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豪门童养媳 > 真的是你!

    豪门童养媳,真的是你!

    黎圣卿看唐暖央的表情那么是认真,不像是在开玩笑的样子,收起笑意,不敢再造次“那是我误会了,对不起表嫂,你找我有什么事么?”

    他可没忘记早上两人手牵着手离开的场景,要是她对他没意思,他强行动她的话,到时到表哥的耳边吹吹风,也够他受的了。唛鎷灞癹晓

    唐暖央见他没有乱来,想着叫都叫上来了,就问问他吧,反正她现在已经完全混乱了。

    “我早上看到你的手受伤了,贴着创可贴,可以给我看一下伤口么”。

    “表嫂,你叫我上来,就是想看我的手?”黎圣卿将自已受伤的手举起来,笑的有些暧昧跟不解湮。

    “是的,可以么?”唐暖央的回答很正经,没有半点别的意思。

    “表嫂啊,我真的有些看不懂你了,你说你对我没别的意思,那为什么连我手上受那么点小伤你都这么紧张”黎圣卿的手又想要伸过去。

    唐暖央反应极快的躲开他的手,其实也难怪他会误会,早上盯着他看,现在又单独约他上天台,还要看他受伤的手,一般人的想法,都说觉得,这个女人对这个男人肯定有意思聚。

    “听我说,我想看你手上的伤,是有别的原因的,表妹夫,我对你没有一丁点的意思,今天是我叫你上来的,所以我不会追究的,明白我的意思么”她真怕他突然又扑过来。

    “既然表嫂已经重申了这么多次,我想我明白了”黎圣卿把手举动她面前“想看就看吧”。

    “谢谢!”唐暖央对他礼貌的笑笑,拉起他的手,掀掉那张创可贴,仔细的察看他手上的伤口。

    那道伤口长长的一条,而且也很深,比她的抓伤的更加深,虽然很像,但绝对没有这么深,不是他!

    但是她想,他这伤来的也绝对不会来的这么巧合。

    “表妹夫,你这伤是怎么弄的,伤口还没有愈合,应该是昨天才弄伤的吧?”

    “对啊!昨天我应酬完客人,然后回到家,在家里不小心划到的,说来奇怪,这钉子怎么会在那个地方出现呢,也着实算我倒霉”。

    “什么地方啊?”果然有蹊跷。

    “换鞋子那里啊,我进去拿拖鞋的时候,不小心被划到的”黎圣卿自已也觉得很奇怪,每天都会把手伸进去的地方,昨天怎么会有个钉子呢,不过他也没有多想。

    唐暖央心里有了数,不动声色的笑笑“你也是真够倒霉的,好了,谢谢你告诉我这么多,你先下去吧,我呆一会再走”。

    “表嫂,我能不能知道,你为什么会特别关心这件事?”黎圣卿虽然不是很精明,但也不笨。

    “没什么,这件事不要告诉任何人,至于原因,你不必知道”。

    黎圣卿摸了摸鼻子,识趣的说道“那我先下去了,要是哪天表嫂改变主意的话,我随叫随到,在洛家,我们得相亲相爱”。

    唐暖央对他冷笑,目送他离开,这男人,被宛馨管的死死的,真是想着法子偷腥。

    看来是有人故意混淆她的视线,拉黎圣卿来当替身,在她心里,最有可能的是四叔,但他的手上又没有伤,难道他真会魔法不成。

    今天晚上,她还得好好去会一会他。

    回到办公室,洛君天还没有回来。

    她到楼下餐厅吃了一碗面当午餐,回来又继续下午的工作。

    洛君天的饭局到近2点才结局,听说对方是个美女总裁,不会是吃过饭,商量好了公事之后,又去做了私事吧。

    唐暖央泡咖啡进去,左右看着他。

    洛君天被她看的身体发毛“你这么看我干什么”。

    “找证据啊”她掀开他的衣领往里瞅了瞅,又用鼻子闻了闻。

    洛君天霎时明白了,笑的有丝开心“你是看我回来的这么晚,跟那吴总裁去开,房了么,想不到你也有这么小女人的一面,学会吃醋了,疑心病这么重”。

    唐暖央没有闻到异常的味道,她没有看到什么口红引,吻痕之类的,才站直了身体。

    “你

    大家可以到

    豪门童养媳,真的是你!,第2页

    误会了,我没有吃醋,我是在找证明你输了证据,你忘记你我的赌约么,谁先去鬼混,谁就输了”她不疾不徐的说道。

    洛君天顿时气结,笑脸变成凶脸,主要是面子上挂不住,他的笑与她正儿巴经的澄清,完全不在一个频率上嘛。

    “检查过了,貌似没有上过床,我还以为我赢了呢”唐暖央似遗憾的说,可心里面却有一点高兴。

    “想赢我,你还是管好你自已吧,我可不是那么好赢的”洛君天挑衅的挑眉。

    “话别说的这么早,这场赌局,赢的人肯定是我,我现在要开始想,用什么事情惩罚你好”唐暖央也是信心百倍。

    “你也别把话说的太早,既然我跟你赌了,你觉得我会故意让你赢么,唐暖央,你说我该让你答应我什么事好呢,从现在起,我也得想了”。

    他们对视着,互相的挑战着!

    如果说这是战斗的话,他们心里却不觉得冰冷,反而是越战越是觉得暖了。

    *****

    下班之后,唐暖央开了自已的车离开,她怕总是坐他的车,习惯之后,还要离开,而习惯是非常可怕的东西。

    前后脚回到家,时间还早,不到晚饭的时间。

    “趁着这个空档,不如我们把晚上的任务完成了吧”洛君天一进房间,就将她压在床上,近来,他对这个女人的身体上瘾了。

    “晚上不也还有时间嘛,我不想全身脏兮兮的”唐暖央有一些抗拒。

    “不行,为了赌约,我得先满足自已,要不然我会克制不住去鬼混的,对你来说,应该也是相同的道理吧,而现在,我很想要”他低头吻住她,不给她说话的机会。

    洛君天专属的味道将她霸道的包围,舌头探入她的口中,就是一阵疯狂的缠绕,他在她口中搅动着,转辗着,吻变的越来越深,而她也投入其中,无法自拔了。

    她勾着他的脖子,闭着眼睛,彻底沉沦,回应着他的吻,身体墨摩擦间,***在顷刻间就蔓延了。

    他们扯落彼此的衣物,迫不及待的抱在一起,他的吻从她的脖子,一路吸允到她的胸前,含住上面那粉色的樱桃,轻啃着,轻咬着,手指揉着另一边的丰满,用指腹轻轻的摩擦而过。

    “嗯,,,,,”她全身如过电般酥麻快乐,诱人的呻吟声就不自觉的从喉咙中溢出了。

    床单上,已是一滩的水盈盈。

    他的手伸到她的腿间,份外的惊人,这女人***,看来不比他弱嘛。

    架起她的腿,放在自已的肩上,他以为一种最深的姿势,进入她的体内,畅通无阻。

    “嗯,,,,,,”她兴奋的叫了出来,在他的奋力的抽动下人,她忽然开口问“你爱我么?”

    “我爱,我当然爱,现在我不就爱死你的身体了”洛君天巧妙的把太极打过去了,更加用力推动着,直把床都要摇散架似的。

    他舒畅到了淋漓,只想跟她一直做下去,直到精疲力竭,全身心的满足。

    今天的晚饭推后了,因为洛君天迟迟不下楼的原因。

    “你们知道么,爷爷前几天对表哥下了个命令,每天必须跟表演****三次”洛诗菲悄悄的说。

    “天哪,爷爷可真是想尽办法要让那女人怀上孩子”洛宛馨吃惊的应道。

    “那这会,他们会不会在楼上,,,,”洛子龙笑的暧昧。

    三人的窃窃私语,传到了洛宏国的而朵里,他用力的咳了咳“别多事——”

    洛宛馨他们不在议论的。

    洛云帆坐在那里,放在桌下的拳头寸寸收紧,而那只如玉般的手,似乎要从皮肌底渗出血来,变的红红的,但是表面却还是完好的模样。

    又过了20分钟,他们才姗姗来迟的,而其他人也不敢有意见。

    大家嘴里吃着饭,眼睛都盯着唐暖央的脸看,她脖子上有吻痕,脸色红润,嘴唇也有点肿,在坐的都是这方面的老手了,一眼就看出她受到过宠幸,

    想着这么下去,她可能真的

    大家可以到

    豪门童养媳,真的是你!,第3页

    会怀孕,这一群人,除了洛云帆之外,全都拍她的马屁。

    场面显得很怪异。

    唐暖央感觉到有一道锐利的目光正在看着她,猛不其然的抬头,正要对上洛云帆眼睛,尽管那只是刹那间变化,可是她还是看到那股子魔术师相同的神秘又诡异的气息。

    她稳住心神,假装没看到,对他笑笑,低下头吃饭。

    *****

    晚上8点,洛君天在洗澡,而唐暖央洗好了,站在房间的阳台上,摸出那枚尾戒,沉思的看着。

    忽然间,她转身,套上睡袍,轻轻的开门出去。

    她只有10分钟的时间,但也足够了。

    从三楼到二偻,来到洛云帆的房间,她敲了敲门。

    10秒之后,房间门打开,洛云帆站在门内,温柔的笑了“是暖央啊,找我有事?”

    唐暖央拿起手里的尾戒,别有深意的冷笑“一个多星期前在院子里捡到的,我看挺漂亮的,说不定适合四叔你呢,介意把的手伸出来,让我戴一下嘛”。

    洛云帆的笑意变的内敛的起来,似笑非笑的模样,他抬起自已的手,伸到她面前“戴吧!”

    小心的握住他的手,她屏息将戒指套进他的小指之中。

    正好!!

    “四叔,真的是你——”

    突然,他的手一拉,将她拖进了房间,转身,遍将她压在门上。

    大家可以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