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豪门童养媳 > 后的追兵,前的埋伏!

后的追兵,前的埋伏!

    豪门童养媳,后的追兵,前的埋伏!

    唐暖央不知道他会变的这么快,着实被怕吓了一跳!

    “你又想干什么,放开我,洛云帆,你这双面人——”她对他怒吼,她是这么的信赖他,为此不惜跟洛君天吵架,而他却这么对她。唛鎷灞癹晓

    “别在喊了,如果你不想把大家给引来的话,最好把声音放低点——”洛云帆面对她的怒火,显得还是很平心静气。

    回想到这接二连三他对她的设计,第一次想强吻她,第二次在慈善晚会拉着她不放,第三次在的订婚宴会上差点***了她,这一切的事情,让她愤怒的想要杀了他。

    “洛云帆你这卑鄙无耻的小人,你为什么要这样对我,觉得我还不够悲惨,所以想要多踩几的脚么,我一直都不敢相信会是你,因为在我心里,你是一个温暖的大哥哥,充满了阳光,没有阴暗面的人,而事实上呢,你比洛家那些表面就讨厌我的人更加可恶,一边扮演着温柔的四叔,一边又扮演危险诡异的魔术师,一边对我上下其手,一边又假猩猩的冲出来救我,耍我耍的很好玩是吧,我真没想到,连你也要这么欺负我”唐暖央心里的痛,来源于对信任的崩塌,她内心的阳光变成了黑夜,像洛君天说的,相信,就是输的开始湮。

    原来,真的是她太天真。

    洛云帆看着她痛苦的表情,心也跟着痛,猛的,低头吻住她。

    “唔,,,,,”唐暖央惊吓的推着他,可是他的力量好大,她紧紧抿着的唇,被他撬开,他的舌头进入到她的口中,温柔的缠绕上她的舌头砾。

    她惊慌的已经无暇去想讨不讨厌这个问题了,用力的咬下去,血腥味立刻蔓延,可即使是这样,他依然不放开她,吻的温柔异常。

    这是这14年来,他最想做的事情。

    唐暖央连洛君天都没有怕过,可是这一刻,她怕了洛云帆了。

    感觉到怀里的女人身体在发抖,这么吻她,也毫无反应,他才松开她,双手撑在门板上,低头凝望着她“想知道我为什么这么对你么?因为我爱你”。

    “什,,,什么?”唐暖央用一种不能置信的眼神望着他。

    他的笑容云淡风轻中带着一种邪恶“很奇怪么,我默默的爱了你14年很奇怪么,我还以为你能感觉到呢”。

    “我感觉不到,四叔,你藏的太深了,你让我觉得恐怖”。

    “恐怖么?”洛云帆抚摸着她的脸,眼底是深深的爱怜“我只是舍不得看到你总是哭,只是无法忍受你这么痛苦的活着,暖央,我要你从洛家这个残酷无情的地方离开,去过你自已想过的生活,不要背着父辈们留下的枷锁,你没有义务,非要这样的活”。

    唐暖央眼里含满了泪水“即然你这么懂我的痛苦,为什么要给我制造那么多的麻烦,你做的事情,根本无法让我离开洛家的,四叔,你只是这个王朝里的一个臣子而已,你斗不过洛君天的”。

    “只要你想要离开,就一定能够办到,其实我知道,你爱着洛君天,这才是你说服不了自已离开的原因”洛云帆眼中郁痛。

    压在唐暖央心底的东西,被他全部的挖了出来,她坦然承认“是,我爱着他,即使他是个十恶不赦的混蛋,这颗心还是在为他时而悲伤,时而幸福着,天堂或是地狱,都只在他的手心里攥着,我逃离过5年,以为可以不再被他左右的,可事实上,他还有那个能力”。

    “不爱他有这么难么?”听到她的实话,洛云帆的心沉落到万丈深渊。

    “眼下我们的关系还不错,虽然我不知能维持多久,但是我想要去赌一把看看了,或许,,,或许,,,,我跟他能就此长久下去”唐暖央没有把握,也没有底气,她冒险的钢丝,可是彼岸的风景太过美好了,是她很想到达的地方。

    “唐暖央,你太傻了,你必输无疑”。

    “输也好,赢也好,我只希望四叔你不要再干涉了,说到底,你也不是好东西——”唐暖央现在对个男人,内心有的只有恐怖,没有温暖了。

    洛云帆笑了,在那里低低的笑着,发出悦耳好听的声音“暖央,总有一天,你会知道,谁才是真正爱你的人”。

    “这话听着很恶心”。

    “恶心没关系,够真就行,暖央宝贝,现在你已经发现了我,所以在没人的时候,我会

    大家可以到

    豪门童养媳,后的追兵,前的埋伏!,第2页

    用真实的自已面对你”洛云帆眼神变的深邃而危险,举起自已的手,银色的尾戒闪着银光“这个,以后我会天天带着的”。

    “心理****——”唐暖央汗毛都倒立了。

    洛云帆肆无忌惮的抱紧她,嘴巴附在她的耳边,用低到几乎沙哑的声音说“全世界只有你一个人知道这个秘密,所以,你最好乖乖的听我的话”。

    “如果我不听呢——”

    “那样的话,我会把你变成我的人,四叔可是一直很想哦”洛云帆的手,自她背上轻轻的划过,警告的问题很重。

    唐暖央一把推开他“你敢——”

    “男人想要女人的身体,有什么不敢的,你若是怀疑我的话,现在可以试验一下”洛云帆的脸上满是邪恶的光芒,跟平时的温文尔雅,完全成了两个人,而这样的他,反而更具有蛊惑力。

    他靠近一步,唐暖央吓的立刻逃出他的房间,没命似的一口气回到自已的房间,脸色煞白。

    洛君天像个君王似的端坐在那里“上哪去了?”

    唐暖央惊魂未定,他说的话,她完全没听进去。

    “干嘛喘成这样?在外面见到鬼了?”洛君天察觉到她的不对劲,过去拍了一下她的肩膀。

    “啊——”唐暖央条件反射的跳开,转过头看到洛君天,她才赶紧恢复过来“你刚才说什么”。

    洛君天没有回答她的话,反而眯起眼来“唐暖央,你究竟去干嘛了?”

    “去花园散步了”她随口编来。

    “那你惊吓成这样干什么?”他洛君天可不是那么好忽悠的。

    唐暖央想到洛云帆的警告,找了一个借口说“这个啊,,,都怪那条毛毛虫啦,我在树下散步,突然一阵风吹来,从树上掉下来好几条,全掉我头上了,我吓的直跳,一路的跑回来了,鸡皮疙瘩都起来了,不信你看”。

    她撩起袖子给他看,上帝啊,这一次就让她蒙混过关吧。

    “毛毛虫?就是那种软啪啪的,有很多脚的绿色的大虫子?”洛君天以前在书上好像看到过,光是想起就觉得恶心。

    “哇,你连这个都知道啊,你实在是太聪明了,就是那种虫子,全掉我头发上了,吓死我了”她顺口说道。

    洛君天从她身边退开一些,指着浴室“去洗澡,不把自已洗干净别想****”。

    “虫子已经没有了”。

    “那也给我去洗,我不要跟一个被毛毛虫侵犯过的女人一起睡觉”洛君天直接吼了。

    唐暖央正好她也想找个地方自已静一会,所以装出勉为其难的样子走进了浴室,把门关上后,她扶着洗手台,重重的舒了一口气,表情也变的凝重。

    接下来,她又多了一个要战斗的对象了么。

    更让她头痛的是,安斯耀跟洛宁香,明天也要回来了,真是精彩极了,后有追兵,前有埋伏,中间还被人监视着,唐暖央,你开脆眼一闭,牙一咬,全当他们不存在好了。

    ******

    第二天早晨,洛君天跟唐暖央下楼,大厅里热闹的很,一看是洛宁香在那边送礼物,安斯耀淡笑着站着。

    唐暖央看到他,这心又梗一下。

    “我们妹夫回来了,老婆,过去打声招呼吧”洛君天用力的握了一下唐暖央的手,以示提醒。

    他们走过去,洛宁香就立刻扑倒洛君天的怀里“哥,我回来啦!”

    “嗯”洛君天宠爱的笑笑“好玩么?”

    “当然好玩啊,还非常甜蜜呢,你真该带嫂子也去玩一玩”洛宁香巧笑的看向唐暖央,口气有些炫耀。

    唐暖央懂她的潜台词。

    “有机会的话,一定会带你嫂子也放下个假,去轻松几天的”洛君天笑容灿烂的望着唐暖央。

    安斯耀在边上,也有听出他的潜台词。

    有些事,不用说破,大家心照不宣就行。

    安斯耀快速的扯出一

    大家可以到

    豪门童养媳,后的追兵,前的埋伏!,第3页

    丝冷笑,拿过一件礼物“大哥,大嫂,这是宁香特别为你们挑选的”。

    “谢谢,你们有心了”唐暖央微笑着,淡定的接过来。

    “不用谢,希望你们能喜欢,以后同住在一起,不周到的地方,也请大嫂宽容些”安斯耀笑意深刻。

    “好!”唐暖央轻声应道,心里有些发沉。

    楼梯上,又有人下来,洛宁香松开洛君天,俏笑的对来人打招呼“四叔,你过来,我有礼物送给你”。

    唐暖央这边心还发沉着,听到四叔这两个字,她的背脊瞬间凉飕飕的。

    洛云帆一身儒雅温润的走过来“我也有礼物啊!”

    “当然了,我可是有特别为你挑选哦,来,送给你”洛宁香拿起一件礼物递给他。

    “谢谢你啦,宁香”洛云帆温柔的笑笑,眼睛很自然的看向唐暖央“早上好!”

    唐暖央的指关节有些泛白,心脏跳的极度缓慢“早上好!”

    “脸色不太好看,生病了么?”洛云帆关切的问。

    大家可以到