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婚前婚后,大龄剩女 > 400 我想跟你结婚

400 我想跟你结婚

    “还有事情吗?”

    孙小雅拽住楚离的袖子,只是一场玩笑,他就需要这样认真吗?

    “楚离我真的不是故意的,你就没有想过,没有那场玩笑我要怎么接近你?”

    楚离沉默,无论孙小雅怎么说,他永远都是一句话没有,孙小雅摸不清他的心思。亲 更多文字内容请百度一下() 或者搜索 都可以的哦 ωωω.?ωχ?.σяg 妳今天還在看樂文嗎?(亲,更多文字内容请百度一下())

    *

    “简晞彤……看球呀……”

    晞彤的鼻子被砸到了,只觉得一酸,用手去摸鼻子,全部都是血。

    网球不小心砸到了鼻子上,现在血流不止,衣服的上面沾了一些点点滴滴的血点子。

    “对不起对不起……”同学跑过来道歉,不过这也不怪她,晞彤的眼睛在看哪里?

    就没有看到球过来吗?

    晞彤摆手,那边有人拿着水瓶倒着水让她简单冲洗一下,同行的人抬高她的下巴,晞彤仰头看着蓝天,试着笑笑。

    估计是把大家都给吓坏了,脑子短路了。

    “没事儿没事儿,我自己注意力不集中。”

    拐不了别人,自己打球的时候想着别的,球飞了过来她也没有看见,一直砸到脸上……

    晞彤苦笑,这玩意可真疼啊,如果有谁要是用这样的手段想引起男生注意的话,她还是奉劝要三思而行,因为真的很痛。

    几个在旁边打球的男生全部走了过来,大家忙成一团,简晞彤有点不好意思,又不是什么值得炫耀的事情,摆着手憨憨的笑着,她真没事儿了。

    几个人从球场回来。

    “你到底在想什么呢?看着好像有点心不在焉的。”

    晞彤尴尬的笑笑:“想到了美男。”

    也没有说错,她就是想到了美男,然后一个没注意,球就飞到自己的脸上来了。

    太糗了!

    几个同学嘻嘻哈哈的笑着,觉得她神经太大条了。

    “这个周末我们去你家,你爸爸会在家吧?”

    简晞彤没好气的翻着白眼:“你们就是要有恋父情节,拜托我妈还在呢。”

    几个人笑嘻嘻成了一团:“这完全不影响的,我们对伯父只是崇拜。”

    晞彤回到家就跟王冉嘟囔,说自己爸爸太受女孩子欢迎了,自己这个年龄的人都喜欢爸爸。

    “你爸爸现在还有女孩子追呢。”

    王冉半开玩笑的说着。

    其实这些年简宁身边就一直没消停过,走了这个来了那个,走马观花一样,也许是因为他身上带着一种能吸引到女孩子的东西,王冉是不会觉得担心,年轻的时候他没有出轨,难道还怕他年纪大了会闹出轨?

    丈夫的人品她是信得过的。

    晞彤勾着妈妈的手臂,神秘兮兮的问着:“妈,你说你就完全不担心我爸吗?”依着晞彤来看,母亲条件肯定是比不上父亲的,首先站在一起,不得不说自己父亲虽然年纪很大了,可看着依旧让人如沐春风,有些男人的学识是要上了年纪之后才会体现出来的,自己父亲身上完全就看不到属于老龄化的东西,相反的,年纪让父亲变得更加的有魅力。

    王冉捏捏女儿的鼻子。

    “担心啊,怎么不担心,可一辈子我有半辈子以上都是跟你爸爸一起度过的……”

    晞彤觉得这个世界上最牛气的女人非自己妈妈莫属,能让这么一个优秀的男人追着你跑,这并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

    她也想要有这样的丈夫,爱人,知己。

    “妈,我喜欢一个男生,特别喜欢的那种……”

    多余的晞彤不敢说,她怕母亲不会同意,父亲那样睿智还不是不看好她。

    王冉果然来了兴趣:“你跟妈妈说说。”

    “现在没办法说,妈,我真的好喜欢他……”

    “喜欢就追啊,现在又不是只有男孩子能主动的年代……”

    简晞彤对着母亲比了比拇指,她妈妈的个性其实很腼腆很温吞,是个不太会表达自己内心的人,但是母亲现在竟然鼓励她去倒追。

    简晞彤深呼吸,成不成功就看这一次了。

    人活一辈子总不能留着遗憾的,如果他愿意的话,两个人走近一步,如果他不愿意的话,那么自己也没有损失什么,他跟孙小雅已经分手了,过去是自己错过机会了,现在机会送到了她的眼前。

    楚离骑着自行车,简晞彤看准自己横在路中间,因为这个时间有很多人经过,没人知道他们两个人再说什么,两个人就站在路旁。

    楚离不知道简晞彤为什么会喜欢自己,首先能确定的是,他们两个并不合适。

    娶一个这样家世的女孩子对他而言并不是助力,他有自知之明。

    楚离摇头,如果是为了孙小雅出气,这就更加没有必要,他不认为自己的决定荒唐。

    他拒绝了简晞彤。

    孙小雅同寝的朋友端着饭盒回来,看了一眼孙小雅。

    “你还能坐得住呢?”

    孙小雅不解的看了过去。

    “简晞彤跟楚离表白了。”

    大家都是搞不懂,为什么先是孙小雅然后又是简晞彤,楚离到底好在哪里?

    那么土,家庭有那样的不好,图什么呢?

    孙小雅脑子一懵,她跟晞彤算得上是朋友,所以她清楚简晞彤是个什么样的人,自己明明当着她的面说了那些话,她是绝对不可能去找楚离告白的,为什么现在发生的一切跟自己所想有些背道而驰呢?

    站起身,可是站起身后又觉得茫然,她应该怎么去做?

    倒是楚离同寝的几个男生,在里面嘻嘻哈哈的说着。

    “没搞明白,到底看上他什么了?看上他土?”

    楚离的家,哪怕就是他不说,大家也都猜得到,跟简晞彤成长的背景相差太多,难道是为了求刺激?

    “好了好了,别说了……”

    看着楚离进门,大家终于收了声音。

    楚离的弟弟来学校找楚离,兄弟两个人完全不像,说他是楚离的大伯估计都会有人相信,头发很长,一样的土气,一样的家乡话,打听了几个人,有的是听不懂,有的女生干脆就是躲了,因为不确定这人到底是干什么的。

    晞彤买东西回来,自己有点拎不动,身体很健康,可女生就是这样的,手上没有什么力气。

    自己看见前面站着一个人,穿的很是奇怪,看过去。

    楚离的弟弟没有敢上前,因为简晞彤实在给人的感觉就像是一个瓷娃娃,好像跟他就是两个世界的人,加上刚才那些人嫌弃的眼神,他有些茫然,以为来到这里就能找到大哥,结果竟然连校门都没有进去。

    “你找谁呀?”

    晞彤的脸上有健康的红润,短短的头发,很温暖的笑容。

    就因为出生在这样的家庭里,简宁从小教育有关。

    “你认识楚离吗?”

    大概的话简晞彤听懂了,找楚离?

    “好啊,我带你进去……”

    晞彤甩甩自己的手腕,楚离的弟弟一把将简晞彤地上的东西都拎了起来,晞彤脸色有些涨红,人家好像都不用力气似的,这样不显得自己太没用了。

    “我自己来就好……”

    “没事儿没事儿,你也帮我了……”

    两个人一路往里面去,晞彤边走边说:“可能有点远,你不累吧?东西还是给我吧。”

    楚离的弟弟勉强挤出来一个笑容:“这点对我来说不算是什么……”

    简晞彤领着楚离的弟弟到了地方,问了同学,知道楚离在哪里,送着楚离的弟弟到了地方从袋子里拿出来一瓶水递了过去。

    “谢谢你。”

    甜甜的笑着。

    楚离的弟弟没敢伸手去接,看着人家姑娘的手,那么白,那么细,在想想自己的手……

    他突然调过头就要走,晞彤不明白他不是来找楚离的吗?

    楚离从里面出来,追上自己的弟弟,当弟弟的低着头,他似乎给哥哥抹黑了,他不应该来的。

    母亲生病了,他没办法不来。

    母亲又不让他说。

    “我们手里一点钱都没有了,没有地方住,在地铁站蹲了两天,妈又不让联系你……”

    谁知道外面的世界这样的大这样繁华,带来的那些钱,一转眼就没有了。

    楚离觉得心酸,让弟弟在楼下等着,可他手里实在也没有什么钱。

    “哥,你要是为难就算了,真的,我跟妈这就回去了……”

    不应该来的,应该听妈的话,不跟哥哥说这些的。

    晞彤看着跑进门的同学,有些不解的眨眨眼睛。

    “跑这么急,怎么了?”

    “楚离找你。”同学喘了两口气。

    晞彤开始有些没听懂,楚离怎么会找她?不过很快就明白过来了,自己跑到楼下,楚离跟简晞彤借钱。

    “你等我一下,我上楼去拿卡。”

    晞彤有钱。

    简晞彤算得上名副其实的富三代,自己卡里有很多很多的钱,这些都是哥哥嫂嫂,爸爸妈妈平时给的,她不太会花钱,因为吃的穿的都是固定的,其他消费没有。

    简晞彤跟姚若晖最大的不同那就是,姚若晖喜欢购物,喜欢享受花钱的快乐,简晞彤的钱是拿过来攒着的,她只是看着却不会乱花。

    “你就不问问我为什么要用钱?”

    楚离觉得她是真傻呢,还是假傻?

    或者她就是为了让自己对她心存感激?

    自己跟她开口借钱是不是就错了?

    楚离很想调头走开,可一想到下面等着的弟弟,自己逼自己一定要借。

    晞彤跟楚离去拿钱,将钱交到他的手上。

    楚离的母亲住院,查出来是大病,可惜这个治疗的费用,兄弟两个人根本负担不起,弟弟蹲在地上抱着头,是他没有本事,照顾老娘也没给照顾好,他对不起大哥。

    楚离闭闭眼睛。

    他已经好几天没有回寝室了,老师也找过楚离两次,说他最近旷课旷的厉害,总要有个解释的。

    如果继续这样下去,结果可想而知的。

    晞彤是从偶然从楚离同寝的人口中得知的,找到医院,自己看着那栋大楼迈着步子进去,找了很久,才找到可能是的那一间,楚离的弟弟正在喂母亲吃饭,楚离的妈妈显得很苍老。

    “不治了,我们就不应该来,拖着你哥的后腿……”

    楚离的弟弟没有吭声,他不知道应该怎么回答母亲的问题,他想现在就带着母亲离开,回老家去,可是回去就意味着母亲只能等死,不走的话,他也知道给大哥添了很多的麻烦。

    为什么这个世界对待他们就是这样的残忍呢?

    “阿姨好……”

    晞彤进了病房,吓到了病房里的母子俩。

    简晞彤求了一位跟父亲关系较好的伯伯,为楚离的母亲办了转院,新换的医院环境很好,医生也有替她做了检查,说是问题不大,只是一个小小的手术,不需要担心,手术的日期也定了下来,似乎一切都这样的美好。

    “姑娘,谢谢你了……”

    楚离母亲的手又黑又粗,那不像是一双手,像是书皮,上面满是皱纹,刻印下了岁月的痕迹,也许就是这样的一双手将儿子从大山养到了这个偌大的城市,对于城市的人来说,念书工作不过就是一马平川,对于大山里的人来说,能有个出人头地的孩子,能有个念了大学的孩子,这是值得几辈子骄傲的事情。

    她知道不会有所谓的善心人士,人家愿意伸出手帮助她,这姑娘肯定跟儿子之间存在着一些什么,自己家的条件她也清楚,可她实在太喜欢这姑娘了。

    看着就像是他们大山里的孩子,那样的淳朴。

    楚离的弟弟万分的感激简晞彤,他又不会表达自己,他心里清楚,这个女孩子应该是喜欢自己大哥的。

    楚离写了一张欠条交给了简晞彤。

    “所有花费我会还给你的,谢谢。”

    这句感激是来自心里的,这样的大恩大德他会记住一辈子的,哪怕下辈子当牛做马他也一定会报答简晞彤的。

    晞彤收下了,因为不想他难做。

    “阿姨的身体很好的,其实没有多严重……”

    楚离看了一眼晞彤,她永远都不会知道,他们去过好的医院,可是人家不给看,因为手上也没有钱,详细的检查做不了,后来去的那家,还是他们兄弟两个人卖血换的钱,突然之间要拿出来这么多的钱……

    楚离从来没有怨恨过谁,现在依然,能活着能呼吸每一口空气他就觉得幸福,从大山走到今天,每一步都是那样的不容易,他从一个山沟沟里爬出来来到了大城市,他对生命只有万分的感激,感激生命带给他这样的奇遇。

    至于条件总会改变的,总有一天靠着自己的双手,会改变的,只是母亲的生病改变了这一切,打的他有点措手不及。

    楚离认真的看着晞彤的眼睛。

    “你不要再去医院了,我妈会误会的。”

    晞彤有点被楚离伤到了,她做这些也仅仅是因为她很喜欢跟阿姨说话,有些东西她听都没有听过,喜欢一个人有错吗?

    她想付出一点什么,难道这样也不行吗?

    简晞彤有两三天没来医院,马上楚母就要动手术了,她每天都在看着门外,这姑娘怎么突然就不来了?

    奇怪的问着儿子。

    “那姑娘跟你吵架了吗?”

    “妈,我配不上人家。”

    就是在投胎几次,他也高攀不起。

    当母亲的选择了沉默,有点觉得惋惜:“我跟你弟弟我们不会拖你脚的,你毕业之后……”剩下的话全部吞回了肚子里。

    是啊,自己是当母亲的,姑娘的妈妈何尝不是当母亲的,自己儿子这样的条件,谁会愿意?

    动手的那一天,简晞彤还是来了,违背了楚离的意思,拎着大大的包,一脑门的汗,出来的时候太着急,赶公交车,现在天气又热。

    好像是从水缸里被捞出来的一样,一路跑过来的。

    “阿姨,你不要怕,其实就是一个小手术……”

    简晞彤是个女孩子,她细心她健谈,总会说些让楚离母亲笑开怀的话语,楚离母亲喜欢这孩子,觉得她就像是一个天使,带给别人的都是欢乐。

    楚离看在眼里。

    楚离的母亲被推进了手术室,做了手术之后,兄弟两个人都是男人,先是弟弟去给母亲洗衣服,楚离被医生叫走了,病房里就只有简晞彤自己,楚离的母亲躺在床上还在睡觉,麻药的劲儿还没有过。

    楚离回来的时候,手里拿着一份报告,手眼看着就要碰到门板上,看着里面的女孩儿,将他母亲装着尿液的袋子换了一个干净的,然后拎着旧的进了卫生间,自己从卫生间里出来,坐在床边。

    她并不是谁的亲人,就算是为了表现,也不会这样去做。

    楚离站在原地久久不能动。

    说不清自己心头的感受。

    总有出院的一天,楚离的母亲回到了老家,那边信息很不发达,哪怕就是一封信都要很久才能达到这座城市,楚离依旧还是远离简晞彤。

    晞彤收到楚离母亲的信,上面的字迹歪歪扭扭的,写的不够工整不够规范,甚至有些丑,简直丑毙了。

    一个不识字的女人,一个也仅仅认识一些字的弟弟。

    简晞彤觉得越是了解他有怎么样的家庭,自己就越是喜欢他,喜欢他的土,喜欢他身上的一切。

    楚离写字很漂亮,简晞彤从别人的手中偷偷借走了一份,自己临摹着他的字迹,总是希望能离得他更近一步,靠近一点在靠近一点,哪怕通过字。

    孙小雅的哥哥孙磊约晞彤一起去看电影。

    晞彤对着孙磊摇摇头。

    “不喜欢看电影?那我们去听音乐会。”

    晞彤叹口气:“我其实一点都不喜欢听音乐会。”

    是的,她不是很喜欢那些高雅之类的节目,她听不懂也不是很喜欢,其实她很俗气的,晞彤一直认为真正的高雅,那些都是留给嫂子跟大哥去听的,她也不会觉得自卑,喜欢什么不喜欢什么,这没有好自卑的,难道看了歌舞剧就能说明你是高尚的?

    孙磊觉得也许是自己的表达意思不明确。

    “晞彤,我想追你……”

    “我喜欢楚离。”

    孙磊的脸色有些灰败,似乎没料到她会这样说,楚离不是跟自己的妹妹谈过恋爱?

    “我也不知道为什么会喜欢他,我就是喜欢他,如果得不到回应,也许往后的一年两年我就会忘记,可是我现在喜欢他,我要忠于我自己的感官。”

    她不想找个人来对付的过日子,她只想找到属于自己的那一份。

    孙磊试着站在客观的角度。

    “你知道他的家,你们两个人不合适的,晞彤你不要天真,你总要知道,好,就算是你们在一起了,他家……”孙磊突然却笑了起来,怪异的笑着,是的,简晞彤有办不到的事情吗?

    换成别的女生可以把这些来当做是负担,她的话完全就不能算是问题,有那样的哥哥,有这样的家世,只要她愿意的话,楚离马上就能过上上等人的生活。

    原来男人女人都是一样的。

    孙磊有些狼狈的离开,晞彤知道自己伤了人,可她没有办法因为同情去答应一段感情。

    孙磊吃饭的时候有些心不在焉,孙小雅跟自己妈妈告状。

    “你看我哥,吃饭都想着晞彤……”

    简晞彤的名字在孙家经常会被提起,总说的这个人就是孙小雅了,甚至孙家的父母都认为迟早儿子会跟简晞彤结婚的,他们认为孙磊现在就是在跟简晞彤恋爱,因为女儿误导他们。

    孙磊放下筷子,看着孙小雅。

    “以后你不要总体晞彤。”

    “哥,你们两个人吵架了?”孙小雅三八嘻嘻凑到孙磊的眼前。

    孙磊看不懂妹妹,她明明就知道简晞彤喜欢的不是自己,现在全学校有几个人不知道简晞彤喜欢楚离的?

    “是啊,吵架了?”孙磊的母亲也问着,脸上带着笑意,其实年轻的男女吵架都是正常的,这说明他们正年轻着。

    “妈,我跟晞彤根本就不是男女朋友……”

    孙小雅的脸子撂了下来,孙磊放下筷子,孙母觉得奇怪,就连正在看报纸的孙父都放下了报纸,奇怪的看着儿子。

    真的吵架了?

    孙母上了楼,在儿子的房门上敲了一下。

    “磊磊真的跟晞彤吵架了?你要让着她一点,毕竟是小公主一样的长大……”

    孙磊的父亲是在简承宇的手下做事情,那样人家的孩子原本就是娇养,哪怕有点脾气也是能理解的,你总要考虑考虑你爸爸的立场。

    孙磊闭闭眼睛,然后无可奈何的睁开。

    “我跟她从来就没开始过,哪里来的争吵?”

    孙母一愣,没开始过?

    从楼上下来,叫住孙小雅。

    “你为什么要说你哥哥跟简晞彤在一起了?”

    孙小雅笑:“难道这不是迟早的事情吗?爸妈不希望我哥跟晞彤在一起?”

    孙母没有吭声,孙小雅知道母亲的心里,没有人比父母更加期盼着哥哥能跟晞彤在一起,既然这样的话,那只有哥哥努力了,男人追女人,不管这个女人心里有没有他,拿出来自己的诚心,迟早会追到手的。

    孙小雅坚信,有一天楚离会变成简晞彤的妹夫,捏紧了手,一定会是这样的。

    孙母叹口气。

    “人家不愿意,我们也不能强逼……”

    “你知道简晞彤喜欢谁?喜欢我的男朋友……”

    孙母拧着眉头,孙小雅觉得讽刺,缓缓开口对着母亲说着:“可笑吧?跟我当朋友,其实就是为了我的男朋友,妈,你觉得他们这样家庭出来的孩子,是不是没有三观?”

    孙母心里纠结的要命,如果这样的话,看着晞彤可不单纯了。

    跟自己女儿交朋友,然后想要勾搭自己女儿的男朋友?

    这人品……

    孙磊敲开孙小雅的房门,孙小雅躺在床上,孙磊看着自己妹妹。

    “我觉得你一点都不喜欢晞彤。”

    至少自己妹妹嘴里跟心里表达出来的意思截然相反。

    好朋友会这样在背后算计人吗?

    孙小雅不屑的翘翘唇角:“大哥,别人家还没成你的人呢,就帮着人家说话,我说错了?你想追她这难道是假的,不管怎么样你要想想爸爸,简晞彤变成我们家的儿媳妇,对我们家只会有利……”

    他们都年纪不小了,家里的有些事情也是知道一些。

    “不需要你来教训我。”

    孙小雅摊摊手,好的,既然这样,她就没有什么好说的了。

    *

    若晖正在与朋友喝茶,那边经理过来,说是有人知道她在这里,想要过来拜访一下。

    “谁?”她有点狐疑。

    没有告诉别人今天自己会来这里的,这些人都是哪里听见的消息?谁说出去的?

    真是见鬼了。

    孙磊的母亲笑笑着推门进来,若晖有点记不清,实在简承宇公司下属有那么多,她又没有一个一个的记住,跟孙家也没有见过几次面,有些没搞懂,是不是找错人了?

    “简太太你好……”

    孙母客气的打着招呼,若晖倒是没什么热情的表现,孙母也不觉得尴尬。

    简承宇回来的比较晚,若晖给他拿着西装外套,偶然间想起来的这事儿,若晖就提了一句,实在她到现在都没有想起来孙母是谁。

    简承宇的眸子动了动,他是压根就没看上姓孙的。

    公司现在查内账,姓孙的手脚不够干净,这些年也是没少吞,等他腾出来时间在收拾他。

    若晖呵呵笑着:“我说呢。”自己撩撩长发,“说什么很喜欢晞彤,说她儿子跟晞彤是一个学校的……”若晖唇角夹杂着一丝不屑的弧度。

    她向来就看不上那些拍马的人,孙家以为自己够资格吗?

    给晞彤提鞋都不够。

    简承宇的脸色紧绷着,他是没料到,姓孙的胃口这么大,在打他妹妹算盘?

    “你也别气,晞彤不至于就能看上……”若晖给简承宇揉着胸口。

    姚若晖这张脸可谓算得上上天的恩赐,到了这个年纪,依旧保养的跟三十岁出头一样,站在年轻的小女孩儿身边一点不会有压力,要说她是简家的媳妇儿可真不会错。

    媚眼一转,拍着丈夫胸口的那只手顿了顿,而后继续揉着。

    “晞彤很听话的,不会乱来的……”

    哪里能不清楚丈夫对这个妹妹的看重,若晖也是觉得晞彤找男人不太好找,为什么?谁都想给她找到一个完美无缺的男人,可男人有钱就得瑟的主儿太多,真品要去哪里找?

    *

    “我闺女追到喜欢的男生了吗?”王冉笑呵呵的打趣女儿。

    晞彤一张笑脸跟吃了苦瓜似的,抱着王冉的胳膊撒娇。

    “人家不喜欢我这款的……”

    王冉这倒是有点出乎意料之外,她女儿这款的还没有人喜欢呢?真的假的?

    “你跟妈妈说说,到底是什么条件的?”

    条件很好,所以瞧不上女儿?

    晞彤眼珠子转了转,觉得还是不能告诉母亲,跟母亲一说,到时候母亲反对,自己就死定了,甚至大哥都不能说。

    晞彤没有说出口的是,她大哥就是最最**的人,她不喜欢霸道的男人,一点都不喜欢。

    晞彤不知道的是,简宁早就跟王冉提过,王冉一开始也觉得对方的家境不好,反对就是一定的,倒是简宁说的对,你不喜欢姚若晖,最后姚若晖不是依然嫁给你儿子了,你不喜欢姚若晖,你现在两个孙子都那么大了,现在你儿子依旧稀罕 若晖稀罕的要紧。

    外界总传说今天简承宇要跟姚若晖离婚了,明天简承宇养小三了,这些年风风雨雨的新闻少吗?

    最后还不是过的很好。

    王冉拍着女儿的手:“什么事儿尽力就好。”

    楚离每个月都会还给晞彤钱,晞彤看着账户上的钱发愣,如果他能当面还给自己就好了。

    晚上有人神秘兮兮的拽着晞彤去窗边,晞彤走过去一看,下面摆着心形的蜡烛,这是有人要求爱吗?

    简晞彤瞪大了眼睛,觉得这是谁啊,这么浪漫?

    不过开心还没有过多久,就再也笑不出来了。

    孙磊求婚。

    简晞彤觉得可笑,她跟孙磊说的清清楚楚的,哪至于就到了求婚?

    谁跟谁要结婚了?

    求婚这个东西至少也得是两情相悦吧?没有发生过感情,突然来这么一手?

    孙小雅走到门口,推开门,满脸笑嘻嘻的笑容,将怀抱里的鲜花推到晞彤的怀里。

    “嫂子,你就可怜可怜我哥,收了他吧……”

    孙小雅此话一出,弄的寝室里气氛还挺怪异的,晞彤这是跟孙磊在交往?这就难怪人家在求婚了。

    简晞彤气得满脸通红。

    “你别太过分了孙小雅……”

    孙小雅满脸的懵懂,似乎不知道晞彤为什么发飙。

    “嫂子,你怎么了?”

    “谁是你嫂子?”

    “你啊……”

    简晞彤将怀里的鲜花扔了下去,下面围观的场面突然冷了下来,她转过脸看着孙小雅。

    “我告诉过你我喜欢的是楚离……”

    她笃定了自己不敢说出来是不是?

    孙小雅的脸上一道白一道黑的,精彩极了。

    “你别开玩笑了,我哥就在下面……”

    “我是通过你认识你哥的,我什么时候跟你哥恋爱过?”

    孙小雅看着晞彤:“不是你让我跟我哥说,你让他求婚的……”

    这就是直接泼脏水了。

    “我从来没喜欢过你哥,从来没有,我喜欢的是楚离……”

    昨天的求婚简直就是一场闹剧,孙磊闹的根本没回寝室住,人不知道哪里去了,有些女生背后就说简晞彤太狠了,计算是不喜欢,何必这样伤人呢,你可以背后跟孙磊说,这样直接当面说出来你喜欢楚离,这不是让孙磊颜面扫地吗?

    “你说他们两个就在很的没有什么?”

    “不见得吧,没有什么,孙磊能平白无故的去求婚?”

    “孙小雅跟简晞彤可是最好的朋友……”

    “就都说,抢男朋友这种事情都是发生在闺蜜的身上……”

    “那你说楚离跟孙小雅分手……”

    “这还需要想?简晞彤什么家庭出来的,楚离就是再傻也知道简晞彤能给他什么,孙小雅能给楚离什么?”

    “到底都看上楚离什么了?”

    说什么的都说,女生之间更八卦一些,男生之间还好,一些男生倒是佩服这样的简晞彤,并不是谁都有这样的勇气。

    男生跟女生看问题从来角度就都是不同的,有些女生背后认为,这不就是你们用一张脸去看待人,这个女人只要长得漂亮点,你们男人就马上酥了。

    是是非非楚离也有听说过,各种阴谋论相继出台,说是他跟孙小雅分手就是因为简晞彤的介入,楚离觉得可笑。

    楚离不是一个木头,孙小雅出的所有事情,综合到一起来看,这个女生并不是自己所想的那样,吃过亏自己明白就好。

    在路上遇上简晞彤,楚离正好明天要把钱打给她,现在就带在身上。

    “还好吧?”

    晞彤笑笑:“不好能怎么样,可怜的我一世英名啊,我喜欢你,你就一点反应不给?”

    嘻嘻哈哈的说着,简晞彤就是要让楚离知道自己喜欢他,同意不同意那是他的事儿,喜欢不喜欢那是自己的事儿。

    楚离拧着眉头,晞彤接过钱,半真半假的说着。

    “真的就不考虑考虑我?我其实挺好的……”

    楚离叹口气:“别开玩笑了。”

    晞彤摊手,说真的你不回应,说假的你又觉得她在开玩笑。“楚离我们结婚好不好?”简晞彤突然来了这么一句。

    楚离才上车,听见后面的喊声,自己连人带车子摔在地上,狼狈的很。

    晞彤没忍住笑了出来,笑的眼泪都要出来了,真的刺激这么大吗?

    自己上前伸手扶起来他,蹲在地上认真的看着楚离。

    “我没开玩笑,我真喜欢你,我想结婚。”

    楚离扶起来自行车。

    “ 你不要因为一时的好奇……”

    “是不是一时好奇你会知道的,就当我是用人情施压,你娶我好不好、”晞彤眨着眼睛。

    楚离叹口气:“晞彤你应该明白的,我们俩个成长的环境不同……”

    晞彤认真的点着头,就是因为不同,才能结合,相同还有什么意思了?

    “你要不要跟我结婚?”

    楚离觉得无语,她是疯了是吧?

    简晞彤站在楚离的背后:“喂,楚离,我喜欢你……”

    虽然晚了依然有人经过,有人吹着口哨,似乎在为简晞彤的勇敢鼓掌。

    楚离回到寝室,上床的哥们拍拍他的床边,楚离探出头看了一眼。

    “哥们,差不多就行了,美女主动上门还要怎么样,在装我们都看不过去了……”

    大家一个寝室的,虽然楚离有点不合群,可说到底跟外人不同,一个寝室住了这么久,也是希望楚离能给晞彤一个正面的回应,或者她不好你就拒绝她。

    “晞彤挺好的……”

    说完自己笑笑,好像自己是多嘴了。

    简晞彤放假的时候,偷偷的就去了楚离的家,这是晞彤第一次见识到,所谓的贫穷,根本想象不到的世界,她是各种折腾,自己把自己给弄丢了,她也不清楚自己到底在哪里。

    据说这是一个什么县城,然后要怎么走呢?

    楚离根本不知道简晞彤去了自己的家里,他即便房价也很少会回家,因为要赚钱。

    简晞彤是麻烦警察叔叔给送她去的,那么远,警察都怀疑,这个孩子到底来这里干什么了?

    “翻过这座山你在走十五里路就是了……”

    简晞彤:……

    因为交通不方面,警察也没有办法将她送到目的地,晞彤就愣是走去的。

    晞彤从小到大都没有走过这么远的路,走不动,自己被扔在这里,前不着村后不着店的,她有点后悔,觉得自己是不是过于冲动?

    楚离家一大早来了一个邻居,邻居说在上山遇上了一个姑娘,说是楚离的同学。

    “穿得很漂亮……”

    楚离的弟弟去接的人,能接到人,漂亮?

    头发跟疯婆子似的,脸色跟梅菜干似的,走的脚上都是水泡,脸上明显有哭过的痕迹,她害怕呀。

    楚离她妈去山上接的人,自己蹲下身。

    “来吧,阿姨背你……”

    简晞彤实在走不动一步了,她的脚好痛,她也不清楚自己走了多少的路。

    这段路就是楚离上初中的时候每天要走的,白天晚上走两次。

    “不用了……”

    晞彤的声音马上就要哭了出来,实在太累了。

    腿都要断了。

    楚离的母亲坚持,晞彤在她背上扭动着,她觉得很糗,怎么可以让长辈背自己呢。

    “姑娘,你别乱动,省得摔下去,我们都是粗人,你可比猪仔轻多了……”

    楚离的母亲没有觉得自己的话有什么说的不对的地方,她是把背上的人当成了自己的亲人,把人接到家里,家里就是这样的生活条件,她也不会故意隐瞒,也隐瞒不了,祖祖代代都是这样生活的。

    “你来看阿姨,阿姨真心的感激你,可是姑娘,我儿子配不上你。”

    那书皮一样的手握住她嫩白的小手,明明是一张苍老的脸,看着却那样的叫人觉得温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