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婚前婚后,大龄剩女 > 388 蛇精病发作

    两个孩子跟着车回家,家里做的生意要说大那真是大,要说家里乱那可真是乱。址记得去掉◎哦 亲(亲,更多文字内容请百度一下())泺妏尒説蛧 www.lwx?.??g 沵妗兲還茬看泺妏嬤?

    五叔家绝对就没有徐瑶跟王博的家精致,房子够大,可惜没有办法收拾,今天出船弄点这个摆在院子里,明天出海弄点那个,你说院子里堆得满满当当的,总体来说三叔家五叔家院子里都不干净,这是没办法的事儿。

    两个孩子从小成长的环境按道理来说跟这样的院子是绝对贴不到一起的,可两个孩子接受能力都强。

    放暑假徐瑶也没说给孩子抱个补习班什么的,就扔到农村跑去吧。

    五婶在瞧不上徐瑶,其实徐瑶娘家不消停,左一回右一回的上门找,你说五婶心里能没有说法?

    可五婶不能否认一点,徐瑶会养孩子,大的她是小时候没给带过,小的生下来身体就特别好,没病没灾的,怎么看两个虎头虎脑的孙子,对徐瑶的那点抱怨也没有了,看见王焱了吧?

    你就说小王爽,那么大点的孩子,生下来就不停的跑医院,不管是不是母体有什么问题,孩子这样折腾那就说明你当妈的心不够细,你不会养孩子,放在一起比较,徐瑶那就好太多了。

    经过这么多年的磨合了,五婶也算是对儿媳妇敞开心扉了,自然做不到什么亲如母女,勉强表面上装装,还是能装的挺像样子的,有时候五婶也是小心眼,是个女人就难免会小心眼,想起来徐瑶干的事情……

    她就不能去想。

    徐瑶这是去外地了,说是给什么老板做翻译呀,要说五婶也觉得一个女人在外面工作太好了也让人担心,毕竟王博就这个能力,看着好像能赚钱,那跟大老板赚的钱就没有办法相比较了,家里出李波这么一个,五婶心里也是提着心,背后没少嘱咐王博,老婆得看住了,经常查查岗,要不然你说你去外地了,谁知道你干什么去了。

    王博听了也只是笑笑。

    夫妻的信任就是相互的,他出差徐瑶也从来不查他岗的,但是徐瑶不查王博除了放心还有一点,王博就是想出去乱搞他还真找不到时间,每天时间都拍得满满的,都被公司都给霸占了,公司就是他的情儿,恨不得一天24小时都霸占着王博。

    五叔这边返航,昨天半夜不知道怎么搞的就起风浪了,你说给五叔吓的,出海的人就怕遇上这样的天气,每一次出去都提心吊胆的,生怕这就是自己最后一次,可回到家里呢,又觉得自己没那么倒霉,想多赚点留给儿子孙子。

    五叔嘴上说自己下次肯定不跟着出海了,下次能不能做到这还不一定呢。

    小兄弟俩能干活就上手,五叔这边跟人算钱呢,算的自己脑仁生疼,还是儿媳妇聪明,数字一过,立马就出答案,五叔蛋疼的算来算去,觉得好像哪里算错了,主要送的货好几方,加上这边还有散户来买,卖的乱七八糟的。

    王凌还是来家里了。

    五叔你说累一个晚上都没怎么睡觉,高高兴兴的进门了,就看见王凌这张脸了。

    王凌还是那句话,希望五叔别欺负他。

    “五叔,我是你亲侄子,我现在过成这样,你当亲叔叔的不能这样对我,就算是我爸看着,你也不能不让他闭眼……”

    王凌觉得自己没说错,你家有钱,有那么多的钱,你可不能算计我的钱啊。

    要说五叔就郁闷,五叔这地原来他就没打算买,因为买,你知道五婶给了他多大的脸色看?整整两个月就没搭理他,买到手里不可能就这样扔着,肯定是要利用的,五叔就在原有的基础上砸了大钱盖仓库,你知道他弄这些花了多少钱?又是房子又是仓库的,这动迁的时候才多给的钱,光是靠那一块地皮真没有多少钱。

    五叔总不能自己的钱不要了,给王凌把?

    加上王凌这孩子不准,出去什么都说,说亲叔叔如何坑害他,说亲叔叔大爷如何谋他的家产,你说你都多大的人了?有手有脚的,最后反过来咬家里人一口?这还能被称为一个人吗?

    “你赶紧走……”五叔摆摆手,手里抱着小孙子,领着大孙子。

    不想让孩子看见这些,小孩子原本就是在接受的年龄段,看见什么就容易学什么。

    王凌死活不走,又是哭又是讲的,讲自己这些年,没人管他。

    徐瑶这是开车回来,才回来,以前徐瑶不懂得跟婆婆相处之道,像是她从外地回来,肯定是觉得身体疲惫第一件事儿就是想回家休息的,这是人之常情,后来这是王博在中间调和,王博只要有时间就领着老婆孩子回家,这里不仅仅是我的家也是你的家,徐瑶慢慢养成习惯了,也是过来接孩子,顺便说声自己回来了。

    老远看着就像是王凌,王凌这事儿徐瑶一直都觉得是老王家把王凌给惯的,你姓王你就有权利要求别人养你?

    看看你自己的岁数,你都多大了?自己没有手脚?动不动就把自己爸爸给抬出来,幸好你爸爸是没有了,要不俺活着也会被你给气死。

    徐瑶推开车门,喊了一声:“爸……”

    五叔看着儿媳妇,这事儿就不愿意叫外姓人看见,说到底五叔跟三叔是一样的,身体里流着相同的血,即便王凌就是在过分,当伯伯当叔叔的,恨是恨,心里还是盼望着王凌能好好过起来的,将来叫别人高看一眼。

    王凌怕徐瑶。

    王凌自己都讲不清楚,他为什么怕徐瑶,反正就是怕。

    王凌墨迹墨迹个没完没了,你说老爷子累成这样,他就这么拦着不让回家,徐瑶让五叔领着孩子先回家。

    “你想干什么?”

    “我没想干什么,我就是想要回来我原来所有的……”

    徐瑶不耐烦。

    “要么你就起诉,以后别来我们家了,我都跟你说过,我家没有义务负责你的存活问题。”

    有钱就给你花?

    你以为家财万贯呢,就是家财万贯跟你王凌也不发生一点关系。

    徐瑶你看着她这样儿,真的发飙挺吓人的,这都是跟娘家战斗出来的经验,你不横,人家就能吃死你,欺负你到底。

    王爸爸这边晚上走夜路,不知道被谁给打了,你说住院了,这给王妈妈哭的,你说王爸爸压根就是个老好人,谁能动他啊?

    邻居家办喜事儿王爸爸过去吃饭,这回来的就有点晚,被人用砖头照着脑袋就给来了一下,你说王妈妈能怀疑谁?

    “就王凌干的……”

    这几天就他经常出入自己家附近,除了他还能是谁啊?

    这么大岁数的人被砸一下可大可小,王妈妈就要报警,王爸爸死活压着不让报。

    王焱的老婆每天跑医院,她自己肯定就没有时间了,找了一家经常去的饭馆,跟老板说好,东西她都给买好,就这样还另外的多给一份钱,老人家住院可大可小的。

    要就说人王焱老婆小玲是个聪明人,从一些细节上就能体现出来,她是没时间给炖汤啊,可她给买,我当孙媳妇的孝心我送去,做给谁看?除了做给王妈妈王爸爸看之外,就是做给王冉看。

    徐秋华也来医院了,要说王妈妈恨徐秋华,那真恨不起来,徐秋华想当初怎么照顾王超的?你看她不带王爽那你逼不了她,现在王爸爸住院,徐秋华跟女儿似的,洗脚都要亲自上手,就是王妈妈没让,人家有老婆有亲闺女,能用徐秋华嘛。

    徐秋华心眼不坏,就是有时候脑袋总是懵圈。

    智商忽高忽低,也说不好她是怎么回事儿。

    王冉单独跟王爸爸谈的,到底是谁,王爸爸也没搞清楚,老人家被砸了一砖头,身体立马就给出来预警了,出院就不能干活了。

    三叔跟五叔想的就都是一样的,王凌这个混蛋。

    王凌这边也是脑袋一热,觉得大伯明知道是怎么回事儿可就是不伸手管,他明知道老叔欺负自己,他为什么不管呢?

    打完就后悔了,真给打出来一点毛病,自己得坐牢啊,可转念一想,人闹到又不是鸡蛋壳子,哪里能打一下就打坏了。

    王凌躲了五天,然后来王妈妈家了。

    王妈妈出去买东西了,这一折腾肯定是要下午才能回来的,家里徐秋华看着呢。

    徐秋华看着王凌在门外鬼鬼祟祟的,她原本就看不上王凌,王凌小时候的那件事不管是故意还是不故意的,徐秋华一直都记在心底,一直就觉得王凌心思不正。

    “你干什么呢?”

    王凌被徐秋华吓了一跳。

    “我没干什么?”

    “没干什么,我爸的脑袋是你打的吧。”

    王凌有些磕磕巴巴的,摇头,说跟自己有什么关系,他都不知道大伯被人给打了。

    徐秋华敢说不讲理第二人,估计就没人敢称第一。

    “我告诉你王凌,你少在我家里附近转,这事儿我们没完,赶紧给我滚……”

    王凌一看家里好像也就徐秋华在,胆子也就大了起来,就开始数落自己多不幸,这些不幸就是老王家所有人欠他的。

    徐秋华照着王凌的脸就狠狠一口:“我见过不要脸的,倒是没见过你这样不要脸的?你是谁家的孩子?别人家有义务抚养你长大?你倒是能说出口,别说养你,就活活饿死你都是应该的,你姓王别人就应该管你?国家有这法律?真是人不要脸天下无敌……”

    徐秋华嘴皮子还快,说话还缺德,她是跟人骂架打架其实这个徐秋华最拿手你想在她的手里占点便宜,这台困难了。

    前些日子自己受婆婆的气,受儿子的气受小姑子的气,正好眼前跑过来一个撒气桶,你不说你是姓王的吗?

    王凌这人呢,是典型的遇上能欺负的,他就要欺负死,遇上横的他就怂了,遇上徐秋华这样的,他是彻底怂了,徐秋华光是骂还不够,站在大门口掐着腰,你就看她跟泼妇骂街似的,谁路过听不见啊?

    王冉开车回来,怕徐秋华看一会儿人,到时候她又跑了,这两天爸总说头晕,回来看看,在门口就遇上了。

    “嫂子……”

    徐秋华就跟王冉说,对付王凌这样的人你就得撕破脸,这样的人给他留点面子他立马就能升天。

    *

    “爷爷住院了呀?”

    若晖给王妈妈打电话,简承宇跟那边不亲,若晖就得保持一个度,毕竟婆婆还活着呢,你得做给自己婆婆看,王妈妈闲说话就说到王爸爸住院了,若晖一听,自己真是不知道,因为婆婆没说,详细的问了问。

    “怎么弄的还碰到头了?”

    王妈妈就说是自己家人干的,姚若晖第一次听到这样的事情,还觉得挺稀奇呢,天下之大无奇不有,这样的世界她还真没遇上过,见过争钱的,不过那都是一家人争,争的也算是名正言顺,像是王凌这种,姚若晖只以为电视剧里才会有呢。

    挂了电话,简承宇一直没回来,她自己也睡不着,自己踩着拖鞋下楼,想去找点东西吃,家里什么都没有。

    套上裤子拿着钱包就出去了,简承宇交代的,过十点出门就必须穿裤子,若晖哭笑不得,好像她出门从来都不穿东西似的,说不定这人什么时候回来,被堵住了自己也是说不清,套着牛仔裤自己开车就出去了,到了便利店随便买了一些吃的,自己蹲在货架边,就觉得嘴巴馋。

    “我是不是怀孕了?”

    自己嘴里念念有词,这边简承宇的司机给若晖打电话。

    “老板马上就要到家了。”

    若晖说自己在外面呢,简承宇好像跟司机要电话,司机递了过去,他接了起来。

    “在哪儿呢?”

    若晖报了地址,很快就看见他的车开了过来,自己打开车门,司机从车上下来,对着若晖点点头,就径直走向后车了,他得把姚若晖开出来的车在开回去。

    “都是垃圾食品。”

    “最近嘴馋就想吃,我是不是怀孕了啊。”

    简承宇眼睛抽了一下,你哪天嘴不馋了?

    他很想问出口,但是为了家庭的团结,决定还是算了。

    每天她都是这个不吃那个不吃,然后馋这个馋那个的,她并不是今天才这样的,所以这个推论压根就一点根据都没有。

    简承宇开着车回家的,若晖就靠在他的怀里,他出手推了两次,可惜每次都没有把人给推开。

    若晖就死活要腻在他身上。

    “在推把你儿子给推没了……”

    简承宇无声的笑着,他儿子在哪里啊?

    下了车,她又起幺蛾子,让他背自己,嘟着嘴站在原地,张着双臂。

    “老公,背……”

    简承宇的回答就是头也没转的就直接进了家里,然后换衣服准备睡觉,姚若晖来气了,你不背是吧?

    就站在外面,双手托着下巴,自己蹲在地上,他不背自己就不睡了。

    简承宇都躺下身了,闭上眼睛准备睡觉了,人还没有上来,穿着拖鞋踩着拖鞋,走路的时候半截脚踝露在外面,推开大门看着外面作死的老婆。

    “你今天不打算睡了?”

    “你不背我,我就不睡了……”

    简承宇嗤笑,背一下天上能掉黄金吗?

    “那你今天就在外面睡吧,晚安。”

    自己带上门,从里面锁上的大门,这就是不打算让她进来了,可怜若晖自己蹲在外面,相处越久越发现这个男的心黑,他不可怜你,什么喜欢你疼爱你这些就都是装的,除非他有需求了,要不然你就当你是一坨屎。

    若晖恨恨地起身,准备回楼上睡觉,结果手拉住大门,拉不开。

    “简承宇,你这个王八蛋……”

    简承宇翻个身,没有她的床睡的可真舒服啊,姚若晖睡觉没有人形,恨不得一张床她自己都给霸占了,每天都要枕着他的胳膊入睡,你知道他胳膊有多麻吗?

    这回好了,没人来折腾自己,终究解放了。

    简承宇扯着被子,睡的这个美好,姚若晖那边你说身手也是灵活,从一楼爬到二楼的,院子里有个梯子,她看着窗子开着,爬上来的,从外面跳了进来,拍拍手,以为这样她就上不来了?

    简承宇连头都懒得扭,她就是野花,你不关心她,她开的更加的旺盛,你要是一关心她,她就跟兰花似的,随时都有可能挂了,结论就是,对老婆不能太好,好到一定的程度她就蹬鼻子上脸,干脆想冷她的时候就好好的冷上一冷。

    若晖爬上床。

    “你不爱我了是吧?”

    简承宇头疼。

    爱什么爱啊,每天文件看的他头都要疼死了,听见人说话,他现在就想吐。

    若晖早上蔫蔫的起来了,心情有点不顺,折腾自己,去洗衣服了,你说这位天仙儿大姐,洗个衣服倒进去一袋子的洗衣粉,然后就洗上了,哎呦喂,这个精彩啊。

    等佣人来家里的时候,佣人都要气死了,这不是给她增加干的活吗?

    姚若晖离家出走了,拎着箱子去婆婆家度假了,说自己可能怀孕了,这给王冉高兴的,听见信儿肯定会高兴啊,你说变着法的就给姚若晖折腾吃的,她说不喜欢吃这个,就立马换,毫无怨言的给做。

    姚若晖住了五天,简承宇就跟失踪了似的,一通电话都没打,甚至她跑到哪里来了,他都没问过自己,越是想越是生气,觉得身下有点不对劲儿,从床上起身就往卫生间跑。

    等姚若晖看清自己内裤上的血,她儿子又没有了,这回完蛋了。

    玩大发了,这个玩笑开的。

    若晖包袱一收,立马又回家了,等简承宇回来,自己缠着他,求他帮自己跟婆婆说说好话,谁知道又没了,没怀上啊。

    “你儿子都没几次了?”

    若晖掰掰手指头,那肯定就是数不胜数,谁知道多少次了,从结婚一直毫不保留的造人当中,她现在听见造人这个词儿自己都觉得羞愧,她造了半天什么都没有造出来,太丢人了。

    简承宇没好气的说着,自己起身就要走,若晖借势落在他怀里,搂着他的脖子。

    “好老公……”

    简承宇推开她的手:“你老公一点都不好……”

    王冉这边接着电话,你说着调不着调?走了也不跟自己说声,弄的她还提心吊胆的,怕她有个什么万一的。

    “她没好意思跟你说,没怀上,原本是想过去叫您开心开心……”

    这下好,没开心上。

    王冉一听,她也不是非逼着姚若晖怀孕,顺其自然嘛,自己也没着急,既然没怀孕怎么就先说出口了?

    要就说她不喜欢姚若晖这样的个性呢。

    若晖戴着墨镜,去看不孕不育了,给医生吓的,还以为哪个明星来堕胎呢。

    “看,看什么呀?”

    医生有点结巴,这女的真不是明星吗?是不是哪个不入流的小明星,怀了干爹的孩子?

    若晖有气无力的说着:“看不孕不育。”

    人家说有一种人,月亮变圆的时候就化身狼人,现在姚若晖也差不多了,天天喝中药,晚上就变身。

    弄的简承宇心里发毛,你架不住你老婆成天盯着你,眼睛发着绿光,造人就造人吧,她不,中间叫你停顿,然后等什么时间,折腾的你是求生不能求死不得。

    弄的简承宇现在看见她就腿发软,他借着公司有事情死活就不肯回家了。

    把秘书叫进来。

    “给我弄点补药吃吃。”

    秘书满头的问号,补药?什么补药啊?

    简承宇觉得自己最近被掏的有点空,秘书听了半天,看着老板哪张黑脸,好半天才明白过来,可是这个年纪就要吃那个药了?蓝色小药丸?

    姚若晖对着镜子拉着脸,若望怀孕了。

    她现在就见不得别人怀孕,谁怀孕她看谁生气,极其的不待见若望,自己冷冰冰的穿上外衣,佣人早就躲她远远的,简承宇午休呢,自己抽空合计睡一觉,好几天没睡好了,姚若晖这就跟幽灵似的,杀到公司来了,坐在床头,哀怨的看着睡的正香的人,你说他正睡着呢,就感觉身下凉飕飕的,觉得有人好像带着不怀好意的目光看着自己的小弟弟。

    猛地一睁开眼睛,看见哪张如花似玉的脸,简承宇彻底不淡定了。

    “你怎么来了?”

    “我怎么能不来,你又不回家……”说着把自己身上的外衣脱掉,简承宇猛烈咳了起来,自己赶紧把她的外衣往上拉,拍拍她的胳膊:“你说这天挺冷的,别凉到了……”

    若晖一个用力,衣服又掉了下去,里面直接给上性感的,看的简承宇眼睛一抽。

    他这补药还没吃到位呢,饶了他吧。

    若晖趴在他的身上,吐气如兰,简承宇呵呵的干笑着,自己很想起床,睡个觉都不能有自由啊。

    “老公,这几天是我的危险期……”

    手指在他胸膛摸啊摸的,简承宇想,每天被老婆求欢,其实这也是一件特别痛苦的事情。

    “老公……”

    酥麻麻的声音,简承宇浑身一抖。

    真真是虎躯一震。

    等他休息够了,自己从里面出来的时候,秘书就觉得老公为什么休息比没休息的时候脸色还差呢?

    最近补药天天都给他进来,难道他没有吃?

    果然春天就是发情的好时节,不过发情也是要顾及身体的。

    姚若晖这求孩子,她越是求越是求不到,弄的她现在跟婆婆说话都没有底气了,是自己放话的,进门就努力造人,人呢?

    其实她也不算是说错了,是造人,每天把简承宇给糟践的够呛。

    弄的他现在看见姚若晖第一个感觉就是想捂住下身,有时候老婆太美了,也是一种负担,简承宇泪流满面的想着。

    有娇妻的日子总是精彩的,前一段求孩子,每天让你吃撑,你不碰她都不行,这阵子,姚若晖觉得自己得保重身体了,不求了,顺其自然了,碰就都不叫你来碰。

    你一碰她,冰冰凉凉的小眼神,哀怨的扯着小嘴:“老公,你一定恨我这样的折腾你,想让我早点死,你不知道阴阳调和也是有说法的吗……”

    弄的简承宇箭在弦上就是不能发,这几天阴阳怪气的,看着谁都给脸色看,不能怪他,夫妻生活不顺畅啊。

    补药喝多了,自己又排不出去,这是件挺难受的事情。

    你就看她每天穿的跟花蝴蝶似的,对着你各种谄媚,然后上了床就不是她了,说自己都被采透了,说简承宇是采阴补阳,捏着他的脸蛋:“你自己照照镜子看,我的脸色都成什么样了?看看你脸色这个红润的……”

    意思就是从她身上采阴补阳了,反正歪理一大推,姚若晖想跟你玩无知的时候,你能玩死你,什么论调就全部都有,齐齐上阵,你想要嘛就有嘛。

    简承宇觉得有的女人柔情似水,有的女人热情似火,只有姚若晖才是两者兼得,只会让他水深火热。

    晚上到家,板着脸子,佣人这一看,赶紧就撤了,姚若晖练瑜伽呢,举着大腿在上空,你练瑜伽你就练被,你找一件正常的衣服穿穿,你说那裤子那么紧身,股沟就都看得一清二楚的,等她在换一个姿势,胸部挤得满满当当的就在他眼睛里晃。

    这不怪姚若晖,是简承宇非要坐在面前看的,她身上一共就这些地方啊,他自然就看得见的。

    若晖从地上起身,全身都是汗,跟水里捞出来的一样,她不站起身还好,一站起身,简承宇脸色更加的阴沉了,指着姚若晖的胸部。

    若晖低头看了一眼,因为图方便就穿了一件背心,里面戴的是胸贴,最新款,粉嫩嫩的,结果谁知道他眼睛享福了,就看见了嘛,老夫老妻了,看见就看见被,她又没有给别的人看。

    “好看吧。”

    “不要脸。”

    姚若晖原本笑意盈盈的脸,彻底飞冰雹了,她好心好意的问了一句好看不好看,结果他说自己不要脸?

    晚上两个人在床上就开始战争了,若晖抢被子,反正我宁愿热死,我也不给你盖,简承宇一个大男人上来那个脾气也是够呛,一个用力,被子全部都扯自己这边的地上去了,这回好了,谁都别盖,

    若晖就抱着胳膊,你看他,浑身上下哪里像是个男人?

    王冉怕若晖想的多,自己带着小女儿过来,若晖还是有点不好意思。

    “这有什么不好意思的……”

    姚若晖虚弱的笑笑,总是感觉不好意思的,是自己亲口放出去的话,婆婆这么一来,这念头就又幸起来了。

    “你看看我这怎么了?好像起了一个包……”

    若晖念念叨叨的,简承宇看着她低头,自己探过头给她看看,若晖双腿夹住他。

    “不生气了、”两个人抱成一团的时候,简晞彤踮着脚够着门扶手就推门进来了。

    “哥哥你咬嫂子干什么、”

    简晞彤回头就给王冉学:“妈,我哥是不是妖精?”

    王冉哭笑不得,这又是在哪里听的什么话?你哥怎么又变成妖精了?

    “我看我哥咬嫂子的奶奶……”

    王冉拉着老脸,儿媳妇她没办法说,儿子还是能说的,你妹妹这么大点,你们就是要做什么,也得关门吧?

    姚若晖觉得这下子不用出门了,最可恨的就是那个小丫头,看见她就问,还一脸同情的看着她。

    伸着小手就要摸,晞彤特别的小心,想给嫂子揉揉,妈妈说的,揉揉就不疼了。

    弄的若晖闹了一个大红脸,恶狠狠的瞪了简承宇一眼,这人丢的。

    早上赖在床上死活不肯起来,简承宇拽掉她身上的被子,若晖就趴着睡,自己跟虫子似的在床上动来动去。

    简承宇摸着她的后腰,手指在上面摩挲着,若晖抱着头自己趴在床上。

    “你走吧,今天我不送了。”

    简承宇低下头唇贴在她的腰板上:“听话,就几分钟,我走了你在回来睡。”

    “今天累。”

    眼睛都睁不开,送什么送呀。

    简承宇的吻密密麻麻的洒在她的后腰上,姚若晖就是跟木头也清醒了,等感觉不对的时候已经来不及了,早上来一发,这男人可真有体力,穿着衣服,哀怨的看着他的脸。

    “我走了。”

    在她唇角上亲了一口,若晖只是回应,这是下意识的,就像是条件反射,回吻了一下,自己依旧拉着一张脸。

    睡到中午,人还没有起床,觉得身上累,就是不愿意起,一觉睡到下午四点钟,脖子的后面起了一个大包,若晖就让佣人看。

    佣人说这就是上火了,过两天就掉了。

    若晖有气无力的坐在沙发上唉声叹气的,最近就是觉得累,佣人前一段天天都听她说自己好像是怀孕了,各种怀孕的征兆她就都有,这回在听她说,也没往心里去,觉得全世界的人都有可能怀孕,就姚若晖不可能,等她什么时候不说了,估计那时候就快了。

    坐在沙发上坐着坐着又睡着了,横在上面就睡了,简承宇进家门,就看着自己老婆沙发上横着呢。

    眼睛睁开也是有点耍赖,不愿意睁。

    伸着手就要抱。

    “中午吃什么了?”

    若晖悠悠叹口气:“没有胃口,不想吃。”

    “你想吃什么,你告诉我。”简承宇抱着人上楼,怀里的人就跟一滩水似的,老老实实的任由他抱着,身体又柔又软的,难得有这样的时候,你说什么她就是说什么,特别的乖特别的听话,说话的时候眼睛里好像有一汪水儿,看着你湿哒哒的瞧着你的眼,他就离不开了,一下又一下轻啄着她的唇儿,一下接着一下的。

    若晖觉得身体疲倦,可又说不出来一个所以然。

    勾着他的脖子撒娇。

    “我怎么那么累啊?”

    简承宇坏坏一笑,一会儿就让你更累。

    腻啊腻的,腻起来就没够,若晖趴在他的身上,喘着气,小口小口的喘着,呼吸全部都喷在他的脸上。

    “还累?”

    他的手给她捏着。

    若晖没好气的瞪了他一眼,自己原本就觉得累,他还这样,她能有好吗?长长叹口气,抓着他的手去摸自己脖子后面的那个包。

    “你看它都大了……”

    “我给吹吹就好了,不疼啊……”

    若晖被他搂在怀里,小脸睡得红扑扑的,简承宇用手贴着她的脸蛋,人就是这样贱,感情来回循环,前几天看见她还觉得怕呢,这两天又开始稀罕不够了,亲亲她的脑门,自己跟着也睡了,半夜若晖喊肚子疼,场景都吓人的人,就跟死尸似的,脸色惨白惨白的,捂着自己的肚子打滚,说疼。

    “我要疼死了,送我去医院……”

    她一贯说话就有夸张的成分,简承宇在看着她这个模样,睡衣都没换,就把人给抬医院去了,结果……

    有点出血,怀孕初期加上行房次数过多,身体有点虚。

    他还说呢,这两天就看着有点不像样子,以前虽然说也这样,可没这么厉害啊,这两天就邪门的厉害,总娇娇气气的撒娇,还听话,小眼神总是勾搭你,你往哪里走,她的眼神就寻着你。

    怀孕了。

    伸出手摸摸她的肚皮,其实说高兴,高兴肯定有,高兴的自己都忘记自己姓什么了,这个简承宇觉得似乎就有点玄乎了,他现在肯定知道自己姓什么叫什么。

    若晖还一个劲儿的说自己身上难受,她肚子疼。

    “好了好了,我知道了……”

    抓住机会就开始撒娇。

    姚若晖这看着就跟要不行了的架势,简承宇下班就得过来瞧,在病房陪着,原本想让她出院的,一看她这架势也不敢。

    若望也是怀孕,这回她自己有了,就不用羡慕别人的吧、

    若望这阵子害口,什么都吃不进去,她就觉得若晖的嘴太壮了,什么都能吃,你看胃口多好。

    可邪门的是,简承宇中午抽时间过来看她,你瞧着前一秒还吃的好好的,后一秒立马就要不行了。

    “我浑身都疼……”

    若望浑身一激灵,她一个女的看着自己姐姐这样都酥,更加别说男人了。

    隋若望就看着若晖说话,若晖说一个字,她酥一下,搓着自己的胳膊,那上面全部都是鸡皮疙瘩,有人天生的天赋,就拿撒娇当饭吃,若望觉得自己虽然也挺辛苦的,哪个女人怀孕的时候不辛苦?

    可姚若晖这简直就是蛇精病发作啊。

    你有这么虚弱吗?若望表示怀疑,明明刚刚的样子就连砖头你都能劈,怎么现在就娇弱到了这种程度?

    若望看不过去。

    “姐夫,她蛇精病发作了……”

    简承宇起先看不出来,现在也看出来一些门道了,乐意撒娇那就撒娇吧,他愿意宠着,自己娶进门的,不宠着她,难道是为了打她啊?娶老婆不就是为了疼嘛。

    把外套扔到一边,若晖狠狠伸出手掐了若望一把,横着眼睛。

    “你不是要回家嘛。”

    若望揉着自己的胳膊,你看若晖精神多好?掐自己还这么有力气呢,怎么就虚弱了?虚弱这个词儿用在她的身上,就是对这个词儿的侮辱。

    若望没好气的起身,这世界还真是无奇不有。

    若晖让他抱着自己。

    “我怎么就觉得自己那么虚弱呢……”

    简承宇头顶着避雷针,信誓旦旦的说着:“你身体不好……”

    这两个人……

    姚若晖一怀孕,直接就上升待遇级别了,古时代不就是看谁肚子争气嘛,只要肚子能被搞大,那就是有造化的,当然你也得会生才行,那肚子平的跟什么似的,她走路现在模样都变了,用手撑着后腰,走两步就觉得腰酸。

    佣人的眼睛都要瞎掉了。

    “太太,这腰酸也是要上几个月的……”

    “那我没胃口,我想吐……”

    佣人翻着白眼:“昨天晚饭你还吃了两小碗呢,半夜又加了一次宵夜……”

    姚若晖实在装不下去了,狠狠地起身。

    “我想吃饭了……”

    佣人面无表情的说着,马上就给准备,你看她说的吧,其实她胃口比谁都好,怀个孕胃口变好的像是姚若晖这样的也估计难找自己,不会觉得恶心,身体也没有一点不舒服的预警,每天舒服到死,躺到床上就睡,真是想折腾他都折腾不起来。

    姚若晖自己就想享受一把孕妇的待遇,孕妇不是喜欢半夜溜老公出去买东西吃嘛,她暗暗下定决心,结果每次等不到人家回来,自己就直接进入梦想了,一觉睡到大天亮,想半夜起来上个卫生间都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