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豪门童养媳 > 会不会离家出走了!

会不会离家出走了!

    豪门童养媳,会不会离家出走了!

    洛君天有些惶恐的看着这样的唐暖央,表情是这样的凶狠,眼神是那么的绝望,好像要跟他们同归于尽似的。唛鎷灞癹晓

    而她的眼泪,那么清晰透彻的呈现在他的眼前,仿佛是硫酸从他的心底流淌过,痛到他窒息。

    电话那一头,蒋瑾璃握着手机,瑟瑟发抖起来,脸色苍白的快速的挂断了电话,跌坐在一边,眼神变的毒辣无比“唐暖央,我不会一辈子都是小三的,总有一天,我要把你从君天的身边驱离”。

    看来,她不能在这么放任下去了,君天对唐暖央的态度近来很是奇怪,她必须得想办法,把唐暖央给赶出洛家,反正爷爷也没有多少日子可活了。

    唐暖央听到对方挂了电话,把听筒从耳边拿开,心如死灰湮。

    那种感觉就像走在一片荒芜之中,漫天遍地灰色,没在一点生机,也看不到路的尽头,就这么一直一直的走下去,没有希望,麻木不二的走下去,直到死亡。

    这就是她的人生,她唐暖央的人生,苍凉悲惨到可笑。

    “暖央——”洛君天小心的叫她,伸手想去碰她的脸举。

    “不要碰我——”吼声自唐暖央的心灵深处爆发出来,像是刚刚冲出牢笼的猛兽,震的洛君天也是一怔。

    唐暖央从桌子上爬起来,用力的推开洛君天,颤抖着双手,胡乱的穿着衣服,可是越穿越乱,她胜至连衬衣的纽扣没洞也找不到,是愤怒,是悲伤,是一种被彻底羞辱践踏的痛楚,让她那样子***的躺在那里,分开着大腿,他竟然能跟情人打电话,互诉相思。

    完全当她的空气!

    他到底当她是什么?

    一个怎么能残忍到这个地步呢,她很想撕开他的心看一看,问一问,对一个共同生活了14年的人,难道真的没有感情么?哪怕她是一条狗,他也该有点感情吧,可是他没有,完全没有。

    “你生气了?”洛君天拉起自已的裤链,轻问了一句。

    “生气?”唐暖央怔望向他“或许你觉得这是非常正常的事情,可我唐暖央生来不是卑贱的人,我除了没有父母,出身贫穷之外,我不比你们差,你凭什么高高再上,凭什么不把我当****,我恨你洛君天——”

    最后几个字,她说的几乎把自已的牙齿咬断。

    自尊,是她活着的底线,她可以痛苦,可以斗争,但是她不容自已没有尊严!

    洛君天看着她,忽然间就哑口无言了。

    唐暖央穿好衣服,走到门边,手握着门把,身体还是跟筛子似的抖个不停,她调正呼吸,要稳住,一定要稳住,可是那股子酸楚已经冲到眼眶中了,怎么忍也忍不回去了。

    打开门,她走出去,在别人抬头之前,快步的朝着卫生间走去。

    洛君天在办公桌前站了一会,拿起桌上的遥控,把窗户打开。

    阳光又照亮整个办公室,他慢慢的坐在皮椅上,手在嘴边放了一下,这一次,他是太过分了!

    在这种情况下接电话,对她造成了伤害,现在他心里也有一点后悔,刚才不要接,直接把电话线拔了就好了。

    只是当时,他没有考虑到那么多,又或是他以为她会不在乎,没想到会这么重伤她,以前他总是变的法子,让她难过,可是真要看到了,他又觉得不是他想要看到的。

    腿上的伤口已经复元,现在又痛了。

    ******

    下班后。

    洛君天走到唐暖央办公室前看了看,想跟她一起回家,不过她人已经不在了。

    他几乎立刻就赶回了家,结果她没有回来。

    天色渐渐昏暗。

    唐暖央背着包,在无人的街道上游荡着,她现在只想呼吸一下没有洛君天存在的空气。

    走着走着,时间也晚了,今天晚上的月光很好,明晃晃的挂在天上,她仰头看着,回想着这14年来,有没有过快乐的日子。

    最后,她发现,即使是快乐在如今回想起来也全是悲伤,她真不知是怎么熬过来的。

    ******

    洛家。

    晚餐时分,洛君天站在门边往外面看,唐暖央还没有回来。

    “表哥吃饭了!”洛宛馨在后面喊。

    洛君天收回视线,提步向餐厅走去,坐下来吃饭。

    “暖央还没回来么?”洛海珍看原本属于唐暖央的位置上空空如也,就问了。

    洛云帆也留意到了,她很少缺席的!

    “她不回来,我们就不吃了么”洛君天拿起刀叉。

    其他的人见他的心情好像不太好,全都不再说话,低头吃饭。

    晚餐结束,洛君天第一个擦了擦嘴走了,盘子里来留有很多的食物。

    “表哥怎么了?好像有心事,似乎,,,似乎,,,心情有点沮丧”。

    “别开玩笑了,在表哥身上是不可能出现沮丧这个词的”。

    洛君天回到房间里,继续站到窗前,抿着嘴看着窗外,她到底去哪里了?电话也不接,不会是一个人离家出走了吧。

    最后,他终于坐不住了,开车出去找她。

    在他开出去不久,另一辆银色的跑车也开了出去。

    *****

    时间已是晚上8点了。

    唐暖央在这条人烟稀少的街道,独自坐在路边发呆已经2个多小时了,包包里的手机一直响着,她知道是谁打来的,所以看也不看。

    她不想回洛家,更加不想看到洛君天的脸。

    肚子咕噜噜的叫了,她这才想起自已一天没吃东西了。

    自已不疼惜自已,也不会有人来爱护的,她站起来,朝着另一条路走去,看沿街有没有餐厅。

    看到前面有家路边滩,有三五成群的人,光着膀子在那里大口的喝啤酒,大口的吃菜,男男****的,非常的热闹。

    她端庄的坐下来之后,立刻引起了别人的注意,因为她是这个世界的另类。

    “小姐吃点什么,我们这里有炒菜,有烧烤,她有麻辣烫”老板走过来招呼她。

    “炒青菜,鸡蛋汤,再来碗米饭”唐暖央淡淡的说道。

    “要不要再来份晕的,加个白斩**,这样就绝配了,你看行不行”老板主作主张的写上去,圆圆的光头,嘴里刁着牙签,穿着白色的汗衫,汗流夹背的。

    这才是活生生的人啊,有血有肉。

    “行啊,那就这样吧”唐暖央对他淡雅的笑笑。

    看板的都有些傻眼了,好有气质的女人哪,这可不是一般人能装出来的。

    洛君天从公司外面的几条街道开始找,她没开车,要是在这附近的话,也走不远的。

    他一条一条街的找,不漏过一个角落。

    车子从一条路边开边的时候,猛的刹车,看向外面。

    远处的路过摊上,有个女人正捧着一碗饭在那里吃的津津有味,那人不是别人,正是唐暖央!

    “呼——”心里大大的松了一口气,没离家出走就好!

    *******

    “小姐,我做的菜好吃么?”老板端着鸡蛋西红柿汤上来,放在她面前,笑呵呵的问。

    “很好吃,老板,我好久没吃过这么好吃的饭菜了”唐暖央称赞道。

    “呵呵,,,那你多吃点,看小姐你气质不俗,应该是有钱人家的吧”。

    唐暖央的笑意减弱,垂下眼,想了想,又重新抬起眼睛“不是的,我家很穷,没有钱”

    老板不相信似的笑“不用骗人了,一眼就能看出你跟我们这些底层的人是不同的,别谦虚了”。

    “如果可以的话,我跟你换啊”唐暖央开玩笑似的说道,其实也是她的心声。

    “换是换不了了喽,同人不同命,这个

    大家可以到

    豪门童养媳,会不会离家出走了!,第3页

    得认,小姐你慢慢吃,有什么需要叫我”老板笑呵呵的走开了。

    唐暖央拿起调羹,勺了一口汤送到嘴里,蛋的清香,西红柿的酸味,全都融化在口中,好让人怀念的味。

    她低着头,看到对面的座椅上有人坐了下来。

    飘来的高档男性麝香,让这个温暖的世界渐渐冰冻了,由心脏开始,向外扩散,,,,,

    小摊内吃饭的人,全都把脑袋转到这个新来的男人身上,这人的俊美,这人的气场,这人的华丽,,,,等等,都让他们惊叹,仿佛这人只是个虚幻,真人不会有这么完美的。

    洛君天看着对面的唐暖央,凝视着她脸,可她就是垂着眼,不看他。

    他转过身,对刚才那光头老板喊道“这里加一副碗筷!”

    那磁性的声音以及绿色的眸,愣是让对面的女人,看的连手里的肉都掉下来了。

    洛君天悠悠的收回自已的眸,坐正身体。

    老板拿着一副碗筷过来,放在洛君天面前“你们认识啊!”

    “我老婆——”洛君天看着唐暖央,不疾不徐的回答。

    唐暖央听到他的话,在那里冷冷的扯扯嘴角。

    老板煞是惊讶“原来是夫妻啊,真是金童玉女,太般配了!”

    “很多人都这么说”洛君天笑着回答。

    唐暖央在那里板着脸,一言不发的勺汤喝,老板一看这情景,赶紧不八卦的走开了。

    洛君天的眼睛往桌上看了看“我能吃么”。

    “不怕拉肚子,不怕伤到你金贵的身子,那就吃吧,不过我要提醒你,这是平民食物,不适合给你这副裹着钻石边的肠道过滤”唐暖央看到他这张唯我独尊的脸就讨厌。

    大家可以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