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婚前婚后,大龄剩女 > 394  楚先生楚太太的甜蜜生活(4)

394  楚先生楚太太的甜蜜生活(4)

    晞彤坐在床上看书,老公在一旁睡的熟熟的,早就说过了他不可能不累的,看着他睡成这样,晞彤心里也是想,出去逛街?那等于是浪费楚离的生命。

    其实楚离缺点也有很多,不会玩浪漫,不会制造惊喜,对着你那是真的好,一切都给你,不过女人就是贪心不足的动物嘛,过个情人节的,别人都能收到花,她大部分都是空手,有时候楚离会给她买盆盆栽。

    用楚离的话说,买那样的花,多浪费啊,开两天就败了。

    晞彤踮着脚带上房门,自己接起来电话,是同事打过来的。

    “逛街?我不行,我老公今天休息,哪里都不让我去。”

    “开玩笑,你的腿张在自己的身上,当然是你自己说了算。”

    晞彤夸张的说着:“那可不行,我要是真偷偷溜出去,等晚上我回家,我就得跪洗衣板。”

    “得了吧,简晞彤你老公是老虎吗?人家楚大教授看着和蔼至极……”

    晞彤翻着白眼:“那都是装给你们看的,你都不知道我有多怕他,我老公总说我不够贤良,总要休了我,我好不容易才抱上大腿的,真的把我给休了怎么办?”

    这是真的,一开始就是她瞧上楚离的,怎么看怎么好,自己也不明白,为什么就看上楚离了,反正就是喜欢,各种喜欢,喜欢的心花怒放的。

    同事看出来了,这就是在晒恩爱呀,绝对的。

    晞彤挂了电话,就看着她老公顶着一头乱发就站在门口看着她,蹙着眉头。

    楚离就闹不明白,他一对老婆好到没边儿的人,怎么就成了她嘴里那个十恶不赦的丈夫了?他从来没有对她设过门禁。

    “我老公醒了,真可爱……”晞彤上前用手把楚离的头发往下压压,可能他睡觉的时候没有太注意,头发压不下去,真是特别的可爱,踮起脚双手捧着他的脸往他脸上蹭了一下,楚离微微拉开一些距离,才睡醒,脸上都是油,她也不嫌脏。

    “同事约你出去?”

    晞彤简单的解释着,有时候推同事就必须老公扛枪,不然的话这次不推还有下次下下次,反正你家都是你说了算了,人家以后每次找你,说你是出去还是不出去?

    “所以你就说我说的,你不够贤良,我还要休了你?”楚离吊着眉头,依着他看是晞彤休了他还差不多。

    晞彤嘿嘿笑着,“你肯定说过我不贤良的,好老公咱们千万别跟我哥学啊……”

    晞彤最讨厌的就是简承宇那样的男人,每个人当然都有每个人的口味儿,但是嫂子绝对就是重口,你看看她哥的那张脸,恨不得每天脸上飞钢刀,这样残酷的宠爱还是算了吧,她老公只要温和一点她就喜欢,奈何最近发现,她老公皱着眉头的时候比较多,就像是个小老头,难道他对生活有什么不满意吗?还是对自己有什么不满意?

    “是挺不贤良的,什么都不会做……”楚离踩着拖鞋进了厨房,自己倒了一杯水。

    男人跟男人之间也有比较,一些男同事能比较的就是自家的妻子,楚离嘴上不说,心里骄傲着呢,他老婆虽然什么都做的不是十分好,可撒娇功夫一流,无论你多生气,立马就能把你给哄笑了,每天总是笑眯眯的。

    就像是简晞彤这款,将来上了年纪,眼角的纹路一定就比别人多,为什么?

    常笑。每一天你几乎就见不到她不笑的时候,跟傻大姐似的,什么事儿她都能笑出来,特别能感染别人,就是性子太慢了,做什么事情一直拖拖到再也不能拖了,然后再去做,典型的涣散。

    “我是什么都不会做,可我老公是全能啊……”

    晞彤拒绝同事这是因为楚离在家,等楚离第二天晚上说自己有可能要回来的晚点,他的经济来源靠学校的那只是很小的一部分,外面是大头,所以有些辛苦。

    楚离觉得晞彤就像是公主,公主你就必须要给她公主似的生活,嫁给他的时候其实条件不是很好的,这点他觉得抱歉,他想要给晞彤最好的,家里最近是惦记着换房子,换别墅。

    楚离也有属于自己的自尊,比如简承宇的钱,比如王冉简宁的钱,他绝对不会要,一个男人首先就得学会了顶天立地,他从小就没靠过任何人,长大也是一样,能买得起他买,买不起他就不买,老人家的钱他是不动的。

    手里确实有了不少的钱,但还是差那么一点。

    自己玩了命的做,其实无非就是想要给老婆一个惊喜,她也许不会显得特别的高兴,可家里以后能有属于她的衣帽间,可以买更多的衣服填充进去,当然他会嘟囔她的,让她学会勤俭持家。

    楚离说自己大概十一点左右能到家,晞彤的一个同学过生日,跟同事逛完街就去了另外的一个场合,大家也是挺久没见,闲聊,聊着聊着就把时间给忘记了,主要里面也是乌漆墨黑的,不像是外面,所以等简晞彤意识到自己想回家,在一看手表的时候,完蛋了。

    过点了。

    晞彤着急回家,男同学就顺路送她。

    “我们班好像嫁的好的很多,原本以为……”男同学开着玩笑,简晞彤家里条件多好啊,那时候班上男生谁都不敢追她,就是觉得那样的家庭就是压力,大家都等着看她将来会嫁给谁呢,结果悄然无声就突然满天飞炸弹,真的出嫁了,还嫁给一个凤凰男。

    “我老公也挺好的。”

    晞彤不会当面给人下不来台,在她心里楚离就是九十九分,自己才二十分,她这个分数的能找到楚离,自己应该烧高香才是。

    “没说他不好,以为你会找个大老板,毕竟你哥哥是个大老板。”

    这不就叫联姻嘛。

    晞彤笑:“那可不行,大老板会欺负死我的。”

    男同学也跟着笑,多少年了人还这样,总是嬉了嬉了的,上学的时候简晞彤就这样,跟谁都能说上话,总是笑,你一天在她脸上也找不出来一点烦恼,就像是过去老师讲的那段话,人生投胎其实就是水与船的关系。

    简晞彤命好,生出来就上了大船,不像是他们需要在水上飘泊,最奇怪的就是,其实有钱人家的孩子或多或少都是有一点毛病的,自恃清高之类的总是有的,可简晞彤不是那样的,不知道她是吃什么长大的。

    “那谢谢你了。”晞彤从车上下来。

    拿着钥匙打开房门,她推门进去的时候就觉得屋子里阴冷无比,完蛋了,楚离回来了。

    进去之后果然就看见楚离坐在沙发上,手里拿着一本书,貌似在看书,其实就是在等她呢。

    赶紧赔罪。

    “同学过生日,我就给玩的忘记时间了。”

    超过九点不回家,这是楚离接受不了的事情,因为他的脑子形成,他不是很赞同那些彻夜不归的,几点下班,现在才回家?

    可晞彤也不是经常这样,偶尔一次,他要是发火,显得自己有些不人道一样。

    晞彤认真的道歉,然后溜溜的进了厨房,你还别说她家还真就有洗衣板,这东西不是用来洗衣服的,而是用来她坐的。

    罚坐。

    坐在上面,自己写着检讨,她对不起生活对不起安定团结更加对不起楚离先生,她不够贤良。

    楚离没好气的看着她,每次都弄这么一出,弄的自己是发脾气不是,不发脾气也不是,她就像是一个小猴子,滑不溜丢的,你永远就抓不到她,楚离自认距离如来的距离太远,他其实弄不过晞彤的。

    “你总说我会休了你,你就真不怕?”

    晞彤从洗衣板上起身,自己可怜巴巴的抱着楚离的胳膊:“老公,你给我一次机会,下次我肯定不会回来晚了……”

    弄到最后楚离觉得自己像是恶霸,他不是不让她出去玩,玩归玩,你现在已经成家了,应该有点时间概念,他回来家里一个人没有,给她打电话也不接,他会担心的。

    晞彤保证以后自己绝对会把手机握在手里,刚刚里面实在太吵了她就没听见。

    笑嘻嘻的把老公给哄好了,要态度有态度,要谦逊有谦逊,要什么她就给你生出来什么,反正楚离就是生不起气那就是了。

    楚离看了她一眼,无奈的笑笑。

    “睡觉吧。”

    晞彤简单的冲了一下,自己上了床,抱着楚离的腰身。

    “你都不知道,我一看我们班那些男同学,心里就偷笑……”

    楚离搂着她,让她靠在自己的怀里,摸着她的头发,有时候他真是觉得自己就像是四十岁的男人,晞彤呢?典型的十八岁的孩子,玩心太重。

    “笑什么?”

    “当然是觉得我嫁了一个老公,我老公对我好啊……”

    简晞彤其实也郁闷,你说她这么晚回来,怎么就没看楚离在大门口等着呢?怎么就没看他吃醋发狂呢,自己可是叫男同学给送回来的,不过他自己没看见,她才不会说,不然就惹祸了。

    有时候真希望他能粘着自己一点。

    “睡吧,明天早点起,我带你去看房子。”

    晞彤不解,看什么房子啊?

    “看中一套还算是不错的房子,就是地点有点远,不过开车的话应该不影响,你去看看。”

    晞彤星星眼,其实她一点都不愿意住大房子,因为房子大了,她就得收拾,很累的有没有?

    可老公这么拼命给她更好的,她只能笑。

    楚离一大早领着晞彤去的,昨天晚上晞彤还想呢,不喜欢房子太大了,今天看见房子就你不是她了,觉得哪里都好,有个自己的小花园。

    “我每天就在院子里荡秋千,晚上不穿衣服,你觉得怎么样?”晞彤笑笑的问着丈夫。

    楚离满头的黑线,懒得跟她说话,觉得跟她说话会拉低自己的智商,至少在外面自己要保持一些形象的,领着他们来的顾问觉得这对夫妻很有意思,妻子就像是树袋熊似的总想往先生的身上攀爬,可先生总是一副不耐烦的样子,总躲,可你能从他的眼睛里看得出来,他是喜欢那个女人的。

    客人他见过各种各样的,像是这样的很少,一路上嘻嘻哈哈的,让人过的很轻松愉快,当然了他该赚钱还是要赚钱的,不会因为谁个性好而让自己有所损失。

    老兄,那你说这些干什么?你觉得别人好别人带给你快乐了,你又不肯打折。

    “喜欢?”

    晞彤点头,很喜欢。

    “我手里的钱全部都要用上了,不够的部分就要你来填,你得认真工作了。”楚离认真的拍拍晞彤的肩膀,晞彤缩了一下。

    她一个小女子,哪里来的经济能力?

    简晞彤家换了房子,按道理来说这是一件非常值得骄傲炫耀的事情,可她带着一脸的苦相。

    “我老公说了,每个月我也得还钱……”

    一群女人梦碎,虽然把,楚先生很能赚钱,可让老婆也拿钱……

    楚离没觉得这有什么不可以,他真是为了买这个房子,手里的钱花光光了,就连买内裤的钱都没了,晞彤不帮忙怎么办?

    楚离每个月的钱直接转到房贷上,晞彤也跟着苦逼的过日子,说是苦逼,其实她苦不到的。

    就是把自己每个月的工资都上缴,觉得自己被暴露了,每个月赚多少他都知道了。

    唉声叹气的耷拉着头,进了家,楚离回头就看她。

    “好像不太开心?”

    “能开心才怪呢,我的钱都没了……”说罢自己用眼神指控这楚离,你这个吸血鬼,还我工资。

    楚离比晞彤要苦逼的很,他是为了老婆真拼,不是闹假的,车子开到高速口发现没油了,手里没钱,就连油都加不起,你说郁闷不郁闷。

    “你出来一下……”

    晞彤带着钱去解救老公,就这么一次,以后当着楚离的面再也不说了,就连玩笑话也不说,绝对不提自己的钱怎么回事儿怎么回事儿的,原本其实说笑的面积居多,男人女人都是相同的,你得能弄得清谁对你是好的。

    晞彤喜欢翻楚离的钱包,她现在也是没钱,自己的私房钱基本不动,那个钱楚离也不让她动,工资呢月月光,就等着楚离开工资她来混饭吃,他挣的多呀,楚先生可有本事了呢。

    从里面抽出来一张两张三张四张,越抽越多,主要楚先生这钱包里有钱,这两个月他有额外的钱进账,日子果然就宽松了起来,晞彤一边抽一边偷看楚离,见他没有反应,自己跟偷吃到油的老鼠一样,一扫而光。

    晞彤奉行的就是三光政策。

    抢光,扫光然后榨光。

    最后一点是指对待老公的问题上,楚离出差,出差的那一天你就看他的脸色,绝对的很不好,之前前一个晚上,简晞彤就跟妖精似的,不把你榨光我就不叫简晞彤,弄的楚离腿都发软。

    所以才说啊,遇上这样的老婆也不知道他是幸还是不幸。

    他还哪里能生出来别的心思,就光是现在这体格子就得回缓两天,多吃点营养的补一补。

    晞彤拿钱这都是楚离默许的,就喜欢看她翻自己的钱包,看着那副兴高采烈的样子,拿一次偷看他一次,楚离就觉得难怪男人会喜欢女人,因为女人有些东西男人是学不来的,如果叫自己去翻老婆的钱包,弄出来这样的表情,他宁愿去死。

    楚离早上从床上爬起来,手都在发抖,他老婆真是为了榨光他,豁出去了,嘴手齐上阵,他一个晚上就没睡几次,这么下去,迟早得精尽人亡不可。

    穿上衣服,把她的衣服给放好,省得她起床之后找不到衣服,满世界乱走,拿着包出去了,等飞机的时候起来脚下一虚,同事虚扶了楚离一把。

    “你这天天这样的状态,这不是讽刺我们嘛……”

    夜夜做新郎也是一件非常浪费体力的事情。

    楚离苦笑着,你以为他想?

    他有时候就搞不懂晞彤脑子里的那些东西都是怎么想出来的,你看她性子慢,可到关键的时候她永远不慢,比谁都快速。

    晞彤起床上班,上班就一直打瞌睡,中午睡了一觉,晚上下班直接回娘家,在娘家可以随便躺,在婆婆面前还是需要装的。

    “妈,咱们晚上吃什么?”晞彤喊着。

    “你好意思让你老妈我给你做饭?”

    楚离愿意惯着她,王冉可不,回头瞪了女儿一眼,怎么就那么懒呢?

    晞彤可不管,楚先生没在家,她装给谁看。

    “老妈,我给您做饭,您不是也不迟嘛。”

    “那妈妈以后没有了,你还能指靠谁?”

    “我妈会永远活着的……”晞彤点点头,觉得就是这样。

    她这个年纪对那些还觉得遥远,可晞彤忘记了,她妈生的时候已经步入中年了。

    吃过饭,晞彤也没有走人,跟自己爸爸厮杀了两盘,总是输,气的自己鼓着腮帮子。

    “爸,你就不能让我几个子吗?”

    简宁叹气,他就是让了,她依旧还是输。

    晞彤听完无语,她真的这样没脑子嘛?

    不是说她没脑子,而是她这方面不够通窍,行就是行,不行就是不行。

    晚上晞彤回家,发现家里的门出了一点问题,楚先生不在家,只能楚太太自己来表现了,拿着东西敲了两下,门原本还是好好的,至少能关上,虽然出了一点小小的问题,可防盗方面还是过关的,现在被简晞彤这么一弄,门上面的锁片都直接掉了下来,开始掉下来一片,晞彤觉得哎呀,这是要坏的节奏了,自己继续敲,结果掉下来一片接着一片的。

    有点傻眼,这是什么情况?

    总体来说就是,她不碰这个门,这个门还能算得上好的,她碰了之后,这门就要彻底淘汰了。

    楚先生进家门,屁股都没坐热呢,就开始修上门了。

    晞彤就端着水杯看着自己先生,觉得怎么就那么牛叉呢?什么都会干,真是太美好了,百分男。

    楚离站起身,眼睛跟小绿豆似的卡巴卡巴,天知道他有多久没睡了,原本指望回家好好的睡上一觉,结果进门,老婆就拉着他来修门,据他用肉眼观察,这门就硬生生的是被简晞彤给砸坏的。

    破坏力之强可以想象。

    “你以后不要动它们,危险。”

    楚离看着门板说着,他其实是在对门板说危险两个字,它们遇上简晞彤可不就是危险了。

    晞彤美滋滋的。

    家里有什么活其实她也是愿意干的,比如洗手盆下面堵了,其实就是她头发的问题,每天她都对着洗手盆梳头发,女人就是这点讨厌,头发容易堵住这里堵住哪里的。

    晞彤拧开下面,研究了一次没研究明白,然后自己站起身去看了一会儿动画片,回头又过来研究,还是没弄懂,下午的时候突然灵魂开窍了,她就是运气好,不知道怎么把上面拧下来的,看见里面缠的都是自己的头发。

    楚离回家,就看着老婆左一盆水右一盆水的,她干活就干活被,偏偏她还得要利息。

    “老公,你看见没,这都是我给收拾的……”

    楚离拍拍老婆的头:“真能干。”

    就因为他这么一句能干,简晞彤来力气了,晚上收拾下水道,自己鼓弄鼓弄不知道怎么弄的,家里的阀门给弄坏了,漫天飞着水片子,压力又大,水哪里像是水,简直就是水刀,漫天喷着。

    楚离一身浇透了,就连内裤是什么颜色都能看得清清楚楚的,看不清楚那就怪了,全身跟澡堂子里出来似的湿哒哒的,顺着满脸淌水,那两颗小豆子格外的醒目。

    简晞彤就更加不用看了,身上的睡衣原本就不怎么厚,现在可好了,全部都走光了,自己跳着脚,这怎么跟自己想象当中就有些偏差呢?

    她其实是想做好事儿来的,怎么最后变成这样了?

    晞彤无语问苍天,自己卡巴卡巴着小眼神。

    “我不是故意的,我就觉得这里面也一定堵了,我给通通看……”干巴巴的笑着。

    楚离差点没把简晞彤给活吞了,自己打声的训斥着老婆,晞彤抱头蹲在地上,目标越来越小,一脸的惭愧。

    楚离教训够了,果然是当老师的,说起来话就多,看着老婆蹲在地上,一地的水,他自己都觉得自己可怜。

    “去换衣服。”

    简晞彤老老实实的坐在床上,楚离干活干了整整一个多小时,卫生间的水他得一点一点的弄干净,弄的自己浑身都是臭味儿,好不容易收拾干净了,他也差点没累死了。

    真是没事儿给他找点事儿干。

    晞彤表示楚先生发火的时候,她是真怕,怕的跟三孙子似的。

    她老公一发飙,可吓人了。

    滚进被子里,楚离没好气的进了房间里,坐在床上自己没躺下去,原本他都要睡着了,结果被老婆这么一折腾还睡什么啊,彻底清醒了,一点困意都没了。

    自己坐着坐着就觉得应该好好训她一顿,晞彤也是感觉出来了,她老公肯定不会这么善罢甘休的,干脆……

    自己起身跪在床上,举着手对着灯发誓。

    “老公,我错了……”说着抱着楚离的大腿开始哭,当然就是干打雷不下雨,哪里来的眼泪,自己用手指偷偷弄点吐沫往眼睛上涂涂。

    楚离真是哭笑不得,你说他能怎么办吧?

    写检讨。

    晞彤背地里转过脸,阴险地一笑,小牙一闪,写就写,写了这么久,闭上眼睛都会写了,说写马上就能想好词,干这个她这方面就是专家。

    楚离看着抱着自己大腿痛哭流涕的老婆,他有时候真是想,唐僧取经这是必定就要经历过磨难的,自己也是相同。

    “行了,睡吧。”

    怀里的小人儿还得抽搭抽搭,表示自己真的知道错了。

    “老公,你不会不爱我了吧……”

    楚离:……

    他现在很想出手掐死她,如果掐死人不犯法的话。

    日常里发生的那些事儿就别提了,简晞彤是个人才,经常能制造出各种各样的麻烦。

    早上送楚离去单位,这不是她昨天犯错了嘛,今天想要好好表现来的,起的很早,跟佣人似的叫丈夫起床,然后一同吃了早餐,开着车送楚离上班。

    “老公你的包……”

    然后自己抽时间中午去了一趟婆婆家,无意当中跟婆婆说了,昨天自己给罚跪了。

    楚离他妈那能让了嘛,老太太一直都是把晞彤当成孙女来疼的,觉得晞彤的心性就是小孩儿,相反的自己儿子已经那么大了,怎么能跟儿媳妇一般计较呢?

    训楚离,楚离真是有苦说不出啊,他吃了一嘴的黄连,然后别人还指着他的嘴,一个劲儿的说他吃的就是黄桃,你说他冤枉不冤枉?

    挂了电话,好你个简晞彤你还学会告状了?

    晞彤下班进门,地上放着洗衣板呢,她包一扔,自动自觉的就坐上去了,这玩意家里从来都是给她准备的,楚离用不上。

    “我错了……”

    你看看这认罪态度,她明明都不知道自己哪里错了,上来就认错。

    这是要气死他啊。

    “你面对着墙……”

    楚离不想看她的脸,不然就容易被她的脸欺骗。

    老太太就怕两个人吵架,大晚上特意过来的,简晞彤还罚站呢,楚离准备开门的时候扫了晞彤一眼。

    “你先回客厅里坐着去。”

    晞彤没动,你说等老太太进家门了,一看这儿媳妇罚站呢,对着楚离这就来劲儿了,你还能算是个男人?怎么欺负弱小呢?

    晞彤暗笑不止,叫你总罚站,她也是有身份证的人啊。

    楚离一声不吭,被母亲骂的狠了他从来卡都不解释的,自己就用眼睛刮着简晞彤,那意思你等老太太人走的,我们俩在算账。

    简晞彤前脚送走老太太,后脚回来,进门就抱着自己老公的大腿,楚离怎么甩就是甩不掉,气死他了。

    “老公,眼看着就要过节了,你就饶了我吧,老公啊……”

    楚离试着想要抽开自己的腿,可惜被她抱得紧紧的,怎么抽就是抽不出来,腿上还带了一个粘豆包。

    “你说,我欺负你了、?”

    晞彤站起身:“谁说的?谁?”

    楚离觉得脑仁很疼,看着晞彤半响,自己就回房间了,他惹不起,他还躲得起。

    把晞彤比喻成一种动物,楚离觉得就是癞皮狗。

    癞皮狗你知道的吧?

    果然没两分钟简晞彤就贴了上来,你总有办法叫你不生气,楚离觉得自己上辈子一定就是她的奴隶。

    新家那边装修,楚离自己抽不出来时间去跑,只能叫晞彤去,搬家搬的很快,家里这回大了起来,大起来她可就有好玩的了。

    自己家有停车场,简晞彤每天晚上就躲在里面,等楚离回来就吓他,自己总猫着,楚离这人别的不大,就胆儿大,小时候满山走,什么遇不上,自然不会被她给吓到。

    晞彤就说自己上辈子一定就是某个的公主,然后楚离是她仆人。

    简承宇没好气的看着妹妹:“公主?菲律宾的公主啊?”

    简晞彤瞪了自己大哥一眼,她就不能是欧洲的公主嘛?

    简承宇的小儿子,抬头,认真的看着自己姑姑。

    “我姑姑是公主没错……”

    晞彤得意的扬扬下巴,看见没,有人也觉得她像是公主呢。

    “新疆羊肉串公主……”

    晞彤倒地不起,这个熊孩子,他不说话,没人当他是哑巴。

    两个人没差几岁,说是姑侄,其实就是朋友,小时候还一起玩呢,哪里有什么尊卑啊。

    “我真是可怜我姑父,为什么就娶了姑姑你呢?还有大把的好女人……”

    晞彤不要脸的笑着:“那是因为你姑姑我,美艳无双,绝代风华……”

    姚若晖心里想着,可真是够不要脸的,比自己都不要脸,这样的话说出来竟然脸不红气不喘。

    晞彤给楚离洗衣服,自己休息在家,为了表示自己是贤良的,让丈夫也能出门吹嘘吹嘘自己,就说今天要给楚离洗衣服。

    “不用了,放着我来吧。”

    楚离还能不知道她,胳膊也没什么劲儿。

    晞彤偏要,找了半天把楚离的内裤找了出来,这就是她所谓的给洗衣服。

    楚离看着那一块布片,自己眼睛抽了抽,他果然就不能期待更多。

    晞彤同学洗的特别认真,手指头一边洗一边往里捅,她不知道这姿势应该怎么控制,非常认真的洗啊洗的,最后内裤给洗漏了,前面完全都是一马平川,自己伸出手还拉扯拉扯,结果洞就更大了,她觉得太丢人了,不能承认自己把活干成这样,得藏起来。

    楚离是没注意去看,自己哪里有时间去看她衣服洗得怎么样,再说就那么一小件,回头就给忘记了,不仅是他忘记了,就连晞彤也给忘记了,你说楚离要换内裤,准备马上就上班了,晞彤稀里糊涂的就把这条给他扔到床上了,楚离拿起来也没看,屋子里有些暗,等穿上之后总觉得哪里怪怪的,自己低头一看,肺子都要欺诈了。

    “简晞彤……”

    晞彤表示她真不是故意的,她让自己老公穿成这样出去,这不是诱惑别的女人嘛,自己起床习惯先喝一杯水的,结果对上楚离的下面,自己一口水全部都喷了出去,差点没呛死她

    实在太受刺激了,你说一大早的,老公就这样发烧,有点太对不起社会的和谐团结了。

    楚离面上又是紫又是黑的,晞彤拍着自己的胸口,其实她也很无辜,真的很无辜。

    早就把这码事儿给扔脑后面了,你说她辛苦不辛苦吧。

    “上次洗坏了,我忘记扔了……”

    楚离将内裤脱下来恨恨的照着床砸了下去,重新换上新的,自己一扭头就离开了。

    楚离不搭理晞彤,你说全家开会批评他。

    弟弟觉得自己哥哥有点没男子气概,嫂子这样的女人,就算是做错什么你都应该原谅的,那就是弱小,你不能欺负弱小。

    当妈的也是觉得儿媳妇一点问题,有问题那就是儿子有问题。

    弟妹则是一脸的不赞同,小眼神一下一下的往楚离身上瞟,那意思就是他欺负简晞彤了。

    “那你说说看,她做错什么了,你不搭理她?”

    楚离觉得自己还真说不出口,能说吗?

    说出来别人能听嘛?

    楚离无语的问着苍天,他现在终于明白了,当初晞彤为什么就那么喜欢他,她就是自己取经当中的那九九八十一难,妥妥的。

    晞彤虚弱的笑着,她倒是没想闹的这么严重,有点脱离自己的想象,清清喉咙,她承认错误,可惜她开口,别人也没人听见,大家都觉得是楚离错。

    还得让楚离给她赔礼道歉。

    楚离上车,晞彤跟着上车,自己望着外面,幽幽叹口气。

    “我知道我俩缘尽与此了……”

    楚离踩刹车,晞彤回头看着他,果然脸就黑了。

    “简晞彤我问你,你到底错没错……”

    楚离真是要气疯了,回到家果然发脾气了,他所谓的发脾气就是拿着自己的衣服狠狠的摔在床上,然后掐着腰看着坐在洗衣板上的女人。

    “我错了,我真错了……”

    又是抱大腿这一套,一次楚离上当,两次楚离依旧上当,可现在已经几十次几百次了,楚离照样上当。哄一哄,说点软话,自己在拿出来一点诚挚的态度,多写两份检讨书。

    晞彤背后暗暗靠了一声,她写过的检讨书还真是千万万,没有相同的,等以后有了孩子,自己就能给孩子编本书,检讨一千样。

    楚离坐在床上,晞彤上手给按摩。

    “舒服吗?”

    她哪里有什么力气,就跟玩似的,嘴里说的好听,惹老公生气了,这是在弥补呢,然后楚离一不生气她又回到正轨了。

    大半夜的偷摸出去,拿鞋子,结果回来的时候,明明已经睡着的那个人,就抱着胳膊在等着她呢,脸上似笑非笑,笑的特别的……

    晞彤呵呵干笑着。

    “你手里拿的是什么?”

    晞彤清清喉咙:“这就是同事的鞋,我忘记拿进来了,我怕给弄丢了……”

    楚离点点头:“你穿脚上我看看。”

    晞彤浑身冒汗。

    “人家的鞋,我干什么穿?”

    “我要看看这到底是谁的鞋,你穿一下我看看……”

    “不嘛,老公这都几点了,我们睡觉吧……”

    “穿上我看看。”楚离还是很有耐性。

    “好老公,我困了……”

    “简晞彤你马上穿给我看……”

    前后两秒钟,鞋子就已经套在晞彤的脚上了,穿的这个速度也是练出来的,不是她的鞋,怎么就穿的那么合脚呢?

    “不是你的鞋……”

    “呵呵,还真不是……是……”

    晞彤低着头,被抓到了,这就完蛋了。

    楚离惩罚晞彤睡在客厅里,等早上楚离起床的时候腰酸背疼的,他也在客厅里睡的,自己看着睡在旁边的哪张小脸,他有时候真怀疑,晞彤敢这样是不是就是自己给惯出来的,没有自己放纵默许她就敢这样嘛?

    两个人挤沙发可想而知,能舒服到哪里去,他明明是在卧室里睡觉的,结果她……

    算了,不想也罢。

    晞彤揉着自己的老腰,以后弄点迷魂香什么的,这样就不用怕老公睡不死了,真是的,谁家老公老婆成天跟抓贼似的,谁家老婆买双鞋还得藏在车上,半夜偷偷摸摸的往家里拿,她真是太辛苦了。

    从沙发上起身,哎呀叫了一声,腰扭到了。

    楚离回头看着她,蹲在地上。

    “扭到哪里了?”

    “腰扭到了……”

    因为扭伤,他得送人家上下班,因为工伤,简晞彤又填了两双鞋,这就是代价嘛,楚离看见了没吭声,谁让人家负伤了。

    “老公,对对对,就是那儿……”晞彤躺在床上,楚离给她按摩,她说自己后背不舒服,得有人天天给按,不然就要瘫痪了,今天脸疼,明天胳膊疼,大后天的屁股疼,这给楚离折腾的。

    楚离明知道上当,自己就是管不住自己的手和心啊,自己干脆送了自己一个外号,专业上当受骗的。

    家里的家务自己又全部都承担了起来,白天在外面当牛做马,回家来还得给老婆当马和妈。

    妈呢是负责家务这一块呢,至于马呢……

    其实他也挺辛苦的,不光是卖艺还得卖身,完了不合格老婆还能退货,他只能卯足了力气侍候好老婆,他老婆喂他的饲料呢,其实就是甜言蜜语,糖衣炮弹,除了这个没有其他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