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豪门童养媳 > 刁难!

    豪门童养媳,刁难!

    她起身,套上衣服,看了一眼还躺在那里的洛君天,见他睡的这么沉,她悄悄的爬到车子的仪表台前,找寻着开锁的那个按扭。唛鎷灞癹晓

    果然不再!

    对了,在他的车钥匙上,怪不得他昨天能那么快的将门锁起来,昨天果然是急糊涂了,智商下降为零。

    拿过他的西裤,她摸索起钥匙来,眼睛无意间瞄到他的身体,赤,裸裸的躺在那里,身材犹如一坐希腊神像,腿间那东西,这会就算是处于休眠状态,也大的惊人,能想像要是勃,起的时候,该是多么恐怖的凶器。

    拍了一下脑袋,她胡思乱想什么呢渖。

    最后,在他的西装口戴里找到了车钥匙,她把车门打开,走下去。

    车里的污浊空气,让车外的空气显得更加新鲜。

    她用力的深吸一口,清晨竹林里的空气中,带着露水与竹叶的清香,让心旷神怡,只不过穿着衬衣有些许的凉意炳。

    往前走去,穿梭在竹海中,听着空灵的鸟叫声,嗅着好空气,在不知不觉中,她越走越远,眼前出现一条小溪,水质好的清澈见底。

    心情顿然大好,她走到溪水边,用手接起一把溪水洗脸。

    “你倒是停有闲情雅致的”洗到一半,背后响起洛君天的声音。

    唐暖央的手顿停了一下,又继续洗脸“你不声不响的跟着我来,你比我更有闲情雅致”。

    洛君天走过来,蹲到她的身边,阴笑“牙尖嘴利,小心我在这里趴光你的衣服,狠狠要你”。

    “你欲求不满的话,找别的女人去发泄吧”美好的清晨,就这么被他给毁灭了。

    “我偏不,我想过了,找其他的女人,又要花钱买名牌,去酒店也要钱,这笔开支也是很大的,想来家里不就有个饥渴难耐到去****的***老婆么,不上白不上,不用花钱,更加不用讨好,免费的妓女”洛君天盯着她的身体,想像着那***的滋味,笑的无比邪恶。

    “种马——”唐暖央从牙缝中,冷冷的挤出二个字。

    来不及去难受,她就要战斗!

    “***货当然要种马来配,天生一对!”洛君天笑容灿烂起来的时候,就是恶魔附生的时候。

    唐暖央知道,不能在跟他耗下去,就算嘴上赢过他,力气也赢不过他,吃亏的还是自已。

    她站起来,大步的往外走。

    洛君天起身追上去“走那么急干什么?怕我吃了你啊!”他揽过她的腰,邪魅的灿笑,就对着她的胸口一阵肆意揉捏。

    “洛君天,这是在外面,请你放尊重点,好么”唐暖央气急。

    “再重一点么?当然可以,想到多重都行”他故意误解她的意思,从她背抱着她,干脆两只手同时揉捏。

    “你无赖——”唐暖央气的脸色发红。

    “说的对,我是无赖,知道种马最喜欢干什么么?”洛君天坏坏的咬着她耳垂,轻轻吐的两个字“交配!”大掌游离的抚摸她的大腿,她生气恐慌的样子,真是可爱极了。

    唐暖央抓住他在她身上胡作非为的手“我告诉你,如果你敢那么对我的话,我半夜也会剪刀你那玩意”。

    “你现在这算是威胁我吧,要是我放过了你,不是显得我怕了你吧,为了保住我男人的面子,看来只能对你那样了,唐暖央,你想要就直说嘛”洛君天另一手,由上面探入她的裙底。

    唐暖央挣扎扭动着,她要冷静,她必须要冷静,她不在挣扎,任由他的摸个过瘾。

    就在他准备拉下裤链的时候,她用手肘奋力的向后顶去,一脚剁在他的脚背上。

    “嗷,你这该死的女人——”洛君天猛然吃痛,松开手。

    唐暖央快速的拉好衣服,瞪了他一眼“我要是该死,你就是活该”她大步的跑出竹林。

    回到车边,她去拉车门,想着把车子开走,把他一个人扔在这里,没想到门打不开,她把车钥匙给拿走了。

    精明的大混蛋!

    丝

    大家可以到

    豪门童养媳,刁难!,第2页

    毫不停顿,她大步的向着公路上跑去,能逃过一次就算是幸运一次,从进入洛家那天起,她的心态就一直跟亡命天涯似的。

    好不容易拦到了车,她刚进去,洛君天的车子就从后面开上来。

    “师傅,快开车!”唐暖央可以想像,他现在有多么想杀了她。

    车子开进洛家,停在别墅门口。

    她的钱包掉在洛君天的车上,所以现在身无分文“师傅,你在这里等一下,我去拿钱给你”。

    “没事!能住在这么大房子里的人,我还怕你赖帐”司机师傅惊叹的看着眼前这的座白色的皇宫,有钱人住的可真是奢侈。

    “谢谢,我马上出来”唐暖央从车上下来,快速往里面走去。

    脚刚要踏进大门,一双腿就横了出来,让她差点绊倒。

    抬起头,她看到是洛诗菲。

    “表哥说了,你犯了大错误,不可以进来”洛诗菲双手环胸,一副骄傲的模样。

    “我现在急需付计程车钱,让我进去”唐暖央作势就要进去。

    从门内又走出一个人来把唐暖央推出去“表哥说你不可以进就不可以啊,而且什么,计程车?!你竟然让那么低贱的车子开进我们洛家,真是什么出身配什么车”。

    这一次来的是洛宛馨。

    两个看洛君天的脸色的哈巴狗!

    看来,是洛君天早一步到家,操控她们来刁难自已的。

    “诗菲,宛馨,我是你们的表嫂,虽然说现在我们夫妻俩闹了点矛盾,可指不定哪天就又好了,表嫂我很记仇,到时我也不知道会做出什么来”唐暖央迎视上她们,算是告诫。

    洛诗菲跟洛宛馨一愣,而且讥笑了起来。

    “那我们就等这一天喽!”

    “今天是表哥下的命令,我们也只是奉命行事,你威胁我们也是没有的,要是我们现在放你进去,表哥会杀了我们的,抱歉啦,表嫂——”

    唐暖央握紧拳头“你们别太过分”。

    洛诗菲跟洛宛馨在那里冷哼着,挡在门口就是不让,就这么僵持着。

    坐在车里还等着拿钱的司机有些不耐烦了,他从车里下来,走上这阶梯,哇,铺的都是地毯哎。

    惊叹过后,他想到他的车钱,抬头看到唐暖央就在那里,就扯着嗓子喊道“小姐,你到底什么时候把车钱给我啊,家里这里有钱,不过连那几十块都拿不出吧”.

    唐暖央转过身“对不起,发生了一点意外,你在等一会好么?”

    “小姐,我赶时间”。

    “你那个谁,快滚下去,别把穷酸气带进我们洛家”洛诗菲指着司机师傅,指桑骂槐。

    “就是说啊,就是有你们这种不知身份低贱的人,明明只是土鸡,还妄想变成凤凰的,滚下去,不然我们叫保安了”洛宛馨配合着洛诗菲。

    司机师傅被这么莫明的骂了一糟,人都傻了,而后双手叉腰,骂回去“你们这二个泼妇,我拿我的车钱,天经地义,看你们穿的人模人样的,一点素质也没有,一大清早的,他娘的,真他妈的晦气”。

    他朝地上吐了一口唾沫。

    “啊——,恶心死了!”两个千金大小姐,在那里大呼小叫的。

    唐暖央一阵的头痛。

    “发生什么事了?”洛云帆走到门口,就听到有吵架的声音了。

    这会看到外面这个情景,他大约就猜到了。

    “这位先生,我看你倒是挺斯文的,你来评评理”司机师傅指着唐暖央“这位小姐,她欠我的车钱,说好的到了拿给我,我等了半天不见她拿下来,就上来问问,没想到这两个泼妇,就满嘴的喷粪”。

    “多少钱,我给你”洛云帆也做别的评价。

    “70块!”

    洛云帆从钱包里拿出一百块递给他“不用找了!”

    “别,这30块我也不贪你们的

    大家可以到

    豪门童养媳,刁难!,第3页

    ,免得又被说什么低贱的穷酸相”司机师傅从腰包里拿出30块找给洛云帆,之后开着车子走了。

    洛诗菲跟洛宛馨觉得没什么可玩的了,用冷眼瞥了唐暖央一眼就走了。

    “谢谢你四叔,还好有你帮我解围”唐暖央感激的笑笑,在洛家,要不是还有他偶尔的帮帮她,过的肯定还要糟,就像今天,区区70块,就能将她置入水深火热之中。

    “不用谢,举手之劳而已,怎么了,又跟君天斗上了”若不是有洛君天的指使,洛诗菲跟洛宛馨也不会突然这么做。

    “可不是嘛,斗上了”唐暖央苦笑笑,心想,哪天不在斗啊。

    “我不是跟你说过,不要去惹他嘛,对你没有好处的”洛云帆忧心的看着她。

    “随便吧,你以为我不去惹他,他就会放过我,算了,不说了,我先上楼去了”唐暖央无力的说道,而后走进屋里。

    洛云帆看着她的背影,目光变的深沉。

    她踏进房间,看到洛君天双手环胸站在窗边。

    “好一个英雄救美啊!”

    “她们这么快就向你通报了,效率真高”唐暖央冷笑的走到里面。

    洛君天绿眸一眯,快速的逼近她,正要钳制起她的手,管家在门外,敲了敲门,恭敬的说道“老爷让你们立刻过去,昨天的事,他非常生气!”

    大家可以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