的。”

    佣人差点就吐白沫倒地身亡,她并不是在夸奖好不好?

    姚若晖指挥把箱子装好,自己悠闲的没有别的事情了,又跑出去吃饭了,家里的饭不合胃口。

    佣人回到家就对自己女儿唠叨。

    “就这么一个货,连馋带懒的,你说要是我有儿子,娶这么一个儿媳妇我能被她给气死,你说什么她就当你夸奖她,心还大……”

    女儿就笑。

    “人家生活在那种环境,天生自带的优越条件,我们看不惯也没办法啊,可能前辈子她做过什么了不起的事情吧,这辈子就下来享福了……”

    女儿觉得很好理解,人的命运就是这样的,看你出生在谁的肚皮里,这中间的区别那就大了。

    很好理解呀,人家母亲行,所以女儿就跟着借光了,一辈子不愁吃穿,不需要有任何的挣钱能力,你不服气也得服气啊。

    “她婆婆也不说她嘛?”

    佣人的女儿就是好奇这点,一般来讲,婆媳关系都有点问题的吧?

    这家呢?像是自己妈妈如此说,那当婆婆的要是看见了,估计应该会心里不顺气吧?

    “婆婆在别的城市住,压根就不管,偶尔来电话,这样的女人上辈子就是修来的,丈夫对着好,婆婆不难为,家里条件还好,你看我们每天苦命的挣钱为了工作,人家只要轻轻松松的,这个我不喜欢吃,那个我没有胃口,我要减肥……”

    佣人学着若晖说话的声音。

    “我们能吃饱了就不错了,还减肥呢,要是给我吃那些,我天天可劲儿吃……”

    当女儿的大笑出声,自己妈妈可真有意思,都能去表演相声了,自己这级别的还经常说减肥呢,是个女人就都有爱美之心嘛,不见得一定就能减下去,但是嚷嚷着肯定就是没错的。

    你就去问问瘦子,哪怕就是瘦子也时常要嚷嚷自己要减肥的。

    “妈,你当着她的面也这样说嘛?”

    佣人点点头:“偶尔会说两句,但不会说的太过分,都是当妈的,我虽然生的是女儿,也觉得这样的……”

    “她不翻脸嘛?”

    “没说那人的心可大了,不会生气的……”

    “妈妈,人家那样活就对了,开开心心也是活,生气也是活,开心长寿,人家又没有值得生气的地方,为什么要不高兴呢?”

    佣人摇头,现在的这些小孩子啊。

    “那就是我偶像,我就是没机会那么活,要不然我也学,活的多带劲儿……”

    她是没机会,生在什么样的家庭就得看实际情况去生活,像是她现在这种,就想安安心心,脚踏实地的去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