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婚前婚后,大龄剩女 > 401 楚先生楚太太的幸福生活(1)

401 楚先生楚太太的幸福生活(1)

    楚离收到家里来信的时候,简晞彤已经回到学校了,跟以往一样,还是那样的温和,有点二有点欢脱有点能感染着别人继续快乐。址记得去掉◎哦 亲速度上更新等着你哦() 百度搜索  就可以了哦!

    楚离的弟弟就说,从来没有见过这样的女生,一个人跑到家里来,走了那么老远的路,母亲把她背回来的时候明明都要哭了,自己却强忍着,眼圈红红的,他们走那些路不会觉得累,可对一个生活在城里的姑娘而言,这简直就是地狱。

    学校男篮比赛,要求女生拉拉队赞助,晞彤很有幸成为其中的一员。

    半场休息,轮到拉拉队上场了,晞彤记得是音乐响起来自己就跳,谁知道这才是前奏而已,她自己手里拿着东西先跳起来了,跳了几下觉得好像有点不对。

    “我靠,简晞彤你这个二货,还没到呢……”

    看台上大部分的观众都笑了出来,因为是在本校比赛嘛,本校生居多,实在觉得那个画面有些违和,一个少女突然就欢脱起来,还是比较搞笑的。

    晞彤的脸都能煎鸡蛋了。

    “我怎么知道,你又不是不知道我音盲……”

    同学恨不得喷她一脸的狗血。

    结束之后还有人念叨着简晞彤出的糗,觉得这女生太有意思了。

    晞彤跟同学打完网球回来,两个人一身的汗,闲说着话,一前一后简晞彤的脚还没有迈进楼里,楼上一盆水泼了下来。

    这盆水就跟瀑布一样,把她淋了一个底朝天。

    真可怜,恐怕明天她穿了什么颜色的内裤,全学校的人都知道了。

    晞彤用手擦擦脸上的水,果然一身湿哒哒的,同学从里面蹿出来。

    “谁呀……”

    指着上面就开始喊,大白天的这是作死呢?

    晞彤进了寝室,同学扔过来一条毛巾。

    “幸好是水,要是一盆硫酸……”

    “打住,打住,您老这是希望我被泼硫酸呢?”简晞彤没好气的说着。

    被水泼的那一秒可真是通体的凉爽,不过凉爽之后……

    晚上自己跟虫子似的裹着被子,身上有点发烫,她就知道自己要生病了,可惜来不及了,半夜烧的有些扛不住,从床上爬起来,自己烧的实在东南西北有些不分。

    上床觉得有人在扯自己,这是做梦,这绝对就是做梦。

    临睡之前自己才看了一个鬼片,不要来找她呀。

    晞彤努力的拽啊拽啊,上床就是不肯醒过来,这个时间要去哪里找药吃?

    回到床上,牙齿一直发抖,冷的厉害。

    用被子包裹住自己,还是不行,还是会觉得冷。

    早上大家都爬起来洗漱,只有简晞彤依旧还缩在被子里,等上床掀开她被子的时候被她吓了一跳,这是怎么了?好像从水里捞出来的一样?

    “晞彤……”伸出手拍拍晞彤的脸。

    “有没有感冒药,给我吃两片……”

    简晞彤依旧还是觉得冷,手臂抱着身体,吃了药身上还是头重脚轻,倒是上床觉得有点不放心。

    “去医院看看吧。”

    校园里反正就有医院,也不会浪费多远。

    晞彤抖着身体起身,穿衣服的时候手都是抖的,她觉得自己就要冻死了。

    往医院去,走了没多远,看见楚离骑着车经过,上床喊了一声。

    晞彤现在这样,自己走肯定是走不过去的。

    “楚离……”

    简单的跟楚离说了两句,楚离推着车子过来,晞彤有些不好意思,勉强挤出来一个笑容,她是想笑的更好看一点的,可现在明显面部表情不给力,笑就跟哭一样。

    “上来吧……”

    晞彤坐不住,需要别人来固定她,身体摇晃个不停,楚离看着这样也不是个事儿,就这么远,骑上车的话两三分也就到了,跟上床说好自己先带着简晞彤过去。

    迷迷糊糊当中,自己抱着他的腰身,头轻轻的靠在他的后背上,这是简晞彤觉得最快乐的时间,只是觉得甜。

    楚离下车看着她:“能不能走?”

    晞彤点头,楚离直接就把晞彤给抱了起来,走什么走呀,人现在就是软的,迈着步子都觉得天旋地转。

    晞彤揪着楚离的前襟:“楚离,我好喜欢你呀……”自己说着说着呵呵笑了出来。

    挺傻的。

    怎么开始的没人知道,也没有人发现,两个人就在一起了,简晞彤的性子是跟谁都能笑得出来,除了闹了孙小雅孙磊那么一出,剩下暂时她的人缘还算是不错的,楚离即便很忙晞彤也显得很高兴。

    他就是跟她讲一句话,晞彤也是高兴的。

    偶尔会去听他听过的课程,晚上有时间的时候自己来回走在他可能骑过的路线,原来爱情就是这样的,你只要看着他的侧脸,在风中闻见属于他身体淡淡的气味你就会开心。

    楚离更多的时间用在打工上,晞彤无须这样做,良好的出身良好的家世,长到这么大,自己根本就没打过工,也无须为生活所担心。

    楚离腾出来时间,每天晚上会给简晞彤打一通电话,人就在她宿舍楼的下面公共电话亭,虽然她看不见自己,但是他就站在这里,到了八点,那通电话一定就是楚离打过来的。

    简晞彤跟楚离出去吃饭,她就想努力把自己最好的那一面展现给他看,怎么说身上的优良传统得让楚离看见,结果天不遂人愿。

    晞彤不知道自己吃什么吃坏了肚子,肚子一直叫个不停,糗死了,这样也就算了,偏偏肚子一个劲儿塞一个劲儿的疼,疼的她额头直冒冷汗,双腿发颤,她现在只想找个卫生间赶紧解决一下。

    可身边站着楚离,自己好不容易才跟他在一起的,第一次约会,叫他陪着自己去卫生间?

    不要,绝对不要。

    忍着。

    好好的一张美人脸,桃花脸慢慢忍成了关公脸其次是包公脸最后变成了纸扎人脸,一会儿一个色儿,晞彤的牙齿轻轻抖着,她……

    实在有些忍不住了,马上就要决堤了,怎么办?

    楚离刚刚就发现她的脸色怪怪的,不过女生原本事情就多,如果是身体不方便人家不见得会方便跟他说,自己尽量走在前面,这样她不会觉得尴尬,楚离迈着大步子,他很少会跟人这样出来吃饭,因为他手里的每一分每一毛的钱都是好的,都是辛苦赚来的。

    后面的小手抖啊抖的,伸了好几次愣是没抓住前面的人,走的实在太快了。

    晞彤觉得在这么下去,她今天一定就会在这里扬名,然后明天社会新闻上就会播出,这样是不行的。

    小手抓住前面楚离的衣袖,楚离的衣服洗的有些泛白,有些旧,晞彤闭着眼睛,怎么办?

    一步都走不动了,不能挪动步子,可卫生间在哪里呀?

    “怎么了?”

    “我……想上卫生间……”

    晞彤进了卫生间,双手捂着脸,完了,他心里会怎么想自己啊?

    拽着纸巾捂着脸,恨不得就这样闷死自己算了。

    楚离站在外面,自己不由得笑了出来,他想现在里面的人一定就是糗透了。

    晞彤他们最后并没有吃饭,她都要恨死自己了,哪里还有胃口吃饭,一路上自己加快脚步,就想马上回学校,回到寝室然后用被子把自己给蒙起来,从今以后再也不要见人了。

    楚离快走了几步,他个子本来就高,追上她,伸出手抓住晞彤的。

    晞彤的世界开花了,桃花朵朵都盛开了,什么颜色的都有。

    “我说,你这是发烧了?”上床伸出手摸摸晞彤的额头。

    晞彤点点头,没错,她是发骚了。

    楚离牵她的手了。

    楚离跟简晞彤的交往似乎并没有引起简家强烈的反对,简承宇不知道,简宁的态度只要女儿喜欢,他不会反对,王冉倒是挺喜欢楚离的。

    晞彤胆子很大,求婚是她先开口的。

    两个人领证了,从恋爱到领证一共才花了十天的时间,这十天的时间里还包括了她生病,带着楚离见自己的父母。

    王冉哪里能想到这孩子的主意这么大,带着楚离来家里她以为就是给他们看看,谁知道简晞彤打的是结婚的主意。

    晞彤每天都觉得身上的力气用不完,布置自己的小家,地方不大却很温馨。

    收拾完房间去接楚离,楚离有些无语的看着站在面前的小女生,他看向看看天空现在是什么颜色的。

    “接我?”

    “是呀,难道你永远都不要跟我一起住?”

    楚离:……

    楚离实在不太敢进那道门,虽然这是自己名正言顺的老婆,可这老婆来的似乎有点突然,他现在大脑依旧在当机当中,自己怎么会同意跟她结婚呢?

    她胡闹自己也跟着胡闹。

    晞彤摆弄着自己的成果,一对的牙刷一对的毛巾还有一对的拖鞋,什么都是成双入对的,看着就让人心情愉悦。

    一会儿要……

    晞彤只是看过小说上面写的,小说上面写的很是美好,现实的话……

    会用上公主抱吗?

    “你不洗澡吗?”

    楚离:……

    “晞彤,我们两个人坐下来谈谈……”

    “好。”简晞彤答应的特别爽快。

    相比较晞彤的兴奋,楚离心里却带着担忧,他搞不懂简晞彤,一直没有搞懂过,她是富家小姐,也许人家根本就不在乎这个,过的不合适,离婚就好,可他结婚就认为这是一辈子的事情,他能做的就是忠于自己的婚姻。

    “你喜欢我什么?”

    被人喜欢的感觉很好。

    简晞彤认真的说着:“全部。”

    “全部?”

    喜欢他比较土吗?

    ……

    简晞彤觉得生活原来也是可以这样的愉快,每天睁开眼睛觉得自己很幸福,幸福的都要冒泡了,尽管这份幸福现在要被小心翼翼的压着,不能叫别人知道。

    转过身对上睡在自己身旁的那张脸,忍不住得意的笑了出来。

    楚离虽然没有醒,下意识的就想转身,身份上的变化,自己依旧有些不习惯,还很陌生。

    晞彤在楚离的唇上轻轻落了一吻,早上不是应该他来吻醒自己的吗?

    楚离拒绝早上接吻,因为他觉得没有刷牙一定会有味道,尽管变成了夫妻,可生活里有太多的不和谐。

    比如早上楚离洗澡的时候,简晞彤也赶时间,她觉得两个人是夫妻,彼此也见识过彼此的身体,这就不存在问题,自己推开门进去,坐在坐便上,楚离那边手拽着雨布,脸蛋有些红红的。

    楚离换内裤的时候都是要找简晞彤不在家的时候,今天赶巧了,他前脚才换,因为家里没有别人,就没有关上门,谁知道她会突然回来?

    晞彤拧开门,有些诧异的看着光着半个屁股的人,楚离咣当一声关上了门,晞彤摸摸鼻子。

    白天从来没有看过他的身体,屁股还挺翘的嘛。

    谁说男人没有脾气的?屁股事件,楚离有整整两天没有搭理晞彤。

    整整三年,他们结婚了三年,却没有一个人发现,一直到大学毕业,眼看着就要分配工作,王冉考虑女儿以后住的问题,想跟简宁出钱给晞彤买套房子,晞彤老实交代了,自己跟楚离已经结婚整三年了。

    王冉为此有将近半个月没有跟女儿说话,自己生的孩子,这么大的事情竟然敢瞒着她?

    胆子是不是太大了?

    楚离的母亲弟弟很少会来找他,哪怕就是晞彤提出来过想要接老人家过来住,老人也是婉言拒绝,说习惯了家乡的生活,换个地方她不太喜欢,楚离跟晞彤能做的就是固定每个月的给老家汇钱。

    “晞彤……”

    简晞彤站住脚步,回头看着孙小雅,前一段时间孙小雅孙磊的父亲被查出来亏空问题,整个家现在处在飘摇的当中。

    孙小雅哭求简晞彤帮着她爸爸求求情。

    晞彤叹气。

    “你爸亏的是我哥公司的钱,你觉得我会帮你吗?”

    “晞彤你抢了我男朋友这样还不够吗?”

    晞彤笑:“我以前是真的拿你来当朋友,可是你从来就没有把我当朋友看过,孙小雅你跟楚离分手之后,我才跟楚离在一起的……”

    “楚离怎么会知道我跟别人的打赌?”

    孙小雅的心里一直对此耿耿于怀,她喜欢楚离,一直都很喜欢,简晞彤不会就这样胜利的,她不信男人不偷腥。

    “这个我想你应该去问别人,不应该来问我。”

    孙家的事情,晞彤不想插手管,她也管不了,是非曲折,自己哥哥都会给他们一个交代。

    楚离开学术会的时候一直闭着眼睛,因为背对着领导的角落,别人也不会特别的关注他,闭着眼睛休息,昨天晚上……

    原本是没有这样的好兴致的,吃过饭两个人拉着手下去散步,回来的时候就准备睡了,结果……

    楚离的同事看了楚离一眼,年轻人纵欲也是幸福的一种体现,自己跟女朋友很久都没有激情过了,除了在一起的前两年,那之后就好像是左手摸右手。

    “昨天又睡的晚了?”

    家有娇妻,感觉可真好。

    晞彤下班的时候楚离来接的,这两年生活条件好多了,靠着自己也买了房子,手里有了小小的存款。

    回到家,晞彤需要负责的就是把米饭扔到电饭锅里,她不会做菜,做菜呢又是楚离拿手戏。

    自己手里捧着一本书,坐在一边,看着丈夫腰上系着围裙,在厨房里忙碌。

    孙小雅跟楚离做了同事,孙小雅的心意一直就没有变过,不仅没边,甚至变得更加的偏执,这个男人一早就是她发现的,她发现了楚离身上的美好,最后让简晞彤从自己的手里把人撬走了,她怎么会甘心?

    孙小雅的父亲没意外的坐牢了,大哥去了外地,剩下她与母亲留在本城,对简晞彤她能不恨吗?

    明明就是简晞彤一句话的事情,可晞彤却不肯伸手。

    孙小雅手里端着杯子,看着自己手腕上的手表,觉得差不多了,一二三……

    心中默念走了过去,里面的人推开,外面的孙小雅手里的杯子扬了自己一身的水,胸口的位置很快就浸湿了,满满的两团儿颤了颤。

    “对不起……”

    楚离脱下来自己的衣服披在孙小雅的身上。

    虽然关系尴尬,可你将水弄到人家的身上,不能不管。

    孙小雅笑笑:“没事儿没事儿,不是故意的,谁知道这个时间赶的这么巧……”

    一个单位,难免就有上班下班碰面的时候,楚离下班,孙小雅蹭车,看着他的车开了出来,自己扭动着水蛇腰往前动了两步……

    ……

    车子开过去了。

    孙小雅风中凌乱。

    这跟自己的预计不符,怎么会这样呢?

    难道楚离是故意的?

    这可真冤枉楚离了,他还真就不是故意的,只是他太认真了,没注意到孙小雅而已。

    用晞彤的话说,楚离是个特别认真的男人,他只能跟自己过,别人跟他结婚,一定会疯的。

    换衣服要有固定的时间,打扫卫生也要有固定的时间,什么时间做什么事情在他的脑海里都是被固定的,就像是几点要吃饭,一个星期要跟她跟上几次的床,因为这个晞彤抗议过,可惜抗议无效。

    孙小雅在后面恨恨跺着脚。

    回到家里,等着老婆回来,晞彤晚上有同学会,楚离五点开始屁股有些坐不住,简晞彤念的高中是所谓的贵族高中,想必有钱人一定很多,男女感情就是这样的,相处久了,她会不会对自己感到厌烦?

    说好不用他接的,结果晞彤散场的时候,自己觉得那辆车眼熟,走了过去,果然坐在里面的人是他,敲敲车窗。

    “不是说不让你来接吗?”

    楚离撒谎很有一套:“正好来附近送个朋友,他才离开。”

    晞彤点点头,不疑有他,在晞彤的心里楚离是个不会撒谎的男人,其实晞彤不知道的是,任何男人都是撒谎的高手,天生的,男人女人都是相同。

    将包放在腿上,车子路过路边药店的时候,晞彤拍拍自己的头。

    “家里的套子好像没了。”

    夫妻两个人一前一后进了药店,楚离是一身的正气,那晞彤身上带着的就是猥琐,自己看看这样的觉得很好,那样的也很好,什么荧光什么螺旋,超薄,貌似都不错。

    “一样来一盒。”

    晞彤很是大方的土豪了一把。

    售货员看看眼前的两个人,这两人从进来她就感觉怪怪的,哪里怪?

    男的好像不是这女的正牌老公,看着到像是情人,有点躲躲闪闪的,女的这么豪放,试问有几个会跟丈夫一起来买这个玩意的?还每样都要,这一看就是偷情。

    “荧光的不好,超薄的不安全……”

    楚离出声,晞彤接住他的话:“男人不都是喜欢超薄的?”

    店员:……

    这两位能不能不要当着她这么纯洁的人面前来探讨这样叫人羞射的问题?

    “我喜欢没有的……”

    晞彤:……

    店员:……

    晞彤在心里赞叹着,自己老公真是帅啊,真是腹黑呀,说的自己哑口无言的,怎么就那么聪明呢?

    店员心里想着:真是禽兽啊,这样的话也能说的出来,因为是别人的老婆所以不需要负责吗?

    晞彤洗澡,自己将衣服放在外面,顺便为了省水,每次都是两个人一齐洗,谁让楚离娶了自己这个好太太呢。

    “老公……”

    探出头喊了一声,楚离拉开门,两个人一起洗澡能好好洗吗?

    简晞彤原本就不是一个老实的人,用手抚摸着自己丈夫的胸肌,眼冒桃花,果然好货色就要提早留住,不然今天说不定祸害他的女人就变成谁了。

    “你的手干嘛呢?”

    楚先生的声音有些沙哑,楚太太嘿嘿傻笑着,然后一路向下,浇在楚先生身上的水滴顺着腹肌向下滑去,刚刚明明就占据浴室另一头的楚太太没有影子了,从楚先生的胸肌扫描过去,没有发现人的踪迹。

    楚先生的呼吸有些发重,溺爱的看着某一处,手摸在楚太太的发丝上。

    从浴室出来,晞彤擦着头发,喜欢长发,但是她不喜欢吹头发,吹头发很浪费时间,每每这都是楚先生的工作。

    说说今天都跟同学谈论了一些什么,其次就是别人夸她气色真好,楚先生笑笑。

    “你都一点不担心我被别人骗走……”

    晞彤指控,她就没见过自己家的先生发很大的脾气,嫂子每每都跟自己说,她哥脾气怎么怎么不好,晞彤现在明白了,这就是赤果果的晒幸福。

    “你不会的。”

    楚先生对此特别的有信心。

    晞彤迷迷糊糊的睡着了,楚离的手搂在她的细腰上,腿夹着她的,晞彤的手机响了响,楚离拿了起来,上面有一条短信跟了进来。

    早上楚离叫晞彤起床吃饭,晞彤死赖在床上,伸着手想要楚离抱,楚离连人带被子的将她抱了起来,吃饭的时候楚离说自己学校发生一件特别有意思的事情。

    “什么事儿?”

    “男女之间就那么一点事儿被。”

    楚离颇有些不屑的说着,等晞彤看见自己手机上几乎相同的短信,她恶寒了一把,果断删除,觉得跟同学之间实在没有必要走动,女生之间也就算了,男生实在没有这个必要。

    楚离从学校离开的比较晚,他回家必经过一段路,开着车前面的人突然跑了出来,吓了楚离一跳。

    孙小雅的衣服被扯的乱七八糟的,自己哭个不停。

    “你不用管我,我没事儿……”

    楚离绝尘而去。

    孙小雅:……

    孙小雅要疯了,我靠,你到底是不是个男人?遇上这样的事情,我说不用你管我,你就真的不管了?太没有人性了吧?

    晞彤最近看了一本小说,觉得小说写的真是好呀。

    贫困的灰姑娘遇上了总裁大人,然后相亲相爱,这位总裁大人怎么看怎么让人觉得温和。

    对这一类的书籍,楚离保持着自己的观点,小说就是为了搞笑而来的。

    “你看……”晞彤觉得这一段写的真是美好,楚离拿过来晞彤手里的书看了一眼,然后又递回到她的手里。

    无非就是少女卖身,总裁掏钱嘛,老掉牙的梗。

    “老公……”

    晞彤想要演绎一段此情此景。

    “拿着吧……”

    晞彤两眼水汪汪的看着眼前的总裁:“我还不起……”

    “不用你还……”这总裁可真是个**,每天不上班,难道就为了观察百姓生活是不是很辛苦?

    请问酒店客房的大门都是开着的吗?

    “不不不,我一定是要还的……”

    晞彤说着。

    楚离邪魅一笑:“真的要还?”

    晞彤羞涩的低下头,接下来恐怕就是要重头戏了吧。

    “那好,明天我帮你介绍客人,你还吧……”

    晞彤:……

    这梗怎么有点怪怪呢?

    “你应该要看上我才对的。”

    楚离撇唇:“我为什么一定要看上你?”

    这没有道理,就应该这样发展的,就应该爱上她的。

    楚离伸出手揉揉自己老婆的发丝:“好了,睡觉之前看看就好,何必认真呢。”

    晞彤:……

    晞彤穿了一身的薄纱,今晚的目地就是为了推倒老公,自己蒙着被子然后躺在里面,就只等待着楚离上床。

    楚离硬项规定,一个星期上床一次,据说是为了大家身体都好,简晞彤表示严重不满,虽然经常他们的影响指标总是超。

    楚离掀开被子,自己从一侧上床,手固定的摸像老婆,晞彤暗暗发笑,摸到了吧?

    她就不信了……

    “下次别穿这么少,你半夜睡觉总踢被子,会感冒的……”

    晞彤表示面条宽眼泪,嫁给一个颇为严肃的丈夫,生活怎么就这么无趣呢?

    晞彤跟若晖抱怨,自己的老公就像是木头一样,此时两根木头就坐在一起,简承宇不看楚离,楚离不看简承宇。

    大舅哥跟妹夫的关系不是很好。

    简晞彤跟楚离偷偷结婚的事情,王冉只是生了多半个月的气,简承宇气的第一次对妹妹动手,幸好当时楚离拉得快,手没有打到晞彤的脸上,可楚离对大舅哥表示强烈的不满。

    姚若晖说着晞彤,其实过日子就都是这样的,顺便抱怨。

    “你看我跟你哥,你哥每天都是冷冰冰的……”

    晞彤眼睛恨不得喷血,她现在好像站起身然后掐住嫂子的脖子,这么多年,她嫂子就负责风华绝代,你看她跟简承宇拍的所有照片你就能看得出来,姚若晖没带过孩子,她也不会带孩子,这样的人说她丈夫对她不好,你能信吗?

    “嫂子……”晞彤按住若晖的手。

    若晖有些不明白,突然之间怎么会这么郑重其事呢。

    “晒恩爱,死的快……”

    *

    “好久没看见晞彤了,你们两还没有要孩子?”

    楚离有些疏离的看着孙小雅,笑笑:“暂时没有这个计划。”

    “晞彤身体不好吗?”

    楚离继续微笑:“我想多霸占她两年……”

    孙小雅恨不得咬碎自己的牙齿,这个答案多么的不要脸啊,怎么可以为了你要多霸占她两年,你就不让她怀孕,她不怀孕自己怎么有机会?

    晚上孙小雅一定要买点东西去看看晞彤,两个人前后上了楼,晞彤已经到家了。

    “晞彤,好久不见了。”

    简晞彤是有点没闹明白,这个人怎么会来,但是来了就是客人。

    “是啊,好久没见……”

    正吃着饭,孙小雅说了一句:“我哥为了你到现在都还没有结婚……”

    简晞彤:“因为当初那场闹剧?不是吧,都过去这么久了,还耿耿于怀?男人的心眼也太小了,下次找个情投意合的,别人家不知道的情况下就求婚,那不翻脸才怪呢……”

    晞彤说完夹了一筷子的菜。

    孙小雅恨不得挠花眼前人的脸,她说的明明就是哥哥暗恋简晞彤到现在还单身,怎么话被她一绕……

    呵呵笑着,强挤出笑容。

    “楚离在学校很受女生欢迎的……”

    “暗恋他的都是不要脸的狐狸精……”

    孙小雅:……

    楚离将一块鱼肉夹到老婆的碗里:“多吃一块肉。”

    好好的补补。

    晞彤嘿嘿笑着,看着楚离:“老公,我没有说错吧?”

    楚离赞赏的点点头,孙小雅恨不得吞了自己满口的牙齿,怎么会有这么不要脸的一对夫妻?

    孙小雅看着晞彤在厨房洗碗筷,这里是简晞彤和楚离的家,孙小雅觉得浑身冒血,要是有一天她跟楚离在简晞彤的床上……

    想到这样的场面,孙小雅只觉得解气,真希望这一刻快快来到。

    “楚离,我家里发生一点事儿,可我手里的钱不够,你能借给我一些吗?”

    楚离挑着眉头,借钱?

    “需要多少……”

    孙小雅笑笑,满脸的感激:“你放心我一定会还给你的,我一定还,就是还不起……”

    楚离对着厨房喊了一声:“老婆,她跟你借钱,说一定会还给你的……”

    孙小雅:……

    孙小雅已经要被楚离给逼疯了,她就不信自己从楚离的身上找不到破开的关卡。

    “我前一段给他看了一本书……”晞彤巴拉巴拉的说着故事情节,她还真不是有心的,不过有心的人听见,有些坐不住,屁股下面好像张钉了一样,坐立不安。

    “你看看这个人,他竟然说,那就直接接客卖身还钱给他就好,这个来钱最快……”

    孙小雅:……

    孙小雅狼狈离开这里,晞彤被她弄的有些莫名其妙,看着楚离问:“她怎么了、”

    楚离笑笑:“也许是卖身准备还钱了……”

    简晞彤的嫂子是个头号的大米虫,简晞彤就是个小号的米虫,虽然自己也会挣钱,自己挣的钱也就是勉强看看,丈夫挣的钱才能被称为是钱,每个周末,当丈夫的得尽责领着家里的宝贝老婆去电影院看卡通片。

    你没有看错,是卡通片。

    满影院的都是孩子,几岁到几岁不等,有些是因为孩子太小,母亲只能陪着来,怕孩子走丢了,一群孩子当中,坐着两个成年人,其中的一位不以为耻,吃着爆米花,身边的男士穿着跟她一样的情侣装。

    几个孩子的妈妈感叹世风日下,属于小朋友的空间,你们也要来插一脚。

    晞彤很喜欢动画片,因为她觉得自己的智商不够,撑死也就勉强能看看动画片了,通俗易懂,躺在沙发上自己踢着腿,楚离还没有下班,她在等老公回来给她做饭。

    楚离到家,开门进屋子,换鞋然后看着自己老婆躺在沙发上。

    “起来准备吃饭,买了现成的。”

    晞彤闷闷地说:“老公,你老婆饿死了……”

    楚离:……

    面对尸体应该做些什么呢?

    “好看吗?”

    给她夹着鱼块,简晞彤爱吃鱼,可讨厌鱼刺,自己不会剃,出门吃饭如果桌子上有鱼,她最恨的就是不能把楚离当成小叮当一样的带在包里。

    “好看。”自己吃着饭,眼睛还往外面敲,楚离没好气的敲敲她的头,吃个饭也不安静。

    周末的家庭聚餐日,桌子上楚离毫无节操的给自己老婆剃着鱼刺,看的简承宇眼睛抽抽,你就是对她好,女人不能惯的,嘴上这样说,心里这样想,可惯姚若晖惯的最厉害的不就是他本尊?

    吃过饭,几个人打牌,晞彤的牌品太差,输了还不认账。

    “老公救命啊……”

    楚离虽然不会玩牌,但是他会算牌,脑子转的快,桌子上打出去的都是什么牌,下面应该有什么牌,谁打出来的是什么样的牌,剩下的牌谁的手里会有,晞彤负责观战顺带着夸奖自己老公。

    楚离一赢钱,晞彤抱着楚离大大的香。

    简承宇那边咬牙,自己当女儿看着长大一样的妹妹,现在就搂着别人亲个没完,心里挺不爽快的。

    晞彤就恨不得贴到楚离的怀里,她就说了有她老公在,万事无忧。

    老公万岁!

    简承宇扔下手里的牌:“怎么就坐连个坐的样子都没有?说话那么小白?”

    直面就把晞彤给批评了,晞彤郁闷,她坐在她老公的腿上这还错了,那她要是坐在别人老公的腿上,别人能干吗?

    满脑子里画圈。

    “老公,我嫂子好看不?”

    晞彤一直都觉得自己嫂子很好看,上了年纪也是好看的,能跟她嫂子相媲美的人太少。

    男人跟女人看待美的角度又不完全一样,晞彤只是想听听楚先生的意见。

    楚离一直没有太注意过嫂子张什么样,晞彤一说,他努力用脑子一回想,还别说,真就不记得了,他说自己不记得了,晞彤又不信。

    “我才知道我老公就是个小骗子……”

    每周都会见面的,你怎么会不记得呢?

    再说嫂子那么的好看,男生对好看的女人都是会有很深印象的,骗人的。

    “真的。”

    晞彤不信:“那我跟你妈妈谁更加好看?”

    楚离直言:“我妈……”

    晞彤:……

    好吧,她不需要问下去了,她家老公压根就没有审美的眼光。

    结婚几年,简晞彤最值得骄傲的事情,那就是,以前念大学的时候谁看见楚离都说楚离很土,可楚离跟她在一起之后,楚离身上的土气就慢慢褪掉了,这总有自己的功劳吧?

    看看她老公的身材,腰是腰,屁股是屁股,屁股很翘的。

    人家说屁股翘的男人,其实都是闷骚,闷骚的代表比如楚离。

    没结婚的时候,楚离的身体不太好,这是跟她结婚之后,娶了一个好老婆身材才会越来越好的,越是想,越是对自己深深的满意,他上辈子一定是烧了很多的高香,所以这辈子才会遇上自己。

    “老公你上辈子一定做了很多好事儿……”楚离笑笑,静静的开着车:“你上辈子难道是没有做好事儿吗?不然身材为什么就一定没有变化呢……”

    简晞彤躺枪。

    书上说,女人的身上就是男人开发出来的,虽然她老公都是按时开发,但是她这座山就跟死了一样,一点反应没有,在一起时候什么样,现在依旧还是什么样,丝毫变化没有。

    “你要知道,女人还是没胸没屁股的好……”晞彤开始讲歪理,什么胸部大会感觉累,又不能弄个托板把胸拖着。

    “你知道拎着两个球状物体走那么远的路,多累吗?这完全就是不合理的,所以由此结论,其实没胸没屁股的才是主流……”

    楚离认真的点点头:“我老婆是没胸没屁股……”

    简晞彤:……晞彤看着自己的手机,好像手机出了问题一样,楚离看过去一眼。

    “老公,你打我的手机试试……”

    楚离拨打了出去,一切正常,马上就通了,正想挂机的时候,晞彤接起来了电话,对着楚离的眼睛,笑的跟偷吃到了油的小老鼠一样。

    “老公你就这样思念我嘛,明明我就坐在你的身旁……”

    楚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