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婚前婚后,大龄剩女 > 387 幸福感

    司机上来负责拎箱子,若晖只负责美丽动人。

    挽着丈夫的胳膊,两个人上了车,秘书跟着上了副驾驶的位置,简承宇是负责工作养家赚钱,给她的奢侈买单,若晖负责潇洒花钱玩乐,两个人互不耽误。

    他忙了几天她就潇洒了几天,简承宇每天回来睡的都特别的玩,整个小组都跟了过来,每天都要开会开个不停,当然也有游玩的行程不过都被他给取消了,只有专业的人员陪着若晖前去。

    姚若晖看什么都觉得好看,都觉得高兴,其实简承宇的心思她大体能明白,趁着年轻,他现在正是最好的年龄段,正是要冲的时候,谁都劝不住的,你现在劝他保重身体根本没戏,保重身体也就是过了四十以后他才会稍稍注意的事情。

    昨天晚上人回来了,几点走的她都不清楚。

    早上能听见外面海浪的声音,窗纱随着风飞舞,飘飘荡荡的在原地打转。

    若晖抱着身边的枕头哼唧了半天,终于肯起床了。

    光着脚踩在地板上,打着哈气,不知道他是几点出去的。

    自己下去吃了一个早餐,今天有今天的行程,顺便去看看衣服,她的一天就是这样过的。

    晚上简承宇特意预留出来了时间陪着她吃晚餐,难得送了一大捧的鲜花,弄的若晖都有点吃惊了。

    他现在明明就不走这个路线,怎么想起来要给自己送花了?

    起身接了过来,姚若晖喜欢白玫瑰,没有理由的喜欢着。

    觉得白色的花干净,人看着也会觉得身体清爽起来,嗅了嗅,味道清新。

    “怎么想起来送我花了?”

    花是他送的,可惜一句体贴的话就都是没有,你想听简承宇现在对她说句我爱你之类的话语,那简直就是难于上青天,可能结婚就代表着某一种预示吧,预示着不能随意对老婆表达爱意,不能随意的对老婆献殷勤,床上除外。

    若晖用脚勾搭他的腿,自己穿的原本就是拖鞋很好脱,用脚丫子摩挲着他的裤腿,小脚一点一点的钻进他的裤腿里,你看这人就是闷骚,不就是觉得人在外面,不能对她殷勤嘛。

    “想送就送了,你要是不喜欢那就扔了。”

    若晖没好气的白了他一眼,她哪里有说不喜欢了?他那只耳朵听见了?小脚继续,往上磨磨蹭蹭的一路向上,然后脚好像长了钩子一样在他的腿窝上狠狠一抓。

    偏偏对面的人装的人模人样的,餐具该怎么用还是怎么用,一点激情的意思都没有,看的若晖有点扫兴。

    这哪里是男人?简直就是钢铁人。

    你老婆都这样热情的勾引你了,你却没有一点的回应,若晖觉得没有兴致,其实最好的男方回应至少得给她一点暗示吧?

    自己收了脚,老老实实的穿上鞋子,没滋没味的吃着,眼睛看着外面。

    真是不够热情,这就是普遍中国男人存在的问题,表达存在障碍。

    不说走在街头热吻什么的……

    正想着呢,若晖觉得有什么东西跑到自己的腿上来了,自己低头一看,差点没呛死她,简承宇的腿凑了过来,看看他表面上这个正经的样子,在看看他下面的那只脚,姚若晖呛了一个满脸红。

    她真是受不了这些闷骚的人,她喜欢明着骚的。

    “老公,我今天好看吗?”

    眨眨睫毛,把自己的脸送到他的眼前给他去观看。

    简承宇不咸不淡的给了一句:“还行。”

    你看这人的动作跟话语就是对不上号。

    用过餐,若晖怀抱着他送的花,两个人进了电梯,电梯门才合上,若晖把花扔到一边,自己揽着他的脖子与他热吻,来到这样的地方至少也得做出来一些符合浪漫的事情,纠缠着他。

    外面有人要进入电梯,看着里面吻的如火如荼的两个人,人家吹了一个口哨。

    进门的时候若晖的衣服扔了一地,他的衣服也是。

    姚若晖趴在他的怀里,手指在他的胸膛上打圈圈。

    其实女人就跟名车是同样的道理,好女人如同最顶级的车子一样,不是你买到手里就可以的,你还要维修,你还要精心的呵护。

    人在外面玩了几天,高高兴兴的回来,结果一下飞机就不是他了。

    扔了姚若晖自己走在前面,秘书就跟在旁边两个人一路说个不停,若晖上了车,简承认让司机先送若晖回家,送到地方她下车,若晖才打算弯腰跟他说声再见,或者交代一些其他的话,车子已经开走了,简承宇现在就没这意识要跟她说再见。

    姚若晖恨恨的站在原地。

    “你就美吧。”

    他走的可真是潇洒,秘书都佩服死了,觉得自己老板真男人,你看对老婆这态度,说不甩你就不甩你,管你是不是美女。

    两个人一同出去,在他的脸上也是找不到一丝的笑容,大部分不跟若晖说什么,不是两个人牵着手,外人看着还以为他们要离婚了呢。

    简宁母亲现在看出来一些门道,简承宇以前对着若晖那么好,现在变成这样,要离婚了?

    你姚若晖不是本事嘛,怎么就连一个男人都圈拢不住?

    若晖接公婆过来住,自己不能回去,公婆总要过来的。

    “你看着一点呀,小心扎了手。”

    晞彤进花园就要上手去掰花,若晖跟在后面,自己拽着孩子,领着在外面玩了一个上午,反正自己做什么就让孩子跟着做就是了,让她可劲儿跑,跑累了她睡觉了,自己的任务就完成了。

    “承宇这一点挺忙的……”

    若晖呵呵的笑着,可不忙嘛。

    晚上简承宇回家,你就看他这张脸,阴沉沉的,坐在位置上,吃饭的时候一句话都没有,简晞彤一看自己大哥这样也不敢吭声了,一直往若晖的身边凑,这就是有点害怕她哥了。

    王冉没闹明白,这脸色摆的,这是生气了还是怎么样了?

    私下问儿子,简承宇说没有,王冉就纳闷,没生气干嘛弄这么一张脸?

    阴沉沉的,上面就连一丝的笑容都看不见,阴寡阴寡的。

    “他现在这是怎么了?”

    若晖摊手:“可能最近是要走阴沉的老板形象吧,每天都这样,在外人面前一点好脸色都不给我,妈不是我说你儿子,也就是我忍他,我给他面子……”

    姚若晖抱怨上了。

    王冉一听,拧着眉头,这倒是觉得儿媳妇说的对,你在外面这样不给老婆面子,这是为了什么啊?

    你们结婚的时候,你就差没直接哭出来了。

    难道是发现了姚若晖怎么样了?

    亲母子嘛,有些话还得背着儿媳妇说,王冉偷偷的问,简承宇哭笑不得。

    “妈,我都不是小孩子了,也不能每天脸上都是笑容,我又不是卖笑的……”

    王冉觉得这还是解释不通,你好好的,你当老板就要拉着脸啊?

    现在讲八卦的人也是多,这边简承宇情绪一变化,那边就谣传说姚若晖要离婚了,传的跟真的似的,若望听见都怀疑是真的。

    “说的有理有据的,我怎么听都觉得很靠谱。”

    若望放下杯子,看着自己姐姐的脸,但怎么看就是一张被滋润过的小脸,伸出手摸摸自己的,你说大家都是结婚,自己结婚还比若晖结婚的早,怎么感觉滋润度就没有她高呢?

    难道男人跟男人的滋润还有些不同?

    若望这脑子里就开始满脑子的跑火车,实在是因为若晖的起色太好了。

    若晖每天都觉得很开心,自己从来不生气,每天都心情都很快乐,做做美容做做头发休养休养身体,完了顺便逗逗老公,把老公侍候好了,她的全部任务就都完成了。

    没结婚的时候小心眼,有时候惹他生气,结完婚之后彻底都没了。

    要撒娇有撒娇,要卖萌有卖萌,要可怜有可怜,要乖巧有乖巧,反正你只要能说出来你喜欢什么样的,我就能给你变出来,满足你的多口味。

    三点多自己去了游泳池,这个时间哪里有什么闲人来游泳,这个区域里的男人大部分每天都跟简承宇相同,不是忙这个就是忙那个,女人们也同样的都很忙,年龄段大部分都维持在三十八到四十岁左右,年轻的不是没有,很少,像是姚若晖他们就是最年轻的一对。

    自己在里面游来游去的,简承宇那边的车子回来了。

    “太太呢?”

    进门首先找姚若晖,因为他上班下班姚若晖几乎都在,一定就会在门口等着他,养成习惯了,现在这人突然没出现,自然会问的。

    “太太游泳去了。”

    简承宇把外套扔在客厅,自己就寻了出去,她身材一直保持的很好,女人得对自己负责一点,听见脚步声了,能来这里玩神秘的,肯定就不是其他人的老公,谁吃饱了撑的,在自己家内玩调戏别人老婆呀?

    若晖往下压水,自己顺着泳池底猛地从水里蹿了出来,仰着头把自己的小嘴往上送。

    “回来的这么早。”

    承宇在她嘴上亲了一口。

    “不上来?”

    “还有几圈呢,一起下来游?”

    因为在游泳,头发都是潮湿的,简承宇蹲下身,自己揉揉她的头发,在她的脑门上又亲了一口。

    “上来吧。”

    若晖伸着手,简承宇伸手把她给拽了上来,若晖的腿夹在他的腰上,就让他抱着自己,自己不肯离开他的身体,你说弄了简承宇一身的水。

    “都弄湿了,怎么办?”

    简承宇看着她跟八爪鱼一样的吸在自己的身上,无语的看着她,还能怎么办,她都不肯下来那只能这样办了。

    一路给抱回去的,若晖光着小腿,自己裹着浴巾往屋子里去,小脚踩在地板上湿哒哒的留下来几个印子,回了房间里,自己让简承宇帮她选衣服。

    “你自己选。”

    简承宇最讨厌的就是帮她选衣服,选来选去她都觉得不满意,他其实觉得若晖哪里都好,就是穿衣服的时候太麻烦,墨迹了。

    弄一堆的衣服,然后从里面竟然就选不出来一套能穿的,这估计是所有女人的通病,有病就得治疗。

    *

    “王爽,妈妈怎么跟你说的?”

    孩子送幼儿园,总是被老师给罚站,老师也说了王爽太喜欢上手了,总打同学。

    你把别的小朋友的脸给抓了,人家家长肯定就要找到园里来的。

    王焱的老婆去了幼儿园就给老师道歉,她跟孩子也讲几次了,可惜孩子这毛病就是改不掉。

    “你要是这样,晚上就别吃饭了。”

    教育别人的孩子哪里就有那么容易,你管的紧了,你就是虐待,因为你不是亲妈啊,反正不是你的孩子,你管的松了,人家还可以说你就是故意纵容孩子的。

    王爽这就哭上了,徐秋华晚上过来蹭饭,进门听见孙女哭,王爽你别看着年纪小,可会瞧大人的脸色了。

    只要有徐秋华在,这孩子就教不好,她就看徐秋华脸色。

    徐秋华果然就翻了,数落儿媳妇。

    “多大的孩子了?别人打她,她能不还手嘛?”

    儿媳妇就跟徐秋华讲道理,她觉得自己这个儿媳妇给当的,就算是少有的吧?

    她每样不是顺着婆婆的心意来的啊?徐秋华做了多少惹自己生气的事情?

    换个人能这样包容徐秋华不?

    “妈,你是没看见,王爽把人的脸给抓的……”那孩子脸上一条一条的,当家长的看见了,肯定就会心疼的,人家能善罢甘休吗?

    徐秋华指着自己儿媳妇的鼻子,这手抱起来孙女。

    “我看见的就是你让她罚站,孩子动不动就罚站……”

    徐秋华就说,小孩子很容易就给吓到了,你要是给吓毛了你负责啊?

    儿媳妇这就不说话了,她就等王焱回来,是非曲折的,还是等王焱回来让王焱参与进来,她真是觉得难心了。

    王焱这是陪着老领导去外省玩了,晚上人压根就没回来,王爽呢,晚上发烧,发高烧,王焱的老婆给投了几次的毛巾,奈何效果都是不好,穿上衣服就准备往医院抱,你说给她折腾的,她白天也得上班,徐秋华这听见声音了,这么大的声音,她能不醒吗?一看孩子发烧了,就开始指责儿媳妇,这就是你给弄的你看白天自己怎么说来的。

    现在生病了吧。

    徐秋华一点力气不出,一路上就负责骂人,人家儿媳妇养个不是自己的孩子,大半夜的孩子发烧是她一次一次的给喂药给换毛巾,最后还指着她的鼻子骂她?

    孩子送到医院,医生就说着凉了,你看这不是挺平常的事情,徐秋华就指责儿媳妇没有尽心。

    儿媳妇嘴上是没说什么,说回家取东西,直接就回娘家了,人家在娘家就住下了,不肯回来了,你不是会说吗,那你侍候吧。

    人家也是有父母的,当父母的听女儿哭着回来这么说心里什么感受?

    是,没打算叫女儿离婚,可你们老王家是不是太过分了?

    给你们家带孩子,还想让我们姑娘怎么样啊?

    后妈原本就难当,你家还这样,不信任干嘛叫孩子给养小孩儿?

    王焱这边回家,徐秋华就告状。

    “你看看你这个老婆,孩子生病了,她就找借口回娘家了……”

    你要是听徐秋华讲,肯定能气死的,孩子病成这样,然后现任老婆怕辛苦就躲回娘家了被,可王焱现在不信自己妈说的话,是不是这么回事儿,他得查证一下。

    晚上去的姑姑家,王冉在家里呢。

    “你听姑的话,你去接,然后跟你老婆好好说……”

    王焱这心里也是有火气,你说他就走这么一个晚上家里就成这样了,要是他多走几天,这家里还不得天崩地裂了。

    原本火气挺大的,不管谁对谁错,老婆这算是怎么回事儿啊,说回家就回家,被姑姑这么一说,王焱现在听王冉的话。

    就从王超没有了,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儿,王焱特别信王冉。

    王焱听王冉的话,去了丈母娘家接,人丈母娘不是告状,就简单的把这事儿翻出来。

    你王焱你自己听听,你妈这是要干什么啊?

    王焱老婆也是讲,这样下去她没有办法带这个孩子,现在你们家商量吧,是送给你妈养,还是送给孩子的亲妈养,你们选,我不养了。

    我付出这么多,没等到你们一句夸奖的话,你妈现在对着我就是各种有意见,既然我养的不好,你妈来养。

    王焱是把老婆给接回家了,可老婆说了,这事儿绝对不能就这样的盖过去。

    王焱跟徐秋华说了,让徐秋华负责养王爽。

    “我哪里能养啊,我最近身体……”

    王焱黑着脸:“你不能养,我养被?我成天上班顺便拎着孩子去,带到单位去养是不是?”“那你老婆呢……”

    “她要上班,你有时间啊。”

    “她答应给养的,现在她又反悔,什么话都是她说的……”

    王焱冷笑着:“妈,我求你了,你说句公平的话行吗?人家答应养了,也真的养了,你挑三拣四的觉得这不行那不行的,最后让你养,你又不干,你不养就把孩子给她妈……”

    王焱这回真是火大了。

    徐秋华一看自己儿子发火了,那有什么办法,养就养吧,你说身边多个孩子,这严重就影响徐秋华的出行计划,想去哪里都去不上,不仅如此,谁来会她去哪里转转,身上多个孩子,她得负责接送,徐秋华就闹心,还是想把孩子给王爸爸王妈妈送回去。

    赶上王冉回娘家,徐秋华就说自己要出去办点事情,让孩子在家里待一会儿,王妈妈没多想,那办事带着孩子不方便扔家里那就扔被,王冉脸色变了。

    “嫂子你要去哪里,我问问。”

    徐秋华讪讪的说有人约她去商场,王冉说去商场那就领着孩子去被。

    “我不是合计商场人多,孩子容易感染什么病的吗……”

    “那就不去,领着孩子在家里不是挺好的。”

    王妈妈伸手去扯女儿的手,王冉甩开自己妈的手,你挨累你自己不觉得辛苦,可你这个年纪了,精力根本就不行,真的孩子出个万一的,王焱就得恨死你这个当奶奶的。

    好心也不是这样好心的,嫂子现在明摆着就是不肯带这个孩子,你只要接手,回头她就能找到理由,不来接孩子。

    王冉有些咄咄逼人,就让徐秋华领着孩子,你不领你就别走,徐秋华就说王冉现在可真是腰板硬气了。

    “我一直腰板就都挺硬的,不是今天才硬的。”王冉接了一句。

    你不就是想听这句话嘛,那我说给你听,你听着吧。

    徐秋华憋着气又把孩子给领回来了,她这是带不了孩子,自己轻松了一阵子,你说多个孩子,多了不少的麻烦。

    李波过来看孩子,偷偷问女儿。

    “你新妈妈有没有虐待你?”

    王爽就说了,新妈妈总罚自己站着,李波一听就不愿意了,孩子才多大啊。

    找王焱谈,王焱觉得闹心,我家的事儿你管那么多干什么?他也不愿意跟李波在有牵扯了。

    “我相信她……”

    “你相信她?就相信她虐待你女儿啊……”

    “你听谁说的?”

    “我听王爽说的……”

    王焱这来劲儿了,回家就问王爽,新妈妈怎么虐待她了,王爽就可劲儿嚎,干嚎,一边嚎一边看着自己爸爸,这就是用眼色看王焱有没有生气呢,王焱一看这孩子,现在就这样了,将来长大了要怎么办?

    上手就给打了,这一打不要紧,这回可好了,人李波那头起诉,其实就是挺小的一件事儿,最后闹大了。

    徐秋华是不想给,王焱现在知道自己带不了,后妈就是后妈,怎么对着也不行,孩子现在虽然小可有意识了,处处就跟自己现在这老婆过不去,还会告状,明明不是那样的,孩子就非说是这样的。

    给李波也好。

    徐秋华这就又是哭又是闹的,王焱没惯自己妈脾气,你随便闹,有本事你抢回来,你带。

    王焱的老婆吃饭的时候吃不进去,觉得胃口不好,也没往怀孕的方向合计,就是觉得这饭菜有点不合口,你说以前自己也不挑嘴,晚上回家,夫妻俩之间是什么都说,王焱老婆总是劝王焱,有什么话,老公的话都肯定是对老婆讲的,有些事儿就算是老公觉得没有道理,你自己也相同的认为没有道理,但是千万不能附和他,因为能让他冷静下来的就只有你了。

    王焱这老婆不急不躁,事情都能分析得清楚了,躺在床上,盖着一床被子,我们是夫妻,这才叫夫妻。

    为人处事方面,你一个人不行,我不算是多聪明,至少我也能算是半个智囊吧,给出出主意。

    你以为王焱为什么在王超死了之后跟王冉这么好?

    不是王焱想开了,也不是别人的功劳就是现在王焱这老婆的功劳,人家小媳妇儿看事情看的明白,要说你家真有个真心为你的人,那个人一个是你姑一个是你妈,你姑是绝对毫不保留的,为什么?你姑姑家有钱,第一不缺钱肯定不会动你的钱,算计你的东西,第二你姑姑有儿子,所以也不会在你身上打算占什么便宜,接触久了,姑姑姑父这人品就能看得出来,自己婆婆对王焱那也是好,可自己婆婆程度不行,一些事情她压根就想不透。

    跟着什么样的人学什么样,哪里好就像哪里学,她觉得也是没有错。

    小媳妇儿你也别说人家没有心眼,才结婚的时候那时候跟王焱感情也不算是有多深,讲徐秋华闲话,你说王焱能听不?

    现在我该做的我都尽到了,可是你妈现在就是不着调不靠谱,你怨得着我吗?

    王焱自己也看见了,徐秋华是怎么办事的?

    徐秋华那侄子可有意思了,去看楼盘了,人家看的什么楼盘?

    看的复式楼。

    一百七十多平米,当着徐秋华的面是这样说的。

    “我爷爷奶奶年纪也是大了,我合计要是买就买个大的,然后接爷爷奶奶一起享福……”

    徐秋华这心里就有点不愿意了,你看她侄子要是选个便宜的,她肯定还是愿意给出钱的,但是现在不就是拿自己当冤大头了?

    她就是再傻,钱都是要留给王焱的。

    徐秋华嘴上没说,心里就有点不满意了,背后跟自己妈就直接说了。

    “这孩子可真有意思,一百七十平米?他要是有钱他买八百平米的我都懒得管,他有钱吗……”

    徐秋华晚上就给王焱打电话。

    “谁亲都不如我儿子亲……”

    这就又好像明白过来这道理了。

    侄子也是合计了,反正姑姑不能一直搭钱,自己要是用钱就最好弄一炮钱,以后也不跟姑姑张嘴了,徐秋华嫂子呢,是合计你当姑姑的手里有钱,咱们不是还养爸妈吗,就看在爸妈的面前你多少给拿点就行,多了咱们也不要。

    徐秋华既然挑理了,她跟娘家的这个距离就又拉开了,黏糊了一段,无比的好,冷静下来之后,又重新拉开了距离,

    自己手里的钱都给了王焱,多的都不要,让王焱收着,跟王焱也是说了。

    “妈现在要是给,也是给小的钱,你放心,妈心里清楚……”

    徐秋华这样说,王焱不能不掏心。

    “你看小玲就说了,妈,姥姥姥爷我以后肯定是要管的,毕竟他们生养你一场,我是你儿子,我不能路旁人,有病我肯定要上手管的……”

    小玲就是王焱现任媳妇。

    人家媳妇很有说话的技巧,这些话我不当着你徐秋华的面说,就是说了你也不会当成好话听,我说给别人听,然后叫你从别人的嘴里听见。

    徐秋华拉着脸子,她还能说这样的话?

    *

    王凌找到三叔家,哭诉自己现在过的有多惨。

    三叔看着王凌穿的破破烂烂的,三叔是有心想管,可这孩子你说自己管过没有?

    有没有出息真是从小就能看到大的。

    王凌跪在地上求三叔拉扯他一把,说自己只要有个人肯拉他一把,他就能翻身。

    被人给骗了,你就说王凌这命吧,自己不管怎么样也喜欢美女,可美女喜欢他吗?

    三叔就有点心软,在怎么说都是老王家的人,当着三婶的面没敢给钱,这让王凌走了之后,自己开车追出去的,在外面给了王凌五千块钱。

    原本合计,你找个地方先住下来,然后好好的找份工作,脚踏实地的过是不是?

    王凌他妈现在过的也不是多好,那边的儿女她怎么管,人家就是不领情,丈夫前两个月就没了,人家儿女就撵她,人家说了你又不是人家的亲妈妈,凭什么养你,让她走人滚蛋。

    王凌这是她儿子啊,现在王凌负责赡养,在怎么样条件不行,王凌对这个妈还是说得过去的。

    王凌他妈就哭。

    “你说你大伯家动迁拿了多少钱,你三伯家,你老叔家,这些里面有没有属于我们娘俩的钱……”

    你说也见鬼,这里动迁哪里动迁的,就偏偏王凌手上的那点破地方不动迁,死活不肯动迁,等他好不容易卖给了老叔之后,结果动迁了,这不卖给王博家了嘛,动迁了。

    王凌心里原本就觉得不舒服,现在被他妈这么一说,自己也是觉得上当了。

    王博家当初就没打算买那块地,因为就知道王凌是个什么样的人,这是典型的白眼狼,上桌吃肉,吃完肉就骂娘。

    可老叔也是看在孩子可怜的份儿,在怎么样那也算是他们老王家的孩子吧,到底是买了,谁知道买了之后两年就动迁了,那也是人家运气好。

    那点钱呢,对老叔来说压根不能算得上是钱,家里原本就有,王博两口子那也是吃喝不愁的,可王凌没钱呀,这就惦记上了。

    三叔是可怜自己侄子,结果王凌他妈在背后一撺掇,就认为这个钱,是老王家欠他们娘俩的,是他们心虚,因为他们糊弄了他们俩。

    王凌找王妈妈,那意思就是说,让王爸爸出面替自己说句公道话。

    王妈妈听的有点糊涂,替你说公道话,替你怎么说公道话、

    你缺钱然后你把地方卖给人家了,现在动迁了,你看着钱多你就眼热了,就是亲人也没有这么干的啊?

    “他们肯定就是听见风声了,然后故意糊弄我卖的……”

    王妈妈一听,你这么大的人了,自己也应该有脑子,谁能忽悠你?当初你着急卖,要用钱,挨家问的,别人家为什么不肯买?不就是怕现在这样嘛。

    王凌觉得不甘心,一定得找个人替自己讲句话,自己奶奶死的时候什么都没分到他手里,应该有他一份儿把。

    “你要是这么讲话,那我可不能留你,你奶奶是在你二伯家没有的,你爷爷奶奶这辈子其实手里也没有多少东西……”

    能分的其实都不是钱,王奶奶那时候手里的钱也都是儿女给的,后期加上糊涂,你说她那么稀罕王冉,最后王冉都有点分不出来了,哪里还能记住王凌,人没有了,大家也就是把王奶奶的那些衣服给分了分,剩下的都随着下葬了,哪里有分其他的东西,再说你王凌这孩子不懂事啊,你奶奶养老的时候,怎么就没看见你呢?过了这么些年了你现在来追究你奶奶死的时候的财产?

    这是穷疯了啊。

    王凌现在就记挂着一点,自己应该能分到一点钱的,为什么大家都发了,只有他一个人没钱?

    这个问题,你叫谁回答,谁也回答不了,那你问谁呢?

    谁知道你们家到底是怎么搞的,谁知道你日子是怎么过的,谁替你回答?

    王爸爸叫王凌回去,王凌不肯走。

    “大伯你得帮帮我……”

    王爸爸话少,可心里什么都明白,这个麻烦他现在不想沾,孩子要是好样的,多困难,缺钱他就给拿点钱,但是这孩子不着调。

    白眼狼啊,你给多少,转眼他掉回头他就找你的短儿。

    “大伯,你也不忍心我过成现在这样吧……”

    王凌苦苦哀求,只要王爸爸愿意出面,老叔肯定不能跟自己争,他把钱给老叔,老叔把动迁的钱给他。

    “你回去吧。”

    王爸爸干活去了,人闲不住,身体看着可好了,常年干活,不干活就闹得慌,你看王爸爸闷声不吭,其实也是挺有主意的,可三叔架不住王凌哀求,王凌也是看出来了,三叔人在动摇,自己动不动就给三叔跪下了。

    “这话我不能跟你老叔说,你妈现在你养呢?”

    三叔问这话,就是看看王凌的现状,如果王凌要是负责养他妈的话,三叔肯定不会管他。

    因为当时老四人没了,你看老四媳妇儿是怎么做的?

    压根没把自己当老王家人,既然走了,他们老王家的人万万没有给人家养老的道理。

    “三伯那是我妈啊……”

    王凌哭的这个可怜,三叔一听,觉得自己瞬间就明白了,原来王凌还是个孝顺儿子呢。

    “你孝顺你妈,那时候怎么就没孝顺孝顺你奶奶?”

    别人他就不挑了,老太太在世的时候,王凌只有提要求的时候人才会出现,不然平时他哪里会来、

    你长到这么大,你妈是养过你,还是给你花不完的钱了?

    还不是老王家把你给养大的,结果你现在跟你妈亲近?

    三叔心软,被王凌软磨硬泡的愣是又给了两千块钱。

    他自然不敢跟别人讲,要是三婶知道肯定会挠他的,虽然嘴上说不想管,心里也是恨孩子,可是那么大的孩子了,跪在地上,你说可怜巴巴的看着你,在怎么样家里也不缺这么两个钱。

    徐瑶跟王博领着两儿子回来,徐瑶这两个儿子特别的出息,大的小的学习成绩都好,也不用谁管,自己坐在一边就知道学习,对大人还可有礼貌了,谁看见谁都夸,养的还不娇气,不随便花钱,有钱就攒着,上次过三八节,给自己奶奶买的袜子,东西不是多贵重,但是心意老人还是喜欢的。

    那人家爷爷奶奶走出去,可不是满脸的骄傲嘛,大的那个参加市区里的比赛,拿的数学一等奖,农村家里这边大大小小的都是孩子的奖状,徐瑶你说特意带孩子了?

    貌似也没有,真是放养的,她没有放太多的心思在孩子的身上,大的小的她现在都不接,大的放学去领小的回家,两个人一路,回到家,父母没回来,大的和小的一起写作业,写完了一起下楼去玩,哥俩也不打架,反正关系很好。

    学习好那可能就是孩子遗传到父母比较好的那一方面了被,徐瑶管的还算是多的,偶尔领着孩子出去旅游,这都是她领着,王博哪里都走不出去,钱是越挣越多,不过相对也比较束缚,孩子长到这么大,王博就给开了两次家长会,剩下全部都是徐瑶去。

    两个儿子,衣服现在全部都自己洗,大的说妈妈挺累的,小的洗不动大件的,自己就负责弄水,让他哥用洗衣机搅。

    要怎么就说孩子出息呢。

    人五婶自己就曾经说过,老王家这代的基因就全部都出在他们家,你看王博,你在看看她两个孙子,别人真不如他家,也不怪人五婶自豪。

    大孙小孙这将来都肯定会有出息的。

    大的现在话少,长大了嘛,小的话多,小的就跟在大的后面当跟屁虫,这是放暑假来爷爷家干活打工赚钱了。

    是的,你没听错,给亲爷爷打工,然后赚钱给自己妈妈跟奶奶买花。

    五叔一开始舍不得孩子,后来徐瑶跟五叔谈过,男孩子你不能那样去养,你得让他干,因为将来他要撑起来一个家,他是男人,他得顶天立地的,力所能及,能干的活就让干,跟工人一起干,一点也不娇气,你说家里的孙子,就跟着一起干活,两孩子累的,满头都是汗的,人工人看着也有点不忍心。

    现在谁家的孩子不是小太阳小皇帝啊。

    大的埋头苦干,一句辛苦不喊,小的那个真累了,他哥就让他歇着,自己是老大,他是老小,老小能撒娇,他不能。

    父母不在的时候,他是兄长,他就得承担起责任。

    “Oscar你渴不渴……”小的颠颠的拿着水壶给自己大哥递过去,让大哥休息,老是自己休息,他也过意不去。

    多少人都问过徐瑶同样的问题,孩子怎么养的,怎么就那么懂事呢。

    徐瑶的回答,她不撒谎,她也没有骗过人,事实上孩子她真是没怎么管过,最多就是想让孩子能感觉到幸福,就这样就这么简单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