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婚前婚后,大龄剩女 > 399  命运论

    佣人就没见过嘴巴这么好的孕妇,什么都能吃,简直就是胃口大开。

    若晖也表示了淡淡的忧伤,她其实是想做个无助的孕妇来的。

    接到某店的邀请,参加新品发布会,姚若晖在家里闲着也是闲着不如去凑凑热闹,来的明星还蛮多的,到底是大牌子不愁没人捧场,主办方要弄一个什么红毯仪式,若晖就担心自己太过于美丽了,然后把前面后面的明星都给比下去了。

    前面的女人出现的时候,现场的喊声哭声都震破天了,若晖翻着白眼,至于吗?

    那自己要是出去了,还不得闹翻天呀?

    她跟朋友走上红毯两旁鸦雀无声,那些所谓的粉丝都该干嘛就干嘛呢,有些盼着后面会不会有更大的腕儿,有些则是低头整理照片,还有的看了若晖一眼就将视线从她的身上移开了。

    若晖的朋友大声的说着:“是不是粉丝的声音太大?我现在耳朵好像出了一点问题,什么都听不见……”

    这就一定是声音太大,大家喊的,喊的她暂时听不见了。

    若晖比着口型:“你说什么,我听不见……”

    这两个人自己玩的还挺开心的,吃吃喝喝的然后叫司机开车送自己回家。

    进门就看着简承宇在看财经新闻,看见没,人好不容易在家了,宁愿看电视也不愿意看她,不然为什么不给她打电话?

    “好玩吗?”

    若晖笑:“好玩,都把我给喊暂时失聪了。”

    呸!

    不要脸,哪里是喊你的,明明你走红毯的时候很安静。

    简承宇反正是被姚若晖给折腾的够呛,儿媳妇怀孕,王冉是一定要过来的。

    姚若晖全程就满脸的娇羞状,弄的王冉有点人在戏外,这是干什么?

    怎么看着好像不好意思似的?

    等听见姚若晖说话,王冉差点没喷出去了。

    “妈,你看看你儿子,把我肚子给弄大了……”

    王冉原本就是最正经不过的性格,她有可能会陪着若晖发疯吗?答案就是不会的。

    这不是废话嘛,结了婚肚子大好像也是正常,哪里有问题?

    若晖那是真娇气,就没有干过一点的活,从小长这么大,是真的用钱堆起来的,她懂得花钱的时候没人拦着她花,银行户头里就有数不完可以随便花的钱,王冉呢,成长环境跟儿媳妇不一样,暂时接触,住几天她行,如果住的时间长,她肯定会翻脸的。

    没有共同语言,看着还来气,王冉至多只待三天,然后就回家,过一段在过来,其实用不上她什么,家里有佣人。

    姚若晖躺在床上,光溜溜的大腿夹着凉被,自己翻身从床上坐起身。

    难得自己开车出去兜风。

    简承宇晚上有个宴会,姚若晖晚上有事儿就没出来,他自己去的。

    这样的场合里难免就会有些长得漂亮精致带着别有目的的女人,好像这个世界上最多的就是女人,走到哪里都能看见各种各样各种风情的。

    “你好呀简先生。”

    对面的女人对着简承宇点点头。

    既然奔着打招呼来,心里就是有数的,其实有钱的这些男人有几个真是干净的?女人想拴住他们就太难了。

    简承宇承认眼前的女人很漂亮,不差若晖多少,当然是不是刀子开出来的,这个他不是很清楚,毕竟他不是搞这个专业的。

    这个女的很是懂得什么叫做若即若离。

    在会场转了一圈,姚若晖的电话就跟了进来,说自己回家了。

    “谈完事情早点回来。”

    在电话里狠狠香了他一口,其实对男人对女人都是一样的,外面的诱惑太大,自己是固定的,被他娶到家里来了,男人不都期盼着家里红旗不倒外面彩旗飘飘。

    简承宇是有些不放心若晖,准备就离开了,刚才打招呼的女人从里面跟了出来。

    “能送我一程吗?”

    简承宇坐在车里,面无表情的翘翘唇:“不能。”

    女人:……

    遇上总裁就不是这个情节的,怎么被串改了?

    司机忍着才能没有偷笑出来,女人觉得有点下不来台,撩了撩自己的长发,转身又走了回去。

    姚若晖等他回来的时候已经睡着了,不得不说肚子里的小恶魔就是他爹派来整她的,每天到八点眼睛就睁不开,以前最喜欢听摇滚的声音,现在听见就想吐,去那样的场合孩子不给力,坐不住,回到家怎么听就愣是没事儿,八点就上床睡觉,请问还能有什么人愿意跟她玩儿?

    若晖睡的很香,简承宇推门进来,就看着老婆一张笑脸侧着躺在枕头上,轻轻的喘息着,伸出手蹲在床边看了她一会儿,若晖动动嘴,好像是梦见什么东西了,嘴一直动个不停。

    承宇撑着头就想笑,真这么爱吃?在梦里都想着吃呢?

    哪里是梦见吃的了,若晖牙疼,右侧的一颗大牙难受的厉害,还不是疼就是酸,说不出来的感觉,整宿都没有睡好,早上起床的时候难得自己老公还在床上呢,翻过身体,单手撑着头就看着他的脸,伸出手指在他的鼻尖上划过。

    怎么看都是一脸的刻薄相,小时候明明长得挺可爱的,越大越不可爱了。

    这话说的,好像她看见过简承宇小时候似的。

    简承宇动了动,连人带被的抱进怀里。

    不怪人姚若晖有骄傲狂傲的本钱,说生就生,三年给生了两个儿子,她的使命也就算是结束了,剩下的时间就属于自己的,怎么玩有个丈夫在身后做支撑,你看着外表简承宇是一年一年对着她好像冷淡下来,年轻的时候不管怎么说对着她当面还有一些温情呢,上了年纪,那就真是没有了,你能感受得出来他爱你,但是他死活不肯表达出来,总是拉着一张老脸,做什么事情开口就是先数落你,但是护你护的最厉害的就是他。

    没有简承宇的话,姚若晖得被人挑理成什么样?有老公在前面冲锋陷阵,就是这点好,我老公就是老大,我只需要讨他一个人的高兴,其余的人你们怎么看我不要紧。

    *

    晞彤六岁的时候第一次尝试洗衣服,因为孩子是简宁给带大的,简宁本身又干净的厉害,晞彤从小就特爱干净,养成的习惯衣服脱下来就要叠在一边,叠整齐了,袜子也要熨,这孩子比她爸还有点龟毛,简宁这一看这不行啊,一个女孩子干净过分了,这会让人觉得不太舒服的,纠正女儿,不能什么都熨。

    某处大山里的孩子,背着高高的架子每天要走十五里的地将这些大树背回家,背回家做什么?当然是为了生活。

    当简晞彤吃尽了所有的美味,有时候也会嫌弃不够好吃的时候,他们吃饭能看见大米他们都会高兴很久,这个村里很贫穷,以穷在全国是出了名的,贫困县贫困乡。

    当简晞彤跟着爸爸的身后,坐着她爸爸那软软的舒舒服服的高级轿车的时候,山里有个孩子在山上打架子,六根木头,比他高出来那么多的高大木头,肩膀上垫着一些破布,放学回家,就出来做这个,回到家天色已经黑了。

    家里只有一人那么高,屋子里什么都没有,一下雨外面下大雨,屋内下小雨。

    这个地方是以穷出了名的,祖祖辈辈都是这样过,没有几个人走出过这个大山,读书对他们来说,那是一种奢侈品,因为读书就要走出去很远,每天天不亮要背着书包翻过一个又一个的山头,家里没有条件,午饭随便吃口咸菜疙瘩吃点苞米面糊糊,甚至有些不吃。

    一个村儿里竟然文盲占了九层,会认字在这里是一件相当了不起的事情。

    有些人渴望文化,可惜文化两个字就像是一些少女看那些大牌的奢侈品一样,你也只能过过眼瘾,前人遗留下来的问题,这些孩子又有什么样的能力去解决呢,贫穷落后,这里就是另外的世界,一个你从来没有在脑海里出现过的世界。

    晞彤一路成长为了一个小淑女,看见谁都喜欢笑,脾气很好,慢了慢了,没什么脾气,谁说两句都行,性子很好,很健谈很开朗,跟谁都能说到一起去,即便家里条件这样的好,不会显得娇气,同学都很喜欢她。

    简晞彤是真正的天之宠儿,年纪与大哥相差的太多,也就比大哥的孩子大了那么一点,哥哥嫂嫂都拿她当亲生女儿来看。

    在简晞彤的世界里,她没有见过所谓的贫穷。

    女孩子情窦初开的年纪,也会默默喜欢一个男孩儿。

    楚离的小学初中乃至高中大学念的一路非常辛苦,不同于大城市的那些孩子,他付出的总要很多很多。

    小时候上学每天天不亮就背着全是补丁的书包走很远很远的山路,因为这里实在太穷了,很少老师愿意来到这里,老师是支援过来的,所有的学生都特别的尊敬老师,可这里太穷了,第一个老师生了重病之后没有拖很久就离开了这个人世,老师离开的时候楚离记得很清楚,那是他第一次见到拖拉机,一种会跑的所谓的车。

    老师躺在拖拉机上面,身上盖着很厚的被子,她的脸是那样的灰败,伸出手,全部的学生都哭了,说是全部其实也才二十几个学生,祖祖辈辈都是文盲,在这里文盲也就不稀奇了,念书那是要花钱的,哪里有钱来干这个呢。

    老师抓住楚离的手。

    “一定要读书,读书你才能从这里走出去,读书你才能改变你的人生,楚离你去看看北京吧……”

    老师最后的眼睛里闪过一道光,楚离知道北京是首都,可惜他距离首都的差距太远了,楚离是个特别聪明的小孩儿,可惜家里的条件实在是……

    上有姐,下有弟,全家都张着嘴等着吃饭,吃不饱。

    在这个世界上也存在着一些吃不饱的孩子,他每天都在饿肚子,上山去寻找一些能吃的东西,有一种东西叫做橡子,橡子很涩,吃进嘴里很难吃,可只有吃了你才会觉得饱,楚离的本子那是一件稀罕物,他平时舍不得在上面写字,都是蹲在地上用石头随便的在地上写着,在地上写完就可以擦掉,但是本子不能。

    楚离勉强念完了小学,有的人家支持孩子念书也不过是为了不让孩子当个文盲,初中成了楚离面前最大的难关,他们村儿并没有初中,如果要念,每天凌晨三点就要上路,走上五个小时才会到学校,同样放学之后他依然要行走五个小时才能到家。

    不是这里的人不想念书,实在是因为念书的代价太大了,路没有修,这里没有那些大城市里的交通工具,他们甚至很多人一辈子没有见过大汽车是长成什么样子的。

    楚离的母亲便是这深深大山里的一员,普通平庸,没有人走出过这座大山,因为山的外面是些什么他们都不清楚。

    “妈给你多纳了几层鞋底,这样就不怕了……”

    楚离有位很善良的母亲,就像是许许多多的母亲一样,期盼着儿子能出息,人可以贫穷,但是精神不能贫穷,她希望孩子认字,认识越来越多的字,然后回来一个字一个字的念给她听。

    她的名字是儿子教的,魏槐花,以前只是知道怎么读,却不会写。

    楚离清楚家里的条件只能这样,上面的姐姐很早就嫁了人,姐夫家也同样的贫穷,住在这里的没有有钱人,看天吃饭说的就是他们,下面的弟弟因为他要念书也只能在家里干活,生病的母亲,这样困难的家庭。

    楚离每天凌晨二点半就要起床,所谓的床也不过就是几块木板暂时搭建起来的,楚离喜欢夏天,因为夏天不会觉得冷,每到冬天他总是怀疑自己会不会冻死,因为村里很多人家的小孩儿就是这样被冻死的。

    死掉的孩子不能埋,捆上之后就扔在山上,当他上山寻找食物的时候就总能看见漫山遍野的死孩子。

    饥饿、落后就是他们这里的代言词。

    二点半背着书包穿着鞋子出门,然后默默的将鞋子放进书包里,一路光着脚翻过一座又一座的山,脚上早就狼狈不堪,穷人家的孩子这些都不算是什么,放学之后,其实大家都是相同的,能出来念书的,都是客服了重重的苦难,他们这里的孩子念书成绩都很好,全部都很认真,退学的人越来越多,压在身上的压力越来越大。

    回到家,天色已经黑了,早上出来的早,母亲总是起的很早,给他带着一块窝头,中午楚离都不吃饭,很多孩子都是这样的,老师会跟他们讲外面的大世界,国家对贫困山区有一些扶持的政策,那些孩子吃上了很美味的午餐,有肉,有水果,所有的孩子眼睛都是那样的真诚,他们饿怕了,只是不知道国家什么时候才能想到他们呢。

    念了初中,然后是高中,楚离的高中原本不想念的,家里的情况他清楚,就因为知道清楚,才会觉得惭愧,下面的弟弟整天起早贪黑的帮着母亲干活,他当哥哥的却……

    “妈,我不念了……”

    楚离是以第一的成绩考上高中的,很多孩子都面临相同的问题,他们不知道的是,外面很远的地方,那个也许叫一线也许叫二线三线四线的城市里,很多家长恶狠狠的骂着孩子。

    “你知道贫困山区的孩子多希望得到念书的机会?”

    某些孩子也只是翻着白眼,谁爱念谁来念,反正他们就是不念,有些逃课有些打架有些在快乐的游戏人生。

    人就像是玩偶,从出生就被注定了命运,你的命运并不是掌握在自己的手中,而是掌握在老天爷的手中,运气好点的,出生在大富之家,比如简晞彤,运气也算是不错的,比如王爽,至少吃穿不愁,运气不好的比如一些孩子,遇上这样那样的事情,有时候一些孩子也会抱怨,我的生活为什么就这么不如意呢?

    可照比着大山里的孩子,所有的孩子都是幸福的。

    楚离的母亲永远都是微笑着,尽管生活让她这样的贫苦,她的个性依旧坚强乐观,那是她第一次出手打了儿子。

    多难得的念书机会,你说不念了?

    你知道当母亲的心里有多难受?看着小儿子这么大一点,每天跟着干活,难道她就不心疼吗?一路坚持走到了今天,她每天都在坚持与否定中度过,一面想让孩子继续念下去,他们楚家一辈子都没有出过一个念过高中的人,一面不想让孩子在念下去了,实在是因为没钱,扶贫分配下来的也到底是少的,不然为什么大山里到现在依旧没有办法改变现在读书难的问题。

    “你给我跪下……”

    母亲哭了,从未当着楚离面前哭过的母亲哭了,家里失去父亲这个顶梁柱的时候他母亲没有哭,只是拽着三个孩子,咬着牙,大的带着小的,一路将他们给养大了。

    这就是个普普通通的母亲。

    楚离高中毕业又是以第一的成绩考进了学校,那是一个楚离从来没有见识过的世界,他土,说话的音调带着浓重的大山里的味道。

    念了大学,摆在面前的问题越来越多,楚离一路咬着牙都扛了下来,走在校园里他永远都是一道独特的风景线,说到最土的人,杰出代表自然就是楚离了。

    楚离舍不得花钱,大学的学费是别人赞助的,当时念完高中他以为自己就要回家种地了,现实就是这样的,他无力扭转,最后还是一个电视台的记者跑到了这里,楚离的努力的生活着,他从来不敢认真去看属于这里人的脸,因为会从他们的脸上瞧见不屑。

    是的,就是不屑。

    从自己能赚钱的第一天开始,他就在偿还着那些捐给自己的善款,每一笔钱的来源他全部都记得清清楚楚的,就像是如母亲所说的,人的生活可以贫穷,但是做人不能贫穷。

    楚离总是骑着他的那辆破自行车,后车厢上带着一个小小的箱子,里面就装着他的货物。

    晞彤是偶然之间遇上这个人的,简晞彤的世界里充满了阳光和鲜花关爱,每个人都很喜欢她。

    “我要五个。”晞彤发现自己没有带钱,这是一件非常糟糕的事情,可是她不会赖账的,跟楚离打着包票。

    “师哥,我没带钱下来,一会儿我给你送去好不好?你是哪个系的?”

    楚离抿抿唇,没有吭声,意思就是要现在拿到钱,晞彤觉得这人真是太小气了,就这么一点钱,难道她还会赖账吗?

    寝室的人穿着拖鞋跑下来,将钱递给晞彤,用胳膊肘碰碰晞彤:“千万别跟他说话,我们学校最怪的怪侠……”

    听说来自某个山沟沟,据说读书非常努力,反正老师很喜欢他们觉得土的掉渣了,你能想象,有人穿着胶鞋吗?

    现代化的城市里,只有工人才会这样的穿吧?

    女孩子们,很少会议论楚离,真的议论起来了也不过就是说他的土,他的乡音,大家给起了一个外号,叫做土侠。

    土的掉渣的大侠。

    晞彤懵懵懂懂的,转过身看着楚离,有点小生气,上前拉过来楚离的手,晞彤成长的环境就是这样的,她甚至不觉得这算是什么,拽开他的手掌心将钱拍在他的手心里。

    “我不是骗子哦。”

    嘟着嘴踩着拖鞋转身跟同学就回去了。

    楚离看着离开人的背影,那时候他还不懂得什么叫做香奈儿,更加不会明白她脚上一双拖鞋的价格是多少。

    简晞彤对楚离很有兴趣,她总是偷偷的观察他,因为没有接触过这样的人,觉得他身上带着一种神秘,一种神秘的面纱,可自己伸手又碰触不到,她就想亲手撩开他的那层面纱。

    他在学校不是做生意就是躲在寝室里不肯出来,据说楚离也有在打工。

    “我看你最近对土侠很有兴趣?你别傻了,你知道这样大山沟里出来的人身上会有多少毛病吗?傻孩子别天真了,玩玩还成,谈恋爱千万不要找这样的人。”

    简晞彤放假回家,对外她总是觉得很自豪,学校里的一栋教学楼是以她哥哥的名字命名的,所有同学都知道承宇楼说的就是简晞彤家的承宇。

    出身摆在这里,无须隐瞒,瞒也瞒不住。

    她的父亲很儒雅,母亲是有名望的教授,晞彤打开门,对着里面喊了一声。

    “老爸?”

    人呢?

    怎么没有在家呢?

    明知道自己今天会回来的。

    身上的包扔到一边,踩着脚上的鞋去了花园,果然父亲就在花园里浇花,从后面搂住父亲的腰身。

    “老爸,你亲爱的老闺女回来了……”

    简宁一贯就是宠着晞彤的,晞彤有什么都能跟自己爸爸讲,包括对一个男人的兴趣。

    “我觉得他很神秘……”

    从简宁自己的心里出发,他希望孩子能找一个门当户对的人结婚,然后幸福的生活,毕竟晞彤是在这样的环境下成长的,那种她压根就没有接触过的世界,简宁觉得跟晞彤差的很远。

    晞彤在路上碰上了楚离,楚离永远好像只有一身衣服一样,她张口。

    “楚离……”

    楚离记得简晞彤,应该说如雷贯耳。

    寝室里的男生都在议论她,简晞彤长得很好看,又会打扮,大家背后都夸简晞彤天真可爱,明明有些动作放在成人的身上来做,看着就有点违和,可她并不会给人这样的感觉,楚离知道那个世界距离自己太遥远了。

    据说承宇楼的那位就是她哥哥,她家似乎也非常出名。

    天之骄子说的恐怕就是简晞彤这样的人了吧。

    “我叫简晞彤。”晞彤伸出手,楚离没有伸出手,他只是皱了皱眉头。

    他的手很粗,楚离不愿意叫人瞧见自己的自卑。

    他不清楚,这样的人跟自己完全没有交集的人,为什么现在会拦住他说话?

    有路过的人也会偶尔好奇的看上一眼。

    晞彤哈哈干笑着,因为还真没有碰上过这样的,自己的手都伸了出去,对方却一点面子都不肯给,真是有点下不来台啊,哈哈……

    清清喉咙。

    “就是做个自我介绍。”

    楚离觉得她很怪,自己转身就离开了,晞彤被扔在原地,无语看着天空。

    她在胡言乱语说些什么啊,她想表达的明明就不是这个的,握拳满脸面条宽眼泪。

    楚离放假的时候回了家,下了火车又坐汽车,坐完汽车又坐黑车,然后步行几个小时终于回到了那个黑暗简陋的家里,从那个繁华的大城市回到这样的地方,他竟然只会觉得安心。

    弟弟已经长大了,也结婚了,农村的孩子结婚比较早,孩子也有了。

    楚离很喜欢弟弟家的小孩儿,他弟弟有张淳朴的脸,他想,早晚有一天自己会将母亲接出这座大山的。

    弟弟坐在地上吃着饭,憨厚的笑着:“真的就有那么繁华吗?”

    楚离拿出来自己唯一在校园里拍的一张照片,母亲攥在手里是摸了又摸,摸了又摸。

    从大山里走出去的孩子谈何容易,孩子能走到今天真是不易,真是不易。

    弟弟站起身,却不敢伸手去碰哪张照片,自己的手在衣服上擦了又擦,使劲的擦着,然后朝拜一般的接过来自己哥哥的照片,他不会嫉妒,只有高兴,一个劲儿的傻笑,那是他哥。

    这里的人也不会有勾心斗角,什么哥哥念书了,他却种地了,没有这样的改变,弟妹也是一个很好的女人,话很少,干活是把能手。

    “看见没,这照片上的人是俺哥……”

    每年的学校奖金里面都会有属于楚离的一份,简晞彤总是觉得摸不透他。

    最近学校里闹出来一段新闻,其实不过就是女生之间的玩笑,打赌一百块。

    赌注就是楚离。

    隔壁寝室的孙小雅堵住楚离,眼睛笑得弯弯的。

    “楚离我喜欢你……”

    孙小雅跟楚离在一起的新闻就像是长了翅膀一样的传了出来,其实楚离很好看,只是不会打扮,身上的土气太重,简晞彤从家里回来之后才知道这个新闻的,不知道黯然了多久。

    原本自己先出手就好了,现在变成了孙小雅的。

    孙小雅借着打赌的机会,把楚离追到手了,孙小雅很清楚楚离身上的价值,谁没有土过?

    校园里经常能看见楚离载着孙小雅经过的身影,每每简晞彤看见,都觉得羡慕。

    父母相爱了一辈子,很少吵架,几乎她从小到大就没有见过父母争吵,在这样的氛围里成长,晞彤一直都以为自己将来也会遇上一个如父亲相同的人,她是遇上了,可惜现在有人追了。

    只是希望他能幸福。

    关于孙小雅的新闻层出不穷,今天谁又追求了她,她竟然拒绝了。

    一个寝室也都是说孙小雅疯了,有那么好的你不去选,你选楚离?

    孙小雅暗藏着得意,你们不懂得楚离的价值,早晚有一天他会让你们所有人都惊艳的,孙小雅如此的有着自信。

    孙小雅生病,同寝的人弄不动她,有人去找楚离,楚离抱着她从楼上下来,一瞬间女寝就炸锅了,尽管他土,可是丝毫不影响他此刻白马一样的形象。

    简晞彤跟孙小雅的关系不错,孙小雅的大哥也是在同一所学校里,只是比他们大两级,孙小雅喜欢简晞彤,就是希望简晞彤能成为她嫂子。

    晞彤出身好,条件好,很有教养,能追到这样的女孩子,自己哥这辈子就不愁了。

    晞彤无论谁来追究都是摇头,她觉得自己还不到谈恋爱的年纪。

    简晞彤变得有些沉默,宁愿沉醉在书本的世界里,也不愿意在去跟同学接触,回到家也是安静了起来。

    “这孩子,最近看着怎么有点怪呢?失恋了?”

    王冉倒是没觉得有什么,孩子到了年纪谈恋爱这是一件在正常无比不过的事情,没有什么好担心的,不过现在女儿的情绪有些不对。

    晞彤不说,简宁自然不会说。

    晞彤把所有的注意力都放在了学业上,学校里漂亮的女生比比皆是,当你愿意沉默下去,渐渐关注你的人也会少了起来,简晞彤就是最佳的例子,总是安安静静的一个人走,一个人念书,一个人吃饭,她的世界里别人走不进去。

    简承宇来学校,难得晞彤当导游陪着哥哥在路上散散步,他们学校比较出名的就是这条路,走出来多少对的名人情侣。

    简承宇所是哥哥,其实更像是简晞彤的爸爸,管她比较严格,晞彤跟简宁是朋友,什么都可以说,跟自己哥哥却不是这样的。

    承宇看着她闷闷不乐的。

    “你跟同学闹不愉快了?”

    晞彤摇摇头,就是恋爱还没开始呢,就结束了,暗恋也不是什么值得宣扬的事情,难道还满世界的宣扬自己暗恋别人的男朋友?

    捂脸,太丢人了。

    少女的心思总是变化多端的,今天也许不开心明天就开心了,简承宇没有多问。

    孙小雅昨天没有回寝室,回来的时候楚离跟在她的身后,两个人表情似乎都有些不太好。

    晞彤正好要回楼上,在路上撞见的,她是从后面回来,打了一声招呼。

    “谈恋爱呢?”

    一句调侃却没有得到任何的回应,晞彤觉得纳闷,这是怎么了?

    楚离绷着一张脸,孙小雅似乎哭过了,晞彤在好奇也不能停顿脚步,自己上了楼,进了宿舍因为正好她的床是挨着窗边,依靠在窗前向下看着。

    楚离没有说话,孙小雅一直在哭。

    “楚离你应该知道,我很喜欢你,全学校的女生没有一个人说你不土……”孙小雅半响开口。

    顶着别人异样的眼光选择跟他在一起,不足以说明她的爱吗?

    “你打过那个赌,并且拿了别人的一百块是吧?”

    楚离只想知道最后的答案。

    孙小雅紧紧咬住下唇:“是,我是有拿……”可那个跟这个是两码事,是不同的,没有影响的。

    楚离转身要走,孙小雅扑了上去,没人知道他们两个人到底是怎么谈的,反正最后楚离似乎跟孙小雅分手了,孙小雅哭了几天,每次出门都是红着眼睛。

    简晞彤躺在床上,睁着眼睛看着房顶,她知道自己不应该这样幸灾乐祸,可抑制不住心中的兴奋情绪。

    分手了真好。

    真好。

    另一方面又觉得自己过于卑鄙,孙小雅跟她关系不错,怎么能背后觉得暗爽呢?

    晞彤回家,在门口换了鞋,父亲正在看书,简宁在看一些原版的古资料,手里拿着放大镜,书上的汉字很小。

    来过简晞彤家里的人没有不被简宁的藏书量惊呆的,他很喜欢书,自己喜欢收藏喜欢看。

    “爸,你觉得我算得上是一个好人吗?”

    她现在深深的对着自己的人品表示怀疑。

    当父亲的放下手里的书,看着女儿,他早已头发花白,可身上的儒雅气息越来越浓,简宁跟王冉走在一起,很多人都会认为也许简宁是王冉的弟弟,越是上了年纪简宁的优势越大,就像是很多的夫妻那样,他们早早一起出门散步,一同去买菜回家做饭,然后偶尔说上几句话,几十年的感情,这份叫做感情的东西越来越浓。

    “我喜欢的那个男生,就是那个楚离他跟孙小雅分手了,我竟然会觉得高兴……”

    晞彤耷拉着头,其实她真饿不想那样去想的,可控制不住自己的想法,那种高兴得情绪。

    孙小雅约晞彤一起去看学校的演奏会,孙小雅一路上都在诉说自己对楚离的爱。

    “他现在即便跟我分手,我不怪他,早晚有一天我们还是会在一起的,你说是吗晞彤?”

    简晞彤很想摇头,可最后只是点了点头。

    简晞彤有意识的远离孙小雅,因为每一次孙小雅跟她在一起的话题永远围绕着楚离,永远在表达着她有多么的喜欢楚离,晞彤很想告诉打断她的话,告诉她自己也喜欢楚离,可晞彤没有勇气。

    孙小雅对着晞彤摆摆手。

    “简晞彤不是吧,我哪里得罪你了吗?怎么好像在躲我……”

    “没有……”晞彤干巴巴的说着。

    “那你最近怎么不来找我?还说没有,难道我哪里惹你生气了?”孙小雅上前挽住晞彤的胳膊,晞彤试着推开孙小雅,马上就要考试了,她只是玩的时间少了一点。

    孙小雅翻着白眼:“你就算是考不好,你哥哥也不会说什么,难道你家里还会要求你一定学习怎么样?有钱人家的大小姐……”孙小雅看着身旁的人笑笑说道:“你不知道吧,承宇楼的那个承宇就是晞彤的哥哥,她跟她哥哥年纪相差很多呢……”

    简晞彤蹙着眉头,她不太喜欢自己的私事儿从孙小雅的嘴里说出去,尽管别人都已经清楚这些事情。

    孙小雅依旧来找晞彤,不管晞彤是什么样的脸色,晞彤请文苑帮自己一个忙。

    “你就说我跟你约好了好吗?”

    文苑不理解:“你有交朋友的权力,你可以对她说你不喜欢她,为什么要躲着她?”

    站在文苑的角度很不明白晞彤的做法,不喜欢孙小雅就直接告诉她咯,何必躲呢。

    简晞彤觉得自己的心里藏着一丝不能叫别人看见的龌蹉。

    晞彤洗完头发端着水盆从浴室那边往宿舍走,听见有人喊她,孙小雅满头是汗的追了上来。

    “简晞彤你喜欢楚离是不是?”

    晴天霹雳。

    简晞彤很想说不,但是她说不出口。

    孙小雅觉得可笑,枉她跟晞彤是朋友,最后朋友爱上了她的男朋友。

    “别人说我根本就没有信,原来是真的……”

    晞彤看着孙小雅,孙小雅的情绪有些激动:“你明知道我哥喜欢你……”

    “我说过了,我不喜欢他,他喜欢我,我就一定要喜欢他吗?”

    孙小雅第一次见识到简晞彤的嘴厉,以前大家都说晞彤是最最没有脾气的,永远乐呵呵的,简晞彤不可能会跟人翻脸。

    *

    “找我有事儿吗?”楚离面无表情的看着拦住自己去路的人。

    孙小雅笑笑,试着叫自己笑的自然些。

    “楚离,我来告诉你,你要小心晞彤,简晞彤近期一定会对你表白的……”

    楚离皱着眉头,看着有些语无伦次的孙小雅,孙小雅顾不得其他,她得不到的一定不能让简晞彤得到,她只能是自己哥哥的,她哥哥最后也一定会娶了晞彤来当自己的嫂子。

    “晞彤替我抱不平,因为你甩了我,所以她决定要帮我出气,楚离你应该知道的,我不会让她那么做的,但是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