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婚前婚后,大龄剩女 > 395  楚先生楚太太的甜蜜生活(5)

395  楚先生楚太太的甜蜜生活(5)

    “你就不怕你家楚教授被别的女人看上?”

    关于这样的问题,简晞彤听过很多次,出轨这种事情如果这个人就是这样的,你就是做了预防措施也是白搭,主要全凭男人的良心和道德品质,这是你想预防就能预防得住的吗?

    在同事来看,这楚离完全就是一个好先生的最佳代言词,什么叫好先生?

    其实并不是只有简承宇那样的男人才会叫人着迷,简承宇看着是好,可惜那就是王子,一般的女人高不可攀,她们就是见都见不到的,那还有什么梦可做,可楚离是活生生的就摆在眼前的,自己有本事,对着老婆又好,事业也是一点一点干上来的,越来越好,前途光明,没有意外的话,恐怕这辈子谁嫁给他,谁就是享福。

    “愿意拿就拿走被,他哪里好?从来都不会送我,让接我也不行,我抱大腿也没用。”晞彤淡淡的说着。

    同事笑:“你就算了吧,你家楚先生每天累的跟什么似的,还让人去接你,你干什么了不得的事情了?”

    “我出差回来难道不算?”

    “你是出去玩了,不是出差了,谢谢。”

    晞彤觉得自己特别的空虚寂寞冷,所有朋友,认识的人都站在楚离的一侧,哎,不知道是楚离太得人心了,还是他太会装了,这是一件非常叫人头疼的事情。

    晞彤跟楚离约好看电影,这个电影怎么看呢?

    楚离没时间,是真的没时间,家里房子装修这些钱拿出来,已经七七八八的都把他给掏空了,一个男人的身上可以没钱,但是怎么能让老婆的手里没钱呢,男人先是事业而后才是家庭,楚离让晞彤自己先去,然后告诉他都演了什么,自己这头没忙完,顺带着往晞彤自己出去吃顿饭。

    晞彤回家的时候,这位老先生还没到家呢。

    晞彤洗完澡正准备睡觉,楚离回来了。

    顶着一张满是沧桑的脸就回来了,晞彤倒不是嫌弃,只是觉得你明明还这样年轻,其实不用那么拼的,依着她来说,什么刚刚好够用就好,不是一定非追求多好的生活。

    这点晞彤不能明白楚离,楚离出生在那样的家庭里,自己本人也是有追求,成家了,老婆也是找自己合心意的,无论是为了家还是为了谁,他都必须去拼,趁着年轻,其实说累也说不上,就是每天时间被占用得紧紧的,自己没有其他消遣的时间而已,可他没有消遣时间,他老婆有啊,这样不就行了。

    “老公, 你累不累呀?”

    楚离坐在床上,摇摇头,哪里会累,累也不会喊出来,照比着以前,现在觉得幸福的多。

    晞彤看着自己老公那张脸,你看她抱怨是抱怨,其实最心疼楚离的人就是她简晞彤,谁的老公谁心疼这话是正确的。

    早上很早他就走了,连一个拥抱都没给她,晞彤叹口气。

    楚离和晞彤结婚周年,晞彤早就扔脑后面了,在单位悠悠闲闲的过,每天也不忙,吃着撑不死的公司,反正就是混日子被,有时候她自己都瞧不起自己,真是太没有上进心了。

    桌子上摆着一些零零碎碎的东西,晞彤不会把自己跟楚离的照片摆在桌子上,目前也没有孩子,桌子上摆的就是自己跟父母的合影,其他都是一些看着玩的,虽然这么大的人了,可玩心还是很重。

    同事滑动着椅子过来。

    “我说晚上去打网球?”

    同事还没谈恋爱呢,有大把的时间每天可以消遣,晞彤点点头,打网球也好,自己晚上也没有节目。

    约好了,两个人也去打了,不过打几拍晞彤的胳膊扭了。

    “你说说你还能干什么?打个球还能把胳膊扭了,真服了。”

    晞彤撅着嘴,谁知道会这样,你以为她愿意啊?好像网球就跟她犯寸似的,打一次出一次的事情。

    只能去吃饭,吃着饭呢,楚先生的短信进来了。

    “在哪里呢?”

    晞彤拿着手机,回了一条跟朋友吃饭呢。

    “不想回来跟我吃?”

    这就证明楚离是有时间了陪她了,晞彤收收筷子看着同事,睫毛一眨一眨的。

    “我有点不舒服,想先回家。、”

    “你哪里不舒服了?”同事怕她胳膊有什么事儿。

    晞彤说胳膊有点不太对劲,自己还是得先去看看医生去,这么一弄,弄的同事有点怕,毕竟是陪着自己出来玩的,想要陪着晞彤去医院,晞彤能叫她陪嘛,这么一陪岂不是露馅了。

    “没事儿,没事儿,我自己去看就好。”

    找了个由头,自己一路颠儿回家里。

    楚离买的蛋糕,因为怕浪费,好吧,楚先生就买了一块,买了几盆盆栽,当然还有最后压轴的礼物。

    “我老公可真是节俭……”呵呵……

    晞彤看着桌子上摆的几盆盆栽,哎,有得收自己就应该高兴的,还愁什么。

    楚离看着晞彤:“你去房间里,把我的包拿出来。”

    晞彤踩着拖鞋,依言走进去,找到楚离的包然后拿了出来,楚离让她打开,晞彤大概就明白了,这是有礼物要送给自己?真难得。

    打开包,往里面继续翻着,翻到一个盒子,打开。

    楚离跟晞彤才结婚的时候,因为那时候在念书,属于闪婚,说实在的他一开始都没敢信,也没敢碰她,谁知道这人会不会马上反悔之类的,人家有钱能拿着感情来玩,他不能,楚离对感情很认真。

    结婚的时候没钱给她买戒指,晞彤也没有用自己的钱买过,她想尊重丈夫,后来他攒下一点钱,买了一个银的,说实话挺糗的,现在还哪里有人带这样的,就是铂金白金的才多少钱,可那时候楚离舍不得钱,他手里也没太多的钱,不是不能买,买了这个也许其他方面就会陷入窘境,再后来慢慢给晞彤换了一个18K的,一直到那个戒指之后就再也没有了。

    楚离不认为一个戒指能代表什么,女人手上的戒指大了这不能说明她就是幸福的,也是某天看同事显摆丈夫送的周年礼物,楚离好像有点明白了,不在于东西,而是在于送东西的人。

    “跟我结婚委屈你了。”

    晞彤明白了,今天楚先生是要走感性路线。

    没有什么委屈不委屈的,日子怎么样都是过,她没有太被难为过,你想家里给钱,哥哥嫂子都给钱,她手里根本不缺钱,无非就是才结婚的时候住的环境不是像人家那么好,即便这样他们的起点也是高于一些年轻人的。

    晞彤活到现在这么大,可以用顺风顺水来形容,没吃过苦,唯一吃苦的事情就是嫁给楚离,因为嫁给他所以才拉低了自己的生活标准,不过也还好,有的吃,有的住。

    “所以你觉得你娶了我,你心里觉得万分荣幸?”

    楚离点点头,是这样的没错。

    晞彤伸着手,楚离抓着戒指,晞彤眯着眼睛,这套路不对啊。

    不是应该单膝下跪的?

    原本的场景多美好,就因为一个单膝下跪,楚离翻儿了。

    他不喜欢那样,他喜欢这个女人,愿意把所有都给她,但是他不太喜欢那种表面形式的,什么接吻呀,什么跪地之类的,接吻那就是应该在卧房的,好的,就当他是生活环境的原因吧。

    楚离出了卧室以外是绝对不会跟晞彤腻的,晞彤多次努力,曾经就想在厨房勾引他,可惜没勾引上,人家压根就是不上当。

    同事之间,女人之间嘛,什么都会聊,人家是各种地方全部都试了试,轮到晞彤除了床上就是床上。

    “你一点诚意都没……”晞彤叹气。

    “我的诚意绝对不在这个上面,其他的都行。”

    晞彤挽着楚离的胳膊,笑的跟小狐狸似的:“那今天在客厅的沙发上吧……”

    那一次还是因为自己闹了半天,求了半天,起先还是因为有个惩罚在内,他觉得不好意思。

    楚离黑着脸,想起来那次在沙发了,对于一个老古板,这些无疑就等于是要了他的命,特别冷酷无情的转身就回房间了。

    晞彤看着房门,自己悠悠叹口气,自己以后可千万不要生儿子,不然的话,就这样的遗传基因,她儿子将来一定找不到老婆的,像是自己这样清纯可爱的女人哪里去找。

    楚离早上上班离开,晞彤很早就醒了,自己无聊的发呆,上班还有一会儿时间呢,坐起身坐在床上念经,念了几句,大喊一声:“我要遁入空门。”

    简晞彤在网上买了发套,买了木鱼,全部的工具都准备好了,白天上班还是挺正常的,等到晚上回到家,自己蹲在墙根就敲上木鱼了,她决定出家了。

    楚离今天回来的早,怕她昨天生气,单膝下跪这事儿,在他这里行不通的,男儿膝下有黄金,上跪天下跪父母,没有对着妻子下跪的,这个是绝对不行的,要什么他都给,只有这一点不行。

    买了她喜欢吃的烤鸭,进家门,听着好像有木鱼的声音,木鱼?

    楚离纳闷,自己家也没有这种东西,哪里来的木鱼?

    进了客厅,定眼这么一看,哎呦喂。

    可真是他老婆,都玩出来花样了。

    楚离气的眼皮直抽抽,她头上戴的那个是什么玩意儿?

    “晞彤……”

    “施主,请不要打断我修行,我要出家了……”

    楚离笑了出来,行,出家是吧?

    出家人需要四大皆空。

    楚离把鸭子拿出来装在盘子里,然后自己悠悠闲闲的吃上饭了,原本是想回来陪着她吃饭的,结果人家遁入空门了,你说这事儿闹的,只能自己吃了,吃个饭吃了三十分钟。

    这都是楚离最大的极限了,平时吃饭只要给他五分钟就好,他吃饭很快,因为念书时候养成的,那时候分分钟自己都要赚钱,哪里有时间慢慢吃饭。

    晞彤就觉得饿,出家人也会感觉饿的,把头套取下来,先吃口饭再说。

    就这样还犟呢,说自己不吃肉,就吃素。

    “嗯,家里没菜,你就吃点米饭吧。”

    晞彤:……

    这是亲老公吗?

    是巴不得她赶紧出家是不是?

    晞彤一边吃饭一边用眼睛瞄楚离的那边,看看他手边的在看看自己这边的,完全就没胃口了,吃不下去。

    晚上睡觉,她说自己一个修行的人,怎么可以跟男人同床呢,她就等着楚离生气,他生气了,自己就不闹了,可惜人楚离不但没生气还特别的体谅。

    “这是应该的,师傅怎么能跟我一起睡呢,我从今天开始睡客房。”

    晞彤睡不着啊。

    平时搂习惯了,现在床边突然没人了,抓心挠干的,大晚上睡不着觉,只能起来敲木鱼。

    楚离戴着眼镜听着很有节奏感的木鱼声,你还别说,听着听着好像就习惯了,还挺好听的。

    没有娇妻来蹂躏他,楚离的日子不知道多好过,你知道白天忙工作,晚上必须回家忙老婆,其实也挺辛苦的,特别他老婆每当要出门的时候或者他出差的时候就一定会提前发春,这身体也是扛不住的,现在好了,什么烦恼都解决了。

    楚离觉得这样的日子简直就是神仙过的,不需要哄老婆,她也不会出墙就是了。

    晞彤哀怨的跟什么似的,最近楚离完全就是无视她啊,虽然修行这是自己说出来的。

    敲木鱼好像就敲习惯了,在公司中午吃完饭,自己顺手就把木鱼给拿了出来,然后敲上了。

    同事们:……

    这是要四大皆空啊?

    晞彤有些尴尬的收起来,怎么就那么顺手呢?

    你还别说,她现在每晚睡觉,耳边都是木鱼声,不敲总觉得好像忘记干了什么事情一样。

    晚上睡的很不踏实,晞彤觉得哪里怪怪的,她从来就没有这样过,心里很是不安,起来好几次,家里门窗也都关上了,到底是哪里出问题了呢?

    十一点多,接到电话,说是楚离进医院了。

    累的。

    晞彤赶到医院的时候站在门口没敢进去,她也说不好自己为什么会害怕,好在楚离的情况不是很严重,就是劳累过度,送他来的人都吓死了。

    “你可得注意休息。”

    “没感觉累。”楚离虚弱的说着。

    事实上他真就没觉得累,不知道怎么回事儿就躺下了。

    “通知你老婆了。”

    楚离觉得头疼,要是晞彤知道了,跟自己肯定就没完。

    晞彤站在门口,不肯进去,楚离的同事准备出去在打一通电话,你看他也是要回家的,怎么楚太太这么半天都没来?

    一出门正好就碰上了,同事让晞彤进来,晞彤不肯。

    “晞彤……”楚离喊了一声。

    晞彤就站在门口,好不容易被同事给劝进去了,身上还穿着睡衣呢,一看就是急急忙忙的跑出来的,小脸颜色有些不好看,同事一看他们夫妻这样,自己就赶紧走人吧,把地方留给人家。

    “晞彤我没事儿额……”楚离试着笑笑。

    其实真的就没事儿,他一点不舒服的感觉都没有,也没有觉得累,这就是突发状况,可能是哪里出了问题。

    晞彤低垂着头,楚离试着去拉她的手,小手冰凉凉的,也不像是平常那么有温度,一句话不肯对他说,坐了没有三分钟,掉眼泪了。

    楚离不怕简晞彤闹,就怕她哭。

    “到底是怎么了?我没事儿,就是他们大惊小怪的……”

    你怎么跟她说,她就是不回应你,压根一点声音都没有,把楚离给弄的,火急火燎的,医院这边让他观察一个晚上就能出院,第二天就出院了,楚离觉得身体没问题,要上班,晞彤一大早的蹲在阳台上,抱着腿,那小样儿看着太可怜了。

    “我不去了,我请假行吗?”

    这勉强晞彤才给了一点好脸色看,她也跟着请假在家里照顾他。

    楚离上班已经习惯了,习惯了忙碌,突然在家里休息,虽然有妻子照顾,可不是那么回事儿,他又不是起不来床了,喝口水妻子都给送到手边,这样楚离自己也不习惯。

    上卫生间她得搀扶,自己又不是残疾。

    撑过上午,有人来电话,问他身体怎么样了,你看事情还蛮多的,楚离就打算跟晞彤商量,你看他已经好了。

    “我下午要不然去学校一趟吧……”

    话音才落,老婆又跑阳台上蹲着去了,弄的楚离没招没招的,休息吧,休息到她认为够了为止,等在上班的时候已经是七天之后了,不知道的还以为他生了多大的病呢,这几天在家里哪里是他休息,他就是陪着老婆放松,晞彤好像确实吓到了,偶尔半夜自己坐起身就茫然的看着四周,楚离都要被她给吓死了。

    就是生个小病,结果她这样……

    同事调侃,休养的怎么样,楚离苦笑,还能怎么样,腰上长了一圈的肉,他老婆每天都弄的特别丰盛,你别说她不会干这些,短短几天之间,厨艺简直就是有了飞一样的进步,什么都会做了。

    这段晞彤粘他粘的厉害,每天中午打电话,晚上打电话,确定他的身体状况,有时候跟同事在一起,同事就很纳闷,楚离这是生了什么大病,老婆这么紧张?

    “你家晞彤可真好,我老婆从来都是对我不闻不问的……”

    过了蜜月期了,谁还关心谁啊,他上次喝酒喝多了进医院,老婆来医院扔了一句,怎么没喝死你啊,然后就没有然后了。

    同事羡慕的拍拍楚离的肩膀,家里有此贤妻,你真幸福啊。

    楚离有苦说不出。

    晚上下班,到家,晞彤已经开始做饭了。

    “我做,你出去……”楚离把晞彤腰上的围裙拿下来,系在自己的腰上,家里一贯都是自己做饭的,她突然这么一上手,他还有点不习惯。

    晞彤从后面搂上楚离的腰身。

    “晞彤你要是这样,我就没有办法工作了,男人养家本就是天经地义的……”

    “可你生病了……”

    “我没有生病,那天只是有点不舒服,你也看见了,我身体很健康……”

    楚离试着跟她讲道理,自己的体检报告她也看见了,上面写的很是清楚,他身体非常健康,那天只是意外。

    “别担心了好不好?”

    晞彤跟自己大哥告状。

    “你都没看见,都进医院了,还玩命的工作,哥,他要是死了,我就成寡妇了……”

    简承宇:……

    没有听见过这样诅咒自己的人,简承宇心里翻着白眼,你老公是个男人,他不努力工作,他能干什么?

    在简承宇的角度,恨不得楚离每天一天全部的时间都用来工作,这样就不会回家了,不回家自然就看不见他妹妹,这样他心里就觉得爽快了,是的,没错。

    如珠如宝的看着她长大了,悄然无声的就嫁人了,弄的他心里空落落的。

    简承宇倒是希望楚离早点没,这样的话,他妹妹还是他妹妹。

    姚若晖嗤笑:“晞彤摊上你这种哥哥,估计上辈子也没做什么好事儿,妹控啊。”

    简承宇板着脸,脸上也看不见点笑容,若晖原本没生气,可被他这么一弄,彻底发飙了,你对你妹妹是一千一万个好,你妹妹嫁人你就觉得难受,还诅咒人家丈夫早死,那是不是你心里也盼着我早点死呢?

    “问你话呢。”

    姚若晖一发飙那就不是三言两语能说得清的事情了,闹起来那绝对是晞彤比不了的。

    承宇起身就想走,若晖拽了他一把,他自己也没有防备,你说突然被她这么一扯,整个人就摔地上了,简承宇黑着脸从地上爬起来,若晖讪讪的摆手,她不是故意的,谁知道他这么容易就摔倒。

    “你还没回答我呢,你也盼着我早点死是不是?”

    若晖给儿子打电话,叫儿子来看自己最后一眼,大的那个人在国外呢,小的这个来倒是来了,进家门一直保持沉默。

    “妈,这就要走了……”

    小儿子卡巴卡巴眼睛,嗯,要走了,又去哪里度假吗?

    若晖气不打一处来,这是自己生的吗?

    “你听见没有,你妈我就要死了……”

    若晖中气十足的喊着。

    小儿子掏掏耳朵:“我听见了,妈,你就放心吧,你就是死了,我把你原地复活……”

    姚若晖:……

    晞彤参加同事的满月宴,因为白天要上班,只能晚上过去,回家的时候有点晚,自己也是有点害怕,司机把她送到门口,晞彤走了几步,拿着电话就想打给自己老公,合计合计,他也许都睡下了,就这么两步远,自己也不会有事儿的。

    提心吊胆的穿过一条小路,突然跑出来一个黑乎乎的东西,晞彤喊了一声,稳定稳定,看清前面的就是一只猫。

    走大路的话,需要五六分钟,前面修路,车子也进不去,走小路的话,就这么一条,穿过去就直接到小区了,她就贪图近了,谁知道会有只猫突然跑出来吓唬她。

    捂着胸口,眼泪都要飞出来了,一路小跑,进了小区,小脸还有点发白呢,小区的保安还觉得奇怪,问她是不是有什么事情。

    “看见一只猫。”

    回到家里,自己稳定稳定心情,原本没想说,可楚离有本事套话,竟然把晞彤的话给套出去了,规定以后有大路绝对不能走小路,晚上回家晚了就给她打电话。

    “你这是什么同事,还晚上办满月宴。”

    晞彤解释,因为单位去的人没几个,大家都是带钱,同事觉得不好意思嘛,就额外的请吃了一顿,人又多,就吃过头了,等散局就这个点了。

    网上总是有测智商的问答,同事做了之后分享,晞彤偶然看见的,回到家,自己拿出来做了一次,觉得很不靠谱,这就是假的吧?

    她一直都觉得自己很聪明,虽然不上进。

    楚先生到家,两个人吃饭,吃过饭晞彤看电视,可心思不在电视上,自己眼睛转来转去的,楚离说自己还有工作,起身就去书房了,等他忙完都快十二点了,晞彤还没有睡呢。

    “你有没有玩过智力测验?”

    “那些都是骗小孩儿的。”楚离觉得不屑。

    所有的测智商的,他都觉得不靠谱。

    晞彤脸色有点黑,不靠谱?这说明她智商就更加不靠谱了被?

    扔着平板给他。

    “老公,你做做看。”

    自己看扯过来被子,晞彤是不想看着楚离丢脸,她老板今天都测了,可惜……

    晞彤想起来老板哪张发青的脸,觉得还是要给丈夫留一些颜面的。

    楚离看着最后的得分,他就知道会这样的。

    楚离刷新了一下,手指快速的点了点,找到晞彤测过的,看着上面的分数,自己不免有些头痛,他现在都开始替自己未来的儿女担心了,这妈妈的智商……

    “做完了吗?”

    “有点难……”

    楚离慢吞吞的说着,晞彤怕他作弊,自己抢了过来,看了一眼,立马关掉。

    “这个一点都不准,我老公这么聪明的人……”

    晞彤满意的抱着楚离的胳膊就睡了,楚离第一次做,得到的是满分,结论是天才,晞彤做出来之后系统给的评价就是……

    智力低下……

    楚离摇摇头,关掉自己一侧的台灯,搂着老婆,家里有这么一个宝贝蛋他都头疼,将来在生一个可怎么办?

    不是没人催他生,同事朋友看见也会问,毕竟结婚这么多年了,虽然他们结婚早,只是怕她辛苦,自己到时候又没有时间陪她,孩子她自己能带吗?

    楚离同事要的二胎,他带着晞彤去同事的家里,同事住的那个小区,全部都是老师,这一茬似乎就是生孩子的季节,家家户户都抱着孩子在外面晒阳光,小区里只要随便一看,就能看见小孩儿的脸。

    楚离很喜欢孩子,他对自己侄女就特别的好,说话也有耐心,晞彤在家里跟别人说话,楚离的同事差不多她也都认识,几个相交比较好的,她就更加熟悉了,楚离说是出去接个电话。

    他也是很喜欢小朋友,加上有认识的人,就上手去抱人家的孩子,大胖娃娃抱在怀里,你说他胆子也是真大,自己没有孩子上手就能抱,平时哪里能看见他这样的形象。

    “没要个孩子。”

    “暂时不考虑。”

    同事也是纳闷,楚离也结婚这么多年了,按道理来说应该要孩子的,谁知道人家家里的具体情况,问了似乎又不是很好,就没有在深问,晞彤出来就看见楼下楚离抱着人家的孩子,阳光洒在头顶,怎么看怎么觉得温馨。

    以前没发现他那么喜欢小孩儿的。

    你什么时候看见过楚离主动去亲小孩儿脸的,反正晞彤是没见过。

    从朋友家回来,晞彤在车上就问楚离。

    “你是不是特喜欢小小孩儿啊?”

    有些男人就是天生不喜欢小孩儿的,比如她爷爷。

    晞彤对自己爷爷的印象很淡,因为她见过爷爷的次数,屈指可数,她没被爷爷抱过,爷爷也没有跟她说过一句话,晞彤知道家里发生过的饿事情,父母这些是不会瞒着她的,说恨吧,其实说不上,老人也有权力说喜欢谁,讨厌谁。

    说觉得自己悲剧吧,好像又不是,她小时候是父亲给抱大的,她是父亲的老来女,父亲对着她无比的好,一直到自己懂事她还记得父亲经常抱着她呢,不惯着她,可她睡觉的时候父亲永远都会陪在身边,从小到大她没怎么生过病,简直就是个健康宝宝,健康的不得了,别人都好奇,她是怎么长大的。

    对简耀东的印象,晞彤觉得很淡薄,唯一记得住的就是,爷爷弥留的时候父母领着她去见爷爷,当时她不准许进门去看,因为她爷爷不喜欢女孩子,那是给晞彤最大的一回印象。

    爷爷死的时候父亲没有看见最后一眼,因为他不肯见,至于父亲会不会觉得遗憾,晞彤想父亲应该是觉得遗憾的。

    总体而言她爷爷是个很古怪的老头,说一不二,说了就能办出来。

    印象不深,见过的次数也太少,所以她也不是很了解那个老头儿。

    晞彤收回自己的眼神,看着楚离,所以她不是很喜欢有钱的人,像是爷爷那样就更加不是很喜欢了,如果让她嫁给那样的男人,她真的宁愿出家算了。

    晞彤背着楚离在备孕,回家跟母亲有沟通过,王冉是说,她这个年纪没有办法帮着晞彤带孩子。

    “我自己带。”

    晞彤已经想好了,自己的思想是成熟的,就像是她结婚的时候一样,父母已经老了,她不会折腾父母,自己做力所能及的事情,这件事儿她觉得有把握,自己才会去做,自己的孩子,自己养大,并且付出关心。

    “妈,你怀我的时候感觉幸福吗?”

    王冉摸着女儿的头发,那时候说实在的,没有太多的幸福感吧,都是觉得很丢人,毕竟那么大年纪了,要说幸福感,孩子的爸爸肯定能感受到的。

    “你比你哥哥吃香的多,因为你是老来女……”

    这点王冉觉得对儿子很亏欠,她一直努力想要做到公正,但是太难了,你要知道晞彤是她五十多岁才生的,感情上不一样的,会更加的疼爱宠爱这个孩子。

    晞彤也知道自己得到的更多就是偏疼,从小就能感觉出来,爸妈还有哥哥都对她很好。

    “但愿我将来也能生个老来女。”

    王冉笑笑的摇头:“你以为五十多岁生个孩子就真的是什么得意洋洋的事情吗?”

    “怎么会不得意洋洋呢,妈妈你不觉得你很幸福吗?因为你生下了我,我这么聪明可爱又健康……”

    王冉点点女儿的脸,还真是厚脸皮呢。

    母女俩说着话,外面简宁才散步回来,他生活的就是太有规律了。

    “老爸,我回来了……”

    简宁看着女儿毛毛躁躁的样子:“回来干什么了?”

    “回来看您了被。”

    “今天楚离是没在家吧。”

    简宁淡淡的说着。

    晞彤枝牙:“爸爸,你这样就是冤枉我了,在我心里,头一号男神就是你,其次才是楚离。”

    简宁换了拖鞋,晞彤跟在他的身后,她就纳闷,自己爸爸到底吃了什么仙丹?看着越老越有味道,怎么叫人着迷呢?

    妈妈也真伟大,竟然敢嫁给这样的人,她就不怕吗?

    或者自己妈妈就是个女战士。

    简宁给女儿读书,她小时候就是这样的,父亲读书的时候她总是安安静静的坐在一边,或者已经睡了,晞彤印象最深的就是小时候她睡觉永远不会害怕,因为耳边永远都有父亲的声音,有时候做了噩梦,只要自己哼哼一声,父亲的大手马上就会拍在她的身上,看着父亲对自己比谁都严格,可对着她是最最包容的,最最心疼自己的就是父亲。

    “爸,你恨我爷爷吗?”

    简宁从书本上抬头看着女儿,而后很久放下书,他没有回答这个问题。

    简耀东留给简宁的最后依旧是伤痛,那么多年过去了,最后留给他的依旧是个残缺的结局。

    简耀东弥留之前曾经见过简宁,父子两个人就在医院的病房里,简宁一句话都没有说,简耀东说这辈子他最大的遗憾就是生了简宁,他曾经说过自己一辈子都不会见他,现在他打破这个惯例了,见了简宁,就是为了告诉他,请他在自己死后不要出现在他的葬礼上,因为那样他会走的不安心。

    当父亲的亲口告诉儿子,你不能出席我的葬礼,因为看见你,你会影响我的情绪。

    后来简耀东没了,简承宇是当家人,他说想请父亲来,别人有意见也是没用的,可简宁没有上去,他只是站在下面,很遥远的看着。

    不是不遗憾,这种遗憾甚至是永远都不能弥补的。

    女儿离开的时候,简宁自己待在书房里,他这一辈子自己一直都觉得很幸福,娶了一个自己喜欢的老婆,平平常常的过了一辈子,有儿有女,他没觉得自己委屈过,哪怕有那么多的人替他抱怨,觉得王冉这里不好,哪里不好,哪里都配不上他,可最后陪着简宁白头到老的人依旧是王冉。

    年轻的时候感情慢慢加深,他想也许他会死在王冉的身后,不为了别的,只是不想自己提前走然后把悲痛留给她,她先走了自己能送着她离开,这辈子也不枉做了一场夫妻,做夫妻有今生没来世的,在父亲的问题上,他后悔,无比的后悔。

    其实老了,人心里的感情会慢慢加深了起来,什么都翻过去了,父亲耿耿于怀的就是他当初的选择,简宁想,如果当初自己愿意低个头,或许最后就不是这样的结局了,遗憾。

    王冉懂他的遗憾,简耀东过世,简宁三天没怎么吃饭,那时候整个人状态也不是很好,那种委屈他又没有办法跟别人讲,活到这个年龄,自己竟然还会感觉到委屈,即便委屈,他对父亲所做的他没办法后悔。

    是妻子把他当成孩子一样的搂在怀里,是妻子陪着他上去,很多能说能做的,他做不出来,都是妻子替他完成的,他还有什么可觉得遗憾的呢?

    最大的遗憾,就是这辈子,他没有能早点遇上王冉。

    王冉生病,最着急的人肯定不是儿子也不是女儿,是那个躺在她身边几十年的男人,这样的一个男人,给了她爱,给了她忠诚,给了她全部,简宁害怕王冉生病,每次王冉生病他都是彻夜的照顾。

    王冉给女儿打电话,告诉女儿应该注意一些什么,简宁从书房出来,她一直也没有进去打扰他。

    这点简宁也很佩服,她就好像知道他什么时候会情绪低落,从来不会强意的去劝,不会打扰他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

    “说什么呢?”

    “晞彤说想要孩子,我提醒她一些注意的事情……”王冉淡淡的说着。

    她的头发也花白了,看着就像是个奶奶级别的人物,年轻时候的王冉其实就不是特别的美丽,很多人都奇怪,简宁当时的条件那么好,为什么就能瞧得上王冉呢,实在相差太多,除了运气以外,可能这就是所谓的缘分吧。

    冥冥之中早就注定的。

    简宁听了笑笑:“她自己还是一个孩子呢……”

    王冉点头,可不是,女儿要是真的生了孩子,就可预见了,家里一定会鸡飞狗跳的,夫妻两个人相视一笑,同时摇摇头,他们都不太看好女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